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煮酒论史
自然向前 发表于  2017-09-13 09:03:23 6806字 ( 2/357)

听闻此年轻将领牺牲,毛主席向苍天连开三枪,痛哭失声恨失忠诚搭档


史海拾记

【笔记君注:1927年,这是一个我们应该记住的年份。这一年发生了一起中共党史军史上重要的事件--秋收起义,到今天整整九十年了。秋收起义在中国的近现代史上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毛主席率领的第一支工农军队随之正式创建,同时我们党的第一面旗帜也正式诞生,是中国共产党保存信仰火种、播撒信仰火种的一次重要行动。同时,秋收起义是我们党在危险境地中保存革命实力、以星星之火酝酿燎原的重要转折。今天起,我们将一起聆听历史的脚步,回顾那波澜壮阔的革命画卷。】

上一篇说到卢德铭断后保护毛主席脱离险境,但战场上危机一触即发,就在大家认为可以安全撤退时,悲剧发生了。

卢德铭看到后续部队全部转移进山时,这才率部从高地撤退。

可是就在卢德铭率部撤下高地,通过一片开阔地向后继续撤退之时,树林深处的一挺敌人的机枪,突然疯狂地朝着撤退的起义军扫射……

子弹击中了秋收起义总指挥卢德铭的胸膛!

卢德铭一边大叫着:"同志们快撤,撤……"一边朝敌人开枪射击,鲜血从胸口汩汩地冒出来,灰白色的军装立即被鲜血染红。

卢德铭终于倒了下去,倒在泸溪的一条河沟边。河水淙淙地向前流淌,一缕缕红色,随水而去……

这一年,卢德铭不到23岁,他是1905年生人,牺牲在1927年9月份,他若不牺牲将来一定是元帅级别,后来的罗荣桓元帅当时在部队还被人当做学生兵呢。同期的朱德、陈毅也都是起义部队的指挥官,卢德铭与他们是同级别的,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当时的战斗还在激烈地进行。

敌人不甘心起义部队就这样逃脱他们的罗网。

卢德铭身边撤退的其他战士也倒下来不少,在混乱之中也不可能有人救护。

在这次战斗中,何长工所在连在后面作掩护,也遭敌截断,损失很大。在突围时,何长工断后,一脚踏空摔倒在沟里,被紧追上来的敌人抓住了!

几个敌人押着何长工,吼道:"放老实点,不老实就一枪毙了你!"

另一个敌人说:"看他的样子,说不定是一个当官的,押回去,还能领赏!"

何长工是连党代表,看见敌人当时也乱成一团,何长工想,现在不想法逃走,待押到当官的那儿查出自己的身份,可就麻烦了。

于是他对抓住自己的几个敌兵说:"人不亲枪杆子亲,和尚不亲帽子亲,我们也没有什么仇和恨,这儿有几个铜板给弟兄们吧!"

说罢,他把挂包里还有的一吊多铜钱往地上一甩,敌人都爬在地上拾钱,何长工则趁机向树林里跑去,等到敌人回过神来,他早已钻进了密密的丛林……

这一仗,工农革命军损失两百余人,第三团原来剩下的人就不多,这一仗下来就差不多损失光了。

听说总指挥卢德铭牺牲了,整个起义军队伍为之一惊。官兵们有的痛哭失声,有的默默抽泣,有的在那里泪眼婆娑地诉说……特别是原国民党中央警卫团出来的战士,哭得捶胸顿足,仿佛透过滚滚热泪,能看到他们的总指挥依然军容严整,亲切微笑着向他们走来……

刚刚归队的何长工,听说卢德铭牺牲了,立时感到天旋地转。他声泪俱下地说:"老团长,总指挥,你怎么就这样离我们而去,走的人为什么是你而不是我。为什么,为什么啊!……"

从武汉开始,何长工一直跟随着卢德铭,转战千里,与他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他特别敬重卢德铭,他深知,起义部队多么需要这样的指挥员。他不是普通的指挥员,而是一名军事天才啊!他还只有23岁,就这样英年早逝,对党的损失却是不可估量。

在九宫山下,卢德铭甚至将自己与小同乡杨小雪的秘密全告诉了他。何长工知道他们相互暗恋着对方,但又没有捅破那一层窗户纸。何长工当时立下心愿,总有一天,他要为这一对恋人牵起这根红线。

而现在,这一切都永不再来……

这位在起义部队中有着最高威信的军事指挥员卢德铭,是黄埔第二期的学生。

在叶挺独立团里,他当过连长、营长,警卫团成立时又调来当团长。在官兵面前,他却从来没有架子。身为秋收起义的总指挥,为了适应山地行军,他脱下了军官都有的皮靴,也和大家一样穿上了草鞋。这给部队的影响很大。官兵们都说,"首长是黄埔出身的人都能吃苦耐劳,像当兵的一样要求自己,我们为什么还不能吃苦呢?"

