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煮酒论史
leye53 发表于  2018-05-16 17:58:47 13517字 ( 1/331)

大刀向人类非理性欲望砍去

大刀向人类非理性欲望砍去

无论人类起源于海洋还是外太空,也无论人类是否是第一次起源,人类社会形成的初期都会别无选择地依靠自然平衡,那就是原始的共产社会,随后受其本能推动社会自流演变,由向自然索取财富转向为向同类索取财富。向同类索取财富自然会有不公平现象,于是就有公平的要求,具体表现出来就是共产主义思想伴随向同类索取的全过程。

什么是共产主义呢?共产只是人类社会围绕物质财富活动阶段的要求。得从人类社会的构成讲起,生存圈就是个体获得生存需要的圈子,人类社会就是由国家、民族,行业、甚至是企业、生产队等众多大小不同的生存圈重叠交织构成,一般情况下个体不会跨越多个生存圈,生存圈中有社会运行总则与运行方式。全人类社会统一的生存圈尚未建成,也可以讲,生存圈最后的武力统一被原子弹的发明而阻断了,这就是今天的人类社会。好了,回头再看什么是共产主义,起初,均田亩就是均田亩,其思想的理性程度并不高,发展到马克思主义的理性就发生了质的变化,消灭剥削与压迫实际上是要求社会运行总则由优胜劣汰向优势互补转变,这个思想就伟大了。运行总则的选择是有好坏对错之分的,所以,共产主义始终都有市场的,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惧欢颜深入人心。为什么共产主义仿佛是个壳,一切美好的东西都往里装?因为人类思想要经历启蒙、发展及趋向成熟的过程,目前人类思想仍然处于成熟前的摸糊期,所以,对社会的认知存在不足,无法以最准确的方式表达其追求,只能将美好的东西与共产主义关联起来,这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如果将共产主义理解为人类思想启蒙后理性推动社会演变的主义,那么,随着人类理性的不断提高,推动社会演变的理念会越来越先进。社会运行方式是指组织社会成员参与社会活动的一切方式,远非只有公有与私有。生产资料所有制只是社会运行方式之一,运行方式并无对错之分,只有选择是否适当,食堂搞公有,永远也搞不好,社会化大生产依靠资本运作,无论税收如何调节,仍然是永远也搞不好,因为人性使然,问题是对人的规范在于对个体的欲望规范,而不是依靠所有制对人的行为影响,实际上是要根据对个体欲望规范的需要而设置合理的运行方式,到底该公有还是私有呢?大寨公有到了今天仍然存在,而倡导全球化的美国今天却搞孤独主义了,这是一个需要根据实际情况而决定如何取舍的问题。与天灾之年农民起义比较,生产资料公有显然更靠谱,可是,社会由不同层面构成,不同层面有其不同的使命,是不同的层面都可能会出现行为不俭的人,而非剥削阶级统治阶级就该削灭呀,人类社会是个体欲望表演的舞台,社会状态的好坏在于欲望规范是否到位的好坏。

哪么,人类社会是如何况规范个体欲望的呢?社会形成的初期不可能形成欲望规范体系,只有拳头硬,所以,必须历经社会统治在向社会管理过渡的过程。传统的欲望规范对应的是统治,特点是满足统治者的欲求,是统治者对被统治者的单向规范,而欲望规范对应的是社会管理,特点是维护公平正义,社会管理只是360行中的一行,因为人性是相通的,因此,欲望规范必须是包括管理者在内的全体欲望同步规范。比较而言,社会统治的规范是为抢夺服务的工具,不必认知欲望规律,其统治者的欲望不受节制,折射到现实中就是对管理者欲望规范疲软,这是现实社会的突出问题,具体表现是政治丑闻叠出,表现更野蛮的是想杀萨达姆就杀萨达姆,军队战争职能取缔,世界和平统一充其量只是欲望的同步规范得以真正实现。

