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煮酒论史
卧马先生 发表于  2018-04-14 11:10:22 8755字 ( 0/389)

“司母戊大方鼎”与“武丁之陵”付说之墓析 图 文/卧马先生(李敦彦)


“司母戊大方鼎”与“武丁之陵”付说之墓析 图
文/卧马先生(李敦彦)


司母戊鼎鼎耳 大禾人面方鼎虎食人卣 妇好墓双面两虎食人铜钺人像对比图
    三千多年后的今天能够收藏保存住商代青铜器物实属不易,分散各地的大鼎、酒器、武器上,同时雕铸像似同一个人之像更是难得。如果不是集中统一的将这些青铜人像,像查找身份证信息一样放在一起进行鉴别和认真比对,估计没有人能够发现其中的渊源?即使是收藏多年、保存多年、流传使用千年的人,绞尽脑汁估计都想象不出相距千里的青铜器之间会有瓜葛,其中的奥秘只有找对人、找对事儿、找对相符的器物,才能够真正揭开跨越几千年的历史之谜?
傅说拜相 图
    关于付说拜相的故事,《史记.殷本纪》有明确记载:「帝武丁即位,思复兴殷,而未得其佐。三年不言,政事决定于冢宰,以观国风。武丁夜梦得圣人,名曰说。以梦所见视群臣百吏,皆非也。于是乃使百工营求之野,得说于傅险中。是时说为胥靡,筑于傅险。见于武丁,武丁曰是也。得而与之语,果圣人,举以为相,殷国大治」。这件事在《墨子》、《国语》、《吕氏春秋》、《帝王世纪》、《尚书》等书中均有记载,内容也大同小异。
    《史记.殷本纪》中的“于是乃使百工营求之野,得说于傅险中”的记载,与铸刻于司母戊鼎鼎耳上的人像,大禾人面方鼎上的人像,虎食人卣上的人像、妇好墓双面两虎食人铜钺人像吻合,无意间发现的这些疑是商王武丁号令百工图付说之形,四方征寻付说的器物,佐证当年商王武丁拜付说为相下足了功夫,史载不虚确有其事。
    仅凭“司母戊大方鼎”鼎耳上的人像与同类器物的进行鉴别,就说是发现商王武丁所拜相国付说之墓,当然证据单薄只是推论,真正找到付说之墓,需要更多符合考古发掘和历史史实的证据。
    因为付说是商王重臣,因为付说拜相辅助商王武丁中兴的历史影响,关于付说的传说和记载很多,有记载的付说墓地不止一处,已知的付说墓中并没有关于“司母戊大方鼎”出土的墓葬。
    关于“付说墓”,有葬于“武丁陵之侧说”和“葬于故里付说冢”两说。
    葬于“武丁陵之侧说”的“付说墓”,位于今河南省西华县县城东北15公里的田口乡陵西村。据载,当年武丁从商都率群臣前来今西华县捕灭蝗灾并体察民情,因积劳成疾病逝于今西华县,葬于现址。原有庙宇陵园,陵后两侧分置武丁最器重的得力辅助丞相傅说、甘盘陵墓。
    一称"商相傅说墓"即傅说冢葬于故里。传傅说死后,葬于平陆县中条山麓马趵泉下,即今部官乡柴庄沟村。《平陆县志》卷之二《山川》:“马跑泉在县东北三十里傅说冢下。冢倚崇岗,东西两山环拱,回巘列屏”。又卷十一《古迹》云:“商相傅说墓,在县北中条山之南,马跑泉左,两山环拱,回巘若屏”。
    两个付说墓说,已使付说墓地成谜,又增加一说,更让付说墓迷雾重重?
    一人两个墓地甚至很多个墓地,在古代很常见。古人为不让墓葬遭遇盗掘多设疑冢的很普遍。这个问题是可以理解的。另外特殊原因等情况下,为了祭祀和纪念,古人常有立衣冠冢,这也能够说通。
    因为付说墓葬于“武丁陵之侧说”还牵涉到商王武丁墓地在哪儿的问题?需在确定商王武丁墓后,才能找到付说墓?
