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煮酒论史
杨联康 发表于  2017-10-13 14:21:39 52704字 ( 3/248)

黄河的形成,并有关认识史(全)。---八个院士、一位研究员,是谁在哪年发现和确认了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历史上第一次徒步考察黄河全程后有多少重大科学问题...

黄河的形成,并有关认识史(全)。---八个院士、一位研究员,是谁在哪年发现和确认了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历史上第一次徒步考察黄河全程后有多少重大科学问题有重大改变----隆重纪念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完成徒步考察黄河全程35周年、黄河漂流30周年、徒步考察珠江全程20周年并迎接中国第一个科技日到来系列文章之一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1,怎样确定古河流?

如果想确定一条古河流,就必须拿出它沿流古沉积物(砾石、沙、泥-粉沙、黏土)证据。

 

2,在哪里寻找古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

真正从古黄河沉积砾石层推断黄河起源的文章,学界多认为是1930年德日进、杨钟健的《山西西部、陕西北部蓬蒂纪后、黄土期前之地层观察》。德、杨在保德以北一个叫做火山的地方测有一个剖面,最高和最老的第一级台地高出现黄河河底140米,上面发育着上新统蓬蒂期红土,下面为红土的底砾岩(有花岗岩砾石)。这层砾岩被推断可能为黄河沉积。

但即使从更上游的托克托起算,至黄河河口长度也不过2002.3 公里,远难像今日5501.1公里的黄河这样被称做世界五大长河之一(即,上述长度的河充其量是地方性河流)。而且也不易反映出全河伴随青藏高原隆起一泻而下的形成机理。所以,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的代表性剖面最好还是到流程更长的、3500公里的中上游去找,特别是在各大地质构造结合地带去找,如兰州。这里恰处地貌上青藏高原、黄土高原结合部并地质构造上中国西域式(北西西-南东东方向)、东西向(秦岭)、南北向(贺兰-六盘)构造带交汇点。 现在,研究黄河发育史的文章很多,但从黄河全程历史研究标准剖面的选择看,确实没有优于兰州者。

 

3,兰州下五泉砾石层为什么是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兰州,横跨黄河南北两岸,河宽百米。有两套地层与黄河有关。一套是北岸沿现代黄河分布的六--七级阶地上的砾石层,各砾石层均微向下游倾斜,下为古老的皋兰系变质岩,上覆黄土,其中六级阶地九州台砾石层上覆黄土厚315米,为世界最厚可见黄土,按现代科学水平,非常便于测定年龄; 另一套沉积层位黄河南岸的两个地点:东部的五泉山和西部的范家坪。五泉山九州台范家坪为空间上如三角形之三个点,距离不过20公里。五泉山砾石层上覆为石质黄土,底伏为红层(该红层1988年邱占祥、 谷祖刚 据短面蝟类等化石,定为中新世, 2009年韩飞磁性测定距今6-3.5百万年);范家坪砾石层(多认为与五泉砾石层同层)整合或假整合于中新世红层上,上覆地层很新,可忽略。五泉山砾石层并上覆石质黄土,范家坪砾石层并下伏中新世红层,均同步褶皱。五泉山砾石层倾向西,倾角大于20度,范家坪砾石层倾向东,倾角可达40度,两者构成向斜。由于地层明显褶皱,加之部分固结, 五泉山-范家坪砾石层明显年轻于以湖沼相红土为主的红层,但老于黄河北岸的未褶皱的七或六级阶地砾石层与现代有水的黄河……

 

1936年,杨钟健、卞美年命名了五泉山系 1947年,陈梦熊写出兰州黄河北岸各级台地,1958年,黄汲清称据陈梦熊,台地共有四级,另有最新冲积层台地。这是兰州两套与黄河有关沉积层的最初研究。杨、陈-黄三位都是院士。不过他们未及指出两层的关系,特别是未及指出五泉山系系黄河水系沉积层。1958年成立的甘肃区域地质测量队使用了这些资料。

黄河发育史研究的根本性突破发生在19631223日,那天甘肃区测队黄土复查组发现杨、卞的五泉砾石层系由上下两部组成,杨、卞仅发现上部:自兰州东南马衔山片麻岩、兴隆山绿火山岩随水带来的,磨圆很差、大小混杂的砾石构成的冲沟砾石层,而下部尚有分选、磨圆极好,成分与现代黄河卵石无异,由兰州没有,兰州以上刘家峡……才有的花岗岩、石英岩等组成的砾石层,所以下五泉砾石层明显是一条大河,即古黄河冲积物。而上、下层总体表明,红层后不仅有古黄河形成,并有支流注入,下五泉砾石层是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4,下五泉砾石层---黄河最早沉积层发现在学术界的影响---- 不仅成为甘肃立即采纳的科学成果,1964年,青、甘、宁等省地质图连图时,并为邻省接受。宁夏周特先便告知宁夏河套钻孔第四系厚300-1124米,银川北钻孔180米处恰有中更新世哺乳动物化石发现。2006年张珂、蔡剑波报道甘、宁交界黄河黑山峡口最高阶地拔河247米,宇宙核素的初步年龄2.4百万年,佐证了1963年我们的结论。下五泉砾石层的发现与1963年略早我们发现的黄河最大支流渭河最早沉积砾石层,还以第一、第二篇的位置宣读或发表于1964年甘肃省地质学会成立大会、《第二届全国第四纪学术会议论文摘要集》。后者,高善明等《渭河下游河流地貌》一书称经我们现场考察,认为是符合实际的。前者,除我的文章,上述论文摘要集尚有区测队同内容另一文章。兰州大学张林源则写道,区测队杨联康同志面告五泉砾石层下部尚有一冲积砾石层。他与兰大武安斌合写了《兰州地区第四系分层的初步意见》。1988 武安斌等发表了《兰州盆地下更新统五泉山组的粒组特征及其成因探讨》将五泉山组分为第一、第二岩性段,下部为河流相、上部为冲沟相,与我1964年发表的一样。

 

发现黄河最早沉积层下五泉砾石层在学术界外的多舛恶运与监禁不住的科学--- 由于上世纪60年代政治运动,我因发现并发表黄河最早沉积层下五泉砾石层,反被诬为追求名利、不问政治;目无组织、狂妄自大,直至因对这一成果与对科学精神的执着坚持而被投入冤狱十年。

只是甘肃区调队、甘肃矿务局等却使用这一成果(冲积砂砾石层、多呈半胶结状态)至今,甘肃水文地质队钻探资料也证实了下五泉砾石层的广泛存在。我在冤狱中则写有二、三百万年来的兰州关于研究黄河发育史的建议” 等(见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等中央并各省、市、自治区主要报刊)。甚至我在冤狱中,省和全国性学术会议仍有下五泉砾石层的介绍。所以,做为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的下五泉砾石层的存在、发现不仅确凿无疑,而且广有影响。今年,2017415 ,兰州晨报  《古生物学大师杨钟健的陇原足迹:发现并命名五泉山系》 写道:后来人们的研究将其进一步扩大成……五泉山砾石层()等,有人说,这些砾石层和黄河的形成有关,讲的应该也是这件事(如果和黄河形成无关,五泉山系这四个字恐怕也会像其它大量地层名称一样,不大为人所知了)。

 

5,如何确认兰州下五泉砾石层是黄河全程最早沉积砾石层?

35年前,1982年完成的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黄河全程徒步考察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寻找和确认黄河全程最早沉积,结果恰是:兰州下五泉砾石层为5500公里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从砾石的来源、磨圆、分选……看,其时不仅已有黄河,且有支沟注入。砾石层下伏晚近纪红层,所以黄河形成晚于该红层(邱占祥、 谷祖刚 定为中新世, 韩飞测定距今6-3.5百万年)。后来兰州西盆地范家坪发现五泉砾石层底部砾石中有来自西秦岭含VERBEKEENA化石的灰岩砾石更表明此时这条大河——黄河已经贯通西秦岭和兰州。更加确证兰州下五泉砾石层是黄河全程最早沉积砾石层。

 

上述结论,我不仅1982年宣讲于地质部科技司召开的《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黄河全程徒步考察学术报告会》(见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等中央并各省、市、自治区主要报刊有关报道,以英、法、西、葡、德、阿拉伯、中文出版的《CHINA  RECONSTRUCTS》的文章也有同样介绍。现美国会图书馆等保有该出版物),1986年我与日本多所著名大学教授、名誉教授等合著的《黄河物语。黄河五千公里徒步》中又详细介绍了下五泉砾石层。1995年在柏林第十四届国际第四纪大会宣读《黄河的形成》后,受巴西、俄罗斯等多国科学家祝贺,并在其基础上成立了全球大河工作组。1996年在第30届国际地质大会又放映了录像《黄河的形成》,国际地质大会主席亲自观看,表示赞赏(合影、来信),多国代表称赞……录像中有甘肃区调队全部技术骨干出镜,由他们论证了含VERBEKEENA化石的灰岩砾石来源---对他们,这些岩石是再熟悉不过了---以上各次论述,我都是自下五泉砾石层、自兰州起介绍到黄河全程……

 

6,来自兰州冰川冻土研究领域、无视科学、无视知识产权的三个院士---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的黄河研究为什么缺了整整一套黄河沉积层?

1996年施、李、姚等在《青藏高原北部第四纪晚期自然环境演变研究》中称对黄河阶地和沉积资料研究,确定兰州段黄河形成于1.7-1.6Ma(百万年)前(这里的阶地指的是黄河北岸六、七级阶地)。根本没有提到黄河南岸已经褶皱、半胶结的,形成年龄远老于上述阶地的东部下五泉砾石层与西部范家坪砾石层:前者表明不仅有刘家峡等地流来的大河并有自南面注入的支沟,后者表明大河已经上连西秦岭。施、李、姚等做法严重违反科研常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怎么能支持这样的研究呢?

 现经初步查对,被称为中国现代冰川科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92岁去世的施雅风院士在其年谱上基本没有研究黄河的历史(见《施雅风年谱》),甚至根本没有《青藏高原北部第四纪晚期自然环境演变研究》这项成果。被介绍为从事冰川与环境变化研究开拓和发展了中国的冰芯研究的姚檀栋院士是李吉均的学生,施的第一个博士生,同样没有研究黄河的历史。因此,兰州段黄河形成的意见极可能出自李吉均……

 

56年南大地理系毕业,至兰大读研,57年至西秦岭野外,5859年参加施领导的祁连山冰雪利用研究,62年北大进修,63年发表第一篇文章《祁连山山地近期年龄及第四纪冰期探讨》。后处境不好。73-76年参加青藏高原考察,任冰川组组长。79年与文世宣等发表《青藏高原隆起的时代、幅度 和形式的探讨》,颇有影响,不过并无黄河发育证据,不大涉及黄河历史。79年后忙于和施雅风、崔之久联手批李四光庐山冰川与研究中国东部古冰川。对黄河,88年前,连其同事武安斌的工作(研究五泉砾石层冲积、冲沟相两岩性段)都没有做……

据著作目录,略早于91年李才涉足黄河阶地研究,但很粗糙,发表的《青藏高原上升的环境影响》中三构造-气候事件年代与后来相差甚大。且根本没有提及上、下五泉砾石层和我们早自63年始,直至三年前他同系的工作。95年,李出版了《Uplift of Qinghai-Xizang(Tibet) Plateau and Global Change》,在柏林14届国际第四纪大会送我一本,因内容离实际资料太远,我打了大量的x96年,发表了《晚新生代黄河上游地貌演化与青藏高原隆起》,称发现了兰州第七级黄河阶地和更高的剥蚀面,但实际追索,很不清晰……

综上,李涉足黄河历史研究不过1990-96数年,且全部著作无一处提及距兰大仅1-2公里、对黄河形成具头等意义的上、下五泉砾石层,仅凭黄河阶地就确定黄河形成于1.7-1.6Ma(百万年)前,实在太不科学。如进一步追问为何李等偏要避开五泉砾石层,抛掉一整套黄河沉积,答案也很清楚,即如知情人所说:如果他们把你发现的黄河最早沉积写上,那么,整个研究,还有他们自己的东西吗?由此可见:李等院士不仅涉嫌学术不端,且有主观故意。

 

7, 21年前,199630届国际地质大会如何面对面公开辩论,以黄河形成于约2.5百万年前下五泉砾石层完胜李吉均等黄河形成于1.7百万年的(超)九州台砾石层说?

