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煮酒论史
飞鸣镝~ 发表于  2017-03-19 10:27:05 31855字 ( 3/1500)

毛泽东不拘泥于“国际惯例” 让世界“与中国接轨”(原创首发)

毛泽东不拘泥于国际惯例”

让世界“与中国接轨”

 

刘炳峰

 

毛泽东浪漫豪迈,任达不拘。他处事从不拾陈蹈故、墨守成规,从不愿约束个性、牺牲本真。一生中最讨厌的就是轨则节制,做人做事总是追求尽兴、极致。他有长江一般奔放的性格,有海洋一样宽阔的胸襟,有钱塘巨澜一般的激情,更黄河九曲般的人生经历与奋斗历程……在长期革命战争中形成的这些鲜明的个性特征,不仅体现在他生活中的方方面面,甚至在其重要的国务活动中也表现的淋漓尽致……

 

(一)

新中国成立时,正处于全球冷战时期的开始阶段。那时候国际交往中通行的世界规则和国际惯例,都是由西方帝国主义国家主导制定的。毛泽东从不愿盲目遵从。

19498月,新中国成立在即,在筹备开国大典过程中,毛泽东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是中华民族有史以来的伟大事件,也是人类历史上的一件大事,应当隆重庆祝。因此他提议,第一届全国政治协商会议开幕和开国大典都要鸣放礼炮。周恩来问:“主席,那礼炮应当鸣几响呢?”毛泽东沉思片刻:“就鸣二十八响吧!”

消息传出后,一位代表提出质疑:在国外,最高礼仪是鸣礼炮21响,为什么我们要鸣28响呢?在场所有的人都无力作出回答。

的确,礼炮鸣放21响起源于英国,后已成为国际惯例”。当年,英国号称日不落帝国,世界几乎每一块大陆都有它的殖民地。英国军舰在驶过外国炮台或驶进外国港口时,都蛮横地要求所在国要向他们礼炮致礼,以示尊重和臣服。同时,英舰也先后要鸣礼炮七响,即它每鸣一声,别国就要回报三声。这样,三七二十一,21响礼炮的习俗便由此形成了。随着英国势力的日渐衰落,后来英舰也改鸣放21响,名曰以示平等”,实则是对昔日已去辉煌的无奈叹息。此后,鸣放21声礼炮,成为西方国家进行国际间交往的最高礼仪和各国普遍遵循的法则。

可毛泽东并不想遵守这些旧的“国际惯例”。这天,在筹备会休会间隙,他碰到了负责开国大典筹备工作的华北军区作训处长唐永剑,在谈到礼炮鸣放问题时,毛泽东问:小唐,你说放28响礼炮有没有道理?唐永健是个文采横溢、学识渊博的才子,他心领神会一下就明白了毛泽东用意,于是答道:主席,我起草一个关于鸣放28响礼炮的说明吧?毛泽东欣然默允。很快,简明扼要的28响礼炮说明报告递了上来:中国共产党从1921年横空出世到1949年,刚好28年。28响礼炮就是对28年党史的赞礼。毛泽东看到报告,满意地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开国大典的礼炮为什么不遵从“世界惯例”?为什么没“与世界接轨”?初看似乎是毛泽东本人个性使然,其实这里边还有一个“实事求是”、“独立自主”和“民族自信”问题。

 

(二)

毛泽东不拘泥甚至不屑于遵从“国际惯例”,但有时也不得不表现出一定的灵活性。1949年年底,毛泽东平生第一次出国到苏联访问。临行前,按照国际惯例,周恩来指示工作人员为他准备了黑色的中山装和黑色皮鞋。毛泽东却不以为然,他说:“我还是喜欢灰色中山装。”于是周恩来便叫叶子龙等为他制作了黑色和灰色各两套中山装礼服,毛泽东知道后很是不悦。他说:“做这么多的新衣服,花钱不少啊!如果在西柏坡就不会这么做。我毛泽东也开始浪费喽!你们要记住:今后再也不能做衣服了,这些衣服我一辈子也穿不完。”当然,这一次,毛泽东终究没有拗过周恩来等,在《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签字仪式上还是穿上了黑色中山装礼服。

  1956年,毛泽东在中南海勤政殿会见印尼总统苏加诺,有毛泽东“大警卫员”之称的罗瑞卿,见他穿着一双棕色皮鞋,便说:“主席,你还是换一双黑的吧?”“为什么?”“按照国际惯例……”“为什么要按国际惯例呢?”毛泽东打断了罗瑞卿的话,“我们中国人要按我们中国的惯例穿!”其实是他在用身边的小事教育身边的工作人员及国人,不要事事迷信什么“国际惯例”!

  1957年,毛泽东应邀出席苏联共产党第24届代表大会,这次,他又穿上黑色中山装,并与赫鲁晓夫进行了多次交锋,归国后就再也不穿黑色中山装了。有一次,某国领导人来华访问,外交部礼宾司的同志又为毛泽东准备了一套黑色中山装。此时,始料不及的事情发生了,只见他一脸厌恶的神情,厉声说道:“为什么又做黑色的?”工作人员赶忙解释,外交部礼宾司有规定,按照国际惯例接见外宾应该穿黑色的……毛泽东大声道:“为什么听外国人的?我是中国人,按中国人的习惯穿!”说完,扭头便走,只留下工作人员原地发呆。

按照“国际惯例”,国家元首间的会晤都要在一个庄严正式的场合。但毛泽东自19668月起,几乎都是在他的书房里接见来华的各国元首和外宾。在此之前,195881日赫鲁晓夫初次访华,毛泽东甚至在游泳池边穿着泳裤披着浴袍,跟一身正装的赫鲁晓夫进行见面。1972221250分,毛泽东又在他的书房里会见了尼克松总统的首次访华。这一次,与其说是“会见”,不如说是“三更半夜”对美国总统的“召见”更贴切!

然而,就是这样随意的会见和交谈,不但没有让各国政要感觉到失礼,反而感觉比礼炮齐鸣、礼兵齐刷刷敬礼带给他们的记忆更亲切和终生难忘。事后,基辛格在他的回忆录中,就曾有过这样的描述:“接见并无任何仪式。房间内的陈设和屋子的外观一样简单朴素。毛泽东就站在那里边,周围都是书,他在中国人当中身材是高大魁梧的。他微笑着注视来客,眼光锐利而略带嘲讽,他的整个神态似乎在发出警告说,他是识透人的弱点和虚伪的专家,想要欺骗他未免是徒劳的。”基辛格继续写到:“或许除了戴高乐以外,我从来没有遇见过一个人像他具有如此高度集中的、不加掩饰的意志力。他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身边有一个女护士协助他站稳。他成了凌驾整个房间的中心,而这不是靠大多数国家里那种用排场使领导人显出几分威严的办法,而是因为他身上发出一种几乎可以感觉得到的压倒一切的魄力。”……后来,还有一些国家元首来中国,因没得到毛泽东的书房接见,而感到终身遗憾,有的甚至流下热泪!

从中我们可以看出,毛泽东在与国际交往中始终贯穿着一条清晰线索,那就是他从来都不拘泥于什么“国际惯例”,这绝不单纯是一个穿衣、穿鞋和接见外宾问题,而是他要打破旧秩序建立新秩序,所以才厌恶那些旧的“国际惯例”,从不盲目地“与世界接轨”。

 

(三)

毛泽东不仅不拘泥于甚至厌恶或蔑视国际惯例”,而且他还创造了许多新的“国际惯例”,甚至让世界“与中国接轨”。

我们知道,二战后,亚非拉的绝大多数国家尽管取得了政治上的独立,但他们都还是小国、弱国和穷国,在国际舞台很少有话语权。按当时西方帝国主义的国际惯例和规则,那就是“谁有实力谁就掌握真理”,谁就说了算。但毛泽东却从不这样认为,他说“国家不分大小应一律平等”,即:应该平等尊重所有国家的内政,即国家主权;平等尊重大国和小国在国际事务中的发言权。这无疑是为小国、弱国伸张权利,也是对帝国主义秩序和“国际惯例”的挑战与颠覆。后来,周恩来根据毛泽东一系列的有关思想,将其归纳为“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即:“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和平共处”。并在19546月访问印度和缅甸期间,在分别发表的联合声明中,将这五项原则作为处理双边关系的准则,得到有关国家的一致赞同。“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公布,受到亚非拉和欧洲国家的广泛支持和响应,目前已经成为世界各国所遵循的“国际惯例”。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新的国际规则和惯例,所以后来,在广大第三世界国家的支持下,中国才能如愿恢复在联合国中的合法席位……

另外,早在二战接近尾声时的1945211日,为了换取苏联尽快参加对日作战,苏美英三国曾背着中国政府秘密签订了一个著名的《雅尔塔协议》。该协议中,涉及中国的内容主要有:“外蒙古的现状须予维持;大连商港须国际化,苏联在该港的优越权益须予保证,苏联之租用旅顺港为海军基地须予恢复;对担任通往大连之出路的中东铁路和南满铁路,应设立一苏中合办的公司以共同经营;经谅解苏联的优越权益须予保证而中国须保持在满洲的全部主权。”当时的国民政府腐败无能,百般无奈地全盘接受了这个协定。

