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煮酒论史
自然向前 发表于  2018-03-13 09:58:52 7556字 ( 1/344)

历史朱德总司令率200人救出卫立煌,这怕是一场最辉煌的战斗了!


全面抗战爆发后,面对日寇的疯狂进攻,蒋介石表示,再没有妥协的机会,如果放弃尺寸土地与主权,他便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战端一开,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只有牺牲到底,抗战到底,才能博得最后的胜利。

1937年8月中旬,中 共代表恩来、朱老总、剑英同蒋介石等就发表宣言和改编红军问题,在南京举行第五次谈判,蒋介石同意将在陕北的中央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

不久后,1937年9月,蒋介石又签发给朱老总委任状,按战斗序列把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改称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任朱老总为第十八集团军总司令。当时,第18集团军属第二战区序列,而卫立煌在1938年2月,被任命为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兼前敌总指挥。

1938年的农历正月初一,卫立煌以二战区副司令长官的身份,带着两个军长从临汾的战区总部专程到八路军的总部给朱总司令拜年。

朱总司令致欢迎词后,称赞卫立煌抗战最坚决,又鼓励说:“今天欢迎卫总司令和两位军长,希望中央军、晋绥军和八路军坚决合作,抗战到底,把敌人消灭!”卫立煌听后很受启发,他也发表了长篇讲话,既有对过去打内战的自责,也有对抗战时局及国家前途的关切和希望。

1938年2月,日军集结了10万兵力,由太原南下,想一举侵占山西的南部,将中国军队逐过黄河以南以西,然后建立一个华北伪政权。

为此, 阎锡山、卫立煌急忙邀朱总司令到临汾附近的土门镇开会,讨论如何打好韩信岭战役,以及如何共同抵御日军的进攻问题。期间,朱总司令多次和卫立煌长谈,卫立煌接受了朱老总的很多意见,思想意识转变很大。

1938年2月20日,朱总司令和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率总部离开洪洞县,向晋东南转移。途中,突然与大批日军遭遇,日军此次突然出击是想突袭第二战区的前敌总指挥部。

此时,朱总司令身边只有两个连约200余人,不及日寇兵力的十分之一。但考虑到第二战区前敌总指挥部和大批群众的安全,朱总司令断然下令进行坚决阻击。八路军战士在朱老总和副参谋长左权的英明指挥下,阻击日寇一个旅团达三天之久,为第二战区总指挥部和大批群众的安全转移赢得了极其宝贵的时间。战后,卫立煌对朱老总和八路军的这种奋勇杀敌、舍己救人、敢打敢拼的精神很是佩服,称赞不已。

1938年2月末,日寇出动精锐兵力攻击韩信岭,卫立煌指挥部队与敌人展开了血战。突然,日寇一路精锐从左侧向其总部包抄上来,卫立煌急忙下令部队边打边撤,从韩信岭撤退,向中条山转移。

向中条山转移时,卫立煌的行踪被汉奸告密,导致他迭遭险情,几遇不测。卫立煌率一旅人马渡汾河,走到河边时,发现桥梁已经被日寇全部炸毁,而回路也被日寇堵住了。日寇大批追兵上来后,卫立煌和他的指挥部在石楼、白儿岭一带被数千日寇包围了,随时有被围歼的危险。卫立煌见此状况,急得直冒汗,暗道:我命休矣。准备杀身成仁。

朱总司令知悉情况后,马上派部队在卫立煌东进的道路上等候接应,并命令部队要不惜一切地保证卫立煌的安全。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得知卫立煌处境危险,立即命令附近的343旅一部前去救援。八路军将士经过奋战,在石楼一带,遇上了被日军刚刚冲散情势岌岌可危的卫立煌。

八路军在护送卫立煌安全撤离后,又派一连人马在白儿岭一带继续阻击日军,与数千敌寇展开了血战。日寇还调来飞机大炮对白儿岭进行了猛烈轰炸,八路军战士则坚决奋战,寸步不退让。

已经脱离险境,获救后的卫立煌用望远镜观察到这个场面后,见到朱总司令后,他很是感激,急问:“你们是用多少人打退了日寇,救的我?”朱德总司令说:“两百,两百人。”

卫立煌听后大惊,又问此战的指挥员:“前面继续和日寇奋战的又是几个团啊?”指挥员答:“只有一个连。”卫立煌听后十分激动,感触很深,他又很惋惜地说:“那个连完了……”

不久后,阻击日寇的这个连不仅回来了,还牵着好几匹缴获的驮着大米、罐头、武器的马匹,自己伤亡约20余人。卫立煌见状,很是惊奇,他钦佩地说:“你们八路军真能打!”

xww1111 发表于  2018-03-13 12:14:34 24字 ( 0/129)

当年的八路军打日本鬼子比国民党军队英勇顽强多了!