欲望规范理应是从个体欲望规律认知的研究入手,对人类个体自我欲望实行全天侯跟踪管理的一门急待新兴的学问。传统的欲望规范是对人本能行为的一维规范,一维规范的力度逐社会文明进步而不断削弱,毛时代建立起来了道德理想规范的三维思想规范体系,所以朝鲜战场上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志愿军所向披靡,随着时间的推移,思想规范的力度会越来越大。那么,二维规范体系是什么?是我们争了许多年的资社问题,社会运行方式的调整可以作为对社会成员行为规范的调节方法,如此,一维它律体系,二维调节体系,三维自律体系就出来了。在一维体系上要加上二维三维体系本质是,本能欲望向再生欲望繁衍了,严厉禁止的围堰筑堤规范不再适宜,需要人性化地从二维调节与三维的疏导补充,进而适宜于本能欲望隐退,再生欲望表现丰富的状况。欲望规范的疏导与调节,基本要求是在尊重客观实际的基础上,从行为的动机入手,促使个体行为发生平滑过渡的转变。从欲望规范的角度看,不同的社会分工就该有与之对应的衡量个体价值的标准,用衡量A的标准去衡量B显然是不公平的,如果各行各业的价值必须经过折算后,在金钱与权力标尺上表达,那么理论上讲不存在差异的AB岗位之间,就会在差异,甚至是很大的差异。我们认同的公平是抢夺状态下的公平,所以围绕知识产权的抢夺都认同,其实抢夺各方的势力是交替呈现的,并不存在永恒的强势方,于是,发掘核心竟争力成为强势方犹为重要了,究其原因是缺失管理这个东西去维护真正公平,是金钱的抢夺阻止了其它欲望利益调节点的形成,解决方法是理顺合理欲望实现的路径,并确保其通畅。这样说,拳击是野蛮的运动,裁判的作为应该是禁止这项运动,而不是禁止打击什么部位,没有裁判则更糟。那么,建立了三维规范的社会主义不足在哪儿?毛变革的本质是推翻了动物性社会,建立起了人性的社会,一维规范的力度锐减,就需要二维调节体系支撑,如同发行信用卡,初期没有黑名单制行不行?很简单呀!不用黑名单对个体信用调节行不行呢?行,那是社会成员整体理性切实提高后的事情,如此而已。思想突破了瓶颈,升官为的就是为发财才可能被正视。

从社会局部看,共产主义现实最核心的任务是理性取代金钱主导人类社会。金钱主导又是怎样一回事?人类首先是受本能的驱使,其后本该自我主导命运,自我主导最基本的条件是管理水平必须达到一定的高度,问题是社会初期谁都没有天生的管理能力,于是,图腾作崇拜对象,变相地成为了人类社会的主导力量,且成功地让鬼神继承了社会主导,最后传承给了金钱。斯特朗踏上月球的名言,是理性倒置金钱之下的名言,社会受金钱主导,有什么理由相信斯特朗的一小步就是文明的人类文明的一大步?贫富悬殊不仅不可怕,相反还有有益的一面,可怕的是社会财富无序的抢夺。其实红旗渠是否建成与金钱多少并无直接的关系,问题在于人类的社会活动受金钱支配,社会财富正负增长的平衡就需要共产主义去调节,对社会作出贡献却得不到应有的回报,是共产主义形成的原因,反过来获取社会财富却对社会毫无贡献是社会管理的无能。

共产主义取代金钱主导人类社会的本质是理性管理取代金钱统治,理性如何管理社会呢?专线车上设老弱病残席很理性,老弱病残乘车就有座位了吗?金钱的统治是通过相互抢夺实现,理性管理则要通过对社会成员的欲望规范才可能实现,没有欲望规范,仅仅是靠乘客的自觉性,老弱病残席就如同虚设,这是问题的症结所在。由于毛泽东都弄不明白翻身的主人怎么会缺乏劳动热情,所以金正恩今天也宣布改革开放,这就是历史的波折,说白了是公有制的奖勤罚懒只是停留在口头上,凤阳的大包干实际上是强烈要求奖勤罚懒落实的反映,由此应该得出这样的结论,既资本主义抢夺受本能推动无须欲望规范,而社会主义文明进步了,消灭抢夺的同时也抑制了社会的活力,因此,社会主义必须要有欲望规范的支撑,也就是说共产主义必须引入欲望规范的理念。