若按当时的“国际惯例”,《雅尔塔协定》中规定的内容是不能改变的。可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却让苏联“体面”地基本上废除了《雅尔塔协定》中强加于中国的不平等条款。就在抗美援朝即将胜利结束的19531月,苏联同意将满洲里经哈尔滨至大连港的中东铁路,这条俄国远东利益的生命线移交中国;19541012日,中苏发表关于苏军从共同使用的中国旅顺口海军根据地撤退,交由中国完全支配,以及中苏关于将各股份公司中的苏联股份移交中国的“联合公报”。中东铁路和旅顺口的回归,不仅将中国北方的有效边界(蒋介石时期一直游移于山海关一线)大幅北推,更重要的是,它使独立不久的外蒙古通往海参崴和辽东半岛的陆上出海通道从苏联控制区转到了中国手中。尽管外蒙没能要回来,但中长铁路的交还却使蒙古失去了大海依托,与中国产生了天然依存关系。

另外,在中国西南部边疆,毛泽东也打破了“麦克马洪线”的“国际惯例”。1914311日,英印政府外交大臣麦克马洪构想了一条印藏分界线,并利诱西藏噶夏代表,背着中国北洋政府代表,搞了一份划界换文,这条线被史家称为“麦克马洪线”。新中国成立后,如果严格遵循这条“世界惯例”行事,中国就要丢掉3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1962年,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开始前夕,毛泽东说了这样一段话:“中国人全都知道,我国有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小学课本里都写着,连娃娃们都知道嘛,因此绝不能到了我毛某人的手里就让它变成930万平方公里。凭空少了30万平方公里,这不是要让我背着卖国贼的罪名去见祖先吗?”

我军取得自卫反击战的胜利,并主动撤军至战争前的实际控制线后,有人认为中国在领土上吃了大亏,便宜了印度。可实际上,中国军队只是在第一阶段作战夺取达旺的那条实际控制线后撤了20公里,而中国拿回的则是自晚清政府以来,在中印边界丢失的30多万平方公里的国土,相当于现在一个云南省的领土面积!近年中国政府多次提出以现有控制线为基础进行中印边界谈判,印度死活不答应,道理就在这里。

就在上述麦克马洪与西藏地方代表以秘密换文方式划出“麦克马洪线”后,他们还把滇缅未定界在内的大片地区划给了英属印度。1941年,英国迫使处于抗战危急关头的国民党政府划定了这段边界,把与中国关系密切的班洪、班老部落的部分辖区划归缅甸,这就是史上所谓的“1941年线”。然而,新中国成立后,1952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在追歼国民党残敌时,便借机进驻到了“1941年线”以西地区。后来,中印战争加快了中缅边界的划分,为此中国又拿回了一大片领土。这些,都是毛泽东不拘泥于“国际惯例”,完全独立自主地按照中国人民的利益和意志处理国际事务的范例。

 

(四)

说到毛泽东不拘泥于“国际惯例”并让世界“与中国接轨”,就不能不提到关于“中国领海宽度为12海里”的划分问题。

19588月,根据毛泽东和国防部命令中国军队开始炮击金门。在炮击封锁金门持续了10天后,93晚,毛泽东突然提出,福建前线自次日起停止炮击3天,以观各方动态。4日,人民解放军福建前线的炮兵沉寂下来,但与此同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却播发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领海线的声明》……

这个声明,是毛泽东广泛征求国内各方意见,经过深思熟虑后做出的一项重大决策。据当事人回忆,早在此前不久的1958822日,就由周恩来安排,以国务院名义将我国著名法学家、参与审判日本甲级战犯的中国法官倪徵燠和外交部部长助理乔冠华等,从北京接到北戴河毛泽东住所,一起研究领海问题。25日,毛泽东在北戴河主持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议,除讨论炮击金门的下一步问题外,还讨论了领海宽度问题。毛泽东认为,我国海岸线长,历史上屡受侵略,为了维护海上安全和经济利益,并充分考虑到国际上可能遇到的风险,应采用较宽的领海。并责成外交部、解放军总参谋部尽快进行研究,提出领海宽度的意见,待中央再次开会决定。  

912,毛泽东在北戴河再一次召集会议,刘少奇、周恩来、彭德怀、新任总参谋长黄克诚和总参作战部部长雷英夫,以及乔冠华、著名法学家刘泽荣和周鲠生等参加了会议。会上,雷英夫汇报了领海线的论证过程和采用12海里领海制建议;乔冠华对于待发的外交部新闻稿作了说明;两位法律专家则对各种国际法特别是《海牙协议》作了进一步说明。这两位法律专家旁征博引,引经据典,最后建议还是沿用国民党当局颁发的3海里领海制为宜。他们认为,如果宣布12海里领海线,可能会引发国际争端,美、英会出来反对,搞不好就会打仗。

确实,当时世界通行的国际惯例”就是以3海里为领海线的。这是因为18世纪末时,大炮的有效射程最多也就3海里。所以西方各国通过海牙协议,确定以海岸炮台的有效射程距离为领海宽度,并要求各国遵守。那时多数国家都以3海里为领海线。1931年,国民党政府颁布的也是3海里领海制,尽管就是这个领海制也形同虚设。

毛泽东默默听取着各方意见和汇报,同时详细询问了我国海岸炮的目前射程,当他得知我国的炮弹正好能打12海里后,大手一挥,作了如下总结性讲话。毛泽东说:“老先生们的意见很好,很可贵,使我们可以从另外的角度多想一想。但是,研究来研究去,《海牙协议》不是圣旨,也不能按照美英等国的意志办……我们的领海线还是扩大一点有利。”又说:“从各方面判断,仗一时半会儿打不起来。我们不愿打,帝国主义就那么想打?我看未必。如果一定要打,我们也不怕!在朝鲜已经较量过了嘛,不过如此!要有这个准备。因此,毛泽东从中国的经济、安全利益出发,最终确定采用12海里的领海宽度,并决定立即公之于世。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领海线的声明》一发表,一下就把中国的领海面积扩大了四倍!声明第一条即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海宽度为12海里。”“一切外国飞机和军用船舶,未经中国政府许可,不得进入中国领海及其上空。  

这个声明,不仅意味着渤海将由中国全部拥有,成为中国内海,同时意味着美国军舰将不能接近金门岛。这对美国来说无疑是个极大挑战。

因此声明发表后,美英日等国纷纷发表声明予以反对和抗议,就连蒋介石也爆了粗口,大骂毛泽东不遵守“国际规则”。不过,他们抗议归抗议,在实际行动上,美国等国却始终没有敢越过“雷池”一步。

  毛泽东雄才大略,胆识过人,他深知边界是打出来的,不是喊出来的。此前对金门的“八二三”炮战,其实也是在用大炮为“12海里领海权”举行出生仪式。

  声明发表后的第二天,毛泽东在最高国务会议第15次会议上,进一步分析了炮击金门以来的国际形势,提出了著名的“绞索政策”。他幽默形象地说:“美国现在在我们这里来了个‘大包干’制度,索性把金门、马祖,还有些什么大担岛、二担岛、东碇岛一切包过去,我看他就舒服了。”他说:这样的话,他们其实就“上了我们的绞索,美国的颈吊在我们中国的铁的绞索上面。台湾也是个绞索,不过要隔离得远一点。它要把金门这一套包括进去,那他的头更接近我们。我们哪一天踢它一脚,它走不掉,因为它被一根索子绞住了。”毛泽东提议要把这个“绞索”政策公开发表一下,说:“讲清楚这个问题,对人民有益处,对世界各国也有益处,对美国人民也有益处。”

  在强硬的毛泽东的中国面前,此时的美国早已不再怀疑中国维护领海主权的决心、意志和实力了。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正式公布,明确规定:“各国有权确定不超过12海里的领海”。目前,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均采用12海里领海制。

  就这样,毛泽东用一束炮弹将中国的领海边界钉在距离中国海岸线12海里的地方。当我们学习地理并骄傲地声称我国拥有300万平方公里的领海时,许多人其实并不知道:如果不是毛泽东的大手一挥,我们现在的领海将只是区区70万平方公里……毛泽东不仅为中国赢得了更为广阔的领海、领空,而且他改变了“国际规则”,并让全世界与中国接了规。

 

(五)

    然而,反观当前的种种现象,却不能不叫人摇头叹息。一些地方政府近年把“与国际接轨”的口号叫的震天响,其实他们并没考虑到中国国情和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他们该接轨的没接轨,不该接轨的猛接轨,因此引起越来越多的人对这一口号的反思与反感。追忆当年毛泽东不拘泥于“国际规则”让世界“与中国接轨”的实践,相信会给我们的国人带来更多的智慧与启迪。

作者及联系方式:(050000)河北石家庄市空军飞行学院绿荫小区   刘炳峰 13131192900

 

111.77.76 发表于  2017-03-20 11:34:33 9字 ( 0/64)

太伟大了!!!!!

