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煮酒论史
孙新合 发表于  2018-05-15 23:08:57 8180字 ( 2/414)

白绫一尺魂魄去,千古难寻妃子笑

说起杨贵妃,在中国历史上那是当真的家喻户晓。她善于舞蹈,精通音律,更有着“羞花”的容貌。生前,愣是把公爹唐玄宗迷得神魂颠倒。虽说没有皇后的名分,但实际享受待遇甚至高于皇后。俗话说,一人得道鸡犬飞升。杨贵妃利用自己特殊的身份,让杨家在盛世唐朝成为首屈一指的大户。


贵妃的远房兄弟杨钊,在当年那就是个典型的痞子。只是因为人家有个姐姐是过硬的后台,所以直接就平步青云,迅速成为宰相。还被皇上赐名国忠。不过,根子不正稍子歪,以至于到他成家有子,也是个不学无术的主。但对于日后生活,人家不愁,还逢人嚣张的说,我爸是宰相啊。


他的儿子叫杨暄,十足的纨绔子弟。杨宰相呢,也不加管教,任由他发展。随着年龄的增长,为了给大众个交代,决定让他参加考试,因为这才是真正的“明媒正娶”。为此,杨宰相不惜俯下身子,找到礼部和吏部的主考官,让他们适当的通融下。宰相张口,这事自然就容易办理,吏部这关顺利通过。


偏巧,礼部的主考官侍郎有点死心眼,看出这杨暄的水平实在太烂,将来怕惹出什么麻烦事,不好交代,毕竟,人都要为自己留条后路。于是呢,他就让自己的儿子拜见杨宰相,探听对方的虚实。当时,宰相府车水马龙,别说是他,就是他爹这样的人物,杨宰相是懒得见的。可是,为了杨暄,只能召见。


这孩子呢,也不会说话,见到杨宰相,直不楞通的把话撂出来。杨宰相恼羞成怒,扬言,即便没有任何功名,我的儿子这辈子也会大富大贵,岂能让尔等鼠辈所看不起。这下,把礼部侍郎儿子吓得不轻。回家后告知父亲,全家更是战战兢兢。得了,咱惹不起,官是皇上的,给谁都行,反正考试不就是个形式嘛。


搁到现在,都知道,即便考入公务员队伍,想有个职务,也得从基层做起。可是,杨暄不同,通过考试,直接成为户部侍郎,与自己的主考官平起平坐,让无数的莘莘学子羡慕嫉妒恨。饶是如此,杨暄却不满意。时不时的放出口风,我都通过严格的国考,这官职给我升的也太慢了,皇上不够意思。


远房兄弟尚且如此,自家的亲姐妹更不消说。杨贵妃的大姐封为韩国夫人,三姐封为虢国夫人,八姐封为秦国夫人,每月每人的脂粉费用都要十万钱,全部有财政予以拨款。尤其虢国夫人,也是天生丽质,就连诗圣杜甫都作诗曰:虢国夫人承主思,平明上马入金门。却嫌脂粉宛颜色,淡扫蛾眉朝至尊。


女人要是不缺钱的话,更是要玩出新花样。虢国夫人呢,就异想天开的把自家老宅子重新翻盖成别墅。因为涉及到将来的乔迁之喜,就命风水大师重新选址。这个天师接到主子的授意,歪点子就出来了。因为他与某家有过节,就告知夫人,必须把这家的地盘弄过来,将来杨家世代都是富贵无比。


夫人闻听此言,心花怒放。当下表示,不管是哪家的,只要不是皇上的金銮殿,必须是我的。要说,看上的这家也不是凡夫俗子,是韦嗣立。这韦嗣立乃大唐功勋啊,当年跟着则天大帝,有县令做起,后来官至凤阁侍郎、兵部尚书、同平章事、参知政事。最重要的是,有定策立睿宗之功。


虽然韦嗣立已经驾鹤西去,可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还是有实力的。不过,倒霉的是,这次是遇上个不讲理的虢国夫人。她直接坐着轿子,带着虾兵蟹将到韦府上。她也是先礼后兵,告诉韦家人,听说你们要卖掉祖宅,夫人买下了。韦家人不明就里,当下委婉的拒绝。


