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煮酒论史
leye53 发表于  2017-09-13 17:11:19 7999字 ( 1/182)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会实现

不论人类起源于海洋还是外太空,人类形成的初期都会别无选择地依靠自然平衡,那就是原始的共产社会,随后是向自然索取财富转向为向同类索取财富,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本质是向同类索取的方式。生产力的提高不是简单地改变了时间、空间概念,而是要求人类社会结束自流演变的社会格局,从劳动力分配看,生产力的提高导致商品生产所需的劳动量下降,出现了劳动力过剩的不可逆局面,势必要求人类从事商品生产以外的劳动,例如环境保护、污染治理等等。资本主义极大地刺激了生产力的提高,生产力的提高最后反过来要资本主义的命,简单理解就是人类所能提供的劳动量突破了商品抢夺需求的劳动量,于是以资本组织社会化大生产的模式就过时了,脚长大了就得换鞋,资本主义的灭亡就只是时日问题了,同时也标志着向同类索取的历史结束。

奴隶主封建主资本家都没什么可不可恶的,社会演变的原本就是那个样子,必须经历的一个过程,为什么要有反动派的说法?向同类索取自然会有不公平现象,于是就有公平的要求,具体表现出来就是共产主义思想伴随向同类索取的全过程。起初,均田亩就是均田亩,其思想的理性要求并不高,发展到马克思主义其理性的要求就发生了质的变化,消灭剥削实际上是要求社会运行总则由优胜劣汰向优势互补转变,这个共产主义思想就伟大了。什么是共产主义呢?得从人类社会的构成讲起,生存圈就是个体获得生存需要的圈子,人类社会就是由国家、民族,行业、甚至是企业、生产队等众多大小不同的生存圈交织构成,一般情况下个体不会跨越多个生存圈。如同工厂有企业文化、生产方式,生存圈则有社会运行总则与运行方式。从生存圈的角度看,生存圈最后的武力统一被原子弹的发明而阻断了,严格地讲,全人类社会的生存圈尚未建成,这就是今天的人类社会。人类社会存在没有和平统一,与受金钱主导二大主要问题,那么,金钱主导又是怎样一回事?从人文的角度看,人类首先是受本能的驱使,其后人类本该自我主导命运,问题是社会初期谁都没有主导人类社会的能力,于是,图腾作崇拜对象,变相地成为了人类社会的主导力量,且成功地让鬼神继承了社会主导,最后传承给了金钱主导当下的人类。斯特朗说的人类历史一大步,是理性倒置金钱之下的名言,社会受金钱主导,有什么理由相信社会是向文明的方向迈进?好了,回头再看什么是共产主义,生产资料公有与私有只是社会运行方式,运行方式只有合适与否,并无对错之分,而运行总则的选择是有好坏对错之分的,所以,共产主义始终都有市场的,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惧欢颜深入人心,为什么共产主义仿佛是个壳,一切美好的东西都往里装?因为人们对社会的认知存在不足,无法以最最最准确的方式表达其追求,所以只能将美好的东西与共产主义关联起来,这也是合情合理的事,哪怕是到了今天,表达共产主义可能还是只能理解为是理想主义者为理想目标实现的主张,现实共产主义最核心的思想是理性取代金钱主导社会。

共产主义思想需要理性的不断进步去完善。理性与理想有区别,杜绝腐败是理想,不贪是没有机会贪是理性,没有机会一方面是没有占据贪的位置,另没有机会一方面是没有贪的条件,怎么样反腐?是用理想反腐,还是用理性反腐?用理想搞社会主义不行,不代表用理性搞社会主义不行,理想是灯塔,理性是抵达目标的正确方法,如果腐败的钱用不出去且无法继承,腐败还有什么意义?如果来路不明的钱洗不白,走私贩毒如何会嚣张?哪么,究竟什么理性思想?理性与社会道德、环境认知等因素相关,在人类理性思想真正成熟前,只能以靠近其历史阶段的思想峰值为判别参考,因此,百家争鸣才有意义,需要的是交流与沟通,而不是如同宗教一般的互斗。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公有与私有并非是焦点,焦点还是在思想的认知上,其实从谁主导社会的角度判断资社的取舍十分简单。社会如学校,学生都在学习进步,社会也是不断地文明提高,学生学习的难易有差别,社会的文明也有高低之分,学生可以留级,但是,降级就让人不可理解了。在文明平台上,哪怕是一丁点进步,都是可喜的,可是,如果是平台体系的降级,那么,此时的文明平台上的进步是乎就不存在意义。

