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煮酒论史
赵良田 发表于  2017-04-21 06:28:55 8123字 ( 7/1098)

61年刘少奇下乡调查遭大队书记谩骂

作者: 周迅

来源:凤凰历史

 

       1958年,毛泽东号召掀起了“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全国各地风起云涌地办起了公共食堂,好像从社会主义一步就跨进了共产主义,给国民经济造成了严重的损失。加之一些地方还不同程度地遭遇了自然灾害,导致国家经济面临非常严峻的局面,日子一天比一天难过,最突出的问题就是粮食严重不足,人民吃饭也成了问题。

 

       1961年1月14日至18日,中共八届九中全会在北京召开,总结了1958年“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以来的经验教训,正式确定对国民经济执行“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八字方针。3月23日,中共中央又发出《关于认真进行调查工作问题给各中央局,各省、市、区党委的一封信》,要求县以上各级领导机关,特别是第一书记,必须纠正那种满足于看报告、听汇报,以感想代替政策的作风。从中央到省、地、县各级领导干部积极响应毛主席的号召,纷纷深入农村调查。

 

       刘少奇准备回老家湖南农村调研,了解民情,弄清真相。

 

      4月1日,刘少奇从广州到长沙后,召集工作组同志开会,研究调查内容和方法,确定与地方合起来组成工作队,提出要求和注意事项。他说,下去以后,不要再叫他主席、首长或少奇同志,只叫他刘队长。

 

                第二天上午,刘少奇听取了中共湖南省委第一书记张平化的工作汇报。汇报结束后,张平化要派中共湖南省委书记处书记李瑞山陪同刘少奇深入农村基层调查。刘少奇说:“这次是来蹲点搞调查,采取过去老苏区的办法,直接到老乡家,睡门板,铺稻草,既不扰民,又可以深入群众。人要少,一切轻车简从,想住就住,想走就走,一定要以普通劳动者的身份出现。”

 

        刘少奇为了了解到真实情况,他不满足于一般地看材料、听汇报、搞座谈,而是采用多种方式。比如家庭访问、个别谈话、田头聊天、不事先打招呼检查、看望病人等。

 

          为了接近群众、方便开展调查研究工作,刘少奇在宁乡县东湖塘公社王家湾万头养猪场饲料保管室住了六天六夜。他白天走村串户,晚上在蜡烛照明下办公,睡的是饲养员用过的铺了稻草的木板床。在住地附近散步时,他发现一堆已经风干了的粪便,没有臭味。戳开那团人粪,他发现都是一些糠和粗糙的纤维,看出社员群众吃饭已经成了问题。

 

         通过王家湾大队反映出的情况,刘少奇对湖南农村的情况也有了初步的了解。对社员群众生活上的困苦状况,以及造成饥饿的真正原因有了直接的感受。

 

          天华大队是湖南省、长沙县两级树立的一面红旗。蹲点调查前,刘少奇看到的材料上说,1960年天华大队1324亩田,产粮120万斤,除去国家征购3275斤,按全大队1186人计算,人均742斤,生产搞得好,群众生活不错。

 

         在天华大队蹲点调查时,刘少奇住在阴冷潮湿的大队部土砖房中,睡的是用两张长条凳架着两块门板拼接起来的“床”,一住就是18天。他不分白天黑夜,深入开展调查研究工作,分别召开基层干部和社员座谈会,还深入田间山林、乡村医所、公共食堂、社办企业和社员家走访。

 

          当时,全国上下“五风”泛滥成灾,积重难返。由于形势所迫,社员群众没有机会讲真话,也不敢讲真话。天华大队党总支书记彭梅秀自以为是,瞒上压下。刘少奇来时,她事先召开生产队长和党员会议,统一汇报的口径,封锁社员群众的嘴巴。她对刘少奇不仅“报喜不报忧”,而且当面撒谎,掩饰全大队1000多人中有100多人患浮肿病的事实。

 

        刘少奇从天华大队不少社员患浮肿病、小孩得干瘦病、妇女月经不调等现象中,感到天华大队的汇报材料和彭梅秀的汇报有问题,便亲自到社员家中访问调查,终于弄清了真实情况。如天华大队的粮食产量,经核实,1960年实际只有72万斤,虚报了48万斤。

 

         当刘少奇调查到真实情况后,彭梅秀恼羞成怒,还隔着窗户大声奚落、谩骂刘少奇:“刘胡子,你要扳倒天华的红旗,我不怕你。”

 

         但刘少奇并不计较,还主动找彭梅秀谈心,开导她正确对待荣誉,正视工作中的缺点,勇于改正错误,更好地为社员群众服务。在这次调查后,他曾说过:“我是国家主席,还有公安厅长带人保护着,随便找人谈话,都要受刁难。这说明听到真话,调查真实情况是多么不容易!”

 

          在宁乡县城,刘少奇不住县委招待所,住在县委的电话会议室,睡的是一张长方形的会议桌。

 

         刘少奇对基层干部们说:“一切从实际出发,这是马克思主义的观点。现在有一股风气,一切从上级的意图出发,这是非马克思主义的。请大家对我一定要讲真话!作为一个执政党的党员,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脱离实际、脱离群众。如果不顾群众的疾苦和饥饱,就会走向人民的反面。我们党的领导和人民民主专政,不能只是靠命令来维持的。如果群众对共产党失去希望,那是很危险的!”

