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煮酒论史
徐国进 发表于  2017-10-13 08:59:04 26721字 ( 0/99)

现时代历史观

现时代历史观

 

    在中国大陆对于人类历史上各个不同的社会形态的划分上,我们一般演用着由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社会的线路进行区分,但是,如果我们从经典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体系中,只能看到马克思根据不同的生产力发展水平划分了不同的生产方式——亚细亚的、奴隶制的、封建的、资本主义的等等,并没有特别强调由这些不同的生产方式状况所决定的社会形态,当然,马克思指出了不同的生产方式所对应的社会制度。
    相对于人类社会而言,生产方式是一个变化迅速的经济基础中的子系统,而且,生产方式虽然能够充当划分不同社会形态的主要的尺度,但是,却不能作为唯一的决定性的因素。在一个具体的社会中,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关系要比我们目前理论上的解释复杂的多。
    显然,上述的传统的把人类历史划分成为几个截然不同的社会形态的做法,不仅在历史理论上存在简单化的缺陷,同时也在很大程度上不符合人类社会运动的实践情况。中国作为一个独特的东方国家,汉民族的几千年历史并没有为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社会的进化方式提供应有的充足的证明。相反,从历史实现出发,直到21世纪初,中国社会形态仍然明显地存在着层次分明的不同的生产方式,这也构成了我国社会的实现特点,同时也为21世纪中华民族文明发展提出了纷繁复杂的任务。

欲要提供一种具有科学意义的历史观,其首要的任务必须解决如下两个问题:第一,需要指明和确定对人类社会生活起主导的和支配作用的中心关系,它的存在构成人类现实生活的焦点;第二,指明在特定历史时期内对社会发展起主要的推动作用的现实力量和主体成份,并且这个能动的主体以什么样的方式影响到历史变动和促进社会文明进步。

    按着这样的要求,我认为,现时代的历史观至少包括如下三个方面的基本观念:

    第一,人类社会不是一个独立于自然物质世界之外的系统,而是自然界的一部分。因此,人类自身的活动必须一方面开发自然,一方面保护自然。人类生活和活动的中心关系已经转为人类同自然世界的关系方面。人类同自然界的关系,已经成为人们生活和发展的关键。

    第二,社会运动乃至进步是多方面物质因素及其相互关系作用的总和。主要体现为人类的生产活动以及智力活动从自然物质世界中转化和提取满足人们需要的财富,以此构成人类社会存在的物质技术基础,当人类社会的物质文明达到一定高度,调整自身社会机体的任务也就自然而然地由阶级斗争的形式转化为以法律为主的政治形式。社会运动规律是自然界运动规律的一个组成部分,最重要的在于人类通过自身体智转化自然物质世界中的财富,使它满足人类自身的客观需要。人类的永恒需要是从自然界转化自身需要的物质财富,从而丰富人类的精神的文化的内涵。单一的产业力量和政治力量对社会进步的决定性作用已不复存在,社会体制的重要任务是组织人类通过劳动从自然物质世界中创造丰富自身生活的财富。在这种组织过程中,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关系也得到改善和协调。

    社会中阶级之间的斗争并不是人类自身的永恒需要,相反,它却形成人类社会的各个成员间的不和谐,但由于社会发展的不平衡将长期存在,解决的方法不是传统的阶级斗争或各种战争的形式来解决,而必须依靠在共同利益前提下的改善生活的物质基础的方法来解决。

    同时,未来同样是人类历史的最重要组成部分。过去,我们认识事物往往向过去学习,而现在更重要的是需要我们向未来学习,今天的实践必须是拥有未来的创举,符合于未来的生活环境和自然环境。

    第三,全人类共同利益高于以往历史的和社会现实的任何形式的冲突、矛盾和斗争,是人类历史运动背后的永恒宗旨。

    辩证的唯物史观依然是认识目前社会的强有力的工具。但马克思身后的社会毕竟经历了一个多世纪的变化,人类自身在体智两个方面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人类生活的物质基础和社会结构得到了几乎无法辩认的革新。世界经历了二十世纪的风风雨雨,特别在经历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经济、政治、技术、科学变革,人类生活已经开始逐步走出马克思的视野。因此,为了充分认识目前的人类生活以及社会所面临着的错综复杂的问题,便有必要按照人类生活的现状,去探寻社会的出路和方向性原则。

    概况地说,经典唯物史观把人类社会视为一个特定的对象来研究。它指出社会存在中的经济基础是历史运动的最基础的因素,而在此基础上人们的生产关系(在阶级社会中表现为阶级斗争)是推动历史进步的主要动力。但阶级斗争只与特定的历史条件相联系。这一历史观提供出了整个阶级社会历史阶段的基本模式。它是完全正确的。

    然而,人类社会自从它存在以来就从来不是一个封闭的系统,它处在更大的与之密不可分的自然界中。人类本身就是自然界的一部分,不仅因为我们来自自然又复归自然,而且因为人类就生存在自然界运动规律的支配下。因此自然物质世界同人类社会的关系是我们面对的一个永恒的问题和中心关系。因此,必须把人类历史看成自然界运动规律的一部分,从人类历史自身去研究历史的观点,必然存在着很大程度上的狭义性。物质世界为人类生活提供的是场所和具有革命意义的对象。

