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煮酒论史
我叫王振今 发表于  2018-04-17 11:00:09 2180字 ( 2/537)

能改变世界的不是人民群众为利施为而是王者为义施为

能改变世界的不是人民群众为利施为而是王者为义施为 《太子晋谏》“厉始革典,十四王矣,基德十五而始平基祸,十五其不济乎?!吾朝夕儆惧曰:‘其何德之修,而少光王室,以逆天休?’。王,又章辅祸乱,将何以堪之?王,无亦鉴于黎、苗之王?下及夏、商之季?上不象天而下不仪地,中不和民而方不顺时,不共神祗而蔑弃五则是,以人夷其宗庙而火焚其彝器,子孙为隶下夷于民而亦未观夫前哲令德之则!则此五者,而受天之丰福飨民之勋力,子孙丰厚令闻不忘是,皆天子之所知也’。天所崇之子孙惑在畎亩由欲乱民也,畎亩之人惑在社稷由欲靖民也,无有异焉!《诗》云:‘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将焉用饰宫,其以徼乱也:度之天神,则非祥也。比之地物,则非义也。类之民则,则非仁也。方之时动,则非顺也。咨之前训,则非正也。观之《诗》《书》,与《民之宪言》则皆亡王之为也,上下仪之无所比度,王其图之!夫事大不从象,小不从文。上非天刑,下非地德,中非民则,方非时动而作之者,必不节矣。作又不节,害之道也!”《老子文》“道者同于道德者同于德失者同于失,同于道者道亦乐得之,同于德者道亦德之,同于失者道亦失之。”《韩非子》“上古之世人民少而禽兽众人民不胜禽兽虫蛇,有圣人作构木为巢以避群害,而民说之使王天下号之曰有巢氏。”私共公人民王纬济生产公共私王民人经济生活是天下主义抉择。烧书篡史文变前的中国对人民王之道德失是分别称谓的:“家”男人企女民服父母事——“国”人道民德王事。 为啥?说文解字释义能回答:人字勃起器民字性交器象形两性,道字首走会意领头外得德字会意心上承载性交外得,王字则会意一贯三统一天人心,普识社会规律没有羞耻感。“人夷其宗庙而火焚其彝器,子孙为隶下夷于民而亦未观夫前哲令德之则。”人道为私民德为共王事为公。不过民德为共受私左右“天所崇之子孙,惑在畎亩由欲,乱民也;畎亩之人,或在社稷由欲,靖民也。无有异焉!”而这,正是鲁邦下凌上替王室“王朝交鲁”文变的突破口。孔子《临终遗言》坦白:“鸿鹄伟志实毁于为奴他人而未知自主……武王人皆誉之纣王人皆谤之实无异也,俱视土众为私私者唯惧失也……御民者缚其魂为上囚其身为不得已毁其体则下之,授男子以权羁女子君劳半也授父以权辖子君劳半之半也,吾所言忠者义者孝者实乃不违上者也。”原来,孔子是用权贵上下窃取人民王的社会职能,文变了世界。他用公侯伯子男的男爵誉称人性私,用君臣父子模糊人民两性,用黨民教民贵贱旁落人贵民爱性命之情。为后世权贵撸孔子以愚弄人民获利,却带来人道撸牛子酗酒吸毒自残愚自己的乱世。孔子“一阴一阳之谓道”能量对立统一观,篡改老子“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能量统一观,就是制造男人为私掠夺女民为共的战争。后世的聪明人明知道是陷阱囚于没工具而望洋兴叹,王振金整合出了心灵图谱立义了三大科技开天下三大伦理制天下心灵科技平乱世,世界有了脱离陷阱的工具,孔子的末期就到了。正如两千多年庄子所言:“丘与女皆梦也予谓女梦亦梦是其言也其名为吊诡,万世之后一遇大圣知其解者旦暮遇之也。”