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煮酒论史
春之蛙 发表于  2017-09-12 14:17:45 11899字 ( 0/128)

大秦帝国立国之策出台前后 !

 

   公元前362年,秦献公去世,年仅19岁的秦孝公继位。

 

    早在秦孝公出生前,秦国经历了自秦厉共公之后几代君位动荡,国力大为削弱。魏国趁秦国政局不稳之机夺取了河西地区(今山西、陕西两省间黄河南段以西地区)。秦孝公之父秦献公继位后,割地,与魏国讲和,安定边境,迁都栎阳(今陕西省渭南市富平县东南),修养生息,并且数次东征,想要收复河西失地,无奈愿望没有实现便去世。

 

    秦孝公继位后,继承父亲的遗志,并以恢复秦穆公时期的霸业为己任,广施恩德,救济孤寡,招募战士,明确论功行赏的法令,并在国内颁布了著名的求贤令,命国人、大臣献富国强兵之策。

 

    其时,曾在魏国国相公叔座任中庶子的卫国人公孙鞅,正郁郁不得志,公叔座临死前曾向魏惠王推荐公孙鞅,说:“公孙鞅年轻有才,可以担任国相治理国家”,又对魏惠王说:“主公如果不用公孙鞅,一定要杀掉他,不要让他投奔别国。”魏惠王却认为公叔座已经病入膏肓,语无伦次,于是皆不采纳。

 

    公叔座转而让公孙鞅赶紧离开魏国。公叔座死后,公孙鞅听说秦孝公在国内发布求贤令,便携带李悝的《法经》投奔秦国,通过秦孝公的宠臣景监见到了秦孝公。

 

    第一次觐见秦孝公,公孙鞅大谈帝道之术,秦孝公听得昏昏欲睡,并喊来景监大骂公孙鞅是个狂妄之徒,不可重用。

 

    第二次,公孙鞅向秦孝公讲王道之术,孝公没有接受,并再次通过景监责备了公孙鞅。

 

    第三次公孙鞅会见秦孝公时用霸道之术游说,虽然获得孝公的肯定,但没有被采用。秦孝公对景监说:“你推荐的客人很好,我们可以交谈了。”公孙鞅此时已领会秦孝公心中的意图。于是,有了君臣第四次的数日长谈。

 

    公孙鞅第四次被秦孝公召见,他问孝公:“臣前几次用帝王之道,以及夏、商、周三代的兴衰对比,劝说大王,大王为何听不进去产?”

 

    秦孝公:“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每个贤明的君王,都希望自己在位时能够名满天下,怎么能够默默无闻地等待几十年甚至几百年之后才成就王业呢?”

 

    公孙鞅:“喏,那我们今天谈富国强兵之策。”

 

    孝公:“如何富国强兵?”

 

    公孙鞅:“强国之道,首在弱民。民弱则国强,故有道之国,务在弱民。”

 

    公孙鞅接着说:“以前能治天下的强国,必先能治自己的国民,要战胜敌国,必须先战胜自己的国民,这好比冶炼金属、烧土为陶一样的道理,把金属泥土烧炼好了,国家才能强硬。”

 

    孝公:“那又如何弱民?”

 

    公孙鞅:“剥夺个人资产,造成一个无恒产无恒心的社会。民无恒产后,必然会紧紧团结在以您为核心的国家周围。然后以弱去强,以奸驭良,实行流氓政治,小人政治。”

 

    孝公:“何为以弱去强,以奸驭良?”

 

    公孙鞅:“国家里总有强悍的和弱小的人民,强民分两种,一是身体强悍,另一种是有思想、有文化的。国家要强大,这样的强民必须要被消灭。用一部分强民消灭另一部分强民后国家不能强大,只能用弱小的人民去消灭所有强民,国家才能强大。因为用强民消灭强民剩下的还是强民,但用弱民消灭强民剩下的弱民后国家就好控制了。国家用善良的人民去治理流氓无赖,必定会天下大乱,消弱国力;要用流氓无赖去治理善良的百姓,才能国力强盛,长治久安。”

 

    说到这里,秦孝公不知不觉膝盖在垫席上向前移动,靠近了公孙鞅。

 

    公孙鞅接着阐述他的治国理论:“最终国家只保留一种国民,即耕战之民,平时为国家生产物资,战时为国家充当炮灰。国家将所有物资集中分配,利出一孔,就是利益只赏给一种人——平时为国家多生产粮食物资和战时为国家多杀敌的人。至于商人和读书人,都要投入监狱或者干脆杀掉。”

 

    孝公:“现在百家思想争鸣,要避免人民受了别家思想的蛊惑,是不是要实行愚民政策,不让人民识文断字?”

