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煮酒论史
安静的等下去 发表于  2017-10-06 14:06:57 20040字 ( 0/150)

亡楚必秦:谁杀死了项羽?

摘要

坑杀20万秦军,是项羽“一生中最大的政治失误”,是他由盛而衰的转折点。追杀逼项羽自刎,是秦人的复仇。

 

 

 
公元前二零二年,项羽自刎于乌江。
这本是历史定论,但最近读李开元先生的《秦崩》《楚亡》二书,却得到了一些新的答案。
 

     历史推理的尴尬   

 

从秦亡到楚汉之争,这应算是国人烂熟于心的一段历史,也可以说是《史记》中最为精彩的一大部分。由于史料的相对缺乏,除了依靠兵马俑这样的考古大发现,后世很难再有什么大的突破。比如,迄今为止,就连“阿房宫是否存在”尚存在争议。

 

李开元先生的高明之处,同时也是他的备受争议之处在于,他的治史方式基本上是“历史侦探式”的,依靠亲临历史现场的考察,考辨民间传说,以及在现有史料基础上的逻辑推理,“复活”史料上不见载的史事空白。如他所说,“对历史上肯定有过而史书没有记载的事情,究竟是沉默不语,用严谨和慎重将其束之高阁,还是打破沉默,用推测和想象将其构筑出来?”

 

李开元有一句名言是,

 

  “一切历史都是推想”  

 

这样的话自然是有些离经叛道的,毕竟,中国现代史学界是深受胡适“有一份证据,说一分话”及傅斯年“史学即史料学”这样的科学主义史学(或也有乾嘉传统)影响的。李开元式的“历史推理”在专业上遇见的尴尬也可想而知。

 

不过我可以保证,李先生的书是非常有阅读快感的。他在很多“历史疑案”上的推想,至少与现有的史料并不矛盾,也符合常识与逻辑。或者这么说,尽管无法用史料“证实”他的历史推想,但我们可能也无法依据现有史料“证伪”他的说法。可以增添对李先生推想的信心的是,他治史尤为注重实地考察和访古,而这正也是《秦崩》和《楚亡》有别于一般历史读物的一大特色,尽管秦汉历史遗迹毁坏严重,但总有一些发现可以印证、补漏甚至推翻史书中的传统说法。

 

所以,我的建议是,读李先生的书,很多问题可以像小平同志一样,搁置争议,靠下一代的智慧解决。谁知道将来在地下又会挖出一些什么大发现呢?

 

    亡楚者,秦人也    

 

就项羽之死的考证与推理,是我感觉李开元书中最为精彩的一段。

 

项羽当然是自刎而死的,这没有疑问,所谓“谁杀死了项羽”,关注的其实是,哪支军队的追杀逼项羽自刎。相信我,李开元的说法会让人大吃一惊。

 

对此,《史记》的说法很简单。大意是,项羽认出追兵中有他的旧吕马童,自刎前便说,“我闻汉王悬有赏格,得我首级,赐千金,封邑万户,我今日就把这个人情送与你吧!”。项羽自杀后,追兵抢夺项羽肢体,结果是,王翳取其头,杨喜、吕马童、吕胜、杨武各得一块身体。

 

我们读《史记》看到这可能就算了,五个不知名的小将小兵罢了。但是,根据李开元的考证(不是推理),这五个人都出身于秦国的关中地区,都是旧秦军的将士。

 

李开元的推论是,不仅追杀项羽的军队主力是旧秦人,就连刘邦的汉军主力都是秦人。逻辑也很简单,项羽给刘邦封的是“汉中王”,而封地就是原属于秦国旧地的汉中与巴蜀地区。同时,刘邦暗渡陈仓之后,占领的第一个地方就是秦国的核心——关中地区,至此,秦人开始源源不断地进入汉军,逐渐成为汉军的主力。

 

同时,尽管刘邦的封号是“汉中王”,但他在实质上来看就是“秦王”,理秦民、居秦都、治秦地,统秦军,不是秦王又是什么?事实上,如果不是项羽的阻扰,刘邦在鸿门宴前早就“先入关中者为王”了,这个王就是“秦王”。

 

总之,杀项羽者,甚至亡楚者,秦人也。

 

    秦人的复仇    

 

秦人杀了项羽,那又怎么样?又能说明什么?

 

综合李开元的说法,这算是“秦人的复仇”。而这一切要追溯到秦亡之前。

 

秦亡的决定性战役是项羽的成名之战巨鹿之战,数月之后,秦军主将章邯带领20万秦军降楚。我们所熟知的下一个历史事件是,项羽坑杀了这20万降卒。

 

这不仅仅是一个政治伦理层面上的残忍事件,李开元认为,坑杀20万秦军,是项羽“一生中最大的政治失误”,是项羽由盛而衰的转折点,失败的起点。

 

二十万秦军被坑杀后,在老秦人的地区可以说是家家缟素,数百万秦国军民从此与项羽及楚军结下了“血不流干,死不休战”的深仇。因此,在楚汉战争中,老秦人死心塌地的跟随有恩于他们的刘邦(约法三章)与项羽鏖战,关中与秦人遂成为刘邦在军事与政治上最稳固的“基本盘”。

 

楚国被灭之后,沉浸于亡国之恨的旧楚人有“亡秦必楚”的说法,而以此时的秦地滔天的仇恨与战意而言,又何尝不是“亡楚必秦”呢?

