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煮酒论史
卧马先生 发表于  2018-03-12 19:03:25 14034字 ( 1/2794)

2018《利簋》铭文释读研究取得突破性重大进展 图


2018《利簋》铭文释读研究取得突破性重大进展 图
卧马先生(李敦彦)
    2018年元旦在《中央电视台》央视纪录频道首播的“如果国宝会说话”,播出第一季前25集体三月来,引起学术各界的高度关注。近日收看第十三集“利簋:刻下商周的界碑”,才第一次看到这件有国之重器之称的商代青铜器。
    “如果国宝会说话”栏目的名字很有意思,什么“如果国宝会说话”?其实任何国宝都蕴藏着丰富的历史信息外都会说话,特别是带文字的国宝,更是一面真实记录历史的镜子,透过文字向人们讲述发生在几千年前的历史故事,为考古学家和历代史学大家珍视。
    “利簋”之所以珍贵,是因为底部的三十余字铭文,揭晓了武王征商的时间,也就是破了几千年来的悬案——决定商周更迭时间的牧野之战发生的具体时间。在收看视频及相关研究资料时发现,关于“利簋”的解读有不少带括号的不确定文字注解后,感觉“利簋”研究存在很多的问题。
    《利簋》自1976年在陕西临潼县零口镇出土距今已42年,四十多年来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的《利簋》一直被各界史学研究大家重视,唐兰、于省吾、张政琅、徐中舒等都作过考释,但该器铭文中“岁鼎”一辞,各家分歧较大。有将“岁鼎”与卜辞“岁卜”相联系,认为“岁鼎”是“指贞问一岁之大事而言”;有认为应解释作“岁祭时进行贞问”;也有一些学者主张“岁鼎”与卜辞“岁卜”毫无关联,“岁”指的是岁星即木星;此外还有学者认为应该将“岁鼎”解释为“越鼎”,意思为“夺得了鼎”的人。
    张政琅释“岁”为岁星(木星),释鼎为“丁”,转训作当,意为岁星当前”。
    徐中舒认为鼎当读为则。根据为郭忠恕在《佩觽》说的“古文以贞为鼎,籒文以鼎为则”。徐中舒先生和张政琅先生一样认为“岁”是岁星。唐兰先生则认为这两个字应当是“越鼎”,即指夺取了鼎。
    锤凤年同样人这两个字不是岁鼎,他认为这两个字应当是戍晃,即驻征商之师于此。戚桂宴认为“岁鼎”是岁星当空,表示吉兆,“岁”即岁星,“鼎”训为当。
    于省吾、赵诚、黄盛璋、王宇信等认为这两字应为“岁贞”,即岁祭时进行贞问。赵诚认为“岁为一岁之大事”也说得通等等。
    青铜器铭文及简帛中记载的文字都是历史的直接证据,一字之差的释读,往往有可能造成贻误千年的历史遗憾?所以文字类文物的研究来不得半点马虎。为此反复收看视频外并从铭文文字开始,对“利簋”铭文的每一个字和各家释读一一进行了一番系统认真的研究,力求真实还原“利簋”记载的历史史实。
    综合研究各家所释铭文和解读释意后,发现所释《利簋》铭文,除有“军、间、壇”等文字释读与青铜铭文文字不符外存在断句错误问题?发现因文字释译错误及断句不当,是造成《利簋》释读晦涩难懂之外,有违天干纪年、历史事件不祥、事件过程紊乱难解等与铭文记载不符等严重问题的错误根源。重新译文和释意后,使得“利簋”所记载的历史事件时间事件更加清晰明朗准确,与相关历史记载相符,取得“利簋”出土四十多年来研究的重大新突破。
    2018年3月卧马先生版《利簋》释文:珷征商,惟甲子,朝岁鼎,克。闻夙又,商辛未。王在军间师,易又吏利金,用作壇公宝尊彝。
    卧马先生版《利簋》释文释意:周武王征伐商纣王。在公元前1056年的甲子年正月初一的朝岁祭鼎之夜,一夜之间灭商。宫中的商纣王帝辛,听闻夙夜拂晓时分灭商大军震天的喊杀声后落荒而逃,绝望中商辛引火自焚而亡。一举灭商的周武王在军师大军中举行隆重庆祝灭商胜利,赐令文史官吏记下灭商胜利的辉煌,并下令用灭商所获得的青铜等战利品,铸造公族祭坛之用宝尊彝等公室祭器,永远铭记灭商的千古盛举。