毛泽东不拘泥于国际惯例”

让世界“与中国接轨”

 

刘炳峰

 

毛泽东浪漫豪迈,任达不拘。他处事从不拾陈蹈故、墨守成规,从不愿约束个性、牺牲本真。一生中最讨厌的就是轨则节制,做人做事总是追求尽兴、极致。他有长江一般奔放的性格,有海洋一样宽阔的胸襟,有钱塘巨澜一般的激情,更黄河九曲般的人生经历与奋斗历程……在长期革命战争中形成的这些鲜明的个性特征,不仅体现在他生活中的方方面面,甚至在其重要的国务活动中也表现的淋漓尽致……

 

(一)

新中国成立时,正处于全球冷战时期的开始阶段。那时候国际交往中通行的世界规则和国际惯例,都是由西方帝国主义国家主导制定的。毛泽东从不愿盲目遵从。

19498月,新中国成立在即,在筹备开国大典过程中,毛泽东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是中华民族有史以来的伟大事件,也是人类历史上的一件大事,应当隆重庆祝。因此他提议,第一届全国政治协商会议开幕和开国大典都要鸣放礼炮。周恩来问:“主席,那礼炮应当鸣几响呢?”毛泽东沉思片刻:“就鸣二十八响吧!”

消息传出后,一位代表提出质疑:在国外,最高礼仪是鸣礼炮21响,为什么我们要鸣28响呢?在场所有的人都无力作出回答。

的确,礼炮鸣放21响起源于英国,后已成为国际惯例”。当年,英国号称日不落帝国,世界几乎每一块大陆都有它的殖民地。英国军舰在驶过外国炮台或驶进外国港口时,都蛮横地要求所在国要向他们礼炮致礼,以示尊重和臣服。同时,英舰也先后要鸣礼炮七响,即它每鸣一声,别国就要回报三声。这样,三七二十一,21响礼炮的习俗便由此形成了。随着英国势力的日渐衰落,后来英舰也改鸣放21响,名曰以示平等”,实则是对昔日已去辉煌的无奈叹息。此后,鸣放21声礼炮,成为西方国家进行国际间交往的最高礼仪和各国普遍遵循的法则。

可毛泽东并不想遵守这些旧的“国际惯例”。这天,在筹备会休会间隙,他碰到了负责开国大典筹备工作的华北军区作训处长唐永剑,在谈到礼炮鸣放问题时,毛泽东问:小唐,你说放28响礼炮有没有道理?唐永健是个文采横溢、学识渊博的才子,他心领神会一下就明白了毛泽东用意,于是答道:主席,我起草一个关于鸣放28响礼炮的说明吧?毛泽东欣然默允。很快,简明扼要的28响礼炮说明报告递了上来:中国共产党从1921年横空出世到1949年,刚好28年。28响礼炮就是对28年党史的赞礼。毛泽东看到报告,满意地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开国大典的礼炮为什么不遵从“世界惯例”?为什么没“与世界接轨”?初看似乎是毛泽东本人个性使然,其实这里边还有一个“实事求是”、“独立自主”和“民族自信”问题。

 

(二)

毛泽东不拘泥甚至不屑于遵从“国际惯例”,但有时也不得不表现出一定的灵活性。1949年年底,毛泽东平生第一次出国到苏联访问。临行前,按照国际惯例,周恩来指示工作人员为他准备了黑色的中山装和黑色皮鞋。毛泽东却不以为然,他说:“我还是喜欢灰色中山装。”于是周恩来便叫叶子龙等为他制作了黑色和灰色各两套中山装礼服,毛泽东知道后很是不悦。他说:“做这么多的新衣服,花钱不少啊!如果在西柏坡就不会这么做。我毛泽东也开始浪费喽!你们要记住:今后再也不能做衣服了,这些衣服我一辈子也穿不完。”当然,这一次,毛泽东终究没有拗过周恩来等,在《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签字仪式上还是穿上了黑色中山装礼服。

  1956年,毛泽东在中南海勤政殿会见印尼总统苏加诺,有毛泽东“大警卫员”之称的罗瑞卿,见他穿着一双棕色皮鞋,便说:“主席,你还是换一双黑的吧?”“为什么?”“按照国际惯例……”“为什么要按国际惯例呢?”毛泽东打断了罗瑞卿的话,“我们中国人要按我们中国的惯例穿!”其实是他在用身边的小事教育身边的工作人员及国人,不要事事迷信什么“国际惯例”!

  1957年,毛泽东应邀出席苏联共产党第24届代表大会,这次,他又穿上黑色中山装,并与赫鲁晓夫进行了多次交锋,归国后就再也不穿黑色中山装了。有一次,某国领导人来华访问,外交部礼宾司的同志又为毛泽东准备了一套黑色中山装。此时,始料不及的事情发生了,只见他一脸厌恶的神情,厉声说道:“为什么又做黑色的?”工作人员赶忙解释,外交部礼宾司有规定,按照国际惯例接见外宾应该穿黑色的……毛泽东大声道:“为什么听外国人的?我是中国人,按中国人的习惯穿!”说完,扭头便走,只留下工作人员原地发呆。

按照“国际惯例”,国家元首间的会晤都要在一个庄严正式的场合。但毛泽东自19668月起,几乎都是在他的书房里接见来华的各国元首和外宾。在此之前,195881日赫鲁晓夫初次访华,毛泽东甚至在游泳池边穿着泳裤披着浴袍,跟一身正装的赫鲁晓夫进行见面。1972221250分,毛泽东又在他的书房里会见了尼克松总统的首次访华。这一次,与其说是“会见”,不如说是“三更半夜”对美国总统的“召见”更贴切!

然而,就是这样随意的会见和交谈,不但没有让各国政要感觉到失礼,反而感觉比礼炮齐鸣、礼兵齐刷刷敬礼带给他们的记忆更亲切和终生难忘。事后,基辛格在他的回忆录中,就曾有过这样的描述:“接见并无任何仪式。房间内的陈设和屋子的外观一样简单朴素。毛泽东就站在那里边,周围都是书,他在中国人当中身材是高大魁梧的。他微笑着注视来客,眼光锐利而略带嘲讽,他的整个神态似乎在发出警告说,他是识透人的弱点和虚伪的专家,想要欺骗他未免是徒劳的。”基辛格继续写到:“或许除了戴高乐以外,我从来没有遇见过一个人像他具有如此高度集中的、不加掩饰的意志力。他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身边有一个女护士协助他站稳。他成了凌驾整个房间的中心,而这不是靠大多数国家里那种用排场使领导人显出几分威严的办法,而是因为他身上发出一种几乎可以感觉得到的压倒一切的魄力。”……后来,还有一些国家元首来中国,因没得到毛泽东的书房接见,而感到终身遗憾,有的甚至流下热泪!

从中我们可以看出,毛泽东在与国际交往中始终贯穿着一条清晰线索,那就是他从来都不拘泥于什么“国际惯例”,这绝不单纯是一个穿衣、穿鞋和接见外宾问题,而是他要打破旧秩序建立新秩序,所以才厌恶那些旧的“国际惯例”,从不盲目地“与世界接轨”。

 

(三)

毛泽东不仅不拘泥于甚至厌恶或蔑视国际惯例”,而且他还创造了许多新的“国际惯例”,甚至让世界“与中国接轨”。

我们知道,二战后,亚非拉的绝大多数国家尽管取得了政治上的独立,但他们都还是小国、弱国和穷国,在国际舞台很少有话语权。按当时西方帝国主义的国际惯例和规则,那就是“谁有实力谁就掌握真理”,谁就说了算。但毛泽东却从不这样认为,他说“国家不分大小应一律平等”,即:应该平等尊重所有国家的内政,即国家主权;平等尊重大国和小国在国际事务中的发言权。这无疑是为小国、弱国伸张权利,也是对帝国主义秩序和“国际惯例”的挑战与颠覆。后来,周恩来根据毛泽东一系列的有关思想,将其归纳为“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即:“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和平共处”。并在19546月访问印度和缅甸期间,在分别发表的联合声明中,将这五项原则作为处理双边关系的准则,得到有关国家的一致赞同。“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公布,受到亚非拉和欧洲国家的广泛支持和响应,目前已经成为世界各国所遵循的“国际惯例”。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新的国际规则和惯例,所以后来,在广大第三世界国家的支持下,中国才能如愿恢复在联合国中的合法席位……

另外,早在二战接近尾声时的1945211日,为了换取苏联尽快参加对日作战,苏美英三国曾背着中国政府秘密签订了一个著名的《雅尔塔协议》。该协议中,涉及中国的内容主要有:“外蒙古的现状须予维持;大连商港须国际化,苏联在该港的优越权益须予保证,苏联之租用旅顺港为海军基地须予恢复;对担任通往大连之出路的中东铁路和南满铁路,应设立一苏中合办的公司以共同经营;经谅解苏联的优越权益须予保证而中国须保持在满洲的全部主权。”当时的国民政府腐败无能,百般无奈地全盘接受了这个协定。