好嘛,你也太不给本夫人面子了。当下,夫人摆摆手,瞬间大批的拆迁人员涌进来,直接上房揭瓦,对府上人员打骂轰赶,就差没有挖掘机,否则直接就给推城平地。双拳难敌四手,韦家的后人眼睁睁的看着好好的家被糟践的一无是处。适时,夫人管家过来安慰,已经给你找了更好更大的地,重新盖就是了。


韦家后人也不傻,知道杨家势力非同凡响,就是告到皇帝那不见得能赢,当下就欲哭无泪的认栽。好在,杨家还记挂着他家的“好处”,重新给他安排宅基地,要是一介布衣,就是当场打死也无可奈何。所以说,这次拆迁堪称中国式上强拆的代表,至今盛传还得到了发扬光大。


当然,不作死就不会死。杨家如此无法无天的欺凌行为,真的是天怒人怨。以至于那个胖子安禄山公开造反,唐玄宗急忙带着杨贵妃与杨国忠逃往成都,途经马嵬驿,陈玄礼为首的随驾禁军军士集体哗变,乱刀砍死杨国忠。玄宗想留下杨贵妃,找借口说,国忠乱朝当诛,然贵妃无罪,可以赦免。


众军不答应,甚至要对玄宗动武。高力士看出苗头不对,急忙劝说,不可为了个女人而抛弃江山。无奈,玄宗给杨贵妃被赐白绫一条。杨贵妃自然明白,当下凄惨拜别,留下千古难寻的“妃子笑”后,吊死佛堂的梨树下,时年38岁。后来白居易作诗《长恨歌》,曰: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文/孙新合)

 

ssqsdd 发表于  2018-05-19 15:42:11 5字 ( 0/16)

爱笑不笑!

说起杨贵妃,在中国历史上那是当真的家喻户晓。她善于舞蹈,精通音律,更有着“羞花”的容貌。生前,愣是把公爹唐玄宗迷得神魂颠倒。虽说没有皇后的名分,但实际享受待遇甚至高于皇后。俗话说,一人得道鸡犬飞升。杨贵妃利用自己特殊的身份,让杨家在盛世唐朝成为首屈一指的大户。


贵妃的远房兄弟杨钊,在当年那就是个典型的痞子。只是因为人家有个姐姐是过硬的后台,所以直接就平步青云,迅速成为宰相。还被皇上赐名国忠。不过,根子不正稍子歪,以至于到他成家有子,也是个不学无术的主。但对于日后生活,人家不愁,还逢人嚣张的说,我爸是宰相啊。


他的儿子叫杨暄,十足的纨绔子弟。杨宰相呢,也不加管教,任由他发展。随着年龄的增长,为了给大众个交代,决定让他参加考试,因为这才是真正的“明媒正娶”。为此,杨宰相不惜俯下身子,找到礼部和吏部的主考官,让他们适当的通融下。宰相张口,这事自然就容易办理,吏部这关顺利通过。


偏巧,礼部的主考官侍郎有点死心眼,看出这杨暄的水平实在太烂,将来怕惹出什么麻烦事,不好交代,毕竟,人都要为自己留条后路。于是呢,他就让自己的儿子拜见杨宰相,探听对方的虚实。当时,宰相府车水马龙,别说是他,就是他爹这样的人物,杨宰相是懒得见的。可是,为了杨暄,只能召见。


这孩子呢,也不会说话,见到杨宰相,直不楞通的把话撂出来。杨宰相恼羞成怒,扬言,即便没有任何功名,我的儿子这辈子也会大富大贵,岂能让尔等鼠辈所看不起。这下,把礼部侍郎儿子吓得不轻。回家后告知父亲,全家更是战战兢兢。得了,咱惹不起,官是皇上的,给谁都行,反正考试不就是个形式嘛。


搁到现在,都知道,即便考入公务员队伍,想有个职务,也得从基层做起。可是,杨暄不同,通过考试,直接成为户部侍郎,与自己的主考官平起平坐,让无数的莘莘学子羡慕嫉妒恨。饶是如此,杨暄却不满意。时不时的放出口风,我都通过严格的国考,这官职给我升的也太慢了,皇上不够意思。


远房兄弟尚且如此,自家的亲姐妹更不消说。杨贵妃的大姐封为韩国夫人,三姐封为虢国夫人,八姐封为秦国夫人,每月每人的脂粉费用都要十万钱,全部有财政予以拨款。尤其虢国夫人,也是天生丽质,就连诗圣杜甫都作诗曰:虢国夫人承主思,平明上马入金门。却嫌脂粉宛颜色,淡扫蛾眉朝至尊。