一位战士哭泣道:"到了宿营地,他常到下面和战士们在一起,民主作风很好。他很少骑马,总是把马给掉队的同志骑。有一次我的右脚扭伤,团长立即下马,命令我骑上去,我不肯,团长将我一把抱起来,将我抛上了马背……"

对于革命的态度,卢德铭的立场是非常坚定的,他曾搞过几次"民意测验",明确对那些立场动摇的官兵表示:不愿干的填表就走!

一位连长哭着说:"他在革命的关键时刻,都显得非常果断。长江的船上,要不是他决心掉转船头,我们这些弟兄就全部落入了张发奎设下的圈套。部队到了靖安后,如果渡过赣江去追赶主力,肯定逃不掉军阀部队的阻击。他认为不能犹豫徘徊,决心转到湘赣边区的修水。尤其是当形势越显不利时,他决心去找党中央请示。记得他当时说:'我们不能像洞庭湖中的小船,荡荡漾漾;我们也不能像水上的浮萍一样,摇摇晃晃。可是,现在我们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港湾,你怎么就抛下我们走了?"

一位长期在他手下的参谋靠在一棵树杆上,在那里喃喃自语地哭诉:"在武汉时,一个新兵枪走了火,他并没有严厉批评,只是说了一句:'你们半夜走火多不好,亏了没打着人,要是把我这个团长打死了,一定会有人说你有意暗害我呢,那时你解释也解释不清楚了,下次一定要注意。团长,你知道吗,那个叫胡德胜的新兵就是我的表弟啊,我当时对你是多么地钦佩和感激……"

……

卢德铭的牺牲,无疑对工农革命军是一个重大损失。

毛泽东更是悲痛,自出师以来,损兵折将,且失臂膀,岂能不心痛?

在秋收暴动时,卢德铭是他最得力的助手,最忠诚的搭挡,最敬重的一员大将啊!

毛泽东查明了卢德铭牺牲的原因,顿时愤怒至极。他找到苏先骏,斥责他侦察不力、指挥错误。以非常愤怒的口气,怒目而视,冲着苏先骏喊道:"还我卢德铭!……"


在异常气愤之时,毛泽东才会发出这种呼声。他从一名战士手中接过枪来,朝着天空连发三枪!

毛泽东失声痛哭,高声呼喊:"今失卢德铭,苍天无眼,老天不公啊!……"

手写单字典 发表于  2017-09-13 20:17:01 309字 ( 0/50)

没有动力费用的发电的合作我发现了一种大量真实存在;力量强大、却无费用人为产生而非自然就有的、动力。发电关键是动力,用这种无费用的动力可以推动大中型发电机


史海拾记

【笔记君注:1927年,这是一个我们应该记住的年份。这一年发生了一起中共党史军史上重要的事件--秋收起义,到今天整整九十年了。秋收起义在中国的近现代史上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毛主席率领的第一支工农军队随之正式创建,同时我们党的第一面旗帜也正式诞生,是中国共产党保存信仰火种、播撒信仰火种的一次重要行动。同时,秋收起义是我们党在危险境地中保存革命实力、以星星之火酝酿燎原的重要转折。今天起,我们将一起聆听历史的脚步,回顾那波澜壮阔的革命画卷。】

上一篇说到卢德铭断后保护毛主席脱离险境,但战场上危机一触即发,就在大家认为可以安全撤退时,悲剧发生了。

卢德铭看到后续部队全部转移进山时,这才率部从高地撤退。

可是就在卢德铭率部撤下高地,通过一片开阔地向后继续撤退之时,树林深处的一挺敌人的机枪,突然疯狂地朝着撤退的起义军扫射……

子弹击中了秋收起义总指挥卢德铭的胸膛!