能改变世界的不是人民群众为利施为“天所崇之子孙惑在畎亩由欲乱民也,畎亩之人惑在社稷由欲靖民也。”而是“孰能有余以奉天下唯有道者”王者为义的施为。美国面对朝鲜价值资本观对资本价值观挑战的领导人谈判,认真紧张地换帅,说明世界“两大阵营”的冲突有望缓解。然而价值资本观对资本价值观挑战毕竟都是为利施为,只有在王振金心灵图谱的意义中才能找到合理解决。 《附文》:《老子语录》法制产生的目的是辅助道义,重法轻义是重视鞋帽轻视首足!(15) 老子说:凡学习者,能明白天官与人民的官民区分,通晓社会治乱的根本,观念明白意念清楚,见到事物的因果反馈到思想知无而为,他的学习就到位了。社会治理的根本在关爱道义,法制仅是道义的未节;社会发展的根本在人知无而为的生产,知有而为的消费是人的末节。根本与未节是社会的统一体,是道义与法制的两爱之性。先本后未是官道或负责人的行为,先末后本是民道或被负责人的行为。法制产生的目的是辅助道义,重法轻义是重视鞋帽轻视首足。关爱道义的人大家都推崇,不增强根基只追求大家推崇的人是自毁前程,不让大家建树根基而一味追求高尚的人要覆没前程。因此说,不大过栋梁之材不能任房重:任房重大不过栋梁,任国重大不过有道义原则的人。为民作主的人能利民,就象建个城市要有利基础。树木生长都利于根,根深树木才牢固,基础厚实上层建筑才安稳。结论:事业不从企业规律服业规律出发的不可以传授,言论不合传统科技王道的不可以施为社会。道听途说和捡拾的道理,一个专业一个切题的技巧,不是社会通用的道理。 原文:《文子》卷十一上义。“老子曰:凡学者,能明于天人之分,通于治乱之本,澄心清意以存之,见其终始反于虚无,可谓达矣。治之本仁义也,其未法度也;人之所生者本也,其所不生者末也。本未一体也,其两爱之性也。先本后未谓之君子,先末后本谓之小人。法之生也以辅义,重法轻义是贵其冠履而忘其首足也。仁义者广崇也,不益其厚而张其广者毁,不广其基而增其高者覆。故,不大其栋不能任重:任重莫若栋,任国莫若德。人主之有民,犹城之有基。木之有根,根深即本固,基厚即上安。故:事不本于道德者,不可以为经;言不合于先王者,不可以为道。便说掇取,一行一切之术,非天下通道也。”

我叫王振今 发表于  2018-04-17 19:47:10 72字 ( 0/145)

鲁邦孔子下凌上替王朝的“太宰问孔子曰夫子圣者欤孔子曰某勿敢,又问曰三皇五帝孔子又不答,太宰骇然曰然则谁为圣者?”孔子烧书篡文智慧泯灭了中国知慧。

能改变世界的不是人民群众为利施为而是王者为义施为 《太子晋谏》“厉始革典,十四王矣,基德十五而始平基祸,十五其不济乎?!吾朝夕儆惧曰:‘其何德之修,而少光王室,以逆天休?’。王,又章辅祸乱,将何以堪之?王,无亦鉴于黎、苗之王?下及夏、商之季?上不象天而下不仪地,中不和民而方不顺时,不共神祗而蔑弃五则是,以人夷其宗庙而火焚其彝器,子孙为隶下夷于民而亦未观夫前哲令德之则!则此五者,而受天之丰福飨民之勋力,子孙丰厚令闻不忘是,皆天子之所知也’。天所崇之子孙惑在畎亩由欲乱民也,畎亩之人惑在社稷由欲靖民也,无有异焉!《诗》云:‘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将焉用饰宫,其以徼乱也:度之天神,则非祥也。比之地物,则非义也。类之民则,则非仁也。方之时动,则非顺也。