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煮酒论史
澜铮 发表于  2015-07-02 13:54:43 2275字 ( 36/56228)

真实的陈世美不是负心汉:为何背黑锅300多年

  文/东方弧

  陈世美已经成为负心男人的代名词,那是因为戏剧《铡美案》的深远影响。

  《铡美案》又名《秦香莲》,极受民众喜爱。上世纪70年代末,刚结束“八亿人民八个戏”的局面,很多传统戏剧又重现舞台。湖南衡阳市便上演《秦香莲》,场场爆满,买不到票。某单位一员工得了癌症,躺在医院,领导上门慰问,问他有什么要求,他说我就是想看一场《秦香莲》。领导听了很感动,与有关方面联系,为他买到一张票。当他看到包龙图的铡刀高高举起,喜新厌旧的驸马陈世美即将人头落地时,感到此生没有白来,脸上充满欣慰。

  老百姓欢呼包龙图,痛恨陈世美。他们认为确有其事。历史上确有陈世美这个人,但他不是宋代人,而是清代一名官员。他没有喜新厌旧,是一位口碑不错的干部。

  传统戏剧中的陈世美,自报家门是“湖广均州人氏”。据《均州志·进士篇》记载:“顺治十二年,乙未科史大成榜,陈年谷,官贵州思石道兼按察司副使布政司参政。”又据《湖北历史人物辞典》记载:陈世美,清代官员,原名年谷,又名熟美,均州(即湖北均县,现丹江口市)人,出身于士官之家,清初游学北京。

  顺治八年(1651年)辛卯科进士。初任河北某地知县,后因得康熙赏识,升为贵州分守思仁府兼石道按察使,兼布政使参政。在贵州为官时,同乡同学来投,谋取官职,他多次接待,并劝以刻苦攻读以求仕进。后因来投者日多,难于应付,乃嘱总管家一律谢绝。家住均州城郊秦家坡的同窗胡梦蝶,昔日与他同京赶考时,曾以钱财相助,因遭总管家回绝,顿生报复之心,遂将社会上一些升官发财、忘恩负义而抛妻灭子之事,捏在一起,加在他身上,编成戏剧《秦香莲》,在陕西、河南等地演出。相传清末一河南剧团到均州,演出此戏时,陈的一个后人看了,气得当场吐血,陈世美第八代孙还组织家庭众人,当场砸了该剧团衣箱,并殴打演员,死伤数人,演出被迫停止。

  “包公”说:“你急糊涂啦!我在宋朝,陈世美在清朝,相隔几百年,咋能同台唱戏?”“哎呀,事到这般时候,管他同朝不同朝呢!”掌班的说,“陈世美那么大的驸马官,谁敢杀他?只有你‘包黑子’铁面无私可以把他铡了,给老百姓出出气,就算煞戏了。”  有人也许会问:陈世美被冤枉也是清朝的事,怎么会扯到宋朝、扯到包公身上去了呢?这就源于一次偶然的恶搞。相传清朝某年正月十六,某地请来一个戏班子,先演《陈州放粮》,再演《秦香莲抱琵琶》。本来《陈州放粮》演的是宋朝,《秦香莲抱琵琶》演的是清朝,风马牛不相及。《秦香莲抱琵琶》演到中午,看的人越来越多,情绪越来越激动。按预定情节,陈世美的家将韩琪受命追杀秦香莲,又放走秦香莲,韩琪自刎,秦香莲拉着儿女倒在血泊中……又是到此煞戏了。看戏的不肯走,大家齐声吼:“杀了陈世美!”砖头瓦块齐向戏台上打来。掌班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不敢在前台露头,赶紧溜到后台。这时,唱《陈州放粮》的“包公”还未下装,他问:“台下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掌班的一见“包公”,忽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推着他说:“快,快到前台接着往下唱。”

  黑脸包公只得重新弹衣整冠,带着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一班人马上场了。按照掌班的策划,迎合观众的心理,他高高举起铡刀,将陈世美咔嚓了事。台下一片呼声。从此,小戏《秦香莲抱琵琶》变成大戏《铡美案》,越唱越火,陈世美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

踏雪寻熊77159 发表于  2015-07-27 08:59:51 160字 ( 0/65)

人民的血汗养着这些所谓的专家,吃饱了提出一些极其无聊、毫无意义的伪命题进行诡辩,以博取名利!!而每每看到国人因重病被逼债台高筑、穷困潦倒,甚至放弃治疗和生命的报

  文/东方弧

  陈世美已经成为负心男人的代名词,那是因为戏剧《铡美案》的深远影响。

  《铡美案》又名《秦香莲》,极受民众喜爱。上世纪70年代末,刚结束“八亿人民八个戏”的局面,很多传统戏剧又重现舞台。湖南衡阳市便上演《秦香莲》,场场爆满,买不到票。某单位一员工得了癌症,躺在医院,领导上门慰问,问他有什么要求,他说我就是想看一场《秦香莲》。领导听了很感动,与有关方面联系,为他买到一张票。当他看到包龙图的铡刀高高举起,喜新厌旧的驸马陈世美即将人头落地时,感到此生没有白来,脸上充满欣慰。

  老百姓欢呼包龙图,痛恨陈世美。他们认为确有其事。历史上确有陈世美这个人,但他不是宋代人,而是清代一名官员。他没有喜新厌旧,是一位口碑不错的干部。

  传统戏剧中的陈世美,自报家门是“湖广均州人氏”。据《均州志·进士篇》记载:“顺治十二年,乙未科史大成榜,陈年谷,官贵州思石道兼按察司副使布政司参政。”又据《湖北历史人物辞典》记载:陈世美,清代官员,原名年谷,又名熟美,均州(即湖北均县,现丹江口市)人,出身于士官之家,清初游学北京。

  顺治八年(1651年)辛卯科进士。初任河北某地知县,后因得康熙赏识,升为贵州分守思仁府兼石道按察使,兼布政使参政。在贵州为官时,同乡同学来投,谋取官职,他多次接待,并劝以刻苦攻读以求仕进。后因来投者日多,难于应付,乃嘱总管家一律谢绝。家住均州城郊秦家坡的同窗胡梦蝶,昔日与他同京赶考时,曾以钱财相助,因遭总管家回绝,顿生报复之心,遂将社会上一些升官发财、忘恩负义而抛妻灭子之事,捏在一起,加在他身上,编成戏剧《秦香莲》,在陕西、河南等地演出。相传清末一河南剧团到均州,演出此戏时,陈的一个后人看了,气得当场吐血,陈世美第八代孙还组织家庭众人,当场砸了该剧团衣箱,并殴打演员,死伤数人,演出被迫停止。

  “包公”说:“你急糊涂啦!我在宋朝,陈世美在清朝,相隔几百年,咋能同台唱戏?”“哎呀,事到这般时候,管他同朝不同朝呢!”掌班的说,“陈世美那么大的驸马官,谁敢杀他?只有你‘包黑子’铁面无私可以把他铡了,给老百姓出出气,就算煞戏了。”  有人也许会问:陈世美被冤枉也是清朝的事,怎么会扯到宋朝、扯到包公身上去了呢?这就源于一次偶然的恶搞。相传清朝某年正月十六,某地请来一个戏班子,先演《陈州放粮》,再演《秦香莲抱琵琶》。本来《陈州放粮》演的是宋朝,《秦香莲抱琵琶》演的是清朝,风马牛不相及。《秦香莲抱琵琶》演到中午,看的人越来越多,情绪越来越激动。按预定情节,陈世美的家将韩琪受命追杀秦香莲,又放走秦香莲,韩琪自刎,秦香莲拉着儿女倒在血泊中……又是到此煞戏了。看戏的不肯走,大家齐声吼:“杀了陈世美!”砖头瓦块齐向戏台上打来。掌班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不敢在前台露头,赶紧溜到后台。这时,唱《陈州放粮》的“包公”还未下装,他问:“台下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掌班的一见“包公”,忽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推着他说:“快,快到前台接着往下唱。”

  黑脸包公只得重新弹衣整冠,带着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一班人马上场了。按照掌班的策划,迎合观众的心理,他高高举起铡刀,将陈世美咔嚓了事。台下一片呼声。从此,小戏《秦香莲抱琵琶》变成大戏《铡美案》,越唱越火,陈世美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

摩羯江汉客 发表于  2015-07-22 16:29:51 15字 ( 0/39)

一个戏剧一个传说,别把它历史化

  文/东方弧

  陈世美已经成为负心男人的代名词,那是因为戏剧《铡美案》的深远影响。

  《铡美案》又名《秦香莲》,极受民众喜爱。上世纪70年代末,刚结束“八亿人民八个戏”的局面,很多传统戏剧又重现舞台。湖南衡阳市便上演《秦香莲》,场场爆满,买不到票。某单位一员工得了癌症,躺在医院,领导上门慰问,问他有什么要求,他说我就是想看一场《秦香莲》。领导听了很感动,与有关方面联系,为他买到一张票。当他看到包龙图的铡刀高高举起,喜新厌旧的驸马陈世美即将人头落地时,感到此生没有白来,脸上充满欣慰。

  老百姓欢呼包龙图,痛恨陈世美。他们认为确有其事。历史上确有陈世美这个人,但他不是宋代人,而是清代一名官员。他没有喜新厌旧,是一位口碑不错的干部。

  传统戏剧中的陈世美,自报家门是“湖广均州人氏”。据《均州志·进士篇》记载:“顺治十二年,乙未科史大成榜,陈年谷,官贵州思石道兼按察司副使布政司参政。”又据《湖北历史人物辞典》记载:陈世美,清代官员,原名年谷,又名熟美,均州(即湖北均县,现丹江口市)人,出身于士官之家,清初游学北京。

  顺治八年(1651年)辛卯科进士。初任河北某地知县,后因得康熙赏识,升为贵州分守思仁府兼石道按察使,兼布政使参政。在贵州为官时,同乡同学来投,谋取官职,他多次接待,并劝以刻苦攻读以求仕进。后因来投者日多,难于应付,乃嘱总管家一律谢绝。家住均州城郊秦家坡的同窗胡梦蝶,昔日与他同京赶考时,曾以钱财相助,因遭总管家回绝,顿生报复之心,遂将社会上一些升官发财、忘恩负义而抛妻灭子之事,捏在一起,加在他身上,编成戏剧《秦香莲》,在陕西、河南等地演出。相传清末一河南剧团到均州,演出此戏时,陈的一个后人看了,气得当场吐血,陈世美第八代孙还组织家庭众人,当场砸了该剧团衣箱,并殴打演员,死伤数人,演出被迫停止。

  “包公”说:“你急糊涂啦!我在宋朝,陈世美在清朝,相隔几百年,咋能同台唱戏?”“哎呀,事到这般时候,管他同朝不同朝呢!”掌班的说,“陈世美那么大的驸马官,谁敢杀他?只有你‘包黑子’铁面无私可以把他铡了,给老百姓出出气,就算煞戏了。”  有人也许会问:陈世美被冤枉也是清朝的事,怎么会扯到宋朝、扯到包公身上去了呢?这就源于一次偶然的恶搞。相传清朝某年正月十六,某地请来一个戏班子,先演《陈州放粮》,再演《秦香莲抱琵琶》。本来《陈州放粮》演的是宋朝,《秦香莲抱琵琶》演的是清朝,风马牛不相及。《秦香莲抱琵琶》演到中午,看的人越来越多,情绪越来越激动。按预定情节,陈世美的家将韩琪受命追杀秦香莲,又放走秦香莲,韩琪自刎,秦香莲拉着儿女倒在血泊中……又是到此煞戏了。看戏的不肯走,大家齐声吼:“杀了陈世美!”砖头瓦块齐向戏台上打来。掌班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不敢在前台露头,赶紧溜到后台。这时,唱《陈州放粮》的“包公”还未下装,他问:“台下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掌班的一见“包公”,忽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推着他说:“快,快到前台接着往下唱。”

  黑脸包公只得重新弹衣整冠,带着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一班人马上场了。按照掌班的策划,迎合观众的心理,他高高举起铡刀,将陈世美咔嚓了事。台下一片呼声。从此,小戏《秦香莲抱琵琶》变成大戏《铡美案》,越唱越火,陈世美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

2623419826 发表于  2015-07-22 12:24:13 34字 ( 0/48)

中国重工武汉船用机械有限责任公司,还我的救命钱,和我的血汗工钱。

  文/东方弧

  陈世美已经成为负心男人的代名词,那是因为戏剧《铡美案》的深远影响。

  《铡美案》又名《秦香莲》,极受民众喜爱。上世纪70年代末,刚结束“八亿人民八个戏”的局面,很多传统戏剧又重现舞台。湖南衡阳市便上演《秦香莲》,场场爆满,买不到票。某单位一员工得了癌症,躺在医院,领导上门慰问,问他有什么要求,他说我就是想看一场《秦香莲》。领导听了很感动,与有关方面联系,为他买到一张票。当他看到包龙图的铡刀高高举起,喜新厌旧的驸马陈世美即将人头落地时,感到此生没有白来,脸上充满欣慰。

  老百姓欢呼包龙图,痛恨陈世美。他们认为确有其事。历史上确有陈世美这个人,但他不是宋代人,而是清代一名官员。他没有喜新厌旧,是一位口碑不错的干部。

  传统戏剧中的陈世美,自报家门是“湖广均州人氏”。据《均州志·进士篇》记载:“顺治十二年,乙未科史大成榜,陈年谷,官贵州思石道兼按察司副使布政司参政。”又据《湖北历史人物辞典》记载:陈世美,清代官员,原名年谷,又名熟美,均州(即湖北均县,现丹江口市)人,出身于士官之家,清初游学北京。

  顺治八年(1651年)辛卯科进士。初任河北某地知县,后因得康熙赏识,升为贵州分守思仁府兼石道按察使,兼布政使参政。在贵州为官时,同乡同学来投,谋取官职,他多次接待,并劝以刻苦攻读以求仕进。后因来投者日多,难于应付,乃嘱总管家一律谢绝。家住均州城郊秦家坡的同窗胡梦蝶,昔日与他同京赶考时,曾以钱财相助,因遭总管家回绝,顿生报复之心,遂将社会上一些升官发财、忘恩负义而抛妻灭子之事,捏在一起,加在他身上,编成戏剧《秦香莲》,在陕西、河南等地演出。相传清末一河南剧团到均州,演出此戏时,陈的一个后人看了,气得当场吐血,陈世美第八代孙还组织家庭众人,当场砸了该剧团衣箱,并殴打演员,死伤数人,演出被迫停止。