改天换地式的变革能推动社会文明,但是,只能适应于本能欲望需求的变革,不适用于理性需求的变革。现实社会变革更需要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成熟进步的理性思想推动社会渐进变革,就是社会矛盾要通过前后无缝联接的渐进变革去化解,进而遗弃塑性变革。传统共产主义其实是要求解决社会财富分配问题,而财富分配合理的很简单,需要建立独立的社会财富分配体系,而决非依靠某一个体的良心,更确切地讲是要建立以对社会付出为核心的比价体系,因为类似深空探索的活动将会更多更频繁,等价体系不足以衡量人类个体的劳动。欲望利益同一并不决定个体间必须对立,实际上,欲望利益同一可以通过二维规范调节。社会财富分配理应是满足个体合理欲求的主要途径,金钱只能是与军帽、奢侈品、荣誉等并列的欲望利益调节选项点。现实共产主义具体任务可以理解为,把国家资本做大做强的同时,着力发展不以交换为目的,旨在提高个体生存质量的行业全面新兴,说白了就是要回归公有制主导,回归公有制主导满足欲望规范对社会运行方式调节的需求。

实际上在公有制主导的社会状态下,不单单只是存在生产力低下的问题,还需要共产主义思想理性的不断进步去完善。理性与理想有区别,杜绝腐败是理想,不贪是没有机会贪是理性,没有机会一方面是没有占据贪的位置,另没有机会一方面是没有贪的条件,怎么样反腐?是用理想反腐,还是用理性反腐?用理想搞社会主义不行,不代表用理性搞社会主义不行,理想是灯塔,如同共产主义是抵达目标的指南针,如果腐败的钱用不出去且无法继承,腐败还有什么意义?如果来路不明的钱永远洗不白,走私贩毒如何会嚣张?办法多多,只是欠缺思路的问题。哪么,究竟什么理性思想?理性与社会道德、客观世界的认知等因素相关,在人类理性思想真正成熟前,只能以靠近其历史阶段的思想峰值为判别参考,因此,百家争鸣有意义,需要的是交流与沟通。理性与真理有差距没关系,只要理性思想能不断地成熟,不断向真理靠拢就行。

思想是上升到形态的欲望,人的本能欲望决定思想,思想反作用于本能欲望。社会的文明进步其实是不断地与思想的理性进步匹配,社会成员整体理性决定着社会文明程度,绝大多数社会成员追求理性,就是社会的光明期,相反就是黑暗期,理想的状态是社会运行方式略高于社会成员的理性,过高与过低都不适合。相对于目前的整体理性而言,运行方式的选择原则理应是,逐步遗弃主观与客观都为自已的运行方式,倡导主观为自己客观为他人的运行方式。值得注意的是,文明在任何平台上都还不是核心的关键,核心关键是理性能否牢牢地掌控社会的主导权,奴隶制已过时成了老古董,可是,利比亚惊现800美元可以买二个奴隶,任其泛滥,社会会退回到奴隶社会。社会没有矛盾不正常,需要的不是消极对待加深矛盾,更不需要社会动荡,关健能否积极面对,核心在于思想能否进步,进而克服社会矛盾,所以,共产主义首先是共产主者自身的思想能否保持先进性的问题,其次是能否引领社会成员接受先进思想的问题,同时还要考虑人类繁衍换代的思想达标的问题。1829岁的美国人反对与支持资本主义分别为51%42%,纽约举行是否应该放弃资本主义的辩论很好,可是辩论的结果是真理吗?辩论其实是对社会的浅层次思考,要抓平均主义与资本主义都可能导致个体欲望与社会理想背离这样的本质的东西,所以,应该组建独立的欲望研究体系,经系统研究的成果公投后,再交社会管理体系实施,如此,社会文明进步的波折会少一些。社会演变的本质是本能绝对主导向思想绝对主导过渡,共产主义理所当然就该帮扶个体蜕去本能欲望驱动的动物性的皮,思想站起来最基本的表现是,逐步学会在关联事物中找动态的平衡,而非孤立地绝对对化看事物。是否自觉接受理性思想主导,是人与动物的差别,当这个差别的距离真正拉开后,共产主义便回归自然了。总之,目前的共产主义仍然是强权主义,但是共产主义的强权不该是消灭某一社会阶层,而是该通过对全体社会成员欲望规范,甚至是理性的强制规范,化解社会矛盾。

