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煮酒论史
方圆视点 发表于  2017-10-12 08:34:49 17281字 ( 0/180)

美国最新解密档案:戈尔巴乔夫的激进改革是引发8·19政变的内在原因(上)

引者按:与美国抗衡,成为冷战另一极的强大的社会主义苏联土崩瓦解。作为改变世界的重大历史事件,系统揭示内在矛盾及其演变过程的专著,其实并不多。

原真理报记者、后任戈尔巴乔夫助手,又任总统办公厅主任,8·19政变当天被派往克里米亚福罗斯说服戈氏颁布法令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后被关押的博尔金,所著《戈尔巴乔夫传》,是此前最接近真相的一部书。笔者去年辑要发在了强国论坛。

由美国哈佛大学俄罗斯和乌克兰现代史专家沙利希·浦洛基新近撰写的《大国的崩溃》,则以揭密老布什图书馆解密绝密档案的笔触,以大量详实的史料揭示了这一过程。不少过程与博尔金的记载相互印证:如博尔金说克格勃主席克留奇科夫曾向戈氏报告苏联截获西方搞垮苏联大国地位的情报,戈氏不以为然,美国却断然否认;博尔金说美国宁可慷慨解囊向戈尔巴乔夫提供各种货币奖金和其他奖赏,奖金数额十分巨大,以致要派专门密使去领取,还得了韩国前总统卢泰愚送的10万美元,但不愿提供许诺的贷款等等,都相互印证。同时与“通过改革进行演变”(基辛格《世界秩序》151页),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第68号备忘录“在苏联体制内培育毁灭的种子”([]诺姆·乔姆斯基《世界秩序的秘密》4页)等尘封在历史年轮中的深层次问题相吻合。

因此历史的真实就是:祖父斯大林时代被逮捕关押,其妻赖莎的祖父被镇压、岳父被关押的戈氏,正如他自己所说——“为消灭共产主义的生活目的”不断往上爬,大权在握就以掩人耳目的所谓“改革”,从政治经济两个方面推进激进改革,进而从内部颠覆了苏联。

改革,这个人类社会用以除旧布新、再造未来的伟大字眼,在理解和使用上都只有相对的意义,一旦被野心家和阴谋家的权能裹挟,就要走向真理、正义和良知的反面,就要引发灾难性后果——成为颠覆性阴谋的代名词!戈尔巴乔夫着力推进的导致发达社会主义苏联解体的激进改革,给中国共产党人和社会主义者,提供了形形色色而又浩如烟海的改革理论难以提供的警示和教益!

 

         戈氏的“改革”竟与国家体制的系统性“改组”如出一辙

 

19917月,布什在访苏时说:“戈尔巴乔夫成了苏联的领导人,启动了多项至关重要的改革,他的改革将从根本上改变世界。现在,在美国,每个人都至少认识两个俄语词——‘公开性’和‘新思维’,在这里,人人喜欢一个英语词——‘民主’”。8

戈尔巴乔夫似乎要继续坚定地推进改革和美国合作,他似乎越来越要求美国提供经济援助。戈尔巴乔夫最亲密的顾问,其中包括总理瓦连京·帕夫洛夫和克格勃主席弗拉基米尔·克留奇科夫,却都反对向美国请求援助,主张集权统治,他们的主张背离了戈尔巴乔夫推进的民主化改革目标。军方也反对戈尔巴乔夫,认为在削减苏联军力方面做得太过,但却换不来美方的任何回报,或是回报少得微不足道。8-9

戈尔巴乔夫19853月就任国家最高领导人——苏共总书记。主张自由政策的莫斯科顾问终于发现这位高层人物已经准备好倾听意见,并且愿意冒险尝试改变国内外现状。10

在内政方面,戈尔巴乔夫开启了“改革”——确切地说是“重组”,以此弱化苏共对计划经济的控制,同时引入了一些市场要素。他还启动了“开放”政策,“开放”一词借用了反对派的说辞。他这么做,弱化了苏共对媒体的控制,为多元化的意识形态的产生提供了可能。11

