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煮酒论史
安静的等下去 发表于  2017-11-13 17:07:10 5028字 ( 0/105)

闻鸡起舞的祖逖, 为何会北伐失败?

华夏皇帝漫谈之晋元帝司马睿

晋元帝名叫司马睿,是琅邪王司马觐之子,东晋王朝的开国皇帝。他建立东晋,偏安东南一隅,使晋朝又延续了100多年。不过东晋一开始就国势衰微,只是勉力支撑半壁江山,司马睿在位期间,权臣干政,他无力揽权,最终无功可言。

司马睿,字景文,是司马懿的曾孙,祖父司马颙(yong)为司马懿的庶出之子。他的父亲是琅邪王司马觐。太熙元年(公元290年)司马觐死了,15岁的司马睿就承爵为琅邪王。这时政事惠帝司马衷当皇帝,外戚、皇室争权斗争激烈,到处都是动乱。在庞大的司马氏家族中,司马睿只是一个无兵无权,地位很低的皇室子弟。在这样的乱世中,他只能低调做人,隐匿锋芒,以此来明哲保身。八王之乱后期,司马邺依附于琅邪国相邻的东海王司马越,与司马越手下参军、世家子弟王导结交。后来八王之乱结束,司马越杀了其他诸王,一支独大,司马睿也跟着保全了自己。而他结交的王导,后来成为他帝王大业的得力助手。

王导出身于琅邪郡的世家大族,是个很有远见的人。他看到西晋诸王自相残杀,人民起义不断,朝廷摇摇欲坠,又见司马睿为人平易谦恭,是个有才干的人,就多次劝司马睿早日回到自己的封国琅邪,观天下局势,以谋划大业。公元307年,趁着匈奴汉主刘渊起兵进攻中原,形势恶化,司马睿就采用王导的计谋,请求司马越让他镇守建康(司马邺称帝后,为了避他的讳,改建业为建康)。司马越此时独揽朝政大权,四处都是战乱,朝中反对之声不绝,他忙得团团转,正打算在江南培植自己的势力,作为以后自己的后方根据地。听闻司马睿的请求,就欣然同意了。于是任命司马睿为安东将军、都督扬州江南诸军事,镇守健康。司马睿去镇守江东时,正赶上北方战乱不停,大批百姓纷纷向南迁徙。这些流民就随着司马睿一起来到了江南。司马睿还带来了不少支持自己的北方贵族。而密友王导,也作为安东司马,随他一起来此共同谋事。司马睿的大业从这才开始打基础。

司马睿到了建康后,行事并不顺利。由于他平时为人低调,并没有什么魏王,所以他来到扬州很长时间了,连个来拜见的人都没有,吴人根本就瞧不起他。魏晋以来,朝廷都是靠世家维持的,如果没有江南士族的支持,司马睿很难在江南立足。为了打破这个尴尬的局面,他就与王导商议怎么做才能扬名立威,取得地方大家世族的拥护。正巧王导有个堂兄叫王敦,是扬州刺史,也很有谋略。王导就把他找来一同商议此事,最后商定借用王敦的军队为仪仗,来彰显大将军的军威。

三月三日上巳节,是江南人的重要节日,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平头百姓,都要到江边祈福消灾。这一天,大批人马鸣锣开道,在王导、王敦及许多名流绅士恭敬地簇拥下,在侍从骑着高头大马地护卫下,司马睿乘坐豪华的肩舆从人群中招摇而过。见到这个阵仗,当地大族豪绅很吃惊,纷纷跪在地上迎接。随后,王导就把他们召集到一起,隆中介绍大将军司马睿。建康的豪族听后,都表示愿意支持司马睿。

在王导的建议下,司马睿又挑选当地世家大族的头面人物顾荣、贺循等到军中和官府任职,于是就有更多的江南世族拥护司马睿。而那些跟随司马睿从北方迁来的世家贵族及其宗族、部署、佃农等,也享有特殊优待。他们利益有了保证,自然也支持司马睿。这样,司马睿就得到了南北世家大族的共同拥护,终于在南方站稳了脚跟。南方物产富饶,经济繁荣,又有天堑长江作为军事防卫,在这样优越的条件下,司马睿稍微一治理,就很有成效。随着附近几个郡的人才都来投奔,司马睿的名声就渐渐传开。地方官僚的大力拥护,也为东晋政权奠定了稳固的基础。

公元316年十一月,晋愍帝司马邺在长安向匈奴军投降,随后司马邺被押往平阳,西晋灭亡。公元317年三月,司马睿即晋王位。一年后,晋愍帝司马邺被害的消息传到建康。司马睿在百官簇拥下,正式登上帝位,国号仍然为“晋”,史称“东晋”,定都建康,改元大兴。司马睿就是晋元帝,是东晋的开国皇帝。

