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煮酒论史
春之蛙 发表于  2018-10-09 14:46:27 25837字 ( 0/302)

揭秘安史之乱背后的惊人真相!

导读

李白生活在开元盛世时期,他的诗作尽是描写盛世繁华的作品,透露着博大的自信和豪放。

杜甫比李白小十一岁,主要活动于安史之乱时期和之后,其诗作多描写社会穷苦,和李白形成鲜明的对比。

同一个时代的诗人,“李杜”诗篇却呈现两种不同的风格,不得不让人感慨。

公元755年,一场造成三十余万人丧生,数千万人流离失所,席卷全国半数以上州县的大叛乱突如其来,史称“安史之乱”。这场来自唐帝国内部的战争使得帝国由盛转衰,更让中国此后进入两百年的分裂历史,并间接的促成了宋朝崇文抑武和汉胡分治,那么,关于这场战争为什么会爆发呢。

安禄山造反,是唐玄宗晚年“智者千虑必有一失”的结果。唐玄宗,这个人物充满争议,中国历史上很少找得出这样早年英明神武、睿智果敢,而晚年沉沦歌舞的帝王,如果细细看唐玄宗的一生,会不得不佩服他做为帝王的才略与智慧,一手开创了开元盛世,在前人的基础上,将大唐盛世推上了顶端但皇帝如果当久了,难免执政会有偏失。

安史之乱

玄宗施政的偏差

李隆基在识人用人这一项上前半生很少出现偏差,可晚年低估了安禄山的智商,又偏偏高估了他的理智,同时,忽略了李唐王朝的统治弊端。

在玄宗执政的早期,张九龄、宋璟、姚崇等名相为他服务,而这一干文臣具是有贤名之人,可见玄宗早年的确是励精图治的。可他精明的政治头脑让他从不久任任何一位宰相,直到天下承平已久,玄宗开始沉湎与天下繁华的盛景与杨玉环的美色之后,“口腹蜜剑”的李林甫才成为玄宗手下事实上的终身宰相。

任用张九龄等名相是因为玄宗那时候还懂得励精图治,而任用李林甫为相并让他长期把持朝政,是因为玄宗已经开始享乐了,不再是那个励精图治的帝王了。他不希望再有烦劳的政务来打扰自己,他宁愿享受荣华富贵安享晚年。所以他在明知道李林甫是个什么样的人之后依然任命他为宰相,做为一位开创盛世的帝王,他的智虑和精明不可能不知道手下的臣子是什么样的角色。但这个时候的他已经开始糊涂了。

李林甫任相期间,不仅瞒骗玄宗,为他制造天下太平的假象,还积极的排斥异己,培植党羽,闭塞言路,而安禄山的节度使地位便是这位李林甫丞相一手培养出来的,安禄山对李林甫更是又敬又怕,两人一个是百官之首的宰相,一个深受皇帝宠爱的节度使,两人相互掣肘与钳制,是玄宗乐意看到的局面,武将与文臣的平衡对于皇权的稳固是很重要的。

李林甫

在李林甫任相期间,安禄山身边的亲信也被他渗透,据传安禄山心中所想之事李林甫也能揣摩出来,用如履薄冰来形容也不为过,可以说这时候的安禄山是绝无反叛的可能,但值得一提的是,安禄山早有反叛之心,这一点张九龄和李林甫都看得出来。

经过李林甫十九年的任相,朝廷人才已是青黄不接,李林甫死后的朝廷再不复昔日人才济济一堂的盛世,反而充斥着庸俗之辈。而李林甫之后,一位更无能的人物成为了玄宗的终身制宰相,这便是杨国忠,杨玉环的堂哥。杨国忠,不要与张九龄相比,即便是与李林甫比起来,他是一位只知敛财,而毫无政治头脑和眼光的蠢货。他无法向李林甫一样有效的和安禄山形成相互牵制的两头局面,更没有对其又打又拉,只能依靠简单粗暴的打压排挤,以杨国忠为首的文管班子对安禄山的厌恶是公开的,于是安禄山反叛的条件便成熟了起来。

和后世的许多帝王一样,李隆基的帝王之术的确高明,手腕与智虑属于上乘,到了晚年更是炉火纯青,从开元盛世期间的各大名相到天宝年间的各大节度使,太子和宰相,文臣和边将,权贵世家和科举寒门,他们之间互相牵制,达到了一种动态的平衡,李隆基总是能让他们很好的为自己服务,可偏偏在安于现状懈怠下来之后机关算尽,他习以为常的驭人之术和对臣子判断的误差导致的后果无法挽回。李隆基以为安禄山会向他认为的那样忠于李唐,但站在安禄山的角度,反叛是他唯一的出路。