  “包公”说:“你急糊涂啦!我在宋朝,陈世美在清朝,相隔几百年,咋能同台唱戏?”“哎呀,事到这般时候,管他同朝不同朝呢!”掌班的说,“陈世美那么大的驸马官,谁敢杀他?只有你‘包黑子’铁面无私可以把他铡了,给老百姓出出气,就算煞戏了。”  有人也许会问:陈世美被冤枉也是清朝的事,怎么会扯到宋朝、扯到包公身上去了呢?这就源于一次偶然的恶搞。相传清朝某年正月十六,某地请来一个戏班子,先演《陈州放粮》,再演《秦香莲抱琵琶》。本来《陈州放粮》演的是宋朝,《秦香莲抱琵琶》演的是清朝,风马牛不相及。《秦香莲抱琵琶》演到中午,看的人越来越多,情绪越来越激动。按预定情节,陈世美的家将韩琪受命追杀秦香莲,又放走秦香莲,韩琪自刎,秦香莲拉着儿女倒在血泊中……又是到此煞戏了。看戏的不肯走,大家齐声吼:“杀了陈世美!”砖头瓦块齐向戏台上打来。掌班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不敢在前台露头,赶紧溜到后台。这时,唱《陈州放粮》的“包公”还未下装,他问:“台下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掌班的一见“包公”,忽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推着他说:“快,快到前台接着往下唱。”

  黑脸包公只得重新弹衣整冠,带着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一班人马上场了。按照掌班的策划,迎合观众的心理,他高高举起铡刀,将陈世美咔嚓了事。台下一片呼声。从此,小戏《秦香莲抱琵琶》变成大戏《铡美案》,越唱越火,陈世美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

千山飞狐420873 发表于  2015-07-21 21:09:16 145字 ( 0/116)

狗日的作者写这篇文章与贾玲戏说花木兰是一个道理。如果说狗咬人谁看,说人咬狗才有人看。如果说作者是他父母正常结婚生下的,平淡无奇,如果说作者是他母亲强奸一个XX后

  文/东方弧

  陈世美已经成为负心男人的代名词,那是因为戏剧《铡美案》的深远影响。

  《铡美案》又名《秦香莲》,极受民众喜爱。上世纪70年代末,刚结束“八亿人民八个戏”的局面,很多传统戏剧又重现舞台。湖南衡阳市便上演《秦香莲》,场场爆满,买不到票。某单位一员工得了癌症,躺在医院,领导上门慰问,问他有什么要求,他说我就是想看一场《秦香莲》。领导听了很感动,与有关方面联系,为他买到一张票。当他看到包龙图的铡刀高高举起,喜新厌旧的驸马陈世美即将人头落地时,感到此生没有白来,脸上充满欣慰。

  老百姓欢呼包龙图,痛恨陈世美。他们认为确有其事。历史上确有陈世美这个人,但他不是宋代人,而是清代一名官员。他没有喜新厌旧,是一位口碑不错的干部。

  传统戏剧中的陈世美,自报家门是“湖广均州人氏”。据《均州志·进士篇》记载:“顺治十二年,乙未科史大成榜,陈年谷,官贵州思石道兼按察司副使布政司参政。”又据《湖北历史人物辞典》记载:陈世美,清代官员,原名年谷,又名熟美,均州(即湖北均县,现丹江口市)人,出身于士官之家,清初游学北京。

  顺治八年(1651年)辛卯科进士。初任河北某地知县,后因得康熙赏识,升为贵州分守思仁府兼石道按察使,兼布政使参政。在贵州为官时,同乡同学来投,谋取官职,他多次接待,并劝以刻苦攻读以求仕进。后因来投者日多,难于应付,乃嘱总管家一律谢绝。家住均州城郊秦家坡的同窗胡梦蝶,昔日与他同京赶考时,曾以钱财相助,因遭总管家回绝,顿生报复之心,遂将社会上一些升官发财、忘恩负义而抛妻灭子之事,捏在一起,加在他身上,编成戏剧《秦香莲》,在陕西、河南等地演出。相传清末一河南剧团到均州,演出此戏时,陈的一个后人看了,气得当场吐血,陈世美第八代孙还组织家庭众人,当场砸了该剧团衣箱,并殴打演员,死伤数人,演出被迫停止。

  “包公”说:“你急糊涂啦!我在宋朝,陈世美在清朝,相隔几百年,咋能同台唱戏?”“哎呀,事到这般时候,管他同朝不同朝呢!”掌班的说,“陈世美那么大的驸马官,谁敢杀他?只有你‘包黑子’铁面无私可以把他铡了,给老百姓出出气,就算煞戏了。”  有人也许会问:陈世美被冤枉也是清朝的事,怎么会扯到宋朝、扯到包公身上去了呢?这就源于一次偶然的恶搞。相传清朝某年正月十六,某地请来一个戏班子,先演《陈州放粮》,再演《秦香莲抱琵琶》。本来《陈州放粮》演的是宋朝,《秦香莲抱琵琶》演的是清朝,风马牛不相及。《秦香莲抱琵琶》演到中午,看的人越来越多,情绪越来越激动。按预定情节,陈世美的家将韩琪受命追杀秦香莲,又放走秦香莲,韩琪自刎,秦香莲拉着儿女倒在血泊中……又是到此煞戏了。看戏的不肯走,大家齐声吼:“杀了陈世美!”砖头瓦块齐向戏台上打来。掌班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不敢在前台露头,赶紧溜到后台。这时,唱《陈州放粮》的“包公”还未下装,他问:“台下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掌班的一见“包公”,忽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推着他说:“快,快到前台接着往下唱。”

  黑脸包公只得重新弹衣整冠,带着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一班人马上场了。按照掌班的策划,迎合观众的心理,他高高举起铡刀,将陈世美咔嚓了事。台下一片呼声。从此,小戏《秦香莲抱琵琶》变成大戏《铡美案》,越唱越火,陈世美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

蘇心糖 发表于  2015-07-21 11:11:40 8字 ( 0/35)

嘿嘿daoker

  文/东方弧

  陈世美已经成为负心男人的代名词,那是因为戏剧《铡美案》的深远影响。

  《铡美案》又名《秦香莲》,极受民众喜爱。上世纪70年代末,刚结束“八亿人民八个戏”的局面,很多传统戏剧又重现舞台。湖南衡阳市便上演《秦香莲》,场场爆满,买不到票。某单位一员工得了癌症,躺在医院,领导上门慰问,问他有什么要求,他说我就是想看一场《秦香莲》。领导听了很感动,与有关方面联系,为他买到一张票。当他看到包龙图的铡刀高高举起,喜新厌旧的驸马陈世美即将人头落地时,感到此生没有白来,脸上充满欣慰。

  老百姓欢呼包龙图,痛恨陈世美。他们认为确有其事。历史上确有陈世美这个人,但他不是宋代人,而是清代一名官员。他没有喜新厌旧,是一位口碑不错的干部。

  传统戏剧中的陈世美,自报家门是“湖广均州人氏”。据《均州志·进士篇》记载:“顺治十二年,乙未科史大成榜,陈年谷,官贵州思石道兼按察司副使布政司参政。”又据《湖北历史人物辞典》记载:陈世美,清代官员,原名年谷,又名熟美,均州(即湖北均县,现丹江口市)人,出身于士官之家,清初游学北京。

  顺治八年(1651年)辛卯科进士。初任河北某地知县,后因得康熙赏识,升为贵州分守思仁府兼石道按察使,兼布政使参政。在贵州为官时,同乡同学来投,谋取官职,他多次接待,并劝以刻苦攻读以求仕进。后因来投者日多,难于应付,乃嘱总管家一律谢绝。家住均州城郊秦家坡的同窗胡梦蝶,昔日与他同京赶考时,曾以钱财相助,因遭总管家回绝,顿生报复之心,遂将社会上一些升官发财、忘恩负义而抛妻灭子之事,捏在一起,加在他身上,编成戏剧《秦香莲》,在陕西、河南等地演出。相传清末一河南剧团到均州,演出此戏时,陈的一个后人看了,气得当场吐血,陈世美第八代孙还组织家庭众人,当场砸了该剧团衣箱,并殴打演员,死伤数人,演出被迫停止。

  “包公”说:“你急糊涂啦!我在宋朝,陈世美在清朝,相隔几百年,咋能同台唱戏?”“哎呀,事到这般时候,管他同朝不同朝呢!”掌班的说,“陈世美那么大的驸马官,谁敢杀他?只有你‘包黑子’铁面无私可以把他铡了,给老百姓出出气,就算煞戏了。”  有人也许会问:陈世美被冤枉也是清朝的事,怎么会扯到宋朝、扯到包公身上去了呢?这就源于一次偶然的恶搞。相传清朝某年正月十六,某地请来一个戏班子,先演《陈州放粮》,再演《秦香莲抱琵琶》。本来《陈州放粮》演的是宋朝,《秦香莲抱琵琶》演的是清朝,风马牛不相及。《秦香莲抱琵琶》演到中午,看的人越来越多,情绪越来越激动。按预定情节,陈世美的家将韩琪受命追杀秦香莲,又放走秦香莲,韩琪自刎,秦香莲拉着儿女倒在血泊中……又是到此煞戏了。看戏的不肯走,大家齐声吼:“杀了陈世美!”砖头瓦块齐向戏台上打来。掌班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不敢在前台露头,赶紧溜到后台。这时,唱《陈州放粮》的“包公”还未下装,他问:“台下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掌班的一见“包公”,忽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推着他说:“快,快到前台接着往下唱。”

  黑脸包公只得重新弹衣整冠,带着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一班人马上场了。按照掌班的策划,迎合观众的心理,他高高举起铡刀,将陈世美咔嚓了事。台下一片呼声。从此,小戏《秦香莲抱琵琶》变成大戏《铡美案》,越唱越火,陈世美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

111.206.125 发表于  2015-07-20 21:14:41 14字 ( 0/44)

应该去研究研究你爸到底是谁。

  文/东方弧

  陈世美已经成为负心男人的代名词,那是因为戏剧《铡美案》的深远影响。

  《铡美案》又名《秦香莲》,极受民众喜爱。上世纪70年代末,刚结束“八亿人民八个戏”的局面,很多传统戏剧又重现舞台。湖南衡阳市便上演《秦香莲》,场场爆满,买不到票。某单位一员工得了癌症,躺在医院,领导上门慰问,问他有什么要求,他说我就是想看一场《秦香莲》。领导听了很感动,与有关方面联系,为他买到一张票。当他看到包龙图的铡刀高高举起,喜新厌旧的驸马陈世美即将人头落地时,感到此生没有白来,脸上充满欣慰。

  老百姓欢呼包龙图,痛恨陈世美。他们认为确有其事。历史上确有陈世美这个人,但他不是宋代人,而是清代一名官员。他没有喜新厌旧,是一位口碑不错的干部。

  传统戏剧中的陈世美,自报家门是“湖广均州人氏”。据《均州志·进士篇》记载:“顺治十二年,乙未科史大成榜,陈年谷,官贵州思石道兼按察司副使布政司参政。”又据《湖北历史人物辞典》记载:陈世美,清代官员,原名年谷,又名熟美,均州(即湖北均县,现丹江口市)人,出身于士官之家,清初游学北京。

  顺治八年(1651年)辛卯科进士。初任河北某地知县,后因得康熙赏识,升为贵州分守思仁府兼石道按察使,兼布政使参政。在贵州为官时,同乡同学来投,谋取官职,他多次接待,并劝以刻苦攻读以求仕进。后因来投者日多,难于应付,乃嘱总管家一律谢绝。家住均州城郊秦家坡的同窗胡梦蝶,昔日与他同京赶考时,曾以钱财相助,因遭总管家回绝,顿生报复之心,遂将社会上一些升官发财、忘恩负义而抛妻灭子之事,捏在一起,加在他身上,编成戏剧《秦香莲》,在陕西、河南等地演出。相传清末一河南剧团到均州,演出此戏时,陈的一个后人看了,气得当场吐血,陈世美第八代孙还组织家庭众人,当场砸了该剧团衣箱,并殴打演员,死伤数人,演出被迫停止。

  “包公”说:“你急糊涂啦!我在宋朝,陈世美在清朝,相隔几百年,咋能同台唱戏?”“哎呀,事到这般时候,管他同朝不同朝呢!”掌班的说,“陈世美那么大的驸马官,谁敢杀他?只有你‘包黑子’铁面无私可以把他铡了,给老百姓出出气,就算煞戏了。”  有人也许会问:陈世美被冤枉也是清朝的事,怎么会扯到宋朝、扯到包公身上去了呢?这就源于一次偶然的恶搞。相传清朝某年正月十六,某地请来一个戏班子,先演《陈州放粮》,再演《秦香莲抱琵琶》。本来《陈州放粮》演的是宋朝,《秦香莲抱琵琶》演的是清朝,风马牛不相及。《秦香莲抱琵琶》演到中午,看的人越来越多,情绪越来越激动。按预定情节,陈世美的家将韩琪受命追杀秦香莲,又放走秦香莲,韩琪自刎,秦香莲拉着儿女倒在血泊中……又是到此煞戏了。看戏的不肯走,大家齐声吼:“杀了陈世美!”砖头瓦块齐向戏台上打来。掌班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不敢在前台露头,赶紧溜到后台。这时,唱《陈州放粮》的“包公”还未下装,他问:“台下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掌班的一见“包公”,忽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推着他说:“快,快到前台接着往下唱。”

  黑脸包公只得重新弹衣整冠,带着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一班人马上场了。按照掌班的策划,迎合观众的心理,他高高举起铡刀,将陈世美咔嚓了事。台下一片呼声。从此,小戏《秦香莲抱琵琶》变成大戏《铡美案》,越唱越火,陈世美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

86.4.239 发表于  2015-07-20 19:50:40 84字 ( 0/126)

说实话, 我特别敬佩我老婆, 当初她要找一个能做饭洗衣的人做丈夫, 可以说等着抢的人一大把, 可是还是抓住不能干不于世故的我. 但当她成为陈世美后, 发现我仍不

  文/东方弧

  陈世美已经成为负心男人的代名词,那是因为戏剧《铡美案》的深远影响。

  《铡美案》又名《秦香莲》,极受民众喜爱。上世纪70年代末,刚结束“八亿人民八个戏”的局面,很多传统戏剧又重现舞台。湖南衡阳市便上演《秦香莲》,场场爆满,买不到票。某单位一员工得了癌症,躺在医院,领导上门慰问,问他有什么要求,他说我就是想看一场《秦香莲》。领导听了很感动,与有关方面联系,为他买到一张票。当他看到包龙图的铡刀高高举起,喜新厌旧的驸马陈世美即将人头落地时,感到此生没有白来,脸上充满欣慰。

  老百姓欢呼包龙图,痛恨陈世美。他们认为确有其事。历史上确有陈世美这个人,但他不是宋代人,而是清代一名官员。他没有喜新厌旧,是一位口碑不错的干部。

  传统戏剧中的陈世美,自报家门是“湖广均州人氏”。据《均州志·进士篇》记载:“顺治十二年,乙未科史大成榜,陈年谷,官贵州思石道兼按察司副使布政司参政。”又据《湖北历史人物辞典》记载:陈世美,清代官员,原名年谷,又名熟美,均州(即湖北均县,现丹江口市)人,出身于士官之家,清初游学北京。