若按当时的“国际惯例”,《雅尔塔协定》中规定的内容是不能改变的。可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却让苏联“体面”地基本上废除了《雅尔塔协定》中强加于中国的不平等条款。就在抗美援朝即将胜利结束的19531月,苏联同意将满洲里经哈尔滨至大连港的中东铁路,这条俄国远东利益的生命线移交中国;19541012日,中苏发表关于苏军从共同使用的中国旅顺口海军根据地撤退,交由中国完全支配,以及中苏关于将各股份公司中的苏联股份移交中国的“联合公报”。中东铁路和旅顺口的回归,不仅将中国北方的有效边界(蒋介石时期一直游移于山海关一线)大幅北推,更重要的是,它使独立不久的外蒙古通往海参崴和辽东半岛的陆上出海通道从苏联控制区转到了中国手中。尽管外蒙没能要回来,但中长铁路的交还却使蒙古失去了大海依托,与中国产生了天然依存关系。

另外,在中国西南部边疆,毛泽东也打破了“麦克马洪线”的“国际惯例”。1914311日,英印政府外交大臣麦克马洪构想了一条印藏分界线,并利诱西藏噶夏代表,背着中国北洋政府代表,搞了一份划界换文,这条线被史家称为“麦克马洪线”。新中国成立后,如果严格遵循这条“世界惯例”行事,中国就要丢掉3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1962年,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开始前夕,毛泽东说了这样一段话:“中国人全都知道,我国有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小学课本里都写着,连娃娃们都知道嘛,因此绝不能到了我毛某人的手里就让它变成930万平方公里。凭空少了30万平方公里,这不是要让我背着卖国贼的罪名去见祖先吗?”

我军取得自卫反击战的胜利,并主动撤军至战争前的实际控制线后,有人认为中国在领土上吃了大亏,便宜了印度。可实际上,中国军队只是在第一阶段作战夺取达旺的那条实际控制线后撤了20公里,而中国拿回的则是自晚清政府以来,在中印边界丢失的30多万平方公里的国土,相当于现在一个云南省的领土面积!近年中国政府多次提出以现有控制线为基础进行中印边界谈判,印度死活不答应,道理就在这里。

就在上述麦克马洪与西藏地方代表以秘密换文方式划出“麦克马洪线”后,他们还把滇缅未定界在内的大片地区划给了英属印度。1941年,英国迫使处于抗战危急关头的国民党政府划定了这段边界,把与中国关系密切的班洪、班老部落的部分辖区划归缅甸,这就是史上所谓的“1941年线”。然而,新中国成立后,1952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在追歼国民党残敌时,便借机进驻到了“1941年线”以西地区。后来,中印战争加快了中缅边界的划分,为此中国又拿回了一大片领土。这些,都是毛泽东不拘泥于“国际惯例”,完全独立自主地按照中国人民的利益和意志处理国际事务的范例。

 

(四)

说到毛泽东不拘泥于“国际惯例”并让世界“与中国接轨”,就不能不提到关于“中国领海宽度为12海里”的划分问题。

19588月,根据毛泽东和国防部命令中国军队开始炮击金门。在炮击封锁金门持续了10天后,93晚,毛泽东突然提出,福建前线自次日起停止炮击3天,以观各方动态。4日,人民解放军福建前线的炮兵沉寂下来,但与此同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却播发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领海线的声明》……

这个声明,是毛泽东广泛征求国内各方意见,经过深思熟虑后做出的一项重大决策。据当事人回忆,早在此前不久的1958822日,就由周恩来安排,以国务院名义将我国著名法学家、参与审判日本甲级战犯的中国法官倪徵燠和外交部部长助理乔冠华等,从北京接到北戴河毛泽东住所,一起研究领海问题。25日,毛泽东在北戴河主持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议,除讨论炮击金门的下一步问题外,还讨论了领海宽度问题。毛泽东认为,我国海岸线长,历史上屡受侵略,为了维护海上安全和经济利益,并充分考虑到国际上可能遇到的风险,应采用较宽的领海。并责成外交部、解放军总参谋部尽快进行研究,提出领海宽度的意见,待中央再次开会决定。  

912,毛泽东在北戴河再一次召集会议,刘少奇、周恩来、彭德怀、新任总参谋长黄克诚和总参作战部部长雷英夫,以及乔冠华、著名法学家刘泽荣和周鲠生等参加了会议。会上,雷英夫汇报了领海线的论证过程和采用12海里领海制建议;乔冠华对于待发的外交部新闻稿作了说明;两位法律专家则对各种国际法特别是《海牙协议》作了进一步说明。这两位法律专家旁征博引,引经据典,最后建议还是沿用国民党当局颁发的3海里领海制为宜。他们认为,如果宣布12海里领海线,可能会引发国际争端,美、英会出来反对,搞不好就会打仗。

确实,当时世界通行的国际惯例”就是以3海里为领海线的。这是因为18世纪末时,大炮的有效射程最多也就3海里。所以西方各国通过海牙协议,确定以海岸炮台的有效射程距离为领海宽度,并要求各国遵守。那时多数国家都以3海里为领海线。1931年,国民党政府颁布的也是3海里领海制,尽管就是这个领海制也形同虚设。

毛泽东默默听取着各方意见和汇报,同时详细询问了我国海岸炮的目前射程,当他得知我国的炮弹正好能打12海里后,大手一挥,作了如下总结性讲话。毛泽东说:“老先生们的意见很好,很可贵,使我们可以从另外的角度多想一想。但是,研究来研究去,《海牙协议》不是圣旨,也不能按照美英等国的意志办……我们的领海线还是扩大一点有利。”又说:“从各方面判断,仗一时半会儿打不起来。我们不愿打,帝国主义就那么想打?我看未必。如果一定要打,我们也不怕!在朝鲜已经较量过了嘛,不过如此!要有这个准备。因此,毛泽东从中国的经济、安全利益出发,最终确定采用12海里的领海宽度,并决定立即公之于世。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领海线的声明》一发表,一下就把中国的领海面积扩大了四倍!声明第一条即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海宽度为12海里。”“一切外国飞机和军用船舶,未经中国政府许可,不得进入中国领海及其上空。  

这个声明,不仅意味着渤海将由中国全部拥有,成为中国内海,同时意味着美国军舰将不能接近金门岛。这对美国来说无疑是个极大挑战。

因此声明发表后,美英日等国纷纷发表声明予以反对和抗议,就连蒋介石也爆了粗口,大骂毛泽东不遵守“国际规则”。不过,他们抗议归抗议,在实际行动上,美国等国却始终没有敢越过“雷池”一步。

  毛泽东雄才大略,胆识过人,他深知边界是打出来的,不是喊出来的。此前对金门的“八二三”炮战,其实也是在用大炮为“12海里领海权”举行出生仪式。

  声明发表后的第二天,毛泽东在最高国务会议第15次会议上,进一步分析了炮击金门以来的国际形势,提出了著名的“绞索政策”。他幽默形象地说:“美国现在在我们这里来了个‘大包干’制度,索性把金门、马祖,还有些什么大担岛、二担岛、东碇岛一切包过去,我看他就舒服了。”他说:这样的话,他们其实就“上了我们的绞索,美国的颈吊在我们中国的铁的绞索上面。台湾也是个绞索,不过要隔离得远一点。它要把金门这一套包括进去,那他的头更接近我们。我们哪一天踢它一脚,它走不掉,因为它被一根索子绞住了。”毛泽东提议要把这个“绞索”政策公开发表一下,说:“讲清楚这个问题,对人民有益处,对世界各国也有益处,对美国人民也有益处。”

  在强硬的毛泽东的中国面前,此时的美国早已不再怀疑中国维护领海主权的决心、意志和实力了。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正式公布,明确规定:“各国有权确定不超过12海里的领海”。目前,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均采用12海里领海制。

  就这样,毛泽东用一束炮弹将中国的领海边界钉在距离中国海岸线12海里的地方。当我们学习地理并骄傲地声称我国拥有300万平方公里的领海时,许多人其实并不知道:如果不是毛泽东的大手一挥,我们现在的领海将只是区区70万平方公里……毛泽东不仅为中国赢得了更为广阔的领海、领空,而且他改变了“国际规则”,并让全世界与中国接了规。

 

(五)

    然而,反观当前的种种现象,却不能不叫人摇头叹息。一些地方政府近年把“与国际接轨”的口号叫的震天响,其实他们并没考虑到中国国情和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他们该接轨的没接轨,不该接轨的猛接轨,因此引起越来越多的人对这一口号的反思与反感。追忆当年毛泽东不拘泥于“国际规则”让世界“与中国接轨”的实践,相信会给我们的国人带来更多的智慧与启迪。

作者及联系方式:(050000)河北石家庄市空军飞行学院绿荫小区   刘炳峰 13131192900

 

60.1.66 发表于  2017-03-19 23:21:22 0字 ( 0/59)

好文!!!!

