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煮酒论史
春之蛙 发表于  2018-08-07 14:02:54 11653字 ( 0/289)

历史上著名的“齐鲁之战”,吴起一战成名

【微观卫辉】卫人吴起:你所不知道的战国战神

◎平沙落雁


纵观中国文化史,印象最深的恐怕就要数春秋末至汉初那一时期了,热闹,好玩,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儒家、道家、墨家、法家流派纷呈,政治家、哲学家、军事家、外交家五花八门。但不知你发现没有,这其中唯独没有一个可以称作“文学家”的人。因为在那个时代,单凭文学创作或纯学术活动是不可能得到社会承认的,因而也断难获得一定的社会地位。

其实,能称得上“军事家”的人也不是太多,别看那个时候战事连绵,打斗不断,但大都属于群殴性质的瞎打一气,毫无章法可言。在这方面真正能玩出点名堂的,孙武应该算一个,他所著的《孙子兵法》,是中国现存最早的兵书。他的后人孙膑也算一个,他创下的“围魏救赵”、“避实击虚”、“攻其所必救”之类的打法,也曾被后人列为经典战例。

再一个就是吴起了,吴起不仅是一位骁勇善战、屡立奇功的名将,还同样为后世留下了《吴子兵法》48篇,这是一部在中国军事史上与《孙子兵法》齐名的古代军事名著。

吴起,战国时期卫国人(一说今卫辉汲城人,一说今胙城吴安屯人,另一说今山东定陶人),出生于一个“家累千金”的富有之家。在延津县榆林乡沙门村北,有一古城遗址,南北长约三千米,东西宽约八百米,地形南窄北宽,其状如鹅,至今四周城廓依稀可辨,古城基石挥镐可取,城内砖瓦俯拾皆是。据史家考证,此城即吴起同志扼守黄河渡口时屯兵所筑,名曰“吴起城”。

在卫辉民间,有关吴起领兵打仗的故事也常能听到,只可惜他少小离家,终不得返,最后惨死异乡,连一座秃坟也没留下。当时,经过春秋时期无休止的争战,许多小诸侯国已被大国吞并个差不多了,齐、楚、燕、韩、赵、魏、秦七国称霸,而周、卫、鲁、宋几个弱国只能在“战国七雄”的夹缝之中苟延残喘。

然而,昏聩无能的卫国国君居然对大国列强的虎狼之心熟视无睹,听之任之,这让人小志大的吴起感到极大的不满和深深的忧虑。他不吝千金,四处奔走,想学一身本事轰轰烈烈干出一番事业来,结果事与愿违,业没学成,反而连累得家道破落,一时讥笑嘲讽之声四起,他一气之下离开卫国来到鲁国。

在鲁国,吴起投在曾子门下,开始接受系统的儒家教育。曾子就是曾参,乃孔子亲传弟子。后来吴起离开了曾子,不玩了。原因是其母病亡,吴起没有按孝道回去奔丧,惹得曾老师大怒,与他断绝了师生关系。这倒使吴起有机会重新审视时事,并开始重新设计自己。他看到,一个国家要想强盛,必须依靠政治和军事作保障,尤其战乱之际,要想有更大的作为,那就必须熟知兵法,能率军打仗,这才是硬道理。

于是,他废寝忘食,改学兵法,到处搜集有关军事方面的兵书,夜以继日地研读和背诵,不足三年,声名鹊起,“好用兵”之名号在当时的鲁国虽不能说是家喻户晓,但至少也算是“小荷已露尖尖角”了,并借此很快步入仕途。

然而,与孙武不同的是,吴起虽说当上了官,却一直没有得到重用。因为《史记》中只说吴起“尝学于曾子,事鲁君,好用兵”,而没记载吴起当时的级别待遇。显然,吴起并没有担任值得司马迁下笔一叙的官职,充其量也就是个正科了。

公元前410年,齐国突然发动了对鲁国的侵略战争,一个军事强国,一个文化强国,这仗不用打。面对暴力,再强势的文化也显得苍白无力。别看鲁国拥有以儒家弟子为代表的众多学者,可一时之间还真找不到一个能带兵打仗以暴抗暴的人才。也是天不灭鲁,这时有人就向鲁国国君推荐了吴起,说吴起不仅是曾子的门徒,而且还“好用兵”云云,鲁王便打算启用吴起任鲁国大将军。

常言道,好事多磨。就在吴起的任命公示眼看要生效的当口,对他的政审却出了问题。经组织部门查明,吴起的老婆是齐国人。这样一来有麻烦了,启用一个齐国的女婿带兵去抗齐,这是不是有点不靠谱?再说吴起压根就不是鲁国人,而是卫国人,谁能保证一个本身是卫国人的齐国女婿会全心全意的为鲁国人服务呢?

