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煮酒论史
春之蛙 发表于  2017-12-07 21:39:58 5873字 ( 1/203)

靖康之耻中,他只是个良心未泯的小汉奸,真正的大汉奸在金国

靖康之耻时,宋徽宗和宋钦宗二帝被劫掠到了金国。

与此同时,金人因为劳师远征,不敢久留,再加上力量有限,便打算扶持一个傀儡政权。但同时又防止北宋东山再起,于是就命令“推异姓堪为人主者,从军前备礼册命”,就是找一个不是赵氏皇族的人来傀儡皇帝。张邦昌就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张邦昌,北宋末年的宰相,金兵围攻开封城时,他力主议和,和康王赵构曾作为人质前往金国,请求割地赔款以议和。金人就是因他胆小怕死这才选中的他,结果当时大多数的汉臣都持激烈的反对态度,要求继立赵氏后嗣为君。反对最强烈的便是秦桧,他义愤填膺当众揭发张邦昌的罪行,认为不当立其为君,金人大怒,于是将秦桧也抓到了金营关押起来。

这在时人看来,秦桧是个绝对的英雄,能在危难时刻敢于挺身而出。因为本来他可以安然无事的,却因为站出来骂了张邦昌,之后便和徽宗、钦宗二帝一道被掳北上,开始了颠沛流离的屈辱生涯。

然而,后来的事实却证明了,所谓的忠君爱国者秦桧才是真正的大汉奸,而张邦昌不过是个天良未泯的小汉奸。这可真是个莫大的讽刺。

靖康二年三月初一,张邦昌入皇城了。大家听说他将是未来的皇帝,于是就都争相跑去观望,张邦昌知道,这些人中十有八九都对自己恨之入骨。入城后,张邦昌没有直接进皇宫,而是先去了尚书省,可见他并不情愿当这个皇帝。然而,金人却威胁他说,如果到初九他还不当皇帝,或者是开封城内的百姓官员不拥戴他当皇帝,那就要开始屠城了。

因为事关切身利益,百官纷纷来劝说张邦昌早日即位。

三月初七,金人正式册立张邦昌为帝,国号大楚。

登基当日,张邦昌将办公地点设在了文德殿(皇帝的办公地点为紫辰殿和垂拱殿),将办公桌椅西向放置(皇帝的座位是南向放置的)。他还坚决制止朝廷官员向自己跪拜行大礼,可有的官员不听,为了巴结讨好而对其跪拜时,他也是连忙拱手起立。

他和百官开会聊天时也是自称为“予”,而不是“朕”;公文来往时用的也是“手书”,而非“圣旨”;执政、侍从可以坐议国事,言可称其名;平日里也不穿皇帝的龙袍,除非听到金人要来,这才急忙换上,饮食起居也均不用天子礼。

王时雍是推举他成为皇帝的首席功臣,可以说是他的心腹和死党,可当王时雍以皇帝专用的“陛下”称呼他时,他毫不留情地将其狠狠训斥了一顿。

后来金国大军准备返回北国,已经身为“皇帝”的张邦昌却身服缟素,率领满朝文武,亲自向当时已身陷金军牢笼的徽宗、钦宗二帝遥拜送行,并且伤心欲绝,涕泪俱下,完全是为人臣子的礼仪。

金军走后,张邦昌立刻就大赦天下。宰相吕好劝他还政康王赵构,当时王时雍等人却告诫他不可以,因为一旦还政必无善终。可最终张邦昌还是毅然还政,献出了大宋国玺,立康王,迎宋哲宗元祐皇后垂帘。至此,张邦昌的大楚政权结束,前后共历经了三十三天。

后来康王赵构在应天府登基称帝,是为宋高宗,再次启用了主战派李纲,打算重振国风。李纲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求宋高宗处罚叛臣,张邦昌自然是首当其冲。可张邦昌是高宗即位的首席功臣,高宗也并不想伤他性命,于是就以权宜为名为他开脱,将他贬为了节度副使。

但是,此时的张邦昌却犯了一个男人最容易犯的错误,结果为自己招来了杀身之祸。

他当皇帝时,宋徽宗的一个嫔妃靖恭夫人李春燕曾被金人赐给了他,还被立为了皇后。归宋之后,这个名分自然不能再认了,但两个人的情谊还在。一日,张邦昌醉酒后,又招惹了这位李夫人,李夫人也不是个不念旧的人,亲自将张邦昌扶上了车,又安排了干女儿陈氏陪侍。

宋徽宗是宋高宗的老爹,当时虽然被俘,可却尚在人间,张邦昌这就是在招惹皇帝的小妈。最后张邦昌得了一个比莫须有还莫须有的告发,史书仅记“诏数邦昌罪”五个字,根本不知是何罪。就这样,张邦昌被赐死了。

张邦昌和后来的秦桧相比,实在是小得不能再小的汉奸了,而此时真正的大汉奸秦桧,还正被拘禁在金国。一直到公元1131年,他才从金国回来,被拜相,再一次登上了历史的舞台。




【免责声明:原文出处(根据需要,有些内容已经修改):http://www.pinlue.com/article/2017/12/0621/184974058605.html;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罗森堡夫妇 发表于  2017-12-13 10:10:48 22字 ( 0/0)