全面抗战爆发后,面对日寇的疯狂进攻,蒋介石表示,再没有妥协的机会,如果放弃尺寸土地与主权,他便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战端一开,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只有牺牲到底,抗战到底,才能博得最后的胜利。

1937年8月中旬,中 共代表恩来、朱老总、剑英同蒋介石等就发表宣言和改编红军问题,在南京举行第五次谈判,蒋介石同意将在陕北的中央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

不久后,1937年9月,蒋介石又签发给朱老总委任状,按战斗序列把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改称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任朱老总为第十八集团军总司令。当时,第18集团军属第二战区序列,而卫立煌在1938年2月,被任命为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兼前敌总指挥。

1938年的农历正月初一,卫立煌以二战区副司令长官的身份,带着两个军长从临汾的战区总部专程到八路军的总部给朱总司令拜年。

朱总司令致欢迎词后,称赞卫立煌抗战最坚决,又鼓励说:“今天欢迎卫总司令和两位军长,希望中央军、晋绥军和八路军坚决合作,抗战到底,把敌人消灭!”卫立煌听后很受启发,他也发表了长篇讲话,既有对过去打内战的自责,也有对抗战时局及国家前途的关切和希望。

1938年2月,日军集结了10万兵力,由太原南下,想一举侵占山西的南部,将中国军队逐过黄河以南以西,然后建立一个华北伪政权。

为此, 阎锡山、卫立煌急忙邀朱总司令到临汾附近的土门镇开会,讨论如何打好韩信岭战役,以及如何共同抵御日军的进攻问题。期间,朱总司令多次和卫立煌长谈,卫立煌接受了朱老总的很多意见,思想意识转变很大。

1938年2月20日,朱总司令和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率总部离开洪洞县,向晋东南转移。途中,突然与大批日军遭遇,日军此次突然出击是想突袭第二战区的前敌总指挥部。

此时,朱总司令身边只有两个连约200余人,不及日寇兵力的十分之一。但考虑到第二战区前敌总指挥部和大批群众的安全,朱总司令断然下令进行坚决阻击。八路军战士在朱老总和副参谋长左权的英明指挥下,阻击日寇一个旅团达三天之久,为第二战区总指挥部和大批群众的安全转移赢得了极其宝贵的时间。战后,卫立煌对朱老总和八路军的这种奋勇杀敌、舍己救人、敢打敢拼的精神很是佩服,称赞不已。

1938年2月末,日寇出动精锐兵力攻击韩信岭,卫立煌指挥部队与敌人展开了血战。突然,日寇一路精锐从左侧向其总部包抄上来,卫立煌急忙下令部队边打边撤,从韩信岭撤退,向中条山转移。

向中条山转移时,卫立煌的行踪被汉奸告密,导致他迭遭险情,几遇不测。卫立煌率一旅人马渡汾河,走到河边时,发现桥梁已经被日寇全部炸毁,而回路也被日寇堵住了。日寇大批追兵上来后,卫立煌和他的指挥部在石楼、白儿岭一带被数千日寇包围了,随时有被围歼的危险。卫立煌见此状况,急得直冒汗,暗道:我命休矣。准备杀身成仁。

朱总司令知悉情况后,马上派部队在卫立煌东进的道路上等候接应,并命令部队要不惜一切地保证卫立煌的安全。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得知卫立煌处境危险,立即命令附近的343旅一部前去救援。八路军将士经过奋战,在石楼一带,遇上了被日军刚刚冲散情势岌岌可危的卫立煌。

八路军在护送卫立煌安全撤离后,又派一连人马在白儿岭一带继续阻击日军,与数千敌寇展开了血战。日寇还调来飞机大炮对白儿岭进行了猛烈轰炸,八路军战士则坚决奋战,寸步不退让。

已经脱离险境,获救后的卫立煌用望远镜观察到这个场面后,见到朱总司令后,他很是感激,急问:“你们是用多少人打退了日寇,救的我?”朱德总司令说:“两百,两百人。”

卫立煌听后大惊,又问此战的指挥员:“前面继续和日寇奋战的又是几个团啊?”指挥员答:“只有一个连。”卫立煌听后十分激动,感触很深,他又很惋惜地说:“那个连完了……”

不久后,阻击日寇的这个连不仅回来了,还牵着好几匹缴获的驮着大米、罐头、武器的马匹,自己伤亡约20余人。卫立煌见状,很是惊奇,他钦佩地说:“你们八路军真能打!”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