  顺治八年(1651年)辛卯科进士。初任河北某地知县,后因得康熙赏识,升为贵州分守思仁府兼石道按察使,兼布政使参政。在贵州为官时,同乡同学来投,谋取官职,他多次接待,并劝以刻苦攻读以求仕进。后因来投者日多,难于应付,乃嘱总管家一律谢绝。家住均州城郊秦家坡的同窗胡梦蝶,昔日与他同京赶考时,曾以钱财相助,因遭总管家回绝,顿生报复之心,遂将社会上一些升官发财、忘恩负义而抛妻灭子之事,捏在一起,加在他身上,编成戏剧《秦香莲》,在陕西、河南等地演出。相传清末一河南剧团到均州,演出此戏时,陈的一个后人看了,气得当场吐血,陈世美第八代孙还组织家庭众人,当场砸了该剧团衣箱,并殴打演员,死伤数人,演出被迫停止。

  “包公”说:“你急糊涂啦!我在宋朝,陈世美在清朝,相隔几百年,咋能同台唱戏?”“哎呀,事到这般时候,管他同朝不同朝呢!”掌班的说,“陈世美那么大的驸马官,谁敢杀他?只有你‘包黑子’铁面无私可以把他铡了,给老百姓出出气,就算煞戏了。”  有人也许会问:陈世美被冤枉也是清朝的事,怎么会扯到宋朝、扯到包公身上去了呢?这就源于一次偶然的恶搞。相传清朝某年正月十六,某地请来一个戏班子,先演《陈州放粮》,再演《秦香莲抱琵琶》。本来《陈州放粮》演的是宋朝,《秦香莲抱琵琶》演的是清朝,风马牛不相及。《秦香莲抱琵琶》演到中午,看的人越来越多,情绪越来越激动。按预定情节,陈世美的家将韩琪受命追杀秦香莲,又放走秦香莲,韩琪自刎,秦香莲拉着儿女倒在血泊中……又是到此煞戏了。看戏的不肯走,大家齐声吼:“杀了陈世美!”砖头瓦块齐向戏台上打来。掌班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不敢在前台露头,赶紧溜到后台。这时,唱《陈州放粮》的“包公”还未下装,他问:“台下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掌班的一见“包公”,忽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推着他说:“快,快到前台接着往下唱。”

  黑脸包公只得重新弹衣整冠,带着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一班人马上场了。按照掌班的策划,迎合观众的心理,他高高举起铡刀,将陈世美咔嚓了事。台下一片呼声。从此,小戏《秦香莲抱琵琶》变成大戏《铡美案》,越唱越火,陈世美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

86.4.239 发表于  2015-07-20 19:16:38 59字 ( 0/71)

文化和文字狱, 如陈士美的故事, 曾让多少人仁志士在他们的个人生活被泯灭. 所以说陈士美式的鲁迅是伟大的也是幸福的.

  文/东方弧

  陈世美已经成为负心男人的代名词,那是因为戏剧《铡美案》的深远影响。

  《铡美案》又名《秦香莲》,极受民众喜爱。上世纪70年代末,刚结束“八亿人民八个戏”的局面,很多传统戏剧又重现舞台。湖南衡阳市便上演《秦香莲》,场场爆满,买不到票。某单位一员工得了癌症,躺在医院,领导上门慰问,问他有什么要求,他说我就是想看一场《秦香莲》。领导听了很感动,与有关方面联系,为他买到一张票。当他看到包龙图的铡刀高高举起,喜新厌旧的驸马陈世美即将人头落地时,感到此生没有白来,脸上充满欣慰。

  老百姓欢呼包龙图,痛恨陈世美。他们认为确有其事。历史上确有陈世美这个人,但他不是宋代人,而是清代一名官员。他没有喜新厌旧,是一位口碑不错的干部。

  传统戏剧中的陈世美,自报家门是“湖广均州人氏”。据《均州志·进士篇》记载:“顺治十二年,乙未科史大成榜,陈年谷,官贵州思石道兼按察司副使布政司参政。”又据《湖北历史人物辞典》记载:陈世美,清代官员,原名年谷,又名熟美,均州(即湖北均县,现丹江口市)人,出身于士官之家,清初游学北京。

  顺治八年(1651年)辛卯科进士。初任河北某地知县,后因得康熙赏识,升为贵州分守思仁府兼石道按察使,兼布政使参政。在贵州为官时,同乡同学来投,谋取官职,他多次接待,并劝以刻苦攻读以求仕进。后因来投者日多,难于应付,乃嘱总管家一律谢绝。家住均州城郊秦家坡的同窗胡梦蝶,昔日与他同京赶考时,曾以钱财相助,因遭总管家回绝,顿生报复之心,遂将社会上一些升官发财、忘恩负义而抛妻灭子之事,捏在一起,加在他身上,编成戏剧《秦香莲》,在陕西、河南等地演出。相传清末一河南剧团到均州,演出此戏时,陈的一个后人看了,气得当场吐血,陈世美第八代孙还组织家庭众人,当场砸了该剧团衣箱,并殴打演员,死伤数人,演出被迫停止。

  “包公”说:“你急糊涂啦!我在宋朝,陈世美在清朝,相隔几百年,咋能同台唱戏?”“哎呀,事到这般时候,管他同朝不同朝呢!”掌班的说,“陈世美那么大的驸马官,谁敢杀他?只有你‘包黑子’铁面无私可以把他铡了,给老百姓出出气,就算煞戏了。”  有人也许会问:陈世美被冤枉也是清朝的事,怎么会扯到宋朝、扯到包公身上去了呢?这就源于一次偶然的恶搞。相传清朝某年正月十六,某地请来一个戏班子,先演《陈州放粮》,再演《秦香莲抱琵琶》。本来《陈州放粮》演的是宋朝,《秦香莲抱琵琶》演的是清朝,风马牛不相及。《秦香莲抱琵琶》演到中午,看的人越来越多,情绪越来越激动。按预定情节,陈世美的家将韩琪受命追杀秦香莲,又放走秦香莲,韩琪自刎,秦香莲拉着儿女倒在血泊中……又是到此煞戏了。看戏的不肯走,大家齐声吼:“杀了陈世美!”砖头瓦块齐向戏台上打来。掌班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不敢在前台露头,赶紧溜到后台。这时,唱《陈州放粮》的“包公”还未下装,他问:“台下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掌班的一见“包公”,忽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推着他说:“快,快到前台接着往下唱。”

  黑脸包公只得重新弹衣整冠,带着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一班人马上场了。按照掌班的策划,迎合观众的心理,他高高举起铡刀,将陈世美咔嚓了事。台下一片呼声。从此,小戏《秦香莲抱琵琶》变成大戏《铡美案》,越唱越火,陈世美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

110.246.170 发表于  2015-07-20 11:53:09 3字 ( 0/38)

...

  文/东方弧

  陈世美已经成为负心男人的代名词,那是因为戏剧《铡美案》的深远影响。

  《铡美案》又名《秦香莲》,极受民众喜爱。上世纪70年代末,刚结束“八亿人民八个戏”的局面,很多传统戏剧又重现舞台。湖南衡阳市便上演《秦香莲》,场场爆满,买不到票。某单位一员工得了癌症,躺在医院,领导上门慰问,问他有什么要求,他说我就是想看一场《秦香莲》。领导听了很感动,与有关方面联系,为他买到一张票。当他看到包龙图的铡刀高高举起,喜新厌旧的驸马陈世美即将人头落地时,感到此生没有白来,脸上充满欣慰。

  老百姓欢呼包龙图,痛恨陈世美。他们认为确有其事。历史上确有陈世美这个人,但他不是宋代人,而是清代一名官员。他没有喜新厌旧,是一位口碑不错的干部。

  传统戏剧中的陈世美,自报家门是“湖广均州人氏”。据《均州志·进士篇》记载:“顺治十二年,乙未科史大成榜,陈年谷,官贵州思石道兼按察司副使布政司参政。”又据《湖北历史人物辞典》记载:陈世美,清代官员,原名年谷,又名熟美,均州(即湖北均县,现丹江口市)人,出身于士官之家,清初游学北京。

  顺治八年(1651年)辛卯科进士。初任河北某地知县,后因得康熙赏识,升为贵州分守思仁府兼石道按察使,兼布政使参政。在贵州为官时,同乡同学来投,谋取官职,他多次接待,并劝以刻苦攻读以求仕进。后因来投者日多,难于应付,乃嘱总管家一律谢绝。家住均州城郊秦家坡的同窗胡梦蝶,昔日与他同京赶考时,曾以钱财相助,因遭总管家回绝,顿生报复之心,遂将社会上一些升官发财、忘恩负义而抛妻灭子之事,捏在一起,加在他身上,编成戏剧《秦香莲》,在陕西、河南等地演出。相传清末一河南剧团到均州,演出此戏时,陈的一个后人看了,气得当场吐血,陈世美第八代孙还组织家庭众人,当场砸了该剧团衣箱,并殴打演员,死伤数人,演出被迫停止。

  “包公”说:“你急糊涂啦!我在宋朝,陈世美在清朝,相隔几百年,咋能同台唱戏?”“哎呀,事到这般时候,管他同朝不同朝呢!”掌班的说,“陈世美那么大的驸马官,谁敢杀他?只有你‘包黑子’铁面无私可以把他铡了,给老百姓出出气,就算煞戏了。”  有人也许会问:陈世美被冤枉也是清朝的事,怎么会扯到宋朝、扯到包公身上去了呢?这就源于一次偶然的恶搞。相传清朝某年正月十六,某地请来一个戏班子,先演《陈州放粮》,再演《秦香莲抱琵琶》。本来《陈州放粮》演的是宋朝,《秦香莲抱琵琶》演的是清朝,风马牛不相及。《秦香莲抱琵琶》演到中午,看的人越来越多,情绪越来越激动。按预定情节,陈世美的家将韩琪受命追杀秦香莲,又放走秦香莲,韩琪自刎,秦香莲拉着儿女倒在血泊中……又是到此煞戏了。看戏的不肯走,大家齐声吼:“杀了陈世美!”砖头瓦块齐向戏台上打来。掌班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不敢在前台露头,赶紧溜到后台。这时,唱《陈州放粮》的“包公”还未下装,他问:“台下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掌班的一见“包公”,忽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推着他说:“快,快到前台接着往下唱。”

  黑脸包公只得重新弹衣整冠,带着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一班人马上场了。按照掌班的策划,迎合观众的心理,他高高举起铡刀,将陈世美咔嚓了事。台下一片呼声。从此,小戏《秦香莲抱琵琶》变成大戏《铡美案》,越唱越火,陈世美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

182.127.151 发表于  2015-07-19 18:45:45 52字 ( 0/109)

农村的问题太多,要进一步深挖、深查资金帐目,集资收费等,核实村干部家庭收入情况,彻底清理腐败分子许洪振

  文/东方弧

  陈世美已经成为负心男人的代名词,那是因为戏剧《铡美案》的深远影响。

  《铡美案》又名《秦香莲》,极受民众喜爱。上世纪70年代末,刚结束“八亿人民八个戏”的局面,很多传统戏剧又重现舞台。湖南衡阳市便上演《秦香莲》,场场爆满,买不到票。某单位一员工得了癌症,躺在医院,领导上门慰问,问他有什么要求,他说我就是想看一场《秦香莲》。领导听了很感动,与有关方面联系,为他买到一张票。当他看到包龙图的铡刀高高举起,喜新厌旧的驸马陈世美即将人头落地时,感到此生没有白来,脸上充满欣慰。

  老百姓欢呼包龙图,痛恨陈世美。他们认为确有其事。历史上确有陈世美这个人,但他不是宋代人,而是清代一名官员。他没有喜新厌旧,是一位口碑不错的干部。

  传统戏剧中的陈世美,自报家门是“湖广均州人氏”。据《均州志·进士篇》记载:“顺治十二年,乙未科史大成榜,陈年谷,官贵州思石道兼按察司副使布政司参政。”又据《湖北历史人物辞典》记载:陈世美,清代官员,原名年谷,又名熟美,均州(即湖北均县,现丹江口市)人,出身于士官之家,清初游学北京。

  顺治八年(1651年)辛卯科进士。初任河北某地知县,后因得康熙赏识,升为贵州分守思仁府兼石道按察使,兼布政使参政。在贵州为官时,同乡同学来投,谋取官职,他多次接待,并劝以刻苦攻读以求仕进。后因来投者日多,难于应付,乃嘱总管家一律谢绝。家住均州城郊秦家坡的同窗胡梦蝶,昔日与他同京赶考时,曾以钱财相助,因遭总管家回绝,顿生报复之心,遂将社会上一些升官发财、忘恩负义而抛妻灭子之事,捏在一起,加在他身上,编成戏剧《秦香莲》,在陕西、河南等地演出。相传清末一河南剧团到均州,演出此戏时,陈的一个后人看了,气得当场吐血,陈世美第八代孙还组织家庭众人,当场砸了该剧团衣箱,并殴打演员,死伤数人,演出被迫停止。

  “包公”说:“你急糊涂啦!我在宋朝,陈世美在清朝,相隔几百年,咋能同台唱戏?”“哎呀,事到这般时候,管他同朝不同朝呢!”掌班的说,“陈世美那么大的驸马官,谁敢杀他?只有你‘包黑子’铁面无私可以把他铡了,给老百姓出出气,就算煞戏了。”  有人也许会问:陈世美被冤枉也是清朝的事,怎么会扯到宋朝、扯到包公身上去了呢?这就源于一次偶然的恶搞。相传清朝某年正月十六,某地请来一个戏班子,先演《陈州放粮》,再演《秦香莲抱琵琶》。本来《陈州放粮》演的是宋朝,《秦香莲抱琵琶》演的是清朝,风马牛不相及。《秦香莲抱琵琶》演到中午,看的人越来越多,情绪越来越激动。按预定情节,陈世美的家将韩琪受命追杀秦香莲,又放走秦香莲,韩琪自刎,秦香莲拉着儿女倒在血泊中……又是到此煞戏了。看戏的不肯走,大家齐声吼:“杀了陈世美!”砖头瓦块齐向戏台上打来。掌班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不敢在前台露头,赶紧溜到后台。这时,唱《陈州放粮》的“包公”还未下装,他问:“台下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掌班的一见“包公”,忽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推着他说:“快,快到前台接着往下唱。”

  黑脸包公只得重新弹衣整冠,带着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一班人马上场了。按照掌班的策划,迎合观众的心理,他高高举起铡刀,将陈世美咔嚓了事。台下一片呼声。从此,小戏《秦香莲抱琵琶》变成大戏《铡美案》,越唱越火,陈世美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

myllf 发表于  2015-07-18 10:00:04 29字 ( 0/96)

历史上重名重姓的多了,此士美是否他士美?祸乱历史别有用心!