伊田间 发表于  2017-04-21 17:30:15 39字 ( 0/45)

自那次调查后,刘少奇曾言:“马克思若再给我十年时间,一定让全国人民丰衣足食”。

作者: 周迅

来源:凤凰历史

 

       1958年,毛泽东号召掀起了“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全国各地风起云涌地办起了公共食堂,好像从社会主义一步就跨进了共产主义,给国民经济造成了严重的损失。加之一些地方还不同程度地遭遇了自然灾害,导致国家经济面临非常严峻的局面,日子一天比一天难过,最突出的问题就是粮食严重不足,人民吃饭也成了问题。

 

       1961年1月14日至18日,中共八届九中全会在北京召开,总结了1958年“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以来的经验教训,正式确定对国民经济执行“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八字方针。3月23日,中共中央又发出《关于认真进行调查工作问题给各中央局,各省、市、区党委的一封信》,要求县以上各级领导机关,特别是第一书记,必须纠正那种满足于看报告、听汇报,以感想代替政策的作风。从中央到省、地、县各级领导干部积极响应毛主席的号召,纷纷深入农村调查。

 

       刘少奇准备回老家湖南农村调研,了解民情,弄清真相。

 

      4月1日,刘少奇从广州到长沙后,召集工作组同志开会,研究调查内容和方法,确定与地方合起来组成工作队,提出要求和注意事项。他说,下去以后,不要再叫他主席、首长或少奇同志,只叫他刘队长。

 

                第二天上午,刘少奇听取了中共湖南省委第一书记张平化的工作汇报。汇报结束后,张平化要派中共湖南省委书记处书记李瑞山陪同刘少奇深入农村基层调查。刘少奇说:“这次是来蹲点搞调查,采取过去老苏区的办法,直接到老乡家,睡门板,铺稻草,既不扰民,又可以深入群众。人要少,一切轻车简从,想住就住,想走就走,一定要以普通劳动者的身份出现。”

 

        刘少奇为了了解到真实情况,他不满足于一般地看材料、听汇报、搞座谈,而是采用多种方式。比如家庭访问、个别谈话、田头聊天、不事先打招呼检查、看望病人等。

 

          为了接近群众、方便开展调查研究工作,刘少奇在宁乡县东湖塘公社王家湾万头养猪场饲料保管室住了六天六夜。他白天走村串户,晚上在蜡烛照明下办公,睡的是饲养员用过的铺了稻草的木板床。在住地附近散步时,他发现一堆已经风干了的粪便,没有臭味。戳开那团人粪,他发现都是一些糠和粗糙的纤维,看出社员群众吃饭已经成了问题。

 

         通过王家湾大队反映出的情况,刘少奇对湖南农村的情况也有了初步的了解。对社员群众生活上的困苦状况,以及造成饥饿的真正原因有了直接的感受。

 

          天华大队是湖南省、长沙县两级树立的一面红旗。蹲点调查前,刘少奇看到的材料上说,1960年天华大队1324亩田,产粮120万斤,除去国家征购3275斤,按全大队1186人计算,人均742斤,生产搞得好,群众生活不错。

 

         在天华大队蹲点调查时,刘少奇住在阴冷潮湿的大队部土砖房中,睡的是用两张长条凳架着两块门板拼接起来的“床”,一住就是18天。他不分白天黑夜,深入开展调查研究工作,分别召开基层干部和社员座谈会,还深入田间山林、乡村医所、公共食堂、社办企业和社员家走访。

 

          当时,全国上下“五风”泛滥成灾,积重难返。由于形势所迫,社员群众没有机会讲真话,也不敢讲真话。天华大队党总支书记彭梅秀自以为是,瞒上压下。刘少奇来时,她事先召开生产队长和党员会议,统一汇报的口径,封锁社员群众的嘴巴。她对刘少奇不仅“报喜不报忧”,而且当面撒谎,掩饰全大队1000多人中有100多人患浮肿病的事实。

 

        刘少奇从天华大队不少社员患浮肿病、小孩得干瘦病、妇女月经不调等现象中,感到天华大队的汇报材料和彭梅秀的汇报有问题,便亲自到社员家中访问调查,终于弄清了真实情况。如天华大队的粮食产量,经核实,1960年实际只有72万斤,虚报了48万斤。

 

         当刘少奇调查到真实情况后,彭梅秀恼羞成怒,还隔着窗户大声奚落、谩骂刘少奇:“刘胡子,你要扳倒天华的红旗,我不怕你。”

 

         但刘少奇并不计较,还主动找彭梅秀谈心,开导她正确对待荣誉,正视工作中的缺点,勇于改正错误,更好地为社员群众服务。在这次调查后,他曾说过:“我是国家主席,还有公安厅长带人保护着,随便找人谈话,都要受刁难。这说明听到真话,调查真实情况是多么不容易!”

 

          在宁乡县城,刘少奇不住县委招待所,住在县委的电话会议室,睡的是一张长方形的会议桌。

 

         刘少奇对基层干部们说:“一切从实际出发,这是马克思主义的观点。现在有一股风气,一切从上级的意图出发,这是非马克思主义的。请大家对我一定要讲真话!作为一个执政党的党员,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脱离实际、脱离群众。如果不顾群众的疾苦和饥饱,就会走向人民的反面。我们党的领导和人民民主专政,不能只是靠命令来维持的。如果群众对共产党失去希望,那是很危险的!”