到了今天,共产主义要装入什么东西使其换代升级呢?共产主义事业曾经风生水起,因为平均主义打击了个体劳动生产的积极性,导致生产力提高缓慢,进而走向低谷,问题是没有系统的体系研究共产主义,总结出经验与教训。人类为什么至今都无力形成自我主导的能力呢?因为对人类社会是个体欲望表演的舞台的本质认知不到位,因此,不明确社会状态的好坏在于欲望规范是否到位的好坏。事实上生产力提高缓慢恰恰就是对员工欲望规范不到位的问题,西方资本主义的管理经验充其量是调动了资本所有者的主观能动性,对员工是无效的,从根本上讲企业管理还是要从管理者与员工薪金分别实行下浮与上浮的思路入手思考问题,从社会的角度看,提高欲望规范水平是自我主导的必备条件,从企业看,提高欲望规范水平是企业发展的必经之路。人类社会需要欲望规范,可是,社会形成的初期不可能形成欲望规范体系,只有拳头硬,所以,必须历经社会统治在向社会管理过渡的过程,为此,社会统治阶段称为传统的欲望规范。传统的欲望规范对应的是统治,特点是满足统治者的欲求,是统治者对被统治者的单向规范,欲望规范对应的是社会管理,特点是维护公平正义,社会管理只是360行中的一行,因为人性是相通的,因此,欲望规范必须是包括管理者在内的全体欲望同步规范。比较而言,社会统治的规范是为抢夺服务的工具,不必认知欲望规律,其统治者的欲望不受节制,折射到现实中就是对管理者欲望规范疲软,这是现实社会的突出问题,具体表现是政治丑闻叠出,表现更野蛮的是想杀萨达姆就杀萨达姆。弱势方为什么接受被抢夺的身份?因为传统的欲望规范体系将弱势方别无选择地逼到被抢夺的位置上。要消灭的是将逼弱势方到被抢夺的位置上的东西,有点抽象,比方说妓女吧,当妓女可以是自甘堕落,也可以是被逼良为娼,要消灭的就是逼良为娼的那些东西,换而言之是弱势方面对强势方的不公有争取公平的条件,最简单的理解是,电波的频率都社会化了,因此,社会有责任保证每个个体的基本生存权的满足。

欲望规范是一门对人类自我欲望实行全天侯跟踪管理的急待新兴的学问。从欲望规范的角度看劳资关系,双方之间的仲裁调整很有必要,天平向弱势方倾斜也对,但是,以工会形式与资本对抗不妥,其一只是治表,因为资方的贪欲是人性,人性不因有对抗而消亡,回过头看共产主义者爱美女也是人性,是否座怀不乱,是节制是否到位的问题,如果讲节制成功才是共产主义者就偏了。其二象欧洲工会劝工人少干活做法矫枉过正。非竞争也不足以从根本改变资本运作形成的抢夺关系,总而言之,剥削与压迫需要对资方欲望的规范去解决,进而世界大同共产,严格地讲,大到以国家为主体的欲望,小到小商小贩贪都要管,欲望规范到位了,剥削与压迫就不存在了,同时,食品安全等等问题也就都不存在了。