    当然关于“利簋”的最新研究只是个人管见,正确与否有待各界学者和史学考古专家进一步论定。
    关于“利簋”铭文的最新译文,三十三字的“珷征商,惟甲子,朝岁鼎,克。闻夙又,商辛未。王在军间师,易又吏利金,用作壇公宝尊彝”,均有与甲骨文、金文、篆书的汉字演变相符的文字依据。
    “利簋”第三行第三字被释为“阑”的字,与“阑”金文篆书至今演变不符外,铭文中“阑”字在铭文中所占的比例完全超出一个字的比例,从字体大小上当释成两个字为妥。研究认为当释读符合汉字演变笔画的“军间”二字。
阑字古今演变对比图
    籀文“军”字,由车和周期示意图构成。意思是兵车围成的圈形。这是古代军队宿营时的通常作法,由此产生军队的含义。引申表示有组织的集体,以后的字形是变体。
    “利簋”第三行第三字,从字形笔画结构看,上部外围宀 mián 深屋。覆盖。的“宝盖”或“宝盖头”,下部似柬似繁体車字笔画,综合分析,与“利簋”出土地“军”籀文相符的笔画结构,疑为春秋之前的秦地籀文“军”字。籀zhòu〔籀文〕古代的一种字体。中国春秋战国时流行于秦国,今存石鼓文是其代表。
    “间”与“閒”同源,后分化。閒,金文(门,代表家居、“夕”或“月”,代表光阴转暗,由昼入夜),表示家居的夜晚时光。造字本义:由白天的外出奔波,转入夜晚的家居休闲,含义与“闲”字近同。籀文将金文的“夕”写成“外”,强调“閒”是由“野外”奔波转入“屋内”安歇。没有电力的古代,夜晚没有足够的照明可以提供正常的劳动环境,于是“入夜”加“家居”,便构成无所事事的“安闲”。篆文、隶书承续金文字形。由于“閒”与“闲”混用,因此当“閒”由“休闲”含义引申出其他名词与动词含义后,晚期隶书用“日”代替“月”另造“间”,以使“閒”(间)明确区别于“闲”。
军间的笔画与“利簋”相符外,也符合铭文内容的周武王灭商胜利后,在军中进行庆祝仪式的真实背景和实况。
    关于“利簋”第四行第四字,多被释为“檀公”的檀字,在“国学大师”檀字字形字源演变中,有与“利簋”铭文80%相符的檀字金文字例 ,但左部明确的木旁与十字旁不符,更符合“壇”字。
    壇:古代举行祭祀、誓师等大典用的土和石筑的高台:天坛。地坛。登坛拜将。 用土堆成的平台:花坛。参看对比檀字土部结构。
    西周时期虽然有“檀公”之人,分析周武王征商灭商后的青铜战利品,不可能只赏赐给“檀公”一人一家之用。综合考虑,在“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的开国之初,周武王灭商后的战利品,首先当考虑的是公族公祭祭壇类“国家大祭”和“公族祭祀”之用。所以“壇公”更符合灭商后的实际需要。
    最后需要解释的是“利簋”第一行的“惟甲子”和“朝岁鼎”。近代多家都把铭文释读为“惟甲子朝,岁鼎”了,把“甲子朝”解读为甲子日早晨了。这样解读完全不符合,古代天干纪年和现代年月日纪年顺序。
    综合研读商周春秋战国时期专用干支纪年的干支年份外,有观潮、朔日、朔望、既生霸、既死霸、既望、朔月、月朔等纪月纪日的专用术语。在古籍文献中,对一个月中某些特殊的日子还有特定的名称。如每月第一日叫“朔”,二日为“既朔”、“死魄”或“旁死魄”,三日为“哉生明”或“月出”,八日为“恒”或“上弦”,十四日“即望”,十五日“望”,十六日“既望”或“生魄”、“哉生魄”,十七日“既生魄”,廿二、廿三日“下弦”,最后一天为“晦”或“即朔”。
    此外,一年中还有一些特定的岁时节日,如夏历一年的第一天,即正月初一为“元旦”、“元辰”、“端日”。正月初七为“人日”。正月十五为“上元节”,故又称“上元日”,这天晚上叫“元宵”,也叫“元夜”。清明节前一日为“寒食”。五月初五为“端五”、“端午”、“端阳”。七月初七晚叫“七夕”。七月十五为“中元日”。八月十五为“中秋日”。九月初九为“重阳日”、“重九日”。十月十五为“下元日”。十二月初八为“腊日”。一年最后一天叫“岁除”,晚上叫“除夕”。阴历正月初一日为“朝岁”或“岁朝”外,自大禹铸九鼎之后,夏商以来朝中国王,还有特定一周的“祭鼎”之期。