我自56年入北大地貌专业,至96年,已发现的砾石来源不仅证明约2.5百万年前黄河已连接兰州上游刘家峡、西秦岭,兰州有支流注入,下游连接至宁、蒙河套,且可能连接晋陕峡谷(晋、陕区调队图表明,伴随吕梁山抬升,新近纪,其西坡各支沟尾闾或已相连)、出三门峡。施、姚、李虽为院士,但施、姚一直从事冰川冻土研究,几无研究黄河记录。李也一直以冰川冻土研究为主,90年方涉足黄河阶地,但很粗糙,且至今无一字论及距兰大不过1-2公里的五泉砾石层。三人无视前人成果,丢掉整整一层黄河沉积,提出黄河形成于1.7-1.6Ma(百万年)前,很不科学,因此,双方学术辩论不可避免。9630届国际地质大会上,当我讲完黄河贯通于约2.5Ma(百万年)前,李坚持他的黄河形成于1.7-1.6Ma前时,我起立、手举Verbeekina Staff(费伯克虫蜓)灰岩卵石面向各国地质学家大声问道“What is this,获得满场热烈鼓掌欢迎,李无言,宣告其惨败!

 

8, 结论:研究员杨联康等1963年发现的下五泉砾石层是黄河最早沉积(兰州-临夏一带第四纪地层),1981-82杨进行的历史上首次黄河全程徒步考察及后来发现的层中所含Verbeekina 灰岩卵石进一步确认该砾石层为黄河全程最早沉积层【 “黄河的几个重大问题”“黄河の 五千キロを歩く”“The Formation of The Yellow River”(宣读论文、录像)】,达到这一研究顶峰。 其前,1936年,杨钟健、卞美年命名五泉山系甘肃皋兰、永登区新生代地质); 1947年,陈梦熊在甘肃中部之地文一文写出兰州黄河北岸各台地,58年,黄汲清《中国新构造运动的几个类型》指出兰州附近台地地形异常发育,黄河北岸更为明显,根据陈梦熊,台地共有四级,……”。杨、陈-黄三位都是院士,均达到时代科学应有高度

1996年施雅风、姚檀栋、李吉均三个一直从事冰川冻土研究的院士,仅根据黄河北岸阶地,便宣称黄河形成于1.7-1.6Ma(百万年)前,很不科学。其中施、姚几无研究黄河的历史,李1990年方涉足黄河阶地,但很粗糙,其著作至今竟无一字论及距其兰大不过1-2公里、与黄河形成关系至为重要,早有人研究多年的下五泉砾石层,加之其它种种迹象表明,三人所为不仅学术不端,且系主观故意。国际学术会议的公开争鸣,各国代表以热烈鼓掌表明态度,李以无言以对惨败。但其主观故意必须披露、清算。 2013年,李的学生秦大河、姚檀栋……陈发虎……发表了《李吉均及其学术思想》,重申了李的黄河共发育七级阶地……得出黄河起源年代约为170万年前的老调,再次回避了距兰州大学不过1-2公里、与黄河形成关系至为重要,早已有人研究多年的下五泉砾石层。秦、姚、陈都是院士,除陈发虎在其个人著作参考文献中含兰州-临夏一带第四纪地层,《李》文等均未提及同类文章,根本不是科学。

因此,有关黄河发育史研究(首先是兰州)历史的结论应该是:1936年,杨钟健院士等;1947年,陈梦熊院士,19 58年,黄汲清院士,均达到时代科学应有高度。 研究员杨联康等1963年发现的下五泉砾石层,1981-82进行的历史上首次黄河全程徒步考察及后来发现的层中所含Verbeekina 灰岩卵石确认该砾石层为黄河全程最早沉积层,达到这一研究顶峰。 1996年施雅风、姚檀栋、李吉均三个院士,仅据黄河北岸阶地,便宣称黄河形成于1.7-1.6Ma(百万年)前,很不科学。加之其它迹象,其所为不仅学术不端,且系主观故意。李由于不惜把科学拖向后退,面对证据,国际学术会议上不能不以无言以对惨败。 2013年,李的学生秦大河、姚檀栋……陈发虎三个院士等不接受教训,不到实践中检验,重述李说,如果不是有碍情面或学养不足,就是同样学术不端,主观故意,故如公开争鸣,同样只能学术惨败!

上述,8个院士和一位研究员参与黄河发育史研究,表明问题重大。但站到研究顶端的是这位研究员,早于这位研究员的三位老一辈院士也达到了他们时代的高度。而1996年后的研究黄河晚于这位研究员的5(或4)个院士则学术不端,不惜把科学推向倒退,因而在公开争鸣中不能遭到和继续面临学术惨败,而其主观故意也必须予以追究。

 

9,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的学术不端带来的恶果之一:阻档全球大河发育历史研究健康发展---

1986年,当我在历史上第一个以1111天徒步考察黄河、长江全程后,既为我研究需要,也为历史上第一次长江、黄河漂流提供理论依据,北大校刊发表了我整版文章《长江、黄河在世界》,从河源、河长、坡降、形成时间、研究方法、两河的世界第一……,分篇比较了世界七大万里长河。论证了全程长漂、黄漂属世界第一,但此时国外资料系文献资料。92年起,我的考察重点转向国外,至今1/4世纪,已考察了全球六大洲全部七大万里长河并各洲最长与著名河流。所获资料证实:全球万里长河密西西比、鄂毕、叶尼塞及伏尔加、莱茵-泰晤士等大河只是最后一次冰期以后形成,远不如长江、黄河历史清晰,而长江、黄河全程中最典型又可准确测年的就是五泉山(下五泉砾石层起)-范家坪九州台剖面。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学术不端,甚至连同系成果都不顾,有意丢点整整一套黄河冲积层,加之拥有的学术权力,严重阻碍了黄河全程发育史的健康研究并对全球的引领。

钱学森问“中国为什么出不了大师”并不全对。在全球大河史研究上,中国早在引领世界,但存在学术不端的力图逆淘汰。

 

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的学术不端带来的恶果之二:阻档亿万炎黄子孙对母亲河历史的科学了解---

与专业有关,上北大时我在实习后遍游了祖国25省市自治区。老师很爱学生,但又要考虑当时制度,尚说实习后考察“不妥吧”。所在地质队则在运动中追问“谁出经费?”“和谁接头?”沿我走过路线外调,直至投我入冤狱。所以平反后,我第一件事就是完成全国二十九省市区旅行考察,呼吁发展旅游,大力加强旅游事业中的地学研究,让人民了解国家,了解科学。而国家旅游局1980年才成立,目的也是增加外汇。至今,38年过去,中国旅游虽有极大发展,国家和世界地质公园也已为数不少,但科学实效未必理想。与美国科罗拉多、尼亚加拉、黄石,德国地理学会定的多瑙河源……差距不小。原因之一在于不知道人们需要什么科学?而黄河的形成恰是亿万炎黄子孙需要了解的科学,兰州五泉山--范家坪—九州台恰有最完整黄河形成发展的历史证据,据说甘肃、兰州旅游收入排位全国倒数一二,如果不是施、李、姚学术不端带来的恶果,只要略作工作,把兰州五泉山(下五泉砾石层起)-范家坪—九州台建成科学含量极高、亿万炎黄子孙需要、令世界仰视的世界地质公园还有问题吗?

 

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的学术不端带来的恶果之三:败坏学风,后果严重

47年,陈梦熊写出兰州黄河北岸各台地,58年,黄汲清在大会称“据陈梦熊,台地共有四级,另有……”。64年,兰大张林源等在《兰州地区第四系分层的初步意见》写道“区测队杨联康同志面告五泉砾石层下部尚有一冲积砾石层”。83年,高善明等在《渭河下游河流地貌》中写道“经我们现场考察,认为(杨的图)是符合实际的”,从甘肃煤田地质局钟玉海到兰州大学陈发虎等也都在参考文献中写出《兰州-临夏一带第四纪地层》……,这都体现出中国古代坚持、西方成功传入的重视实地考察、重视前人成果的好的科学学风。而近些年的施、李、姚恰相反,或终生,或至今未接触黄河历史研究,或全部著作无一字提及距自己学校仅1-2公里,对黄河形成具头等价值,他人有多年研究成果的证据,竟能断章取义做出黄河形成结论,并受学生追捧,因此不能不在公开学术争鸣中受各国同行洒笑而惨败。但其对学风之败坏,仍须做为典型予以肃清。试想:中国还能允许终身与黄河无关者为黄河形成做结论,或继续对研究具头等价值的证据弃置不顾吗,哪个国家允许这种学风存在,引领科研呢?

 

10,不惧反复争鸣、检验的科学真理:下五泉砾石层为黄河最早沉积、兰州黄河有全球大河发育历史最典型剖面

地球围绕太阳旋转是科学常识,但哥白尼只敢在临终的1453年才发表<天体运行论>,至1600年布鲁诺还为此被宗教判了火刑,400年后1992年才由教皇平反。这是因为哥、布对教会不可能公开争鸣。韩春雨的文章发表在《自然》上,经国内外科学家质疑、争鸣,只能撤稿。所以不惧争鸣、检验和长时间争鸣、检验才是科学真理。

有关下五泉砾石层为黄河最早沉积的争鸣早在9630届国际地质大会已经结束。现在需要的只是肃清施、李、姚学术不端带来的恶果,使亿万炎黄子孙得以科学了解母亲河历史,使黄河历史研究引领世界大河历史研究,使中国科学回归正确道路发展。因此,应该欢迎再争鸣、检验。做法也很简单,即再给李吉均一次机会,回答“What is this”?

由于问题重大,涉及八个院士,中科院地学学部应该出面检查。做法同样简单:即李如不回答,可1)到五泉公园东墙外红泥沟实地考察;2)观看30届国际地质大会所映、国际地质大会主席所看录像《黄河的形成》;3)阅读杨联康1964至武安斌1988年文章,甚至委托武将实地情况报告。妥否,可公议

 

11公开竞选领军人才,协作研究黄河全程发育历史,引领全球大河发育历史研究---

施、李、姚学术不端并非孤立,而且他们掌握国家科研安排部分权力,并和学术界外有种种联系, 这就使得中国科技腐败与逆淘汰有增无已的泛滥。随着科学公开争鸣和反腐推进,真相可能逐渐清楚,遭遇边缘化,逆淘汰的科学真理可能拂尘见日。

握有真理的科学家除矢志效力国家前途、人类命运,关键要从内外科学家前辈吸取力量,发扬优良学风,坚持以公开争鸣、实践检验鉴定科技成果与由成果确认人才的科学原则,而让其它原则让路。

据此提出:黄河全程发育史既是亿万炎黄子孙关注,又是引领全球大河发育历史研究的重大科学项目,近年成果明显增多,但有明显失误,又较分散,故应做一总项目,再协作研究。其领军人应像商业公开竞标、体育、文艺公开比赛那样公开竞选产生。院士、教授、副教授、……或类似依等级暗箱操作确定科研项目的体制必须退居。本文愿做抛砖引玉竞选标书。19828595年我都发表过组队意见,96年国土资源部常务副部长、IGU张宏仁新主席建议我具体抓这件事,并同意去青海水文地质队联系。现考察全球后,我看可行,到了中国真的在重大领域引领世界的时候了!

 

祖国,我爱你,也希望祖国爱自己的科学家,为他们建立公开争鸣的平台!