咨之前训,则非正也。观之《诗》《书》,与《民之宪言》则皆亡王之为也,上下仪之无所比度,王其图之!夫事大不从象,小不从文。上非天刑,下非地德,中非民则,方非时动而作之者,必不节矣。作又不节,害之道也!”《老子文》“道者同于道德者同于德失者同于失,同于道者道亦乐得之,同于德者道亦德之,同于失者道亦失之。”《韩非子》“上古之世人民少而禽兽众人民不胜禽兽虫蛇,有圣人作构木为巢以避群害,而民说之使王天下号之曰有巢氏。”私共公人民王纬济生产公共私王民人经济生活是天下主义抉择。烧书篡史文变前的中国对人民王之道德失是分别称谓的:“家”男人企女民服父母事——“国”人道民德王事。 为啥?说文解字释义能回答:人字勃起器民字性交器象形两性,道字首走会意领头外得德字会意心上承载性交外得,王字则会意一贯三统一天人心,普识社会规律没有羞耻感。“人夷其宗庙而火焚其彝器,子孙为隶下夷于民而亦未观夫前哲令德之则。”人道为私民德为共王事为公。不过民德为共受私左右“天所崇之子孙,惑在畎亩由欲,乱民也;畎亩之人,或在社稷由欲,靖民也。无有异焉!”而这,正是鲁邦下凌上替王室“王朝交鲁”文变的突破口。孔子《临终遗言》坦白:“鸿鹄伟志实毁于为奴他人而未知自主……武王人皆誉之纣王人皆谤之实无异也,俱视土众为私私者唯惧失也……御民者缚其魂为上囚其身为不得已毁其体则下之,授男子以权羁女子君劳半也授父以权辖子君劳半之半也,吾所言忠者义者孝者实乃不违上者也。”原来,孔子是用权贵上下窃取人民王的社会职能,文变了世界。他用公侯伯子男的男爵誉称人性私,用君臣父子模糊人民两性,用黨民教民贵贱旁落人贵民爱性命之情。为后世权贵撸孔子以愚弄人民获利,却带来人道撸牛子酗酒吸毒自残愚自己的乱世。孔子“一阴一阳之谓道”能量对立统一观,篡改老子“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能量统一观,就是制造男人为私掠夺女民为共的战争。后世的聪明人明知道是陷阱囚于没工具而望洋兴叹,王振金整合出了心灵图谱立义了三大科技开天下三大伦理制天下心灵科技平乱世,世界有了脱离陷阱的工具,孔子的末期就到了。正如两千多年庄子所言:“丘与女皆梦也予谓女梦亦梦是其言也其名为吊诡,万世之后一遇大圣知其解者旦暮遇之也。”能改变世界的不是人民群众为利施为“天所崇之子孙惑在畎亩由欲乱民也,畎亩之人惑在社稷由欲靖民也。”而是“孰能有余以奉天下唯有道者”王者为义的施为。美国面对朝鲜价值资本观对资本价值观挑战的领导人谈判,认真紧张地换帅,说明世界“两大阵营”的冲突有望缓解。然而价值资本观对资本价值观挑战毕竟都是为利施为,只有在王振金心灵图谱的意义中才能找到合理解决。 《附文》:《老子语录》法制产生的目的是辅助道义,重法轻义是重视鞋帽轻视首足!(15) 老子说:凡学习者,能明白天官与人民的官民区分,通晓社会治乱的根本,观念明白意念清楚,见到事物的因果反馈到思想知无而为,他的学习就到位了。社会治理的根本在关爱道义,法制仅是道义的未节;社会发展的根本在人知无而为的生产,知有而为的消费是人的末节。根本与未节是社会的统一体,是道义与法制的两爱之性。先本后未是官道或负责人的行为,先末后本是民道或被负责人的行为。法制产生的目的是辅助道义,重法轻义是重视鞋帽轻视首足。关爱道义的人大家都推崇,不增强根基只追求大家推崇的人是自毁前程,不让大家建树根基而一味追求高尚的人要覆没前程。