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煮酒论史
春之蛙 发表于  2017-09-12 16:34:08 9283字 ( 0/158)

李广不是迷路,而是迷失于时代!

战争的天平渐渐倾斜,而双方就像杀红了眼的武士,不顾对方砍来的利刃,只是拼命挥动着自己手中的长刀。动辄上万的战损让双方的仇恨越发浓厚,唯有鲜血,才能抚平伤痕。经过多年的战争,西汉王朝的骑兵体系逐渐成熟,军队中的新生代将领也顺利地成长起来。卫青的外甥霍去病也跨上了战马,跟随着叔叔,踏上了征服大漠的漫长旅途。

 

 

至此,汉武帝麾下的绝代双剑,已经开始露出刺目的锋芒公元前119年,汉武帝发动了双方交战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血战——漠北之战。卫青、霍去病等名将倾巢而出。仅用于补给和提供后勤保障的汉军步兵,已达数十万之众,征调各地军马十余万匹。匈奴面对汉军的强大攻势,虽然时机不佳,局势不利,然而却又不得不倾尽主力,与汉军主力展开决战。李广多次上书汉武帝,只求率部为前锋,与宿敌匈奴展开一场你死我活的正面搏杀。

 

 

这场关系到民族存亡殊死搏杀,在鲜血未曾流够之时,绝不会轻易终结。然而,早已将视线放在了更广阔天地上的刘彻知道,这位忠贞的老将对于国家的忠诚没有什么问题,个人的悍勇和武力也足够斩将夺旗。然而,并不能系统地学习和融入全新战术,进而实现战略目标的固执老将,对于整体战争局势来说,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前锋。并且,在整个军队体系中,格格不入的将领如果还拥有一定的声望和资历,对于战争本身,即是非常危险的不稳定因素。但是老将为国镇守边疆数十载,劳苦功高,就此将李广召回长安必然有伤士气。于是,密令卫青,将李广调至边路,担任侧翼。

 

 

这场汉匈之间最为惨烈的血战之后,霍去病一战封神,老将李广,黯然谢幕愤懑的李广被怒火冲昏了头脑,失去冷静判断的将军就此在茫茫草原迷失了道路,而卫青则按照战前部署的既定目标,与匈奴主力展开了决战。霍去病则率轻骑突袭两千余里,一路追击。直至狼居胥山,斩杀匈奴主力部队七万余,俘虏汗王三人,将军、相国等军政要员八十有余。随后,登上狼居胥山,祭天誓师。而直到卫青等人从漠北回师收兵,才在漠南,遇到了依旧在迷路中的李广军。

 

 

霍去病封狼居胥,李广大漠迷途,无论出于何种原因,失败和成功,军人,都不会辩解这场决战,双方均损失惨重,汉军方面,八成以上的马匹死于长途奔袭导致的疲劳、战斗损耗以及匈奴方面在水源中投下的毒药。数万精锐部队战死沙场,埋骨异乡。两军之出塞,塞阅官及私马凡十四万匹,而复入塞者不满三万匹。——《史记》

 

 

黄沙百战穿金甲,浴血沙场几人回?纵马雁门三千里,醉赏大漠夜惊雷!而匈奴一方,则损失了近乎全部主力,整个政权体系遭到了毁灭性的沉重打击。同时,还丢失了大漠南部水草肥美的广大区域,被迫举族向大漠北部更加贫瘠的戈壁沙漠以及寒冷的西伯利亚地区迁徙。整个匈奴王庭在如此沉重的打击下,再也无力维系团结统一的政治局面,在数年之后,解体为多个规模大小不一的单独部落。至此,漠南,再无王庭。惨烈的战争让整个大漠都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然而,终年不停的狂风终究渐渐吹散了硝烟。汉匈之间这场殊死的决战也渐渐拉上了帷幕。

 

 

没有什么手段比战争更加容易促成和平,没有什么,比鲜血更能带来安宁,漠北一战,王庭尽散!


【免责声明:原文出处(根据需要,有些内容已经修改):http://www.pinlue.com/article/2017/09/0414/494427946912.html;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