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煮酒论史
鲁舟 发表于  2017-04-21 11:10:59 12880字 ( 0/106)

腐败分子已被法办,为什么有人更加害怕? ——肃清腐败分子的余毒任重而道远 (原创首发)

腐败分子已被法办,为什么有人更加害怕?

——肃清腐败分子的余毒任重而道远
腐败分子已被法办,为什么有人更加害怕?

[点击查看原图]

   一个腐败分子因为违法乱纪被抓了起来之后,在腐败分子周围的一些人,对于揭发腐败分子的违法犯罪行为,确更加害怕。由此导致腐败分子的很多罪行被隐瞒,腐败分子因此也无法受到应有的严厉制裁。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原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杨信,从20008月在齐齐哈尔市担任市长,到20121月卸任齐齐哈尔市人大主任,在这十一年多的时间里,杨信干了大量违法的事情。其实,此人早在1997年之前就开始了违法犯罪行为。

杨信2014925日在中央第八巡视组的指导下,经黑龙江省委同意,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组织调查。

20151116,黑龙江省纪委对齐齐哈尔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杨信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

在杨信落马一个多月后,2014112日,他的大舅子李永虎(应该是杨信后娶得小媳妇的哥哥)也因涉案被有关办案部门带走调查。

2016118,杨信一案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中级法院审理,至今已经一年多,至今还没有做出一审判决。

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及其所属各县,一提到杨信,党政机关很多人都避讳和害怕谈论这一点。究其原因,笔者认为有如下几点:
腐败分子已被法办,为什么有人更加害怕?

[点击查看原图]

当年神气十足的杨信 

   第一,在这里很多人是杨信提拔起来的干部,杨信给足了他们实惠。

他们不但是杨信提拔重用的,而且得到了杨信给他们创造的实惠,特别是杨信当年进行的车改,县长县委书记每月3500元用车补贴,比当时的工资还要多。

第二,他们大多给杨信行过贿。

杨信在齐齐哈尔市期间,曾经和第一个夫人离了婚,和一个当时三十多岁的女人结了婚,后来又生了一个据说外号叫皇上的儿子,当地的党政要员不可能不给他送礼。

被抓起来的原拜泉县县长周维友,因为给杨信送的太多(200多万元)才被抓捕。

第三,杨信当年制定的规章制度还在产生影响。

正如现任齐齐哈尔市市委书记孙坤所说的“从杨信等案件来看,腐败行为严重破坏了制度。制度管根本、管长远。一旦被破坏,权力就会冲出笼子,造成巨大危害。”

杨信时代制定形成的制度和办事程序,至今还在发挥着消极的作用。
腐败分子已被法办,为什么有人更加害怕?

[点击查看原图]

第四,杨信提拔起来的有很多无能之辈在岗。

原拜泉县县长,当年在依安县担任县委副书记的周维友,就是一个。

2001年,因为依安县让大量的教师下岗,教师们联合到黑龙江省政府上访。

作为时任依安县县委副书记的周维友到黑龙江省政府接访。周维友在黑龙江省政府信访局就对上访的老师们说:我们黑白两道都行,你们要是能告赢,我就不干了。

完全一个十足的混子,你即使真的是黑白两道都行,你也不要信口开河。

就是周维友这样的家伙,腐败分子杨信和另一个腐败分子范广举(曾任齐齐哈尔市市委书记,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因违法违纪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居然把周维友提拔到拜泉县县长的位置。在齐齐哈尔市范围内,这样的情况并不罕见。

周维友已经被抓了起来,还有更多的没有被抓起来,因此他们害怕谈论杨信,害怕继续追查杨信。

第五,杨信不守法律敬鬼神。

为了表面的市政建设工程,杨信到齐齐哈尔之后,就不顾法律法规规定,开始了大力拆迁,造成了大量因为房屋拆迁导致的纠纷和冤假错案。

在杨信那里,法律法规成了可以任意蹂躏的低等娼妓。幸亏杨信没有当更大的官,恐怕比周永康更加周永康。

还有,为了甩开膀子干违法的事情,杨信还把已经定位在现在党政办公中心的齐齐哈尔市检察院一脚踢到了永安大街上,公开的说法就是不让检察院看着,可以任意胡作非为,其实,杨信是找了江湖上的高人掐算的结果。

一个全国较大地级城市的中共市委书记,居然不相信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却违反科学,去寻求旁门左道的支持,决不是偶然和孤立的现象。

现在,在位的很多干部也和杨信一样,不遵守法律,不信科学,偏信鬼神。

第六,杨信随意买官卖官,许多人是从杨信手里买的官位。

杨信曾经在一次公开场合就说过大致这样的话:市委副书记、人大副主任、政协副主席多安排几个,把那些有钱的老板吸收进来,他们也就是开会时增加一把椅子。

当时引得与会的人员哄堂大笑。

公然为自己的买官卖官制造冠冕堂皇的理由和借口。

杨信买卖提拔的干部仍然处在关键岗位,他们害怕谈论杨信,害怕肃清杨信的余毒。

总的来说,杨信带坏了一大批人,杨信弄坏了社会风气,杨信造就了一大堆冤假错案,杨信使自己的家族和亲朋好友都富了起来,杨信给我们的党和国家造成了巨大损失,杨信给我们的社会埋下了大量不稳定的种子。

彻底肃清一切腐败分子的余毒,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项艰巨任务。

2017421星期五


腐败分子已被法办,为什么有人更加害怕?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