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煮酒论史
春之蛙 发表于  2017-10-11 14:32:09 7293字 ( 1/3015)

张士诚抗住了元蒙100万大军,为什么会败给朱元璋?

 


(图)张士诚起义地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张士诚明白这个理儿。


昔日的小弟李伯升已派人给士诚传了话。伯升对士诚说:“大哥,降了朱元璋吧!您现在的地盘,不过像赌.博,从别人手中赢过来,现在又输给了别人,您自己又丢了什么呢?它原本就不是您的!”士诚望着城下黑压压的大军,仰天叹息道:“啊!我想想吧!”可是,士诚终于不肯降,他不甘心。


元末,天下大乱。江淮、汉江、黄河、关中,漫山遍野都是起义的红巾军,他们手持锄头草叉,向蒙古贵族盘踞的城池发起攻击,打倒欺压他们的地主恶霸,将大元皇朝南北拦腰截作两半。


此时,在江苏沿海一处盐场,“盐户”张九四,大名士诚,仍然受着富户污吏的凌辱。九四世代操舟运盐为生,官府大户剥削得严酷,正当合法的营生不够家里的吃喝用度,所以要偶而贩些私盐贴补家用。九四是一个慷慨的人,平时轻财好施,吃吃喝喝,玩玩闹闹,结交了一些江湖朋友。他为富户运盐,没少受欺负,干活得不到酬劳是经常的事情。九四气不过。特别是那个丘义,因为会些刀弓棍棒功夫,在县衙里谋了个杂役的差事,仗着自己是“差人”,对九四轻则污辱,重则打骂。九四叫来两个弟弟及朋友李伯升,一共十八条好汉,喝罢酒,一商量,反了吧!十八条好汉趁着夜色,仗着酒劲儿,杀了丘义一家,又一把火烧了街坊上为富不仁的大户,真造反了。附近的盐户哪个不受欺压?大伙正等着谁烧着头把火。九四一把大火,点着了盐户的怒火,受苦受累的穷哥们儿们纷纷投效九四,旋即万余人,九四被众人推举为“老大”。九四,也就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诚王”张士诚,带着盐户组成的武装,陷城池,杀官吏,吃大户,济穷人,扯旗造反,替天行道。朝廷着慌,派人捧着万户的委任状招降士诚,士诚并不理会。不久,士诚攻陷江苏高邮,自称“诚王”,国号“大周”,建元“天祐”。这年是元顺帝至正十三年,公元1353年。手刃仇家,火烧富户,士诚的一场豪赌,此刻开始,之后再难回头。


(图)张士诚起义地


招降不成,即来兵讨。次年,元朝右丞脱脱率兵攻伐士诚,围高邮,毁其外城,几乎陷落。千钧一发,却又时来运转,元顺帝听信朝中的谗言,解除脱脱兵权,又找了借口杀了脱脱。元军临阵换将,士诚乘机反攻,转败为胜。之后,士诚命弟弟士德北渡长江攻城略地,扩大地盘。


元至正十六年,士诚攻陷苏州,迁都于此。事业进行得顺利,士诚得意洋洋,以苏州承天寺为皇宫。大殿之上,正中的佛祖塑像已被挪开,士诚踞坐宝座之上,接受百僚朝拜,齐呼万岁,声震寰宇。士诚好不开心,大殿之上,开弓射箭,连发三矢,皆中栋梁,作为纪念,英雄意气,逼迫云天。


士诚虎踞苏州,朱元璋龙盘集庆(今南京)。龙虎相争哪能幸免。元璋深知自己尚是一条弱龙,难与争锋,首先示好,乞求“睦邻守境”。士诚一声不吭,先起兵火,打镇江,被元璋打败,再战,士诚又损失两员大将,不得已乞和。元璋盛势之下,要士诚上贡,士诚再次还他一个不吭声。



战场似赌场,诡谲难测。士诚之敌,除了元璋,还有元朝官军。士诚派出弟弟士德攻打元将杨完者,失败。不久,士德被元璋擒获。手足之情,牵筋连骨。元璋打算用士德要挟士诚,士诚沮丧不已。好个士德,这员善战有谋的将军,还有一副铮铮铁骨,身陷囹圄,又派出人给士诚捎信,让士诚归降元朝,绝不向元璋低头,之后绝食而死。士德自杀,士诚再不受制元璋。他腾出手来,一方面假意归降元朝,接受太尉的委任,一方面利用元将杨完者与江浙行省右丞达识贴睦迩间的矛盾,攻陷杭州,诛杀杨完者,占领杭州。