  文/东方弧

  陈世美已经成为负心男人的代名词,那是因为戏剧《铡美案》的深远影响。

  《铡美案》又名《秦香莲》,极受民众喜爱。上世纪70年代末,刚结束“八亿人民八个戏”的局面,很多传统戏剧又重现舞台。湖南衡阳市便上演《秦香莲》,场场爆满,买不到票。某单位一员工得了癌症,躺在医院,领导上门慰问,问他有什么要求,他说我就是想看一场《秦香莲》。领导听了很感动,与有关方面联系,为他买到一张票。当他看到包龙图的铡刀高高举起,喜新厌旧的驸马陈世美即将人头落地时,感到此生没有白来,脸上充满欣慰。

  老百姓欢呼包龙图,痛恨陈世美。他们认为确有其事。历史上确有陈世美这个人,但他不是宋代人,而是清代一名官员。他没有喜新厌旧,是一位口碑不错的干部。

  传统戏剧中的陈世美,自报家门是“湖广均州人氏”。据《均州志·进士篇》记载:“顺治十二年,乙未科史大成榜,陈年谷,官贵州思石道兼按察司副使布政司参政。”又据《湖北历史人物辞典》记载:陈世美,清代官员,原名年谷,又名熟美,均州(即湖北均县,现丹江口市)人,出身于士官之家,清初游学北京。

  顺治八年(1651年)辛卯科进士。初任河北某地知县,后因得康熙赏识,升为贵州分守思仁府兼石道按察使,兼布政使参政。在贵州为官时,同乡同学来投,谋取官职,他多次接待,并劝以刻苦攻读以求仕进。后因来投者日多,难于应付,乃嘱总管家一律谢绝。家住均州城郊秦家坡的同窗胡梦蝶,昔日与他同京赶考时,曾以钱财相助,因遭总管家回绝,顿生报复之心,遂将社会上一些升官发财、忘恩负义而抛妻灭子之事,捏在一起,加在他身上,编成戏剧《秦香莲》,在陕西、河南等地演出。相传清末一河南剧团到均州,演出此戏时,陈的一个后人看了,气得当场吐血,陈世美第八代孙还组织家庭众人,当场砸了该剧团衣箱,并殴打演员,死伤数人,演出被迫停止。

  “包公”说:“你急糊涂啦!我在宋朝,陈世美在清朝,相隔几百年,咋能同台唱戏?”“哎呀,事到这般时候,管他同朝不同朝呢!”掌班的说,“陈世美那么大的驸马官,谁敢杀他?只有你‘包黑子’铁面无私可以把他铡了,给老百姓出出气,就算煞戏了。”  有人也许会问:陈世美被冤枉也是清朝的事,怎么会扯到宋朝、扯到包公身上去了呢?这就源于一次偶然的恶搞。相传清朝某年正月十六,某地请来一个戏班子,先演《陈州放粮》,再演《秦香莲抱琵琶》。本来《陈州放粮》演的是宋朝,《秦香莲抱琵琶》演的是清朝,风马牛不相及。《秦香莲抱琵琶》演到中午,看的人越来越多,情绪越来越激动。按预定情节,陈世美的家将韩琪受命追杀秦香莲,又放走秦香莲,韩琪自刎,秦香莲拉着儿女倒在血泊中……又是到此煞戏了。看戏的不肯走,大家齐声吼:“杀了陈世美!”砖头瓦块齐向戏台上打来。掌班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不敢在前台露头,赶紧溜到后台。这时,唱《陈州放粮》的“包公”还未下装,他问:“台下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掌班的一见“包公”,忽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推着他说:“快,快到前台接着往下唱。”

  黑脸包公只得重新弹衣整冠,带着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一班人马上场了。按照掌班的策划,迎合观众的心理,他高高举起铡刀,将陈世美咔嚓了事。台下一片呼声。从此,小戏《秦香莲抱琵琶》变成大戏《铡美案》,越唱越火,陈世美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

113.111.68 发表于  2015-07-17 11:54:43 0字 ( 0/56)

近来不知何因,再三冒出哗众取宠的专家,把过去的总是说反了。

近来不知何因,再三冒出哗众取宠的专家,把过去的总是说反了。

  文/东方弧

  陈世美已经成为负心男人的代名词,那是因为戏剧《铡美案》的深远影响。

  《铡美案》又名《秦香莲》,极受民众喜爱。上世纪70年代末,刚结束“八亿人民八个戏”的局面,很多传统戏剧又重现舞台。湖南衡阳市便上演《秦香莲》,场场爆满,买不到票。某单位一员工得了癌症,躺在医院,领导上门慰问,问他有什么要求,他说我就是想看一场《秦香莲》。领导听了很感动,与有关方面联系,为他买到一张票。当他看到包龙图的铡刀高高举起,喜新厌旧的驸马陈世美即将人头落地时,感到此生没有白来,脸上充满欣慰。

  老百姓欢呼包龙图,痛恨陈世美。他们认为确有其事。历史上确有陈世美这个人,但他不是宋代人,而是清代一名官员。他没有喜新厌旧,是一位口碑不错的干部。

  传统戏剧中的陈世美,自报家门是“湖广均州人氏”。据《均州志·进士篇》记载:“顺治十二年,乙未科史大成榜,陈年谷,官贵州思石道兼按察司副使布政司参政。”又据《湖北历史人物辞典》记载:陈世美,清代官员,原名年谷,又名熟美,均州(即湖北均县,现丹江口市)人,出身于士官之家,清初游学北京。

  顺治八年(1651年)辛卯科进士。初任河北某地知县,后因得康熙赏识,升为贵州分守思仁府兼石道按察使,兼布政使参政。在贵州为官时,同乡同学来投,谋取官职,他多次接待,并劝以刻苦攻读以求仕进。后因来投者日多,难于应付,乃嘱总管家一律谢绝。家住均州城郊秦家坡的同窗胡梦蝶,昔日与他同京赶考时,曾以钱财相助,因遭总管家回绝,顿生报复之心,遂将社会上一些升官发财、忘恩负义而抛妻灭子之事,捏在一起,加在他身上,编成戏剧《秦香莲》,在陕西、河南等地演出。相传清末一河南剧团到均州,演出此戏时,陈的一个后人看了,气得当场吐血,陈世美第八代孙还组织家庭众人,当场砸了该剧团衣箱,并殴打演员,死伤数人,演出被迫停止。

  “包公”说:“你急糊涂啦!我在宋朝,陈世美在清朝,相隔几百年,咋能同台唱戏?”“哎呀,事到这般时候,管他同朝不同朝呢!”掌班的说,“陈世美那么大的驸马官,谁敢杀他?只有你‘包黑子’铁面无私可以把他铡了,给老百姓出出气,就算煞戏了。”  有人也许会问:陈世美被冤枉也是清朝的事,怎么会扯到宋朝、扯到包公身上去了呢?这就源于一次偶然的恶搞。相传清朝某年正月十六,某地请来一个戏班子,先演《陈州放粮》,再演《秦香莲抱琵琶》。本来《陈州放粮》演的是宋朝,《秦香莲抱琵琶》演的是清朝,风马牛不相及。《秦香莲抱琵琶》演到中午,看的人越来越多,情绪越来越激动。按预定情节,陈世美的家将韩琪受命追杀秦香莲,又放走秦香莲,韩琪自刎,秦香莲拉着儿女倒在血泊中……又是到此煞戏了。看戏的不肯走,大家齐声吼:“杀了陈世美!”砖头瓦块齐向戏台上打来。掌班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不敢在前台露头,赶紧溜到后台。这时,唱《陈州放粮》的“包公”还未下装,他问:“台下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掌班的一见“包公”,忽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推着他说:“快,快到前台接着往下唱。”

  黑脸包公只得重新弹衣整冠,带着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一班人马上场了。按照掌班的策划,迎合观众的心理,他高高举起铡刀,将陈世美咔嚓了事。台下一片呼声。从此,小戏《秦香莲抱琵琶》变成大戏《铡美案》,越唱越火,陈世美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

pls00003 发表于  2015-07-14 20:16:27 18字 ( 0/76)

到底怎么回事,很难猜啊,陈世美的本心

  文/东方弧

  陈世美已经成为负心男人的代名词,那是因为戏剧《铡美案》的深远影响。

  《铡美案》又名《秦香莲》,极受民众喜爱。上世纪70年代末,刚结束“八亿人民八个戏”的局面,很多传统戏剧又重现舞台。湖南衡阳市便上演《秦香莲》,场场爆满,买不到票。某单位一员工得了癌症,躺在医院,领导上门慰问,问他有什么要求,他说我就是想看一场《秦香莲》。领导听了很感动,与有关方面联系,为他买到一张票。当他看到包龙图的铡刀高高举起,喜新厌旧的驸马陈世美即将人头落地时,感到此生没有白来,脸上充满欣慰。

  老百姓欢呼包龙图,痛恨陈世美。他们认为确有其事。历史上确有陈世美这个人,但他不是宋代人,而是清代一名官员。他没有喜新厌旧,是一位口碑不错的干部。

  传统戏剧中的陈世美,自报家门是“湖广均州人氏”。据《均州志·进士篇》记载:“顺治十二年,乙未科史大成榜,陈年谷,官贵州思石道兼按察司副使布政司参政。”又据《湖北历史人物辞典》记载:陈世美,清代官员,原名年谷,又名熟美,均州(即湖北均县,现丹江口市)人,出身于士官之家,清初游学北京。

  顺治八年(1651年)辛卯科进士。初任河北某地知县,后因得康熙赏识,升为贵州分守思仁府兼石道按察使,兼布政使参政。在贵州为官时,同乡同学来投,谋取官职,他多次接待,并劝以刻苦攻读以求仕进。后因来投者日多,难于应付,乃嘱总管家一律谢绝。家住均州城郊秦家坡的同窗胡梦蝶,昔日与他同京赶考时,曾以钱财相助,因遭总管家回绝,顿生报复之心,遂将社会上一些升官发财、忘恩负义而抛妻灭子之事,捏在一起,加在他身上,编成戏剧《秦香莲》,在陕西、河南等地演出。相传清末一河南剧团到均州,演出此戏时,陈的一个后人看了,气得当场吐血,陈世美第八代孙还组织家庭众人,当场砸了该剧团衣箱,并殴打演员,死伤数人,演出被迫停止。

  “包公”说:“你急糊涂啦!我在宋朝,陈世美在清朝,相隔几百年,咋能同台唱戏?”“哎呀,事到这般时候,管他同朝不同朝呢!”掌班的说,“陈世美那么大的驸马官,谁敢杀他?只有你‘包黑子’铁面无私可以把他铡了,给老百姓出出气,就算煞戏了。”  有人也许会问:陈世美被冤枉也是清朝的事,怎么会扯到宋朝、扯到包公身上去了呢?这就源于一次偶然的恶搞。相传清朝某年正月十六,某地请来一个戏班子,先演《陈州放粮》,再演《秦香莲抱琵琶》。本来《陈州放粮》演的是宋朝,《秦香莲抱琵琶》演的是清朝,风马牛不相及。《秦香莲抱琵琶》演到中午,看的人越来越多,情绪越来越激动。按预定情节,陈世美的家将韩琪受命追杀秦香莲,又放走秦香莲,韩琪自刎,秦香莲拉着儿女倒在血泊中……又是到此煞戏了。看戏的不肯走,大家齐声吼:“杀了陈世美!”砖头瓦块齐向戏台上打来。掌班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不敢在前台露头,赶紧溜到后台。这时,唱《陈州放粮》的“包公”还未下装,他问:“台下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掌班的一见“包公”,忽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推着他说:“快,快到前台接着往下唱。”

  黑脸包公只得重新弹衣整冠,带着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一班人马上场了。按照掌班的策划,迎合观众的心理,他高高举起铡刀,将陈世美咔嚓了事。台下一片呼声。从此,小戏《秦香莲抱琵琶》变成大戏《铡美案》,越唱越火,陈世美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

182.126.55 发表于  2015-07-14 17:41:27 13字 ( 0/87)

又一个翻案的叫兽生出来了!

  文/东方弧

  陈世美已经成为负心男人的代名词,那是因为戏剧《铡美案》的深远影响。

  《铡美案》又名《秦香莲》,极受民众喜爱。上世纪70年代末,刚结束“八亿人民八个戏”的局面,很多传统戏剧又重现舞台。湖南衡阳市便上演《秦香莲》,场场爆满,买不到票。某单位一员工得了癌症,躺在医院,领导上门慰问,问他有什么要求,他说我就是想看一场《秦香莲》。领导听了很感动,与有关方面联系,为他买到一张票。当他看到包龙图的铡刀高高举起,喜新厌旧的驸马陈世美即将人头落地时,感到此生没有白来,脸上充满欣慰。

  老百姓欢呼包龙图,痛恨陈世美。他们认为确有其事。历史上确有陈世美这个人,但他不是宋代人,而是清代一名官员。他没有喜新厌旧,是一位口碑不错的干部。

  传统戏剧中的陈世美,自报家门是“湖广均州人氏”。据《均州志·进士篇》记载:“顺治十二年,乙未科史大成榜,陈年谷,官贵州思石道兼按察司副使布政司参政。”又据《湖北历史人物辞典》记载:陈世美,清代官员,原名年谷,又名熟美,均州(即湖北均县,现丹江口市)人,出身于士官之家,清初游学北京。

  顺治八年(1651年)辛卯科进士。初任河北某地知县,后因得康熙赏识,升为贵州分守思仁府兼石道按察使,兼布政使参政。在贵州为官时,同乡同学来投,谋取官职,他多次接待,并劝以刻苦攻读以求仕进。后因来投者日多,难于应付,乃嘱总管家一律谢绝。家住均州城郊秦家坡的同窗胡梦蝶,昔日与他同京赶考时,曾以钱财相助,因遭总管家回绝,顿生报复之心,遂将社会上一些升官发财、忘恩负义而抛妻灭子之事,捏在一起,加在他身上,编成戏剧《秦香莲》,在陕西、河南等地演出。相传清末一河南剧团到均州,演出此戏时,陈的一个后人看了,气得当场吐血,陈世美第八代孙还组织家庭众人,当场砸了该剧团衣箱,并殴打演员,死伤数人,演出被迫停止。

  “包公”说:“你急糊涂啦!我在宋朝,陈世美在清朝,相隔几百年,咋能同台唱戏?”“哎呀,事到这般时候,管他同朝不同朝呢!”掌班的说,“陈世美那么大的驸马官,谁敢杀他?只有你‘包黑子’铁面无私可以把他铡了,给老百姓出出气,就算煞戏了。”  有人也许会问:陈世美被冤枉也是清朝的事,怎么会扯到宋朝、扯到包公身上去了呢?这就源于一次偶然的恶搞。相传清朝某年正月十六,某地请来一个戏班子,先演《陈州放粮》,再演《秦香莲抱琵琶》。本来《陈州放粮》演的是宋朝,《秦香莲抱琵琶》演的是清朝,风马牛不相及。《秦香莲抱琵琶》演到中午,看的人越来越多,情绪越来越激动。按预定情节,陈世美的家将韩琪受命追杀秦香莲,又放走秦香莲,韩琪自刎,秦香莲拉着儿女倒在血泊中……又是到此煞戏了。看戏的不肯走,大家齐声吼:“杀了陈世美!”砖头瓦块齐向戏台上打来。掌班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不敢在前台露头,赶紧溜到后台。这时,唱《陈州放粮》的“包公”还未下装,他问:“台下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掌班的一见“包公”,忽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推着他说:“快,快到前台接着往下唱。”