    从安阳殷墟王陵实地考古发掘实况看,自盘庚迁都安阳后,历十二王,除纣王外,殷墟王陵的十一个王陵,虽然多遭遇盗掘,但亚字形中字型墓道形制,决定十一代商王都葬于殷墟,这是已经得到专家考古发掘后得到考古论定的。
    十一个商王墓地中,是包括了商王武丁墓的。考古发掘证实武丁是葬于殷墟王陵的。发掘考古证明,商王武丁葬于河南省西华县县城东北15公里的田口乡陵西村之说有待进一步科学准确的考古和论证。西华县的商王陵是否是西华人民,为纪念率群臣前来西华县捕灭蝗灾体察民情而病逝的商王纪念陵或衣冠冢陵?
    虽然河南西华县,离安阳殷墟有500里远,但也不可能成为商王病故后一定葬于西华的理由?不管什么情况,商王之墓葬于殷墟王陵区认祖归宗才符合礼制葬制。当然也不完全排除商王墓葬于西华,殷墟的武丁墓为祭祀性纪念陵的可能。
    傅说故里的山西省平陆县境内有关付说的古迹很多,如大臣村、付岩、圣人窟、付说冢,马跑泉、圣人涧、圣人秸、付岩祠、付岩霁雪等至今久传不衰,付说冢,有疑是家乡人民纪念付说为配套其它景点所建的纪念冢的可能。
    不管怎么说,商王武丁葬于殷墟王陵才是最合理的。所以商相“付说墓”葬于“武丁陵之侧说”,有可能是葬于殷墟武丁王陵之侧。
    参看安阳殷墟王陵区的十一座王陵分布图,出土“司母戊大方鼎”的M260墓葬所在位置,正好在M1400中字形墓葬南侧王陵边缘。
    1935年殷墟王陵区M1400号墓出土的人面具图 通高25.4厘米 现藏于台 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
    专家曾认为,殷人喜好美术,言此人面具,是殷王先前在王宫作为艺术品,欣赏的壁挂。殊不知,这有可能是商王武丁为任用贤臣,命令“百工营求之野,方得付说于傅险中”,为圆梦中付说所图之形的付说画像。从付说的青铜像,葬于商王武丁墓中,永远的伴随武丁,可见商王对于丞相付说的喜爱和重视程度。
    由此分析,殷墟王陵区M1400号墓出土的人面具的墓葬,当为商王武丁之陵。出土司母戊大方鼎M260墓葬,就在殷墟王陵区M1400号墓之南侧,当为丞相付说之墓。
    关于推论殷墟王陵东区M1400号墓为商王武丁陵墓,付说挂像之外,一方面是殷墟王陵西区,王陵位置已经排满,按照昭穆之制,可能商王武丁正好排到东区。
    昭穆制度是指宗庙制度之一,庙制规定,天子立七庙,诸侯立五庙,大夫立三庙,士立一庙,庶人无庙,以此区分亲疏贵贱。延伸到民间,祠堂神主牌的摆放次序也就是昭穆制度,如:始祖居中,左昭右穆。父居左为昭,子居右为穆。一世为昭,二世为穆;三世为昭,四世为穆;五世为昭,六世为穆;单数世为昭,双数世为穆;先世为昭,后世为穆;长为昭,幼为穆;嫡为昭,庶为穆。
    从王陵西区未完工的M1567号,疑是纣王墓的位置,如见缝插针一样挤在西区夹缝中,是符合昭穆之制的。
    另外,商朝武丁前之前君王传位一直是按照“兄终及弟”,至于武丁开始“父死子继”父子相传。王陵东区的M1400号位于中心符合商王武丁王陵创制的开端。这样商王武丁与付说之墓地址,即有可信的考古出土文物证据,也更符合相关的历史记载。加上未完工的疑是商纣王墓,殷墟王陵内十二王王陵和南侧付说墓、外侧女将军妇好墓,帝王将相的陵寝都各得其所,基本没有疑问了。
    欢迎继续关注大发现:“司母戊大方鼎”疑错再错 当为“司威鼎”的后续研究。

                           2017年8月24日 于老河口 卧马居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