强国社区>> 煮酒论史
史呈祥 发表于  2019-01-12 19:55:51 12416字 ( 0/356)

十年动乱中的往事追忆三

      我的一生在最艰难困苦的时候,没有离开过解放军,总是解放军为我解难.
      第一次为我解难是在我婴儿期,得了重病,气息微弱的几乎觉察不出来,以为我已经死了,父亲抱着我出城准备把我扔到乱坟岗.碰巧和三个解放军(卫生兵)擦肩而过,其中一个解放军转过身叫住我父亲,问明原委,那位解放军说让我们看看吧.这一看,说还没有死透,就把我带到他们部队,于是我就活到了今天.
     第二次为我解难和文革有关.但我知道是为我解难却是在数十年之后.
       文革初期,领导号召我们揭批三家村,单位还确定了两个对象.这两个对象实在没有什么可揭批的,一个是出身成分问题,一个就是因为日记里边一句话,但是人家根红苗正,况且这句话也不能硬说是对现实社会的不满.于是我就联想到领导要我们好好学习所讲的一首诗:书里自有黄金屋,书里自有颜如玉.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当时我认为领导是用封建主义的思想毒害我们,就写了一张大字报,说这个领导是小邓拓.一石激起千层浪,师生们纷纷响应,不再批判领导定下的那两个对象,而把矛头对准了领导(其实所揭批的内容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如态度不好,剩饭剩菜等等.但写到大字报上都上纲上线),学校没有了正常的秩序.在这种情况下上级给我们派来了工作组.先说明一下我们学校.我们学校的全称是:鹤壁市矿山机械厂半工半读中等技术专业学校.由鹤壁市工业局主办,教育局协办,矿山机械厂主管.1965年招生,1968年冬学生分配停办解散.共有学生二个班一百多人.派来的工作组隶属于驻矿山机械厂四清工作队.工作组进校后与师生见面时鼓励师生要响应党的号召,积极的进行大鸣大放,晚上就召开党团员和积极分子会.这个会正巧被我碰上.这个会在我们教室开.当天晚上不知为什么我要到教室去.教室外有人站岗,说是工作队在开会,不让人靠近.于是我就回宿舍.第二天依旧有人贴大字报,不过开始有班干部,团员抄写大字报.工作组里有个姓张的是四清工作队的成员,是个复转军人,上过朝鲜战场,也是个老工人.他和我们学生关系最好,我们也很崇拜他,爱听他讲在朝鲜战场上的故事.工作组临撤走的时候他给我们说,他和工作组的领导吵了一架,领导说我们学生里边有反革命,他说打死他他也不相信,都是些16,7岁的孩子,那来的反革命.由于他的反对,工作组就把收集的大字报材料给烧了.过去我还不理解这个事的意义.现在回想不免有些后怕.正因为如此,我在日后省去了很多麻烦.所以我说是解放军又一次为我解了难.