失弟之痛很快被杭州的大捷抵消。士诚现在是大元朝的太尉,雄踞东南,杭州的风华靡丽让他眼光缭乱。大元皇帝赐来龙袍御酒,向士诚征粮。谁不知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古语“苏杭熟,天下饱。”士诚不吝惜粟米和金银,他要的是地盘,有了地盘就有了一切,粮食、金元、珠玉。至于朝廷,给他粮食;至于宿敌元璋,只需防备。


(图)大明太祖高皇帝朱元璋(1328年—1398年6月24日),字国瑞,原名重八,后取名兴宗,濠州钟离人(今安徽凤阳),明朝开国皇帝。


元至正二十三年,士诚向朝廷讨要王爵封号未果,干脆又自立为“吴王”,也不再给朝廷纳粮。他的地盘,南抵浙江绍兴,北达山东济宁,西距安徽西部,东至大海,方圆二千里,军队数十万之众,雄踞一方,岂不为王?士诚的手下,有弟弟士信、女婿潘元绍是心腹,有起兵时的“十八兄弟”李伯升等是爪牙,还有一群文人政客作为自己的幕府参谋。“盐户”的士诚慷慨大方,“吴王”的士诚更是出手阔绰,动辄赏赐给属下和投奔者车马、田宅、家具器物。不名一文的流浪汉无产者纷纷投靠。苏杭的美景销蚀了士诚进取的意志,逐渐喜好奢华的生活,耽于逸乐,不理政务。上行下效,士诚弟弟士信、女婿元绍喜好聚敛财物,金玉珍宝名人字画汗牛充栋,日夜歌舞自娱。士诚手下的将帅不再遵从士诚的命令,每次有攻战,将军们要么称病,要么提条件讲价钱,士诚许诺加官进爵赏赐田宅后,才慢悠悠带着军队打仗。将军们刚刚到达营帐,满载婢妾乐器的车子也络绎不绝地随后抵达。没有人关注军务,军官们整日欢宴,邀请文人饮酒赛诗,或是摸牌掷骰子踢足球。将军们打了败仗,哪怕是全军覆没丧失土地,士诚也不加惩处,依然听任这些败军之将领兵打仗。上至吴王,下至兵卒,都忙着中饱私囊,欢娱快活,苏杭的暖风熏得众人都醉了。


士诚与朱元璋的地盘比邻,双方不断交火,各有胜负。当朱元璋消灭西方陈友谅的割据政权后,终于腾出手来攻打士诚。元璋首先攻占士诚淮河以北的地盘,占领了士诚的老家泰州和发迹地高邮,接着兵锋直指苏州,士诚的都城所在地。打苏州前先打湖州。士诚派遣五太子以六万兵增援。五太子在湖州外围筑起五个坚固的石寨防御,元璋军便在五寨周围筑十个堡垒,阻绝五太子的粮道。士诚知道后再来亲自增援,失败。其他援兵也相继败北,五太子弹尽粮绝,投降元璋。五太子是士诚的养子,爪牙之将,短小精悍,平地一跃丈余,又善潜水,平地是虎,水中是蛟,归降元璋,对他打击很大。最终,驻守湖州的“十八兄弟”之一李伯升也投降了朱元璋。不久,杭州降。


至正二十六年,也就是士诚起兵第十三年,元璋军围苏州,在城外筑起围墙困士诚。士诚坚守数月。元璋写给他亲笔信,劝他投降。士诚第三次还他一个不答理,几次突围不成。“十八兄弟”的李伯升这时派人给他捎信,说:“初公(指士诚)所恃者,湖州、杭州耳,今皆失……且公之地,譬如博者,得人之物而复失之,于公何损?”士诚竟不降。城破之日,士诚放火烧死了姬妾家眷后自缢被人救活,又押至南京。朱元璋让他投降,仍然不肯低头,大骂元璋大将徐达,元璋大怒,令人将士诚乱棍打死,连尸体也焚毁殆尽。


一场豪赌,凡十四年,赢来的河山又输个净光,还搭上了性命。


【免责声明:原文出处(根据需要,有些内容已经修改):http://www.pinlue.com/article/2017/10/1009/564660328911.html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无名小足之足茗堂 发表于  2017-11-15 09:37:16 77字 ( 0/8)