    国王“祭鼎”的作用祭祀可增加本国国民的各项属性。国王要祭祀八个鼎,(王鼎是开启烽火使用的)。天,天石或天君石(乾鼎)增加最大攻击;地,地石或地君石(坤鼎)增加最小攻击;风,风石或风君石(震鼎)增加移动速度;水,水石或水君石(坎鼎)增加防御;山,山石或山君石(艮鼎)增加生命;泽,泽石或泽君石(兑鼎)增加体力;火,火石或火君石(离鼎)增加命中;雷,雷石或雷君石(巽鼎)增加攻击速度;每次祭祀的时效是一个星期。
    认识了解了“朝岁”之期的正月初一和“祭鼎”之期,再来解读“惟甲子”和“朝岁鼎”,即通俗易懂符合常理也都很好理解了。
    另外关于“闻夙又,商辛未”句。从“利簋”铭文所记载的历史事件,是发生在周武王灭商的同一年相差不远的时间范围的事。如果按照干支纪年推算的话,“辛未年”排在“甲子年”的第八年,所以,把“利簋”中的“商辛未”理解为“辛未”年不符合铭文记载内容。
    因为“闻夙又,商辛未”句中“辛未”前面是商字,结合“商纣王”字“帝辛”,铭文中的“商辛”是商纣王,顺理成章。
    把“商辛”解读为“商纣王”,很符合“牧野之战”中“周武王率领诸侯联军击败商军,帝辛见大势已去,深知自己作恶多端难逃一死,便躲进鹿台(今河南鹤壁市),将多年来搜刮的美玉宝器堆在身边,命人放火焚烧鹿台自焚而死,商朝灭亡”的历史事实。
    结合周文王崩于公元前1056年为“甲子年”的年份,国不可一日无君,所以周文王崩周武王立于“甲子年”。综合“利簋”铭文清楚记载的“珷征商,惟甲子,朝岁鼎,克”,研究认为,周武王征商灭商的“牧野之战”,当是甲子年正月初一祭鼎之期的公元前1056年。
                                     2018年3月12日  于湖北省襄阳老河口 卧马居



平阿痴叟 发表于  2018-03-14 18:26:29 3字 ( 0/104)

学习!


2018《利簋》铭文释读研究取得突破性重大进展 图
卧马先生(李敦彦)
    2018年元旦在《中央电视台》央视纪录频道首播的“如果国宝会说话”,播出第一季前25集体三月来,引起学术各界的高度关注。近日收看第十三集“利簋:刻下商周的界碑”,才第一次看到这件有国之重器之称的商代青铜器。
    “如果国宝会说话”栏目的名字很有意思,什么“如果国宝会说话”?其实任何国宝都蕴藏着丰富的历史信息外都会说话,特别是带文字的国宝,更是一面真实记录历史的镜子,透过文字向人们讲述发生在几千年前的历史故事,为考古学家和历代史学大家珍视。
    “利簋”之所以珍贵,是因为底部的三十余字铭文,揭晓了武王征商的时间,也就是破了几千年来的悬案——决定商周更迭时间的牧野之战发生的具体时间。在收看视频及相关研究资料时发现,关于“利簋”的解读有不少带括号的不确定文字注解后,感觉“利簋”研究存在很多的问题。
    《利簋》自1976年在陕西临潼县零口镇出土距今已42年,四十多年来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的《利簋》一直被各界史学研究大家重视,唐兰、于省吾、张政琅、徐中舒等都作过考释,但该器铭文中“岁鼎”一辞,各家分歧较大。有将“岁鼎”与卜辞“岁卜”相联系,认为“岁鼎”是“指贞问一岁之大事而言”;有认为应解释作“岁祭时进行贞问”;也有一些学者主张“岁鼎”与卜辞“岁卜”毫无关联,“岁”指的是岁星即木星;此外还有学者认为应该将“岁鼎”解释为“越鼎”,意思为“夺得了鼎”的人。
    张政琅释“岁”为岁星(木星),释鼎为“丁”,转训作当,意为岁星当前”。
    徐中舒认为鼎当读为则。根据为郭忠恕在《佩觽》说的“古文以贞为鼎,籒文以鼎为则”。徐中舒先生和张政琅先生一样认为“岁”是岁星。唐兰先生则认为这两个字应当是“越鼎”,即指夺取了鼎。
