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煮酒论史
麟剑 发表于  2018-09-10 15:47:22 6404字 ( 0/410)

【先图后史系列】阿拉伯人与阿拉伯帝国2


阿拉伯人与阿拉伯帝国2

二、阿拉伯古国
1、赛伯伊王国
赛伯伊王国,建立于公元前约750年至公元前115年,即《圣经》所说的“示巴王国”。
最强盛的时候,它甚至统治了整个阿拉伯半岛南部。赛伯伊人是最早的航海家和国际商人,灌溉了南部阿拉伯绝大部分土地的著名的马里卜大坝,也是由他们修建的。透过《圣经》上著名的示巴女王和所罗门的故事,约略可以看出这个王国的繁荣与富足。在其后,代替赛伯伊王国的希尔木叶王国,其统治则一直持续到公元6世纪上半叶左右。
2、希木叶尔王国
希木叶尔是也门阿拉伯人建立的一个王朝,在铭文中作Hmyr,在希腊文献中作Homeritai. 他们占有阿拉伯半岛的西南端,首都采法尔(Zafar),位于今耶里姆(Yarim)东南约14公里处。
在3世纪最后数十年内,希木叶尔国王沙玛尔•尤哈里什(Shammar Yuharish)结束了萨巴伊和哈德拉毛王国的独立地位。由于卡塔班王国已经从政治地图上消失,整个也门便统一在他的管辖之下。此后的国王称号为“萨巴伊、赖伊丹、哈德拉毛和也门国王”。阿拉伯作家们称他及其后继诸王为塔巴(Tabba)。因为在伊斯兰教兴起之前的几个世纪中也门处在希木叶尔王国的统治之下,。
希木叶尔王国与其他王国称呼国王的名字为“马利克”或者“穆卡拉布”不同,希木叶尔王国称国王为“祖”,如“祖•里丹”。扎法尔城是其首都。希木叶尔王国存在了640年,公元前115年建国,公元525年灭亡。
公元400年,希木叶尔王国统一阿拉伯半岛南部,有关国王的远征故事充斥文学,真伪难辨。
公元300年左右,希木叶尔王国进入第二时期。国王被称为“萨巴伊、里丹、哈德拉毛和叶姆纳特之王”。第一个采用这一尊号的国王舍姆尔•叶尔阿什,是希木叶尔王朝最有名的统治者。
3、纳巴泰王国
纳巴泰王国由阿拉伯游牧部落的一支纳巴泰人建立于公元前6世纪,统治核心区大致相当于今约旦,首都佩特拉城。哈里斯三世(公元前87-62年在位)时期国力强大,顶住了罗马大军的进攻,并以称臣的策略保持了国家的独立。此后一段时期,纳巴泰与大希律王的犹太王国不断争战。
公元前50-1年,纳巴泰王国凭借其东西方贸易中转站的优越地位,继续保持繁荣,在城市建设、工艺艺术等方面保持较高水准。作为罗马名义上的保护国,纳巴泰曾于公元前26年派兵参与了罗马对阿拉伯半岛的远征。公元前32年之后,纳巴泰与另一个罗马的保护国—犹太王国多次发生战争,互有胜负。
统治核心区位于今约旦的纳巴泰王国,在哈里斯四世(公元前9-公元40年)时期达到全盛,其疆域向北扩张到大马士革,向南扩张到阿拉伯半岛上的希季尔。此后,该国开始走下坡路,106年被罗马吞并。
4、帕尔米拉帝国
帕尔米拉帝国,又名帕尔米拉,即今天的叙利亚。公元前64年,Seleucid帝国崩溃,一个新的国家出现在罗马帝国和帕提亚帝国之间,这就是帕尔米拉。由于帕尔米拉特殊的地理位置(一部分领土位于丝绸之路上的沙漠绿洲),他们很快建立起了自己的地方军事力量(相当于沙漠军事部队,保护商旅),并且通过丝绸之路的贸易获得丰厚的利润。早些时间,帕尔米拉曾经是罗马军队的一分子,但在公元270年的一场封地 战争中背叛了他们的盟友,罗马人公元在273年年灭亡了这个国家。
5、加萨尼王国