好文!!!!

毛泽东不拘泥于国际惯例”

让世界“与中国接轨”

 

刘炳峰

 

毛泽东浪漫豪迈,任达不拘。他处事从不拾陈蹈故、墨守成规,从不愿约束个性、牺牲本真。一生中最讨厌的就是轨则节制,做人做事总是追求尽兴、极致。他有长江一般奔放的性格,有海洋一样宽阔的胸襟,有钱塘巨澜一般的激情,更黄河九曲般的人生经历与奋斗历程……在长期革命战争中形成的这些鲜明的个性特征,不仅体现在他生活中的方方面面,甚至在其重要的国务活动中也表现的淋漓尽致……

 

(一)

新中国成立时,正处于全球冷战时期的开始阶段。那时候国际交往中通行的世界规则和国际惯例,都是由西方帝国主义国家主导制定的。毛泽东从不愿盲目遵从。

19498月,新中国成立在即,在筹备开国大典过程中,毛泽东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是中华民族有史以来的伟大事件,也是人类历史上的一件大事,应当隆重庆祝。因此他提议,第一届全国政治协商会议开幕和开国大典都要鸣放礼炮。周恩来问:“主席,那礼炮应当鸣几响呢?”毛泽东沉思片刻:“就鸣二十八响吧!”

消息传出后,一位代表提出质疑:在国外,最高礼仪是鸣礼炮21响,为什么我们要鸣28响呢?在场所有的人都无力作出回答。

的确,礼炮鸣放21响起源于英国,后已成为国际惯例”。当年,英国号称日不落帝国,世界几乎每一块大陆都有它的殖民地。英国军舰在驶过外国炮台或驶进外国港口时,都蛮横地要求所在国要向他们礼炮致礼,以示尊重和臣服。同时,英舰也先后要鸣礼炮七响,即它每鸣一声,别国就要回报三声。这样,三七二十一,21响礼炮的习俗便由此形成了。随着英国势力的日渐衰落,后来英舰也改鸣放21响,名曰以示平等”,实则是对昔日已去辉煌的无奈叹息。此后,鸣放21声礼炮,成为西方国家进行国际间交往的最高礼仪和各国普遍遵循的法则。

可毛泽东并不想遵守这些旧的“国际惯例”。这天,在筹备会休会间隙,他碰到了负责开国大典筹备工作的华北军区作训处长唐永剑,在谈到礼炮鸣放问题时,毛泽东问:小唐,你说放28响礼炮有没有道理?唐永健是个文采横溢、学识渊博的才子,他心领神会一下就明白了毛泽东用意,于是答道:主席,我起草一个关于鸣放28响礼炮的说明吧?毛泽东欣然默允。很快,简明扼要的28响礼炮说明报告递了上来:中国共产党从1921年横空出世到1949年,刚好28年。28响礼炮就是对28年党史的赞礼。毛泽东看到报告,满意地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开国大典的礼炮为什么不遵从“世界惯例”?为什么没“与世界接轨”?初看似乎是毛泽东本人个性使然,其实这里边还有一个“实事求是”、“独立自主”和“民族自信”问题。

 

(二)

毛泽东不拘泥甚至不屑于遵从“国际惯例”,但有时也不得不表现出一定的灵活性。1949年年底,毛泽东平生第一次出国到苏联访问。临行前,按照国际惯例,周恩来指示工作人员为他准备了黑色的中山装和黑色皮鞋。毛泽东却不以为然,他说:“我还是喜欢灰色中山装。”于是周恩来便叫叶子龙等为他制作了黑色和灰色各两套中山装礼服,毛泽东知道后很是不悦。他说:“做这么多的新衣服,花钱不少啊!如果在西柏坡就不会这么做。我毛泽东也开始浪费喽!你们要记住:今后再也不能做衣服了,这些衣服我一辈子也穿不完。”当然,这一次,毛泽东终究没有拗过周恩来等,在《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签字仪式上还是穿上了黑色中山装礼服。

  1956年,毛泽东在中南海勤政殿会见印尼总统苏加诺,有毛泽东“大警卫员”之称的罗瑞卿,见他穿着一双棕色皮鞋,便说:“主席,你还是换一双黑的吧?”“为什么?”“按照国际惯例……”“为什么要按国际惯例呢?”毛泽东打断了罗瑞卿的话,“我们中国人要按我们中国的惯例穿!”其实是他在用身边的小事教育身边的工作人员及国人,不要事事迷信什么“国际惯例”!

  1957年,毛泽东应邀出席苏联共产党第24届代表大会,这次,他又穿上黑色中山装,并与赫鲁晓夫进行了多次交锋,归国后就再也不穿黑色中山装了。有一次,某国领导人来华访问,外交部礼宾司的同志又为毛泽东准备了一套黑色中山装。此时,始料不及的事情发生了,只见他一脸厌恶的神情,厉声说道:“为什么又做黑色的?”工作人员赶忙解释,外交部礼宾司有规定,按照国际惯例接见外宾应该穿黑色的……毛泽东大声道:“为什么听外国人的?我是中国人,按中国人的习惯穿!”说完,扭头便走,只留下工作人员原地发呆。

按照“国际惯例”,国家元首间的会晤都要在一个庄严正式的场合。但毛泽东自19668月起,几乎都是在他的书房里接见来华的各国元首和外宾。在此之前,195881日赫鲁晓夫初次访华,毛泽东甚至在游泳池边穿着泳裤披着浴袍,跟一身正装的赫鲁晓夫进行见面。1972221250分,毛泽东又在他的书房里会见了尼克松总统的首次访华。这一次,与其说是“会见”,不如说是“三更半夜”对美国总统的“召见”更贴切!

然而,就是这样随意的会见和交谈,不但没有让各国政要感觉到失礼,反而感觉比礼炮齐鸣、礼兵齐刷刷敬礼带给他们的记忆更亲切和终生难忘。事后,基辛格在他的回忆录中,就曾有过这样的描述:“接见并无任何仪式。房间内的陈设和屋子的外观一样简单朴素。毛泽东就站在那里边,周围都是书,他在中国人当中身材是高大魁梧的。他微笑着注视来客,眼光锐利而略带嘲讽,他的整个神态似乎在发出警告说,他是识透人的弱点和虚伪的专家,想要欺骗他未免是徒劳的。”基辛格继续写到:“或许除了戴高乐以外,我从来没有遇见过一个人像他具有如此高度集中的、不加掩饰的意志力。他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身边有一个女护士协助他站稳。他成了凌驾整个房间的中心,而这不是靠大多数国家里那种用排场使领导人显出几分威严的办法,而是因为他身上发出一种几乎可以感觉得到的压倒一切的魄力。”……后来,还有一些国家元首来中国,因没得到毛泽东的书房接见,而感到终身遗憾,有的甚至流下热泪!

从中我们可以看出,毛泽东在与国际交往中始终贯穿着一条清晰线索,那就是他从来都不拘泥于什么“国际惯例”,这绝不单纯是一个穿衣、穿鞋和接见外宾问题,而是他要打破旧秩序建立新秩序,所以才厌恶那些旧的“国际惯例”,从不盲目地“与世界接轨”。

 

(三)

毛泽东不仅不拘泥于甚至厌恶或蔑视国际惯例”,而且他还创造了许多新的“国际惯例”,甚至让世界“与中国接轨”。

我们知道,二战后,亚非拉的绝大多数国家尽管取得了政治上的独立,但他们都还是小国、弱国和穷国,在国际舞台很少有话语权。按当时西方帝国主义的国际惯例和规则,那就是“谁有实力谁就掌握真理”,谁就说了算。但毛泽东却从不这样认为,他说“国家不分大小应一律平等”,即:应该平等尊重所有国家的内政,即国家主权;平等尊重大国和小国在国际事务中的发言权。这无疑是为小国、弱国伸张权利,也是对帝国主义秩序和“国际惯例”的挑战与颠覆。后来,周恩来根据毛泽东一系列的有关思想,将其归纳为“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即:“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和平共处”。并在19546月访问印度和缅甸期间,在分别发表的联合声明中,将这五项原则作为处理双边关系的准则,得到有关国家的一致赞同。“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公布,受到亚非拉和欧洲国家的广泛支持和响应,目前已经成为世界各国所遵循的“国际惯例”。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新的国际规则和惯例,所以后来,在广大第三世界国家的支持下,中国才能如愿恢复在联合国中的合法席位……

另外,早在二战接近尾声时的1945211日,为了换取苏联尽快参加对日作战,苏美英三国曾背着中国政府秘密签订了一个著名的《雅尔塔协议》。该协议中,涉及中国的内容主要有:“外蒙古的现状须予维持;大连商港须国际化,苏联在该港的优越权益须予保证,苏联之租用旅顺港为海军基地须予恢复;对担任通往大连之出路的中东铁路和南满铁路,应设立一苏中合办的公司以共同经营;经谅解苏联的优越权益须予保证而中国须保持在满洲的全部主权。”当时的国民政府腐败无能,百般无奈地全盘接受了这个协定。

