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煮酒论史
lwwxyz伟文2 发表于  2017-10-12 13:24:00 18573字 ( 0/159)

建军节和起义九十周年的怀念90-36 大跃进之痛(2013.11)

(一)

三年困难,大灾荒,大饥饿,老一辈的人都能忆起,甚至可以说是刻骨铭心。

而饿死几千万人呢,却是近几年才知道的新闻。

从一九五八年——一九六二年,那些日子饿死人了吗?

本队未见。本族未见。本村未见。本大队未见。

亲戚未听说。本学校未听说。本公社未听说。本县未听说。

非正常死亡的事是听说过的,那是发生于本县山区水库的施工。

到了省城学校,八九十个县市的学生在一起。那时有闲得很,除了看大字报,大家天南地北,可就没听人聊起饿死人。

到了部队,相处过:XX年的广东兵,湖南兵,XX年的广西兵,河南兵,XX年的安徽兵,四川兵,XX年的河北兵,四川兵,新兵训练和技术培训期间的上海兵,山东兵,浙江兵,老一脱的福建兵,湖南兵,广东兵,人们也是海阔天空,什么奇趣杂事都挖出来了,还是没听到有人提起。

莫非这么多人一个个都是好了疮疤忘了疼?

可才过没几年呀!

可几千万呀,

这是二十个中没一个的切身事呀!

或许有的还是三四个中没一个呢!

或许自己还太幼稚了吧!

现在本人是确信有饿死人发生了,只怪当年自己没有刻意去追问、收集,在部队那几年是白过了。

                      (二)     

那年月苏联真的好相处,没有逼债吗?

本人知道,我们以往是向苏联发去X州县的香蕉。大跃进时成立石油城,该县割了些地方去XX市,那些地方的香蕉便打上了XX市的标签。苏联硬是不要。怎么解释都不行。香蕉便在退回的路上烂掉了。

                     (三)  

羽毛未丰就想飞。这是老成人的责怪话,可雏鸟那里听得懂呢,他们就是想飞呀,那怕摔得粉身碎骨。

新中国成立未久,百废待兴。公社成立了,集体力量大了,个个都想一飞冲天。抗涝抗旱,到处都想搞。县里想集中力量于一处、二处、三处,可这样得益的是别的公社呀,矛盾来了。县里决策时,摊子难免会摆大些,各公社都兼顾多些。

可修水库跟干别的不同,非得在这一个旱季修好不可。除非修得浅,未怎么蓄水,否则第二年不好弄干。

于是,冬春约五个月的集中力量到水库工地大干,就不可避免了。

走到这一步,稻谷、麦子、花生、玉米烂在地里无人收,减产就不可避免了。

走到这一步,夫妻合欢时日少,次年生育少,也是必然的了。

人们要是有兴趣,看看不怎么著名的广东陈残云的《香飘四季》,或全国大大有名的河北浩然的《艳阳天》,就好理解了。

                    ()    

全国人口大迁移,数千万人从农村一下迁到城市去,参加工业建设;才过一年,数千万人又一下从城市迁回农村,这是大跃进年代的奇观。

这在当时没有什么。就是亲身参加了这些迁移的人,本身也没有觉得得到多少,或失去多少。

可过了四五十年之后,这个大迁移却演化成一个唱遍全世界的几千万人非正常死亡事件。

外国人不可能了解,当今的国人也难于理解,那时的农民是最没有户籍观念的。从城镇压缩出来的两三千万农民,回到队里只要说一声就行了,不愁没活干,不愁没饭吃。登记户口嘛,急着干啥,或许过不了几个月,城里厂里又要招回去呢。——所有回去的人,我想都是话未说绝的。

于是,就有了一九六四年到一九七九年的补登。

于是,某一年龄段的人数,就出现了八九十年代的普查明显大于一九六四年的普查的局外人匪夷所思的奇异状况。

                 (五)    

孙经先的《彻底揭露“数千万人非正常死亡”的重大谣言》一文很值得称道。

在这里,作者没有照套他人的传统模式,不凭个人的主观臆断,而是通过对已有材料的深入分析,从中发现其中存在的矛盾,进而循路对当时中国人口变动的具体状况、原因,进行详细的调查、分析、研究,从而得出贴合实际的、科学地反映当时客观状况的结论。在这个基础上,又深入一步,对现有结论进行冷静的分析、比较和批判。

在这里,作者运用的,不是先验的方法,不是形而上学的方法,而是唯物的、辩证的方法,这是马克思主义的科学分析方法。

三年困难时期的人口问题,是中国共产党的一个天大的问题。现在,挂在各个国家领导人口中的,挂在各级干部和专家口中的,堂而皇之地登载在权威出版物中的,都是 “几千万”。而他们的根据,基本都是源于1961年和1960年人口的比较。

现在是理清这个问题的时候了,否则对中国共产党的后世必是贻祸无穷,岂止关乎毛泽东哉?有人性的人,有党性的共产党员,皆不可以传播谎言为荣;有德性的在位者,更不可含糊其辞,快意于谎言的流布,甚至用来衬托彰示以显自身之更高更洁。

当然,孙氏的文章,突破了关键的环节,但不等于解决了一切,这是他本人也说了的。如,回迁的人,也有及时登了户口的,有多少,待了解。因饿而死亡,也确是有的,有多少,待了解。当时也有少灾的省,或无灾的县市,将之比较,其百分比的差异,也许能提供启示。另 ,说到非正常死亡,不可遗漏兴修水利的伤亡。毛泽东是预估过的,有的数不可避免,属于牺牲。打听一下红旗渠的修建过程,就能领悟一二。

从这里,我们看到:中国改革需要那些站在马克思主义立场上的,真正采取马克思主义科学态度的,掌握了马克思主义分析批判方法的中国专家了解中国情况。

孙经先,当之无愧的,也是本题推重的敢以人格捍卫真理人!


——原文发于 2013-11-28 20:16:03.0  旗帜论坛  

——原题:敢以人格筑长城 /百二感怀【107/大跃进之灾 


——纪念毛泽东主席诞辰120周年系列帖《敢以人格筑长城》,其 “资料荟萃”专题120篇中, 第【074】至【080】七帖,完整转载了孙经先的《彻底揭露“数千万人非正常死亡”的重大谣言》全文。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