因此说,不大过栋梁之材不能任房重:任房重大不过栋梁,任国重大不过有道义原则的人。为民作主的人能利民,就象建个城市要有利基础。树木生长都利于根,根深树木才牢固,基础厚实上层建筑才安稳。结论:事业不从企业规律服业规律出发的不可以传授,言论不合传统科技王道的不可以施为社会。道听途说和捡拾的道理,一个专业一个切题的技巧,不是社会通用的道理。 原文:《文子》卷十一上义。“老子曰:凡学者,能明于天人之分,通于治乱之本,澄心清意以存之,见其终始反于虚无,可谓达矣。治之本仁义也,其未法度也;人之所生者本也,其所不生者末也。本未一体也,其两爱之性也。先本后未谓之君子,先末后本谓之小人。法之生也以辅义,重法轻义是贵其冠履而忘其首足也。仁义者广崇也,不益其厚而张其广者毁,不广其基而增其高者覆。故,不大其栋不能任重:任重莫若栋,任国莫若德。人主之有民,犹城之有基。木之有根,根深即本固,基厚即上安。故:事不本于道德者,不可以为经;言不合于先王者,不可以为道。便说掇取,一行一切之术,非天下通道也。”

我叫王振今 发表于  2018-04-19 10:44:49 70字 ( 0/154)

中国的强国论坛要凌驾在精神意魂魄高层次中,义在水润下火炎上土稼穑木曲直金沿革中通四门,创造世界青赤黄白黑世界色相五帝气势,否则只能继续乱世。

能改变世界的不是人民群众为利施为而是王者为义施为 《太子晋谏》“厉始革典,十四王矣,基德十五而始平基祸,十五其不济乎?!吾朝夕儆惧曰:‘其何德之修,而少光王室,以逆天休?’。王,又章辅祸乱,将何以堪之?王,无亦鉴于黎、苗之王?下及夏、商之季?上不象天而下不仪地,中不和民而方不顺时,不共神祗而蔑弃五则是,以人夷其宗庙而火焚其彝器,子孙为隶下夷于民而亦未观夫前哲令德之则!则此五者,而受天之丰福飨民之勋力,子孙丰厚令闻不忘是,皆天子之所知也’。天所崇之子孙惑在畎亩由欲乱民也,畎亩之人惑在社稷由欲靖民也,无有异焉!《诗》云:‘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将焉用饰宫,其以徼乱也:度之天神,则非祥也。比之地物,则非义也。类之民则,则非仁也。方之时动,则非顺也。咨之前训,则非正也。观之《诗》《书》,与《民之宪言》则皆亡王之为也,上下仪之无所比度,王其图之!夫事大不从象,小不从文。上非天刑,下非地德,中非民则,方非时动而作之者,必不节矣。作又不节,害之道也!”《老子文》“道者同于道德者同于德失者同于失,同于道者道亦乐得之,同于德者道亦德之,同于失者道亦失之。”《韩非子》“上古之世人民少而禽兽众人民不胜禽兽虫蛇,有圣人作构木为巢以避群害,而民说之使王天下号之曰有巢氏。”私共公人民王纬济生产公共私王民人经济生活是天下主义抉择。烧书篡史文变前的中国对人民王之道德失是分别称谓的:“家”男人企女民服父母事——“国”人道民德王事。 为啥?说文解字释义能回答:人字勃起器民字性交器象形两性,道字首走会意领头外得德字会意心上承载性交外得,王字则会意一贯三统一天人心,普识社会规律没有羞耻感。“人夷其宗庙而火焚其彝器,子孙为隶下夷于民而亦未观夫前哲令德之则。”人道为私民德为共王事为公。不过民德为共受私左右“天所崇之子孙,惑在畎亩由欲,乱民也;畎亩之人,或在社稷由欲,靖民也。无有异焉!”而这,正是鲁邦下凌上替王室“王朝交鲁”文变的突破口。