加萨尼王国(الغساسنة‎,Ghassanid Kingdom,或译为伽珊王国、加萨尼德王国)是由阿拉伯人的一支——加萨尼人与公元三世纪建立的基督教王国,是拜占庭帝国的重要属国。位于今天的黎凡特地区(叙利亚、约旦一带)。位于丝绸之路上,以商业著称。于公元636年被阿拉伯帝国灭亡。
(1)从也门来到叙利亚
加萨尼人自称是古代南部阿拉伯的后裔,居住在希木叶尔(今也门)一带,因马里卜水坝的崩溃,田园荒废,于是从也门迁徙至黎凡特地区。他们在一个名叫“加萨尼”的湖边扎下帐篷,安家落户,因而自称加萨尼人[1]  。加萨尼人迁徙到黎凡特的时间尚不清楚,但加萨尼人认为是在公元3世纪后分两拨到达的。当时他们的族长是穆宰伊基雅,他的儿子哲弗奈(Jafnah)是公认的加萨尼王国的奠基人和第一代国王,被称为哲弗奈一世(Jafnah I ibn `Amr)。
这个部族逐渐在大马士革以南的豪兰(Hauran,今叙利亚南部)建立政权,并逐渐被本地的叙利亚人同化,皈依了基督教,并且开始使用阿拉马语。
(2)附属于东罗马帝国
在加萨尼人之前,拜占庭帝国在黎凡特地区的代理人为撒里哈人。加萨尼人生活在撒里哈人的管辖区内,因而必须向他们缴贡。2世纪末,随着加萨尼人的强盛,双方发生了战事,加萨尼人打败了撒里哈人,摆脱了他们的控制。哲弗奈追杀了数名撒里哈的首领,最终成为黎凡特地区未得到拜占庭皇帝认可的实际统治者。
关于加萨尼人最早的记载出现在公元五世纪末叶。根据拜占庭人的记载,公元473年,加萨尼人的族长Amorkesos和拜占庭帝国签订了协议,成为拜占庭帝国的藩属国(foederatus),作为拜占庭帝国与阿拉伯半岛游牧民之间的缓冲国,阻挡贝都因人劫掠。到了哈里斯二世时期,加萨尼国王更是被封为帝国贵族。
加萨尼人在保卫商道安全、监视莱赫米人(Lakhmids)、为拜占庭提供部队支援方面起到重要作用。加萨尼王国逐渐控制了黎凡特东部大部分,其南部边界甚至曾经延伸至汉志北部的红海岸边,并逐渐成为拜占庭帝国最重要的藩属国。
(3)鼎盛时期
加萨尼的哈里斯二世(约当529—569年)在第六世纪时与希拉的莱赫米国王孟迪尔三世(554年卒)成为这个时期阿拉伯历史上最重要的人物。这个哈里斯(al-Harith,阿拉伯编年史家给他取了一个诨名,叫al-A‘raj,意为跛脚)是第一个可信的名字,而且是加萨尼编年史上最伟大的人物。跛脚的哈里斯曾打败了他的劲敌——莱赫米的国王孟迪尔三世,拜占廷皇帝查士丁尼为了奖赏他的功劳,于529年任命他为叙利亚各阿拉伯部族的首领,并且封他为patricius(贵族、大主教)和phylarch(部族首领),这是最高的品位,仅次于皇帝本人。这是这个头衔在拜占庭历史上被第一次授予一位外族人。在阿拉伯语里,这个头衔只简单的译成malik(国王)。
哈里斯在位的时期很长,但他大部分的时间,都消耗于战争,而那些战争,都是为拜占廷的利益服务的。544年前后,孟迪尔三世和他打仗,把他的儿子俘虏去,当作牺牲,供献乌扎(Al-Uzza,或译欧扎,阿拉伯古时重要女神,酷似古希腊的爱神阿芙洛狄特)。但在十年之后,哈里斯就替儿子报了仇,在肯奈斯林地区的一次战役中杀死他的仇人。这次战役,大概就是阿拉伯传说中的哈丽梅之役,哈丽梅是哈里斯的女儿,她亲手给加萨尼的百名敢死队员撒香水,并且给他们穿上铠甲,加上白麻布的寿衣。
  563年,哈里斯到君士坦丁堡去觐见查士丁尼一世。这个贝都因族长的仪表,在东罗马皇帝的近侍的心目中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