岸柳依依 发表于  2017-04-21 07:33:38 10字 ( 0/90)

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

作者: 周迅

来源:凤凰历史

 

       1958年,毛泽东号召掀起了“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全国各地风起云涌地办起了公共食堂,好像从社会主义一步就跨进了共产主义,给国民经济造成了严重的损失。加之一些地方还不同程度地遭遇了自然灾害,导致国家经济面临非常严峻的局面,日子一天比一天难过,最突出的问题就是粮食严重不足,人民吃饭也成了问题。

 

       1961年1月14日至18日,中共八届九中全会在北京召开,总结了1958年“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以来的经验教训,正式确定对国民经济执行“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八字方针。3月23日,中共中央又发出《关于认真进行调查工作问题给各中央局,各省、市、区党委的一封信》,要求县以上各级领导机关,特别是第一书记,必须纠正那种满足于看报告、听汇报,以感想代替政策的作风。从中央到省、地、县各级领导干部积极响应毛主席的号召,纷纷深入农村调查。

 

       刘少奇准备回老家湖南农村调研,了解民情,弄清真相。

 

      4月1日,刘少奇从广州到长沙后,召集工作组同志开会,研究调查内容和方法,确定与地方合起来组成工作队,提出要求和注意事项。他说,下去以后,不要再叫他主席、首长或少奇同志,只叫他刘队长。

 

                第二天上午,刘少奇听取了中共湖南省委第一书记张平化的工作汇报。汇报结束后,张平化要派中共湖南省委书记处书记李瑞山陪同刘少奇深入农村基层调查。刘少奇说:“这次是来蹲点搞调查,采取过去老苏区的办法,直接到老乡家,睡门板,铺稻草,既不扰民,又可以深入群众。人要少,一切轻车简从,想住就住,想走就走,一定要以普通劳动者的身份出现。”

 

        刘少奇为了了解到真实情况,他不满足于一般地看材料、听汇报、搞座谈,而是采用多种方式。比如家庭访问、个别谈话、田头聊天、不事先打招呼检查、看望病人等。

 

          为了接近群众、方便开展调查研究工作,刘少奇在宁乡县东湖塘公社王家湾万头养猪场饲料保管室住了六天六夜。他白天走村串户,晚上在蜡烛照明下办公,睡的是饲养员用过的铺了稻草的木板床。在住地附近散步时,他发现一堆已经风干了的粪便,没有臭味。戳开那团人粪,他发现都是一些糠和粗糙的纤维,看出社员群众吃饭已经成了问题。

 

         通过王家湾大队反映出的情况,刘少奇对湖南农村的情况也有了初步的了解。对社员群众生活上的困苦状况,以及造成饥饿的真正原因有了直接的感受。

 

          天华大队是湖南省、长沙县两级树立的一面红旗。蹲点调查前,刘少奇看到的材料上说,1960年天华大队1324亩田,产粮120万斤,除去国家征购3275斤,按全大队1186人计算,人均742斤,生产搞得好,群众生活不错。

 

         在天华大队蹲点调查时,刘少奇住在阴冷潮湿的大队部土砖房中,睡的是用两张长条凳架着两块门板拼接起来的“床”,一住就是18天。他不分白天黑夜,深入开展调查研究工作,分别召开基层干部和社员座谈会,还深入田间山林、乡村医所、公共食堂、社办企业和社员家走访。

 

          当时,全国上下“五风”泛滥成灾,积重难返。由于形势所迫,社员群众没有机会讲真话,也不敢讲真话。天华大队党总支书记彭梅秀自以为是,瞒上压下。刘少奇来时,她事先召开生产队长和党员会议,统一汇报的口径,封锁社员群众的嘴巴。她对刘少奇不仅“报喜不报忧”,而且当面撒谎,掩饰全大队1000多人中有100多人患浮肿病的事实。

 

        刘少奇从天华大队不少社员患浮肿病、小孩得干瘦病、妇女月经不调等现象中,感到天华大队的汇报材料和彭梅秀的汇报有问题,便亲自到社员家中访问调查,终于弄清了真实情况。如天华大队的粮食产量,经核实,1960年实际只有72万斤,虚报了48万斤。

 

         当刘少奇调查到真实情况后,彭梅秀恼羞成怒,还隔着窗户大声奚落、谩骂刘少奇:“刘胡子,你要扳倒天华的红旗,我不怕你。”

 

         但刘少奇并不计较,还主动找彭梅秀谈心,开导她正确对待荣誉,正视工作中的缺点,勇于改正错误,更好地为社员群众服务。在这次调查后,他曾说过:“我是国家主席,还有公安厅长带人保护着,随便找人谈话,都要受刁难。这说明听到真话,调查真实情况是多么不容易!”

 

          在宁乡县城,刘少奇不住县委招待所,住在县委的电话会议室,睡的是一张长方形的会议桌。

 

         刘少奇对基层干部们说:“一切从实际出发,这是马克思主义的观点。现在有一股风气,一切从上级的意图出发,这是非马克思主义的。请大家对我一定要讲真话!作为一个执政党的党员,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脱离实际、脱离群众。如果不顾群众的疾苦和饥饱,就会走向人民的反面。我们党的领导和人民民主专政,不能只是靠命令来维持的。如果群众对共产党失去希望,那是很危险的!”

ssqsdd 发表于  2017-04-21 13:01:59 6字 ( 0/44)

不当斑竹了?