 

下帖标题:

 

历史上第一次徒步考察黄河全程后有多少重大科学问题有重大改变----隆重纪念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完成徒步考察黄河全程35周年、黄河漂流30周年、徒步考察珠江全程20周年并迎接中国第一个科技日到来系列文章(跋)

杨联康 发表于  2017-10-14 18:54:19 70字 ( 0/31)

非常简单的识别真理的方法:手拿含Verbeekina 灰岩卵石,问李吉均:What is this?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黄河的形成,并有关认识史(全)。---八个院士、一位研究员,是谁在哪年发现和确认了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历史上第一次徒步考察黄河全程后有多少重大科学问题有重大改变----隆重纪念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完成徒步考察黄河全程35周年、黄河漂流30周年、徒步考察珠江全程20周年并迎接中国第一个科技日到来系列文章之一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1,怎样确定古河流?

如果想确定一条古河流,就必须拿出它沿流古沉积物(砾石、沙、泥-粉沙、黏土)证据。

 

2,在哪里寻找古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

真正从古黄河沉积砾石层推断黄河起源的文章,学界多认为是1930年德日进、杨钟健的《山西西部、陕西北部蓬蒂纪后、黄土期前之地层观察》。德、杨在保德以北一个叫做火山的地方测有一个剖面,最高和最老的第一级台地高出现黄河河底140米,上面发育着上新统蓬蒂期红土,下面为红土的底砾岩(有花岗岩砾石)。这层砾岩被推断可能为黄河沉积。

但即使从更上游的托克托起算,至黄河河口长度也不过2002.3 公里,远难像今日5501.1公里的黄河这样被称做世界五大长河之一(即,上述长度的河充其量是地方性河流)。而且也不易反映出全河伴随青藏高原隆起一泻而下的形成机理。所以,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的代表性剖面最好还是到流程更长的、3500公里的中上游去找,特别是在各大地质构造结合地带去找,如兰州。这里恰处地貌上青藏高原、黄土高原结合部并地质构造上中国西域式(北西西-南东东方向)、东西向(秦岭)、南北向(贺兰-六盘)构造带交汇点。 现在,研究黄河发育史的文章很多,但从黄河全程历史研究标准剖面的选择看,确实没有优于兰州者。

 

3,兰州下五泉砾石层为什么是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兰州,横跨黄河南北两岸,河宽百米。有两套地层与黄河有关。一套是北岸沿现代黄河分布的六--七级阶地上的砾石层,各砾石层均微向下游倾斜,下为古老的皋兰系变质岩,上覆黄土,其中六级阶地九州台砾石层上覆黄土厚315米,为世界最厚可见黄土,按现代科学水平,非常便于测定年龄; 另一套沉积层位黄河南岸的两个地点:东部的五泉山和西部的范家坪。五泉山九州台范家坪为空间上如三角形之三个点,距离不过20公里。五泉山砾石层上覆为石质黄土,底伏为红层(该红层1988年邱占祥、 谷祖刚 据短面蝟类等化石,定为中新世, 2009年韩飞磁性测定距今6-3.5百万年);范家坪砾石层(多认为与五泉砾石层同层)整合或假整合于中新世红层上,上覆地层很新,可忽略。五泉山砾石层并上覆石质黄土,范家坪砾石层并下伏中新世红层,均同步褶皱。五泉山砾石层倾向西,倾角大于20度,范家坪砾石层倾向东,倾角可达40度,两者构成向斜。由于地层明显褶皱,加之部分固结, 五泉山-范家坪砾石层明显年轻于以湖沼相红土为主的红层,但老于黄河北岸的未褶皱的七或六级阶地砾石层与现代有水的黄河……

 

1936年,杨钟健、卞美年命名了五泉山系 1947年,陈梦熊写出兰州黄河北岸各级台地,1958年,黄汲清称据陈梦熊,台地共有四级,另有最新冲积层台地。这是兰州两套与黄河有关沉积层的最初研究。杨、陈-黄三位都是院士。不过他们未及指出两层的关系,特别是未及指出五泉山系系黄河水系沉积层。1958年成立的甘肃区域地质测量队使用了这些资料。

黄河发育史研究的根本性突破发生在19631223日,那天甘肃区测队黄土复查组发现杨、卞的五泉砾石层系由上下两部组成,杨、卞仅发现上部:自兰州东南马衔山片麻岩、兴隆山绿火山岩随水带来的,磨圆很差、大小混杂的砾石构成的冲沟砾石层,而下部尚有分选、磨圆极好,成分与现代黄河卵石无异,由兰州没有,兰州以上刘家峡……才有的花岗岩、石英岩等组成的砾石层,所以下五泉砾石层明显是一条大河,即古黄河冲积物。而上、下层总体表明,红层后不仅有古黄河形成,并有支流注入,下五泉砾石层是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4,下五泉砾石层---黄河最早沉积层发现在学术界的影响---- 不仅成为甘肃立即采纳的科学成果,1964年,青、甘、宁等省地质图连图时,并为邻省接受。宁夏周特先便告知宁夏河套钻孔第四系厚300-1124米,银川北钻孔180米处恰有中更新世哺乳动物化石发现。2006年张珂、蔡剑波报道甘、宁交界黄河黑山峡口最高阶地拔河247米,宇宙核素的初步年龄2.4百万年,佐证了1963年我们的结论。下五泉砾石层的发现与1963年略早我们发现的黄河最大支流渭河最早沉积砾石层,还以第一、第二篇的位置宣读或发表于1964年甘肃省地质学会成立大会、《第二届全国第四纪学术会议论文摘要集》。后者,高善明等《渭河下游河流地貌》一书称经我们现场考察,认为是符合实际的。前者,除我的文章,上述论文摘要集尚有区测队同内容另一文章。兰州大学张林源则写道,区测队杨联康同志面告五泉砾石层下部尚有一冲积砾石层。他与兰大武安斌合写了《兰州地区第四系分层的初步意见》。1988 武安斌等发表了《兰州盆地下更新统五泉山组的粒组特征及其成因探讨》将五泉山组分为第一、第二岩性段,下部为河流相、上部为冲沟相,与我1964年发表的一样。

 

发现黄河最早沉积层下五泉砾石层在学术界外的多舛恶运与监禁不住的科学--- 由于上世纪60年代政治运动,我因发现并发表黄河最早沉积层下五泉砾石层,反被诬为追求名利、不问政治;目无组织、狂妄自大,直至因对这一成果与对科学精神的执着坚持而被投入冤狱十年。

只是甘肃区调队、甘肃矿务局等却使用这一成果(冲积砂砾石层、多呈半胶结状态)至今,甘肃水文地质队钻探资料也证实了下五泉砾石层的广泛存在。我在冤狱中则写有二、三百万年来的兰州关于研究黄河发育史的建议” 等(见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等中央并各省、市、自治区主要报刊)。甚至我在冤狱中,省和全国性学术会议仍有下五泉砾石层的介绍。所以,做为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的下五泉砾石层的存在、发现不仅确凿无疑,而且广有影响。今年,2017415 ,兰州晨报  《古生物学大师杨钟健的陇原足迹:发现并命名五泉山系》 写道:后来人们的研究将其进一步扩大成……五泉山砾石层()等,有人说,这些砾石层和黄河的形成有关,讲的应该也是这件事(如果和黄河形成无关,五泉山系这四个字恐怕也会像其它大量地层名称一样,不大为人所知了)。

 

5,如何确认兰州下五泉砾石层是黄河全程最早沉积砾石层?

35年前,1982年完成的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黄河全程徒步考察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寻找和确认黄河全程最早沉积,结果恰是:兰州下五泉砾石层为5500公里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从砾石的来源、磨圆、分选……看,其时不仅已有黄河,且有支沟注入。砾石层下伏晚近纪红层,所以黄河形成晚于该红层(邱占祥、 谷祖刚 定为中新世, 韩飞测定距今6-3.5百万年)。后来兰州西盆地范家坪发现五泉砾石层底部砾石中有来自西秦岭含VERBEKEENA化石的灰岩砾石更表明此时这条大河——黄河已经贯通西秦岭和兰州。更加确证兰州下五泉砾石层是黄河全程最早沉积砾石层。

 

上述结论,我不仅1982年宣讲于地质部科技司召开的《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黄河全程徒步考察学术报告会》(见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等中央并各省、市、自治区主要报刊有关报道,以英、法、西、葡、德、阿拉伯、中文出版的《CHINA  RECONSTRUCTS》的文章也有同样介绍。现美国会图书馆等保有该出版物),1986年我与日本多所著名大学教授、名誉教授等合著的《黄河物语。黄河五千公里徒步》中又详细介绍了下五泉砾石层。1995年在柏林第十四届国际第四纪大会宣读《黄河的形成》后,受巴西、俄罗斯等多国科学家祝贺,并在其基础上成立了全球大河工作组。1996年在第30届国际地质大会又放映了录像《黄河的形成》,国际地质大会主席亲自观看,表示赞赏(合影、来信),多国代表称赞……录像中有甘肃区调队全部技术骨干出镜,由他们论证了含VERBEKEENA化石的灰岩砾石来源---对他们,这些岩石是再熟悉不过了---以上各次论述,我都是自下五泉砾石层、自兰州起介绍到黄河全程……

 

6,来自兰州冰川冻土研究领域、无视科学、无视知识产权的三个院士---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的黄河研究为什么缺了整整一套黄河沉积层?

1996年施、李、姚等在《青藏高原北部第四纪晚期自然环境演变研究》中称对黄河阶地和沉积资料研究,确定兰州段黄河形成于1.7-1.6Ma(百万年)前(这里的阶地指的是黄河北岸六、七级阶地)。根本没有提到黄河南岸已经褶皱、半胶结的,形成年龄远老于上述阶地的东部下五泉砾石层与西部范家坪砾石层:前者表明不仅有刘家峡等地流来的大河并有自南面注入的支沟,后者表明大河已经上连西秦岭。施、李、姚等做法严重违反科研常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怎么能支持这样的研究呢?

 现经初步查对,被称为中国现代冰川科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92岁去世的施雅风院士在其年谱上基本没有研究黄河的历史(见《施雅风年谱》),甚至根本没有《青藏高原北部第四纪晚期自然环境演变研究》这项成果。被介绍为从事冰川与环境变化研究开拓和发展了中国的冰芯研究的姚檀栋院士是李吉均的学生,施的第一个博士生,同样没有研究黄河的历史。因此,兰州段黄河形成的意见极可能出自李吉均……

 

56年南大地理系毕业,至兰大读研,57年至西秦岭野外,5859年参加施领导的祁连山冰雪利用研究,62年北大进修,63年发表第一篇文章《祁连山山地近期年龄及第四纪冰期探讨》。后处境不好。73-76年参加青藏高原考察,任冰川组组长。79年与文世宣等发表《青藏高原隆起的时代、幅度 和形式的探讨》,颇有影响,不过并无黄河发育证据,不大涉及黄河历史。79年后忙于和施雅风、崔之久联手批李四光庐山冰川与研究中国东部古冰川。对黄河,88年前,连其同事武安斌的工作(研究五泉砾石层冲积、冲沟相两岩性段)都没有做……

据著作目录,略早于91年李才涉足黄河阶地研究,但很粗糙,发表的《青藏高原上升的环境影响》中三构造-气候事件年代与后来相差甚大。且根本没有提及上、下五泉砾石层和我们早自63年始,直至三年前他同系的工作。95年,李出版了《Uplift of Qinghai-Xizang(Tibet) Plateau and Global Change》,在柏林14届国际第四纪大会送我一本,因内容离实际资料太远,我打了大量的x96年,发表了《晚新生代黄河上游地貌演化与青藏高原隆起》,称发现了兰州第七级黄河阶地和更高的剥蚀面,但实际追索,很不清晰……

综上,李涉足黄河历史研究不过1990-96数年,且全部著作无一处提及距兰大仅1-2公里、对黄河形成具头等意义的上、下五泉砾石层,仅凭黄河阶地就确定黄河形成于1.7-1.6Ma(百万年)前,实在太不科学。如进一步追问为何李等偏要避开五泉砾石层,抛掉一整套黄河沉积,答案也很清楚,即如知情人所说:如果他们把你发现的黄河最早沉积写上,那么,整个研究,还有他们自己的东西吗?由此可见:李等院士不仅涉嫌学术不端,且有主观故意。

 

7, 21年前,199630届国际地质大会如何面对面公开辩论,以黄河形成于约2.5百万年前下五泉砾石层完胜李吉均等黄河形成于1.7百万年的(超)九州台砾石层说?