  黑脸包公只得重新弹衣整冠,带着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一班人马上场了。按照掌班的策划,迎合观众的心理,他高高举起铡刀,将陈世美咔嚓了事。台下一片呼声。从此,小戏《秦香莲抱琵琶》变成大戏《铡美案》,越唱越火,陈世美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

rzx666 发表于  2015-07-14 17:05:54 13字 ( 0/136)

goodidea666ph

  文/东方弧

  陈世美已经成为负心男人的代名词,那是因为戏剧《铡美案》的深远影响。

  《铡美案》又名《秦香莲》,极受民众喜爱。上世纪70年代末,刚结束“八亿人民八个戏”的局面,很多传统戏剧又重现舞台。湖南衡阳市便上演《秦香莲》,场场爆满,买不到票。某单位一员工得了癌症,躺在医院,领导上门慰问,问他有什么要求,他说我就是想看一场《秦香莲》。领导听了很感动,与有关方面联系,为他买到一张票。当他看到包龙图的铡刀高高举起,喜新厌旧的驸马陈世美即将人头落地时,感到此生没有白来,脸上充满欣慰。

  老百姓欢呼包龙图,痛恨陈世美。他们认为确有其事。历史上确有陈世美这个人,但他不是宋代人,而是清代一名官员。他没有喜新厌旧,是一位口碑不错的干部。

  传统戏剧中的陈世美,自报家门是“湖广均州人氏”。据《均州志·进士篇》记载:“顺治十二年,乙未科史大成榜,陈年谷,官贵州思石道兼按察司副使布政司参政。”又据《湖北历史人物辞典》记载:陈世美,清代官员,原名年谷,又名熟美,均州(即湖北均县,现丹江口市)人,出身于士官之家,清初游学北京。

  顺治八年(1651年)辛卯科进士。初任河北某地知县,后因得康熙赏识,升为贵州分守思仁府兼石道按察使,兼布政使参政。在贵州为官时,同乡同学来投,谋取官职,他多次接待,并劝以刻苦攻读以求仕进。后因来投者日多,难于应付,乃嘱总管家一律谢绝。家住均州城郊秦家坡的同窗胡梦蝶,昔日与他同京赶考时,曾以钱财相助,因遭总管家回绝,顿生报复之心,遂将社会上一些升官发财、忘恩负义而抛妻灭子之事,捏在一起,加在他身上,编成戏剧《秦香莲》,在陕西、河南等地演出。相传清末一河南剧团到均州,演出此戏时,陈的一个后人看了,气得当场吐血,陈世美第八代孙还组织家庭众人,当场砸了该剧团衣箱,并殴打演员,死伤数人,演出被迫停止。

  “包公”说:“你急糊涂啦!我在宋朝,陈世美在清朝,相隔几百年,咋能同台唱戏?”“哎呀,事到这般时候,管他同朝不同朝呢!”掌班的说,“陈世美那么大的驸马官,谁敢杀他?只有你‘包黑子’铁面无私可以把他铡了,给老百姓出出气,就算煞戏了。”  有人也许会问:陈世美被冤枉也是清朝的事,怎么会扯到宋朝、扯到包公身上去了呢?这就源于一次偶然的恶搞。相传清朝某年正月十六,某地请来一个戏班子,先演《陈州放粮》,再演《秦香莲抱琵琶》。本来《陈州放粮》演的是宋朝,《秦香莲抱琵琶》演的是清朝,风马牛不相及。《秦香莲抱琵琶》演到中午,看的人越来越多,情绪越来越激动。按预定情节,陈世美的家将韩琪受命追杀秦香莲,又放走秦香莲,韩琪自刎,秦香莲拉着儿女倒在血泊中……又是到此煞戏了。看戏的不肯走,大家齐声吼:“杀了陈世美!”砖头瓦块齐向戏台上打来。掌班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不敢在前台露头,赶紧溜到后台。这时,唱《陈州放粮》的“包公”还未下装,他问:“台下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掌班的一见“包公”,忽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推着他说:“快,快到前台接着往下唱。”

  黑脸包公只得重新弹衣整冠,带着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一班人马上场了。按照掌班的策划,迎合观众的心理,他高高举起铡刀,将陈世美咔嚓了事。台下一片呼声。从此,小戏《秦香莲抱琵琶》变成大戏《铡美案》,越唱越火,陈世美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

雪野银狐55965 发表于  2015-07-13 17:37:46 6字 ( 0/113)

篡改历史吧?

  文/东方弧

  陈世美已经成为负心男人的代名词,那是因为戏剧《铡美案》的深远影响。

  《铡美案》又名《秦香莲》,极受民众喜爱。上世纪70年代末,刚结束“八亿人民八个戏”的局面,很多传统戏剧又重现舞台。湖南衡阳市便上演《秦香莲》,场场爆满,买不到票。某单位一员工得了癌症,躺在医院,领导上门慰问,问他有什么要求,他说我就是想看一场《秦香莲》。领导听了很感动,与有关方面联系,为他买到一张票。当他看到包龙图的铡刀高高举起,喜新厌旧的驸马陈世美即将人头落地时,感到此生没有白来,脸上充满欣慰。

  老百姓欢呼包龙图,痛恨陈世美。他们认为确有其事。历史上确有陈世美这个人,但他不是宋代人,而是清代一名官员。他没有喜新厌旧,是一位口碑不错的干部。

  传统戏剧中的陈世美,自报家门是“湖广均州人氏”。据《均州志·进士篇》记载:“顺治十二年,乙未科史大成榜,陈年谷,官贵州思石道兼按察司副使布政司参政。”又据《湖北历史人物辞典》记载:陈世美,清代官员,原名年谷,又名熟美,均州(即湖北均县,现丹江口市)人,出身于士官之家,清初游学北京。

  顺治八年(1651年)辛卯科进士。初任河北某地知县,后因得康熙赏识,升为贵州分守思仁府兼石道按察使,兼布政使参政。在贵州为官时,同乡同学来投,谋取官职,他多次接待,并劝以刻苦攻读以求仕进。后因来投者日多,难于应付,乃嘱总管家一律谢绝。家住均州城郊秦家坡的同窗胡梦蝶,昔日与他同京赶考时,曾以钱财相助,因遭总管家回绝,顿生报复之心,遂将社会上一些升官发财、忘恩负义而抛妻灭子之事,捏在一起,加在他身上,编成戏剧《秦香莲》,在陕西、河南等地演出。相传清末一河南剧团到均州,演出此戏时,陈的一个后人看了,气得当场吐血,陈世美第八代孙还组织家庭众人,当场砸了该剧团衣箱,并殴打演员,死伤数人,演出被迫停止。

  “包公”说:“你急糊涂啦!我在宋朝,陈世美在清朝,相隔几百年,咋能同台唱戏?”“哎呀,事到这般时候,管他同朝不同朝呢!”掌班的说,“陈世美那么大的驸马官,谁敢杀他?只有你‘包黑子’铁面无私可以把他铡了,给老百姓出出气,就算煞戏了。”  有人也许会问:陈世美被冤枉也是清朝的事,怎么会扯到宋朝、扯到包公身上去了呢?这就源于一次偶然的恶搞。相传清朝某年正月十六,某地请来一个戏班子,先演《陈州放粮》,再演《秦香莲抱琵琶》。本来《陈州放粮》演的是宋朝,《秦香莲抱琵琶》演的是清朝,风马牛不相及。《秦香莲抱琵琶》演到中午,看的人越来越多,情绪越来越激动。按预定情节,陈世美的家将韩琪受命追杀秦香莲,又放走秦香莲,韩琪自刎,秦香莲拉着儿女倒在血泊中……又是到此煞戏了。看戏的不肯走,大家齐声吼:“杀了陈世美!”砖头瓦块齐向戏台上打来。掌班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不敢在前台露头,赶紧溜到后台。这时,唱《陈州放粮》的“包公”还未下装,他问:“台下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掌班的一见“包公”,忽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推着他说:“快,快到前台接着往下唱。”

  黑脸包公只得重新弹衣整冠,带着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一班人马上场了。按照掌班的策划,迎合观众的心理,他高高举起铡刀,将陈世美咔嚓了事。台下一片呼声。从此,小戏《秦香莲抱琵琶》变成大戏《铡美案》,越唱越火,陈世美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

兰花草499220 发表于  2015-07-12 20:35:48 41字 ( 0/132)

此陈世美非比陈世美,可能秦朝、汉朝都有叫陈世美的,但包工铡死的陈世美才是“明星”。

  文/东方弧

  陈世美已经成为负心男人的代名词,那是因为戏剧《铡美案》的深远影响。

  《铡美案》又名《秦香莲》,极受民众喜爱。上世纪70年代末,刚结束“八亿人民八个戏”的局面,很多传统戏剧又重现舞台。湖南衡阳市便上演《秦香莲》,场场爆满,买不到票。某单位一员工得了癌症,躺在医院,领导上门慰问,问他有什么要求,他说我就是想看一场《秦香莲》。领导听了很感动,与有关方面联系,为他买到一张票。当他看到包龙图的铡刀高高举起,喜新厌旧的驸马陈世美即将人头落地时,感到此生没有白来,脸上充满欣慰。

  老百姓欢呼包龙图,痛恨陈世美。他们认为确有其事。历史上确有陈世美这个人,但他不是宋代人,而是清代一名官员。他没有喜新厌旧,是一位口碑不错的干部。

  传统戏剧中的陈世美,自报家门是“湖广均州人氏”。据《均州志·进士篇》记载:“顺治十二年,乙未科史大成榜,陈年谷,官贵州思石道兼按察司副使布政司参政。”又据《湖北历史人物辞典》记载:陈世美,清代官员,原名年谷,又名熟美,均州(即湖北均县,现丹江口市)人,出身于士官之家,清初游学北京。

  顺治八年(1651年)辛卯科进士。初任河北某地知县,后因得康熙赏识,升为贵州分守思仁府兼石道按察使,兼布政使参政。在贵州为官时,同乡同学来投,谋取官职,他多次接待,并劝以刻苦攻读以求仕进。后因来投者日多,难于应付,乃嘱总管家一律谢绝。家住均州城郊秦家坡的同窗胡梦蝶,昔日与他同京赶考时,曾以钱财相助,因遭总管家回绝,顿生报复之心,遂将社会上一些升官发财、忘恩负义而抛妻灭子之事,捏在一起,加在他身上,编成戏剧《秦香莲》,在陕西、河南等地演出。相传清末一河南剧团到均州,演出此戏时,陈的一个后人看了,气得当场吐血,陈世美第八代孙还组织家庭众人,当场砸了该剧团衣箱,并殴打演员,死伤数人,演出被迫停止。

  “包公”说:“你急糊涂啦!我在宋朝,陈世美在清朝,相隔几百年,咋能同台唱戏?”“哎呀,事到这般时候,管他同朝不同朝呢!”掌班的说,“陈世美那么大的驸马官,谁敢杀他?只有你‘包黑子’铁面无私可以把他铡了,给老百姓出出气,就算煞戏了。”  有人也许会问:陈世美被冤枉也是清朝的事,怎么会扯到宋朝、扯到包公身上去了呢?这就源于一次偶然的恶搞。相传清朝某年正月十六,某地请来一个戏班子,先演《陈州放粮》,再演《秦香莲抱琵琶》。本来《陈州放粮》演的是宋朝,《秦香莲抱琵琶》演的是清朝,风马牛不相及。《秦香莲抱琵琶》演到中午,看的人越来越多,情绪越来越激动。按预定情节,陈世美的家将韩琪受命追杀秦香莲,又放走秦香莲,韩琪自刎,秦香莲拉着儿女倒在血泊中……又是到此煞戏了。看戏的不肯走,大家齐声吼:“杀了陈世美!”砖头瓦块齐向戏台上打来。掌班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不敢在前台露头,赶紧溜到后台。这时,唱《陈州放粮》的“包公”还未下装,他问:“台下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掌班的一见“包公”,忽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推着他说:“快,快到前台接着往下唱。”

  黑脸包公只得重新弹衣整冠,带着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一班人马上场了。按照掌班的策划,迎合观众的心理,他高高举起铡刀,将陈世美咔嚓了事。台下一片呼声。从此,小戏《秦香莲抱琵琶》变成大戏《铡美案》,越唱越火,陈世美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

高寒清泉 发表于  2015-07-12 16:32:58 186字 ( 0/118)

这显然是另类搞文学,此前一类恶搞文学,就是将中国的历代和现代英雄人物搞臭,以最终稿酬中华民族,搞垮中国。此一类则相反,将奸贼卖国贼搞成忧国忧民的中流砥柱活民间济

  文/东方弧

  陈世美已经成为负心男人的代名词,那是因为戏剧《铡美案》的深远影响。

  《铡美案》又名《秦香莲》,极受民众喜爱。上世纪70年代末,刚结束“八亿人民八个戏”的局面,很多传统戏剧又重现舞台。湖南衡阳市便上演《秦香莲》,场场爆满,买不到票。某单位一员工得了癌症,躺在医院,领导上门慰问,问他有什么要求,他说我就是想看一场《秦香莲》。领导听了很感动,与有关方面联系,为他买到一张票。当他看到包龙图的铡刀高高举起,喜新厌旧的驸马陈世美即将人头落地时,感到此生没有白来,脸上充满欣慰。

  老百姓欢呼包龙图,痛恨陈世美。他们认为确有其事。历史上确有陈世美这个人,但他不是宋代人,而是清代一名官员。他没有喜新厌旧,是一位口碑不错的干部。

  传统戏剧中的陈世美,自报家门是“湖广均州人氏”。据《均州志·进士篇》记载:“顺治十二年,乙未科史大成榜,陈年谷,官贵州思石道兼按察司副使布政司参政。”又据《湖北历史人物辞典》记载:陈世美,清代官员,原名年谷,又名熟美,均州(即湖北均县,现丹江口市)人,出身于士官之家,清初游学北京。

  顺治八年(1651年)辛卯科进士。初任河北某地知县,后因得康熙赏识,升为贵州分守思仁府兼石道按察使,兼布政使参政。在贵州为官时,同乡同学来投,谋取官职,他多次接待,并劝以刻苦攻读以求仕进。后因来投者日多,难于应付,乃嘱总管家一律谢绝。家住均州城郊秦家坡的同窗胡梦蝶,昔日与他同京赶考时,曾以钱财相助,因遭总管家回绝,顿生报复之心,遂将社会上一些升官发财、忘恩负义而抛妻灭子之事,捏在一起,加在他身上,编成戏剧《秦香莲》,在陕西、河南等地演出。相传清末一河南剧团到均州,演出此戏时,陈的一个后人看了,气得当场吐血,陈世美第八代孙还组织家庭众人,当场砸了该剧团衣箱,并殴打演员,死伤数人,演出被迫停止。

  “包公”说:“你急糊涂啦!我在宋朝,陈世美在清朝,相隔几百年,咋能同台唱戏?”“哎呀,事到这般时候,管他同朝不同朝呢!”掌班的说,“陈世美那么大的驸马官,谁敢杀他?只有你‘包黑子’铁面无私可以把他铡了,给老百姓出出气,就算煞戏了。”  有人也许会问:陈世美被冤枉也是清朝的事,怎么会扯到宋朝、扯到包公身上去了呢?这就源于一次偶然的恶搞。相传清朝某年正月十六,某地请来一个戏班子,先演《陈州放粮》,再演《秦香莲抱琵琶》。本来《陈州放粮》演的是宋朝,《秦香莲抱琵琶》演的是清朝,风马牛不相及。《秦香莲抱琵琶》演到中午,看的人越来越多,情绪越来越激动。按预定情节,陈世美的家将韩琪受命追杀秦香莲,又放走秦香莲,韩琪自刎,秦香莲拉着儿女倒在血泊中……又是到此煞戏了。看戏的不肯走,大家齐声吼:“杀了陈世美!”砖头瓦块齐向戏台上打来。掌班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不敢在前台露头,赶紧溜到后台。这时,唱《陈州放粮》的“包公”还未下装,他问:“台下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掌班的一见“包公”,忽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推着他说:“快,快到前台接着往下唱。”

  黑脸包公只得重新弹衣整冠,带着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一班人马上场了。按照掌班的策划,迎合观众的心理,他高高举起铡刀,将陈世美咔嚓了事。台下一片呼声。从此,小戏《秦香莲抱琵琶》变成大戏《铡美案》,越唱越火,陈世美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

社科博哥 发表于  2015-07-10 10:02:34 10字 ( 0/95)

那将是很可怕的事情!