    物质世界对于人类来说是一种既与的存在。人类生存于其中并受其运动规律的支配,同时又独立于物质世界进行社会实践。但永远不能摆脱物质自然界存在。自然界就其质和量两个方面来说具有一种绝对性。它既不能被消灭也不能被创造。然而,对于人类生存的性质和意义来说,自然界具有使用价值,她所蕴藏的使用价值为人类提供着永恒的创造空间。人类来源于其中,人类社会也在此基础上建立和成长,按着马克思主义结论,劳动创造了人。人类自从出现在自然界中,为了自己的生存便从事于不断的发现和创造物质财富的劳动。对于人类来说,思维是一种使人类建造和构成新的物质环境的力量,是丰富社会生活中物质财富以及带动人体活动的实质。因此,人本身的发展才具有主体和客观相统一的意义,人的发展既是一种自然的发展又是一种社会的发展。也就是说,既是一种生物体的选择和进化过程,也是一种社会的智能和文化的过程。因为人既是一种自然力又是一种社会力。由此可见,劳动力的使用既是人们体力的自然发挥,又是在此背后的潜在智能的利用和开发。而处于一定条件之下的需求的总和则是推动社会进步和人类发展的原动力。

    既然社会存在的基础是整个物质世界,既然人类生存必须从自然界中不断转化其使用价值。那么,要弄清全部历史以及它的未来进程,就有必要对人们使用的一切物质财富的来历做一番科学考察。

    人类拥有的一切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无疑都倾注了自身的劳动,但任何社会物质财富和原件都存在于物质世界之中,自然界不会把这些财富自然而然地提供到人们面前,人类必须根据自身社会以及自身体智的进化规律创造自已需要的物质财富,原始人不会创造电子产品,那么社会拥有的物质财富的实质是什么呢?又是什么力量完成了它们的制造呢?在我们今天生活的环境中,每种物质资料都不是自然界的原始面貌,它们的存在为生活提供了人的体力的替代物。在古代,建造万里长城需要聚合无数人的体力,而在今天,我们在建筑中需要人们直接贡献体力的程序则大大减少了。可见,自然界在其使用价值方面具有无限的再创性,而这种无限性为人类智能提供了无限发展的现实性。人们的劳动过程首先是利用自然界使用价值的活动,其后才是社会性质的活动,但两个过程在历史时空上从来就是并列的。人本身的发展就完成在这个统一的过程之中。随着社会的物质技术基础的变革,人们社会的组织结构和原理也必然发生根本的变化。

    为了生存,人类同所有的动物一样,也必须首先满足自己的自然需求,而能够实现这种目的的前提条件便是物质世界的存在。人们的一切物质技术基础(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总和)只是客观世界的转化形态。在人类运用自身劳动技能把自然界的成份转化成社会存在的过程中,人们自然而然地结成一定社会形态,而劳动工具则充当着一定社会发展程度和规模的客观尺度。社会形态不能独立于物质世界之外,它是人们为获得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而组织起来的体系,也即人类要想生存必须维持的体系。在任何特定的社会中,一定的社会主体因为对物质财富的占有方式不同,形成了社会成员间相互关系和思想观念的重大差别。因此,在人类历史的进程中,比人们之间关系更为重要的因素是劳动者同自然界的关系,一切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都是劳动者从物质世界中转化出来满足人们需要的社会存在,它是物质世界和人类生命相互作用的结果。

    但是,自从人类在地球上出现以来,一种最为普遍的现象是生存目的和行为方式之间的不可调和的重大矛盾,这也是生存目的和方法的偏离。也就是说,人类的生存目的和为了达到目的所应该采取的方法存在着极大的距离。这说明,在人类过去的历史生活中,人类不能做到把全人类利益当成生存的首要条件,而社会也没有为人们提供重视整体的共同利益的物质基础。但是,人类生存的最大目的则要求社会必须为人们提供了一个相互合作的场所。当人类面向自然界时候,全人类的共同利益就会产生并成为历史的主题。

    可见,所谓的社会存在,就是人们通过特定的生产方式所创造出来的生产力水平,而这种活动是历史的,它不仅最主要的是一种经济过程,而且具有人类活动的综合性质,是人类自身一切属性的表现形式。

    现时代的历史观则是根据社会同自然界的关系,认为社会运动是整个自然界(物质世界)运动的一部分,而不是独立于自然界运动的外在力量。社会运动的规律取决于人们在什么样的基础上从物质世界中转化能够满足自身生存需要的物质因素。自然界具有不生不灭的永恒属性,人类则具有使自然物质无限组合的能力。在社会运动过程中,起作用的因素是从人类生存自然属性中表现出来的内在相互联系。经济运动是人类历史的产物,它只在一定的社会条件下对人们的生活起决定作用,人类最终能够通过对生存环境的全面认识和掌握而摆脱经济力量的制约和困惑。只是目前人类现实离这一步还显的十分遥远。在解决一系列社会问题的时候,就目前来讲,人们的观念、思想和思考力的狭义对人们的限制要比物质生活本身的限制更大些。这说明人类在新文明诞生的过程中,自身内在品格的进步具有真正的决定性意义。