这就是程序的力量。常委会通不过,谁也没办法。眼瞅着近在咫尺的兵符大印仅仅因为自己老婆的国籍问题将转落他手,这让立志要成为名将的吴起很不甘心呐,情急之下他走了一步臭棋,竟亲手杀了自己的老婆,用血淋淋的人头换来了鲁王的信任,那一纸委任状全票通过。

写到这我差点写不下去了,我的胸脯一挺一挺的,眼前一片血腥。你这个叫人不说嘴的卫人吴起呀,当个兔孙将军就那么重要吗?为了达到个人目的真就可以不要脸了吗?女人的地位即便再卑微那也是你老婆呀?就凭这一点,我向全国妇联保证,我会替全天下的女问胞一辈子恨你恨你恨你! 恨归恨,但我又不得不说,在领兵打仗方面,吴起同志还真的是块好材料。

大军压境,鲁兵抗敌,部队尚未运动至边境线,吴起突然下令:停止前进,原地待命。将士们都憋得咯饱饱的劲,直纳闷,怎么不走了?把齐军弄得也是一头雾水,不敢贸然进攻,就派一个叫张邱的谋士以讲和为名,到鲁军营探察虚实,也顺便了解了解吴起这个人。吴起便把精兵锐卒隐藏起来,只留些老弱兵士守在营内。张邱一到,吴起故意装得低三下四,毕恭毕敬,满口答应说只要所提条件尚可,鲁国巴不得讲和呢。张邱回去后,大讲鲁国将士如何软弱,吴起这厮又如何胆小,于是齐军更不把鲁兵放眼里了。

可就在齐军大意轻敌毫无戒备之时,吴起亲率精锐之师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向敌人发起突然袭击。等齐兵明白过来已经晚了,仓促应战,又怎能抵抗住鲁军的迅猛攻势?结果齐军惨败,几乎被杀得片甲不留。鲁军大获全胜,吴起一战成名。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齐鲁之战”。

齐国吃了大亏,只得暂缓吞鲁之念。但这一口恶气他们横竖咽不下,觉得不除掉这个吴起早晚是个祸害,于是便派人到鲁国不惜重金买通大臣行反间之计。可怜年迈的鲁穆公竟听信谗言,以“无战事”为由辞退了吴起,小吴含泪离开鲁国又来到魏国。

“树挪死,人挪活。”吴起投奔魏国之时,正赶上魏王广纳天下贤士,推行变法革新,很快受到了魏文侯的重用,让他全权负责军事工作。吴起不辱君命,大胆地在军队内部进行了一系列的整顿和改革,使部队的战斗力大大加强。

公元前409年,魏文侯任吴起为大将军,命其征讨秦国。秦国不是牛逼吗?吴起偏不信这个邪,结果魏军“势如破竹,拔秦五城”,被魏王任命为西河地区最高行政长官,镇守现在的陕西大荔县以东区域,以抵御秦、韩两国。后来,他又奉命配合乐羊灭了中山国,联合韩、赵打败了齐国。

在吴起守备西河的23年间,共与各国大战76次,获得全胜的就有64次(另有12次不分胜负),不仅使“秦不敢东望,韩、赵相宾从”,而且“辟地四面,拓土千里”。可以说,为魏国的强大立下了汗马功劳。

作为一个军事家,吴起治军的一个突出特点是爱兵如子,患难与共,并以此凝聚人心,提振士气,激励斗志,这是这位“常胜将军”克敌制胜屡试不爽的法宝之一。这期间,他还把自己长期以来总结出的作战经验和军事研究成果,包括为将者应与士卒最下者同衣食、分劳苦,都写进了《吴子兵法》里,使其成为我国古代军事理论宝库中的一颗璀璨明珠。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吴起是个急性子,喜欢快刀斩乱麻,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好讲究个“力度”,问题就出在这里。他在任西河守备期间,由于改革用力过大过猛,得罪了盘根错结的贵族势力,这为他日后的人生悲剧埋下了伏笔。

公元前395年,文侯死,武侯立,贵族势力见机会来了,便猖狂进行反扑。这些人极尽诬陷诽谤之能事,必欲置吴起于死地而后快。更糟糕的是,连魏武侯也忘了文侯临终前的嘱咐,终于有一天,他对吴起说:常闻将军打仗能以一敌十,我不及也。但现在形势变了,是稳定压倒一切,与其用你一人而负十人,倒不如请将军另谋高就吧。一咬牙,吴起离开魏国又来到楚国。

楚悼王倒是个想干事的主儿,见吴起主动来投,大喜。遂即任他为宛(今南阳)令守,防御魏、韩,不久又升任为御尹,执掌全国军政大权。此后,吴起在楚悼王支持下,以推行变法、革除弊政为己任,又玩起了大刀阔斧。变法不到两年,楚国便富强起来了。其间曾大败魏军,南收扬越,西取苍梧,其赫赫功绩连一向以严刻著称的司马迁也禁不住让笔头温婉起来:“起南平百越,北并陈蔡,却三晋,西伐秦,令各国震惊。”但不能不说的是,变法历来如此,拥护者有之,反对者也有之,拥护者在分享改革成果,反对者在背后磨刀霍霍。公元前381年,楚悼王死,那些反对变法的宗室贵戚勾结社会上的邪恶势力,趁国君刚亡,拿着弓箭直闯王宫。正在办理治丧事宜的吴起见势不妙,知道已经冲不出去,便一头扑倒在楚悼王的尸体上放声哭泣。


按照楚国法律规定,国君的尸体谁要敢冒犯同样是死罪。吴起本想借楚悼王的尸体保护自己,哪曾想那些丧心病狂的亡命之徒根本置法律于不顾,竟将吴起射死在楚悼王的尸体上,悼王尸体上也中了几箭。他的死,再次宣告了变革的失败同时也使得那个动荡年代的局势和走向,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天若有情,应寿百年于俊杰;花落水流,君去空手谁安邦?假如,楚国的改革能一直坚持下去,假如,卫人吴起不死那么早,也许中国的历史就会被改写。但历史是不允许假设的。

我们只需要记住,卫国历史上曾经有过这么一个人,并且还不是一个完美的人,可这是一个真实的人,是一个大写的人。这就足够了。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