李隆基给安禄山一手的安排之中,对他恩宠有加,甚至让他成为杨玉环的干儿子,可以说殊荣到无以复加,又让兼任三镇节度使,手握重病守卫边疆,既是对抗北方异族的骚扰也是想开疆拓土,同时,安禄山手中之兵不过十八万,在大唐七十万兵力里属于一个阈值,既能很好的守卫边疆,又无法发动推翻王朝的兵变。

李隆基

除此之外,大唐的两大边疆节度使中,西北派的哥舒翰与安禄山素来不合,同样是大唐最优秀军队的边防军,又相互接壤,这样的人事安排也是有意而为之,两个军事重镇相互牵制,对皇权更安全,在李隆基看来,安禄山是无论如何不会反叛的。殊不知在安禄山角度里,这样只会更加令他如芒在背。

综上所述,使得李隆基认为,安禄山不可能反叛,因为他没有胜算,可站在安禄山的角度里,不反才是死路一条。

为了能够讨好唐玄宗,安禄山将朝廷里的权贵几乎全得罪了一遍,况且一介胡人胖子,还是一个武将如此得受皇恩,任谁都会看不过去,因此朝廷里少有看安禄山顺眼的人。同时唐玄宗此时已经是个老人了,是安禄山唯一的靠山,安禄山常年领兵在外,没准哪天皇帝在长安驾鹤归西,接任的太子和朝廷内部就对自己下手。除此之外,即便皇帝还能或一段时间,可奸相杨国忠日日在皇帝耳边说安禄山的坏话,万一本对安禄山还算信任的皇帝真的被说动了,这个结果可不是安禄山愿意看到的。

讽刺的是,安禄山叛变后一年的时间,身体就因为肥胖和疾病已经难以动弹,甚至连视力都下降了,眼见是活不了多久,这样一看,如果安禄山没有叛乱,那么再过一两年就能够寿终正寝,安史之乱便不会发生。


中央与军阀的不均衡

经过太宗、高宗、武后的治理之后,国家承平日久,盛世中的人都不愿意去当兵了,于是军队的综合素质开始下降,均田制、府兵制逐渐瓦解,同时寒冰期使得境外异族开始涌向南方边界,边疆局势紧张。在中央的授意之下,地方节度使开始招募军队,个别将领也开始另起灶炉,于是军队开始军阀化,大唐军事形成外重内轻的局面,中央对于军队的控制力逐渐减弱。

地方节度使不经拥有自己的军队,还在属地拥有治民、财赋等权力,尾大不掉,可以说是早期的“藩镇割据”,到了玄宗执政晚期,负责西北和东北防御的边军竟然达到了近五十万的人数,而此时的大唐全部军力也不过七十余万,可以说中央与地方军阀势力的不平衡与矛盾,是安史之乱爆发的必然原因。

安禄山集团拥有十八万的兵力,占帝国兵力的四分之一,这么强大的军事集团,做为一位精明的皇帝,当然不会只用打压削藩的手段,所以对于安禄山,玄宗除了防范、钳制之外,还要拉拢。无论是令贵妃收其为义子,还是加官进爵,厚加赏赐,都是手段之一。天宝九年,安禄山入朝,礼遇隆重,在亲仁坊为他(www.pinlue.com)新造宅第一座,唐玄宗敕令但穷壮丽,不限财力,特别交待监工的宦官“胡眼大,勿令笑我” 。这些都带有政治目的,不能单纯视作奢侈糜费。这样看来,唐玄宗为了笼络安禄山,也是煞费苦心的。

安禄山收买人心也是很有一套的,中央派来巡视的官员常被他收买,如开元二十八年,御史中丞张利贞来河北视察,安禄山极尽谄媚之所能,不仅给张利贞本人重利,对其手下也有贿赂,于是御史回京便在玄宗面前说了不少安禄山的好话。

唐朝的武将制度从开朝起至玄宗时,兵部负责低阶、和驻外军队将领的人事调动,以宰相为首的文官集团,即三省负责高阶将领的人事调动和赏罚,而到玄宗朝中期时,这一情况发生了改变。