    锤凤年同样人这两个字不是岁鼎,他认为这两个字应当是戍晃,即驻征商之师于此。戚桂宴认为“岁鼎”是岁星当空,表示吉兆,“岁”即岁星,“鼎”训为当。
    于省吾、赵诚、黄盛璋、王宇信等认为这两字应为“岁贞”,即岁祭时进行贞问。赵诚认为“岁为一岁之大事”也说得通等等。
    青铜器铭文及简帛中记载的文字都是历史的直接证据,一字之差的释读,往往有可能造成贻误千年的历史遗憾?所以文字类文物的研究来不得半点马虎。为此反复收看视频外并从铭文文字开始,对“利簋”铭文的每一个字和各家释读一一进行了一番系统认真的研究,力求真实还原“利簋”记载的历史史实。
    综合研究各家所释铭文和解读释意后,发现所释《利簋》铭文,除有“军、间、壇”等文字释读与青铜铭文文字不符外存在断句错误问题?发现因文字释译错误及断句不当,是造成《利簋》释读晦涩难懂之外,有违天干纪年、历史事件不祥、事件过程紊乱难解等与铭文记载不符等严重问题的错误根源。重新译文和释意后,使得“利簋”所记载的历史事件时间事件更加清晰明朗准确,与相关历史记载相符,取得“利簋”出土四十多年来研究的重大新突破。
    2018年3月卧马先生版《利簋》释文:珷征商,惟甲子,朝岁鼎,克。闻夙又,商辛未。王在军间师,易又吏利金,用作壇公宝尊彝。
    卧马先生版《利簋》释文释意:周武王征伐商纣王。在公元前1056年的甲子年正月初一的朝岁祭鼎之夜,一夜之间灭商。宫中的商纣王帝辛,听闻夙夜拂晓时分灭商大军震天的喊杀声后落荒而逃,绝望中商辛引火自焚而亡。一举灭商的周武王在军师大军中举行隆重庆祝灭商胜利,赐令文史官吏记下灭商胜利的辉煌,并下令用灭商所获得的青铜等战利品,铸造公族祭坛之用宝尊彝等公室祭器,永远铭记灭商的千古盛举。
    当然关于“利簋”的最新研究只是个人管见,正确与否有待各界学者和史学考古专家进一步论定。
    关于“利簋”铭文的最新译文,三十三字的“珷征商,惟甲子,朝岁鼎,克。闻夙又,商辛未。王在军间师,易又吏利金,用作壇公宝尊彝”,均有与甲骨文、金文、篆书的汉字演变相符的文字依据。
    “利簋”第三行第三字被释为“阑”的字,与“阑”金文篆书至今演变不符外,铭文中“阑”字在铭文中所占的比例完全超出一个字的比例,从字体大小上当释成两个字为妥。研究认为当释读符合汉字演变笔画的“军间”二字。
阑字古今演变对比图
    籀文“军”字,由车和周期示意图构成。意思是兵车围成的圈形。这是古代军队宿营时的通常作法,由此产生军队的含义。引申表示有组织的集体,以后的字形是变体。
    “利簋”第三行第三字,从字形笔画结构看,上部外围宀 mián 深屋。覆盖。的“宝盖”或“宝盖头”,下部似柬似繁体車字笔画,综合分析,与“利簋”出土地“军”籀文相符的笔画结构,疑为春秋之前的秦地籀文“军”字。籀zhòu〔籀文〕古代的一种字体。中国春秋战国时流行于秦国,今存石鼓文是其代表。
    “间”与“閒”同源,后分化。閒,金文(门,代表家居、“夕”或“月”,代表光阴转暗,由昼入夜),表示家居的夜晚时光。造字本义:由白天的外出奔波,转入夜晚的家居休闲,含义与“闲”字近同。籀文将金文的“夕”写成“外”,强调“閒”是由“野外”奔波转入“屋内”安歇。没有电力的古代,夜晚没有足够的照明可以提供正常的劳动环境,于是“入夜”加“家居”,便构成无所事事的“安闲”。篆文、隶书承续金文字形。由于“閒”与“闲”混用,因此当“閒”由“休闲”含义引申出其他名词与动词含义后,晚期隶书用“日”代替“月”另造“间”,以使“閒”(间)明确区别于“闲”。
军间的笔画与“利簋”相符外,也符合铭文内容的周武王灭商胜利后,在军中进行庆祝仪式的真实背景和实况。
    关于“利簋”第四行第四字,多被释为“檀公”的檀字,在“国学大师”檀字字形字源演变中,有与“利簋”铭文80%相符的檀字金文字例 ,但左部明确的木旁与十字旁不符,更符合“壇”字。