孔子《临终遗言》坦白:“鸿鹄伟志实毁于为奴他人而未知自主……武王人皆誉之纣王人皆谤之实无异也,俱视土众为私私者唯惧失也……御民者缚其魂为上囚其身为不得已毁其体则下之,授男子以权羁女子君劳半也授父以权辖子君劳半之半也,吾所言忠者义者孝者实乃不违上者也。”原来,孔子是用权贵上下窃取人民王的社会职能,文变了世界。他用公侯伯子男的男爵誉称人性私,用君臣父子模糊人民两性,用黨民教民贵贱旁落人贵民爱性命之情。为后世权贵撸孔子以愚弄人民获利,却带来人道撸牛子酗酒吸毒自残愚自己的乱世。孔子“一阴一阳之谓道”能量对立统一观,篡改老子“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能量统一观,就是制造男人为私掠夺女民为共的战争。后世的聪明人明知道是陷阱囚于没工具而望洋兴叹,王振金整合出了心灵图谱立义了三大科技开天下三大伦理制天下心灵科技平乱世,世界有了脱离陷阱的工具,孔子的末期就到了。正如两千多年庄子所言:“丘与女皆梦也予谓女梦亦梦是其言也其名为吊诡,万世之后一遇大圣知其解者旦暮遇之也。”能改变世界的不是人民群众为利施为“天所崇之子孙惑在畎亩由欲乱民也,畎亩之人惑在社稷由欲靖民也。”而是“孰能有余以奉天下唯有道者”王者为义的施为。美国面对朝鲜价值资本观对资本价值观挑战的领导人谈判,认真紧张地换帅,说明世界“两大阵营”的冲突有望缓解。然而价值资本观对资本价值观挑战毕竟都是为利施为,只有在王振金心灵图谱的意义中才能找到合理解决。 《附文》:《老子语录》法制产生的目的是辅助道义,重法轻义是重视鞋帽轻视首足!(15) 老子说:凡学习者,能明白天官与人民的官民区分,通晓社会治乱的根本,观念明白意念清楚,见到事物的因果反馈到思想知无而为,他的学习就到位了。社会治理的根本在关爱道义,法制仅是道义的未节;社会发展的根本在人知无而为的生产,知有而为的消费是人的末节。根本与未节是社会的统一体,是道义与法制的两爱之性。先本后未是官道或负责人的行为,先末后本是民道或被负责人的行为。法制产生的目的是辅助道义,重法轻义是重视鞋帽轻视首足。关爱道义的人大家都推崇,不增强根基只追求大家推崇的人是自毁前程,不让大家建树根基而一味追求高尚的人要覆没前程。因此说,不大过栋梁之材不能任房重:任房重大不过栋梁,任国重大不过有道义原则的人。为民作主的人能利民,就象建个城市要有利基础。树木生长都利于根,根深树木才牢固,基础厚实上层建筑才安稳。结论:事业不从企业规律服业规律出发的不可以传授,言论不合传统科技王道的不可以施为社会。道听途说和捡拾的道理,一个专业一个切题的技巧,不是社会通用的道理。 原文:《文子》卷十一上义。“老子曰:凡学者,能明于天人之分,通于治乱之本,澄心清意以存之,见其终始反于虚无,可谓达矣。治之本仁义也,其未法度也;人之所生者本也,其所不生者末也。本未一体也,其两爱之性也。先本后未谓之君子,先末后本谓之小人。法之生也以辅义,重法轻义是贵其冠履而忘其首足也。仁义者广崇也,不益其厚而张其广者毁,不广其基而增其高者覆。故,不大其栋不能任重:任重莫若栋,任国莫若德。人主之有民,犹城之有基。木之有根,根深即本固,基厚即上安。故:事不本于道德者,不可以为经;言不合于先王者,不可以为道。便说掇取,一行一切之术,非天下通道也。”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