司马睿当上皇帝后,首先感谢的就是王导兄弟。他深知没有王导等人的支持,根本不可能有今天的大业。所以,司马睿对王导是真心感激的,他深知还在登基大典当天,将龙椅让出一半,命王导与自己共坐,这就表示他要与王导共享皇权了。不过王导功劳再高,也不敢受这样的大礼,他诚惶诚恐地跪在地上,对司马睿连连叩首说:“皇上,您是太阳,普照玩命;而我只是太阳下面的草虫。如果草虫与太阳在一起,万物如何享受阳光的照耀呢?”虽然司马睿给了王导如此殊荣,但有哪个皇帝会真的舍得让出自己的宝座呢?所以王导的一番话,将司马睿捧得十分受用,共坐龙椅一事也就此不提了。不过,司马睿可没有亏待王导兄弟。他封王导为尚书,专管机要大政;王敦为将军,总管江、扬、荆、湘、交、广六周军事。其他人等也纷纷封赏进爵。不到一年,王家兄弟就占据了朝廷所有要职,当时有人称:“王与马,共天下。”司马睿的朝政离不开王家,这也导致了后来王氏的专权。

东晋只是偏安江南一隅的政权,只有半壁江山。司马睿的朝政稳定后,发展生产,恢复经济是首要的事情,而第二件大事就是出师北伐,把匈奴夺取的土地再夺回来。当时黄河流域仍然是各个少数民族割据和统治,连年战乱,政权也换得特别快。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百姓,都盼着东晋北伐,重新统一。虽然民心所向,但是司马睿的政权对北伐并不积极。经过几十年的战乱后,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安稳的环境,他们满足与偏安江南的安逸和享乐,并不想再去打仗。北伐只是士大夫们清谈闲聊的话题,并不想付诸行动。司马睿虽然有过北伐之心,却并不坚决。整个东晋王朝都呈现出一股奢靡颓废的气息。

不过,还是又少数爱国志士不甘心忍受国家残破的局面,挺身而出,立志要驱走敌人,收复失地,祖逖(ti)就是其中的一个。祖逖年轻时就有雄心壮志,他与好友刘琨一起任职司州主簿。两人友谊深厚,晚上同寝,到了凌晨听到鸡鸣,祖逖就叫醒刘琨,说:“你听,这鸡叫的声音多么激昂,它是在督促人们奋发图强啊!”两人再也睡不着了,就披衣起床,拔剑起舞,准备练好本领,将来好为国家出力。这就是成语“闻鸡起舞”的由来。

祖逖素有光复中原的志向,公元313年,他就上书请求北伐,不过却没有得到批准。司马睿做了皇帝后,祖逖又多次上书,请求北伐,加上如今北方百姓都热切盼着晋室北伐,司马睿不好再驳斥,就给了祖逖一个豫州刺史的头衔。1000人的口粮,3000匹布,什么武器装备都没有,让祖逖自己招募人马北伐。祖逖并不气馁,他毅然带着同僚、家丁等几百人过江北上,后来才招募到几千人。北伐顺应民心,祖逖进军也十分顺利,他多次打败匈奴石勒的部队,将黄河以南的大片土地都收复了。

祖逖的胜利并没有让司马睿欣喜,反而让他担心祖逖会功高震主,威胁到自己的皇位。所以,司马睿任自己的亲信戴渊为征西将军,名义上是协助祖逖讨伐胡虏,实际上就是专门牵制祖逖的。此时祖逖正要渡过黄河,继续收复冀州和朔州,不料军中却多了这样一个皇帝的眼线。戴渊既无能又自大,他也知道司马睿派自己来的用意,就处处与祖逖作对,最终导致了北伐失败。祖逖忧愤成疾,病死军中。

司马睿这个皇帝也没有实权,政治上有王导,军事上有王敦。王导虽然专权,但对他还比较忠心,而王敦却野心勃勃,逐渐威胁到他的地位。王敦本来就是皇亲国戚,西晋武帝司马炎的女儿襄城公主是他的妻子。他如今又帮助司马睿称帝,成了东晋的开国功臣,并由此身居要职,手握重兵。他独揽大权后,野心就越来越大。司马睿对此感到恐慌,就与刘隗、刁协、戴渊等人商量要除掉王敦。王敦得到消息,立刻起兵进驻建康,打败刘隗,又杀了刁协、戴渊。吓得司马睿赶紧去向王导求情。后经王导从中周旋,王敦才耀武扬威地退回驻地武昌。

王敦篡位的野心越来越大了,他攻入建康时,智勇双全的太子司马绍率军奋勇抵抗。王敦担心太子会成为自己以后称帝的障碍,就诬陷太子不孝,想废了太子。幸亏司马绍很得人心,有群臣拥护,王敦才罢手。回到武昌后,王敦又继续遥控朝政,王氏子弟及其亲信占据了朝中所有重要职位。全国的兵权也由他把持,他亲自统领宁州和益州,而兄弟王邃(sui)则掌管青州、徐州、幽州和平州军事,王含总领荆州地区军事。

司马睿眼看着王敦骄横专权,却无可奈何。永昌元年(公元322年)闰十一月,司马睿忧愤成疾,不久亡故,终年47岁。葬于建平陵,谥号“元皇帝”,庙号“中宗”。他在位5年,软弱无能,没有什么成绩。


【免责声明:原文出处(根据需要,有些内容已经修改): http://www.pinlue.com/article/2017/11/1218/334841314528.html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