对于远在边疆戍守的武将来说,他们不可能跑到长安来进行选任,于是朝廷便将军阶的提升下放到了地方将领的手里,同时,募兵制让节度使可以自主招募军队,两项合一,地方节度使拥有牢牢掌控辖区军权的便利,容易形成自己的一套集团班子。

那么,中央对于地方军事重镇的掌控力便弱了许多。同时,外重内轻的军事部署也增大了获胜的可能性,再加上日久承平的国内久不经战乱,许多地方都已经懈怠,若以闪电战迅速击向长安,大唐是很容易被撼动的。


民族问题

杨国忠任相期间一直排挤安禄山,在得知安叛乱之后,杨国忠甚至还得意洋洋,并且说:“现在造反的仅仅是安禄山及少数几个人,他手下的将士都不想反叛,所以要不到十多天,安禄山的首级必定会通过驿站传送到京城。”

可事实是安史之乱持续了七年之久,那么为什么杨国忠会认为安禄山的叛军会很快得到平叛呢?因为在他看来,安史之乱得不到多数人的支持,唐朝政府待东北军阀不亏,他们没有必要来一场长时间的反叛。

隋唐以来,河北燕幽之地杂居着许多异族,如契丹、突厥、奚人、虽然大唐包容博大,胡汉糅杂,但毕竟也是汉人的天下,民间与胡人之间必定会有所矛盾。而安禄山做为军阀节度使坐拥的正是燕幽之地,可以说坐稳了地利天时,顺便拉拢了少数民族的,也就满足了人和这样一个条件了。

陈寅格曾说:“唐代安史乱后之世局,凡河朔及其他藩镇与中央政府之问题,其核心实属种族文化之关系也。”安禄山的将领多有契丹人和奚人,而大唐最大的外患之一便是这两支外族,大唐长时间与契丹和奚人交战,一直没能将其彻底击败,因此对外策略只能转为防守,这样一样,契丹和奚人对汉人的唐王朝自然没有多大的效忠,一旦叛乱爆发,持续那么久也就不足为奇了。

安史之乱

史称在安史之乱爆发前期,安禄山一次提升了奚人和契丹人两千五百名为军事将领,当地不少异族视安史二人为“二圣”。

同时,安禄山虽然自身为混血胡人并且拉拢异族,但做为唐朝的一个地方辖区,安禄山没有刻意制造民族紧张,事实上此人反叛之时早已有之,甚至每次进京和返回都要考察山川地形,因此对于汉人也有收买和拉拢,使之成为自己的谋士,搜集情报,分析时局,提供信息,研究对策,帮助安禄山度过难关,样样都需要他们的帮助, 摇扶直上,成为当时唐玄宗之下的头号人物

民族问题是安史之乱爆发的一个原因,也是安史之乱持续八年之久的原因。


政府维稳不利,社会矛盾突出

李白生活在开元盛世时期,他的诗作尽是描写盛世繁华的作品,透露着博大的自信和豪放。

杜甫比李白小十一岁,主要活动于安史之乱时期和之后,其诗作多描写社会穷苦,和李白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醉欲眠君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同一个时代的诗人,“李杜”诗篇却呈现两种不同的风格,不得不让人感慨。

“忆昔开元全盛日,小邑犹藏万家室。稻米流脂粟米白, 公私仓廪俱丰实。”

杜甫描写盛世时的唐朝的确让人生出无限遐想,但智者也能看出,盛世之下,其实潜藏着不小的危机。立国一百余年,大唐的均田制和府兵制早已被破坏,民间农民的田地早已被地主豪绅给强买豪夺走了,民间百姓和地主为了逃避税赋隐没人口(实际上每个朝代都存在大量黑户),官方募兵在兵员就出现困难,同时长年的太平生活让许多人不想去当兵,导致地方军队素质极差,武备军库更是陈年腐朽的旧器,甚至缺刀少剑,天宝年间多是地痞无赖在当兵。

安禄山起兵时,史载“海内承平日久,百姓多年未见兵戈”,所以从河北到洛阳,一路州县均望风而降,这也是为什么朝廷平叛能打八年之久的原因。


所以,综上所述,安史之乱爆发是必然的,各种原因集合在一起,促成了天时、地利与人和,大唐至玄宗朝已有一百几十年,承平日久,王朝步入中年,各种社会问题、矛盾开始突出,政府维稳不利,开元盛世之下便已经暗流汹涌,爆发动乱也就不足为奇了。




【免责声明:原文出处(根据需要,有些内容已经修改):http://www.pinlue.com/article/2017/10/1318/384678381806.html;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