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煮酒论史
春之蛙 发表于  2018-01-12 17:41:18 3911字 ( 0/221)

三国时期,此人所向披靡堪称军中猛虎 ,最后却惨死!

一代豪杰孙坚,在关东联军讨董的战役中表现突出,然而却在与刚立足荆襄不久的刘表的交战中中伏身亡,以此饮恨落幕。为何屡次战胜悍勇西凉军阀董卓的孙坚会败在势力远不及董卓的刘表手上?笔者本次将就这个问题进行讨论。

一、孙坚进攻刘表的原因总结

孙坚中伏身亡的前提是孙坚主动进攻刘表,孙坚为何要主动进攻刘表,这一点在小说演绎和历史记载中的侧重略有不同。在《三国演义》中,由于孙坚私藏了传国玉玺又冲撞了关东联军盟主袁绍,因此袁绍秘密联络刘表让其阻拦孙坚,孙坚和刘表在荆襄混战了一场,故而结下梁子,《三国演义》第七回开篇就提及“自此孙坚与刘表结怨”。尔后,袁术和袁绍交恶,袁术又想利用孙坚的力量来牵制袁绍,于是鼓动孙坚进攻刘表。按照这样的逻辑,即孙坚和刘表有旧隙,后经袁术煽风点火,孙坚才又进攻刘表。从小说的角度看,孙坚进攻刘表除了袁术的鼓动,更多的是因为和刘表结怨,以至于孙坚接到袁术的书信时十分恼怒,并骂道“叵耐刘表!昔日断吾归路,今不乘时报恨,更待何年!”同时明白指出“吾自欲报仇,岂望袁术之助乎?”。最终,孙坚不顾众人反对决意要进攻荆襄。由此可见,小说侧重于孙坚和刘表的旧隙而执意要教训刘表。

而正史中,对孙坚进攻刘表的记载仅有寥寥数语,即“初平三年,术使坚征荆州,击刘表。”这里并无孙坚之前和刘表结怨的记载,而是直接点明了是袁术让孙坚去进攻刘表的。因此,再结合之前的文章中笔者对孙坚是否私藏玉玺的分析可以看出,孙坚和刘表之前并没有结怨,孙坚进攻刘表其主要是因为袁术的指示。

二、孙坚进攻刘表的根本原因

但是,无论是孙坚和刘表有旧隙,还是袁术鼓动孙坚,实际上都是表面原因。在笔者看来,孙坚并非没有自己的想法,孙坚的想法就是想借征伐刘表的机会立足荆襄。孙坚有这样的想法并不奇怪,因为孙坚在荆襄南部曾经有所经历。据正史的记载,孙坚早年曾经在荆襄南部平定过盗贼叛乱(时长沙贼区星自称将军,众万余人,攻围城邑,乃以坚为长沙太守。到郡亲率将士,施设方略,旬月之间,克破星等。周朝、郭石亦帅徒众起於零、桂,与星相应。遂越境寻讨,三郡肃然。汉朝录前后功,封坚乌程侯。(《三国志 孙破虏讨逆传》)),因此,在荆襄南部孙坚有一定的威望和影响力,而笔者推测,孙氏老臣黄盖(笔者按:黄盖本传记载黄盖是零陵人,与程普、韩当北方籍贯不同,故极有可能在孙坚讨伐零陵、桂阳的盗贼时加入孙坚麾下)就是此时加入孙坚麾下的。因此,孙坚此时想要在荆襄立足是有基础的。然而孙坚不仅没有成功,反而还在战斗中搭上了自己的性命,这让人有些大跌眼镜。