    因此,自然世界的规律是制约人类社会的第一的和基本的因素。人类对于自身的和社会结构的每一改造产生于人们对自然界运动规律的认识和掌握程度,以及不断地增强从物质世界中实现和满足自身需要的能力,社会变化就起源于此。但是,社会生活具有自身的相对独立的内容,这要求人们的内心世界必须善于适应不断变化着的人同自然界的关系。

    所以,现时代的历史观要求我们不仅仅从经济运动中寻找社会发展的规律,而是整个自然界的运动中发现社会运动的规律性和实质。这个结论要求人们实现在文化上的彻底转变,创立起面向人们生存环境和宇宙空间的文化形态。这个结论也说明,求得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不能再从人们的阶级关系中去寻找,而必须从整体人类物质世界的关系中去寻找。但是,这种历史观承认,所有历史因素对于社会生活都发生不同程度的影响力,这就需要我们不断地唤起人们对传统和习惯势力的注意和重视,把它们转化为生活所需要的品格。

    总之,现时代历史观从人们的社会存在同自然界即客观世界的联系中阐发出来。它认为社会形态的最终决定力量取决于人们同自然界关系状况,社会的物质技术基础是通过人们劳动总和从自然界中转化出来的,是物质世界关系状况所蕴含的使用价值的表现形态。人们同物质世界构成的关系,也就是说,人们从自然界中获取自身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方式制约和决定着整个社会生活的组织形式,主要是国家和上层建筑的各种设施,从而产生一定社会历史阶段的精神面貌。社会存在的基础是自然界,对于人类来说,物质世界是一种既与的存在。而社会体制则是人们同自然界相互关系的结果。在历史的进程中,以土地为主要的物质生产资料所产生出来的社会形态,其产业是农业生产,其社会制度是封建的,其社会结构以家庭为中心。以大机器为主要生产资料产生出来的社会形态,在产业方面以工业为主,在社会制度方面以资本主义为主导。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特别是起自本世纪六十和七十年代的以微电子和信息技术为标志的新技术革命,使当今社会的物质基础又发生了革命性变化。由此可见,人类社会结构的变化只是人们同自然界关系的表现。在人们同自然界关系的转变中,人类社会的分工得到不断地积累和发展,从而社会结构和性质也发生根本变化。

    在以上阐述的基本观点的指导下,任何人除了不能脱离自然界而存在外,还不能摆脱自身社会体制的制约,社会制度的成因异常复杂,主要取决于同物质世界的关系外还取决于自身的习惯、传统意识以及文化等等。对于社会体制问题的探讨,必须遵循理论和实践相统一的原则,因为社会体制构成人类生活的现实因素,而社会实际状况则是我们考察这一社会运动和发展的最真实的依据。

    论述社会体制要求我们同当时的社会环境结合在一起,其在方法论方面的要求应该是:1、考察社会体制必须放眼于社会的全部实际生活,而不是看它的局部和表象。这是在研究社会生活过程中,开拓思维领域,不致成为固有偏见奴隶所要做的第一步工作;2、考虑所有的社会因素以及它们的相互关系。社会是由具体事物组成的,一切具体因素的存在无一不对现实社会体制发生这样或那样的影响,而且它们还构成不断变化的关系;3、预见实践的后果及其联索反应。社会生活的每一步运动结果都应在我们所期望的视野内;4、明确社会运动和人类生活的真正目的,明确的目的能够帮助我们创造性的解决问题。
    在这样的方法论的要求下,对社会体制实质问题分为三个大的方面来论述:

    第一、社会体制建设最重要的原则——组织社会生活中一切有生力量(劳动力)使其从事于改造客观物质世界的劳动实践。这是丰富个人乃至整个人类生活的最重要的任务。这既是一个伟大的政治解放,也是一种最实际历史意义的经济解放即劳动者本身的解放。如果说社会主义制度是优越的,就应须首先完成这样的使命。就中国社会主义制度而言,现有的体制成因是许多复杂的社会历史因素相互影响和作用的结果。在我国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后,所建立起来的生产资料公有制为基础的生产系统以及整个国家的和上层建筑的管理与领导体系来说,虽然公有制是社会主义运动和发展的命运尤关的起点。然而,由于社会生活本身的复杂性,如果把公有制形态不符合社会物质生产力状况的推向极端或对这种所有制形态运用的简单化。那么,对于社会的发展就起不到应有的促进作用。任何所有制形态对于一个社会来说,都有其一定的基础和条件,都有其特有的历史渊源和现实背景。中国“一大二公”所有制实践的结果标明,所有制形态的简单化和统一性极大地扼杀了在经济生活中起作用的劳动者的创造性。从而经济增长和发展本身所需要的动力被青一色的“公有制”形态抑制了。因此,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不分各种社会因素在经济生活中的地位和作用而一味追求公有化的程度,不是发展社会主义社会的条件和方法。社会生活实际上不在存单一的所有制形态。“私有制”和“公有制”仅仅为区别不同性质的所有制提供了两种极端的模式,而现实生活中的人们及各种经济单位则无不充当着一定的物质资料的占有者。所以,建设社会主义不能依据极端的理论模式而行动。由此可见,所有制形态不是一种人为的创造,任何形式的政治制度都不能随心所欲地塑造经济领域的固有关系──所有制。所有制是一种自然而然的社会关系。但是,社会体制的建设存在着巨大的能动性和主动性。人们自身对于管理自己社会的制度的建设具有较大的能动性和主动性,这是处理自身关系同自然界的关系的不同特点。如果社会主义所有制形态阻碍了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进程,泯灭了人民群众对于改善自身生活的积极性和劳动首创精神,那是实践中的一种不可宽恕的过错。因此,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建设,即是一种人同物质生产资料关系的不断调整过程,又是运用一切可能的手段对生活资料的重新分配过程。公有制意味着具体的劳动者同整个社会物质生产资料的一种实现关系,而任何企图用抽象的观念建立所有制的望愿都将必然失败。

    顺便提一下,在我国社会的改革开放过程中,一系列经济的震痛几乎都同这种所有制形式有关。因为“一大二公”的所有制架空了个人,个人──这个最基本的经济单位,在极端的公有制条件下,没有任何属于自己的东西。当要对这种体制进行改革的时候,个人只能凭借集体的力量,从事和追逐自身物质利益的活动。

    我认为,中国社会主义自从建立以来,一系列错误的根源就出在对于所有制问题的建设和认识方面。因此,对于中国社会主义社会的发展来说,纠正整个社会失去经济活力和创造热情的现象,以及为今天的发展找到切实可行的出路,也寄托于我们如何重建当今中国的社会主义所有制。

    起源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的改革,使中国社会主义已经走上了重建所有制的道路。但由于历史对现实生活的巨大作用力,我们至今还没有提供出新的所有制的基本模型,或者已有的模式,诸如股份制、资产经营责任制以及法人所有制等种种设想,在理论和实践的方面还不完善。重建社会主义所有制的首要任务是改变对于“公有制”和“私有制”的认识,找到并确定物质生产资料的全面而且具体的承担者。从理论上说,全体劳动者是中国社会物质生产资料的主人,但在实践方面,这是一句最无能的观点。所有制形态是一种非常具体的经济关系,是劳动者与其生产资料之间的相互关系。重建所有制的关键步骤取决于国家对劳动者的一切组织形式的合理利用。同样,这也需要对全部历史因素的掌握和驾驭能力。因此,在重建社会主义所有制的过程中,各级担负着重建所有制形态的最关键性的使命。中国历史告诉我们,在社会主义建立以前,由于中国主要是一个落后的农业国。因此,家庭便一直作为占有物质资料的基本实体,它对中国社会结构以及生活方式发挥着支配的作用。然而,正是由于家庭的经济地位太小和力量过于分散,国家权力总能把自已的影响力为所欲为地强加于社会经济领域。

    因此,重建所有制的根本问题是,调整中国社会劳动者之间的关系。过去,我们同样过分狭义地理解人与人的相互关系。在社会生活中,人首先是一定的经济单位以及社会关系的承担者。形成新型的人与人的关系,不是一种心灵的过程,而是一种实实在在的制度建设。在重建所有制过程中,社会政策所担负的任务涉及人们日常生活的各种各样的复杂和细致入微的问题。诸如就业、工资、住房、培训、福利、保健、公民权力等等盘根错节的具体事项。而社会政策不仅是一种制度的执行过程,还应该是一种切实可行的应变能力。如失去了这种能力,在社会管理方面就会失败。另外,政策还是对社会生活趋势的引势利导,如渗杂了过多的人为的成份,那就只有在执行中流产。当然,新型的人与人的社会关系的形成,需要建立在美好的心灵的基础上。因此,这就需要文化的力量,在建立社会主义文明的过程中,文化具有不可推卸的教育的职责。

    社会主义国家利用各种符合人们需要的社会政策,推动建立一种新型的人与人的关系,从而不断地丰富和满足劳动者对物质财富的占有程度和拥有数量。因此,所有制在其实质上并不是劳动者同物质生产资料的关系,它通过特定的社会制度以及生产方式表现出来。事实上,人们之间的社会关系总和制约并决定着他们同物质资料的关系。当着一定的社会形态形成后,人们同物质生产资料的关系也就改变。社会主义生产方式依据社会主义新型的所有制形态建立起来。它的最根本特点是,劳动者同物质生产资料的直接统一。