我自56年入北大地貌专业,至96年,已发现的砾石来源不仅证明约2.5百万年前黄河已连接兰州上游刘家峡、西秦岭,兰州有支流注入,下游连接至宁、蒙河套,且可能连接晋陕峡谷(晋、陕区调队图表明,伴随吕梁山抬升,新近纪,其西坡各支沟尾闾或已相连)、出三门峡。施、姚、李虽为院士,但施、姚一直从事冰川冻土研究,几无研究黄河记录。李也一直以冰川冻土研究为主,90年方涉足黄河阶地,但很粗糙,且至今无一字论及距兰大不过1-2公里的五泉砾石层。三人无视前人成果,丢掉整整一层黄河沉积,提出黄河形成于1.7-1.6Ma(百万年)前,很不科学,因此,双方学术辩论不可避免。9630届国际地质大会上,当我讲完黄河贯通于约2.5Ma(百万年)前,李坚持他的黄河形成于1.7-1.6Ma前时,我起立、手举Verbeekina Staff(费伯克虫蜓)灰岩卵石面向各国地质学家大声问道“What is this,获得满场热烈鼓掌欢迎,李无言,宣告其惨败!

 

8, 结论:研究员杨联康等1963年发现的下五泉砾石层是黄河最早沉积(兰州-临夏一带第四纪地层),1981-82杨进行的历史上首次黄河全程徒步考察及后来发现的层中所含Verbeekina 灰岩卵石进一步确认该砾石层为黄河全程最早沉积层【 “黄河的几个重大问题”“黄河の 五千キロを歩く”“The Formation of The Yellow River”(宣读论文、录像)】,达到这一研究顶峰。 其前,1936年,杨钟健、卞美年命名五泉山系甘肃皋兰、永登区新生代地质); 1947年,陈梦熊在甘肃中部之地文一文写出兰州黄河北岸各台地,58年,黄汲清《中国新构造运动的几个类型》指出兰州附近台地地形异常发育,黄河北岸更为明显,根据陈梦熊,台地共有四级,……”。杨、陈-黄三位都是院士,均达到时代科学应有高度

1996年施雅风、姚檀栋、李吉均三个一直从事冰川冻土研究的院士,仅根据黄河北岸阶地,便宣称黄河形成于1.7-1.6Ma(百万年)前,很不科学。其中施、姚几无研究黄河的历史,李1990年方涉足黄河阶地,但很粗糙,其著作至今竟无一字论及距其兰大不过1-2公里、与黄河形成关系至为重要,早有人研究多年的下五泉砾石层,加之其它种种迹象表明,三人所为不仅学术不端,且系主观故意。国际学术会议的公开争鸣,各国代表以热烈鼓掌表明态度,李以无言以对惨败。但其主观故意必须披露、清算。 2013年,李的学生秦大河、姚檀栋……陈发虎……发表了《李吉均及其学术思想》,重申了李的黄河共发育七级阶地……得出黄河起源年代约为170万年前的老调,再次回避了距兰州大学不过1-2公里、与黄河形成关系至为重要,早已有人研究多年的下五泉砾石层。秦、姚、陈都是院士,除陈发虎在其个人著作参考文献中含兰州-临夏一带第四纪地层,《李》文等均未提及同类文章,根本不是科学。

因此,有关黄河发育史研究(首先是兰州)历史的结论应该是:1936年,杨钟健院士等;1947年,陈梦熊院士,19 58年,黄汲清院士,均达到时代科学应有高度。 研究员杨联康等1963年发现的下五泉砾石层,1981-82进行的历史上首次黄河全程徒步考察及后来发现的层中所含Verbeekina 灰岩卵石确认该砾石层为黄河全程最早沉积层,达到这一研究顶峰。 1996年施雅风、姚檀栋、李吉均三个院士,仅据黄河北岸阶地,便宣称黄河形成于1.7-1.6Ma(百万年)前,很不科学。加之其它迹象,其所为不仅学术不端,且系主观故意。李由于不惜把科学拖向后退,面对证据,国际学术会议上不能不以无言以对惨败。 2013年,李的学生秦大河、姚檀栋……陈发虎三个院士等不接受教训,不到实践中检验,重述李说,如果不是有碍情面或学养不足,就是同样学术不端,主观故意,故如公开争鸣,同样只能学术惨败!

上述,8个院士和一位研究员参与黄河发育史研究,表明问题重大。但站到研究顶端的是这位研究员,早于这位研究员的三位老一辈院士也达到了他们时代的高度。而1996年后的研究黄河晚于这位研究员的5(或4)个院士则学术不端,不惜把科学推向倒退,因而在公开争鸣中不能遭到和继续面临学术惨败,而其主观故意也必须予以追究。

 

9,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的学术不端带来的恶果之一:阻档全球大河发育历史研究健康发展---

1986年,当我在历史上第一个以1111天徒步考察黄河、长江全程后,既为我研究需要,也为历史上第一次长江、黄河漂流提供理论依据,北大校刊发表了我整版文章《长江、黄河在世界》,从河源、河长、坡降、形成时间、研究方法、两河的世界第一……,分篇比较了世界七大万里长河。论证了全程长漂、黄漂属世界第一,但此时国外资料系文献资料。92年起,我的考察重点转向国外,至今1/4世纪,已考察了全球六大洲全部七大万里长河并各洲最长与著名河流。所获资料证实:全球万里长河密西西比、鄂毕、叶尼塞及伏尔加、莱茵-泰晤士等大河只是最后一次冰期以后形成,远不如长江、黄河历史清晰,而长江、黄河全程中最典型又可准确测年的就是五泉山(下五泉砾石层起)-范家坪九州台剖面。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学术不端,甚至连同系成果都不顾,有意丢点整整一套黄河冲积层,加之拥有的学术权力,严重阻碍了黄河全程发育史的健康研究并对全球的引领。

钱学森问“中国为什么出不了大师”并不全对。在全球大河史研究上,中国早在引领世界,但存在学术不端的力图逆淘汰。

 

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的学术不端带来的恶果之二:阻档亿万炎黄子孙对母亲河历史的科学了解---

与专业有关,上北大时我在实习后遍游了祖国25省市自治区。老师很爱学生,但又要考虑当时制度,尚说实习后考察“不妥吧”。所在地质队则在运动中追问“谁出经费?”“和谁接头?”沿我走过路线外调,直至投我入冤狱。所以平反后,我第一件事就是完成全国二十九省市区旅行考察,呼吁发展旅游,大力加强旅游事业中的地学研究,让人民了解国家,了解科学。而国家旅游局1980年才成立,目的也是增加外汇。至今,38年过去,中国旅游虽有极大发展,国家和世界地质公园也已为数不少,但科学实效未必理想。与美国科罗拉多、尼亚加拉、黄石,德国地理学会定的多瑙河源……差距不小。原因之一在于不知道人们需要什么科学?而黄河的形成恰是亿万炎黄子孙需要了解的科学,兰州五泉山--范家坪—九州台恰有最完整黄河形成发展的历史证据,据说甘肃、兰州旅游收入排位全国倒数一二,如果不是施、李、姚学术不端带来的恶果,只要略作工作,把兰州五泉山(下五泉砾石层起)-范家坪—九州台建成科学含量极高、亿万炎黄子孙需要、令世界仰视的世界地质公园还有问题吗?

 

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的学术不端带来的恶果之三:败坏学风,后果严重

47年,陈梦熊写出兰州黄河北岸各台地,58年,黄汲清在大会称“据陈梦熊,台地共有四级,另有……”。64年,兰大张林源等在《兰州地区第四系分层的初步意见》写道“区测队杨联康同志面告五泉砾石层下部尚有一冲积砾石层”。83年,高善明等在《渭河下游河流地貌》中写道“经我们现场考察,认为(杨的图)是符合实际的”,从甘肃煤田地质局钟玉海到兰州大学陈发虎等也都在参考文献中写出《兰州-临夏一带第四纪地层》……,这都体现出中国古代坚持、西方成功传入的重视实地考察、重视前人成果的好的科学学风。而近些年的施、李、姚恰相反,或终生,或至今未接触黄河历史研究,或全部著作无一字提及距自己学校仅1-2公里,对黄河形成具头等价值,他人有多年研究成果的证据,竟能断章取义做出黄河形成结论,并受学生追捧,因此不能不在公开学术争鸣中受各国同行洒笑而惨败。但其对学风之败坏,仍须做为典型予以肃清。试想:中国还能允许终身与黄河无关者为黄河形成做结论,或继续对研究具头等价值的证据弃置不顾吗,哪个国家允许这种学风存在,引领科研呢?

 

10,不惧反复争鸣、检验的科学真理:下五泉砾石层为黄河最早沉积、兰州黄河有全球大河发育历史最典型剖面

地球围绕太阳旋转是科学常识,但哥白尼只敢在临终的1453年才发表<天体运行论>,至1600年布鲁诺还为此被宗教判了火刑,400年后1992年才由教皇平反。这是因为哥、布对教会不可能公开争鸣。韩春雨的文章发表在《自然》上,经国内外科学家质疑、争鸣,只能撤稿。所以不惧争鸣、检验和长时间争鸣、检验才是科学真理。

有关下五泉砾石层为黄河最早沉积的争鸣早在9630届国际地质大会已经结束。现在需要的只是肃清施、李、姚学术不端带来的恶果,使亿万炎黄子孙得以科学了解母亲河历史,使黄河历史研究引领世界大河历史研究,使中国科学回归正确道路发展。因此,应该欢迎再争鸣、检验。做法也很简单,即再给李吉均一次机会,回答“What is this”?

由于问题重大,涉及八个院士,中科院地学学部应该出面检查。做法同样简单:即李如不回答,可1)到五泉公园东墙外红泥沟实地考察;2)观看30届国际地质大会所映、国际地质大会主席所看录像《黄河的形成》;3)阅读杨联康1964至武安斌1988年文章,甚至委托武将实地情况报告。妥否,可公议

 

11公开竞选领军人才,协作研究黄河全程发育历史,引领全球大河发育历史研究---

施、李、姚学术不端并非孤立,而且他们掌握国家科研安排部分权力,并和学术界外有种种联系, 这就使得中国科技腐败与逆淘汰有增无已的泛滥。随着科学公开争鸣和反腐推进,真相可能逐渐清楚,遭遇边缘化,逆淘汰的科学真理可能拂尘见日。

握有真理的科学家除矢志效力国家前途、人类命运,关键要从内外科学家前辈吸取力量,发扬优良学风,坚持以公开争鸣、实践检验鉴定科技成果与由成果确认人才的科学原则,而让其它原则让路。

据此提出:黄河全程发育史既是亿万炎黄子孙关注,又是引领全球大河发育历史研究的重大科学项目,近年成果明显增多,但有明显失误,又较分散,故应做一总项目,再协作研究。其领军人应像商业公开竞标、体育、文艺公开比赛那样公开竞选产生。院士、教授、副教授、……或类似依等级暗箱操作确定科研项目的体制必须退居。本文愿做抛砖引玉竞选标书。19828595年我都发表过组队意见,96年国土资源部常务副部长、IGU张宏仁新主席建议我具体抓这件事,并同意去青海水文地质队联系。现考察全球后,我看可行,到了中国真的在重大领域引领世界的时候了!

 

祖国,我爱你,也希望祖国爱自己的科学家,为他们建立公开争鸣的平台!