    传统的欲望规范是对人本能行为的一维规范,一维规范的力度逐社会文明进步而不断削弱,毛时代建立起来了道德理想规范的三维思想规范体系,所以朝鲜战场上毛泽东武装起来的志愿军所向披靡,随着时间的推移,对思想规范的要求会越来越高。那么,二维规范体系是什么?是我们争了许多年的资社问题,社会运行方式的调整可以作为对社会成员行为规范的疏导与调节方法,如此,一维它律体系,二维调节体系,三维自律体系就出来了。如此,资社优劣就好区分了,资本主义只有一维规范体系,社会主义在一维规范的同时,还有三维的规范。那么,社会主义不足在哪儿来?毛变革的本质是推翻了动物性社会,建立起了人性的社会,一维规范的力度锐减,就需要二维调节体系支撑,如同发行信用卡,初期没有黑名单制行不行?很简单呀!不用黑名单对个体信用调节行不行呢?行,那是社会成员整体理性切实提高后的事情,如此而已。思想突破了瓶颈,升官为的就是发财才可能被正视。

欲望规范要融入共产主义思想中,共产主义需要欲望规范的支撑,欲望规范需要共产主义去推广。资本主义不需要欲望规范,所以,闯红灯罚款好了。社会主义社会确立后,社会的文明得到提升,才需要粗放的传统欲望规范向人文的欲望规范转行,不从根源疏导顶族只抓咸猪手,看海模式就演变为洪水模式,欲望规范通过三维立体的疏导与调节规范人的行为,基本要求是从行为的动机入手,促使个体行为发生平滑过渡的转变。共产主义在融入欲望规范的同时还应纠正其天生的不足,例如,共产主义要靠个体执行,而执行的个体不理性就变成了独裁。又如不能急于求成,激进与冒进。改天换地式的变革能推动社会文明,但是,只能适应于本能欲望需求的变革,不适用于理性需求的变革。社会变革更需要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成熟进步的理性思想推动社会渐进变革,就是社会矛盾要通过前后无缝联接的渐进变革去化解,进而遗弃塑性变革。人啦,是欲求很难满足的生物,同类动物性交只在发情期且交配的时间以秒计算,人捏?全天候并以分计时,追求性福也好,追求幸福也罢,都无可厚非,可是,追求幸福不仅要有激情,还要讲究方式。追求幸福方式进步的民族就是伟大的民族,发现新大陆能成为伟大的民族,发明蒸汽机也能成为伟大的民族,今天,人类并未找到真正推动社会文明的核心方法,因此,今天该追求什么呢?该深究社会的本质,进而找到社会文明进步真正核心方法。种30亩的玉米,收3万斤,30年吃不完,卖掉能养活自己多久,为什么?不是生产资料所有制的问题,而是资本通过运作完成了抢夺目的的实现,美国总统怕选票,为什么总统最后不真心实意为穷人?因为选票只管到谁上任,管不到执政者的政策。毛泽东没有忽悠我们,因为他把地分给了农民,理想得不可想象的社会是目标,共产主义是指南针,公有制的平均分配是一次尝试验,任何实验都没有一次必须成功的道理。今天,我们追求幸福能不被忽悠吗?保健品、传销等等太多的忽悠了,金钱主导就是给绳子打结,维护金钱主导结果只可能是结上加结,共产主义就是给绳子解结,越早开始解,结就更易解开。

共产主义绝非人类社会的终极目标。实现共产主义可以理解为国家资本做大做强的问题,传统共产主义其实是要求解决社会财富分配问题,而财富分配合理的很简单,建立独立的社会财富分配体系,更确切地讲是建立以对社会付出为核心的比价体系,因为类似深空探索的活动将会更多更频繁,等价体系不足以衡量人类个体的劳动。社会成员整体理性决定着社会文明程度,绝大多数社会成员追求理性,就是社会的光明期,相反就是黑暗期,理想的状态是社会运行方式略高于社会成员的理性,过高与偏依都不适合。人类最后的问题可能是如何与自然和谐,也可能是如何跨越宇宙的复始周期,为此,广义的共产主义道路还任重道远,需要全人类都成为理想主义者,并为之奋斗,需要人类思想永不返祖!