    第二,社会发展动力

    科学技术对于人类生活的贡献已经充分证明。人脑的劳动比人身体的劳动更为重要。也从人类历史进步整体性上得到这样的结论,人类历史发展的动力改变。因此社会体制的任务自然要不遗余力的寻求发展人们智能的条件和途径。

    在全社会成员共同利益基础上处理人们同物质世界的关系,是社会主义最大的和首要的优越性。它首先表现为社会组织能力即社会制度方面的优势。人们要生存,就必然首先处理自身同自然界的关系,人们之间的关系以及由此构成的整个社会体制也是在此基础上产生的。在阶级社会,曾经存在过的奴隶制度、封建制度和资本主义制度,都运用人剥削人的方法实现从自然界中摄取物质资料的目的。因此,阶级斗争也就是这些社会形态的中心问题,从而成为历史前进的动力。而社会主义在组织劳动力改造自然界的过程中,第一次把人与人放置在没有阶级压迫和剥削的基础上。但是,在社会主义的初期还必须存在着社会分工。因此,也就存在不同分工基础上的阶级。总的说来,社会主义内部的阶级关系是平等的,而平等的阶级关系为实现社会发展提供了良好的社会环境。当然,在整体的阶级平等条件下,个人间的社会不平等还依然存在,而且还有可能长期存在,这取决于物质生产资料的发展速度和规模。

    在解决人同自然界关系方面过程中的各个社会阶级间的平等,是导致社会主义生产资料公有制的真实原因。人同自然界的关系不仅是一种同自然界和平共处的过程,而且主要是人们从自然界不断地吸取和转化物质财富的过程。所以,社会主义平等,或者说,社会主义实际存在的平等,首先体现为每个社会成员在改造自身同自然界关系方面的平等,这种平等建立在发挥人的自然才能的基础上。而真正意义上的社会平等只有当人们在改造自然界的过程中,能够获得充分机会的时候才会产生。

    正确处理人同自然界的关系是建立一个优秀的社会机制的需要社会主义制度前提。一切制度都是历史的,因为构成社会制度的物质基础在不断地发展中。按着这种意义去理解,社会制度的最终目的在于建立起人们同自然界的协调发达关系。因此,这种制度首先是组织者,它的任务就在于推动劳动者更加积极的、热情和主动的投身于改造人们自身同自然界的关系中去。因此,它不用任何道德或传统的意识去制约和束缚人们的行为,而是用科学的思维力,激发人们进行创造性的建设和实践,从而完善和发展人们的个性素质。

    由此来看,生产资料公有制并不是社会主义的一个特殊问题,也不构成社会主义发展的主要前提和出发点。生产资料公有制形式在历史上已经存在过,而社会主义公有制同原始生产资料公有制的不同取决于物质技术基础的水平。生产资料公有制并不是社会主义解决一切社会问题的唯一方法,相反,随着物质生产力的高度发展,公有制如果找不到适应社会发展的先进的形式,就会阻碍生产力发展的步伐和进程。由于生产资料本身的性质和社会组织形式的多样性,所有制的实际形式从来不是单一的。

    社会主义作为一种特定的社会形态,需要自己的政府、法律和各种组织形式,总之,需要国家形式。但是,由于社会主义性质所决定,社会主义国家在组织和管理自身社会生活过程中,已经不再是阶级统治的工具,而历史的成为组织社会劳动者进行改造自然界即改变人们同物质世界关系的工具,其方法就是不断从自然界中摄取和转化物质财富以改变社会生活和生产的物质技术基础。在完成这种任务的过程中,社会主义国家还担负着解决社会生活中各个不同的利益集团间相互矛盾关系的使命。然而,必须看到,社会主义在短时期的历史发展中,不可能全面彻底避免和消除物质财富和利益分配上的不平衡现象。因此,社会主义必须掌握满足人们需要的正确方法。可见,社会主义社会建设只有符合本国的历史文化背景,才能够使自身社会获得顺利发展。

    社会主义制度不能够采取破坏人们同自然环境关系的方式来求得自身社会物质技术基础的发展。它必须小心翼翼地保护人们生存的自然环境。因为自然界是人们社会生活的基础。任何破坏性的手段都会对社会导致意想不到的后果。在这同时,社会主义不懈地努力于制度本身的转变,找到更加符合改善人们同物质世界关系的组织体制和确定的政策。

    社会主义最需要开放性的建设和发展,而且,社会主义在其本质上也是开放性的。因为它坚信人类生活的健康性和相互交流对于社会本身的促进意义。但是,社会主义决不按着任何现有的社会存在人为地塑造自己社会的面貌。所以,就社会主义建立的特定的物质条件而言,它需要从现存的人们同自然界关系以及人与人的关系为出发点从事发展本社会的物质技术基础的实践。其发展的结果,社会主义必然在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方面多样化和分散化。

