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煮酒论史
澜铮 发表于  2015-09-08 20:36:47 2550字 ( 1/11740)

耄耋老兵忆述抗战:牺牲战友尸体填平深沟

 “大反攻的时候攻不上去,人都垮下来,7尺深的山沟都被尸体填平了。”7月15日,河南年届9旬的抗战老兵孙遂根忆述当年在豫西抵抗日军的情形,仍不住地叹息:很想念当年牺牲的老战友,都是一个战壕里的兄弟,互相掩护,比亲兄弟还亲。

 作者:门杰丹

  7月15日,在郑州英才路附近一小区,记者如约见到孙遂根老人时,鹤发红颜的他正孑然一人坐在院里的小石桌前,两眼望着远方,专注地沉思着什么。记者的招呼声把他拉回现实,随后,他在向记者介绍当年战事时,再次进入回忆。

  老人说,自己1926年出生于郑州农村,小时候家家户户都缺吃,1943年自己去要饭时入伍,在国民革命军78军当一名重机枪兵,每天和机枪大炮打交道,印象最深的是参加豫西大会战。

  说起当年的战事,孙遂根打开了话匣子。他说,当时处于抗日战争末期,日军收缩兵力,拼死防守,当时自己所在的部队正处于围剿之势,战士们冲锋陷阵,死伤惨重,许多战士被炮弹炸飞,连尸骨都找不到,燃烧的战火将人熏成黑色,甚至连战马身上的毛都烧得精光。

  “往上大反攻,20个军包围住日本人,一回上3个军,顶不上俩钟头,攻不上去,人都垮下来,那山沟里的水7尺深,被尸体填平了,都不见水,后继者大反攻,都是踏着尸体往前冲的。”

  时隔数十年,回忆起战争的惨烈,孙遂根仍忍不住叹息。

  “李村的张大哥,黄冈庙的老王,都是这一片的,可惜都死了,当年是一个战壕里的兄弟,他们都比我年龄大,你掩护我,我照顾你,你的枪停住了,子弹打完换子弹,他的枪赶快响,互相照应。那时候离开家了,没亲人了,在外面都是互相照应,那比亲弟兄都亲。”孙遂根老人说,当时跟他一起入伍的老乡有很多,可最后只剩下他一个人了,现在自己会经常想念这些老战友,嘴里会默默念叨念叨。

  老人说,自己虽说活下来,但也险些丧命。当年鬼子的刀就要砍在胸口上了,自己以为没得救了,是弟兄把鬼子的刺刀压住,不料自己却被后面的鬼子用刺刀砍中,血流不止。老人边说边低下头,记者看到他头上一个核桃大小的疤痕十分明显。

  1945年抗战结束后,孙遂根回到家乡,继续当农民。如今他家里珍藏着两枚纪念章,他说对他这个从鬼门关经过的人来说,就是第二次生命。

  采访中,孙遂根老人还慨叹,以前家家户户都缺吃,作难,很多孩子还因为缺吃夭折,衣服也是补丁加补丁,现在都改变了,吃喝不愁,都掉到福窝里了,大家要珍惜现在的好日子。


222.135.78 发表于  2015-09-10 11:04:15 6字 ( 0/56)

向英雄致敬!

 “大反攻的时候攻不上去,人都垮下来,7尺深的山沟都被尸体填平了。”7月15日,河南年届9旬的抗战老兵孙遂根忆述当年在豫西抵抗日军的情形,仍不住地叹息:很想念当年牺牲的老战友,都是一个战壕里的兄弟,互相掩护,比亲兄弟还亲。

 作者:门杰丹

  7月15日,在郑州英才路附近一小区,记者如约见到孙遂根老人时,鹤发红颜的他正孑然一人坐在院里的小石桌前,两眼望着远方,专注地沉思着什么。记者的招呼声把他拉回现实,随后,他在向记者介绍当年战事时,再次进入回忆。

  老人说,自己1926年出生于郑州农村,小时候家家户户都缺吃,1943年自己去要饭时入伍,在国民革命军78军当一名重机枪兵,每天和机枪大炮打交道,印象最深的是参加豫西大会战。

  说起当年的战事,孙遂根打开了话匣子。他说,当时处于抗日战争末期,日军收缩兵力,拼死防守,当时自己所在的部队正处于围剿之势,战士们冲锋陷阵,死伤惨重,许多战士被炮弹炸飞,连尸骨都找不到,燃烧的战火将人熏成黑色,甚至连战马身上的毛都烧得精光。

  “往上大反攻,20个军包围住日本人,一回上3个军,顶不上俩钟头,攻不上去,人都垮下来,那山沟里的水7尺深,被尸体填平了,都不见水,后继者大反攻,都是踏着尸体往前冲的。”

  时隔数十年,回忆起战争的惨烈,孙遂根仍忍不住叹息。

  “李村的张大哥,黄冈庙的老王,都是这一片的,可惜都死了,当年是一个战壕里的兄弟,他们都比我年龄大,你掩护我,我照顾你,你的枪停住了,子弹打完换子弹,他的枪赶快响,互相照应。那时候离开家了,没亲人了,在外面都是互相照应,那比亲弟兄都亲。”孙遂根老人说,当时跟他一起入伍的老乡有很多,可最后只剩下他一个人了,现在自己会经常想念这些老战友,嘴里会默默念叨念叨。

  老人说,自己虽说活下来,但也险些丧命。当年鬼子的刀就要砍在胸口上了,自己以为没得救了,是弟兄把鬼子的刺刀压住,不料自己却被后面的鬼子用刺刀砍中,血流不止。老人边说边低下头,记者看到他头上一个核桃大小的疤痕十分明显。

  1945年抗战结束后,孙遂根回到家乡,继续当农民。如今他家里珍藏着两枚纪念章,他说对他这个从鬼门关经过的人来说,就是第二次生命。

  采访中,孙遂根老人还慨叹,以前家家户户都缺吃,作难,很多孩子还因为缺吃夭折,衣服也是补丁加补丁,现在都改变了,吃喝不愁,都掉到福窝里了,大家要珍惜现在的好日子。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