 

下帖标题:

 

历史上第一次徒步考察黄河全程后有多少重大科学问题有重大改变----隆重纪念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完成徒步考察黄河全程35周年、黄河漂流30周年、徒步考察珠江全程20周年并迎接中国第一个科技日到来系列文章(跋)

杨联康 发表于  2017-10-14 18:50:41 55字 ( 0/35)

非常简单的识别真理的方法:到兰州五泉公园东墙外红泥沟去看磨圆胶结砾石层!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黄河的形成,并有关认识史(全)。---八个院士、一位研究员,是谁在哪年发现和确认了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历史上第一次徒步考察黄河全程后有多少重大科学问题有重大改变----隆重纪念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完成徒步考察黄河全程35周年、黄河漂流30周年、徒步考察珠江全程20周年并迎接中国第一个科技日到来系列文章之一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1,怎样确定古河流?

如果想确定一条古河流,就必须拿出它沿流古沉积物(砾石、沙、泥-粉沙、黏土)证据。

 

2,在哪里寻找古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

真正从古黄河沉积砾石层推断黄河起源的文章,学界多认为是1930年德日进、杨钟健的《山西西部、陕西北部蓬蒂纪后、黄土期前之地层观察》。德、杨在保德以北一个叫做火山的地方测有一个剖面,最高和最老的第一级台地高出现黄河河底140米,上面发育着上新统蓬蒂期红土,下面为红土的底砾岩(有花岗岩砾石)。这层砾岩被推断可能为黄河沉积。

但即使从更上游的托克托起算,至黄河河口长度也不过2002.3 公里,远难像今日5501.1公里的黄河这样被称做世界五大长河之一(即,上述长度的河充其量是地方性河流)。而且也不易反映出全河伴随青藏高原隆起一泻而下的形成机理。所以,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的代表性剖面最好还是到流程更长的、3500公里的中上游去找,特别是在各大地质构造结合地带去找,如兰州。这里恰处地貌上青藏高原、黄土高原结合部并地质构造上中国西域式(北西西-南东东方向)、东西向(秦岭)、南北向(贺兰-六盘)构造带交汇点。 现在,研究黄河发育史的文章很多,但从黄河全程历史研究标准剖面的选择看,确实没有优于兰州者。

 

3,兰州下五泉砾石层为什么是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兰州,横跨黄河南北两岸,河宽百米。有两套地层与黄河有关。一套是北岸沿现代黄河分布的六--七级阶地上的砾石层,各砾石层均微向下游倾斜,下为古老的皋兰系变质岩,上覆黄土,其中六级阶地九州台砾石层上覆黄土厚315米,为世界最厚可见黄土,按现代科学水平,非常便于测定年龄; 另一套沉积层位黄河南岸的两个地点:东部的五泉山和西部的范家坪。五泉山九州台范家坪为空间上如三角形之三个点,距离不过20公里。五泉山砾石层上覆为石质黄土,底伏为红层(该红层1988年邱占祥、 谷祖刚 据短面蝟类等化石,定为中新世, 2009年韩飞磁性测定距今6-3.5百万年);范家坪砾石层(多认为与五泉砾石层同层)整合或假整合于中新世红层上,上覆地层很新,可忽略。五泉山砾石层并上覆石质黄土,范家坪砾石层并下伏中新世红层,均同步褶皱。五泉山砾石层倾向西,倾角大于20度,范家坪砾石层倾向东,倾角可达40度,两者构成向斜。由于地层明显褶皱,加之部分固结, 五泉山-范家坪砾石层明显年轻于以湖沼相红土为主的红层,但老于黄河北岸的未褶皱的七或六级阶地砾石层与现代有水的黄河……

 

1936年,杨钟健、卞美年命名了五泉山系 1947年,陈梦熊写出兰州黄河北岸各级台地,1958年,黄汲清称据陈梦熊,台地共有四级,另有最新冲积层台地。这是兰州两套与黄河有关沉积层的最初研究。杨、陈-黄三位都是院士。不过他们未及指出两层的关系,特别是未及指出五泉山系系黄河水系沉积层。1958年成立的甘肃区域地质测量队使用了这些资料。

黄河发育史研究的根本性突破发生在19631223日,那天甘肃区测队黄土复查组发现杨、卞的五泉砾石层系由上下两部组成,杨、卞仅发现上部:自兰州东南马衔山片麻岩、兴隆山绿火山岩随水带来的,磨圆很差、大小混杂的砾石构成的冲沟砾石层,而下部尚有分选、磨圆极好,成分与现代黄河卵石无异,由兰州没有,兰州以上刘家峡……才有的花岗岩、石英岩等组成的砾石层,所以下五泉砾石层明显是一条大河,即古黄河冲积物。而上、下层总体表明,红层后不仅有古黄河形成,并有支流注入,下五泉砾石层是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4,下五泉砾石层---黄河最早沉积层发现在学术界的影响---- 不仅成为甘肃立即采纳的科学成果,1964年,青、甘、宁等省地质图连图时,并为邻省接受。宁夏周特先便告知宁夏河套钻孔第四系厚300-1124米,银川北钻孔180米处恰有中更新世哺乳动物化石发现。2006年张珂、蔡剑波报道甘、宁交界黄河黑山峡口最高阶地拔河247米,宇宙核素的初步年龄2.4百万年,佐证了1963年我们的结论。下五泉砾石层的发现与1963年略早我们发现的黄河最大支流渭河最早沉积砾石层,还以第一、第二篇的位置宣读或发表于1964年甘肃省地质学会成立大会、《第二届全国第四纪学术会议论文摘要集》。后者,高善明等《渭河下游河流地貌》一书称经我们现场考察,认为是符合实际的。前者,除我的文章,上述论文摘要集尚有区测队同内容另一文章。兰州大学张林源则写道,区测队杨联康同志面告五泉砾石层下部尚有一冲积砾石层。他与兰大武安斌合写了《兰州地区第四系分层的初步意见》。1988 武安斌等发表了《兰州盆地下更新统五泉山组的粒组特征及其成因探讨》将五泉山组分为第一、第二岩性段,下部为河流相、上部为冲沟相,与我1964年发表的一样。

 

发现黄河最早沉积层下五泉砾石层在学术界外的多舛恶运与监禁不住的科学--- 由于上世纪60年代政治运动,我因发现并发表黄河最早沉积层下五泉砾石层,反被诬为追求名利、不问政治;目无组织、狂妄自大,直至因对这一成果与对科学精神的执着坚持而被投入冤狱十年。

只是甘肃区调队、甘肃矿务局等却使用这一成果(冲积砂砾石层、多呈半胶结状态)至今,甘肃水文地质队钻探资料也证实了下五泉砾石层的广泛存在。我在冤狱中则写有二、三百万年来的兰州关于研究黄河发育史的建议” 等(见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等中央并各省、市、自治区主要报刊)。甚至我在冤狱中,省和全国性学术会议仍有下五泉砾石层的介绍。所以,做为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的下五泉砾石层的存在、发现不仅确凿无疑,而且广有影响。今年,2017415 ,兰州晨报  《古生物学大师杨钟健的陇原足迹:发现并命名五泉山系》 写道:后来人们的研究将其进一步扩大成……五泉山砾石层()等,有人说,这些砾石层和黄河的形成有关,讲的应该也是这件事(如果和黄河形成无关,五泉山系这四个字恐怕也会像其它大量地层名称一样,不大为人所知了)。

 

5,如何确认兰州下五泉砾石层是黄河全程最早沉积砾石层?

35年前,1982年完成的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黄河全程徒步考察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寻找和确认黄河全程最早沉积,结果恰是:兰州下五泉砾石层为5500公里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从砾石的来源、磨圆、分选……看,其时不仅已有黄河,且有支沟注入。砾石层下伏晚近纪红层,所以黄河形成晚于该红层(邱占祥、 谷祖刚 定为中新世, 韩飞测定距今6-3.5百万年)。后来兰州西盆地范家坪发现五泉砾石层底部砾石中有来自西秦岭含VERBEKEENA化石的灰岩砾石更表明此时这条大河——黄河已经贯通西秦岭和兰州。更加确证兰州下五泉砾石层是黄河全程最早沉积砾石层。

 

上述结论,我不仅1982年宣讲于地质部科技司召开的《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黄河全程徒步考察学术报告会》(见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等中央并各省、市、自治区主要报刊有关报道,以英、法、西、葡、德、阿拉伯、中文出版的《CHINA  RECONSTRUCTS》的文章也有同样介绍。现美国会图书馆等保有该出版物),1986年我与日本多所著名大学教授、名誉教授等合著的《黄河物语。黄河五千公里徒步》中又详细介绍了下五泉砾石层。1995年在柏林第十四届国际第四纪大会宣读《黄河的形成》后,受巴西、俄罗斯等多国科学家祝贺,并在其基础上成立了全球大河工作组。1996年在第30届国际地质大会又放映了录像《黄河的形成》,国际地质大会主席亲自观看,表示赞赏(合影、来信),多国代表称赞……录像中有甘肃区调队全部技术骨干出镜,由他们论证了含VERBEKEENA化石的灰岩砾石来源---对他们,这些岩石是再熟悉不过了---以上各次论述,我都是自下五泉砾石层、自兰州起介绍到黄河全程……

 

6,来自兰州冰川冻土研究领域、无视科学、无视知识产权的三个院士---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的黄河研究为什么缺了整整一套黄河沉积层?

1996年施、李、姚等在《青藏高原北部第四纪晚期自然环境演变研究》中称对黄河阶地和沉积资料研究,确定兰州段黄河形成于1.7-1.6Ma(百万年)前(这里的阶地指的是黄河北岸六、七级阶地)。根本没有提到黄河南岸已经褶皱、半胶结的,形成年龄远老于上述阶地的东部下五泉砾石层与西部范家坪砾石层:前者表明不仅有刘家峡等地流来的大河并有自南面注入的支沟,后者表明大河已经上连西秦岭。施、李、姚等做法严重违反科研常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怎么能支持这样的研究呢?

 现经初步查对,被称为中国现代冰川科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92岁去世的施雅风院士在其年谱上基本没有研究黄河的历史(见《施雅风年谱》),甚至根本没有《青藏高原北部第四纪晚期自然环境演变研究》这项成果。被介绍为从事冰川与环境变化研究开拓和发展了中国的冰芯研究的姚檀栋院士是李吉均的学生,施的第一个博士生,同样没有研究黄河的历史。因此,兰州段黄河形成的意见极可能出自李吉均……

 

56年南大地理系毕业,至兰大读研,57年至西秦岭野外,5859年参加施领导的祁连山冰雪利用研究,62年北大进修,63年发表第一篇文章《祁连山山地近期年龄及第四纪冰期探讨》。后处境不好。73-76年参加青藏高原考察,任冰川组组长。79年与文世宣等发表《青藏高原隆起的时代、幅度 和形式的探讨》,颇有影响,不过并无黄河发育证据,不大涉及黄河历史。79年后忙于和施雅风、崔之久联手批李四光庐山冰川与研究中国东部古冰川。对黄河,88年前,连其同事武安斌的工作(研究五泉砾石层冲积、冲沟相两岩性段)都没有做……

据著作目录,略早于91年李才涉足黄河阶地研究,但很粗糙,发表的《青藏高原上升的环境影响》中三构造-气候事件年代与后来相差甚大。且根本没有提及上、下五泉砾石层和我们早自63年始,直至三年前他同系的工作。95年,李出版了《Uplift of Qinghai-Xizang(Tibet) Plateau and Global Change》,在柏林14届国际第四纪大会送我一本,因内容离实际资料太远,我打了大量的x96年,发表了《晚新生代黄河上游地貌演化与青藏高原隆起》,称发现了兰州第七级黄河阶地和更高的剥蚀面,但实际追索,很不清晰……

综上,李涉足黄河历史研究不过1990-96数年,且全部著作无一处提及距兰大仅1-2公里、对黄河形成具头等意义的上、下五泉砾石层,仅凭黄河阶地就确定黄河形成于1.7-1.6Ma(百万年)前,实在太不科学。如进一步追问为何李等偏要避开五泉砾石层,抛掉一整套黄河沉积,答案也很清楚,即如知情人所说:如果他们把你发现的黄河最早沉积写上,那么,整个研究,还有他们自己的东西吗?由此可见:李等院士不仅涉嫌学术不端,且有主观故意。

 

7, 21年前,199630届国际地质大会如何面对面公开辩论,以黄河形成于约2.5百万年前下五泉砾石层完胜李吉均等黄河形成于1.7百万年的(超)九州台砾石层说?

