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煮酒论史
春之蛙 发表于  2017-12-05 15:55:58 11147字 ( 0/101)

王玄策:横扫印度的孤胆外交官

中国与印度,同为源远流长的原生文明古国,在两国漫长的交往史上,以佛教传播为载体的人文印记蔚为深刻,然而和平的主旋律之中也不乏鼓角争鸣。就在雪山脚下、恒河哺育的印度平原上,上演了“一人灭一国”的历史传奇。而史书并未单独立传的王玄策,凭借自己的孤胆雄心,成就了自己彪炳史册的大唐外交官之名。




时间跨度:公元647年-661年




贞观二十一年(公元647年),一支三十人的使团穿越克什米尔山谷,身后巍峨的连绵雪山渐渐在身后远去,平坦开阔的恒河平原映入眼帘。沿途的牧人不禁驻足,经过的商队频频回眸,观察这支使团不俗的穿着、饱满的行囊和鲜明的旗帜,他们纷纷断定,这一定是从神山另一侧辗转而来的东土使节。


没错,这是奉唐太宗之名出使天竺(印度地区古称)的使团,正使王玄策已是第二次来到这片土地了。


戒日王朝中天竺国都曲女城


彼时虔诚向佛的玄奘大师历经艰险抵达天竺,受到了佛教祖庭那烂陀寺上下的热情欢迎,中天竺国王尸罗逸多(即戒日王)作为东西南北中天竺五国的联盟共主,在国都曲女城召开了盛大的辩经大会,无人能予以诘难的玄奘大师声名鹊起,赢得了天竺贵族民众的普遍尊崇。基于此,四年前王玄策作为副使首次出访天竺,收获的满是对大唐帝国无以复加的追慕与向往。


天竺辩经大会


在中天竺国直通国都的大道上,使团迎来了夕阳吻山的余晖。本打算下令就地宿营的王玄策,忽闻东边传来阵阵喧鸣,渐渐地,大地震颤越来越明显,人喊马嘶也已清晰可闻。王玄策与副使蒋师仁面面相觑,但想到这是戒日王治下的强国腹地,应当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


可是他们错了,顿饭功夫,大约两千骑兵席卷眼前,目标就是这支使团。当看到骑兵抽出长剑、挺立长矛,直冲而来时,王玄策发现事情有些不妙。


躲避已来不及,王玄策即命蒋师仁召集大家做好战斗准备。两方甫一接触,没有只言片语的交谈,冰冷寒栗的金属碰撞声骤然炸响!使团且战且退,利用弓箭抵御骑兵冲击。怎奈对方人多势众,使团被层层包围,弓矢告罄,随从扑地。眼见形势底定,王玄策放弃抵抗,与仅存的几人束手就擒。


押解的看管似乎并不严格,这支部队返回的速度并不比使团快多少。又一个傍晚来临,野地篝火的闪映下,只见指挥官和一班统领已是醉卧呼酣,守卫的士兵也是瞌睡连连,等到距离最近的一队巡夜士卒无精打采地慢吞吞走远,王玄策推醒身旁的蒋师仁,二人互相会意,蹑手蹑脚地摸出营地,借助月色辨明方位后,向着西北方向狂奔而去。


天色放明,仓皇不已的二人发现,身后并未出现追兵。放慢脚步的王玄策与蒋师仁,从沿路百姓口中了解到:中天竺国刚刚经历一场政变,威名赫赫的戒日王,已于半月之前意外身亡,生前没有留下子嗣,举国瞬间陷入混乱。权臣阿罗那顺野心昭然,立即控制王廷,宣布自立为新王。深谙最为看重朝贡册立之礼的大唐一定会诘问此番变故,而因文成公主远嫁而成全与大唐翁婿之交的强国吐蕃也在北方虎视眈眈,阿罗那顺明白,绝不能让唐朝使团以宗主之名,在天竺各地分化自己需要拉拢的各方势力,更不能放他们回国禀明天竺虚实。阿罗那顺的策略是,立即封锁通往大唐西域的通道,劫杀境内使团,等到自己稳定王位,政变余波平息,再联合其余天竺四国,重组联盟,合力对抗大唐可能的兴师问罪,等到真实情况传到长安,就算唐朝筹备数月派出远征大军,届时天竺联盟已有充分准备,胜负之数,犹未可知。


明晰事情来龙去脉的王玄策,内心已是怒火中烧。因为篡权自立的私念,阿罗那顺就罔顾两国的友好关系,就对无辜的使者痛下杀手。若任其肆意妄为,大唐颜面何存,世间正义何在!


与蒋师仁周密商议,王玄策断定:既然阿罗那顺害怕消息迅速传回大唐,那么此刻通往西域的隘口一定已是重兵把守,况且使命未竟、无端受辱,不如转道就近向周边大唐藩属国借兵,出其不意,镇压叛乱!