在笔者看来,就军事实力而言,孙坚并不输于刘表甚至说强过刘表,但是孙坚在此役中的战略方向和此时荆襄士族的人心向背都决定了孙坚不会取胜。第一是战略方向,孙坚进攻刘表采取的是直扑荆襄的中心襄阳的方案,而没有发挥孙坚自身在荆襄的优势,假设孙坚先安抚荆襄南部的各州郡,采取分割荆襄的方式和刘表拉锯,那么荆襄南部很有可能会成为孙坚的势力范围,同时也能够时刻对刘表在荆襄的统治构成威胁,然而孙坚并没有这样做。第二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孙坚此时得不到荆襄士族的支持。事实上,刘表和孙坚都想立足荆襄,与孙坚相比,刘表有以下几个方面正投荆襄士族所好,一是刘表是汉室宗亲,在当时注重声名的条件下,刘表的身份能够得到荆襄士族的认可,以此也奠定了二者的合作基础。二是刘表单骑入荆襄,没有自己的军队势力,需要依靠荆襄大族合作,以此将自己和荆襄大族捆绑在一起,这一点正是荆襄士族最为看重的。而孙坚出身小吏家庭,没有深厚的背景,更重要的是孙坚南征北讨,拥有一支自己的部队,这样一来,如果孙坚统领荆襄,那么荆襄士族的利益就不一定能够得到保障,因此,荆襄士族在刘表和孙坚的对决中就会鼎立支持刘表,假设孙坚击败刘表,那么在笔者看来孙坚最终也很难在荆襄长久立足,因此,在客场作战的情况下,孙坚的最终落败就不言而喻了。

三、克制孙坚的荆襄大族——蒯氏

上述所分析的孙坚和刘表的争斗中,孙坚必定落败,但是孙坚阵亡实在是意外之事。由此也能够侧面反应出,荆襄士族并非只是高谈阔论的书生,其中不乏能临阵对敌的高人。从历史记载上看,孙坚中伏身亡的情况有多个记载,《三国志 孙破虏讨逆传》记载:“表遣黄祖逆於樊、邓之间。坚击破之,追渡汉水,遂围襄阳,单马行岘山,为祖军士所射杀。”《典略》记载:“坚悉其众攻表,表闭门,夜遣将黄祖潜出发兵。祖将兵欲还,坚逆与战。祖败走,窜岘山中。坚乘胜夜追祖,祖部兵从竹木间暗射坚,杀之。”《英雄记》记载:“刘表将吕公将兵缘山向坚,坚轻骑寻山讨公。公兵下石。中坚头,应时脑出物故。”从记载中看,虽然黄祖、吕公直接统兵,但他们都是执行者而非决策者;刘表表面是发号施令者,而笔者却认为刘表的背后一定还有谋主。《三国演义》中,将操控这场战斗的谋主定为荆襄士族中的蒯良,在设计谋取孙坚的过程中采用了《英雄记》的相关记载(蒯良曰:“汝既敢去,可听吾计:与汝军马五百,多带能射者冲出阵去,即奔岘山。他必引军来赶,汝分一百人上山,寻石子准备;一百人执弓弩伏于林中。但有追兵到时,不可径走;可盘旋曲折,引到埋伏之处,矢石俱发。若能取胜,放起连珠号炮,城中便出接应。如无追兵,不可放炮,趱程而去。今夜月不甚明,黄昏便可出城。”)。

虽然小说有杜撰的成分,但笔者看来其并非毫无依据,事实上蒯氏一族在协助刘表平定荆襄的过程中出力最多,史载,刘表初入荆襄,人心未稳,在此基础上,荆襄大族——蒯氏宗族的蒯良、蒯越兄弟分别向刘表提出建议,此处蒯越的建议即使用计谋诱杀为祸荆襄的宗贼首领(“宗贼帅多贪暴,为下所患。越有所素养者,使示之以利,必以众来。君诛其无道,抚而用之。一州之人,有乐存之心,闻君盛德,必襁负而至矣。兵集众附,南据江陵,北守襄阳,荆州八郡可传檄而定。”《三国志 刘表传》注引司马彪战略)。因此,蒯氏兄弟也极有可能参与到谋划同孙坚作战之中。从现有的少量历史记载中可以看到,蒯氏兄弟在荆襄的影响力极大同时也拥有话语权,更难得的是蒯氏一族并非纨绔子弟,而都深有谋略,最典型的即是曹操夺得荆襄后,给荀彧写信“不喜得荆州,喜得蒯异度(蒯越)耳”,可见蒯氏一族的才干和在荆襄的影响力。

江东猛虎孙坚的落幕,不仅仅是一次意外的中伏,其背后更包含着荆襄之地复杂的人脉关系,也正是基于在荆襄之战的惨痛经历,孙策在平定江东的过程中开始注重与江东士族的关系并重用一批江东士族子弟。


【免责声明:原文出处(根据需要,有些内容已经修改):http://www.pinlue.com/article/2017/09/0517/354441375530.html;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