作者: 周迅

来源:凤凰历史

 

       1958年,毛泽东号召掀起了“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全国各地风起云涌地办起了公共食堂,好像从社会主义一步就跨进了共产主义,给国民经济造成了严重的损失。加之一些地方还不同程度地遭遇了自然灾害,导致国家经济面临非常严峻的局面,日子一天比一天难过,最突出的问题就是粮食严重不足,人民吃饭也成了问题。

 

       1961年1月14日至18日,中共八届九中全会在北京召开,总结了1958年“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以来的经验教训,正式确定对国民经济执行“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八字方针。3月23日,中共中央又发出《关于认真进行调查工作问题给各中央局,各省、市、区党委的一封信》,要求县以上各级领导机关,特别是第一书记,必须纠正那种满足于看报告、听汇报,以感想代替政策的作风。从中央到省、地、县各级领导干部积极响应毛主席的号召,纷纷深入农村调查。

 

       刘少奇准备回老家湖南农村调研,了解民情,弄清真相。

 

      4月1日,刘少奇从广州到长沙后,召集工作组同志开会,研究调查内容和方法,确定与地方合起来组成工作队,提出要求和注意事项。他说,下去以后,不要再叫他主席、首长或少奇同志,只叫他刘队长。

 

                第二天上午,刘少奇听取了中共湖南省委第一书记张平化的工作汇报。汇报结束后,张平化要派中共湖南省委书记处书记李瑞山陪同刘少奇深入农村基层调查。刘少奇说:“这次是来蹲点搞调查,采取过去老苏区的办法,直接到老乡家,睡门板,铺稻草,既不扰民,又可以深入群众。人要少,一切轻车简从,想住就住,想走就走,一定要以普通劳动者的身份出现。”

 

        刘少奇为了了解到真实情况,他不满足于一般地看材料、听汇报、搞座谈,而是采用多种方式。比如家庭访问、个别谈话、田头聊天、不事先打招呼检查、看望病人等。

 

          为了接近群众、方便开展调查研究工作,刘少奇在宁乡县东湖塘公社王家湾万头养猪场饲料保管室住了六天六夜。他白天走村串户,晚上在蜡烛照明下办公,睡的是饲养员用过的铺了稻草的木板床。在住地附近散步时,他发现一堆已经风干了的粪便,没有臭味。戳开那团人粪,他发现都是一些糠和粗糙的纤维,看出社员群众吃饭已经成了问题。

 

         通过王家湾大队反映出的情况,刘少奇对湖南农村的情况也有了初步的了解。对社员群众生活上的困苦状况,以及造成饥饿的真正原因有了直接的感受。

 

          天华大队是湖南省、长沙县两级树立的一面红旗。蹲点调查前,刘少奇看到的材料上说,1960年天华大队1324亩田,产粮120万斤,除去国家征购3275斤,按全大队1186人计算,人均742斤,生产搞得好,群众生活不错。

 

         在天华大队蹲点调查时,刘少奇住在阴冷潮湿的大队部土砖房中,睡的是用两张长条凳架着两块门板拼接起来的“床”,一住就是18天。他不分白天黑夜,深入开展调查研究工作,分别召开基层干部和社员座谈会,还深入田间山林、乡村医所、公共食堂、社办企业和社员家走访。

 

          当时,全国上下“五风”泛滥成灾,积重难返。由于形势所迫,社员群众没有机会讲真话,也不敢讲真话。天华大队党总支书记彭梅秀自以为是,瞒上压下。刘少奇来时,她事先召开生产队长和党员会议,统一汇报的口径,封锁社员群众的嘴巴。她对刘少奇不仅“报喜不报忧”,而且当面撒谎,掩饰全大队1000多人中有100多人患浮肿病的事实。

 

        刘少奇从天华大队不少社员患浮肿病、小孩得干瘦病、妇女月经不调等现象中,感到天华大队的汇报材料和彭梅秀的汇报有问题,便亲自到社员家中访问调查,终于弄清了真实情况。如天华大队的粮食产量,经核实,1960年实际只有72万斤,虚报了48万斤。

 

         当刘少奇调查到真实情况后,彭梅秀恼羞成怒,还隔着窗户大声奚落、谩骂刘少奇:“刘胡子,你要扳倒天华的红旗,我不怕你。”

 

         但刘少奇并不计较,还主动找彭梅秀谈心,开导她正确对待荣誉,正视工作中的缺点,勇于改正错误,更好地为社员群众服务。在这次调查后,他曾说过:“我是国家主席,还有公安厅长带人保护着,随便找人谈话,都要受刁难。这说明听到真话,调查真实情况是多么不容易!”

 

          在宁乡县城,刘少奇不住县委招待所,住在县委的电话会议室,睡的是一张长方形的会议桌。

 

         刘少奇对基层干部们说:“一切从实际出发,这是马克思主义的观点。现在有一股风气,一切从上级的意图出发,这是非马克思主义的。请大家对我一定要讲真话!作为一个执政党的党员,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脱离实际、脱离群众。如果不顾群众的疾苦和饥饱,就会走向人民的反面。我们党的领导和人民民主专政,不能只是靠命令来维持的。如果群众对共产党失去希望,那是很危险的!”