 

    公孙鞅:“大王错矣。人民如果都不识文断字,如何读得懂您的圣旨和最高指示?愚民政策不是不教育人民,是要让人民只能接受一种教育。我们统一教材、统一教学大纲,不同思想的书全部封杀禁绝,谁家中敢私藏就诛其九族。我们只保留农耕水利医学方面的书籍。”

 

    孝公:“国民之中总有不务生产、私自传播思想的奸民,又该如何管理?”

 

    公孙鞅:“下令百姓五家为一伍,十家为一什,各家之间互相检举监视,一家犯法,十家连坐。不告发奸恶之人的要处以腰斩之刑,告发奸恶之人的与斩杀敌人的人享有同样的赏赐,窝藏奸恶之人的与投降敌人的给予相同的处罚。立有军功的,按斩敌人的人头数量给予不同的爵位,努力务农多交粮食的人,可以免除本人的徭役,从事工商业以及因懒散而贫穷的人,他们的妻子儿女要收入官府为奴。”

 

    孝公:“政策如此执行,会少了许多奸民,都努力杀敌、勤劳耕种,最后发家致富,不是又都变成强民了吗?这该如何解决?”

 

    公孙鞅:“治国能令贫者富,富者贫,则国多力,多力则王。就这么折腾,让贫者富起来,让富者贫下去,然后再让富者贫下去,反复折腾,这样的结果就是人民没有安全感,没有安全感就没有固定品德,就没有恒心,那么他就要找个外在的强权去依附。除了有形资产外,无形资产也要去除,靠演讲吃饭的,靠思想学问吃饭的,靠勇气吃饭的,靠技能吃饭的这些无形资产全部去除,个人所有的本事全部破坏掉,想活命只有一个渠道,国家拿份地给他们,想活着必须到那里登记,然后给几亩地种。把国家体制抬高,让人民在体制之外无所依存。让人民耻辱,让人民没有地位,没有尊严,没有体面,人民就会紧紧依靠国家,他们会觉得,没有了国家自己什么都不是,什么也没有了。这就是辱则贵爵,弱者尊官,越是低贱的人把国家爵位看到越重,越是贫弱的人越尊重政府官员。”

 

   孝公听后大喜,公孙鞅接着说:“国家制定老百姓特别讨厌特别害怕的政策,那老百姓就弱了,结果国家就强了。如果制定一个符合百姓利益的,人民喜欢的政策,那么老百姓就强了,国家就弱了。对百姓赏赐轻一点惩罚重一点,正好表现君王是热爱百姓的,百姓也愿意为皇帝去死的,否则相反。”

 

    孝公:“如果用先生以上办法还无法彻底制服和消除强民,怎么办?”

 

    公孙鞅:“还有最后一招,叫杀力,发动战争,外杀强敌,内杀强民。发动战争有两个好处。首先发动战争,把对方引到别国国土上去,可以杀死别国的有生力量,同时国内的强民也可以在战场上消耗掉,国家强大了,一定要战争,因为国家强大了不战争,国家这么大的力量不发泄出去很麻烦,变成祸害。

   

    据《史记.商君列传》记载:(秦孝公和公孙鞅)语数日不厌。就是说,俩人接连交谈了好几天都不觉得厌烦。

 

    《史记.商君列传》记载了两人交谈了四次,最后一次“语数日不厌”。前三次的内容通过公孙鞅和景监的谈话简单透露了一些,而最后一次的谈话内容只字未提。但这次谈话结束后,秦孝公马上任命公孙鞅为左庶长,实行变法。后公孙鞅因在河西之战中立功获封商于十五邑,号为商君,故称之为商鞅。这次变法就是历史上鼎鼎有名的“商鞅变法”。

 

    商鞅的治国理念、政策都收录在一本叫《商君书》里面。前面秦孝公与商鞅的谈话只是《商君书》里面很少的一部分。据《汉志》称《商君》二十九篇,今日只存二十六篇。里面不仅记录了商鞅的治国理念,还有具体操作的方法。比如,《商君书》的《境内第十九》实际上是个士兵奖励细则这个细则, 就是以人头数量来作为奖赏标准的。“其战,百将, 屯长不得,斩首得三十三首以上,盈论,百将,屯长赐爵一级。”这句话意思是说:“百将,屯长在作战时如果得不到敌人首级,是要杀头的如果得到敌人三十三颗首级以上,就算达到了朝廷规定的数目, 可以升爵一级。”

 