若按当时的“国际惯例”,《雅尔塔协定》中规定的内容是不能改变的。可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却让苏联“体面”地基本上废除了《雅尔塔协定》中强加于中国的不平等条款。就在抗美援朝即将胜利结束的19531月,苏联同意将满洲里经哈尔滨至大连港的中东铁路,这条俄国远东利益的生命线移交中国;19541012日,中苏发表关于苏军从共同使用的中国旅顺口海军根据地撤退,交由中国完全支配,以及中苏关于将各股份公司中的苏联股份移交中国的“联合公报”。中东铁路和旅顺口的回归,不仅将中国北方的有效边界(蒋介石时期一直游移于山海关一线)大幅北推,更重要的是,它使独立不久的外蒙古通往海参崴和辽东半岛的陆上出海通道从苏联控制区转到了中国手中。尽管外蒙没能要回来,但中长铁路的交还却使蒙古失去了大海依托,与中国产生了天然依存关系。

另外,在中国西南部边疆,毛泽东也打破了“麦克马洪线”的“国际惯例”。1914311日,英印政府外交大臣麦克马洪构想了一条印藏分界线,并利诱西藏噶夏代表,背着中国北洋政府代表,搞了一份划界换文,这条线被史家称为“麦克马洪线”。新中国成立后,如果严格遵循这条“世界惯例”行事,中国就要丢掉3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1962年,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开始前夕,毛泽东说了这样一段话:“中国人全都知道,我国有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小学课本里都写着,连娃娃们都知道嘛,因此绝不能到了我毛某人的手里就让它变成930万平方公里。凭空少了30万平方公里,这不是要让我背着卖国贼的罪名去见祖先吗?”

我军取得自卫反击战的胜利,并主动撤军至战争前的实际控制线后,有人认为中国在领土上吃了大亏,便宜了印度。可实际上,中国军队只是在第一阶段作战夺取达旺的那条实际控制线后撤了20公里,而中国拿回的则是自晚清政府以来,在中印边界丢失的30多万平方公里的国土,相当于现在一个云南省的领土面积!近年中国政府多次提出以现有控制线为基础进行中印边界谈判,印度死活不答应,道理就在这里。

就在上述麦克马洪与西藏地方代表以秘密换文方式划出“麦克马洪线”后,他们还把滇缅未定界在内的大片地区划给了英属印度。1941年,英国迫使处于抗战危急关头的国民党政府划定了这段边界,把与中国关系密切的班洪、班老部落的部分辖区划归缅甸,这就是史上所谓的“1941年线”。然而,新中国成立后,1952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在追歼国民党残敌时,便借机进驻到了“1941年线”以西地区。后来,中印战争加快了中缅边界的划分,为此中国又拿回了一大片领土。这些,都是毛泽东不拘泥于“国际惯例”,完全独立自主地按照中国人民的利益和意志处理国际事务的范例。

 

(四)

说到毛泽东不拘泥于“国际惯例”并让世界“与中国接轨”,就不能不提到关于“中国领海宽度为12海里”的划分问题。

19588月,根据毛泽东和国防部命令中国军队开始炮击金门。在炮击封锁金门持续了10天后,93晚,毛泽东突然提出,福建前线自次日起停止炮击3天,以观各方动态。4日,人民解放军福建前线的炮兵沉寂下来,但与此同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却播发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领海线的声明》……

这个声明,是毛泽东广泛征求国内各方意见,经过深思熟虑后做出的一项重大决策。据当事人回忆,早在此前不久的1958822日,就由周恩来安排,以国务院名义将我国著名法学家、参与审判日本甲级战犯的中国法官倪徵燠和外交部部长助理乔冠华等,从北京接到北戴河毛泽东住所,一起研究领海问题。25日,毛泽东在北戴河主持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议,除讨论炮击金门的下一步问题外,还讨论了领海宽度问题。毛泽东认为,我国海岸线长,历史上屡受侵略,为了维护海上安全和经济利益,并充分考虑到国际上可能遇到的风险,应采用较宽的领海。并责成外交部、解放军总参谋部尽快进行研究,提出领海宽度的意见,待中央再次开会决定。  

912,毛泽东在北戴河再一次召集会议,刘少奇、周恩来、彭德怀、新任总参谋长黄克诚和总参作战部部长雷英夫,以及乔冠华、著名法学家刘泽荣和周鲠生等参加了会议。会上,雷英夫汇报了领海线的论证过程和采用12海里领海制建议;乔冠华对于待发的外交部新闻稿作了说明;两位法律专家则对各种国际法特别是《海牙协议》作了进一步说明。这两位法律专家旁征博引,引经据典,最后建议还是沿用国民党当局颁发的3海里领海制为宜。他们认为,如果宣布12海里领海线,可能会引发国际争端,美、英会出来反对,搞不好就会打仗。

确实,当时世界通行的国际惯例”就是以3海里为领海线的。这是因为18世纪末时,大炮的有效射程最多也就3海里。所以西方各国通过海牙协议,确定以海岸炮台的有效射程距离为领海宽度,并要求各国遵守。那时多数国家都以3海里为领海线。1931年,国民党政府颁布的也是3海里领海制,尽管就是这个领海制也形同虚设。

毛泽东默默听取着各方意见和汇报,同时详细询问了我国海岸炮的目前射程,当他得知我国的炮弹正好能打12海里后,大手一挥,作了如下总结性讲话。毛泽东说:“老先生们的意见很好,很可贵,使我们可以从另外的角度多想一想。但是,研究来研究去,《海牙协议》不是圣旨,也不能按照美英等国的意志办……我们的领海线还是扩大一点有利。”又说:“从各方面判断,仗一时半会儿打不起来。我们不愿打,帝国主义就那么想打?我看未必。如果一定要打,我们也不怕!在朝鲜已经较量过了嘛,不过如此!要有这个准备。因此,毛泽东从中国的经济、安全利益出发,最终确定采用12海里的领海宽度,并决定立即公之于世。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领海线的声明》一发表,一下就把中国的领海面积扩大了四倍!声明第一条即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海宽度为12海里。”“一切外国飞机和军用船舶,未经中国政府许可,不得进入中国领海及其上空。  

这个声明,不仅意味着渤海将由中国全部拥有,成为中国内海,同时意味着美国军舰将不能接近金门岛。这对美国来说无疑是个极大挑战。

因此声明发表后,美英日等国纷纷发表声明予以反对和抗议,就连蒋介石也爆了粗口,大骂毛泽东不遵守“国际规则”。不过,他们抗议归抗议,在实际行动上,美国等国却始终没有敢越过“雷池”一步。

  毛泽东雄才大略,胆识过人,他深知边界是打出来的,不是喊出来的。此前对金门的“八二三”炮战,其实也是在用大炮为“12海里领海权”举行出生仪式。

  声明发表后的第二天,毛泽东在最高国务会议第15次会议上,进一步分析了炮击金门以来的国际形势,提出了著名的“绞索政策”。他幽默形象地说:“美国现在在我们这里来了个‘大包干’制度,索性把金门、马祖,还有些什么大担岛、二担岛、东碇岛一切包过去,我看他就舒服了。”他说:这样的话,他们其实就“上了我们的绞索,美国的颈吊在我们中国的铁的绞索上面。台湾也是个绞索,不过要隔离得远一点。它要把金门这一套包括进去,那他的头更接近我们。我们哪一天踢它一脚,它走不掉,因为它被一根索子绞住了。”毛泽东提议要把这个“绞索”政策公开发表一下,说:“讲清楚这个问题,对人民有益处,对世界各国也有益处,对美国人民也有益处。”

  在强硬的毛泽东的中国面前,此时的美国早已不再怀疑中国维护领海主权的决心、意志和实力了。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正式公布,明确规定:“各国有权确定不超过12海里的领海”。目前,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均采用12海里领海制。

  就这样,毛泽东用一束炮弹将中国的领海边界钉在距离中国海岸线12海里的地方。当我们学习地理并骄傲地声称我国拥有300万平方公里的领海时,许多人其实并不知道:如果不是毛泽东的大手一挥,我们现在的领海将只是区区70万平方公里……毛泽东不仅为中国赢得了更为广阔的领海、领空,而且他改变了“国际规则”,并让全世界与中国接了规。

 

(五)

    然而,反观当前的种种现象,却不能不叫人摇头叹息。一些地方政府近年把“与国际接轨”的口号叫的震天响,其实他们并没考虑到中国国情和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他们该接轨的没接轨,不该接轨的猛接轨,因此引起越来越多的人对这一口号的反思与反感。追忆当年毛泽东不拘泥于“国际规则”让世界“与中国接轨”的实践,相信会给我们的国人带来更多的智慧与启迪。

