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煮酒论史
安静的等下去 发表于  2018-01-11 17:25:04 10019字 ( 0/354)

李陵投降匈奴,汉武帝难逃其咎?

在小说《杨家将》里,有段杨继业被困两狼山,最终碰死在李陵碑为国捐躯的情节。既然是“杀身取义”的英雄,为何要碰死在投降匈奴李陵的碑上呢?

想来这事有点蹊跷。

李陵的投降原因并非偶然,甚至可以说,与汉武帝脱不了干系。 

(汉武帝)

一、祖父和叔父的遭遇,令李陵心寒

查阅史料,可以发现李陵祖孙三代,与汉武帝祖辈三代的恩怨纠缠由来已久。

文帝曾经对李广说:“可惜啊,你没有碰到时机;假使你处在高帝的时代,封个万户侯也不在话下呀!”言外之意已经定下了李广生不逢时和悲剧的基调。

孝景帝即位,李广跟随太尉周亚夫攻打吴国、楚国,在昌邑城下立功显名。由于梁王私自授给李广将军印,回朝后,没有得到封赏。原因很简单,李广私自接受将军印,犯了朝廷大忌。

武帝期间,李广出现与匈奴作战被活捉和军功罪责相当没有封赏等情况。李广不可重用的想法,已在武帝心里扎了根。

(匈奴骑兵)

元狩四年,汉朝大举出兵攻打匈奴,李广几次自动请求前去。武帝认为他老了,没有允许;过了好久,才允许他。大将军卫青曾暗中受到武帝嘱咐,不让李广正面同单于对阵。卫青只让李广担当东道边翼,绕远路行进。结果李广的军队失去向导,迷了路,无法与卫青的军队汇合。后来,卫青要上书报告天子军中的曲折情形以追究责任。李广一番满腹牢骚后便拔刀自刎了。

李广有三个儿子:李当户,李椒,李敢。前两个儿子早死,其中李当户留下了一个遗腹子,就是李陵。

第三子李敢,也就是李陵的叔父,对匈奴战功赫赫,但怨恨卫青逼死了父亲李广,趁卫青不备想实施暗杀,没有得逞,卫青只是受了重伤。卫青本来就心中有愧,于是把这件事隐瞒下来。

不料卫青的外甥“冠军侯”霍去病知道了这件事,趁着李敢陪同汉武帝到甘泉宫打猎的机会,暗施冷箭,射死了李敢。霍去病当时正当显贵宠幸,武帝隐瞒了真相,说是野鹿撞死了他。

李陵祖父和叔父的遭遇,说明汉武帝有愧于李家的。不难判断,李陵心里抱有怨恨不平之气也在情理之中!

(李陵)

二、武帝没有接应,导致李陵被俘投降

天汉二年(前99年)秋,汉武帝派乐人出身的外戚、贰师将军李广利率领三万骑兵击匈奴右贤王于祁连天山,李陵归在李广利麾下,负责辎重。李广利是协律都尉李延年的兄弟,二人又同是汉武帝宠幸的李夫人的哥哥,世代相传的乐人之家。

李陵身为名将之后,怎能不感到屈辱?

这一屈辱,毫无疑问和祖父李广在外戚卫青手下所感到的屈辱一模一样,简直是祖父当年遭遇的“情景再现”。因此,李陵主动向汉武帝请命。结果,李陵带领五千兵出居延海以北,被匈奴单于以八万兵包围,李陵血战八天八夜后,由于汉军未能对李陵部实施必要的接应和支援,最终投降匈奴。

这背后与汉武帝的措施失当不无关系!

三、武帝悔不当初

李陵投降,武帝问太史令司马迁对此事的看法,司马迁极力说:“李陵对亲人孝敬,对士人诚信,经常奋不顾身解救国家危难。从他的一向表现来看,有国士之风。今天他办了一件不幸的事,那些贪生怕死只顾保全身家性命的臣子,便任意构陷,夸大其罪,是令人痛心的!况且李陵只率领不到五千人的步兵,长驱直入到达匈奴腹地,面对数万敌军,使匈奴顾不上救死扶伤,招来全部会射箭的民众一同围攻李陵。李陵转战千里,箭尽路绝,士兵拉的是空弩,冒着白刃箭雨,还是同敌人拼死搏斗,能得到士兵拼死之力,就是古代名将也不能超过他。他虽然失败被俘,然而他所摧败敌军的战绩,也足以光耀天下了。李陵所以不死,是想在适当的时机报效汉朝。”

盛怒之下,武帝以司马迁诋毁贰师,为李陵游说为罪名,判处他腐刑。 

之后,武帝后悔没有及时救援李陵,说:“李陵出塞时,就应让强弩都尉去迎接。在朝廷下诏,才让老将路博德心生奸诈,使李陵军覆没。”于是派使者慰劳赏赐李陵军中逃回的士兵。

四、武帝误听讹传,诛灭李陵三族

李陵在匈奴待了一年多后,武帝派因杅将军公孙敖带兵深入匈奴境内,迎接李陵。公孙敖之军无功而还,说:“捕获俘虏,说李陵教单于练兵来防备汉军,所以我没有战功。”武帝误听信李陵替匈奴练兵的讹传,夷其三族。

道听途说,不辩真伪,枉杀李陵全家老小,致使李陵彻底与汉朝断绝关系。

其后,汉遣使者出使匈奴,李陵对使者说:“吾为汉将步卒五千人横行匈奴,以亡救而败,何负于汉而诛吾家?”使者说:“汉闻李少卿教匈奴为兵。”李陵说:“乃李绪,非我也。”

(匈奴人)

五、陵曰:“归易耳,丈夫不能再辱!”

李陵与苏武交谈中有“我李陵虽然无能和胆怯,假如汉廷姑且宽恕我的罪过,不杀我的老母,使我能实现在奇耻大辱下积蓄已久的志愿,这就同曹沫在柯邑订盟可能差不多,这是以前所一直不能忘记的!逮捕杀戮我的全家,成为当世的奇耻大辱,我还再顾念什么呢”的表白,这段话表明了李陵暂时委曲求全,以图东山再起,再报汉室的心迹。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汉昭帝即位后,向来与李陵友好的大将军霍光、左将军上官桀辅政,派李陵的老朋友任立政等三人出使匈奴,借机劝李陵归汉。使节在酒席上抚摸佩刀上的环(寓意“还”),触碰李陵的脚,大声说“汉朝已经大赦,中原安乐,主上年少,辅政的是霍光和上官桀!”李陵表示“吾已胡服矣!”(我已经是异国人了)而且以“大丈夫不能第二次受辱”的回应。

(匈奴人)

痛哉!休对故人思故国。


【免责声明:原文出处(根据需要,有些内容已经修改): http://www.pinlue.com/article/2018/01/1012/015282027848.html;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