     工作组在学校没有待多少天就撤走了,因为毛主席写了一张大字报,说派工作组是错误的.学校里也是乱哄哄的.说是北京来了红卫兵,把说是反革命的领导,老师都戴高帽游了街,.我们也就依葫芦画瓢,给那两位小邓拓和学校的那位领导用纸糊成高帽,脸上用黑墨水抹一抹,在食堂门口打扮好在食堂里转一圈就完事了.并没有使用武力的情形.这里边我只是一个看客,因为我的出身成分高,被剥夺了当红卫兵的权利,那时候流行的是老子英雄儿好汉,自有出身好的革命子弟打来打去,实在是无法无天.这样的日子也没有多少天.请注意,至少在我们学校还没有分派,只有出身好和出身不好.出身好的可以参加红卫兵,出身不好的不准乱说乱动.我们学校红卫兵打砸抢战果也很丰硕,虽然我没有资格参加,却实实在在的享受了这些丰硕战果:从工业局抢来了几辆自行车几乎成了我们几个出身不好的人的专门座驾,直到学校解散才还给工业局;抢来的书成了我的私人图书馆,我先读小说,读完小说读马列,后来连相面算卦的书都读,抢来的书被我读了个遍.当时我的私心还是大大的,把我喜欢的书藏起来成为我的私有财产,大概有十多本.这些书里面诗词类的居多,也有相面算卦中医方面的书.这些书中我最喜欢的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竖排,繁体字.虽然其余的书都因各种原因散佚,但这本书却保留至今.这一段的读书持续了大约半年,也是我人生最快乐的时光.在这些书里我知道了天下之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也知道了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 .还知道了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也知道了马克思和燕妮的爱情故事: " 我的爱人有我的心,我有他的心.两心来交换,我从来不厌烦; 他的心受我尊敬,我的心对他忠贞,再没有更好的交换......我们虽是两人,但幸福只有一个,我的爱人有我的心,我有她的心."在这些书里我喜欢陶渊明的潇洒飘逸,佩服他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骨气,但是也对他"中觞纵遥情,忘彼千载忧;且极今朝乐,明日非所求."不齿.在这些书里我喜欢上了山和水直到现在也没有改变.我喜欢水的坚忍不拔,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住他达到目的的决心.水在遇强的时候可以水滴石穿,可以绕来绕去,可以渗透,再不行还可以升华;遇到不喜欢的就把他抛到岸边.我喜欢山的宽容大度,不管喜欢不喜欢都会容纳,只要你不离开,他就会把你和他融为一体不离不弃.现在回思起来毛主席就是一座大山,没有人能够撼动他;毛主席的胸怀也是像大山一样,不论什么都容得下包括害死自己妻子儿女,掘了自家祖坟的敌人.他唯一容不下的是不为人民服务的思想.为了改变这种思想,他奋斗了一辈子,在他最后的日子里,他念念不忘的仍旧是这件事.            
       红卫兵打砸抢的日子没有几天,因为更使红卫兵们振奋的事情开始了:轰动世界的大串联开始了.
         大串联更加搅动红卫兵的心,什么事情都没有大串联更为紧要,因为你不用花一分钱就可以游遍全国,即使你没有衣服御寒,只要打个借条就能领取棉衣甚至是少量的钱.因为红卫兵都去大串联,就委派我负责归还的工作,欠条除了没有西藏的,那个地方都有,我都负责一一的寄还给人家.没有实物的,按欠条上的折价寄还(我们半工半读学生每月有18元的生活费)毛主席数次接见红卫兵更刺激了红卫兵大串联的热情,也给交通运输带来极大的压力,后来就提倡徒步串联.我们这些出身不好的人向红卫兵提出了意见,我们也要革命,也要大串联,也要见毛主席.这里有个插曲由于我成分高,不允许我参加红卫兵,不准许我革命.我把这些情况给国务院写信反映 .国务院收到信后马上给我回信,说革命不分先后,革命不论出身,要相信党,相信群众,要能够正确对待.等等.上边盖有国务院鲜红的大印(这封信在80年代后期因为里边装有国库卷被小偷入室盗走,让我心痛了很多天).这封信虽然我校的红卫兵们看过,但也没有批准我参加红卫兵.这一次我们提出要大串联,就很快答应了我们的要求,组织了三支队伍去大串联.一支去韶山,一支去延安,还有一支去北京.每支队伍都由红卫兵领导负责.我参加的是去北京的那支队伍,因为这支队伍目的地是北京,还因为这支队伍要徒步到北京去.我们一行十多人一早从大胡的学校就出发了,走到鹤壁集南坡那有个烈士碑,我们还在那儿宣了誓,走了整整一天才走到安阳红卫兵接待站.第二天我们沿着铁路往邯郸进发.走到河北境内,我发现河北的红卫兵接待站搞的好.路上徒步串l联的红卫兵队伍也多,接待站的人一看见有红卫兵的队伍过来就好热情的迎上来嘘寒问暖,帮你拿背包(包的是铺盖,像解放军一样).想吃东西要拿出红卫兵介绍信,就免费提供饭菜.