作者及联系方式:(050000)河北石家庄市空军飞行学院绿荫小区   刘炳峰 13131192900

 

ssqsdd 发表于  2017-03-19 17:52:38 15字 ( 0/49)

边界是打出来的,不是喊出来的。

毛泽东不拘泥于国际惯例”

让世界“与中国接轨”

 

刘炳峰

 

毛泽东浪漫豪迈,任达不拘。他处事从不拾陈蹈故、墨守成规,从不愿约束个性、牺牲本真。一生中最讨厌的就是轨则节制,做人做事总是追求尽兴、极致。他有长江一般奔放的性格,有海洋一样宽阔的胸襟,有钱塘巨澜一般的激情,更黄河九曲般的人生经历与奋斗历程……在长期革命战争中形成的这些鲜明的个性特征,不仅体现在他生活中的方方面面,甚至在其重要的国务活动中也表现的淋漓尽致……

 

(一)

新中国成立时,正处于全球冷战时期的开始阶段。那时候国际交往中通行的世界规则和国际惯例,都是由西方帝国主义国家主导制定的。毛泽东从不愿盲目遵从。

19498月,新中国成立在即,在筹备开国大典过程中,毛泽东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是中华民族有史以来的伟大事件,也是人类历史上的一件大事,应当隆重庆祝。因此他提议,第一届全国政治协商会议开幕和开国大典都要鸣放礼炮。周恩来问:“主席,那礼炮应当鸣几响呢?”毛泽东沉思片刻:“就鸣二十八响吧!”

消息传出后,一位代表提出质疑:在国外,最高礼仪是鸣礼炮21响,为什么我们要鸣28响呢?在场所有的人都无力作出回答。

的确,礼炮鸣放21响起源于英国,后已成为国际惯例”。当年,英国号称日不落帝国,世界几乎每一块大陆都有它的殖民地。英国军舰在驶过外国炮台或驶进外国港口时,都蛮横地要求所在国要向他们礼炮致礼,以示尊重和臣服。同时,英舰也先后要鸣礼炮七响,即它每鸣一声,别国就要回报三声。这样,三七二十一,21响礼炮的习俗便由此形成了。随着英国势力的日渐衰落,后来英舰也改鸣放21响,名曰以示平等”,实则是对昔日已去辉煌的无奈叹息。此后,鸣放21声礼炮,成为西方国家进行国际间交往的最高礼仪和各国普遍遵循的法则。

可毛泽东并不想遵守这些旧的“国际惯例”。这天,在筹备会休会间隙,他碰到了负责开国大典筹备工作的华北军区作训处长唐永剑,在谈到礼炮鸣放问题时,毛泽东问:小唐,你说放28响礼炮有没有道理?唐永健是个文采横溢、学识渊博的才子,他心领神会一下就明白了毛泽东用意,于是答道:主席,我起草一个关于鸣放28响礼炮的说明吧?毛泽东欣然默允。很快,简明扼要的28响礼炮说明报告递了上来:中国共产党从1921年横空出世到1949年,刚好28年。28响礼炮就是对28年党史的赞礼。毛泽东看到报告,满意地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开国大典的礼炮为什么不遵从“世界惯例”?为什么没“与世界接轨”?初看似乎是毛泽东本人个性使然,其实这里边还有一个“实事求是”、“独立自主”和“民族自信”问题。

 

(二)

毛泽东不拘泥甚至不屑于遵从“国际惯例”,但有时也不得不表现出一定的灵活性。1949年年底,毛泽东平生第一次出国到苏联访问。临行前,按照国际惯例,周恩来指示工作人员为他准备了黑色的中山装和黑色皮鞋。毛泽东却不以为然,他说:“我还是喜欢灰色中山装。”于是周恩来便叫叶子龙等为他制作了黑色和灰色各两套中山装礼服,毛泽东知道后很是不悦。他说:“做这么多的新衣服,花钱不少啊!如果在西柏坡就不会这么做。我毛泽东也开始浪费喽!你们要记住:今后再也不能做衣服了,这些衣服我一辈子也穿不完。”当然,这一次,毛泽东终究没有拗过周恩来等,在《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签字仪式上还是穿上了黑色中山装礼服。

  1956年,毛泽东在中南海勤政殿会见印尼总统苏加诺,有毛泽东“大警卫员”之称的罗瑞卿,见他穿着一双棕色皮鞋,便说:“主席,你还是换一双黑的吧?”“为什么?”“按照国际惯例……”“为什么要按国际惯例呢?”毛泽东打断了罗瑞卿的话,“我们中国人要按我们中国的惯例穿!”其实是他在用身边的小事教育身边的工作人员及国人,不要事事迷信什么“国际惯例”!

  1957年,毛泽东应邀出席苏联共产党第24届代表大会,这次,他又穿上黑色中山装,并与赫鲁晓夫进行了多次交锋,归国后就再也不穿黑色中山装了。有一次,某国领导人来华访问,外交部礼宾司的同志又为毛泽东准备了一套黑色中山装。此时,始料不及的事情发生了,只见他一脸厌恶的神情,厉声说道:“为什么又做黑色的?”工作人员赶忙解释,外交部礼宾司有规定,按照国际惯例接见外宾应该穿黑色的……毛泽东大声道:“为什么听外国人的?我是中国人,按中国人的习惯穿!”说完,扭头便走,只留下工作人员原地发呆。

按照“国际惯例”,国家元首间的会晤都要在一个庄严正式的场合。但毛泽东自19668月起,几乎都是在他的书房里接见来华的各国元首和外宾。在此之前,195881日赫鲁晓夫初次访华,毛泽东甚至在游泳池边穿着泳裤披着浴袍,跟一身正装的赫鲁晓夫进行见面。1972221250分,毛泽东又在他的书房里会见了尼克松总统的首次访华。这一次,与其说是“会见”,不如说是“三更半夜”对美国总统的“召见”更贴切!

然而,就是这样随意的会见和交谈,不但没有让各国政要感觉到失礼,反而感觉比礼炮齐鸣、礼兵齐刷刷敬礼带给他们的记忆更亲切和终生难忘。事后,基辛格在他的回忆录中,就曾有过这样的描述:“接见并无任何仪式。房间内的陈设和屋子的外观一样简单朴素。毛泽东就站在那里边,周围都是书,他在中国人当中身材是高大魁梧的。他微笑着注视来客,眼光锐利而略带嘲讽,他的整个神态似乎在发出警告说,他是识透人的弱点和虚伪的专家,想要欺骗他未免是徒劳的。”基辛格继续写到:“或许除了戴高乐以外,我从来没有遇见过一个人像他具有如此高度集中的、不加掩饰的意志力。他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身边有一个女护士协助他站稳。他成了凌驾整个房间的中心,而这不是靠大多数国家里那种用排场使领导人显出几分威严的办法,而是因为他身上发出一种几乎可以感觉得到的压倒一切的魄力。”……后来,还有一些国家元首来中国,因没得到毛泽东的书房接见,而感到终身遗憾,有的甚至流下热泪!

从中我们可以看出,毛泽东在与国际交往中始终贯穿着一条清晰线索,那就是他从来都不拘泥于什么“国际惯例”,这绝不单纯是一个穿衣、穿鞋和接见外宾问题,而是他要打破旧秩序建立新秩序,所以才厌恶那些旧的“国际惯例”,从不盲目地“与世界接轨”。

 

(三)

毛泽东不仅不拘泥于甚至厌恶或蔑视国际惯例”,而且他还创造了许多新的“国际惯例”,甚至让世界“与中国接轨”。

我们知道,二战后,亚非拉的绝大多数国家尽管取得了政治上的独立,但他们都还是小国、弱国和穷国,在国际舞台很少有话语权。按当时西方帝国主义的国际惯例和规则,那就是“谁有实力谁就掌握真理”,谁就说了算。但毛泽东却从不这样认为,他说“国家不分大小应一律平等”,即:应该平等尊重所有国家的内政,即国家主权;平等尊重大国和小国在国际事务中的发言权。这无疑是为小国、弱国伸张权利,也是对帝国主义秩序和“国际惯例”的挑战与颠覆。后来,周恩来根据毛泽东一系列的有关思想,将其归纳为“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即:“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和平共处”。并在19546月访问印度和缅甸期间,在分别发表的联合声明中,将这五项原则作为处理双边关系的准则,得到有关国家的一致赞同。“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公布,受到亚非拉和欧洲国家的广泛支持和响应,目前已经成为世界各国所遵循的“国际惯例”。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新的国际规则和惯例,所以后来,在广大第三世界国家的支持下,中国才能如愿恢复在联合国中的合法席位……

另外,早在二战接近尾声时的1945211日,为了换取苏联尽快参加对日作战,苏美英三国曾背着中国政府秘密签订了一个著名的《雅尔塔协议》。该协议中,涉及中国的内容主要有:“外蒙古的现状须予维持;大连商港须国际化,苏联在该港的优越权益须予保证,苏联之租用旅顺港为海军基地须予恢复;对担任通往大连之出路的中东铁路和南满铁路,应设立一苏中合办的公司以共同经营;经谅解苏联的优越权益须予保证而中国须保持在满洲的全部主权。”当时的国民政府腐败无能,百般无奈地全盘接受了这个协定。