卢德铭一边大叫着:"同志们快撤,撤……"一边朝敌人开枪射击,鲜血从胸口汩汩地冒出来,灰白色的军装立即被鲜血染红。

卢德铭终于倒了下去,倒在泸溪的一条河沟边。河水淙淙地向前流淌,一缕缕红色,随水而去……

这一年,卢德铭不到23岁,他是1905年生人,牺牲在1927年9月份,他若不牺牲将来一定是元帅级别,后来的罗荣桓元帅当时在部队还被人当做学生兵呢。同期的朱德、陈毅也都是起义部队的指挥官,卢德铭与他们是同级别的,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当时的战斗还在激烈地进行。

敌人不甘心起义部队就这样逃脱他们的罗网。

卢德铭身边撤退的其他战士也倒下来不少,在混乱之中也不可能有人救护。

在这次战斗中,何长工所在连在后面作掩护,也遭敌截断,损失很大。在突围时,何长工断后,一脚踏空摔倒在沟里,被紧追上来的敌人抓住了!

几个敌人押着何长工,吼道:"放老实点,不老实就一枪毙了你!"

另一个敌人说:"看他的样子,说不定是一个当官的,押回去,还能领赏!"

何长工是连党代表,看见敌人当时也乱成一团,何长工想,现在不想法逃走,待押到当官的那儿查出自己的身份,可就麻烦了。

于是他对抓住自己的几个敌兵说:"人不亲枪杆子亲,和尚不亲帽子亲,我们也没有什么仇和恨,这儿有几个铜板给弟兄们吧!"

说罢,他把挂包里还有的一吊多铜钱往地上一甩,敌人都爬在地上拾钱,何长工则趁机向树林里跑去,等到敌人回过神来,他早已钻进了密密的丛林……

这一仗,工农革命军损失两百余人,第三团原来剩下的人就不多,这一仗下来就差不多损失光了。

听说总指挥卢德铭牺牲了,整个起义军队伍为之一惊。官兵们有的痛哭失声,有的默默抽泣,有的在那里泪眼婆娑地诉说……特别是原国民党中央警卫团出来的战士,哭得捶胸顿足,仿佛透过滚滚热泪,能看到他们的总指挥依然军容严整,亲切微笑着向他们走来……

刚刚归队的何长工,听说卢德铭牺牲了,立时感到天旋地转。他声泪俱下地说:"老团长,总指挥,你怎么就这样离我们而去,走的人为什么是你而不是我。为什么,为什么啊!……"

从武汉开始,何长工一直跟随着卢德铭,转战千里,与他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他特别敬重卢德铭,他深知,起义部队多么需要这样的指挥员。他不是普通的指挥员,而是一名军事天才啊!他还只有23岁,就这样英年早逝,对党的损失却是不可估量。

在九宫山下,卢德铭甚至将自己与小同乡杨小雪的秘密全告诉了他。何长工知道他们相互暗恋着对方,但又没有捅破那一层窗户纸。何长工当时立下心愿,总有一天,他要为这一对恋人牵起这根红线。

而现在,这一切都永不再来……

这位在起义部队中有着最高威信的军事指挥员卢德铭,是黄埔第二期的学生。

在叶挺独立团里,他当过连长、营长,警卫团成立时又调来当团长。在官兵面前,他却从来没有架子。身为秋收起义的总指挥,为了适应山地行军,他脱下了军官都有的皮靴,也和大家一样穿上了草鞋。这给部队的影响很大。官兵们都说,"首长是黄埔出身的人都能吃苦耐劳,像当兵的一样要求自己,我们为什么还不能吃苦呢?"

一位战士哭泣道:"到了宿营地,他常到下面和战士们在一起,民主作风很好。他很少骑马,总是把马给掉队的同志骑。有一次我的右脚扭伤,团长立即下马,命令我骑上去,我不肯,团长将我一把抱起来,将我抛上了马背……"

对于革命的态度,卢德铭的立场是非常坚定的,他曾搞过几次"民意测验",明确对那些立场动摇的官兵表示:不愿干的填表就走!

一位连长哭着说:"他在革命的关键时刻,都显得非常果断。长江的船上,要不是他决心掉转船头,我们这些弟兄就全部落入了张发奎设下的圈套。部队到了靖安后,如果渡过赣江去追赶主力,肯定逃不掉军阀部队的阻击。他认为不能犹豫徘徊,决心转到湘赣边区的修水。尤其是当形势越显不利时,他决心去找党中央请示。记得他当时说:'我们不能像洞庭湖中的小船,荡荡漾漾;我们也不能像水上的浮萍一样,摇摇晃晃。可是,现在我们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港湾,你怎么就抛下我们走了?"

