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煮酒论史
赵东民 发表于  2018-05-14 22:46:46 12438字 ( 0/370)

【网摘】“巴黎公社墙”的秘密

“巴黎公社墙”的秘密

 

沈大力前辈

第一次完整的告诉我《“巴黎公社墙”的秘密的小胡导游。

2018年5月8日,我们集体到拉雪兹公墓里的巴黎公社社员墙纪念烈士。(小胡导游摄)


流传的,那怕是盛传的,也要认真地思考:是那么回事吗?


拉雪兹神甫墓地的“巴黎公社墙”,吸引了各种肤色的马克思主义信仰者和旅游者。北京外语学院讲师沈大力也来到这里。他不仅仅为了献一束花,或者在影集里增添一张照片。他在整个巴黎忙碌,奔波,在这块墓地中默默地寻觅着自己所追求的……197810月,沈大力第一次到巴黎,第一次来到拉雪兹神甫墓地,在人们的指点下,他找到了“巴黎公社墙”。这就是在画片上常看到的那堵浮雕墙:一个少女张开双臂保护着后面的人群,右墙角有一块大理石,上半部写着作者的名字“保尔—莫罗•沃蒂埃”。在许多国家,甚至在法国,人们总是把这座浮雕墙视为社员墙,沈大力对这堵墙充满着敬意。他拨开大理石下半部的泥土,露出下面一段文字:“我们企求所希冀于未来的,是公正,而不是复仇……。”疑惑产生了。他想起了公社委员费烈牺牲前的话:“我相信未来会怀念我,为我复仇!”他想起了古斯塔夫•玛佗罗临死前写给母亲的信:“为死者伸张正义,为我复仇……。”他再仔细看看那具雕像,突然,发现少女背后护卫的群像中,有的着装并不象公社战士,而是凡尔赛军队的衣帽。他更疑惑了。


一些熟悉公社历史的人告诉沈大力,那堵墙不是真正的公社墙,公社的信仰者从来不承认那堵墙。至于具体原因,没有人能讲出更多。此时,沈大力想的是有责任把这件关系到公社历史的悬案搞清楚——只是为了对公社的原则和历史负责。他决心进行一次有意义的历史考证。


沈大力在所有可能了解情况的人中间开始了调查。关键问题是,这堵雕塑墙的作者跟公社有没有历史的,或者感情上的联系?据说,沃蒂埃参加过公社。但是,当他查到工人运动词典后,发现那个参加过公社的沃蒂埃是雕塑墙作者的父亲,早在1893年就逝世了。而雕塑墙作者是1871年出生的,直到1909年才雕成此墙,他的信仰和感情同他的父亲毫无共同之处。经过确凿考证,沈大力发现雕像墙作者是个狂热的沙文主义者,他的许多作品都是为反动人物树碑立传的。在文献资料上记载着,这座雕塑墙曾被题为“献给革命的牺牲者”。一位巴黎公社社员的后裔告诉沈大力,所谓“革命的牺牲者”,就是指“革命的受害者”,因为公社曾枪毙了72个反动派的人质。沈大力渐渐弄清楚了:作为雕塑墙的艺术主题,“她”所保护的是公社和公社的敌人。“她”是调解人,“她”反对复仇!


      必须找到原始证据!


沈大力在图书馆、博物馆、档案馆度过了全部业余时光。可惜找不到有关这堵墙的确凿的证据。直到1982423日,他已购买了24日回国飞机票,还没有眉目。他把行李交给别人整理,决心再碰一下机会。


他来到巴黎装饰美术馆,那儿,谁也不知道沃蒂埃。馆员让他查《二十世纪雕塑杰作集》,好多大本子,堆起来有一人多高。他耐着性子一页页翻着,终于找到了。这里有一幅沃蒂埃完成雕塑后在墙下的留念照片,标着“献给革命的牺牲者”,而且,他惊异地发现,“革命”这个法语单词是个复数!更清楚了,这个“革命”决不是指公社。沃蒂埃是在为历次革命的“受害者”树碑。


他必须再找到当年树立这堵墙时的权威文件。这犹如大海捞针。这时,他注意到有一个年岁较大的学者,正坐在自己对面,翻看着一大堆工程建筑的书。沈大力心中一亮,雕墙和建筑不是也有联系吗?他同这位建筑学家聊了起来。那人一听他在研究巴黎公社,顿时来了兴趣,说:“我帮你的忙,关键是必须找到巴黎市政厅档案馆。”这个档案馆一般人很难进去,他自称有办法。


果然,稍经周折,他就把沈大力带进了森严的市政厅档案馆。


他们搬来了1909年市议会辩论记录。那位建筑学家自告奋勇帮他找。快下班了,两人都有些失望。建筑学家说:“今天没时间了。你把地址留下,先回国去,我接着帮你找,找到后就寄给你。”沈大力未及答应,却瞧着旁边一本有着“树立”字样的档案文本,心里一动,连忙打开,啊,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在1932页上,有当时市议会的一项决定,题目赫然是:“关于在甘必大花园树立纪念历次革命受害者塑像的决定”。“历次革命的受害者”白纸黑字,同公社毫无关系!沈大力如获至宝,赶忙全文抄录下来。


  这时,已经是下午5点钟。直到此刻他才轻松地想到,明天这个时候,已经在回国的途中了……经过长时间的考证,这堵雕塑墙的背景终于弄清楚了: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法国国内阶级矛盾日益尖锐,统治阶级为了调和阶级矛盾,决定由保尔•沃蒂埃雕塑建造了这堵墙,鼓吹革命者和反革命者的和解。那真正的公社社员墙不在这里,而是在拉雪兹神甫墓地东北角上,它没有任何装饰,而只是布满了反动派枪洞的旧墙。当年,反革命对公社战士的最后一次大屠杀,就是在这堵墙近旁进行的。1893年,被大赦回来的公社战士集钱买了地皮,保护下了这座真正的纪念碑。不过,由于统治阶级的掩盖和欺骗,以讹传讹,一直到现在还在迷乱着人们的视线。


一个中国人,以“公仆”精神,执着地宣传公社,公社故乡的人们深深地感动了。


巴黎公社之友协会鉴于沈大力为宣传公社事业作出的贡献,决定吸收他为巴黎公社之友协会的荣誉会员。1981年,在协会办公室的一面红旗——1871年公社街垒战时保存下来的红旗下面,沈大力接受了荣誉会员证书,成为我国第一名巴黎公社之友协会荣誉会员。


长期以来被广为流传的假的巴黎公社社员墙。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