  文/东方弧

  陈世美已经成为负心男人的代名词,那是因为戏剧《铡美案》的深远影响。

  《铡美案》又名《秦香莲》,极受民众喜爱。上世纪70年代末,刚结束“八亿人民八个戏”的局面,很多传统戏剧又重现舞台。湖南衡阳市便上演《秦香莲》,场场爆满,买不到票。某单位一员工得了癌症,躺在医院,领导上门慰问,问他有什么要求,他说我就是想看一场《秦香莲》。领导听了很感动,与有关方面联系,为他买到一张票。当他看到包龙图的铡刀高高举起,喜新厌旧的驸马陈世美即将人头落地时,感到此生没有白来,脸上充满欣慰。

  老百姓欢呼包龙图,痛恨陈世美。他们认为确有其事。历史上确有陈世美这个人,但他不是宋代人,而是清代一名官员。他没有喜新厌旧,是一位口碑不错的干部。

  传统戏剧中的陈世美,自报家门是“湖广均州人氏”。据《均州志·进士篇》记载:“顺治十二年,乙未科史大成榜,陈年谷,官贵州思石道兼按察司副使布政司参政。”又据《湖北历史人物辞典》记载:陈世美,清代官员,原名年谷,又名熟美,均州(即湖北均县,现丹江口市)人,出身于士官之家,清初游学北京。

  顺治八年(1651年)辛卯科进士。初任河北某地知县,后因得康熙赏识,升为贵州分守思仁府兼石道按察使,兼布政使参政。在贵州为官时,同乡同学来投,谋取官职,他多次接待,并劝以刻苦攻读以求仕进。后因来投者日多,难于应付,乃嘱总管家一律谢绝。家住均州城郊秦家坡的同窗胡梦蝶,昔日与他同京赶考时,曾以钱财相助,因遭总管家回绝,顿生报复之心,遂将社会上一些升官发财、忘恩负义而抛妻灭子之事,捏在一起,加在他身上,编成戏剧《秦香莲》,在陕西、河南等地演出。相传清末一河南剧团到均州,演出此戏时,陈的一个后人看了,气得当场吐血,陈世美第八代孙还组织家庭众人,当场砸了该剧团衣箱,并殴打演员,死伤数人,演出被迫停止。

  “包公”说:“你急糊涂啦!我在宋朝,陈世美在清朝,相隔几百年,咋能同台唱戏?”“哎呀,事到这般时候,管他同朝不同朝呢!”掌班的说,“陈世美那么大的驸马官,谁敢杀他?只有你‘包黑子’铁面无私可以把他铡了,给老百姓出出气,就算煞戏了。”  有人也许会问:陈世美被冤枉也是清朝的事,怎么会扯到宋朝、扯到包公身上去了呢?这就源于一次偶然的恶搞。相传清朝某年正月十六,某地请来一个戏班子,先演《陈州放粮》,再演《秦香莲抱琵琶》。本来《陈州放粮》演的是宋朝,《秦香莲抱琵琶》演的是清朝,风马牛不相及。《秦香莲抱琵琶》演到中午,看的人越来越多,情绪越来越激动。按预定情节,陈世美的家将韩琪受命追杀秦香莲,又放走秦香莲,韩琪自刎,秦香莲拉着儿女倒在血泊中……又是到此煞戏了。看戏的不肯走,大家齐声吼:“杀了陈世美!”砖头瓦块齐向戏台上打来。掌班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不敢在前台露头,赶紧溜到后台。这时,唱《陈州放粮》的“包公”还未下装,他问:“台下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掌班的一见“包公”,忽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推着他说:“快,快到前台接着往下唱。”

  黑脸包公只得重新弹衣整冠,带着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一班人马上场了。按照掌班的策划,迎合观众的心理,他高高举起铡刀,将陈世美咔嚓了事。台下一片呼声。从此,小戏《秦香莲抱琵琶》变成大戏《铡美案》,越唱越火,陈世美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

青涩春天404924 发表于  2015-07-08 11:40:53 38字 ( 0/122)

如果过去把老彭作为阴谋家写进长篇小说尽情抹黑,那也会后人当作一个很坏的典型.

  文/东方弧

  陈世美已经成为负心男人的代名词,那是因为戏剧《铡美案》的深远影响。

  《铡美案》又名《秦香莲》,极受民众喜爱。上世纪70年代末,刚结束“八亿人民八个戏”的局面,很多传统戏剧又重现舞台。湖南衡阳市便上演《秦香莲》,场场爆满,买不到票。某单位一员工得了癌症,躺在医院,领导上门慰问,问他有什么要求,他说我就是想看一场《秦香莲》。领导听了很感动,与有关方面联系,为他买到一张票。当他看到包龙图的铡刀高高举起,喜新厌旧的驸马陈世美即将人头落地时,感到此生没有白来,脸上充满欣慰。

  老百姓欢呼包龙图,痛恨陈世美。他们认为确有其事。历史上确有陈世美这个人,但他不是宋代人,而是清代一名官员。他没有喜新厌旧,是一位口碑不错的干部。

  传统戏剧中的陈世美,自报家门是“湖广均州人氏”。据《均州志·进士篇》记载:“顺治十二年,乙未科史大成榜,陈年谷,官贵州思石道兼按察司副使布政司参政。”又据《湖北历史人物辞典》记载:陈世美,清代官员,原名年谷,又名熟美,均州(即湖北均县,现丹江口市)人,出身于士官之家,清初游学北京。

  顺治八年(1651年)辛卯科进士。初任河北某地知县,后因得康熙赏识,升为贵州分守思仁府兼石道按察使,兼布政使参政。在贵州为官时,同乡同学来投,谋取官职,他多次接待,并劝以刻苦攻读以求仕进。后因来投者日多,难于应付,乃嘱总管家一律谢绝。家住均州城郊秦家坡的同窗胡梦蝶,昔日与他同京赶考时,曾以钱财相助,因遭总管家回绝,顿生报复之心,遂将社会上一些升官发财、忘恩负义而抛妻灭子之事,捏在一起,加在他身上,编成戏剧《秦香莲》,在陕西、河南等地演出。相传清末一河南剧团到均州,演出此戏时,陈的一个后人看了,气得当场吐血,陈世美第八代孙还组织家庭众人,当场砸了该剧团衣箱,并殴打演员,死伤数人,演出被迫停止。

  “包公”说:“你急糊涂啦!我在宋朝,陈世美在清朝,相隔几百年,咋能同台唱戏?”“哎呀,事到这般时候,管他同朝不同朝呢!”掌班的说,“陈世美那么大的驸马官,谁敢杀他?只有你‘包黑子’铁面无私可以把他铡了,给老百姓出出气,就算煞戏了。”  有人也许会问:陈世美被冤枉也是清朝的事,怎么会扯到宋朝、扯到包公身上去了呢?这就源于一次偶然的恶搞。相传清朝某年正月十六,某地请来一个戏班子,先演《陈州放粮》,再演《秦香莲抱琵琶》。本来《陈州放粮》演的是宋朝,《秦香莲抱琵琶》演的是清朝,风马牛不相及。《秦香莲抱琵琶》演到中午,看的人越来越多,情绪越来越激动。按预定情节,陈世美的家将韩琪受命追杀秦香莲,又放走秦香莲,韩琪自刎,秦香莲拉着儿女倒在血泊中……又是到此煞戏了。看戏的不肯走,大家齐声吼:“杀了陈世美!”砖头瓦块齐向戏台上打来。掌班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不敢在前台露头,赶紧溜到后台。这时,唱《陈州放粮》的“包公”还未下装,他问:“台下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掌班的一见“包公”,忽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推着他说:“快,快到前台接着往下唱。”

  黑脸包公只得重新弹衣整冠,带着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一班人马上场了。按照掌班的策划,迎合观众的心理,他高高举起铡刀,将陈世美咔嚓了事。台下一片呼声。从此,小戏《秦香莲抱琵琶》变成大戏《铡美案》,越唱越火,陈世美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

青涩春天404924 发表于  2015-07-08 11:37:56 48字 ( 0/468)

三国演义里刘备无才却被捧为大英雄,曹操为统一立大功却被骂为奸贼.曹操有肚量爱惜人才也被指为奸诈.

  文/东方弧

  陈世美已经成为负心男人的代名词,那是因为戏剧《铡美案》的深远影响。

  《铡美案》又名《秦香莲》,极受民众喜爱。上世纪70年代末,刚结束“八亿人民八个戏”的局面,很多传统戏剧又重现舞台。湖南衡阳市便上演《秦香莲》,场场爆满,买不到票。某单位一员工得了癌症,躺在医院,领导上门慰问,问他有什么要求,他说我就是想看一场《秦香莲》。领导听了很感动,与有关方面联系,为他买到一张票。当他看到包龙图的铡刀高高举起,喜新厌旧的驸马陈世美即将人头落地时,感到此生没有白来,脸上充满欣慰。

  老百姓欢呼包龙图,痛恨陈世美。他们认为确有其事。历史上确有陈世美这个人,但他不是宋代人,而是清代一名官员。他没有喜新厌旧,是一位口碑不错的干部。

  传统戏剧中的陈世美,自报家门是“湖广均州人氏”。据《均州志·进士篇》记载:“顺治十二年,乙未科史大成榜,陈年谷,官贵州思石道兼按察司副使布政司参政。”又据《湖北历史人物辞典》记载:陈世美,清代官员,原名年谷,又名熟美,均州(即湖北均县,现丹江口市)人,出身于士官之家,清初游学北京。

  顺治八年(1651年)辛卯科进士。初任河北某地知县,后因得康熙赏识,升为贵州分守思仁府兼石道按察使,兼布政使参政。在贵州为官时,同乡同学来投,谋取官职,他多次接待,并劝以刻苦攻读以求仕进。后因来投者日多,难于应付,乃嘱总管家一律谢绝。家住均州城郊秦家坡的同窗胡梦蝶,昔日与他同京赶考时,曾以钱财相助,因遭总管家回绝,顿生报复之心,遂将社会上一些升官发财、忘恩负义而抛妻灭子之事,捏在一起,加在他身上,编成戏剧《秦香莲》,在陕西、河南等地演出。相传清末一河南剧团到均州,演出此戏时,陈的一个后人看了,气得当场吐血,陈世美第八代孙还组织家庭众人,当场砸了该剧团衣箱,并殴打演员,死伤数人,演出被迫停止。

  “包公”说:“你急糊涂啦!我在宋朝,陈世美在清朝,相隔几百年,咋能同台唱戏?”“哎呀,事到这般时候,管他同朝不同朝呢!”掌班的说,“陈世美那么大的驸马官,谁敢杀他?只有你‘包黑子’铁面无私可以把他铡了,给老百姓出出气,就算煞戏了。”  有人也许会问:陈世美被冤枉也是清朝的事,怎么会扯到宋朝、扯到包公身上去了呢?这就源于一次偶然的恶搞。相传清朝某年正月十六,某地请来一个戏班子,先演《陈州放粮》,再演《秦香莲抱琵琶》。本来《陈州放粮》演的是宋朝,《秦香莲抱琵琶》演的是清朝,风马牛不相及。《秦香莲抱琵琶》演到中午,看的人越来越多,情绪越来越激动。按预定情节,陈世美的家将韩琪受命追杀秦香莲,又放走秦香莲,韩琪自刎,秦香莲拉着儿女倒在血泊中……又是到此煞戏了。看戏的不肯走,大家齐声吼:“杀了陈世美!”砖头瓦块齐向戏台上打来。掌班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不敢在前台露头,赶紧溜到后台。这时,唱《陈州放粮》的“包公”还未下装,他问:“台下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掌班的一见“包公”,忽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推着他说:“快,快到前台接着往下唱。”

  黑脸包公只得重新弹衣整冠,带着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一班人马上场了。按照掌班的策划,迎合观众的心理,他高高举起铡刀,将陈世美咔嚓了事。台下一片呼声。从此,小戏《秦香莲抱琵琶》变成大戏《铡美案》,越唱越火,陈世美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

119.122.26 发表于  2015-11-04 21:10:40 63字 ( 0/28)

曹操就是个小贼,(这里我连老贼的称号都不愿意给他,可见我是多么的痛恨他肯定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曹操小贼小贼小贼小贼小贼小贼小贼

  文/东方弧

  陈世美已经成为负心男人的代名词,那是因为戏剧《铡美案》的深远影响。

  《铡美案》又名《秦香莲》,极受民众喜爱。上世纪70年代末,刚结束“八亿人民八个戏”的局面,很多传统戏剧又重现舞台。湖南衡阳市便上演《秦香莲》,场场爆满,买不到票。某单位一员工得了癌症,躺在医院,领导上门慰问,问他有什么要求,他说我就是想看一场《秦香莲》。领导听了很感动,与有关方面联系,为他买到一张票。当他看到包龙图的铡刀高高举起,喜新厌旧的驸马陈世美即将人头落地时,感到此生没有白来,脸上充满欣慰。