可能是河北省的统一安排,除了在地级市以外,提供的是清一色的白菜汤和混有玉米面的油条.在那个年代,这可是招待客人的饭菜.我们走了两天,到达邯郸,休息了一天.往邢台走的时候我们先看了地图,知道铁路在沙河弯了个大弯,决定不沿铁路走走公路,谁知道公路虽然近,但穿过沙河的时候河上没有桥,河很宽河里倒没有水,路也平坦只是沙子太多,结果每个人的鞋里都灌了沙子,后果可就可想而知了.过河没多久,脚就疼痛难忍,脱鞋查看,脚上布满了水泡,血泡.好在我们事先有准备(我们从工作组的老张讲的打仗故事里学来的),把最细的绣花针划根火柴消消毒,刺破泡引流,然后用纱布包住脚,继续前进,滋味很不好.我们咬着牙,互相鼓励着,跌跌撞撞在半夜时分走到了邢台.在邢台我们足足休息了两天,又走了两天到石家庄.在石家庄吃饭就不自由了,我只记得中午是一碗菜,两个馍,馍里掺有少量的玉米面,比纯白面的馍要好吃的多,很香甜.记忆最深的还是此处的卤烧饼.把烧饼扔到卤锅里捞出来,切碎浇上卤汤,放上碎肉,葱花香菜,价钱也不贵,我们从陵园回来每人美美的吃了两碗.当然我们回到接待单位后还会吃接待饭,那个时候我们胃口好着呢.在石家庄休息一天走两天到保定.保定那时候比石家庄繁华热闹.红卫兵接待站把我们分配到好像是女六中住.我们进保定的时候在街上有卖豆腐丝的,觉得好吃.第二天早饭吃的咸菜很好吃.原本计划在保定休息一天,因为贪吃决定在保定多休息一天.临出发还买了些豆腐丝背着准备在路上需要的时候吃,实际上走了不到半天,三把豆腐丝全进肚子里了.从石家庄出发的时候我们就发现沿途村庄少点,接待站也少 .保定以北更少,直至午后才找到接待站吃了一次饭.直到晚上10点左右才到达琉璃河.当时的琉璃河接待站没有电灯,使用的是马灯.饭菜虽然是临时凑合的,但是美味极了,每人两个玉米面窝头,烤得焦黄焦黄的,白菜切碎用盐,麻油一拌,让我们吃了一盆又一盆,也不知道吃了人家多少盆,要知道那盆可是大脸盆.天亮出发到晚上路刚灯亮起来我们就到了不知是长辛店还是丰台,见了路人我们问这儿是不是北京,他们说是北京.当时我们真以为到了北京.可是走啊走,就是走不到头直到凌晨时分才走到长安街,问明北京接待站的位置走到接待站东方已经泛白.至此,我们历时15天(途中休息5天)完全徒步走到北京,实现了我们的誓言.                                              
      今天是我们最最敬爱的周恩来总理的忌日,他是一个完完全全实践了毛主席为人民服务思想的完人,特作诗祭之.

                                                                                           大风歌罢面朝东,
                                                                                           一生追逐向光明.
                                                                                           坚信马列志不改,
                                                                                           鞠躬尽瘁为民生.
                                                                                           毛周同心共奋斗,
                                                                                          中华崛起傲群雄.
                                                                                          今朝共祭辞世日,
                                                                                           亿民同赞颂周公.      


         年轻的时候遇见漂亮的异性,不免也有心动的渴望.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吗.偶翻旧物,有一旧记,记鹤壁市刚刚有公交车时候的事.现晒出来,能搏众友的嗤笑,心亦足矣.
                                                                                路遇小记
          农历辛亥年冬拾柒日昃,聊与王,郭,陈等玩毕,诸辞就餐.独自屋中小拾备归,猛听楼外车鸣,慌出,不及携匙.