手写单字典 发表于  2017-09-13 20:10:35 309字 ( 0/38)

没有动力费用的发电的合作我发现了一种大量真实存在;力量强大、却无费用人为产生而非自然就有的、动力。发电关键是动力,用这种无费用的动力可以推动大中型发电机

不论人类起源于海洋还是外太空,人类形成的初期都会别无选择地依靠自然平衡,那就是原始的共产社会,随后是向自然索取财富转向为向同类索取财富,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本质是向同类索取的方式。生产力的提高不是简单地改变了时间、空间概念,而是要求人类社会结束自流演变的社会格局,从劳动力分配看,生产力的提高导致商品生产所需的劳动量下降,出现了劳动力过剩的不可逆局面,势必要求人类从事商品生产以外的劳动,例如环境保护、污染治理等等。资本主义极大地刺激了生产力的提高,生产力的提高最后反过来要资本主义的命,简单理解就是人类所能提供的劳动量突破了商品抢夺需求的劳动量,于是以资本组织社会化大生产的模式就过时了,脚长大了就得换鞋,资本主义的灭亡就只是时日问题了,同时也标志着向同类索取的历史结束。

奴隶主封建主资本家都没什么可不可恶的,社会演变的原本就是那个样子,必须经历的一个过程,为什么要有反动派的说法?向同类索取自然会有不公平现象,于是就有公平的要求,具体表现出来就是共产主义思想伴随向同类索取的全过程。起初,均田亩就是均田亩,其思想的理性要求并不高,发展到马克思主义其理性的要求就发生了质的变化,消灭剥削实际上是要求社会运行总则由优胜劣汰向优势互补转变,这个共产主义思想就伟大了。什么是共产主义呢?得从人类社会的构成讲起,生存圈就是个体获得生存需要的圈子,人类社会就是由国家、民族,行业、甚至是企业、生产队等众多大小不同的生存圈交织构成,一般情况下个体不会跨越多个生存圈。如同工厂有企业文化、生产方式,生存圈则有社会运行总则与运行方式。从生存圈的角度看,生存圈最后的武力统一被原子弹的发明而阻断了,严格地讲,全人类社会的生存圈尚未建成,这就是今天的人类社会。人类社会存在没有和平统一,与受金钱主导二大主要问题,那么,金钱主导又是怎样一回事?从人文的角度看,人类首先是受本能的驱使,其后人类本该自我主导命运,问题是社会初期谁都没有主导人类社会的能力,于是,图腾作崇拜对象,变相地成为了人类社会的主导力量,且成功地让鬼神继承了社会主导,最后传承给了金钱主导当下的人类。斯特朗说的人类历史一大步,是理性倒置金钱之下的名言,社会受金钱主导,有什么理由相信社会是向文明的方向迈进?好了,回头再看什么是共产主义,生产资料公有与私有只是社会运行方式,运行方式只有合适与否,并无对错之分,而运行总则的选择是有好坏对错之分的,所以,共产主义始终都有市场的,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惧欢颜深入人心,为什么共产主义仿佛是个壳,一切美好的东西都往里装?因为人们对社会的认知存在不足,无法以最最最准确的方式表达其追求,所以只能将美好的东西与共产主义关联起来,这也是合情合理的事,哪怕是到了今天,表达共产主义可能还是只能理解为是理想主义者为理想目标实现的主张,现实共产主义最核心的思想是理性取代金钱主导社会。

共产主义思想需要理性的不断进步去完善。理性与理想有区别,杜绝腐败是理想,不贪是没有机会贪是理性,没有机会一方面是没有占据贪的位置,另没有机会一方面是没有贪的条件,怎么样反腐?是用理想反腐,还是用理性反腐?用理想搞社会主义不行,不代表用理性搞社会主义不行,理想是灯塔,理性是抵达目标的正确方法,如果腐败的钱用不出去且无法继承,腐败还有什么意义?如果来路不明的钱洗不白,走私贩毒如何会嚣张?哪么,究竟什么理性思想?理性与社会道德、环境认知等因素相关,在人类理性思想真正成熟前,只能以靠近其历史阶段的思想峰值为判别参考,因此,百家争鸣才有意义,需要的是交流与沟通,而不是如同宗教一般的互斗。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公有与私有并非是焦点,焦点还是在思想的认知上,其实从谁主导社会的角度判断资社的取舍十分简单。社会如学校,学生都在学习进步,社会也是不断地文明提高,学生学习的难易有差别,社会的文明也有高低之分,学生可以留级,但是,降级就让人不可理解了。在文明平台上,哪怕是一丁点进步,都是可喜的,可是,如果是平台体系的降级,那么,此时的文明平台上的进步是乎就不存在意义。