    社会主义体制建立在自然运动规律的基础上。这个体制在于组织全体劳动者不懈地从物质世界中转化人们所需要的物质财富,同时也改变社会生活中人们的实践方式的精神面貌。由于社会主义坚持劳动者是物质环境的变革者,因此它的首要任务便是实现人本身的发展。社会主义制度建设的目的,就是为人们改变物质世界提供服务。而发展的动力必须在社会生活本身中去寻找。因此,这就需要在现有的物质技术基础上把人本身的发展作为社会制度建设的首要任务。实现人本身发展的关键因素是健全满足人们精神和文化需要的教育机构和科学研究场所。马克思主义者在哲学上承认人们认识过程中的第二飞跃即“精神变物质”的飞跃。而在社会制度的建设上,社会主义的教育和文化因素在一定的条件下能够成为社会发展和进步的最强有力的动力。因此,我们可以把社会的全部物质技术基础视为人本身发展的一个组成部分。反过来,它也是衡量人本身发展的客观标志。

    总之,社会主义必须健全人本身发展的社会系统。人本身的发展是由综合性的社会因素来承担的。在历史进程的每一发展阶段上,都存在着促使人本身发展的关键因素和主要矛盾。但完全可以肯定,在今后的人类社会生活中,深刻挖掘人本身存在的智能因素将具有愈来愈重要的作用。而这一转化会从根本上改变历史发展过程中的动力因素。

    第三,社会运动发展的阶段性和一般后果

    现实的社会主义从它的历史产生到完全成熟的运动必然划分为不同的社会阶段。判断社会主义的历史阶级性不应以时间的唯一性为依据,而必须以物质生产方式为依据。一般说来,按着一个社会的物质技术基础发展的进程,社会主义需要经历大致如下的三个历史阶段:第一阶段,奠定社会主义自身发展的物质基础和人的因素。社会主义作为特定的社会形态从是旧的社会中产生出来的。因此,一切社会主义社会都必须经历这个阶段。而由于实现社会主义的国家在物质生产力的发展水平和历史文化背景方面的不同,这个阶段在各国所经历的时间、方法和道路也就不同。在这个阶段,历史赋予社会主义社会的任务是全面的和综合性的,社会主义必须通过各种努力寻找和谋求自身社会成熟和发展的途径,在经济、政治和文化的各个方面使社会主义的固有属性焕发出来。因此,物质生产力相对落后的国家在这个时期里的任务更复杂和更艰巨,在这个时期里停留的时间也就长些。中国属于在物质生产力落后的条件下取得了社会主义革命胜利的国家。因此,我国社会主义发展决不能一就而就。第二阶段是社会主义因素的巩固和持续发展阶段,这个阶段的到来,以物质技术基础的发展使劳动者在社会各个方面获得充分解放的情况下而出现的。它也要经历一定的时间,使一代人或两代人的成长完全在成熟了的社会主义条件下,使他们担负起社会主义向共产主义转变的任务。而随之而来的阶段便是社会主义向着更高的发达形态转化的质变阶段。中国社会正处在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中国共产党第十三次代表大会肯定了这个理论。因此,中国社会目前的首要任务也就是奠定社会主义在自身基础上发展的现实因素。

    社会主义的历史阶段性问题,曾经被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相互关系弄的混浊不清。其历史的发展有可能证明,共产主义不会再作为社会主义社会之后的一种社会形态,而是社会主义社会的根本性质。也就是说,共产主义是社会主义社会的根本性质。社会主义的全面成熟就是共产主义因素成为人们生活的现实成份。因此,不能再为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关系问题纠缠不休了。我们所要做的,就是把共产主义的社会因素逐步转化为人们生活的第一需要。社会体制的首要的和基本任务是组织人类从事改造自然物质世界,使之不断地转化为新的符合人类本性的物质财富。

    在改变自然界的实践中,社会体制的基本任务是协调人类自身的各种社会关系,使之在有序的、和平的、公正的状态下竞争和发展进步。历史地看,人类以往并不善于解决自身关系中的一系列重大问题,国际关系中的武力威胁以及不断发生的战争和各种方式的国内战争说明这个问题。实际利益的冲突永远是一种客观存在,然而人类应该从冲突和矛盾中寻求共同点和根本利益,在解决冲突和矛盾过程中,方法和途径决非一条。同时我们看到,人类正向理智的未来迈进。使人们的社会实践符合于和服务于改造自身物质世界的生产实践,这是社会主义生产实践,这是社会体制建设的一个基本原则。

    因此,人类为了达到自身的目的,为了完成人类生存所需要的各项伟大实践,必须面对的一个问题,就是现实的实践必须对未来人类生存的状态负责。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未来是人类历史的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未来即是我们现实生活中产生又是高于现实生活的因素。面向未来是对今天人类行为和实践的要求,这一要求越来越具有普遍的和迫切的性质和意义。一方面,任何从事的生产实践和社会实践首先要考虑到结果,要对人们的生存环境和人文环境负责,另一方面,任何重大的决策都必须符合未来历史的要求,从科学技术的属性来说,人类所面对的不只是地球,而是面对整个宇宙空间,虽然整体的社会道德和价值观念还远远跟不上科学技术的发展速度。然而,人类、历史进步的方式已经改变,未来决不是现在的重复和再现,但它必然是今天的时间上的延续,时间的唯一性我们无法改变。然而人类社会已经不能沿着单一的方面和通过单一的途径走向未来。所以,需要改变我们行动的方式和我们有关历史运动的态度,未来并不可怕。因此,我们毫无理由拒绝变革。即使从过去的关点看,人类历史的客观结果从来说是正义战胜邪恶。