一位长期在他手下的参谋靠在一棵树杆上,在那里喃喃自语地哭诉:"在武汉时,一个新兵枪走了火,他并没有严厉批评,只是说了一句:'你们半夜走火多不好,亏了没打着人,要是把我这个团长打死了,一定会有人说你有意暗害我呢,那时你解释也解释不清楚了,下次一定要注意。团长,你知道吗,那个叫胡德胜的新兵就是我的表弟啊,我当时对你是多么地钦佩和感激……"

……

卢德铭的牺牲,无疑对工农革命军是一个重大损失。

毛泽东更是悲痛,自出师以来,损兵折将,且失臂膀,岂能不心痛?

在秋收暴动时,卢德铭是他最得力的助手,最忠诚的搭挡,最敬重的一员大将啊!

毛泽东查明了卢德铭牺牲的原因,顿时愤怒至极。他找到苏先骏,斥责他侦察不力、指挥错误。以非常愤怒的口气,怒目而视,冲着苏先骏喊道:"还我卢德铭!……"


在异常气愤之时,毛泽东才会发出这种呼声。他从一名战士手中接过枪来,朝着天空连发三枪!

毛泽东失声痛哭,高声呼喊:"今失卢德铭,苍天无眼,老天不公啊!……"

龙行2008 发表于  2017-09-13 10:22:49 57字 ( 0/51)

可恨的老蒋,同是黄埔,互相残杀,不知牺牲多少中华好儿女!孙中山先生若不英年早逝,中华民族早就实现伟大的复兴了!


史海拾记

【笔记君注:1927年,这是一个我们应该记住的年份。这一年发生了一起中共党史军史上重要的事件--秋收起义,到今天整整九十年了。秋收起义在中国的近现代史上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毛主席率领的第一支工农军队随之正式创建,同时我们党的第一面旗帜也正式诞生,是中国共产党保存信仰火种、播撒信仰火种的一次重要行动。同时,秋收起义是我们党在危险境地中保存革命实力、以星星之火酝酿燎原的重要转折。今天起,我们将一起聆听历史的脚步,回顾那波澜壮阔的革命画卷。】

上一篇说到卢德铭断后保护毛主席脱离险境,但战场上危机一触即发,就在大家认为可以安全撤退时,悲剧发生了。

卢德铭看到后续部队全部转移进山时,这才率部从高地撤退。

可是就在卢德铭率部撤下高地,通过一片开阔地向后继续撤退之时,树林深处的一挺敌人的机枪,突然疯狂地朝着撤退的起义军扫射……

子弹击中了秋收起义总指挥卢德铭的胸膛!

卢德铭一边大叫着:"同志们快撤,撤……"一边朝敌人开枪射击,鲜血从胸口汩汩地冒出来,灰白色的军装立即被鲜血染红。

卢德铭终于倒了下去,倒在泸溪的一条河沟边。河水淙淙地向前流淌,一缕缕红色,随水而去……

这一年,卢德铭不到23岁,他是1905年生人,牺牲在1927年9月份,他若不牺牲将来一定是元帅级别,后来的罗荣桓元帅当时在部队还被人当做学生兵呢。同期的朱德、陈毅也都是起义部队的指挥官,卢德铭与他们是同级别的,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当时的战斗还在激烈地进行。

敌人不甘心起义部队就这样逃脱他们的罗网。

卢德铭身边撤退的其他战士也倒下来不少,在混乱之中也不可能有人救护。

在这次战斗中,何长工所在连在后面作掩护,也遭敌截断,损失很大。在突围时,何长工断后,一脚踏空摔倒在沟里,被紧追上来的敌人抓住了!

几个敌人押着何长工,吼道:"放老实点,不老实就一枪毙了你!"

另一个敌人说:"看他的样子,说不定是一个当官的,押回去,还能领赏!"

何长工是连党代表,看见敌人当时也乱成一团,何长工想,现在不想法逃走,待押到当官的那儿查出自己的身份,可就麻烦了。

于是他对抓住自己的几个敌兵说:"人不亲枪杆子亲,和尚不亲帽子亲,我们也没有什么仇和恨,这儿有几个铜板给弟兄们吧!"