女人要是不缺钱的话,更是要玩出新花样。虢国夫人呢,就异想天开的把自家老宅子重新翻盖成别墅。因为涉及到将来的乔迁之喜,就命风水大师重新选址。这个天师接到主子的授意,歪点子就出来了。因为他与某家有过节,就告知夫人,必须把这家的地盘弄过来,将来杨家世代都是富贵无比。


夫人闻听此言,心花怒放。当下表示,不管是哪家的,只要不是皇上的金銮殿,必须是我的。要说,看上的这家也不是凡夫俗子,是韦嗣立。这韦嗣立乃大唐功勋啊,当年跟着则天大帝,有县令做起,后来官至凤阁侍郎、兵部尚书、同平章事、参知政事。最重要的是,有定策立睿宗之功。


虽然韦嗣立已经驾鹤西去,可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还是有实力的。不过,倒霉的是,这次是遇上个不讲理的虢国夫人。她直接坐着轿子,带着虾兵蟹将到韦府上。她也是先礼后兵,告诉韦家人,听说你们要卖掉祖宅,夫人买下了。韦家人不明就里,当下委婉的拒绝。


好嘛,你也太不给本夫人面子了。当下,夫人摆摆手,瞬间大批的拆迁人员涌进来,直接上房揭瓦,对府上人员打骂轰赶,就差没有挖掘机,否则直接就给推城平地。双拳难敌四手,韦家的后人眼睁睁的看着好好的家被糟践的一无是处。适时,夫人管家过来安慰,已经给你找了更好更大的地,重新盖就是了。


韦家后人也不傻,知道杨家势力非同凡响,就是告到皇帝那不见得能赢,当下就欲哭无泪的认栽。好在,杨家还记挂着他家的“好处”,重新给他安排宅基地,要是一介布衣,就是当场打死也无可奈何。所以说,这次拆迁堪称中国式上强拆的代表,至今盛传还得到了发扬光大。


当然,不作死就不会死。杨家如此无法无天的欺凌行为,真的是天怒人怨。以至于那个胖子安禄山公开造反,唐玄宗急忙带着杨贵妃与杨国忠逃往成都,途经马嵬驿,陈玄礼为首的随驾禁军军士集体哗变,乱刀砍死杨国忠。玄宗想留下杨贵妃,找借口说,国忠乱朝当诛,然贵妃无罪,可以赦免。


众军不答应,甚至要对玄宗动武。高力士看出苗头不对,急忙劝说,不可为了个女人而抛弃江山。无奈,玄宗给杨贵妃被赐白绫一条。杨贵妃自然明白,当下凄惨拜别,留下千古难寻的“妃子笑”后,吊死佛堂的梨树下,时年38岁。后来白居易作诗《长恨歌》,曰: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文/孙新合)

 

遇得 发表于  2018-05-16 17:45:29 5字 ( 0/102)

一改为几。

说起杨贵妃,在中国历史上那是当真的家喻户晓。她善于舞蹈,精通音律,更有着“羞花”的容貌。生前,愣是把公爹唐玄宗迷得神魂颠倒。虽说没有皇后的名分,但实际享受待遇甚至高于皇后。俗话说,一人得道鸡犬飞升。杨贵妃利用自己特殊的身份,让杨家在盛世唐朝成为首屈一指的大户。


贵妃的远房兄弟杨钊,在当年那就是个典型的痞子。只是因为人家有个姐姐是过硬的后台,所以直接就平步青云,迅速成为宰相。还被皇上赐名国忠。不过,根子不正稍子歪,以至于到他成家有子,也是个不学无术的主。但对于日后生活,人家不愁,还逢人嚣张的说,我爸是宰相啊。


他的儿子叫杨暄,十足的纨绔子弟。杨宰相呢,也不加管教,任由他发展。随着年龄的增长,为了给大众个交代,决定让他参加考试,因为这才是真正的“明媒正娶”。为此,杨宰相不惜俯下身子,找到礼部和吏部的主考官,让他们适当的通融下。宰相张口,这事自然就容易办理,吏部这关顺利通过。