若按当时的“国际惯例”,《雅尔塔协定》中规定的内容是不能改变的。可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却让苏联“体面”地基本上废除了《雅尔塔协定》中强加于中国的不平等条款。就在抗美援朝即将胜利结束的19531月,苏联同意将满洲里经哈尔滨至大连港的中东铁路,这条俄国远东利益的生命线移交中国;19541012日,中苏发表关于苏军从共同使用的中国旅顺口海军根据地撤退,交由中国完全支配,以及中苏关于将各股份公司中的苏联股份移交中国的“联合公报”。中东铁路和旅顺口的回归,不仅将中国北方的有效边界(蒋介石时期一直游移于山海关一线)大幅北推,更重要的是,它使独立不久的外蒙古通往海参崴和辽东半岛的陆上出海通道从苏联控制区转到了中国手中。尽管外蒙没能要回来,但中长铁路的交还却使蒙古失去了大海依托,与中国产生了天然依存关系。

另外,在中国西南部边疆,毛泽东也打破了“麦克马洪线”的“国际惯例”。1914311日,英印政府外交大臣麦克马洪构想了一条印藏分界线,并利诱西藏噶夏代表,背着中国北洋政府代表,搞了一份划界换文,这条线被史家称为“麦克马洪线”。新中国成立后,如果严格遵循这条“世界惯例”行事,中国就要丢掉3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1962年,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开始前夕,毛泽东说了这样一段话:“中国人全都知道,我国有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小学课本里都写着,连娃娃们都知道嘛,因此绝不能到了我毛某人的手里就让它变成930万平方公里。凭空少了30万平方公里,这不是要让我背着卖国贼的罪名去见祖先吗?”

我军取得自卫反击战的胜利,并主动撤军至战争前的实际控制线后,有人认为中国在领土上吃了大亏,便宜了印度。可实际上,中国军队只是在第一阶段作战夺取达旺的那条实际控制线后撤了20公里,而中国拿回的则是自晚清政府以来,在中印边界丢失的30多万平方公里的国土,相当于现在一个云南省的领土面积!近年中国政府多次提出以现有控制线为基础进行中印边界谈判,印度死活不答应,道理就在这里。

就在上述麦克马洪与西藏地方代表以秘密换文方式划出“麦克马洪线”后,他们还把滇缅未定界在内的大片地区划给了英属印度。1941年,英国迫使处于抗战危急关头的国民党政府划定了这段边界,把与中国关系密切的班洪、班老部落的部分辖区划归缅甸,这就是史上所谓的“1941年线”。然而,新中国成立后,1952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在追歼国民党残敌时,便借机进驻到了“1941年线”以西地区。后来,中印战争加快了中缅边界的划分,为此中国又拿回了一大片领土。这些,都是毛泽东不拘泥于“国际惯例”,完全独立自主地按照中国人民的利益和意志处理国际事务的范例。

 

(四)

说到毛泽东不拘泥于“国际惯例”并让世界“与中国接轨”,就不能不提到关于“中国领海宽度为12海里”的划分问题。

19588月,根据毛泽东和国防部命令中国军队开始炮击金门。在炮击封锁金门持续了10天后,93晚,毛泽东突然提出,福建前线自次日起停止炮击3天,以观各方动态。4日,人民解放军福建前线的炮兵沉寂下来,但与此同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却播发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领海线的声明》……

这个声明,是毛泽东广泛征求国内各方意见,经过深思熟虑后做出的一项重大决策。据当事人回忆,早在此前不久的1958822日,就由周恩来安排,以国务院名义将我国著名法学家、参与审判日本甲级战犯的中国法官倪徵燠和外交部部长助理乔冠华等,从北京接到北戴河毛泽东住所,一起研究领海问题。25日,毛泽东在北戴河主持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议,除讨论炮击金门的下一步问题外,还讨论了领海宽度问题。毛泽东认为,我国海岸线长,历史上屡受侵略,为了维护海上安全和经济利益,并充分考虑到国际上可能遇到的风险,应采用较宽的领海。并责成外交部、解放军总参谋部尽快进行研究,提出领海宽度的意见,待中央再次开会决定。  

912,毛泽东在北戴河再一次召集会议,刘少奇、周恩来、彭德怀、新任总参谋长黄克诚和总参作战部部长雷英夫,以及乔冠华、著名法学家刘泽荣和周鲠生等参加了会议。会上,雷英夫汇报了领海线的论证过程和采用12海里领海制建议;乔冠华对于待发的外交部新闻稿作了说明;两位法律专家则对各种国际法特别是《海牙协议》作了进一步说明。这两位法律专家旁征博引,引经据典,最后建议还是沿用国民党当局颁发的3海里领海制为宜。他们认为,如果宣布12海里领海线,可能会引发国际争端,美、英会出来反对,搞不好就会打仗。

确实,当时世界通行的国际惯例”就是以3海里为领海线的。这是因为18世纪末时,大炮的有效射程最多也就3海里。所以西方各国通过海牙协议,确定以海岸炮台的有效射程距离为领海宽度,并要求各国遵守。那时多数国家都以3海里为领海线。1931年,国民党政府颁布的也是3海里领海制,尽管就是这个领海制也形同虚设。

毛泽东默默听取着各方意见和汇报,同时详细询问了我国海岸炮的目前射程,当他得知我国的炮弹正好能打12海里后,大手一挥,作了如下总结性讲话。毛泽东说:“老先生们的意见很好,很可贵,使我们可以从另外的角度多想一想。但是,研究来研究去,《海牙协议》不是圣旨,也不能按照美英等国的意志办……我们的领海线还是扩大一点有利。”又说:“从各方面判断,仗一时半会儿打不起来。我们不愿打,帝国主义就那么想打?我看未必。如果一定要打,我们也不怕!在朝鲜已经较量过了嘛,不过如此!要有这个准备。因此,毛泽东从中国的经济、安全利益出发,最终确定采用12海里的领海宽度,并决定立即公之于世。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领海线的声明》一发表,一下就把中国的领海面积扩大了四倍!声明第一条即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海宽度为12海里。”“一切外国飞机和军用船舶,未经中国政府许可,不得进入中国领海及其上空。  

这个声明,不仅意味着渤海将由中国全部拥有,成为中国内海,同时意味着美国军舰将不能接近金门岛。这对美国来说无疑是个极大挑战。

因此声明发表后,美英日等国纷纷发表声明予以反对和抗议,就连蒋介石也爆了粗口,大骂毛泽东不遵守“国际规则”。不过,他们抗议归抗议,在实际行动上,美国等国却始终没有敢越过“雷池”一步。

  毛泽东雄才大略,胆识过人,他深知边界是打出来的,不是喊出来的。此前对金门的“八二三”炮战,其实也是在用大炮为“12海里领海权”举行出生仪式。

  声明发表后的第二天,毛泽东在最高国务会议第15次会议上,进一步分析了炮击金门以来的国际形势,提出了著名的“绞索政策”。他幽默形象地说:“美国现在在我们这里来了个‘大包干’制度,索性把金门、马祖,还有些什么大担岛、二担岛、东碇岛一切包过去,我看他就舒服了。”他说:这样的话,他们其实就“上了我们的绞索,美国的颈吊在我们中国的铁的绞索上面。台湾也是个绞索,不过要隔离得远一点。它要把金门这一套包括进去,那他的头更接近我们。我们哪一天踢它一脚,它走不掉,因为它被一根索子绞住了。”毛泽东提议要把这个“绞索”政策公开发表一下,说:“讲清楚这个问题,对人民有益处,对世界各国也有益处,对美国人民也有益处。”

  在强硬的毛泽东的中国面前,此时的美国早已不再怀疑中国维护领海主权的决心、意志和实力了。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正式公布,明确规定:“各国有权确定不超过12海里的领海”。目前,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均采用12海里领海制。

  就这样,毛泽东用一束炮弹将中国的领海边界钉在距离中国海岸线12海里的地方。当我们学习地理并骄傲地声称我国拥有300万平方公里的领海时,许多人其实并不知道:如果不是毛泽东的大手一挥,我们现在的领海将只是区区70万平方公里……毛泽东不仅为中国赢得了更为广阔的领海、领空,而且他改变了“国际规则”,并让全世界与中国接了规。

 

(五)

    然而,反观当前的种种现象,却不能不叫人摇头叹息。一些地方政府近年把“与国际接轨”的口号叫的震天响,其实他们并没考虑到中国国情和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他们该接轨的没接轨,不该接轨的猛接轨,因此引起越来越多的人对这一口号的反思与反感。追忆当年毛泽东不拘泥于“国际规则”让世界“与中国接轨”的实践,相信会给我们的国人带来更多的智慧与启迪。

作者及联系方式:(050000)河北石家庄市空军飞行学院绿荫小区   刘炳峰 13131192900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