    壇:古代举行祭祀、誓师等大典用的土和石筑的高台:天坛。地坛。登坛拜将。 用土堆成的平台:花坛。参看对比檀字土部结构。
    西周时期虽然有“檀公”之人,分析周武王征商灭商后的青铜战利品,不可能只赏赐给“檀公”一人一家之用。综合考虑,在“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的开国之初,周武王灭商后的战利品,首先当考虑的是公族公祭祭壇类“国家大祭”和“公族祭祀”之用。所以“壇公”更符合灭商后的实际需要。
    最后需要解释的是“利簋”第一行的“惟甲子”和“朝岁鼎”。近代多家都把铭文释读为“惟甲子朝,岁鼎”了,把“甲子朝”解读为甲子日早晨了。这样解读完全不符合,古代天干纪年和现代年月日纪年顺序。
    综合研读商周春秋战国时期专用干支纪年的干支年份外,有观潮、朔日、朔望、既生霸、既死霸、既望、朔月、月朔等纪月纪日的专用术语。在古籍文献中,对一个月中某些特殊的日子还有特定的名称。如每月第一日叫“朔”,二日为“既朔”、“死魄”或“旁死魄”,三日为“哉生明”或“月出”,八日为“恒”或“上弦”,十四日“即望”,十五日“望”,十六日“既望”或“生魄”、“哉生魄”,十七日“既生魄”,廿二、廿三日“下弦”,最后一天为“晦”或“即朔”。
    此外,一年中还有一些特定的岁时节日,如夏历一年的第一天,即正月初一为“元旦”、“元辰”、“端日”。正月初七为“人日”。正月十五为“上元节”,故又称“上元日”,这天晚上叫“元宵”,也叫“元夜”。清明节前一日为“寒食”。五月初五为“端五”、“端午”、“端阳”。七月初七晚叫“七夕”。七月十五为“中元日”。八月十五为“中秋日”。九月初九为“重阳日”、“重九日”。十月十五为“下元日”。十二月初八为“腊日”。一年最后一天叫“岁除”,晚上叫“除夕”。阴历正月初一日为“朝岁”或“岁朝”外,自大禹铸九鼎之后,夏商以来朝中国王,还有特定一周的“祭鼎”之期。
    国王“祭鼎”的作用祭祀可增加本国国民的各项属性。国王要祭祀八个鼎,(王鼎是开启烽火使用的)。天,天石或天君石(乾鼎)增加最大攻击;地,地石或地君石(坤鼎)增加最小攻击;风,风石或风君石(震鼎)增加移动速度;水,水石或水君石(坎鼎)增加防御;山,山石或山君石(艮鼎)增加生命;泽,泽石或泽君石(兑鼎)增加体力;火,火石或火君石(离鼎)增加命中;雷,雷石或雷君石(巽鼎)增加攻击速度;每次祭祀的时效是一个星期。
    认识了解了“朝岁”之期的正月初一和“祭鼎”之期,再来解读“惟甲子”和“朝岁鼎”,即通俗易懂符合常理也都很好理解了。
    另外关于“闻夙又,商辛未”句。从“利簋”铭文所记载的历史事件,是发生在周武王灭商的同一年相差不远的时间范围的事。如果按照干支纪年推算的话,“辛未年”排在“甲子年”的第八年,所以,把“利簋”中的“商辛未”理解为“辛未”年不符合铭文记载内容。
    因为“闻夙又,商辛未”句中“辛未”前面是商字,结合“商纣王”字“帝辛”,铭文中的“商辛”是商纣王,顺理成章。
    把“商辛”解读为“商纣王”,很符合“牧野之战”中“周武王率领诸侯联军击败商军,帝辛见大势已去,深知自己作恶多端难逃一死,便躲进鹿台(今河南鹤壁市),将多年来搜刮的美玉宝器堆在身边,命人放火焚烧鹿台自焚而死,商朝灭亡”的历史事实。
    结合周文王崩于公元前1056年为“甲子年”的年份,国不可一日无君,所以周文王崩周武王立于“甲子年”。综合“利簋”铭文清楚记载的“珷征商,惟甲子,朝岁鼎,克”,研究认为,周武王征商灭商的“牧野之战”,当是甲子年正月初一祭鼎之期的公元前1056年。
                                     2018年3月12日  于湖北省襄阳老河口 卧马居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