偏巧,礼部的主考官侍郎有点死心眼,看出这杨暄的水平实在太烂,将来怕惹出什么麻烦事,不好交代,毕竟,人都要为自己留条后路。于是呢,他就让自己的儿子拜见杨宰相,探听对方的虚实。当时,宰相府车水马龙,别说是他,就是他爹这样的人物,杨宰相是懒得见的。可是,为了杨暄,只能召见。


这孩子呢,也不会说话,见到杨宰相,直不楞通的把话撂出来。杨宰相恼羞成怒,扬言,即便没有任何功名,我的儿子这辈子也会大富大贵,岂能让尔等鼠辈所看不起。这下,把礼部侍郎儿子吓得不轻。回家后告知父亲,全家更是战战兢兢。得了,咱惹不起,官是皇上的,给谁都行,反正考试不就是个形式嘛。


搁到现在,都知道,即便考入公务员队伍,想有个职务,也得从基层做起。可是,杨暄不同,通过考试,直接成为户部侍郎,与自己的主考官平起平坐,让无数的莘莘学子羡慕嫉妒恨。饶是如此,杨暄却不满意。时不时的放出口风,我都通过严格的国考,这官职给我升的也太慢了,皇上不够意思。


远房兄弟尚且如此,自家的亲姐妹更不消说。杨贵妃的大姐封为韩国夫人,三姐封为虢国夫人,八姐封为秦国夫人,每月每人的脂粉费用都要十万钱,全部有财政予以拨款。尤其虢国夫人,也是天生丽质,就连诗圣杜甫都作诗曰:虢国夫人承主思,平明上马入金门。却嫌脂粉宛颜色,淡扫蛾眉朝至尊。


女人要是不缺钱的话,更是要玩出新花样。虢国夫人呢,就异想天开的把自家老宅子重新翻盖成别墅。因为涉及到将来的乔迁之喜,就命风水大师重新选址。这个天师接到主子的授意,歪点子就出来了。因为他与某家有过节,就告知夫人,必须把这家的地盘弄过来,将来杨家世代都是富贵无比。


夫人闻听此言,心花怒放。当下表示,不管是哪家的,只要不是皇上的金銮殿,必须是我的。要说,看上的这家也不是凡夫俗子,是韦嗣立。这韦嗣立乃大唐功勋啊,当年跟着则天大帝,有县令做起,后来官至凤阁侍郎、兵部尚书、同平章事、参知政事。最重要的是,有定策立睿宗之功。


虽然韦嗣立已经驾鹤西去,可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还是有实力的。不过,倒霉的是,这次是遇上个不讲理的虢国夫人。她直接坐着轿子,带着虾兵蟹将到韦府上。她也是先礼后兵,告诉韦家人,听说你们要卖掉祖宅,夫人买下了。韦家人不明就里,当下委婉的拒绝。


好嘛,你也太不给本夫人面子了。当下,夫人摆摆手,瞬间大批的拆迁人员涌进来,直接上房揭瓦,对府上人员打骂轰赶,就差没有挖掘机,否则直接就给推城平地。双拳难敌四手,韦家的后人眼睁睁的看着好好的家被糟践的一无是处。适时,夫人管家过来安慰,已经给你找了更好更大的地,重新盖就是了。


韦家后人也不傻,知道杨家势力非同凡响,就是告到皇帝那不见得能赢,当下就欲哭无泪的认栽。好在,杨家还记挂着他家的“好处”,重新给他安排宅基地,要是一介布衣,就是当场打死也无可奈何。所以说,这次拆迁堪称中国式上强拆的代表,至今盛传还得到了发扬光大。


当然,不作死就不会死。杨家如此无法无天的欺凌行为,真的是天怒人怨。以至于那个胖子安禄山公开造反,唐玄宗急忙带着杨贵妃与杨国忠逃往成都,途经马嵬驿,陈玄礼为首的随驾禁军军士集体哗变,乱刀砍死杨国忠。玄宗想留下杨贵妃,找借口说,国忠乱朝当诛,然贵妃无罪,可以赦免。


众军不答应,甚至要对玄宗动武。高力士看出苗头不对,急忙劝说,不可为了个女人而抛弃江山。无奈,玄宗给杨贵妃被赐白绫一条。杨贵妃自然明白,当下凄惨拜别,留下千古难寻的“妃子笑”后,吊死佛堂的梨树下,时年38岁。后来白居易作诗《长恨歌》,曰: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文/孙新合)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