我自56年入北大地貌专业,至96年,已发现的砾石来源不仅证明约2.5百万年前黄河已连接兰州上游刘家峡、西秦岭,兰州有支流注入,下游连接至宁、蒙河套,且可能连接晋陕峡谷(晋、陕区调队图表明,伴随吕梁山抬升,新近纪,其西坡各支沟尾闾或已相连)、出三门峡。施、姚、李虽为院士,但施、姚一直从事冰川冻土研究,几无研究黄河记录。李也一直以冰川冻土研究为主,90年方涉足黄河阶地,但很粗糙,且至今无一字论及距兰大不过1-2公里的五泉砾石层。三人无视前人成果,丢掉整整一层黄河沉积,提出黄河形成于1.7-1.6Ma(百万年)前,很不科学,因此,双方学术辩论不可避免。9630届国际地质大会上,当我讲完黄河贯通于约2.5Ma(百万年)前,李坚持他的黄河形成于1.7-1.6Ma前时,我起立、手举Verbeekina Staff(费伯克虫蜓)灰岩卵石面向各国地质学家大声问道“What is this,获得满场热烈鼓掌欢迎,李无言,宣告其惨败!

 

8, 结论:研究员杨联康等1963年发现的下五泉砾石层是黄河最早沉积(兰州-临夏一带第四纪地层),1981-82杨进行的历史上首次黄河全程徒步考察及后来发现的层中所含Verbeekina 灰岩卵石进一步确认该砾石层为黄河全程最早沉积层【 “黄河的几个重大问题”“黄河の 五千キロを歩く”“The Formation of The Yellow River”(宣读论文、录像)】,达到这一研究顶峰。 其前,1936年,杨钟健、卞美年命名五泉山系甘肃皋兰、永登区新生代地质); 1947年,陈梦熊在甘肃中部之地文一文写出兰州黄河北岸各台地,58年,黄汲清《中国新构造运动的几个类型》指出兰州附近台地地形异常发育,黄河北岸更为明显,根据陈梦熊,台地共有四级,……”。杨、陈-黄三位都是院士,均达到时代科学应有高度

1996年施雅风、姚檀栋、李吉均三个一直从事冰川冻土研究的院士,仅根据黄河北岸阶地,便宣称黄河形成于1.7-1.6Ma(百万年)前,很不科学。其中施、姚几无研究黄河的历史,李1990年方涉足黄河阶地,但很粗糙,其著作至今竟无一字论及距其兰大不过1-2公里、与黄河形成关系至为重要,早有人研究多年的下五泉砾石层,加之其它种种迹象表明,三人所为不仅学术不端,且系主观故意。国际学术会议的公开争鸣,各国代表以热烈鼓掌表明态度,李以无言以对惨败。但其主观故意必须披露、清算。 2013年,李的学生秦大河、姚檀栋……陈发虎……发表了《李吉均及其学术思想》,重申了李的黄河共发育七级阶地……得出黄河起源年代约为170万年前的老调,再次回避了距兰州大学不过1-2公里、与黄河形成关系至为重要,早已有人研究多年的下五泉砾石层。秦、姚、陈都是院士,除陈发虎在其个人著作参考文献中含兰州-临夏一带第四纪地层,《李》文等均未提及同类文章,根本不是科学。

因此,有关黄河发育史研究(首先是兰州)历史的结论应该是:1936年,杨钟健院士等;1947年,陈梦熊院士,19 58年,黄汲清院士,均达到时代科学应有高度。 研究员杨联康等1963年发现的下五泉砾石层,1981-82进行的历史上首次黄河全程徒步考察及后来发现的层中所含Verbeekina 灰岩卵石确认该砾石层为黄河全程最早沉积层,达到这一研究顶峰。 1996年施雅风、姚檀栋、李吉均三个院士,仅据黄河北岸阶地,便宣称黄河形成于1.7-1.6Ma(百万年)前,很不科学。加之其它迹象,其所为不仅学术不端,且系主观故意。李由于不惜把科学拖向后退,面对证据,国际学术会议上不能不以无言以对惨败。 2013年,李的学生秦大河、姚檀栋……陈发虎三个院士等不接受教训,不到实践中检验,重述李说,如果不是有碍情面或学养不足,就是同样学术不端,主观故意,故如公开争鸣,同样只能学术惨败!

上述,8个院士和一位研究员参与黄河发育史研究,表明问题重大。但站到研究顶端的是这位研究员,早于这位研究员的三位老一辈院士也达到了他们时代的高度。而1996年后的研究黄河晚于这位研究员的5(或4)个院士则学术不端,不惜把科学推向倒退,因而在公开争鸣中不能遭到和继续面临学术惨败,而其主观故意也必须予以追究。

 

9,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的学术不端带来的恶果之一:阻档全球大河发育历史研究健康发展---

1986年,当我在历史上第一个以1111天徒步考察黄河、长江全程后,既为我研究需要,也为历史上第一次长江、黄河漂流提供理论依据,北大校刊发表了我整版文章《长江、黄河在世界》,从河源、河长、坡降、形成时间、研究方法、两河的世界第一……,分篇比较了世界七大万里长河。论证了全程长漂、黄漂属世界第一,但此时国外资料系文献资料。92年起,我的考察重点转向国外,至今1/4世纪,已考察了全球六大洲全部七大万里长河并各洲最长与著名河流。所获资料证实:全球万里长河密西西比、鄂毕、叶尼塞及伏尔加、莱茵-泰晤士等大河只是最后一次冰期以后形成,远不如长江、黄河历史清晰,而长江、黄河全程中最典型又可准确测年的就是五泉山(下五泉砾石层起)-范家坪九州台剖面。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学术不端,甚至连同系成果都不顾,有意丢点整整一套黄河冲积层,加之拥有的学术权力,严重阻碍了黄河全程发育史的健康研究并对全球的引领。

钱学森问“中国为什么出不了大师”并不全对。在全球大河史研究上,中国早在引领世界,但存在学术不端的力图逆淘汰。

 

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的学术不端带来的恶果之二:阻档亿万炎黄子孙对母亲河历史的科学了解---

与专业有关,上北大时我在实习后遍游了祖国25省市自治区。老师很爱学生,但又要考虑当时制度,尚说实习后考察“不妥吧”。所在地质队则在运动中追问“谁出经费?”“和谁接头?”沿我走过路线外调,直至投我入冤狱。所以平反后,我第一件事就是完成全国二十九省市区旅行考察,呼吁发展旅游,大力加强旅游事业中的地学研究,让人民了解国家,了解科学。而国家旅游局1980年才成立,目的也是增加外汇。至今,38年过去,中国旅游虽有极大发展,国家和世界地质公园也已为数不少,但科学实效未必理想。与美国科罗拉多、尼亚加拉、黄石,德国地理学会定的多瑙河源……差距不小。原因之一在于不知道人们需要什么科学?而黄河的形成恰是亿万炎黄子孙需要了解的科学,兰州五泉山--范家坪—九州台恰有最完整黄河形成发展的历史证据,据说甘肃、兰州旅游收入排位全国倒数一二,如果不是施、李、姚学术不端带来的恶果,只要略作工作,把兰州五泉山(下五泉砾石层起)-范家坪—九州台建成科学含量极高、亿万炎黄子孙需要、令世界仰视的世界地质公园还有问题吗?

 

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的学术不端带来的恶果之三:败坏学风,后果严重

47年,陈梦熊写出兰州黄河北岸各台地,58年,黄汲清在大会称“据陈梦熊,台地共有四级,另有……”。64年,兰大张林源等在《兰州地区第四系分层的初步意见》写道“区测队杨联康同志面告五泉砾石层下部尚有一冲积砾石层”。83年,高善明等在《渭河下游河流地貌》中写道“经我们现场考察,认为(杨的图)是符合实际的”,从甘肃煤田地质局钟玉海到兰州大学陈发虎等也都在参考文献中写出《兰州-临夏一带第四纪地层》……,这都体现出中国古代坚持、西方成功传入的重视实地考察、重视前人成果的好的科学学风。而近些年的施、李、姚恰相反,或终生,或至今未接触黄河历史研究,或全部著作无一字提及距自己学校仅1-2公里,对黄河形成具头等价值,他人有多年研究成果的证据,竟能断章取义做出黄河形成结论,并受学生追捧,因此不能不在公开学术争鸣中受各国同行洒笑而惨败。但其对学风之败坏,仍须做为典型予以肃清。试想:中国还能允许终身与黄河无关者为黄河形成做结论,或继续对研究具头等价值的证据弃置不顾吗,哪个国家允许这种学风存在,引领科研呢?

 

10,不惧反复争鸣、检验的科学真理:下五泉砾石层为黄河最早沉积、兰州黄河有全球大河发育历史最典型剖面

地球围绕太阳旋转是科学常识,但哥白尼只敢在临终的1453年才发表<天体运行论>,至1600年布鲁诺还为此被宗教判了火刑,400年后1992年才由教皇平反。这是因为哥、布对教会不可能公开争鸣。韩春雨的文章发表在《自然》上,经国内外科学家质疑、争鸣,只能撤稿。所以不惧争鸣、检验和长时间争鸣、检验才是科学真理。

有关下五泉砾石层为黄河最早沉积的争鸣早在9630届国际地质大会已经结束。现在需要的只是肃清施、李、姚学术不端带来的恶果,使亿万炎黄子孙得以科学了解母亲河历史,使黄河历史研究引领世界大河历史研究,使中国科学回归正确道路发展。因此,应该欢迎再争鸣、检验。做法也很简单,即再给李吉均一次机会,回答“What is this”?

由于问题重大,涉及八个院士,中科院地学学部应该出面检查。做法同样简单:即李如不回答,可1)到五泉公园东墙外红泥沟实地考察;2)观看30届国际地质大会所映、国际地质大会主席所看录像《黄河的形成》;3)阅读杨联康1964至武安斌1988年文章,甚至委托武将实地情况报告。妥否,可公议

 

11公开竞选领军人才,协作研究黄河全程发育历史,引领全球大河发育历史研究---

施、李、姚学术不端并非孤立,而且他们掌握国家科研安排部分权力,并和学术界外有种种联系, 这就使得中国科技腐败与逆淘汰有增无已的泛滥。随着科学公开争鸣和反腐推进,真相可能逐渐清楚,遭遇边缘化,逆淘汰的科学真理可能拂尘见日。

握有真理的科学家除矢志效力国家前途、人类命运,关键要从内外科学家前辈吸取力量,发扬优良学风,坚持以公开争鸣、实践检验鉴定科技成果与由成果确认人才的科学原则,而让其它原则让路。

据此提出:黄河全程发育史既是亿万炎黄子孙关注,又是引领全球大河发育历史研究的重大科学项目,近年成果明显增多,但有明显失误,又较分散,故应做一总项目,再协作研究。其领军人应像商业公开竞标、体育、文艺公开比赛那样公开竞选产生。院士、教授、副教授、……或类似依等级暗箱操作确定科研项目的体制必须退居。本文愿做抛砖引玉竞选标书。19828595年我都发表过组队意见,96年国土资源部常务副部长、IGU张宏仁新主席建议我具体抓这件事,并同意去青海水文地质队联系。现考察全球后,我看可行,到了中国真的在重大领域引领世界的时候了!

 

祖国,我爱你,也希望祖国爱自己的科学家,为他们建立公开争鸣的平台!