戈氏的祖父就曾被斯大林时期的警察逮捕过。他在莫斯科大学的室友兹德涅克·姆林纳日则是“布拉格之春”的策划者之一。戈尔巴乔夫不仅是一位难得的倾听者,更重要的是,他是一位行动者。11

戈尔巴乔夫的出现,让里根和老布什找到了这么一位苏联领导人,不仅没有死在他们的前面,而且准备就削减核武器进行蹉商。戈尔巴乔夫就任后不满一个月,就终止了在东欧地区部署的中程导弹。几个月后,他邀请美国方面一起将双方战略性核武器削减一半。11

戈尔巴乔夫的经济改革打破了旧的经济结构,可是新的市场机制尚未建立,更未见成效……随着经济愈加困难和生活水平的急剧下降,戈尔巴乔夫受到党政干部和改革派的双重抨击,因为改革派主张参照波兰和其他苏联前东欧盟国的模式,进行激进的经济和社会改革。12

此间,戈尔巴乔夫的支持率已经降至危险的20%。此时,老布什的支持率因为美国在海湾战争的胜利而超过70%730日在举行美苏会谈后,老布什忆:“戈尔巴乔夫很神奇,因为我根本不知道他怎么承受得了如此巨大的反对压力。”12-13

 

           投名状式的自我弱化——全面放弃苏联的军事优势

 

戈尔巴乔夫通往峰会的道路并不容易。他把此次峰会视为新政的胜利时刻。而在苏联一些最有权势的统治精英的眼中,他这么做,出卖了苏联的利益。而美国国务院对苏政策主要设计师斯特普·塔尔博特在《时代》杂志发表署名文章说:“在《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几乎所有主要问题上,凡是美国提出的要求都得到了满足……在该条约中,戈尔巴乔夫默默接受了全面劣势的状况,至少在短期内处于劣势。他正在放弃苏联的主要军事优势,其中包括陆上弹道导弹。同时也允许美国在轰炸机、巡航导弹和潜水武器方面继续保持优势。”13

戈尔巴乔夫为什么要签署一份如此失衡的协议,以至于不但他的国防部长感到不满,还让美国政治评论员连番发问呢?塔尔博特给出了答案:“苏联让步这么多,而美国却回报颇微的原因很简单: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是历史上最大的军火交易,这种交易的价格总是会被压低。”13-14

他毫不羞涩地谈到了他的财政预期。“当着代表团的面,我再次让美国总统跟他们说说,考虑通过我们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成员国地位”,戈氏还说,“再过一两年,我会有大麻烦,能用那笔钱,对我们很重要,随便你们喜欢,叫我们‘准会员国’或‘半会员国’都行,但老布什不愿给苏联正式成员国地位。15

签署《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两国领导人庄重承诺,同意针对彼此的核导弹不再超过6000枚,将每一方可以运载核弹头的洲际导弹数量限制在1600枚以内。这项条约的签署,冷战时期两国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对抗也随之结束,老布什即刻允诺要让国会通过苏联的贸易最惠国地位。19

苏联人以为他们的声音被倾听了,因此欢欣鼓舞。戈氏外交顾问阿·切尔尼亚耶夫在日记中写道:“我们(苏美)的关系比和我们以前的社会主义‘伙伴’国家的关系还要亲近,不拘泥于形式,不假仁假义,不称兄道弟,不屈服顺从。”21

从老布什的回忆录来看,戈尔巴乔夫在新奥加廖沃向他提出建立苏美联合的世界新秩序的建议直接被忽略了。21

国防部长亚佐夫对签署《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态度,美国代表团的简报形容他是“企图依靠自身的影响力和威望挽救苏联军事颓势”的人,其间,他对该条约和戈尔巴乔夫的总体外交政策均不甚认可。23

 