戒日王朝日期天竺与唐朝疆域


二人随机折向东北,穿过河流平原,进入雪山南麓,随着地势的陡增,来到了吐蕃西部边陲的泥婆罗王国(今尼泊尔)。王玄策派蒋师仁继续前往吐蕃求援,自己请见泥婆罗国王,开始借兵的交涉。


吐蕃之王松赞干布同时迎娶了大唐文成公主和泥婆罗尺尊公主,三国之间特殊的姻亲联系,使得泥婆罗国王对吐蕃十分依附,对大唐也是颇有好感。随着蒋师仁顺利带来松赞干布援助的一千两百精锐部队,泥婆罗国王爽快地答应拨出七千骑兵,供大唐圣使全权调遣。


夹存于吐蕃与天竺的泥婆罗王国


掌握近万人武装力量的王玄策,终于有了实施战略构想的底气。经过三日整训,锐气十足的复仇之师,从喜马拉雅南麓山地汹涌而下,风驰电掣一般直扑中天竺国!


阿罗那顺震惊不已,万万没想到侥幸逃脱的唐使,竟然这么快返回清算!情急之下,阿罗那顺调集主力,进占面向北方的要塞——茶鎛和罗城,严阵以待。


外援组成的唐军很快抵达茶鎛和罗城外,只见城外前出五里的原野之上,矗立着一排黑黢黢的庞然巨物,低沉长啸声此起彼伏,普通的步兵和骑兵与其相比,是如此的渺小和脆弱,那是戒日王留下的撒手锏武力——傲视南亚大陆的战象部队。


古代战史上令人生畏的战象部队


无论是长居山地的泥婆罗骑兵,还是纵横高原的吐蕃士卒,见到这一排山丘一般的移动堡垒,眼神里还是闪烁着一丝惊惧。王玄策洞悉士气的重要性,他心中已有良策,那是来自中国先秦时期齐国田单的启示。王玄策命令部队征集周围村庄的耕牛,角绑利刃,尾悬油帛。


战斗的号角吹响了,天竺军的战象部队如沙丘压顶,沉重的巨腿撞击着地面,仿佛来自九土之下的远古呐喊。大约一箭之地,王玄策下令点燃牛尾,在兵士的鞭笞下,数百只“火牛”狂躁起来,哞叫着冲向敌阵。


自然生态下没有天敌的大象,看到火光掩映的疯狂牛群不顾一切地冲来,顿时慌乱起来,而象背上和象身后的天竺兵,看到一向奉为神灵化身的温顺牛群变得如此狰狞可怖,霎时手足无措。


火牛破敌


象群组成的“城墙”停止了前进,继而出现分裂崩塌,大象笨拙地回转身躯,不听指令地四散奔逃,象背上的士兵被重重摔下,距离过近的骑士步卒被无情踩踏。时机已到,王玄策下令全军突击,已无斗志的天竺军一触即溃,纷纷败退,而最具威胁的战象部队已然损失殆尽。


阿罗那顺大概是想用背水一战的形势激励手下拼死一战,次日茶鎛和罗城外的河川北岸,天竺军试图阻挡唐军进攻的步伐,然而没有了战象的震慑,骑兵之间的对冲呈现一边倒的态势,唐军大破天竺军,斩首三千余级,肝胆俱裂的士兵根本不顾统帅坚守的命令,混乱不堪地涌向河岸。唐军纵马截击,落水哀嚎声不绝于耳,溺毙河中者近万人......


王玄策随机兵围茶鎛和罗城。茶鎛和罗不愧为中天竺第一要塞,城内粮草充足,城垣宽厚高大,本来不足万人的唐军想要四面围攻,兵力还是显得有些捉襟见肘。然而,有生力量大多已被歼灭于城外。


一日之内,茶鎛和罗城即被攻破,阿罗那顺在此之前已弃城逃遁。东天竺国王派来援兵,阿罗那顺收拢残部,又聚集万人部队试图反攻,却在蒋师仁的快速突袭下分崩离析,阿罗那顺被生擒。


在王玄策的统筹调度下,唐军分兵扫平中天竺各地,降服城邑五百八十所,俘获男女人口一万两千人,牛马牲畜三万余头。魂飞魄散的东天竺国王立刻请罪,向唐军提供兵器粮草,进献珍宝。天竺各国震惧不已,纷纷遣使向王玄策臣服,愿永奉大唐为宗主之邦。王玄策安抚天竺各国,扶立亲唐贵族镇国,旋即押解俘虏,踏上了回国述职的旅程。


贞观二十二年(公元648年),献俘于太极宫阙下的王玄策受到了唐太宗的高度赞赏,拜封朝散大夫。


精制砂糖


唐高宗显庆二年(公元661年),再度出访归来的王玄策,带回了数名天竺制糖师。利用当地“竹甑法”熬制而出的精沙粒糖,色浅而清亮,味泽更为醇厚。一经引入,迅速在中华大地流行开来。


猛虎嗅蔷薇


心怀猛虎的传奇外交官,如同细嗅蔷薇一般的品尝甜蜜,千军万马,深壑惊雷,仿佛都只存在于昨夜的梦境。


【免责声明:原文出处(根据需要,有些内容已经修改):http://www.pinlue.com/article/2017/12/0410/414946285102.html;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