 

你项羽再武勇天下无敌,再能以少胜多,又怎能敌得住关中秦人这股复仇情绪与源源不断送向前方的兵马钱粮。刘邦战败再多次,背后总是有关中这个根据地可以依靠,而项羽呢,只要大败一次,江东八千子弟兵一旦赔光,就连回江东东山再起的资本和勇气都没了。

 

按照李开元的历史推理逻辑,这种仇恨驱使秦人最后追击项羽一直到乌江边,将项羽分尸斩首,方报了当年坑杀20万关中子弟之深仇大恨。

 

与此相关的是,还可以得出另一个推论,项羽弃关中而定都楚地的彭城,除了项羽个人的好恶之外,也与杀降有关。逻辑同样很符合常识,项羽在关中欠下了20万条人命,人心尽失,整个秦地关中的民众都与他宛如仇雠,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项羽又如何在此地定都立足?连都城人民都道路以目,这可能在中国历史上都是鲜见的。因此,项羽不离开混不下去的关中,还能怎样?

 

事实上,不仅是李开元,韩信也暧昧的表示过类似的意思。据《史记·淮阴侯列传》,韩信在拜将前向刘邦阐述了项羽的诸多政治失误,其中有至少有三大失误与此相关。第一,项羽不居关中而据彭城;第二,项羽所到之处,没有摧残不破灭的,“天下多怨,百姓不亲附”。第三,项羽坑杀降卒后,任命章邯等三名秦降将统治关中,而“秦父兄怨此三人,痛入骨髓”,因此秦人“无不欲得大王(刘邦)王秦者”。看到没,秦人苦项久矣,刘邦就是他们心目中带领秦人复仇的“秦王”。

 

项羽之死,楚国之败,种种历史的根源,都可以追溯到项羽那一夜的杀降。

 

    秦楚相杀的循环    

 

如果我们将李开元先生的这个精彩历史推理再继续下去,或会得出更多的历史发现。

 

李开元先生的业师是去年底去世的田余庆先生,他在那篇写于1989年的著名历史论文《说张楚》中深入探讨了“亡秦必楚”的说法。

 

田余庆先生给我们构建了一个超越战国时代,更为宏大的“秦楚相争”的历史图景。“张楚之立,重新开始了秦楚之争;刘邦灭秦,完成了张楚之军西击强秦所未完成的任务。秦楚之争,最后的胜利者是楚。胜利的楚以刘邦为代表,转化为汉的皇权……”

 

实际上,田余庆先生所定义的楚有四个,除了秦统一前被灭的那个楚国之外,陈胜之“张楚”,刘邦之“汉”,项羽之楚,都属于广义上那个“亡秦必楚”的楚。

 

在田先生看来,刘邦之汉,渊源于楚,是楚的一部分。的确,沛县人刘邦的前半生就是作为战国时代的楚国国民度过的,起兵时的名义也是以张楚的名义。

 

按照田先生的这个历史逻辑,我们可以说,秦灭楚在先,楚亡秦在后。秦楚争霸至此打了一个平局。

 

不过,如果我们再引入他的弟子李开元的历史推想,这个秦楚争霸的历史逻辑将更洋溢着轮回感。

 

按照本文之前的说法,亡项羽之楚者,秦人也。那么,我们由此可以得出的结论是,秦楚争霸的最终结局是“亡楚必秦”。

 

秦楚争霸有三个回合,秦灭战国之楚;楚(张楚、项羽、刘邦)分三阶段灭秦,完成了亡秦必楚的预言;秦人秦军依托刘邦政权,作为主力军完成了对楚国的最终复仇,当然,复的并不是灭国之仇,而是坑杀20万子弟之仇。

 

秦灭楚,楚灭秦,大结局是秦再灭楚,在此种历史逻辑中,我们没有看到楚汉争霸,看到的是秦楚上百年争霸的大轮回大循环。

 

而在更大视野的制度逻辑中,秦楚争霸的三次轮回可能更为深刻与显著。秦的帝国体制战胜了楚国代表的战国王国体制;张楚起兵之后,直至项羽之楚又颠覆了秦制,恢复了分封之制;刘邦之楚,击败项羽之后,又承袭秦制,重新回到了秦始皇开创的帝国体制,更准确的说,是夹杂着楚制的秦制,郡县和分封制混用的帝国体制。

 

秦制灭楚制,楚制灭秦制,秦制再灭楚制。秦楚争霸的历史头脑风暴到此为止。


【免责声明:原文出处(根据需要,有些内容已经修改):http://www.pinlue.com/article/2017/10/0119/074635183222.html;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