腐化堕落最终会葬送一支军队,也会葬送一个政权,历史上任何一支农民起义军最终都会走向失败的命运,成为改朝换代的工具。其原因就是农民阶级代表不了先进的生产力。

 


(图)张士诚起义地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张士诚明白这个理儿。


昔日的小弟李伯升已派人给士诚传了话。伯升对士诚说:“大哥,降了朱元璋吧!您现在的地盘,不过像赌.博,从别人手中赢过来,现在又输给了别人,您自己又丢了什么呢?它原本就不是您的!”士诚望着城下黑压压的大军,仰天叹息道:“啊!我想想吧!”可是,士诚终于不肯降,他不甘心。


元末,天下大乱。江淮、汉江、黄河、关中,漫山遍野都是起义的红巾军,他们手持锄头草叉,向蒙古贵族盘踞的城池发起攻击,打倒欺压他们的地主恶霸,将大元皇朝南北拦腰截作两半。


此时,在江苏沿海一处盐场,“盐户”张九四,大名士诚,仍然受着富户污吏的凌辱。九四世代操舟运盐为生,官府大户剥削得严酷,正当合法的营生不够家里的吃喝用度,所以要偶而贩些私盐贴补家用。九四是一个慷慨的人,平时轻财好施,吃吃喝喝,玩玩闹闹,结交了一些江湖朋友。他为富户运盐,没少受欺负,干活得不到酬劳是经常的事情。九四气不过。特别是那个丘义,因为会些刀弓棍棒功夫,在县衙里谋了个杂役的差事,仗着自己是“差人”,对九四轻则污辱,重则打骂。九四叫来两个弟弟及朋友李伯升,一共十八条好汉,喝罢酒,一商量,反了吧!十八条好汉趁着夜色,仗着酒劲儿,杀了丘义一家,又一把火烧了街坊上为富不仁的大户,真造反了。附近的盐户哪个不受欺压?大伙正等着谁烧着头把火。九四一把大火,点着了盐户的怒火,受苦受累的穷哥们儿们纷纷投效九四,旋即万余人,九四被众人推举为“老大”。九四,也就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诚王”张士诚,带着盐户组成的武装,陷城池,杀官吏,吃大户,济穷人,扯旗造反,替天行道。朝廷着慌,派人捧着万户的委任状招降士诚,士诚并不理会。不久,士诚攻陷江苏高邮,自称“诚王”,国号“大周”,建元“天祐”。这年是元顺帝至正十三年,公元1353年。手刃仇家,火烧富户,士诚的一场豪赌,此刻开始,之后再难回头。


(图)张士诚起义地


招降不成,即来兵讨。次年,元朝右丞脱脱率兵攻伐士诚,围高邮,毁其外城,几乎陷落。千钧一发,却又时来运转,元顺帝听信朝中的谗言,解除脱脱兵权,又找了借口杀了脱脱。元军临阵换将,士诚乘机反攻,转败为胜。之后,士诚命弟弟士德北渡长江攻城略地,扩大地盘。


元至正十六年,士诚攻陷苏州,迁都于此。事业进行得顺利,士诚得意洋洋,以苏州承天寺为皇宫。大殿之上,正中的佛祖塑像已被挪开,士诚踞坐宝座之上,接受百僚朝拜,齐呼万岁,声震寰宇。士诚好不开心,大殿之上,开弓射箭,连发三矢,皆中栋梁,作为纪念,英雄意气,逼迫云天。


士诚虎踞苏州,朱元璋龙盘集庆(今南京)。龙虎相争哪能幸免。元璋深知自己尚是一条弱龙,难与争锋,首先示好,乞求“睦邻守境”。士诚一声不吭,先起兵火,打镇江,被元璋打败,再战,士诚又损失两员大将,不得已乞和。元璋盛势之下,要士诚上贡,士诚再次还他一个不吭声。



战场似赌场,诡谲难测。士诚之敌,除了元璋,还有元朝官军。士诚派出弟弟士德攻打元将杨完者,失败。不久,士德被元璋擒获。手足之情,牵筋连骨。元璋打算用士德要挟士诚,士诚沮丧不已。好个士德,这员善战有谋的将军,还有一副铮铮铁骨,身陷囹圄,又派出人给士诚捎信,让士诚归降元朝,绝不向元璋低头,之后绝食而死。士德自杀,士诚再不受制元璋。他腾出手来,一方面假意归降元朝,接受太尉的委任,一方面利用元将杨完者与江浙行省右丞达识贴睦迩间的矛盾,攻陷杭州,诛杀杨完者,占领杭州。