到了今天,共产主义要装入什么东西使其换代升级呢?共产主义事业曾经风生水起,因为平均主义打击了个体劳动生产的积极性,导致生产力提高缓慢,进而走向低谷,问题是没有系统的体系研究共产主义,总结出经验与教训。人类为什么至今都无力形成自我主导的能力呢?因为对人类社会是个体欲望表演的舞台的本质认知不到位,因此,不明确社会状态的好坏在于欲望规范是否到位的好坏。事实上生产力提高缓慢恰恰就是对员工欲望规范不到位的问题,西方资本主义的管理经验充其量是调动了资本所有者的主观能动性,对员工是无效的,从根本上讲企业管理还是要从管理者与员工薪金分别实行下浮与上浮的思路入手思考问题,从社会的角度看,提高欲望规范水平是自我主导的必备条件,从企业看,提高欲望规范水平是企业发展的必经之路。人类社会需要欲望规范,可是,社会形成的初期不可能形成欲望规范体系,只有拳头硬,所以,必须历经社会统治在向社会管理过渡的过程,为此,社会统治阶段称为传统的欲望规范。传统的欲望规范对应的是统治,特点是满足统治者的欲求,是统治者对被统治者的单向规范,欲望规范对应的是社会管理,特点是维护公平正义,社会管理只是360行中的一行,因为人性是相通的,因此,欲望规范必须是包括管理者在内的全体欲望同步规范。比较而言,社会统治的规范是为抢夺服务的工具,不必认知欲望规律,其统治者的欲望不受节制,折射到现实中就是对管理者欲望规范疲软,这是现实社会的突出问题,具体表现是政治丑闻叠出,表现更野蛮的是想杀萨达姆就杀萨达姆。弱势方为什么接受被抢夺的身份?因为传统的欲望规范体系将弱势方别无选择地逼到被抢夺的位置上。要消灭的是将逼弱势方到被抢夺的位置上的东西,有点抽象,比方说妓女吧,当妓女可以是自甘堕落,也可以是被逼良为娼,要消灭的就是逼良为娼的那些东西,换而言之是弱势方面对强势方的不公有争取公平的条件,最简单的理解是,电波的频率都社会化了,因此,社会有责任保证每个个体的基本生存权的满足。

欲望规范是一门对人类自我欲望实行全天侯跟踪管理的急待新兴的学问。从欲望规范的角度看劳资关系,双方之间的仲裁调整很有必要,天平向弱势方倾斜也对,但是,以工会形式与资本对抗不妥,其一只是治表,因为资方的贪欲是人性,人性不因有对抗而消亡,回过头看共产主义者爱美女也是人性,是否座怀不乱,是节制是否到位的问题,如果讲节制成功才是共产主义者就偏了。其二象欧洲工会劝工人少干活做法矫枉过正。非竞争也不足以从根本改变资本运作形成的抢夺关系,总而言之,剥削与压迫需要对资方欲望的规范去解决,进而世界大同共产,严格地讲,大到以国家为主体的欲望,小到小商小贩贪都要管,欲望规范到位了,剥削与压迫就不存在了,同时,食品安全等等问题也就都不存在了。