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本质是向同类索取的方式。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资本主义那方水土养不出脱离低级趣味的人,因此,暴富不值得羡慕,迟旱会打回原型,资本主义无法永恒为系其一是绝大多数从贫穷起步回归贫穷的循环路径走不通,其二是实体资本向金融资本升级,导致产业空心化的路径也行不通。资本主义富极大地刺激了生产力的提高,生产力的提高最后反过来要资本主义的命,从劳动力分配看,生产力的提高导致商品生产所需的劳动量下降,出现了劳动力过剩的不可逆局面,势必要求人类从事商品生产以外的劳动,例如环境保护、污染治理等等,于是以资本组织社会化大生产的模式就过时了。世界为什么变化快,因为历史来到了转折点,社会财富正增长是我们乐于看到的,其实,臭氧层修复、精神娱乐与健康等等形式的社会财富负增长我们也该乐于看到,因为非物质文明没什么不好,生产力的提高不是简单地改变了时间、空间概念,而是要求彻底解放了人类的思想,结束人类社会本能推动的自流演变格局,开启理性思想推动社会变革的模式。

欲望规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欲望规范不仅仅是规范个体的手段,更重要的是它能成为解决社会矛盾的工具,政治家统一世界的非理性欲望是发动战争,理性欲望是欧洲联盟,世界的和平统一其实就是能否击活政治家的理性欲望问题。今天的扶贫干部仍然是将政策不扶就地卧倒、补助不来大门不迈称为懒癌,为什么学习西方管理经验还是治不了懒癌?公有制与私有制运行方式背后的含义是容不容许抢夺,学到手的只可能是容许相互抢夺,抢夺刺激了生产力是可喜的,但是,抢夺刺激了生产力只是暂时的,局限性很大,真正国力起飞的并非源于私有经济,抢夺同时也导致基本生存欲望的满足后天然的抑制人祸功能的丧失。昨天泥腿子差点拿枪打死舞台上扮演黄四仁的演员,今天警察的通告却贴不住,有没有王法?有,有的是金钱统治的王法,缺失了公平正义的王法,所以这就也是今天我们既要坚持初心又要坚持改革原因的根本所在。既要生产力,也要共产主义,鱼与熊掌缺一不可,不做事就饿饭其思路并不错,借助金钱统治的统治实现就太小儿科了,因为抢夺让理性靠边站了。懒癌该怎么治呢?首先要明白过去的欲望规范是无主观意识的被动规范,需要是实现对全体社会成员欲望的有意识的主动规范。其次从懒癌治理具体的事宜上看,在政府提供救助与帮扶的状态下,懒癌理所当然应该接受惩罚,罚到条件更坚苦的地方生活一点也不为过。既使是某些地区很难有与社会接轨的项目开发,也该是有偿劳动方式帮扶,而不该是提供个体不劳而获的土壤,再来治理懒癌。用欲望规范治理懒癌才是正招,欲望规范就是那个顶替金钱统治的东西,而不是简单的公有制重新取代私有制,社会管理的核心是对社会成员欲望实施理性的规范,发展生产力是欲望规范的任务之一,用欲望规范取代金钱统治的王法,初心才不会靠边站鱼与熊掌才能兼得,才能真正体现出社会主义的优越性,进而取得如同前苏联一五计划全面实现,让西方资本主义都赶去学习的成就。

生产力低下或许会被开除球籍,生产力提高了就行了呀,不走共产主义道路行不行?不讲污染、战争等问题,人类已经面临机器人具有自主学习的能力,突破了机器人的发展必须满足服务于自然人的底线,未来世界也就让位给了机器人。个体理所当然要自律,但是,只靠自律没有他律行不行?那么最通俗地理解今天的共产主义,应该是不断完善的他律艺术就对了,他律的目的是推翻权力与金钱对理性的奸淫,让理能走遍天下,他律水平的提高表现在规范行为的结果提前到欲望的动机。至于三权分离理应是理性思想的裁定权、社会财富的分配权与社会管理的执行权分离那是后话,人类早晚还会遇寿命延长到500岁,家庭关系如何为系等等问题,所以现在的问题是把如何跨越宇宙的复始周期放在一边,思考理性在金钱奸淫的跨下,如何解救出来的问题。

个体常态欲望的不合理实现决定了原始共产解体,也决定了绝对平均的共产潮落,怎么办?共同生存与发展才是真缔,在理性思想支配下,以对全体社会成员欲望同步规范为基础的,终结由占有它方或土地演变为围绕金钱运作的体系,开创围绕全人类身心健康、幸福为核心的新体系,就是共产主义事业。起来,可伶的理性,起来,理性欲需要成长状大,进而终结依靠兵器加速升级换代维护和平的愚昧、健康换金钱的卑哀。大刀向人类非理性欲望砍去,迎来英特纳雄耐尔的曙光!

leye53 发表于  2018-05-19 18:46:40 346字 ( 0/132)