  老百姓欢呼包龙图,痛恨陈世美。他们认为确有其事。历史上确有陈世美这个人,但他不是宋代人,而是清代一名官员。他没有喜新厌旧,是一位口碑不错的干部。

  传统戏剧中的陈世美,自报家门是“湖广均州人氏”。据《均州志·进士篇》记载:“顺治十二年,乙未科史大成榜,陈年谷,官贵州思石道兼按察司副使布政司参政。”又据《湖北历史人物辞典》记载:陈世美,清代官员,原名年谷,又名熟美,均州(即湖北均县,现丹江口市)人,出身于士官之家,清初游学北京。

  顺治八年(1651年)辛卯科进士。初任河北某地知县,后因得康熙赏识,升为贵州分守思仁府兼石道按察使,兼布政使参政。在贵州为官时,同乡同学来投,谋取官职,他多次接待,并劝以刻苦攻读以求仕进。后因来投者日多,难于应付,乃嘱总管家一律谢绝。家住均州城郊秦家坡的同窗胡梦蝶,昔日与他同京赶考时,曾以钱财相助,因遭总管家回绝,顿生报复之心,遂将社会上一些升官发财、忘恩负义而抛妻灭子之事,捏在一起,加在他身上,编成戏剧《秦香莲》,在陕西、河南等地演出。相传清末一河南剧团到均州,演出此戏时,陈的一个后人看了,气得当场吐血,陈世美第八代孙还组织家庭众人,当场砸了该剧团衣箱,并殴打演员,死伤数人,演出被迫停止。

  “包公”说:“你急糊涂啦!我在宋朝,陈世美在清朝,相隔几百年,咋能同台唱戏?”“哎呀,事到这般时候,管他同朝不同朝呢!”掌班的说,“陈世美那么大的驸马官,谁敢杀他?只有你‘包黑子’铁面无私可以把他铡了,给老百姓出出气,就算煞戏了。”  有人也许会问:陈世美被冤枉也是清朝的事,怎么会扯到宋朝、扯到包公身上去了呢?这就源于一次偶然的恶搞。相传清朝某年正月十六,某地请来一个戏班子,先演《陈州放粮》,再演《秦香莲抱琵琶》。本来《陈州放粮》演的是宋朝,《秦香莲抱琵琶》演的是清朝,风马牛不相及。《秦香莲抱琵琶》演到中午,看的人越来越多,情绪越来越激动。按预定情节,陈世美的家将韩琪受命追杀秦香莲,又放走秦香莲,韩琪自刎,秦香莲拉着儿女倒在血泊中……又是到此煞戏了。看戏的不肯走,大家齐声吼:“杀了陈世美!”砖头瓦块齐向戏台上打来。掌班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不敢在前台露头,赶紧溜到后台。这时,唱《陈州放粮》的“包公”还未下装,他问:“台下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掌班的一见“包公”,忽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推着他说:“快,快到前台接着往下唱。”

  黑脸包公只得重新弹衣整冠,带着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一班人马上场了。按照掌班的策划,迎合观众的心理,他高高举起铡刀,将陈世美咔嚓了事。台下一片呼声。从此,小戏《秦香莲抱琵琶》变成大戏《铡美案》,越唱越火,陈世美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

青涩春天404924 发表于  2015-07-08 11:33:54 65字 ( 0/277)

三国演义里的蒋干原型是一名儒雅居士,学富五车,不幸被写作大傻瓜,当属报复.蒋门神的事也是虚构,借写小说人物让人遗臭万年是一大发明.

  文/东方弧

  陈世美已经成为负心男人的代名词,那是因为戏剧《铡美案》的深远影响。

  《铡美案》又名《秦香莲》,极受民众喜爱。上世纪70年代末,刚结束“八亿人民八个戏”的局面,很多传统戏剧又重现舞台。湖南衡阳市便上演《秦香莲》,场场爆满,买不到票。某单位一员工得了癌症,躺在医院,领导上门慰问,问他有什么要求,他说我就是想看一场《秦香莲》。领导听了很感动,与有关方面联系,为他买到一张票。当他看到包龙图的铡刀高高举起,喜新厌旧的驸马陈世美即将人头落地时,感到此生没有白来,脸上充满欣慰。

  老百姓欢呼包龙图,痛恨陈世美。他们认为确有其事。历史上确有陈世美这个人,但他不是宋代人,而是清代一名官员。他没有喜新厌旧,是一位口碑不错的干部。

  传统戏剧中的陈世美,自报家门是“湖广均州人氏”。据《均州志·进士篇》记载:“顺治十二年,乙未科史大成榜,陈年谷,官贵州思石道兼按察司副使布政司参政。”又据《湖北历史人物辞典》记载:陈世美,清代官员,原名年谷,又名熟美,均州(即湖北均县,现丹江口市)人,出身于士官之家,清初游学北京。

  顺治八年(1651年)辛卯科进士。初任河北某地知县,后因得康熙赏识,升为贵州分守思仁府兼石道按察使,兼布政使参政。在贵州为官时,同乡同学来投,谋取官职,他多次接待,并劝以刻苦攻读以求仕进。后因来投者日多,难于应付,乃嘱总管家一律谢绝。家住均州城郊秦家坡的同窗胡梦蝶,昔日与他同京赶考时,曾以钱财相助,因遭总管家回绝,顿生报复之心,遂将社会上一些升官发财、忘恩负义而抛妻灭子之事,捏在一起,加在他身上,编成戏剧《秦香莲》,在陕西、河南等地演出。相传清末一河南剧团到均州,演出此戏时,陈的一个后人看了,气得当场吐血,陈世美第八代孙还组织家庭众人,当场砸了该剧团衣箱,并殴打演员,死伤数人,演出被迫停止。

  “包公”说:“你急糊涂啦!我在宋朝,陈世美在清朝,相隔几百年,咋能同台唱戏?”“哎呀,事到这般时候,管他同朝不同朝呢!”掌班的说,“陈世美那么大的驸马官,谁敢杀他?只有你‘包黑子’铁面无私可以把他铡了,给老百姓出出气,就算煞戏了。”  有人也许会问:陈世美被冤枉也是清朝的事,怎么会扯到宋朝、扯到包公身上去了呢?这就源于一次偶然的恶搞。相传清朝某年正月十六,某地请来一个戏班子,先演《陈州放粮》,再演《秦香莲抱琵琶》。本来《陈州放粮》演的是宋朝,《秦香莲抱琵琶》演的是清朝,风马牛不相及。《秦香莲抱琵琶》演到中午,看的人越来越多,情绪越来越激动。按预定情节,陈世美的家将韩琪受命追杀秦香莲,又放走秦香莲,韩琪自刎,秦香莲拉着儿女倒在血泊中……又是到此煞戏了。看戏的不肯走,大家齐声吼:“杀了陈世美!”砖头瓦块齐向戏台上打来。掌班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不敢在前台露头,赶紧溜到后台。这时,唱《陈州放粮》的“包公”还未下装,他问:“台下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掌班的一见“包公”,忽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推着他说:“快,快到前台接着往下唱。”

  黑脸包公只得重新弹衣整冠,带着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一班人马上场了。按照掌班的策划,迎合观众的心理,他高高举起铡刀,将陈世美咔嚓了事。台下一片呼声。从此,小戏《秦香莲抱琵琶》变成大戏《铡美案》,越唱越火,陈世美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

119.114.125 发表于  2015-07-07 13:50:08 22字 ( 0/114)

历史的案可以翻,看为了谁?喜剧,悲剧看为谁!

  文/东方弧

  陈世美已经成为负心男人的代名词,那是因为戏剧《铡美案》的深远影响。

  《铡美案》又名《秦香莲》,极受民众喜爱。上世纪70年代末,刚结束“八亿人民八个戏”的局面,很多传统戏剧又重现舞台。湖南衡阳市便上演《秦香莲》,场场爆满,买不到票。某单位一员工得了癌症,躺在医院,领导上门慰问,问他有什么要求,他说我就是想看一场《秦香莲》。领导听了很感动,与有关方面联系,为他买到一张票。当他看到包龙图的铡刀高高举起,喜新厌旧的驸马陈世美即将人头落地时,感到此生没有白来,脸上充满欣慰。

  老百姓欢呼包龙图,痛恨陈世美。他们认为确有其事。历史上确有陈世美这个人,但他不是宋代人,而是清代一名官员。他没有喜新厌旧,是一位口碑不错的干部。

  传统戏剧中的陈世美,自报家门是“湖广均州人氏”。据《均州志·进士篇》记载:“顺治十二年,乙未科史大成榜,陈年谷,官贵州思石道兼按察司副使布政司参政。”又据《湖北历史人物辞典》记载:陈世美,清代官员,原名年谷,又名熟美,均州(即湖北均县,现丹江口市)人,出身于士官之家,清初游学北京。

  顺治八年(1651年)辛卯科进士。初任河北某地知县,后因得康熙赏识,升为贵州分守思仁府兼石道按察使,兼布政使参政。在贵州为官时,同乡同学来投,谋取官职,他多次接待,并劝以刻苦攻读以求仕进。后因来投者日多,难于应付,乃嘱总管家一律谢绝。家住均州城郊秦家坡的同窗胡梦蝶,昔日与他同京赶考时,曾以钱财相助,因遭总管家回绝,顿生报复之心,遂将社会上一些升官发财、忘恩负义而抛妻灭子之事,捏在一起,加在他身上,编成戏剧《秦香莲》,在陕西、河南等地演出。相传清末一河南剧团到均州,演出此戏时,陈的一个后人看了,气得当场吐血,陈世美第八代孙还组织家庭众人,当场砸了该剧团衣箱,并殴打演员,死伤数人,演出被迫停止。

  “包公”说:“你急糊涂啦!我在宋朝,陈世美在清朝,相隔几百年,咋能同台唱戏?”“哎呀,事到这般时候,管他同朝不同朝呢!”掌班的说,“陈世美那么大的驸马官,谁敢杀他?只有你‘包黑子’铁面无私可以把他铡了,给老百姓出出气,就算煞戏了。”  有人也许会问:陈世美被冤枉也是清朝的事,怎么会扯到宋朝、扯到包公身上去了呢?这就源于一次偶然的恶搞。相传清朝某年正月十六,某地请来一个戏班子,先演《陈州放粮》,再演《秦香莲抱琵琶》。本来《陈州放粮》演的是宋朝,《秦香莲抱琵琶》演的是清朝,风马牛不相及。《秦香莲抱琵琶》演到中午,看的人越来越多,情绪越来越激动。按预定情节,陈世美的家将韩琪受命追杀秦香莲,又放走秦香莲,韩琪自刎,秦香莲拉着儿女倒在血泊中……又是到此煞戏了。看戏的不肯走,大家齐声吼:“杀了陈世美!”砖头瓦块齐向戏台上打来。掌班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不敢在前台露头,赶紧溜到后台。这时,唱《陈州放粮》的“包公”还未下装,他问:“台下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掌班的一见“包公”,忽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推着他说:“快,快到前台接着往下唱。”

  黑脸包公只得重新弹衣整冠,带着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一班人马上场了。按照掌班的策划,迎合观众的心理,他高高举起铡刀,将陈世美咔嚓了事。台下一片呼声。从此,小戏《秦香莲抱琵琶》变成大戏《铡美案》,越唱越火,陈世美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

39.88.155 发表于  2015-07-07 07:37:47 19字 ( 0/99)

胡说白道呀!无耻之人真真气死老包公也!

  文/东方弧

  陈世美已经成为负心男人的代名词,那是因为戏剧《铡美案》的深远影响。

  《铡美案》又名《秦香莲》,极受民众喜爱。上世纪70年代末,刚结束“八亿人民八个戏”的局面,很多传统戏剧又重现舞台。湖南衡阳市便上演《秦香莲》,场场爆满,买不到票。某单位一员工得了癌症,躺在医院,领导上门慰问,问他有什么要求,他说我就是想看一场《秦香莲》。领导听了很感动,与有关方面联系,为他买到一张票。当他看到包龙图的铡刀高高举起,喜新厌旧的驸马陈世美即将人头落地时,感到此生没有白来,脸上充满欣慰。

  老百姓欢呼包龙图,痛恨陈世美。他们认为确有其事。历史上确有陈世美这个人,但他不是宋代人,而是清代一名官员。他没有喜新厌旧,是一位口碑不错的干部。

  传统戏剧中的陈世美,自报家门是“湖广均州人氏”。据《均州志·进士篇》记载:“顺治十二年,乙未科史大成榜,陈年谷,官贵州思石道兼按察司副使布政司参政。”又据《湖北历史人物辞典》记载:陈世美,清代官员,原名年谷,又名熟美,均州(即湖北均县,现丹江口市)人,出身于士官之家,清初游学北京。

  顺治八年(1651年)辛卯科进士。初任河北某地知县,后因得康熙赏识,升为贵州分守思仁府兼石道按察使,兼布政使参政。在贵州为官时,同乡同学来投,谋取官职,他多次接待,并劝以刻苦攻读以求仕进。后因来投者日多,难于应付,乃嘱总管家一律谢绝。家住均州城郊秦家坡的同窗胡梦蝶,昔日与他同京赶考时,曾以钱财相助,因遭总管家回绝,顿生报复之心,遂将社会上一些升官发财、忘恩负义而抛妻灭子之事,捏在一起,加在他身上,编成戏剧《秦香莲》,在陕西、河南等地演出。相传清末一河南剧团到均州,演出此戏时,陈的一个后人看了,气得当场吐血,陈世美第八代孙还组织家庭众人,当场砸了该剧团衣箱,并殴打演员,死伤数人,演出被迫停止。

  “包公”说:“你急糊涂啦!我在宋朝,陈世美在清朝,相隔几百年,咋能同台唱戏?”“哎呀,事到这般时候,管他同朝不同朝呢!”掌班的说,“陈世美那么大的驸马官,谁敢杀他?只有你‘包黑子’铁面无私可以把他铡了,给老百姓出出气,就算煞戏了。”  有人也许会问:陈世美被冤枉也是清朝的事,怎么会扯到宋朝、扯到包公身上去了呢?这就源于一次偶然的恶搞。相传清朝某年正月十六,某地请来一个戏班子,先演《陈州放粮》,再演《秦香莲抱琵琶》。本来《陈州放粮》演的是宋朝,《秦香莲抱琵琶》演的是清朝,风马牛不相及。《秦香莲抱琵琶》演到中午,看的人越来越多,情绪越来越激动。按预定情节,陈世美的家将韩琪受命追杀秦香莲,又放走秦香莲,韩琪自刎,秦香莲拉着儿女倒在血泊中……又是到此煞戏了。看戏的不肯走,大家齐声吼:“杀了陈世美!”砖头瓦块齐向戏台上打来。掌班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不敢在前台露头,赶紧溜到后台。这时,唱《陈州放粮》的“包公”还未下装,他问:“台下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掌班的一见“包公”,忽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推着他说:“快,快到前台接着往下唱。”