    面对未来和选择未来已经是人类理论思维的基本任务之一,这也是人类生存区别于其它动物的特质。人类自身智能的进步,已经可以使我们具有了合理的设计未来的能力,这种能力既存在于我们人类自身,也存在于目前人类创造和积累的一切物质财富和科学文化知识中。科学的思维能够使我们克服历史运动的巨大的盲目性,改变历史运动的方式和方法。采取理性的方式解决人类社会中本来存在的各种利益冲突和矛盾。

    生产实践和社会行动的着眼点要面向未来,而实践的起点却永远始于足下,我们通向未来并不是一条直线的距离,现实在生活中已经孕育和成长的许多属于未来的因素。在我们走向未来的路途中,对于未来所需要的人类生活的新的原则,和经济知识,需要全人类的实践中逐渐确立,人类的交流是以往人类历史无法比拟的。资本主义社会和社会主义社会制度的差别将不再成为冲突和矛盾的主要方面,需要共同努力,确立起二十一世纪人类生存的新的原则。

    所以,源起于西方的罗马俱乐部的一个著名的观点认为,未来是人类历史的组成部分。因为未来是世界范围内科学技术进步以及知识积累的结果,在过去当人类的行为完全成为了生存的衣食住的自然需要的时候,人们无需去设计未来,只需根据现状去进行生存的实践,而在目前的世界范围内,科技进步和发明的系列成果无一不成为人类生活的现实因素,人类的视野已经超越地球的范围面向宇宙空间,同时人类也在探索尚未解决的自身问题和诸多社会问题人类自身存在与生存的基因密码有望在21世纪完全破译出来。科学技术的发达,知识层面的多样化,以及人的生活和文化形式的丰富,于精神需求成为人们生活的客观需要。这时,人类已经具备了面向未来的基本条件。同时,人类的一切活动和实践都是有选择性,因此只有把未来视为历史因素,人类在创造自己历史的过程中才能够走向自觉。

    在过去,由于人们同物质世界的关系长期得不到彻底改变,社会为个人提供改变命运的机会也就不多,一个人几乎是一生从事一项简单的劳动或为着一种社会工作而献身。因此,人们也就把现在看成是过去的机械的和简单的重复,把未来也看得和现在没有多大区别。虽然,在很多情况下,人们怀有对美好未来的强烈愿望和憧憬。但到头来,个人的命运和社会生活还是没有多大变革,未来的神秘感产生于对大自然和个人生存的神秘意识。这样,虽则社会政治生活常常是剧烈的人事变动。然而,人们却一代一代地在相同的物质基础上生息。

    终于,人们在千百年来的漫长岁月中,从农业生产的沉重压力下看到了工业的力量。工业革命使人类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工业改变的是人们同自然界的关系,工业化生产需要从自然界中不断地转化物质资源能力的提高。因此,这需要人们掌握关于自然界的大量知识,从而导致了科学技术前所未有的发展。随着工业革命序幕的拉开,人们的社会也就开始了新生活的历程即现代生活的进程。

    人们若要继续生存下去,就需要把未来看成是自身历史的组成部分。因为我们不仅要不可避免地走向未来。同时,更重要的在于我们今天的行动无不影响和决定着未来。全人类都担负着创造未来的使命,而创造未来必须从脚下做起。

    未来不仅是人类全部历史活动的结果,也是人类自觉选择的结果。我们必须确立起这样的观念,并按着未来的要求改变我们今天的某些不符合需要的行动。重要的在于我们今天的社会运动再也不是沿着过去的方式和规律性前进。人们所创造出来的物质生产资料已经在很大的程度上改变了自然界的面貌,但是,目前地球上60亿人口本身所蕴含的力量仍然不是自然界的主人,当然,人类在21世纪中的历史运动将以完全不同于过去的方式进行,其中最为重要的变化是人们在从事自身需要的各类社会实践中会更多的使用自己的智力而且表示体力。历史运动基本因素的变化改变了有史以来的我们看到的社会运动方式。而要把握这一历史运动的基本因素,人们就必须把自然界的运动规律放置于自己的实践视野之内,从而顺应自然界。包括如何运用现有的知识避免大自然对于人类的灾难性影响,自然规律肯定是可知的,但是又是人类力量所无法改变的。我们不应把中国古人的“人定胜天”的思想简单化和机械化。因此,人类只能在有限的程度上选择未来,但是,人类活动的本身却能够改变同自然物质世界关系,这种转化的结果也具有明显的双重性。迫使我们在处理自身同自然界的关系时,必须照顾到我们;赖以生存的最可宝贵的自然基础。