从欲望规范的角度看,社会的突出问题是没有衡量个体劳动价值的体系。很简单如果单以百步穿杨为计算劳动价值的标准,李嘉诚、董明珠的劳动价值也可以是低于他人数倍的,问题

大刀向人类非理性欲望砍去

无论人类起源于海洋还是外太空,也无论人类是否是第一次起源,人类社会形成的初期都会别无选择地依靠自然平衡,那就是原始的共产社会,随后受其本能推动社会自流演变,由向自然索取财富转向为向同类索取财富。向同类索取财富自然会有不公平现象,于是就有公平的要求,具体表现出来就是共产主义思想伴随向同类索取的全过程。

什么是共产主义呢?共产只是人类社会围绕物质财富活动阶段的要求。得从人类社会的构成讲起,生存圈就是个体获得生存需要的圈子,人类社会就是由国家、民族,行业、甚至是企业、生产队等众多大小不同的生存圈重叠交织构成,一般情况下个体不会跨越多个生存圈,生存圈中有社会运行总则与运行方式。全人类社会统一的生存圈尚未建成,也可以讲,生存圈最后的武力统一被原子弹的发明而阻断了,这就是今天的人类社会。好了,回头再看什么是共产主义,起初,均田亩就是均田亩,其思想的理性程度并不高,发展到马克思主义的理性就发生了质的变化,消灭剥削与压迫实际上是要求社会运行总则由优胜劣汰向优势互补转变,这个思想就伟大了。运行总则的选择是有好坏对错之分的,所以,共产主义始终都有市场的,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惧欢颜深入人心。为什么共产主义仿佛是个壳,一切美好的东西都往里装?因为人类思想要经历启蒙、发展及趋向成熟的过程,目前人类思想仍然处于成熟前的摸糊期,所以,对社会的认知存在不足,无法以最准确的方式表达其追求,只能将美好的东西与共产主义关联起来,这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如果将共产主义理解为人类思想启蒙后理性推动社会演变的主义,那么,随着人类理性的不断提高,推动社会演变的理念会越来越先进。社会运行方式是指组织社会成员参与社会活动的一切方式,远非只有公有与私有。生产资料所有制只是社会运行方式之一,运行方式并无对错之分,只有选择是否适当,食堂搞公有,永远也搞不好,社会化大生产依靠资本运作,无论税收如何调节,仍然是永远也搞不好,因为人性使然,问题是对人的规范在于对个体的欲望规范,而不是依靠所有制对人的行为影响,实际上是要根据对个体欲望规范的需要而设置合理的运行方式,到底该公有还是私有呢?大寨公有到了今天仍然存在,而倡导全球化的美国今天却搞孤独主义了,这是一个需要根据实际情况而决定如何取舍的问题。与天灾之年农民起义比较,生产资料公有显然更靠谱,可是,社会由不同层面构成,不同层面有其不同的使命,是不同的层面都可能会出现行为不俭的人,而非剥削阶级统治阶级就该削灭呀,人类社会是个体欲望表演的舞台,社会状态的好坏在于欲望规范是否到位的好坏。

哪么,人类社会是如何况规范个体欲望的呢?社会形成的初期不可能形成欲望规范体系,只有拳头硬,所以,必须历经社会统治在向社会管理过渡的过程。传统的欲望规范对应的是统治,特点是满足统治者的欲求,是统治者对被统治者的单向规范,而欲望规范对应的是社会管理,特点是维护公平正义,社会管理只是360行中的一行,因为人性是相通的,因此,欲望规范必须是包括管理者在内的全体欲望同步规范。比较而言,社会统治的规范是为抢夺服务的工具,不必认知欲望规律,其统治者的欲望不受节制,折射到现实中就是对管理者欲望规范疲软,这是现实社会的突出问题,具体表现是政治丑闻叠出,表现更野蛮的是想杀萨达姆就杀萨达姆,军队战争职能取缔,世界和平统一充其量只是欲望的同步规范得以真正实现。