    传统的欲望规范是对人本能行为的一维规范,一维规范的力度逐社会文明进步而不断削弱,毛时代建立起来了道德理想规范的三维思想规范体系,所以朝鲜战场上毛泽东武装起来的志愿军所向披靡,随着时间的推移,对思想规范的要求会越来越高。那么,二维规范体系是什么?是我们争了许多年的资社问题,社会运行方式的调整可以作为对社会成员行为规范的疏导与调节方法,如此,一维它律体系,二维调节体系,三维自律体系就出来了。如此,资社优劣就好区分了,资本主义只有一维规范体系,社会主义在一维规范的同时,还有三维的规范。那么,社会主义不足在哪儿来?毛变革的本质是推翻了动物性社会,建立起了人性的社会,一维规范的力度锐减,就需要二维调节体系支撑,如同发行信用卡,初期没有黑名单制行不行?很简单呀!不用黑名单对个体信用调节行不行呢?行,那是社会成员整体理性切实提高后的事情,如此而已。思想突破了瓶颈,升官为的就是发财才可能被正视。

欲望规范要融入共产主义思想中,共产主义需要欲望规范的支撑,欲望规范需要共产主义去推广。资本主义不需要欲望规范,所以,闯红灯罚款好了。社会主义社会确立后,社会的文明得到提升,才需要粗放的传统欲望规范向人文的欲望规范转行,不从根源疏导顶族只抓咸猪手,看海模式就演变为洪水模式,欲望规范通过三维立体的疏导与调节规范人的行为,基本要求是从行为的动机入手,促使个体行为发生平滑过渡的转变。共产主义在融入欲望规范的同时还应纠正其天生的不足,例如,共产主义要靠个体执行,而执行的个体不理性就变成了独裁。又如不能急于求成,激进与冒进。改天换地式的变革能推动社会文明,但是,只能适应于本能欲望需求的变革,不适用于理性需求的变革。社会变革更需要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成熟进步的理性思想推动社会渐进变革,就是社会矛盾要通过前后无缝联接的渐进变革去化解,进而遗弃塑性变革。人啦,是欲求很难满足的生物,同类动物性交只在发情期且交配的时间以秒计算,人捏?全天候并以分计时,追求性福也好,追求幸福也罢,都无可厚非,可是,追求幸福不仅要有激情,还要讲究方式。追求幸福方式进步的民族就是伟大的民族,发现新大陆能成为伟大的民族,发明蒸汽机也能成为伟大的民族,今天,人类并未找到真正推动社会文明的核心方法,因此,今天该追求什么呢?该深究社会的本质,进而找到社会文明进步真正核心方法。种30亩的玉米,收3万斤,30年吃不完,卖掉能养活自己多久,为什么?不是生产资料所有制的问题,而是资本通过运作完成了抢夺目的的实现,美国总统怕选票,为什么总统最后不真心实意为穷人?因为选票只管到谁上任,管不到执政者的政策。毛泽东没有忽悠我们,因为他把地分给了农民,理想得不可想象的社会是目标,共产主义是指南针,公有制的平均分配是一次尝试验,任何实验都没有一次必须成功的道理。今天,我们追求幸福能不被忽悠吗?保健品、传销等等太多的忽悠了,金钱主导就是给绳子打结,维护金钱主导结果只可能是结上加结,共产主义就是给绳子解结,越早开始解,结就更易解开。

共产主义绝非人类社会的终极目标。实现共产主义可以理解为国家资本做大做强的问题,传统共产主义其实是要求解决社会财富分配问题,而财富分配合理的很简单,建立独立的社会财富分配体系,更确切地讲是建立以对社会付出为核心的比价体系,因为类似深空探索的活动将会更多更频繁,等价体系不足以衡量人类个体的劳动。社会成员整体理性决定着社会文明程度,绝大多数社会成员追求理性,就是社会的光明期,相反就是黑暗期,理想的状态是社会运行方式略高于社会成员的理性,过高与偏依都不适合。人类最后的问题可能是如何与自然和谐,也可能是如何跨越宇宙的复始周期,为此,广义的共产主义道路还任重道远,需要全人类都成为理想主义者,并为之奋斗,需要人类思想永不返祖!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