              领导体制的结构性改革成了苏联崩溃的导火线

 

1989年,就是叶利钦被逐出政治局后的第一年,戈尔巴乔夫允许苏共以外的组织进行政治活动,结束了苏共在政治领域长达60多年的垄断,新的选举机制在苏联历史上第一次引入竞争性选举,苏共书记被告知他们要想拥有权力,包括他们担任党内职务和地方苏维埃政府或议会的领导,都必须通过选举。实权从党委书记的办公室转到了地方苏维埃委员会和共和国议会手上。26-27

地方政府的改革由高层指引,受高层支持。19903月,苏联人民代表大会将苏联宪法中授予苏共在苏联国家和社会中特殊地位的条款给删除了。大会还选举戈尔巴乔夫担任新创造出的职位——苏联总统,同时,他仍然担任苏共中央总书记一职。然而,戈尔巴乔夫随即就把他的顾问和苏共重要角色从党的机构调任至新选举出的总统制政府中。27

戈尔巴乔夫企图改革斯大林中央集权的经济管理体制,不承想却加速了改革的覆灭。经济改革的失败加剧了商品短缺,也使人们更有理由批评党的新旧政策,在和反对派的竞争中,苏共正在失去优势……波罗的海国家的改革者力争更大的自治权,最终希望获得国家独立,来自莫斯科、列宁格勒和其他主要城市热衷改革的人民代表同他们联合起来。这个联盟的矛头直指苏共机关。27

党员的流失使苏共的力量大为削弱。1990年,就是叶利钦退党这年,苏共失去了270万党员,全国党员总数从1920万减少至1650万,因为脱党而直接减少的党员数量是180万。据戈尔巴乔夫事后回忆,在199171日前的18个月中,共有400多万,即接近总数四分之一的党员,或者退出共产党,或者因为担任反党职务,拒绝服从党的命令,或者拒交交费而被开除出党。29

早在1989年夏季,政治局讨论了俄罗斯主权独立可能带来的威胁,苏共理论家瓦迪姆·梅德韦杰夫反对把已经授权给其他共和国的主权授予俄罗斯,他宣称:“如果我们在此问题上模仿其他的共和国,苏联必定会变成一个联邦国家。俄罗斯社会主义联邦苏维埃共和国是联盟的核心。”戈尔巴乔夫完全同意:“赞成俄罗斯重塑权威,但是,不能以授权的方式,这样做会失去联盟的核心。”34

苏联总理雷日科夫在198911月召开的政治局会议上说:“我们不必担心波罗的海国家,我们需要担心的是俄罗斯和乌克兰。他们那么做的话,将会造成国家完全瓦解。随之而来的是,我们需要另一个政府,另一个国家的领导机构,苏联也就不复不存在了。”在1989年秋天,很少有人能够预料到,就在若干个月后,雷日科夫的这番言论将变为现实。34

1990年夏,叶利钦领导的俄罗斯议会宣布了俄罗斯的主权,赋予俄罗斯法律优先于苏联法律的权力。同年秋天,雷日科夫向政治局汇报,他的所有命令都无法执行。随即,戈尔巴乔夫重组了内阁,企图镇压被称为“主权大检阅”(叶利钦发动的一系列被称为“主权大检阅”的行动,旨在与苏共中央抗衡和谋求俄罗斯主权)的活动,并且将雷日科夫解职。34

在大多数共和国都宣示了主权之后,并没有现成的公式去定义共和国和中央政府的新关系。依据既定章程,一个加盟共和国要么加入联盟,受到莫斯科方面的全权掌控,要么退出联盟。立陶宛希望退出,可是俄罗斯、乌克兰和其他一些共和国希望有新的处理办法。戈尔巴乔夫竭尽全力阻止立陶宛退出联盟,可是他一败涂地,苏联政治、经济的版图正在瓦解,使得经济危机愈演愈烈,已然威胁到中央政权的存在。34-35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