 

下帖标题:

 

历史上第一次徒步考察黄河全程后有多少重大科学问题有重大改变----隆重纪念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完成徒步考察黄河全程35周年、黄河漂流30周年、徒步考察珠江全程20周年并迎接中国第一个科技日到来系列文章(跋)

杨联康 发表于  2017-10-17 12:10:02 85字 ( 0/2)

如有网友为科学验证目的到兰州五泉公园东墙外红泥沟找不到胶结磨圆砾石层,我可以提供往返绿皮车车票,如,北京、兰州往返189,5元X2.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

黄河的形成,并有关认识史(全)。---八个院士、一位研究员,是谁在哪年发现和确认了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历史上第一次徒步考察黄河全程后有多少重大科学问题有重大改变----隆重纪念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完成徒步考察黄河全程35周年、黄河漂流30周年、徒步考察珠江全程20周年并迎接中国第一个科技日到来系列文章之一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1,怎样确定古河流?

如果想确定一条古河流,就必须拿出它沿流古沉积物(砾石、沙、泥-粉沙、黏土)证据。

 

2,在哪里寻找古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

真正从古黄河沉积砾石层推断黄河起源的文章,学界多认为是1930年德日进、杨钟健的《山西西部、陕西北部蓬蒂纪后、黄土期前之地层观察》。德、杨在保德以北一个叫做火山的地方测有一个剖面,最高和最老的第一级台地高出现黄河河底140米,上面发育着上新统蓬蒂期红土,下面为红土的底砾岩(有花岗岩砾石)。这层砾岩被推断可能为黄河沉积。

但即使从更上游的托克托起算,至黄河河口长度也不过2002.3 公里,远难像今日5501.1公里的黄河这样被称做世界五大长河之一(即,上述长度的河充其量是地方性河流)。而且也不易反映出全河伴随青藏高原隆起一泻而下的形成机理。所以,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的代表性剖面最好还是到流程更长的、3500公里的中上游去找,特别是在各大地质构造结合地带去找,如兰州。这里恰处地貌上青藏高原、黄土高原结合部并地质构造上中国西域式(北西西-南东东方向)、东西向(秦岭)、南北向(贺兰-六盘)构造带交汇点。 现在,研究黄河发育史的文章很多,但从黄河全程历史研究标准剖面的选择看,确实没有优于兰州者。

 

3,兰州下五泉砾石层为什么是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兰州,横跨黄河南北两岸,河宽百米。有两套地层与黄河有关。一套是北岸沿现代黄河分布的六--七级阶地上的砾石层,各砾石层均微向下游倾斜,下为古老的皋兰系变质岩,上覆黄土,其中六级阶地九州台砾石层上覆黄土厚315米,为世界最厚可见黄土,按现代科学水平,非常便于测定年龄; 另一套沉积层位黄河南岸的两个地点:东部的五泉山和西部的范家坪。五泉山九州台范家坪为空间上如三角形之三个点,距离不过20公里。五泉山砾石层上覆为石质黄土,底伏为红层(该红层1988年邱占祥、 谷祖刚 据短面蝟类等化石,定为中新世, 2009年韩飞磁性测定距今6-3.5百万年);范家坪砾石层(多认为与五泉砾石层同层)整合或假整合于中新世红层上,上覆地层很新,可忽略。五泉山砾石层并上覆石质黄土,范家坪砾石层并下伏中新世红层,均同步褶皱。五泉山砾石层倾向西,倾角大于20度,范家坪砾石层倾向东,倾角可达40度,两者构成向斜。由于地层明显褶皱,加之部分固结, 五泉山-范家坪砾石层明显年轻于以湖沼相红土为主的红层,但老于黄河北岸的未褶皱的七或六级阶地砾石层与现代有水的黄河……

 

1936年,杨钟健、卞美年命名了五泉山系 1947年,陈梦熊写出兰州黄河北岸各级台地,1958年,黄汲清称据陈梦熊,台地共有四级,另有最新冲积层台地。这是兰州两套与黄河有关沉积层的最初研究。杨、陈-黄三位都是院士。不过他们未及指出两层的关系,特别是未及指出五泉山系系黄河水系沉积层。1958年成立的甘肃区域地质测量队使用了这些资料。

黄河发育史研究的根本性突破发生在19631223日,那天甘肃区测队黄土复查组发现杨、卞的五泉砾石层系由上下两部组成,杨、卞仅发现上部:自兰州东南马衔山片麻岩、兴隆山绿火山岩随水带来的,磨圆很差、大小混杂的砾石构成的冲沟砾石层,而下部尚有分选、磨圆极好,成分与现代黄河卵石无异,由兰州没有,兰州以上刘家峡……才有的花岗岩、石英岩等组成的砾石层,所以下五泉砾石层明显是一条大河,即古黄河冲积物。而上、下层总体表明,红层后不仅有古黄河形成,并有支流注入,下五泉砾石层是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4,下五泉砾石层---黄河最早沉积层发现在学术界的影响---- 不仅成为甘肃立即采纳的科学成果,1964年,青、甘、宁等省地质图连图时,并为邻省接受。宁夏周特先便告知宁夏河套钻孔第四系厚300-1124米,银川北钻孔180米处恰有中更新世哺乳动物化石发现。2006年张珂、蔡剑波报道甘、宁交界黄河黑山峡口最高阶地拔河247米,宇宙核素的初步年龄2.4百万年,佐证了1963年我们的结论。下五泉砾石层的发现与1963年略早我们发现的黄河最大支流渭河最早沉积砾石层,还以第一、第二篇的位置宣读或发表于1964年甘肃省地质学会成立大会、《第二届全国第四纪学术会议论文摘要集》。后者,高善明等《渭河下游河流地貌》一书称经我们现场考察,认为是符合实际的。前者,除我的文章,上述论文摘要集尚有区测队同内容另一文章。兰州大学张林源则写道,区测队杨联康同志面告五泉砾石层下部尚有一冲积砾石层。他与兰大武安斌合写了《兰州地区第四系分层的初步意见》。1988 武安斌等发表了《兰州盆地下更新统五泉山组的粒组特征及其成因探讨》将五泉山组分为第一、第二岩性段,下部为河流相、上部为冲沟相,与我1964年发表的一样。

 

发现黄河最早沉积层下五泉砾石层在学术界外的多舛恶运与监禁不住的科学--- 由于上世纪60年代政治运动,我因发现并发表黄河最早沉积层下五泉砾石层,反被诬为追求名利、不问政治;目无组织、狂妄自大,直至因对这一成果与对科学精神的执着坚持而被投入冤狱十年。

只是甘肃区调队、甘肃矿务局等却使用这一成果(冲积砂砾石层、多呈半胶结状态)至今,甘肃水文地质队钻探资料也证实了下五泉砾石层的广泛存在。我在冤狱中则写有二、三百万年来的兰州关于研究黄河发育史的建议” 等(见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等中央并各省、市、自治区主要报刊)。甚至我在冤狱中,省和全国性学术会议仍有下五泉砾石层的介绍。所以,做为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的下五泉砾石层的存在、发现不仅确凿无疑,而且广有影响。今年,2017415 ,兰州晨报  《古生物学大师杨钟健的陇原足迹:发现并命名五泉山系》 写道:后来人们的研究将其进一步扩大成……五泉山砾石层()等,有人说,这些砾石层和黄河的形成有关,讲的应该也是这件事(如果和黄河形成无关,五泉山系这四个字恐怕也会像其它大量地层名称一样,不大为人所知了)。

 

5,如何确认兰州下五泉砾石层是黄河全程最早沉积砾石层?

35年前,1982年完成的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黄河全程徒步考察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寻找和确认黄河全程最早沉积,结果恰是:兰州下五泉砾石层为5500公里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从砾石的来源、磨圆、分选……看,其时不仅已有黄河,且有支沟注入。砾石层下伏晚近纪红层,所以黄河形成晚于该红层(邱占祥、 谷祖刚 定为中新世, 韩飞测定距今6-3.5百万年)。后来兰州西盆地范家坪发现五泉砾石层底部砾石中有来自西秦岭含VERBEKEENA化石的灰岩砾石更表明此时这条大河——黄河已经贯通西秦岭和兰州。更加确证兰州下五泉砾石层是黄河全程最早沉积砾石层。

 

上述结论,我不仅1982年宣讲于地质部科技司召开的《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黄河全程徒步考察学术报告会》(见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等中央并各省、市、自治区主要报刊有关报道,以英、法、西、葡、德、阿拉伯、中文出版的《CHINA  RECONSTRUCTS》的文章也有同样介绍。现美国会图书馆等保有该出版物),1986年我与日本多所著名大学教授、名誉教授等合著的《黄河物语。黄河五千公里徒步》中又详细介绍了下五泉砾石层。1995年在柏林第十四届国际第四纪大会宣读《黄河的形成》后,受巴西、俄罗斯等多国科学家祝贺,并在其基础上成立了全球大河工作组。1996年在第30届国际地质大会又放映了录像《黄河的形成》,国际地质大会主席亲自观看,表示赞赏(合影、来信),多国代表称赞……录像中有甘肃区调队全部技术骨干出镜,由他们论证了含VERBEKEENA化石的灰岩砾石来源---对他们,这些岩石是再熟悉不过了---以上各次论述,我都是自下五泉砾石层、自兰州起介绍到黄河全程……

 

6,来自兰州冰川冻土研究领域、无视科学、无视知识产权的三个院士---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的黄河研究为什么缺了整整一套黄河沉积层?

1996年施、李、姚等在《青藏高原北部第四纪晚期自然环境演变研究》中称对黄河阶地和沉积资料研究,确定兰州段黄河形成于1.7-1.6Ma(百万年)前(这里的阶地指的是黄河北岸六、七级阶地)。根本没有提到黄河南岸已经褶皱、半胶结的,形成年龄远老于上述阶地的东部下五泉砾石层与西部范家坪砾石层:前者表明不仅有刘家峡等地流来的大河并有自南面注入的支沟,后者表明大河已经上连西秦岭。施、李、姚等做法严重违反科研常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怎么能支持这样的研究呢?

 现经初步查对,被称为中国现代冰川科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92岁去世的施雅风院士在其年谱上基本没有研究黄河的历史(见《施雅风年谱》),甚至根本没有《青藏高原北部第四纪晚期自然环境演变研究》这项成果。被介绍为从事冰川与环境变化研究开拓和发展了中国的冰芯研究的姚檀栋院士是李吉均的学生,施的第一个博士生,同样没有研究黄河的历史。因此,兰州段黄河形成的意见极可能出自李吉均……

 

56年南大地理系毕业,至兰大读研,57年至西秦岭野外,5859年参加施领导的祁连山冰雪利用研究,62年北大进修,63年发表第一篇文章《祁连山山地近期年龄及第四纪冰期探讨》。后处境不好。73-76年参加青藏高原考察,任冰川组组长。79年与文世宣等发表《青藏高原隆起的时代、幅度 和形式的探讨》,颇有影响,不过并无黄河发育证据,不大涉及黄河历史。79年后忙于和施雅风、崔之久联手批李四光庐山冰川与研究中国东部古冰川。对黄河,88年前,连其同事武安斌的工作(研究五泉砾石层冲积、冲沟相两岩性段)都没有做……

据著作目录,略早于91年李才涉足黄河阶地研究,但很粗糙,发表的《青藏高原上升的环境影响》中三构造-气候事件年代与后来相差甚大。且根本没有提及上、下五泉砾石层和我们早自63年始,直至三年前他同系的工作。95年,李出版了《Uplift of Qinghai-Xizang(Tibet) Plateau and Global Change》,在柏林14届国际第四纪大会送我一本,因内容离实际资料太远,我打了大量的x96年,发表了《晚新生代黄河上游地貌演化与青藏高原隆起》,称发现了兰州第七级黄河阶地和更高的剥蚀面,但实际追索,很不清晰……

综上,李涉足黄河历史研究不过1990-96数年,且全部著作无一处提及距兰大仅1-2公里、对黄河形成具头等意义的上、下五泉砾石层,仅凭黄河阶地就确定黄河形成于1.7-1.6Ma(百万年)前,实在太不科学。如进一步追问为何李等偏要避开五泉砾石层,抛掉一整套黄河沉积,答案也很清楚,即如知情人所说:如果他们把你发现的黄河最早沉积写上,那么,整个研究,还有他们自己的东西吗?由此可见:李等院士不仅涉嫌学术不端,且有主观故意。

 

7, 21年前,199630届国际地质大会如何面对面公开辩论,以黄河形成于约2.5百万年前下五泉砾石层完胜李吉均等黄河形成于1.7百万年的(超)九州台砾石层说?