    我们平民百姓能看到这本奇书,要感谢改革开放,因为这本书曾经是天下第一禁书,过去一直是太傅教太子的教材,只有历代君王和准君王才能读到。这一本禁书的面世,让我们知道了历代专制帝王是如何把百姓管理的服服帖帖。

 

    我朝太祖就曾对商鞅作出过很高的评价:“商鞅之法,良法也。今试一披吾国四千余年之纪(记)载,而求其利国福民伟大之政治家,商鞅不首屈一指乎?鞅当孝公之世,中原鼎沸,战事正殷,举国疲劳,不堪言状。于是而欲战胜诸国,统一中原,不綦难哉?于是而变法之令出,其法惩奸宄以保人民之权利,务耕织以增进国民之富力,尚军功以树国威,孥贫怠以绝消耗。此诚我国从来未有之大政策,民何惮而不信?乃必徙木以立信者,吾于是知执政者之具费苦心也,吾于是知吾国国民之愚也,吾于是知数千年来民智黑暗国几蹈于沦亡之惨境有由来也。”——摘自毛*泽*东1912年《商鞅徙木立信论》

 

    商鞅的变法开始推行的并不顺利,他干了两件事。一是商鞅徙木立信,二是拿太子开刀。这两件事都记载于《史记·卷六十八·商君列传》。

 

   徙木立信很出名,学过中学历史的都知道。孝公已经任命了商鞅,商鞅想要实施变法图强政策,唯恐天下人对自己产生非议。法令已经完备,但没有公布,商鞅恐怕百姓不信任,于是在国都市场南门立下一根三丈长的木杆,招募百姓有能够搬到北门的就赏给十镒黄金。百姓对此感到惊讶,没有人敢去搬木杆。商鞅就又宣布命令说:“有能够搬过去的就赏给五十镒黄金。”有一个人搬木杆到北门,立即赏给他五十镒黄金,以表明没有欺诈。终于颁布变法的新法令。

 

    第二件事发生在新法颁布实施一年后,秦国百姓到国都来陈说新法给他们带来诸多不便的地方数以千计。商鞅正在棘手的时候,太子触犯新法了。商鞅说:“新法之所以不能施行,是因为上面的人违犯了它。”打算处罚太子,但太子是储君,又不能对他实施刑罚,于是便处罚了太子傅公子虔,还给太子的老师公孙贾脸上刻了字涂上墨,那时叫黥刑。这一下,秦国人民震惊了,太子犯法都要受到惩罚,咱算哪颗葱?别BB了,回去安奉守法吧。

 

    这两件事,一件是立信,一件是立威。威信有了,新法也得以顺利实施。

 

    但第二件事给商鞅埋下了后来的祸根。公元前338年,秦孝公死,太子即位,后世称秦惠文王。闭门不出八九年的公子虔纠结一伙受了商鞅惩罚的人,向惠文王告发商鞅要谋反。商鞅开始逃亡,逃到了边境口,想找家旅店住下,客栈的人不认识他就是商鞅,说:“商鞅的新法规定,收留没有证件的人住宿是要被判连坐之罪的。”商鞅喟然叹曰:“嗟乎,为法之弊一至此哉!”这就是成语作法自毙的来历。

 

    后来,商鞅被车裂处死,就是民间说的五马分尸,并且被灭了全族。太史公司马迁在《史记·卷六十八·商君列传》最后这样评价商鞅:商君,其天性刻薄人也!迹其欲干孝公以帝王术,挟持浮说,非其质矣。且所因由嬖臣,及得用,刑公子虔,欺魏将卬,不师赵良之言,亦足发明商君之少恩矣。余尝读商君《开塞》、《耕战》书,与其人行事相类。卒受恶名於秦,有以也夫!

 

    太史公对商鞅的评价是天性刻薄、寡恩少德,最后在秦国死了也被人诅咒被人骂,那是咎由自取、罪有应得。

 

    商鞅虽然被五马分尸,但他制定的国策却延续了下来。因为他的这一套东西对不论百姓死活、只求自己国力强盛的专制君主来说,太好用了。秦国从此走上了富国强兵、穷兵黩武之路,到一百多年后,国力强大到了极点,秦始皇灭六国、平天下,终于结束了封建社会,建立起了中央极权君主专制体制,这种体制在中国一直延续了两千多年。可以说商鞅制定的国策功莫大焉!

 

    难怪评点了历代帝王,“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谁也看不起的毛太祖,唯独对商鞅青眼有加,佩服的五体投地,称赞他是“吾国四千余年首屈一指伟大政治家。”

【免责声明:原文出处(根据需要,有些内容已经修改):http://www.pinlue.com/article/2017/09/1211/194524289501.html;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