失弟之痛很快被杭州的大捷抵消。士诚现在是大元朝的太尉,雄踞东南,杭州的风华靡丽让他眼光缭乱。大元皇帝赐来龙袍御酒,向士诚征粮。谁不知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古语“苏杭熟,天下饱。”士诚不吝惜粟米和金银,他要的是地盘,有了地盘就有了一切,粮食、金元、珠玉。至于朝廷,给他粮食;至于宿敌元璋,只需防备。


(图)大明太祖高皇帝朱元璋(1328年—1398年6月24日),字国瑞,原名重八,后取名兴宗,濠州钟离人(今安徽凤阳),明朝开国皇帝。


元至正二十三年,士诚向朝廷讨要王爵封号未果,干脆又自立为“吴王”,也不再给朝廷纳粮。他的地盘,南抵浙江绍兴,北达山东济宁,西距安徽西部,东至大海,方圆二千里,军队数十万之众,雄踞一方,岂不为王?士诚的手下,有弟弟士信、女婿潘元绍是心腹,有起兵时的“十八兄弟”李伯升等是爪牙,还有一群文人政客作为自己的幕府参谋。“盐户”的士诚慷慨大方,“吴王”的士诚更是出手阔绰,动辄赏赐给属下和投奔者车马、田宅、家具器物。不名一文的流浪汉无产者纷纷投靠。苏杭的美景销蚀了士诚进取的意志,逐渐喜好奢华的生活,耽于逸乐,不理政务。上行下效,士诚弟弟士信、女婿元绍喜好聚敛财物,金玉珍宝名人字画汗牛充栋,日夜歌舞自娱。士诚手下的将帅不再遵从士诚的命令,每次有攻战,将军们要么称病,要么提条件讲价钱,士诚许诺加官进爵赏赐田宅后,才慢悠悠带着军队打仗。将军们刚刚到达营帐,满载婢妾乐器的车子也络绎不绝地随后抵达。没有人关注军务,军官们整日欢宴,邀请文人饮酒赛诗,或是摸牌掷骰子踢足球。将军们打了败仗,哪怕是全军覆没丧失土地,士诚也不加惩处,依然听任这些败军之将领兵打仗。上至吴王,下至兵卒,都忙着中饱私囊,欢娱快活,苏杭的暖风熏得众人都醉了。


士诚与朱元璋的地盘比邻,双方不断交火,各有胜负。当朱元璋消灭西方陈友谅的割据政权后,终于腾出手来攻打士诚。元璋首先攻占士诚淮河以北的地盘,占领了士诚的老家泰州和发迹地高邮,接着兵锋直指苏州,士诚的都城所在地。打苏州前先打湖州。士诚派遣五太子以六万兵增援。五太子在湖州外围筑起五个坚固的石寨防御,元璋军便在五寨周围筑十个堡垒,阻绝五太子的粮道。士诚知道后再来亲自增援,失败。其他援兵也相继败北,五太子弹尽粮绝,投降元璋。五太子是士诚的养子,爪牙之将,短小精悍,平地一跃丈余,又善潜水,平地是虎,水中是蛟,归降元璋,对他打击很大。最终,驻守湖州的“十八兄弟”之一李伯升也投降了朱元璋。不久,杭州降。


至正二十六年,也就是士诚起兵第十三年,元璋军围苏州,在城外筑起围墙困士诚。士诚坚守数月。元璋写给他亲笔信,劝他投降。士诚第三次还他一个不答理,几次突围不成。“十八兄弟”的李伯升这时派人给他捎信,说:“初公(指士诚)所恃者,湖州、杭州耳,今皆失……且公之地,譬如博者,得人之物而复失之,于公何损?”士诚竟不降。城破之日,士诚放火烧死了姬妾家眷后自缢被人救活,又押至南京。朱元璋让他投降,仍然不肯低头,大骂元璋大将徐达,元璋大怒,令人将士诚乱棍打死,连尸体也焚毁殆尽。


一场豪赌,凡十四年,赢来的河山又输个净光,还搭上了性命。


【免责声明:原文出处(根据需要,有些内容已经修改):http://www.pinlue.com/article/2017/10/1009/564660328911.html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