我自56年入北大地貌专业,至96年,已发现的砾石来源不仅证明约2.5百万年前黄河已连接兰州上游刘家峡、西秦岭,兰州有支流注入,下游连接至宁、蒙河套,且可能连接晋陕峡谷(晋、陕区调队图表明,伴随吕梁山抬升,新近纪,其西坡各支沟尾闾或已相连)、出三门峡。施、姚、李虽为院士,但施、姚一直从事冰川冻土研究,几无研究黄河记录。李也一直以冰川冻土研究为主,90年方涉足黄河阶地,但很粗糙,且至今无一字论及距兰大不过1-2公里的五泉砾石层。三人无视前人成果,丢掉整整一层黄河沉积,提出黄河形成于1.7-1.6Ma(百万年)前,很不科学,因此,双方学术辩论不可避免。9630届国际地质大会上,当我讲完黄河贯通于约2.5Ma(百万年)前,李坚持他的黄河形成于1.7-1.6Ma前时,我起立、手举Verbeekina Staff(费伯克虫蜓)灰岩卵石面向各国地质学家大声问道“What is this,获得满场热烈鼓掌欢迎,李无言,宣告其惨败!

 

8, 结论:研究员杨联康等1963年发现的下五泉砾石层是黄河最早沉积(兰州-临夏一带第四纪地层),1981-82杨进行的历史上首次黄河全程徒步考察及后来发现的层中所含Verbeekina 灰岩卵石进一步确认该砾石层为黄河全程最早沉积层【 “黄河的几个重大问题”“黄河の 五千キロを歩く”“The Formation of The Yellow River”(宣读论文、录像)】,达到这一研究顶峰。 其前,1936年,杨钟健、卞美年命名五泉山系甘肃皋兰、永登区新生代地质); 1947年,陈梦熊在甘肃中部之地文一文写出兰州黄河北岸各台地,58年,黄汲清《中国新构造运动的几个类型》指出兰州附近台地地形异常发育,黄河北岸更为明显,根据陈梦熊,台地共有四级,……”。杨、陈-黄三位都是院士,均达到时代科学应有高度

1996年施雅风、姚檀栋、李吉均三个一直从事冰川冻土研究的院士,仅根据黄河北岸阶地,便宣称黄河形成于1.7-1.6Ma(百万年)前,很不科学。其中施、姚几无研究黄河的历史,李1990年方涉足黄河阶地,但很粗糙,其著作至今竟无一字论及距其兰大不过1-2公里、与黄河形成关系至为重要,早有人研究多年的下五泉砾石层,加之其它种种迹象表明,三人所为不仅学术不端,且系主观故意。国际学术会议的公开争鸣,各国代表以热烈鼓掌表明态度,李以无言以对惨败。但其主观故意必须披露、清算。 2013年,李的学生秦大河、姚檀栋……陈发虎……发表了《李吉均及其学术思想》,重申了李的黄河共发育七级阶地……得出黄河起源年代约为170万年前的老调,再次回避了距兰州大学不过1-2公里、与黄河形成关系至为重要,早已有人研究多年的下五泉砾石层。秦、姚、陈都是院士,除陈发虎在其个人著作参考文献中含兰州-临夏一带第四纪地层,《李》文等均未提及同类文章,根本不是科学。

因此,有关黄河发育史研究(首先是兰州)历史的结论应该是:1936年,杨钟健院士等;1947年,陈梦熊院士,19 58年,黄汲清院士,均达到时代科学应有高度。 研究员杨联康等1963年发现的下五泉砾石层,1981-82进行的历史上首次黄河全程徒步考察及后来发现的层中所含Verbeekina 灰岩卵石确认该砾石层为黄河全程最早沉积层,达到这一研究顶峰。 1996年施雅风、姚檀栋、李吉均三个院士,仅据黄河北岸阶地,便宣称黄河形成于1.7-1.6Ma(百万年)前,很不科学。加之其它迹象,其所为不仅学术不端,且系主观故意。李由于不惜把科学拖向后退,面对证据,国际学术会议上不能不以无言以对惨败。 2013年,李的学生秦大河、姚檀栋……陈发虎三个院士等不接受教训,不到实践中检验,重述李说,如果不是有碍情面或学养不足,就是同样学术不端,主观故意,故如公开争鸣,同样只能学术惨败!

上述,8个院士和一位研究员参与黄河发育史研究,表明问题重大。但站到研究顶端的是这位研究员,早于这位研究员的三位老一辈院士也达到了他们时代的高度。而1996年后的研究黄河晚于这位研究员的5(或4)个院士则学术不端,不惜把科学推向倒退,因而在公开争鸣中不能遭到和继续面临学术惨败,而其主观故意也必须予以追究。

 

9,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的学术不端带来的恶果之一:阻档全球大河发育历史研究健康发展---

1986年,当我在历史上第一个以1111天徒步考察黄河、长江全程后,既为我研究需要,也为历史上第一次长江、黄河漂流提供理论依据,北大校刊发表了我整版文章《长江、黄河在世界》,从河源、河长、坡降、形成时间、研究方法、两河的世界第一……,分篇比较了世界七大万里长河。论证了全程长漂、黄漂属世界第一,但此时国外资料系文献资料。92年起,我的考察重点转向国外,至今1/4世纪,已考察了全球六大洲全部七大万里长河并各洲最长与著名河流。所获资料证实:全球万里长河密西西比、鄂毕、叶尼塞及伏尔加、莱茵-泰晤士等大河只是最后一次冰期以后形成,远不如长江、黄河历史清晰,而长江、黄河全程中最典型又可准确测年的就是五泉山(下五泉砾石层起)-范家坪九州台剖面。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学术不端,甚至连同系成果都不顾,有意丢点整整一套黄河冲积层,加之拥有的学术权力,严重阻碍了黄河全程发育史的健康研究并对全球的引领。

钱学森问“中国为什么出不了大师”并不全对。在全球大河史研究上,中国早在引领世界,但存在学术不端的力图逆淘汰。

 

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的学术不端带来的恶果之二:阻档亿万炎黄子孙对母亲河历史的科学了解---

与专业有关,上北大时我在实习后遍游了祖国25省市自治区。老师很爱学生,但又要考虑当时制度,尚说实习后考察“不妥吧”。所在地质队则在运动中追问“谁出经费?”“和谁接头?”沿我走过路线外调,直至投我入冤狱。所以平反后,我第一件事就是完成全国二十九省市区旅行考察,呼吁发展旅游,大力加强旅游事业中的地学研究,让人民了解国家,了解科学。而国家旅游局1980年才成立,目的也是增加外汇。至今,38年过去,中国旅游虽有极大发展,国家和世界地质公园也已为数不少,但科学实效未必理想。与美国科罗拉多、尼亚加拉、黄石,德国地理学会定的多瑙河源……差距不小。原因之一在于不知道人们需要什么科学?而黄河的形成恰是亿万炎黄子孙需要了解的科学,兰州五泉山--范家坪—九州台恰有最完整黄河形成发展的历史证据,据说甘肃、兰州旅游收入排位全国倒数一二,如果不是施、李、姚学术不端带来的恶果,只要略作工作,把兰州五泉山(下五泉砾石层起)-范家坪—九州台建成科学含量极高、亿万炎黄子孙需要、令世界仰视的世界地质公园还有问题吗?

 

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的学术不端带来的恶果之三:败坏学风,后果严重

47年,陈梦熊写出兰州黄河北岸各台地,58年,黄汲清在大会称“据陈梦熊,台地共有四级,另有……”。64年,兰大张林源等在《兰州地区第四系分层的初步意见》写道“区测队杨联康同志面告五泉砾石层下部尚有一冲积砾石层”。83年,高善明等在《渭河下游河流地貌》中写道“经我们现场考察,认为(杨的图)是符合实际的”,从甘肃煤田地质局钟玉海到兰州大学陈发虎等也都在参考文献中写出《兰州-临夏一带第四纪地层》……,这都体现出中国古代坚持、西方成功传入的重视实地考察、重视前人成果的好的科学学风。而近些年的施、李、姚恰相反,或终生,或至今未接触黄河历史研究,或全部著作无一字提及距自己学校仅1-2公里,对黄河形成具头等价值,他人有多年研究成果的证据,竟能断章取义做出黄河形成结论,并受学生追捧,因此不能不在公开学术争鸣中受各国同行洒笑而惨败。但其对学风之败坏,仍须做为典型予以肃清。试想:中国还能允许终身与黄河无关者为黄河形成做结论,或继续对研究具头等价值的证据弃置不顾吗,哪个国家允许这种学风存在,引领科研呢?

 

10,不惧反复争鸣、检验的科学真理:下五泉砾石层为黄河最早沉积、兰州黄河有全球大河发育历史最典型剖面

地球围绕太阳旋转是科学常识,但哥白尼只敢在临终的1453年才发表<天体运行论>,至1600年布鲁诺还为此被宗教判了火刑,400年后1992年才由教皇平反。这是因为哥、布对教会不可能公开争鸣。韩春雨的文章发表在《自然》上,经国内外科学家质疑、争鸣,只能撤稿。所以不惧争鸣、检验和长时间争鸣、检验才是科学真理。

有关下五泉砾石层为黄河最早沉积的争鸣早在9630届国际地质大会已经结束。现在需要的只是肃清施、李、姚学术不端带来的恶果,使亿万炎黄子孙得以科学了解母亲河历史,使黄河历史研究引领世界大河历史研究,使中国科学回归正确道路发展。因此,应该欢迎再争鸣、检验。做法也很简单,即再给李吉均一次机会,回答“What is this”?

由于问题重大,涉及八个院士,中科院地学学部应该出面检查。做法同样简单:即李如不回答,可1)到五泉公园东墙外红泥沟实地考察;2)观看30届国际地质大会所映、国际地质大会主席所看录像《黄河的形成》;3)阅读杨联康1964至武安斌1988年文章,甚至委托武将实地情况报告。妥否,可公议

 

11公开竞选领军人才,协作研究黄河全程发育历史,引领全球大河发育历史研究---

施、李、姚学术不端并非孤立,而且他们掌握国家科研安排部分权力,并和学术界外有种种联系, 这就使得中国科技腐败与逆淘汰有增无已的泛滥。随着科学公开争鸣和反腐推进,真相可能逐渐清楚,遭遇边缘化,逆淘汰的科学真理可能拂尘见日。

握有真理的科学家除矢志效力国家前途、人类命运,关键要从内外科学家前辈吸取力量,发扬优良学风,坚持以公开争鸣、实践检验鉴定科技成果与由成果确认人才的科学原则,而让其它原则让路。

据此提出:黄河全程发育史既是亿万炎黄子孙关注,又是引领全球大河发育历史研究的重大科学项目,近年成果明显增多,但有明显失误,又较分散,故应做一总项目,再协作研究。其领军人应像商业公开竞标、体育、文艺公开比赛那样公开竞选产生。院士、教授、副教授、……或类似依等级暗箱操作确定科研项目的体制必须退居。本文愿做抛砖引玉竞选标书。19828595年我都发表过组队意见,96年国土资源部常务副部长、IGU张宏仁新主席建议我具体抓这件事,并同意去青海水文地质队联系。现考察全球后,我看可行,到了中国真的在重大领域引领世界的时候了!

 

祖国,我爱你,也希望祖国爱自己的科学家,为他们建立公开争鸣的平台!

 

下帖标题:

 

历史上第一次徒步考察黄河全程后有多少重大科学问题有重大改变----隆重纪念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完成徒步考察黄河全程35周年、黄河漂流30周年、徒步考察珠江全程20周年并迎接中国第一个科技日到来系列文章(跋)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