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煮酒论史
自然向前 发表于  2017-10-13 10:35:41 6030字 ( 0/138)

古有臭名昭彰,亦有香名流芳


某天回家路上,看到两个小孩儿吵架,饶有兴趣地凑过去听,听到那女孩儿大声说:“你是臭名!臭名!”男孩儿不服气的反驳:“你才是臭名!我是香名!”

原来两个小孩儿正好学到臭名远扬这个词,又恰好闹了不愉快,才有这段忍俊不禁的对话。只是,虽是小孩子的玩笑话,倒有一番道理。与“臭名”相对应的可不就是“香名”吗?

古有臭名昭彰,亦有香名流芳。

岑参《送许子擢第归江宁拜亲》诗云:“青春登甲科,动地闻香名。”李嘉祐《广陵送林宰》诗中亦有:“清政过前哲,香名达至尊。”

香名,即美名。

《尚书·君陈》称,“至治馨香”、“明德惟馨”。即最好的治理和明亮的德行都是馨香的。

楚国诗人屈原在《离骚》中,也曾多次提及香草,“户服艾以盈要兮,谓幽兰其不可佩……苏粪壤以充祎兮,谓申椒其不芳……兰芷变而不芳兮,荃蕙化而为茅。何昔日之芳草兮,今直为此萧艾也?岂其有他故兮,莫好修之害也!”

那些人啊,把艾草挂满了腰间,却说幽兰不可佩戴。把粪土装满了香袋,却说申椒不够芳香……那为什么后来,连兰草和芷草都不再芬芳了?是因为,那些人分不清好坏,抛弃了美德,随波逐流,芳香也就没有了。

可见,香不仅可以用于日常熏闻、品鉴,亦可以代表美好的名声、美丽的品德。

香与品德的关系,还不止这些。《香乘》中收录了两则香与品德的小故事,故事虽说当不得真,却也值得深思。

故事一:卖香好施受报

凌途是一个卖香人,平素乐善好施。

有一天早上,一位僧人背着布囊、拄着木杖来到凌途家中。他对凌途说:“我年老体衰、行动不便,能否借贵店歇息一宿?”凌途愉快地答应了,并为僧人设置好了床榻。僧人在此一住就是好几天。

一天,僧人对凌途说:“我要去近郊办些事,暂且把布囊和木杖寄放在店里。”说完,僧人便走了,一个多月之后也不见回来。

凌途只好打开布囊,一看,发现里面有两包异香末,香气芬芳扑鼻。

凌途用此香和入其他香料,制成合香出售。购买者不远千里、络绎不绝,凌途也因此迅速富裕起来。

故事二:卖假香受报

海盐人倪生,以卖香营生,但每次都用杂木屑做成假印香出售。他这样的做法,从来没有被别人发现过,他因此沾沾自喜。

后来有一天晚上,倪生点燃蚊香驱蚊虫,不小心火灰掉入其做的印香内,火一下子就烧了起来。火势迅速蔓延,烟雾弥漫,人根本逃不出去。最终倪生与屋子一起,都化为了灰烬。

凌途是个乐于助人的人,不因僧人的破烂外表而看不起他,反而成就了他与香的一段缘分;而倪生以杂木屑冒充香赚钱,却没想到在自己家里引起了大火,最终害了自己。

对于这两则故事中的两个人来说,所经历的都是一件简单的事,但结局却如此不同。以馨香比喻美好品德的君子,以恶臭比对偷鸡摸狗的小人。以香喻人,大概便是这样。

人说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只怕香与臭亦在一念之间吧。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