说罢,他把挂包里还有的一吊多铜钱往地上一甩,敌人都爬在地上拾钱,何长工则趁机向树林里跑去,等到敌人回过神来,他早已钻进了密密的丛林……

这一仗,工农革命军损失两百余人,第三团原来剩下的人就不多,这一仗下来就差不多损失光了。

听说总指挥卢德铭牺牲了,整个起义军队伍为之一惊。官兵们有的痛哭失声,有的默默抽泣,有的在那里泪眼婆娑地诉说……特别是原国民党中央警卫团出来的战士,哭得捶胸顿足,仿佛透过滚滚热泪,能看到他们的总指挥依然军容严整,亲切微笑着向他们走来……

刚刚归队的何长工,听说卢德铭牺牲了,立时感到天旋地转。他声泪俱下地说:"老团长,总指挥,你怎么就这样离我们而去,走的人为什么是你而不是我。为什么,为什么啊!……"

从武汉开始,何长工一直跟随着卢德铭,转战千里,与他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他特别敬重卢德铭,他深知,起义部队多么需要这样的指挥员。他不是普通的指挥员,而是一名军事天才啊!他还只有23岁,就这样英年早逝,对党的损失却是不可估量。

在九宫山下,卢德铭甚至将自己与小同乡杨小雪的秘密全告诉了他。何长工知道他们相互暗恋着对方,但又没有捅破那一层窗户纸。何长工当时立下心愿,总有一天,他要为这一对恋人牵起这根红线。

而现在,这一切都永不再来……

这位在起义部队中有着最高威信的军事指挥员卢德铭,是黄埔第二期的学生。

在叶挺独立团里,他当过连长、营长,警卫团成立时又调来当团长。在官兵面前,他却从来没有架子。身为秋收起义的总指挥,为了适应山地行军,他脱下了军官都有的皮靴,也和大家一样穿上了草鞋。这给部队的影响很大。官兵们都说,"首长是黄埔出身的人都能吃苦耐劳,像当兵的一样要求自己,我们为什么还不能吃苦呢?"

一位战士哭泣道:"到了宿营地,他常到下面和战士们在一起,民主作风很好。他很少骑马,总是把马给掉队的同志骑。有一次我的右脚扭伤,团长立即下马,命令我骑上去,我不肯,团长将我一把抱起来,将我抛上了马背……"

对于革命的态度,卢德铭的立场是非常坚定的,他曾搞过几次"民意测验",明确对那些立场动摇的官兵表示:不愿干的填表就走!

一位连长哭着说:"他在革命的关键时刻,都显得非常果断。长江的船上,要不是他决心掉转船头,我们这些弟兄就全部落入了张发奎设下的圈套。部队到了靖安后,如果渡过赣江去追赶主力,肯定逃不掉军阀部队的阻击。他认为不能犹豫徘徊,决心转到湘赣边区的修水。尤其是当形势越显不利时,他决心去找党中央请示。记得他当时说:'我们不能像洞庭湖中的小船,荡荡漾漾;我们也不能像水上的浮萍一样,摇摇晃晃。可是,现在我们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港湾,你怎么就抛下我们走了?"

一位长期在他手下的参谋靠在一棵树杆上,在那里喃喃自语地哭诉:"在武汉时,一个新兵枪走了火,他并没有严厉批评,只是说了一句:'你们半夜走火多不好,亏了没打着人,要是把我这个团长打死了,一定会有人说你有意暗害我呢,那时你解释也解释不清楚了,下次一定要注意。团长,你知道吗,那个叫胡德胜的新兵就是我的表弟啊,我当时对你是多么地钦佩和感激……"

……

卢德铭的牺牲,无疑对工农革命军是一个重大损失。

毛泽东更是悲痛,自出师以来,损兵折将,且失臂膀,岂能不心痛?

在秋收暴动时,卢德铭是他最得力的助手,最忠诚的搭挡,最敬重的一员大将啊!

毛泽东查明了卢德铭牺牲的原因,顿时愤怒至极。他找到苏先骏,斥责他侦察不力、指挥错误。以非常愤怒的口气,怒目而视,冲着苏先骏喊道:"还我卢德铭!……"


在异常气愤之时,毛泽东才会发出这种呼声。他从一名战士手中接过枪来,朝着天空连发三枪!

毛泽东失声痛哭,高声呼喊:"今失卢德铭,苍天无眼,老天不公啊!……"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