139.214.38 发表于  2017-04-21 07:24:59 12字 ( 0/63)

大跃进国家主席有直接责任

作者: 周迅

来源:凤凰历史

 

       1958年,毛泽东号召掀起了“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全国各地风起云涌地办起了公共食堂,好像从社会主义一步就跨进了共产主义,给国民经济造成了严重的损失。加之一些地方还不同程度地遭遇了自然灾害,导致国家经济面临非常严峻的局面,日子一天比一天难过,最突出的问题就是粮食严重不足,人民吃饭也成了问题。

 

       1961年1月14日至18日,中共八届九中全会在北京召开,总结了1958年“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以来的经验教训,正式确定对国民经济执行“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八字方针。3月23日,中共中央又发出《关于认真进行调查工作问题给各中央局,各省、市、区党委的一封信》,要求县以上各级领导机关,特别是第一书记,必须纠正那种满足于看报告、听汇报,以感想代替政策的作风。从中央到省、地、县各级领导干部积极响应毛主席的号召,纷纷深入农村调查。

 

       刘少奇准备回老家湖南农村调研,了解民情,弄清真相。

 

      4月1日,刘少奇从广州到长沙后,召集工作组同志开会,研究调查内容和方法,确定与地方合起来组成工作队,提出要求和注意事项。他说,下去以后,不要再叫他主席、首长或少奇同志,只叫他刘队长。

 

                第二天上午,刘少奇听取了中共湖南省委第一书记张平化的工作汇报。汇报结束后,张平化要派中共湖南省委书记处书记李瑞山陪同刘少奇深入农村基层调查。刘少奇说:“这次是来蹲点搞调查,采取过去老苏区的办法,直接到老乡家,睡门板,铺稻草,既不扰民,又可以深入群众。人要少,一切轻车简从,想住就住,想走就走,一定要以普通劳动者的身份出现。”

 

        刘少奇为了了解到真实情况,他不满足于一般地看材料、听汇报、搞座谈,而是采用多种方式。比如家庭访问、个别谈话、田头聊天、不事先打招呼检查、看望病人等。

 

          为了接近群众、方便开展调查研究工作,刘少奇在宁乡县东湖塘公社王家湾万头养猪场饲料保管室住了六天六夜。他白天走村串户,晚上在蜡烛照明下办公,睡的是饲养员用过的铺了稻草的木板床。在住地附近散步时,他发现一堆已经风干了的粪便,没有臭味。戳开那团人粪,他发现都是一些糠和粗糙的纤维,看出社员群众吃饭已经成了问题。

 

         通过王家湾大队反映出的情况,刘少奇对湖南农村的情况也有了初步的了解。对社员群众生活上的困苦状况,以及造成饥饿的真正原因有了直接的感受。

 

          天华大队是湖南省、长沙县两级树立的一面红旗。蹲点调查前,刘少奇看到的材料上说,1960年天华大队1324亩田,产粮120万斤,除去国家征购3275斤,按全大队1186人计算,人均742斤,生产搞得好,群众生活不错。

 

         在天华大队蹲点调查时,刘少奇住在阴冷潮湿的大队部土砖房中,睡的是用两张长条凳架着两块门板拼接起来的“床”,一住就是18天。他不分白天黑夜,深入开展调查研究工作,分别召开基层干部和社员座谈会,还深入田间山林、乡村医所、公共食堂、社办企业和社员家走访。

 

          当时,全国上下“五风”泛滥成灾,积重难返。由于形势所迫,社员群众没有机会讲真话,也不敢讲真话。天华大队党总支书记彭梅秀自以为是,瞒上压下。刘少奇来时,她事先召开生产队长和党员会议,统一汇报的口径,封锁社员群众的嘴巴。她对刘少奇不仅“报喜不报忧”,而且当面撒谎,掩饰全大队1000多人中有100多人患浮肿病的事实。

 

        刘少奇从天华大队不少社员患浮肿病、小孩得干瘦病、妇女月经不调等现象中,感到天华大队的汇报材料和彭梅秀的汇报有问题,便亲自到社员家中访问调查,终于弄清了真实情况。如天华大队的粮食产量,经核实,1960年实际只有72万斤,虚报了48万斤。

 

         当刘少奇调查到真实情况后,彭梅秀恼羞成怒,还隔着窗户大声奚落、谩骂刘少奇:“刘胡子,你要扳倒天华的红旗,我不怕你。”

 

         但刘少奇并不计较,还主动找彭梅秀谈心,开导她正确对待荣誉,正视工作中的缺点,勇于改正错误,更好地为社员群众服务。在这次调查后,他曾说过:“我是国家主席,还有公安厅长带人保护着,随便找人谈话,都要受刁难。这说明听到真话,调查真实情况是多么不容易!”

 

          在宁乡县城,刘少奇不住县委招待所,住在县委的电话会议室,睡的是一张长方形的会议桌。

 

         刘少奇对基层干部们说:“一切从实际出发,这是马克思主义的观点。现在有一股风气,一切从上级的意图出发,这是非马克思主义的。请大家对我一定要讲真话!作为一个执政党的党员,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脱离实际、脱离群众。如果不顾群众的疾苦和饥饱,就会走向人民的反面。我们党的领导和人民民主专政,不能只是靠命令来维持的。如果群众对共产党失去希望,那是很危险的!”

118.119.183 发表于  2017-04-21 09:11:09 22字 ( 0/121)

大跃进那几年,刘少奇好像是担当国家主席是吗?