欲望规范理应是从个体欲望规律认知的研究入手,对人类个体自我欲望实行全天侯跟踪管理的一门急待新兴的学问。传统的欲望规范是对人本能行为的一维规范,一维规范的力度逐社会文明进步而不断削弱,毛时代建立起来了道德理想规范的三维思想规范体系,所以朝鲜战场上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志愿军所向披靡,随着时间的推移,思想规范的力度会越来越大。那么,二维规范体系是什么?是我们争了许多年的资社问题,社会运行方式的调整可以作为对社会成员行为规范的调节方法,如此,一维它律体系,二维调节体系,三维自律体系就出来了。在一维体系上要加上二维三维体系本质是,本能欲望向再生欲望繁衍了,严厉禁止的围堰筑堤规范不再适宜,需要人性化地从二维调节与三维的疏导补充,进而适宜于本能欲望隐退,再生欲望表现丰富的状况。欲望规范的疏导与调节,基本要求是在尊重客观实际的基础上,从行为的动机入手,促使个体行为发生平滑过渡的转变。从欲望规范的角度看,不同的社会分工就该有与之对应的衡量个体价值的标准,用衡量A的标准去衡量B显然是不公平的,如果各行各业的价值必须经过折算后,在金钱与权力标尺上表达,那么理论上讲不存在差异的AB岗位之间,就会在差异,甚至是很大的差异。我们认同的公平是抢夺状态下的公平,所以围绕知识产权的抢夺都认同,其实抢夺各方的势力是交替呈现的,并不存在永恒的强势方,于是,发掘核心竟争力成为强势方犹为重要了,究其原因是缺失管理这个东西去维护真正公平,是金钱的抢夺阻止了其它欲望利益调节点的形成,解决方法是理顺合理欲望实现的路径,并确保其通畅。这样说,拳击是野蛮的运动,裁判的作为应该是禁止这项运动,而不是禁止打击什么部位,没有裁判则更糟。那么,建立了三维规范的社会主义不足在哪儿?毛变革的本质是推翻了动物性社会,建立起了人性的社会,一维规范的力度锐减,就需要二维调节体系支撑,如同发行信用卡,初期没有黑名单制行不行?很简单呀!不用黑名单对个体信用调节行不行呢?行,那是社会成员整体理性切实提高后的事情,如此而已。思想突破了瓶颈,升官为的就是为发财才可能被正视。

从社会局部看,共产主义现实最核心的任务是理性取代金钱主导人类社会。金钱主导又是怎样一回事?人类首先是受本能的驱使,其后本该自我主导命运,自我主导最基本的条件是管理水平必须达到一定的高度,问题是社会初期谁都没有天生的管理能力,于是,图腾作崇拜对象,变相地成为了人类社会的主导力量,且成功地让鬼神继承了社会主导,最后传承给了金钱。斯特朗踏上月球的名言,是理性倒置金钱之下的名言,社会受金钱主导,有什么理由相信斯特朗的一小步就是文明的人类文明的一大步?贫富悬殊不仅不可怕,相反还有有益的一面,可怕的是社会财富无序的抢夺。其实红旗渠是否建成与金钱多少并无直接的关系,问题在于人类的社会活动受金钱支配,社会财富正负增长的平衡就需要共产主义去调节,对社会作出贡献却得不到应有的回报,是共产主义形成的原因,反过来获取社会财富却对社会毫无贡献是社会管理的无能。

共产主义取代金钱主导人类社会的本质是理性管理取代金钱统治,理性如何管理社会呢?专线车上设老弱病残席很理性,老弱病残乘车就有座位了吗?金钱的统治是通过相互抢夺实现,理性管理则要通过对社会成员的欲望规范才可能实现,没有欲望规范,仅仅是靠乘客的自觉性,老弱病残席就如同虚设,这是问题的症结所在。由于毛泽东都弄不明白翻身的主人怎么会缺乏劳动热情,所以金正恩今天也宣布改革开放,这就是历史的波折,说白了是公有制的奖勤罚懒只是停留在口头上,凤阳的大包干实际上是强烈要求奖勤罚懒落实的反映,由此应该得出这样的结论,既资本主义抢夺受本能推动无须欲望规范,而社会主义文明进步了,消灭抢夺的同时也抑制了社会的活力,因此,社会主义必须要有欲望规范的支撑,也就是说共产主义必须引入欲望规范的理念。