哈里斯二世信奉基督教一性派。然而,此前一性派已被拜占庭帝国官方裁定为异端。在君士坦丁堡的期间,获得查士丁尼的同意,任命一性派(Monophysite)的主教敖德萨人雅各•伯拉德伊斯(即叶儿孤卜•白尔德仪)为叙利亚阿拉伯人的主教。这为后来拜占庭和加萨尼人之间的矛盾埋下了伏笔。
(4)与拜占庭的关系恶化
哈里斯二世的继任者是他的儿子孟迪尔(al-Mundhir,约569-582年),即拜占廷历史上的阿拉孟达洛斯。莱赫米人见哈里斯去世,便频频举兵袭扰加萨尼王国。570年,新国君出兵迎战,打败了莱赫米军队。然而,孟迪尔象他父亲一样是一性派的热心的保护者,这使得拜占庭皇帝对新国君极为不满,拒绝按常规拨款给加萨尼人,此外还委派米尔基亚努斯酋长取代孟迪尔,并要他在适当的时候除掉孟迪尔。对此,孟迪尔立即举旗起义,反抗拜占庭人的统治。他的反抗活动持续了三年,莱赫米人见状乘虚而入,占据了大批叙利亚的土地。拜占庭人被迫重新起用孟迪尔。
  孟迪尔在成功地抵御了入侵者,稳住了叙利亚的局势后,来到了君士坦丁堡,他受到了拜占庭人的欢迎,被称作“东方人的国王”。
580年,他带着他的两个儿子去游君士坦丁堡,备受提比略二世的热烈欢迎。提比略二世把他头上宝贵的冠冕脱了,替他换上一顶更宝贵的王冠。
同年,他袭击并焚毁他的莱赫米敌人的首都希拉城,获得了重大的成功。但由于他的父亲曾有反叛皇室的嫌疑,他此次虽建立奇功,仍不足以消除皇室的猜疑。在大马士革和帕尔米拉之间的侯瓦林城,城里有一座新建的教堂,当他正在那座教堂里举行奉献典礼的时候,被逮捕了,而且被押解到君士坦丁堡去,后来,被拘禁于西西里岛。拜占庭当局把自己同波斯人的战事失利全部归罪于他,指控他勾结外敌。拜占庭人不仅罢免了孟迪尔,而且还终止了加萨尼王室的年俸。
他的儿子努尔曼(Nu'man)继承他的王位,带领着他的兄弟多次侵扰拜占廷的边疆。对此,拜占庭皇帝派大军讨伐,逮捕了努阿曼,并将他押到了君士坦丁堡。他的儿子们试图营救,但是都被挫败了。
(5)衰弱和灭亡
在孟迪尔和努尔曼之后直到到614年,加萨尼王国叛乱四起,陷入了无政府状态。叙利亚沙漠里的各部族,各选择其族长。尽管大多数的首领都是加萨尼王室的成员,但加萨尼王国的统治实际上已经消亡。萨珊帝国的皇帝胡斯罗•伯尔威兹于613—614年夺取了耶路撒冷和大马士革,使加萨尼王朝遭受最后的打击。
希拉克略于629年收复叙利亚时,究竟恢复叙利亚阿拉伯人的族长职位与否,已不可考了。阿拉伯编年史家认为哲伯莱•伊本•艾伊海木(Jabalah ibn-al-Aiham,约632-638年)是加萨尼王国最后的国王。在636年的雅穆克战役(Battle of Yarmouk)中,这个国王是站在拜占廷的一边对阿拉伯人作战的,但他后来信奉了伊斯兰教。相传,他第一次朝觐天房的时候,正当他巡礼天房之际,一个贝都因人无意中踏了他的斗篷一下,这个退位的国王,一掌打在那个贝杜因人的脸上,把他的鼻梁打断了。哈里发欧麦尔下令说,哲伯莱必须让那个贝杜因人打一个耳光,或交付一笔赎金。哲伯莱不堪受辱,就率领家人500余名,偷偷地逃到君士坦丁堡,重新信奉了基督教。
之后,哲伯莱在拜占庭帝国内复国。其后,加萨尼王国又苟延残喘了数个世纪,但一般来说已经不被认为是原来的加萨尼王国了。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世界民族与文明历史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