小汉奸张邦昌,大汉奸秦桧。学过历史的都知道

靖康之耻时,宋徽宗和宋钦宗二帝被劫掠到了金国。

与此同时,金人因为劳师远征,不敢久留,再加上力量有限,便打算扶持一个傀儡政权。但同时又防止北宋东山再起,于是就命令“推异姓堪为人主者,从军前备礼册命”,就是找一个不是赵氏皇族的人来傀儡皇帝。张邦昌就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张邦昌,北宋末年的宰相,金兵围攻开封城时,他力主议和,和康王赵构曾作为人质前往金国,请求割地赔款以议和。金人就是因他胆小怕死这才选中的他,结果当时大多数的汉臣都持激烈的反对态度,要求继立赵氏后嗣为君。反对最强烈的便是秦桧,他义愤填膺当众揭发张邦昌的罪行,认为不当立其为君,金人大怒,于是将秦桧也抓到了金营关押起来。

这在时人看来,秦桧是个绝对的英雄,能在危难时刻敢于挺身而出。因为本来他可以安然无事的,却因为站出来骂了张邦昌,之后便和徽宗、钦宗二帝一道被掳北上,开始了颠沛流离的屈辱生涯。

然而,后来的事实却证明了,所谓的忠君爱国者秦桧才是真正的大汉奸,而张邦昌不过是个天良未泯的小汉奸。这可真是个莫大的讽刺。

靖康二年三月初一,张邦昌入皇城了。大家听说他将是未来的皇帝,于是就都争相跑去观望,张邦昌知道,这些人中十有八九都对自己恨之入骨。入城后,张邦昌没有直接进皇宫,而是先去了尚书省,可见他并不情愿当这个皇帝。然而,金人却威胁他说,如果到初九他还不当皇帝,或者是开封城内的百姓官员不拥戴他当皇帝,那就要开始屠城了。

因为事关切身利益,百官纷纷来劝说张邦昌早日即位。

三月初七,金人正式册立张邦昌为帝,国号大楚。

登基当日,张邦昌将办公地点设在了文德殿(皇帝的办公地点为紫辰殿和垂拱殿),将办公桌椅西向放置(皇帝的座位是南向放置的)。他还坚决制止朝廷官员向自己跪拜行大礼,可有的官员不听,为了巴结讨好而对其跪拜时,他也是连忙拱手起立。

他和百官开会聊天时也是自称为“予”,而不是“朕”;公文来往时用的也是“手书”,而非“圣旨”;执政、侍从可以坐议国事,言可称其名;平日里也不穿皇帝的龙袍,除非听到金人要来,这才急忙换上,饮食起居也均不用天子礼。

王时雍是推举他成为皇帝的首席功臣,可以说是他的心腹和死党,可当王时雍以皇帝专用的“陛下”称呼他时,他毫不留情地将其狠狠训斥了一顿。

后来金国大军准备返回北国,已经身为“皇帝”的张邦昌却身服缟素,率领满朝文武,亲自向当时已身陷金军牢笼的徽宗、钦宗二帝遥拜送行,并且伤心欲绝,涕泪俱下,完全是为人臣子的礼仪。

金军走后,张邦昌立刻就大赦天下。宰相吕好劝他还政康王赵构,当时王时雍等人却告诫他不可以,因为一旦还政必无善终。可最终张邦昌还是毅然还政,献出了大宋国玺,立康王,迎宋哲宗元祐皇后垂帘。至此,张邦昌的大楚政权结束,前后共历经了三十三天。

后来康王赵构在应天府登基称帝,是为宋高宗,再次启用了主战派李纲,打算重振国风。李纲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求宋高宗处罚叛臣,张邦昌自然是首当其冲。可张邦昌是高宗即位的首席功臣,高宗也并不想伤他性命,于是就以权宜为名为他开脱,将他贬为了节度副使。

但是,此时的张邦昌却犯了一个男人最容易犯的错误,结果为自己招来了杀身之祸。

他当皇帝时,宋徽宗的一个嫔妃靖恭夫人李春燕曾被金人赐给了他,还被立为了皇后。归宋之后,这个名分自然不能再认了,但两个人的情谊还在。一日,张邦昌醉酒后,又招惹了这位李夫人,李夫人也不是个不念旧的人,亲自将张邦昌扶上了车,又安排了干女儿陈氏陪侍。

宋徽宗是宋高宗的老爹,当时虽然被俘,可却尚在人间,张邦昌这就是在招惹皇帝的小妈。最后张邦昌得了一个比莫须有还莫须有的告发,史书仅记“诏数邦昌罪”五个字,根本不知是何罪。就这样,张邦昌被赐死了。

张邦昌和后来的秦桧相比,实在是小得不能再小的汉奸了,而此时真正的大汉奸秦桧,还正被拘禁在金国。一直到公元1131年,他才从金国回来,被拜相,再一次登上了历史的舞台。




【免责声明:原文出处(根据需要,有些内容已经修改):http://www.pinlue.com/article/2017/12/0621/184974058605.html;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