    当人类社会把解决自身同客观世界的关系视为第一的和首要的任务之后,全人类共同的利益就产生了,并且把人们之间的生活牢牢地联系在一起。马克思主义者向来承认全人类的和全社会的共同利益,但是,人类和社会的共同利益的存在是有条件的,第一,必须建立起不断克服人类自身缺乏和狭隘性的相互促进的社会制度,这个制度是为了引导人们改造自身同物质世界的关系而创造的;第二,人们通过自身的实践,已经获得处理人同自然关系的完善手段,使一系列不合理的社会事实从而消失。因此,阶级社会私有制的社会条件下和阶级斗争为中心问题的时候,社会和人类的共同利益则不会发生;在人们处理自然界关系还没有获得发达的手段的时候,这种共同利益也不能产生。既使两个条件都不具备,共同的利益也存在着,只是不能成为人类活动的中心问题罢了。同时,就国际范围来说,只要国家之间利益冲突还存在通过战争方式解决的可能性,全人类的利益也就不存在。在人类生存的过程中,战争要比和平更为发达和成熟。

    只有当一个社会,一个国家和民族完满解决了自身社会中存在着的人与人之间的利益冲突和阶级斗争,从而面对着客观自然界和整个宇宙的时候,人类才能够铺平通向未来的道路和在一个美好的社会条件中从事自身创造未来的实践。显然,未来将作为一种社会存在就在我们的脚下和眼前,唯一的办法就是运用正确的理论思维创造和设计未来。因为,未来寄托着人类的共同一致的利益,它也是人类所关注的最终目标之所在。

    人们自然必然地要走向未来,并不是我们说明未来是人类历史组成部分的重要理由。更重要的在于人们现在所从事的各种活动无不作为未来的基本因素而存在这个事实本身。这就要求人们正确地理解目前的变化,确定影响未来的最关键的因素和目标,以使人类的活动和实践不遗失方向和目的。因此,自然而来的未来决不是人类活动所预期的未来,只有在正确的理论思维指导下,通过科学的生产实践创造的未来才是人类所期望的未来。

    为了人类自身的利益,我们必须从现在起就为未来做好准备,在精神的和物质基础的一切方面。总之,从文化上使我们变得更加完善。为未来做准备,就必须理解未来社会以及它的政治,经济同今天社会的现状有哪些重大差别,这些差别的基础是物质技术的不同。人们将生活在一个全新的物质技术基础上,这个基础将不是由人类以体力的自然延伸和结果,而是通过人们的脑力劳动建立起来的。这个社会的物质技术基础具有高度的智能性和文化意义。在科学的物质成果为主要标志社会基础下而建立起来的社会体制,再也不会是现在的某些社会体制的庞大而重复的设置,它是顺应人的本质需要的结构。

    在为未来社会做准备的过程中,我们必须明白,从现代社会向未来的转化,无一不是人类生存的一种根本性质的变化。我们相信未来的美好和符合人们生存的需要。但是,时间不会帮助我们解决任何社会问题,也同样不会为我们提供生存需要的任何财富。而只有人们生机勃勃的创造力和想象力,才是迎接未来的最好方式。空等未来只能使我们坐以待毙。

    总之,未来已经成为人类历史的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当然,既使最全面的科学头脑,也不会预知未来的全部变化和行将发生的一切事件。然而,通过人类的社会生活,我们却可以懂得走向未来的基本因素和在未来社会中起关键作用成份,以及引起现实社会生活变化的物质前提。显然,从此中可以懂得,把握未来的方法就是考察出现在现实生活领域内的一切变化的实质。毫无疑问,象人类从过去未来到现在这样,人类生活从现在向未来的过渡也有自身的规律可寻。从原则上讲,探索事物的发展规律就是认识现实一系列社会因素的矛盾运动。只是对于当前的人类社会的这种转变来说,无论从它存在的深度和广度,还是从它的起源和结果,都需要我们用前所未有的辩证态度去理解。这不仅需要对旧事物和传统观念扬弃的勇气以及找到认识今天人类面临的事物新角度,而且需要从最真实的历史结果处入手探讨新事物产生和成熟所需要的条件与促成因素。

    我认为,无论目前世界和中国所面临着的普天盖地的变革浪潮来说,最关键的问题是实现自人类产生以来所创造的一切历史因素的符合现时代发展需要的转化。自从人类产生以来一代接一代,生生不息,人类自身创造了极其辉煌灿烂的社会文明。人类能够生存到今天,已经证明它对于自然界和自身的相互适应力以及创造无限性,也已证明了人类自身的文明无论在任何历史时代都大于其野马程度。在目前条件下,人类的全部文明却经历着历史面貌重大改组的考验,因此通过需要我们把一切历史的文明转化成为现实的文明。只要对此工作完成的好,未来就把握在我们的手中。

    未来肯定能够发展到这样的程度,既人类通过自身的发明创造的新产品代替民族肢体的劳作,而自由自在的从事一切活动到那时,人类生活不再受到经济的束缚,一个无差异的共同的人类世界就将诞生。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