改天换地式的变革能推动社会文明,但是,只能适应于本能欲望需求的变革,不适用于理性需求的变革。现实社会变革更需要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成熟进步的理性思想推动社会渐进变革,就是社会矛盾要通过前后无缝联接的渐进变革去化解,进而遗弃塑性变革。传统共产主义其实是要求解决社会财富分配问题,而财富分配合理的很简单,需要建立独立的社会财富分配体系,而决非依靠某一个体的良心,更确切地讲是要建立以对社会付出为核心的比价体系,因为类似深空探索的活动将会更多更频繁,等价体系不足以衡量人类个体的劳动。欲望利益同一并不决定个体间必须对立,实际上,欲望利益同一可以通过二维规范调节。社会财富分配理应是满足个体合理欲求的主要途径,金钱只能是与军帽、奢侈品、荣誉等并列的欲望利益调节选项点。现实共产主义具体任务可以理解为,把国家资本做大做强的同时,着力发展不以交换为目的,旨在提高个体生存质量的行业全面新兴,说白了就是要回归公有制主导,回归公有制主导满足欲望规范对社会运行方式调节的需求。

实际上在公有制主导的社会状态下,不单单只是存在生产力低下的问题,还需要共产主义思想理性的不断进步去完善。理性与理想有区别,杜绝腐败是理想,不贪是没有机会贪是理性,没有机会一方面是没有占据贪的位置,另没有机会一方面是没有贪的条件,怎么样反腐?是用理想反腐,还是用理性反腐?用理想搞社会主义不行,不代表用理性搞社会主义不行,理想是灯塔,如同共产主义是抵达目标的指南针,如果腐败的钱用不出去且无法继承,腐败还有什么意义?如果来路不明的钱永远洗不白,走私贩毒如何会嚣张?办法多多,只是欠缺思路的问题。哪么,究竟什么理性思想?理性与社会道德、客观世界的认知等因素相关,在人类理性思想真正成熟前,只能以靠近其历史阶段的思想峰值为判别参考,因此,百家争鸣有意义,需要的是交流与沟通。理性与真理有差距没关系,只要理性思想能不断地成熟,不断向真理靠拢就行。

思想是上升到形态的欲望,人的本能欲望决定思想,思想反作用于本能欲望。社会的文明进步其实是不断地与思想的理性进步匹配,社会成员整体理性决定着社会文明程度,绝大多数社会成员追求理性,就是社会的光明期,相反就是黑暗期,理想的状态是社会运行方式略高于社会成员的理性,过高与过低都不适合。相对于目前的整体理性而言,运行方式的选择原则理应是,逐步遗弃主观与客观都为自已的运行方式,倡导主观为自己客观为他人的运行方式。值得注意的是,文明在任何平台上都还不是核心的关键,核心关键是理性能否牢牢地掌控社会的主导权,奴隶制已过时成了老古董,可是,利比亚惊现800美元可以买二个奴隶,任其泛滥,社会会退回到奴隶社会。社会没有矛盾不正常,需要的不是消极对待加深矛盾,更不需要社会动荡,关健能否积极面对,核心在于思想能否进步,进而克服社会矛盾,所以,共产主义首先是共产主者自身的思想能否保持先进性的问题,其次是能否引领社会成员接受先进思想的问题,同时还要考虑人类繁衍换代的思想达标的问题。1829岁的美国人反对与支持资本主义分别为51%42%,纽约举行是否应该放弃资本主义的辩论很好,可是辩论的结果是真理吗?辩论其实是对社会的浅层次思考,要抓平均主义与资本主义都可能导致个体欲望与社会理想背离这样的本质的东西,所以,应该组建独立的欲望研究体系,经系统研究的成果公投后,再交社会管理体系实施,如此,社会文明进步的波折会少一些。社会演变的本质是本能绝对主导向思想绝对主导过渡,共产主义理所当然就该帮扶个体蜕去本能欲望驱动的动物性的皮,思想站起来最基本的表现是,逐步学会在关联事物中找动态的平衡,而非孤立地绝对对化看事物。是否自觉接受理性思想主导,是人与动物的差别,当这个差别的距离真正拉开后,共产主义便回归自然了。总之,目前的共产主义仍然是强权主义,但是共产主义的强权不该是消灭某一社会阶层,而是该通过对全体社会成员欲望规范,甚至是理性的强制规范,化解社会矛盾。