作者: 周迅

来源:凤凰历史

 

       1958年,毛泽东号召掀起了“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全国各地风起云涌地办起了公共食堂,好像从社会主义一步就跨进了共产主义,给国民经济造成了严重的损失。加之一些地方还不同程度地遭遇了自然灾害,导致国家经济面临非常严峻的局面,日子一天比一天难过,最突出的问题就是粮食严重不足,人民吃饭也成了问题。

 

       1961年1月14日至18日,中共八届九中全会在北京召开,总结了1958年“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以来的经验教训,正式确定对国民经济执行“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八字方针。3月23日,中共中央又发出《关于认真进行调查工作问题给各中央局,各省、市、区党委的一封信》,要求县以上各级领导机关,特别是第一书记,必须纠正那种满足于看报告、听汇报,以感想代替政策的作风。从中央到省、地、县各级领导干部积极响应毛主席的号召,纷纷深入农村调查。

 

       刘少奇准备回老家湖南农村调研,了解民情,弄清真相。

 

      4月1日,刘少奇从广州到长沙后,召集工作组同志开会,研究调查内容和方法,确定与地方合起来组成工作队,提出要求和注意事项。他说,下去以后,不要再叫他主席、首长或少奇同志,只叫他刘队长。

 

                第二天上午,刘少奇听取了中共湖南省委第一书记张平化的工作汇报。汇报结束后,张平化要派中共湖南省委书记处书记李瑞山陪同刘少奇深入农村基层调查。刘少奇说:“这次是来蹲点搞调查,采取过去老苏区的办法,直接到老乡家,睡门板,铺稻草,既不扰民,又可以深入群众。人要少,一切轻车简从,想住就住,想走就走,一定要以普通劳动者的身份出现。”

 

        刘少奇为了了解到真实情况,他不满足于一般地看材料、听汇报、搞座谈,而是采用多种方式。比如家庭访问、个别谈话、田头聊天、不事先打招呼检查、看望病人等。

 

          为了接近群众、方便开展调查研究工作,刘少奇在宁乡县东湖塘公社王家湾万头养猪场饲料保管室住了六天六夜。他白天走村串户,晚上在蜡烛照明下办公,睡的是饲养员用过的铺了稻草的木板床。在住地附近散步时,他发现一堆已经风干了的粪便,没有臭味。戳开那团人粪,他发现都是一些糠和粗糙的纤维,看出社员群众吃饭已经成了问题。

 

         通过王家湾大队反映出的情况,刘少奇对湖南农村的情况也有了初步的了解。对社员群众生活上的困苦状况,以及造成饥饿的真正原因有了直接的感受。

 

          天华大队是湖南省、长沙县两级树立的一面红旗。蹲点调查前,刘少奇看到的材料上说,1960年天华大队1324亩田,产粮120万斤,除去国家征购3275斤,按全大队1186人计算,人均742斤,生产搞得好,群众生活不错。

 

         在天华大队蹲点调查时,刘少奇住在阴冷潮湿的大队部土砖房中,睡的是用两张长条凳架着两块门板拼接起来的“床”,一住就是18天。他不分白天黑夜,深入开展调查研究工作,分别召开基层干部和社员座谈会,还深入田间山林、乡村医所、公共食堂、社办企业和社员家走访。

 

          当时,全国上下“五风”泛滥成灾,积重难返。由于形势所迫,社员群众没有机会讲真话,也不敢讲真话。天华大队党总支书记彭梅秀自以为是,瞒上压下。刘少奇来时,她事先召开生产队长和党员会议,统一汇报的口径,封锁社员群众的嘴巴。她对刘少奇不仅“报喜不报忧”,而且当面撒谎,掩饰全大队1000多人中有100多人患浮肿病的事实。

 

        刘少奇从天华大队不少社员患浮肿病、小孩得干瘦病、妇女月经不调等现象中,感到天华大队的汇报材料和彭梅秀的汇报有问题,便亲自到社员家中访问调查,终于弄清了真实情况。如天华大队的粮食产量,经核实,1960年实际只有72万斤,虚报了48万斤。

 

         当刘少奇调查到真实情况后,彭梅秀恼羞成怒,还隔着窗户大声奚落、谩骂刘少奇:“刘胡子,你要扳倒天华的红旗,我不怕你。”

 

         但刘少奇并不计较,还主动找彭梅秀谈心,开导她正确对待荣誉,正视工作中的缺点,勇于改正错误,更好地为社员群众服务。在这次调查后,他曾说过:“我是国家主席,还有公安厅长带人保护着,随便找人谈话,都要受刁难。这说明听到真话,调查真实情况是多么不容易!”

 

          在宁乡县城,刘少奇不住县委招待所,住在县委的电话会议室,睡的是一张长方形的会议桌。

 

         刘少奇对基层干部们说:“一切从实际出发,这是马克思主义的观点。现在有一股风气,一切从上级的意图出发,这是非马克思主义的。请大家对我一定要讲真话!作为一个执政党的党员,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脱离实际、脱离群众。如果不顾群众的疾苦和饥饱,就会走向人民的反面。我们党的领导和人民民主专政,不能只是靠命令来维持的。如果群众对共产党失去希望,那是很危险的!”