           时车贲,登.见集目凝注一处,心异,乃跨数步以瞥,一娥年二九许,高米余五,六,着纯蓝大衣正恰,黢辨双垂脑后六,七寸长,肌肤细腻如霜雪生辉.更兼浓浓墨眉,灵灵神眸,乳齿,嫩指如笋,脸  微圆端正俊秀,红若熟苹.真可谓娉婷艳丽无双,窈窕似神姬天降.偶尔视对,嫣然一笑,犹是红梅怒放,满车无不魂魄飘荡,暗中叫绝.
      然而,天管人命,运不至,福不济.倘为所据不枉世中一遭.今笔现黄粱,概记不忘,实为天夺人工之巧,也实奈何无为.歟噫!心乱如麻.

                                                                                                                    
        年轻时候正赶上文革,社会风气不如现在浪漫.车上碰见心动的异性,也只是惊艳而已,没有过分的其他遐想.也盖因毫无感情基础,也只是记上一记罢了.
        因家庭成分高,我直至要而立才得以成婚,不用说,我的另一半家庭成分的原因才和我凑合上.老话说,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对于我们俩倒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形,一个是因为双方年龄差一点,理应包容点,二来没有了浪漫,安安静静的过日子也很好,所以一辈子相安无事.这也倒不是说我没有自己的初恋,只是想起来很是不甘心,因为我不知道对方是不是也爱我.
        那还是在70年代,有知青到我厂打工(那时候叫临时工)其中有个知青是个精灵.我们是技术工种,可是这个知青心灵手巧,什么东西一点就透,你需要什么东西,不用你开口,你需要的东西就会递到你手中.当时我在车间里也有点名气,没有能难住我的活,也没有人能在质量上,速度上超过我,我培养徒弟的速度也很惊人,早早的就能独立操作.所以上班时我也落得清闲,到处转,帮帮这个,帮帮那个的.虽然一个在车床上干活,一个在铣床上干活,没有妨碍我们交流,也很有话题说得来.因而也使我......我怕被拒绝,就找了一个能说上话的人从中说和.不料消息没到却送给我喜爱的两本书,然后这些知青全部撤了回去,然后有确切的消息给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要白日做梦.我自信我在对方心里不会是这样的,我很敏感的感到这都是家庭出身惹的祸.所以那几天我吃不香,睡不着,彷徨无计.后来想通了,我已经承受了出身的不幸,为什么还要连带我所爱的人也承受呢!想通了也就释怀了,为此我写了一首诗记之.诗曰:
                                                 家西一丽萍,
                                                                         常在心中停.
                                                                         欲采隔绿水,
                                                                        将渡无舟横.
                                                                        长叹奈无计,
                                                                        蹉跎恨有声
                                                                      .苞箭昂然立,
                                                                       笑尔太无能.  


 十年动乱之初,我单位确定了两个小邓拓,都是大学生.被确定的原因则是一个在自己的日记中写到,海水苦又涩,自己的心比海水还苦还涩,被认定是攻击社会主义,另一个则是纯碎的家庭出身成分高.
        说实话,这俩人对我们学生还蛮好的,批判起来没有一点热情,况且也没有什么可批判的.为了开好批判会,就诞生了一个批判预备会:事先写好批判稿由组织审查通过并演练一番,要带有阶级感情.同时组织几个身体强壮的学生把被批判对象押到会场,在呼口号时负责拧胳膊按头.此外这些学生还有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负责打态度.所谓的打态度就是被批判对象对批判内容不服或者辩解的时候要强行制止,要表现自己强烈的阶级义愤,言外之意不言自明.
     演练之后正式登场了.无奈发言人热情不高,还没有达到演练时的水平,照本宣科就一个个匆忙下场了,只是喊了几次口号,喊口号时说低头这俩人就赶忙低头,几乎没有受皮肉之苦,但是腰弯的时间长受不了,时不时的挺一挺,好在没有人理会这些事.
       这样的批判会开了两场就没有再开过,因为大串联开始了,之后我们又被分配了,学生时代结束了.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