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本质是向同类索取的方式。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资本主义那方水土养不出脱离低级趣味的人,因此,暴富不值得羡慕,迟旱会打回原型,资本主义无法永恒为系其一是绝大多数从贫穷起步回归贫穷的循环路径走不通,其二是实体资本向金融资本升级,导致产业空心化的路径也行不通。资本主义富极大地刺激了生产力的提高,生产力的提高最后反过来要资本主义的命,从劳动力分配看,生产力的提高导致商品生产所需的劳动量下降,出现了劳动力过剩的不可逆局面,势必要求人类从事商品生产以外的劳动,例如环境保护、污染治理等等,于是以资本组织社会化大生产的模式就过时了。世界为什么变化快,因为历史来到了转折点,社会财富正增长是我们乐于看到的,其实,臭氧层修复、精神娱乐与健康等等形式的社会财富负增长我们也该乐于看到,因为非物质文明没什么不好,生产力的提高不是简单地改变了时间、空间概念,而是要求彻底解放了人类的思想,结束人类社会本能推动的自流演变格局,开启理性思想推动社会变革的模式。

欲望规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欲望规范不仅仅是规范个体的手段,更重要的是它能成为解决社会矛盾的工具,政治家统一世界的非理性欲望是发动战争,理性欲望是欧洲联盟,世界的和平统一其实就是能否击活政治家的理性欲望问题。今天的扶贫干部仍然是将政策不扶就地卧倒、补助不来大门不迈称为懒癌,为什么学习西方管理经验还是治不了懒癌?公有制与私有制运行方式背后的含义是容不容许抢夺,学到手的只可能是容许相互抢夺,抢夺刺激了生产力是可喜的,但是,抢夺刺激了生产力只是暂时的,局限性很大,真正国力起飞的并非源于私有经济,抢夺同时也导致基本生存欲望的满足后天然的抑制人祸功能的丧失。昨天泥腿子差点拿枪打死舞台上扮演黄四仁的演员,今天警察的通告却贴不住,有没有王法?有,有的是金钱统治的王法,缺失了公平正义的王法,所以这就也是今天我们既要坚持初心又要坚持改革原因的根本所在。既要生产力,也要共产主义,鱼与熊掌缺一不可,不做事就饿饭其思路并不错,借助金钱统治的统治实现就太小儿科了,因为抢夺让理性靠边站了。懒癌该怎么治呢?首先要明白过去的欲望规范是无主观意识的被动规范,需要是实现对全体社会成员欲望的有意识的主动规范。其次从懒癌治理具体的事宜上看,在政府提供救助与帮扶的状态下,懒癌理所当然应该接受惩罚,罚到条件更坚苦的地方生活一点也不为过。既使是某些地区很难有与社会接轨的项目开发,也该是有偿劳动方式帮扶,而不该是提供个体不劳而获的土壤,再来治理懒癌。用欲望规范治理懒癌才是正招,欲望规范就是那个顶替金钱统治的东西,而不是简单的公有制重新取代私有制,社会管理的核心是对社会成员欲望实施理性的规范,发展生产力是欲望规范的任务之一,用欲望规范取代金钱统治的王法,初心才不会靠边站鱼与熊掌才能兼得,才能真正体现出社会主义的优越性,进而取得如同前苏联一五计划全面实现,让西方资本主义都赶去学习的成就。

生产力低下或许会被开除球籍,生产力提高了就行了呀,不走共产主义道路行不行?不讲污染、战争等问题,人类已经面临机器人具有自主学习的能力,突破了机器人的发展必须满足服务于自然人的底线,未来世界也就让位给了机器人。个体理所当然要自律,但是,只靠自律没有他律行不行?那么最通俗地理解今天的共产主义,应该是不断完善的他律艺术就对了,他律的目的是推翻权力与金钱对理性的奸淫,让理能走遍天下,他律水平的提高表现在规范行为的结果提前到欲望的动机。至于三权分离理应是理性思想的裁定权、社会财富的分配权与社会管理的执行权分离那是后话,人类早晚还会遇寿命延长到500岁,家庭关系如何为系等等问题,所以现在的问题是把如何跨越宇宙的复始周期放在一边,思考理性在金钱奸淫的跨下,如何解救出来的问题。

个体常态欲望的不合理实现决定了原始共产解体,也决定了绝对平均的共产潮落,怎么办?共同生存与发展才是真缔,在理性思想支配下,以对全体社会成员欲望同步规范为基础的,终结由占有它方或土地演变为围绕金钱运作的体系,开创围绕全人类身心健康、幸福为核心的新体系,就是共产主义事业。起来,可伶的理性,起来,理性欲需要成长状大,进而终结依靠兵器加速升级换代维护和平的愚昧、健康换金钱的卑哀。大刀向人类非理性欲望砍去,迎来英特纳雄耐尔的曙光!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