1.12.8 发表于  2017-04-21 07:20:36 21字 ( 0/59)

1917年毛和一同伴沿街行乞也是在宁乡县。

作者: 周迅

来源:凤凰历史

 

       1958年,毛泽东号召掀起了“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全国各地风起云涌地办起了公共食堂,好像从社会主义一步就跨进了共产主义,给国民经济造成了严重的损失。加之一些地方还不同程度地遭遇了自然灾害,导致国家经济面临非常严峻的局面,日子一天比一天难过,最突出的问题就是粮食严重不足,人民吃饭也成了问题。

 

       1961年1月14日至18日,中共八届九中全会在北京召开,总结了1958年“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以来的经验教训,正式确定对国民经济执行“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八字方针。3月23日,中共中央又发出《关于认真进行调查工作问题给各中央局,各省、市、区党委的一封信》,要求县以上各级领导机关,特别是第一书记,必须纠正那种满足于看报告、听汇报,以感想代替政策的作风。从中央到省、地、县各级领导干部积极响应毛主席的号召,纷纷深入农村调查。

 

       刘少奇准备回老家湖南农村调研,了解民情,弄清真相。

 

      4月1日,刘少奇从广州到长沙后,召集工作组同志开会,研究调查内容和方法,确定与地方合起来组成工作队,提出要求和注意事项。他说,下去以后,不要再叫他主席、首长或少奇同志,只叫他刘队长。

 

                第二天上午,刘少奇听取了中共湖南省委第一书记张平化的工作汇报。汇报结束后,张平化要派中共湖南省委书记处书记李瑞山陪同刘少奇深入农村基层调查。刘少奇说:“这次是来蹲点搞调查,采取过去老苏区的办法,直接到老乡家,睡门板,铺稻草,既不扰民,又可以深入群众。人要少,一切轻车简从,想住就住,想走就走,一定要以普通劳动者的身份出现。”

 

        刘少奇为了了解到真实情况,他不满足于一般地看材料、听汇报、搞座谈,而是采用多种方式。比如家庭访问、个别谈话、田头聊天、不事先打招呼检查、看望病人等。

 

          为了接近群众、方便开展调查研究工作,刘少奇在宁乡县东湖塘公社王家湾万头养猪场饲料保管室住了六天六夜。他白天走村串户,晚上在蜡烛照明下办公,睡的是饲养员用过的铺了稻草的木板床。在住地附近散步时,他发现一堆已经风干了的粪便,没有臭味。戳开那团人粪,他发现都是一些糠和粗糙的纤维,看出社员群众吃饭已经成了问题。

 

         通过王家湾大队反映出的情况,刘少奇对湖南农村的情况也有了初步的了解。对社员群众生活上的困苦状况,以及造成饥饿的真正原因有了直接的感受。

 

          天华大队是湖南省、长沙县两级树立的一面红旗。蹲点调查前,刘少奇看到的材料上说,1960年天华大队1324亩田,产粮120万斤,除去国家征购3275斤,按全大队1186人计算,人均742斤,生产搞得好,群众生活不错。

 

         在天华大队蹲点调查时,刘少奇住在阴冷潮湿的大队部土砖房中,睡的是用两张长条凳架着两块门板拼接起来的“床”,一住就是18天。他不分白天黑夜,深入开展调查研究工作,分别召开基层干部和社员座谈会,还深入田间山林、乡村医所、公共食堂、社办企业和社员家走访。

 

          当时,全国上下“五风”泛滥成灾,积重难返。由于形势所迫,社员群众没有机会讲真话,也不敢讲真话。天华大队党总支书记彭梅秀自以为是,瞒上压下。刘少奇来时,她事先召开生产队长和党员会议,统一汇报的口径,封锁社员群众的嘴巴。她对刘少奇不仅“报喜不报忧”,而且当面撒谎,掩饰全大队1000多人中有100多人患浮肿病的事实。

 

        刘少奇从天华大队不少社员患浮肿病、小孩得干瘦病、妇女月经不调等现象中,感到天华大队的汇报材料和彭梅秀的汇报有问题,便亲自到社员家中访问调查,终于弄清了真实情况。如天华大队的粮食产量,经核实,1960年实际只有72万斤,虚报了48万斤。

 

         当刘少奇调查到真实情况后,彭梅秀恼羞成怒,还隔着窗户大声奚落、谩骂刘少奇:“刘胡子,你要扳倒天华的红旗,我不怕你。”

 

         但刘少奇并不计较,还主动找彭梅秀谈心,开导她正确对待荣誉,正视工作中的缺点,勇于改正错误,更好地为社员群众服务。在这次调查后,他曾说过:“我是国家主席,还有公安厅长带人保护着,随便找人谈话,都要受刁难。这说明听到真话,调查真实情况是多么不容易!”

 

          在宁乡县城,刘少奇不住县委招待所,住在县委的电话会议室,睡的是一张长方形的会议桌。

 

         刘少奇对基层干部们说:“一切从实际出发,这是马克思主义的观点。现在有一股风气,一切从上级的意图出发,这是非马克思主义的。请大家对我一定要讲真话!作为一个执政党的党员,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脱离实际、脱离群众。如果不顾群众的疾苦和饥饱,就会走向人民的反面。我们党的领导和人民民主专政,不能只是靠命令来维持的。如果群众对共产党失去希望,那是很危险的!”

113.227.180 发表于  2017-04-21 07:05:52 61字 ( 0/87)

弄虚作假,欺上瞒下,脱离实际,好大喜功,这是若干年来,我们国家一直难以铲除和根治的弊病,给党和国家造成的损失是难以估量的.

作者: 周迅

来源:凤凰历史

 

       1958年,毛泽东号召掀起了“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全国各地风起云涌地办起了公共食堂,好像从社会主义一步就跨进了共产主义,给国民经济造成了严重的损失。加之一些地方还不同程度地遭遇了自然灾害,导致国家经济面临非常严峻的局面,日子一天比一天难过,最突出的问题就是粮食严重不足,人民吃饭也成了问题。

 

       1961年1月14日至18日,中共八届九中全会在北京召开,总结了1958年“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以来的经验教训,正式确定对国民经济执行“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八字方针。3月23日,中共中央又发出《关于认真进行调查工作问题给各中央局,各省、市、区党委的一封信》,要求县以上各级领导机关,特别是第一书记,必须纠正那种满足于看报告、听汇报,以感想代替政策的作风。从中央到省、地、县各级领导干部积极响应毛主席的号召,纷纷深入农村调查。

 

       刘少奇准备回老家湖南农村调研,了解民情,弄清真相。

 

      4月1日,刘少奇从广州到长沙后,召集工作组同志开会,研究调查内容和方法,确定与地方合起来组成工作队,提出要求和注意事项。他说,下去以后,不要再叫他主席、首长或少奇同志,只叫他刘队长。

 

                第二天上午,刘少奇听取了中共湖南省委第一书记张平化的工作汇报。汇报结束后,张平化要派中共湖南省委书记处书记李瑞山陪同刘少奇深入农村基层调查。刘少奇说:“这次是来蹲点搞调查,采取过去老苏区的办法,直接到老乡家,睡门板,铺稻草,既不扰民,又可以深入群众。人要少,一切轻车简从,想住就住,想走就走,一定要以普通劳动者的身份出现。”

 

        刘少奇为了了解到真实情况,他不满足于一般地看材料、听汇报、搞座谈,而是采用多种方式。比如家庭访问、个别谈话、田头聊天、不事先打招呼检查、看望病人等。

 

          为了接近群众、方便开展调查研究工作,刘少奇在宁乡县东湖塘公社王家湾万头养猪场饲料保管室住了六天六夜。他白天走村串户,晚上在蜡烛照明下办公,睡的是饲养员用过的铺了稻草的木板床。在住地附近散步时,他发现一堆已经风干了的粪便,没有臭味。戳开那团人粪,他发现都是一些糠和粗糙的纤维,看出社员群众吃饭已经成了问题。

 

         通过王家湾大队反映出的情况,刘少奇对湖南农村的情况也有了初步的了解。对社员群众生活上的困苦状况,以及造成饥饿的真正原因有了直接的感受。

 

          天华大队是湖南省、长沙县两级树立的一面红旗。蹲点调查前,刘少奇看到的材料上说,1960年天华大队1324亩田,产粮120万斤,除去国家征购3275斤,按全大队1186人计算,人均742斤,生产搞得好,群众生活不错。

 

         在天华大队蹲点调查时,刘少奇住在阴冷潮湿的大队部土砖房中,睡的是用两张长条凳架着两块门板拼接起来的“床”,一住就是18天。他不分白天黑夜,深入开展调查研究工作,分别召开基层干部和社员座谈会,还深入田间山林、乡村医所、公共食堂、社办企业和社员家走访。

 

          当时,全国上下“五风”泛滥成灾,积重难返。由于形势所迫,社员群众没有机会讲真话,也不敢讲真话。天华大队党总支书记彭梅秀自以为是,瞒上压下。刘少奇来时,她事先召开生产队长和党员会议,统一汇报的口径,封锁社员群众的嘴巴。她对刘少奇不仅“报喜不报忧”,而且当面撒谎,掩饰全大队1000多人中有100多人患浮肿病的事实。

 

        刘少奇从天华大队不少社员患浮肿病、小孩得干瘦病、妇女月经不调等现象中,感到天华大队的汇报材料和彭梅秀的汇报有问题,便亲自到社员家中访问调查,终于弄清了真实情况。如天华大队的粮食产量,经核实,1960年实际只有72万斤,虚报了48万斤。

 

         当刘少奇调查到真实情况后,彭梅秀恼羞成怒,还隔着窗户大声奚落、谩骂刘少奇:“刘胡子,你要扳倒天华的红旗,我不怕你。”

 

         但刘少奇并不计较,还主动找彭梅秀谈心,开导她正确对待荣誉,正视工作中的缺点,勇于改正错误,更好地为社员群众服务。在这次调查后,他曾说过:“我是国家主席,还有公安厅长带人保护着,随便找人谈话,都要受刁难。这说明听到真话,调查真实情况是多么不容易!”

 

          在宁乡县城,刘少奇不住县委招待所,住在县委的电话会议室,睡的是一张长方形的会议桌。

 

         刘少奇对基层干部们说:“一切从实际出发,这是马克思主义的观点。现在有一股风气,一切从上级的意图出发,这是非马克思主义的。请大家对我一定要讲真话!作为一个执政党的党员,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脱离实际、脱离群众。如果不顾群众的疾苦和饥饱,就会走向人民的反面。我们党的领导和人民民主专政,不能只是靠命令来维持的。如果群众对共产党失去希望,那是很危险的!”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