  黑脸包公只得重新弹衣整冠,带着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一班人马上场了。按照掌班的策划,迎合观众的心理,他高高举起铡刀,将陈世美咔嚓了事。台下一片呼声。从此,小戏《秦香莲抱琵琶》变成大戏《铡美案》,越唱越火,陈世美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

陈中斌 发表于  2015-07-07 05:24:28 119字 ( 0/186)

当“历史”或个人要作案时,便显示出一个民族的民族性。恩施法院陈雪松门吃了,恩施法院陈雪松门痴了。个人滥用权力乘上人口总数这个分母,便娄娄爆发民族病,这也要杀那也

  文/东方弧

  陈世美已经成为负心男人的代名词,那是因为戏剧《铡美案》的深远影响。

  《铡美案》又名《秦香莲》,极受民众喜爱。上世纪70年代末,刚结束“八亿人民八个戏”的局面,很多传统戏剧又重现舞台。湖南衡阳市便上演《秦香莲》,场场爆满,买不到票。某单位一员工得了癌症,躺在医院,领导上门慰问,问他有什么要求,他说我就是想看一场《秦香莲》。领导听了很感动,与有关方面联系,为他买到一张票。当他看到包龙图的铡刀高高举起,喜新厌旧的驸马陈世美即将人头落地时,感到此生没有白来,脸上充满欣慰。

  老百姓欢呼包龙图,痛恨陈世美。他们认为确有其事。历史上确有陈世美这个人,但他不是宋代人,而是清代一名官员。他没有喜新厌旧,是一位口碑不错的干部。

  传统戏剧中的陈世美,自报家门是“湖广均州人氏”。据《均州志·进士篇》记载:“顺治十二年,乙未科史大成榜,陈年谷,官贵州思石道兼按察司副使布政司参政。”又据《湖北历史人物辞典》记载:陈世美,清代官员,原名年谷,又名熟美,均州(即湖北均县,现丹江口市)人,出身于士官之家,清初游学北京。

  顺治八年(1651年)辛卯科进士。初任河北某地知县,后因得康熙赏识,升为贵州分守思仁府兼石道按察使,兼布政使参政。在贵州为官时,同乡同学来投,谋取官职,他多次接待,并劝以刻苦攻读以求仕进。后因来投者日多,难于应付,乃嘱总管家一律谢绝。家住均州城郊秦家坡的同窗胡梦蝶,昔日与他同京赶考时,曾以钱财相助,因遭总管家回绝,顿生报复之心,遂将社会上一些升官发财、忘恩负义而抛妻灭子之事,捏在一起,加在他身上,编成戏剧《秦香莲》,在陕西、河南等地演出。相传清末一河南剧团到均州,演出此戏时,陈的一个后人看了,气得当场吐血,陈世美第八代孙还组织家庭众人,当场砸了该剧团衣箱,并殴打演员,死伤数人,演出被迫停止。

  “包公”说:“你急糊涂啦!我在宋朝,陈世美在清朝,相隔几百年,咋能同台唱戏?”“哎呀,事到这般时候,管他同朝不同朝呢!”掌班的说,“陈世美那么大的驸马官,谁敢杀他?只有你‘包黑子’铁面无私可以把他铡了,给老百姓出出气,就算煞戏了。”  有人也许会问:陈世美被冤枉也是清朝的事,怎么会扯到宋朝、扯到包公身上去了呢?这就源于一次偶然的恶搞。相传清朝某年正月十六,某地请来一个戏班子,先演《陈州放粮》,再演《秦香莲抱琵琶》。本来《陈州放粮》演的是宋朝,《秦香莲抱琵琶》演的是清朝,风马牛不相及。《秦香莲抱琵琶》演到中午,看的人越来越多,情绪越来越激动。按预定情节,陈世美的家将韩琪受命追杀秦香莲,又放走秦香莲,韩琪自刎,秦香莲拉着儿女倒在血泊中……又是到此煞戏了。看戏的不肯走,大家齐声吼:“杀了陈世美!”砖头瓦块齐向戏台上打来。掌班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不敢在前台露头,赶紧溜到后台。这时,唱《陈州放粮》的“包公”还未下装,他问:“台下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掌班的一见“包公”,忽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推着他说:“快,快到前台接着往下唱。”

  黑脸包公只得重新弹衣整冠,带着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一班人马上场了。按照掌班的策划,迎合观众的心理,他高高举起铡刀,将陈世美咔嚓了事。台下一片呼声。从此,小戏《秦香莲抱琵琶》变成大戏《铡美案》,越唱越火,陈世美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

听涛16269 发表于  2015-07-05 21:08:01 75字 ( 0/156)

古典文化有好多内容不可信,比如三国周瑜,以及诸葛亮等等,历史就教人说谎,中华文化是农业时代的文化,现在是信息时代,文化更要跟上时代的步伐,要全面西化。

  文/东方弧

  陈世美已经成为负心男人的代名词,那是因为戏剧《铡美案》的深远影响。

  《铡美案》又名《秦香莲》,极受民众喜爱。上世纪70年代末,刚结束“八亿人民八个戏”的局面,很多传统戏剧又重现舞台。湖南衡阳市便上演《秦香莲》,场场爆满,买不到票。某单位一员工得了癌症,躺在医院,领导上门慰问,问他有什么要求,他说我就是想看一场《秦香莲》。领导听了很感动,与有关方面联系,为他买到一张票。当他看到包龙图的铡刀高高举起,喜新厌旧的驸马陈世美即将人头落地时,感到此生没有白来,脸上充满欣慰。

  老百姓欢呼包龙图,痛恨陈世美。他们认为确有其事。历史上确有陈世美这个人,但他不是宋代人,而是清代一名官员。他没有喜新厌旧,是一位口碑不错的干部。

  传统戏剧中的陈世美,自报家门是“湖广均州人氏”。据《均州志·进士篇》记载:“顺治十二年,乙未科史大成榜,陈年谷,官贵州思石道兼按察司副使布政司参政。”又据《湖北历史人物辞典》记载:陈世美,清代官员,原名年谷,又名熟美,均州(即湖北均县,现丹江口市)人,出身于士官之家,清初游学北京。

  顺治八年(1651年)辛卯科进士。初任河北某地知县,后因得康熙赏识,升为贵州分守思仁府兼石道按察使,兼布政使参政。在贵州为官时,同乡同学来投,谋取官职,他多次接待,并劝以刻苦攻读以求仕进。后因来投者日多,难于应付,乃嘱总管家一律谢绝。家住均州城郊秦家坡的同窗胡梦蝶,昔日与他同京赶考时,曾以钱财相助,因遭总管家回绝,顿生报复之心,遂将社会上一些升官发财、忘恩负义而抛妻灭子之事,捏在一起,加在他身上,编成戏剧《秦香莲》,在陕西、河南等地演出。相传清末一河南剧团到均州,演出此戏时,陈的一个后人看了,气得当场吐血,陈世美第八代孙还组织家庭众人,当场砸了该剧团衣箱,并殴打演员,死伤数人,演出被迫停止。

  “包公”说:“你急糊涂啦!我在宋朝,陈世美在清朝,相隔几百年,咋能同台唱戏?”“哎呀,事到这般时候,管他同朝不同朝呢!”掌班的说,“陈世美那么大的驸马官,谁敢杀他?只有你‘包黑子’铁面无私可以把他铡了,给老百姓出出气,就算煞戏了。”  有人也许会问:陈世美被冤枉也是清朝的事,怎么会扯到宋朝、扯到包公身上去了呢?这就源于一次偶然的恶搞。相传清朝某年正月十六,某地请来一个戏班子,先演《陈州放粮》,再演《秦香莲抱琵琶》。本来《陈州放粮》演的是宋朝,《秦香莲抱琵琶》演的是清朝,风马牛不相及。《秦香莲抱琵琶》演到中午,看的人越来越多,情绪越来越激动。按预定情节,陈世美的家将韩琪受命追杀秦香莲,又放走秦香莲,韩琪自刎,秦香莲拉着儿女倒在血泊中……又是到此煞戏了。看戏的不肯走,大家齐声吼:“杀了陈世美!”砖头瓦块齐向戏台上打来。掌班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不敢在前台露头,赶紧溜到后台。这时,唱《陈州放粮》的“包公”还未下装,他问:“台下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掌班的一见“包公”,忽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推着他说:“快,快到前台接着往下唱。”

  黑脸包公只得重新弹衣整冠,带着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一班人马上场了。按照掌班的策划,迎合观众的心理,他高高举起铡刀,将陈世美咔嚓了事。台下一片呼声。从此,小戏《秦香莲抱琵琶》变成大戏《铡美案》,越唱越火,陈世美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

何事鸳鸯3624 发表于  2015-07-05 20:59:21 53字 ( 0/166)

不管时代如何变,共同经历过创家立业时代的夫妻都不应当离弃,这应当是做人应有的良心。只能同甘不能共苦的另议。

  文/东方弧

  陈世美已经成为负心男人的代名词,那是因为戏剧《铡美案》的深远影响。

  《铡美案》又名《秦香莲》,极受民众喜爱。上世纪70年代末,刚结束“八亿人民八个戏”的局面,很多传统戏剧又重现舞台。湖南衡阳市便上演《秦香莲》,场场爆满,买不到票。某单位一员工得了癌症,躺在医院,领导上门慰问,问他有什么要求,他说我就是想看一场《秦香莲》。领导听了很感动,与有关方面联系,为他买到一张票。当他看到包龙图的铡刀高高举起,喜新厌旧的驸马陈世美即将人头落地时,感到此生没有白来,脸上充满欣慰。

  老百姓欢呼包龙图,痛恨陈世美。他们认为确有其事。历史上确有陈世美这个人,但他不是宋代人,而是清代一名官员。他没有喜新厌旧,是一位口碑不错的干部。

  传统戏剧中的陈世美,自报家门是“湖广均州人氏”。据《均州志·进士篇》记载:“顺治十二年,乙未科史大成榜,陈年谷,官贵州思石道兼按察司副使布政司参政。”又据《湖北历史人物辞典》记载:陈世美,清代官员,原名年谷,又名熟美,均州(即湖北均县,现丹江口市)人,出身于士官之家,清初游学北京。

  顺治八年(1651年)辛卯科进士。初任河北某地知县,后因得康熙赏识,升为贵州分守思仁府兼石道按察使,兼布政使参政。在贵州为官时,同乡同学来投,谋取官职,他多次接待,并劝以刻苦攻读以求仕进。后因来投者日多,难于应付,乃嘱总管家一律谢绝。家住均州城郊秦家坡的同窗胡梦蝶,昔日与他同京赶考时,曾以钱财相助,因遭总管家回绝,顿生报复之心,遂将社会上一些升官发财、忘恩负义而抛妻灭子之事,捏在一起,加在他身上,编成戏剧《秦香莲》,在陕西、河南等地演出。相传清末一河南剧团到均州,演出此戏时,陈的一个后人看了,气得当场吐血,陈世美第八代孙还组织家庭众人,当场砸了该剧团衣箱,并殴打演员,死伤数人,演出被迫停止。

  “包公”说:“你急糊涂啦!我在宋朝,陈世美在清朝,相隔几百年,咋能同台唱戏?”“哎呀,事到这般时候,管他同朝不同朝呢!”掌班的说,“陈世美那么大的驸马官,谁敢杀他?只有你‘包黑子’铁面无私可以把他铡了,给老百姓出出气,就算煞戏了。”  有人也许会问:陈世美被冤枉也是清朝的事,怎么会扯到宋朝、扯到包公身上去了呢?这就源于一次偶然的恶搞。相传清朝某年正月十六,某地请来一个戏班子,先演《陈州放粮》,再演《秦香莲抱琵琶》。本来《陈州放粮》演的是宋朝,《秦香莲抱琵琶》演的是清朝,风马牛不相及。《秦香莲抱琵琶》演到中午,看的人越来越多,情绪越来越激动。按预定情节,陈世美的家将韩琪受命追杀秦香莲,又放走秦香莲,韩琪自刎,秦香莲拉着儿女倒在血泊中……又是到此煞戏了。看戏的不肯走,大家齐声吼:“杀了陈世美!”砖头瓦块齐向戏台上打来。掌班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不敢在前台露头,赶紧溜到后台。这时,唱《陈州放粮》的“包公”还未下装,他问:“台下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掌班的一见“包公”,忽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推着他说:“快,快到前台接着往下唱。”

  黑脸包公只得重新弹衣整冠,带着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一班人马上场了。按照掌班的策划,迎合观众的心理,他高高举起铡刀,将陈世美咔嚓了事。台下一片呼声。从此,小戏《秦香莲抱琵琶》变成大戏《铡美案》,越唱越火,陈世美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

cswb 发表于  2015-07-04 23:04:11 7字 ( 0/170)

穿越时空的人。

  文/东方弧

  陈世美已经成为负心男人的代名词,那是因为戏剧《铡美案》的深远影响。

  《铡美案》又名《秦香莲》,极受民众喜爱。上世纪70年代末,刚结束“八亿人民八个戏”的局面,很多传统戏剧又重现舞台。湖南衡阳市便上演《秦香莲》,场场爆满,买不到票。某单位一员工得了癌症,躺在医院,领导上门慰问,问他有什么要求,他说我就是想看一场《秦香莲》。领导听了很感动,与有关方面联系,为他买到一张票。当他看到包龙图的铡刀高高举起,喜新厌旧的驸马陈世美即将人头落地时,感到此生没有白来,脸上充满欣慰。

  老百姓欢呼包龙图,痛恨陈世美。他们认为确有其事。历史上确有陈世美这个人,但他不是宋代人,而是清代一名官员。他没有喜新厌旧,是一位口碑不错的干部。

  传统戏剧中的陈世美,自报家门是“湖广均州人氏”。据《均州志·进士篇》记载:“顺治十二年,乙未科史大成榜,陈年谷,官贵州思石道兼按察司副使布政司参政。”又据《湖北历史人物辞典》记载:陈世美,清代官员,原名年谷,又名熟美,均州(即湖北均县,现丹江口市)人,出身于士官之家,清初游学北京。

  顺治八年(1651年)辛卯科进士。初任河北某地知县,后因得康熙赏识,升为贵州分守思仁府兼石道按察使,兼布政使参政。在贵州为官时,同乡同学来投,谋取官职,他多次接待,并劝以刻苦攻读以求仕进。后因来投者日多,难于应付,乃嘱总管家一律谢绝。家住均州城郊秦家坡的同窗胡梦蝶,昔日与他同京赶考时,曾以钱财相助,因遭总管家回绝,顿生报复之心,遂将社会上一些升官发财、忘恩负义而抛妻灭子之事,捏在一起,加在他身上,编成戏剧《秦香莲》,在陕西、河南等地演出。相传清末一河南剧团到均州,演出此戏时,陈的一个后人看了,气得当场吐血,陈世美第八代孙还组织家庭众人,当场砸了该剧团衣箱,并殴打演员,死伤数人,演出被迫停止。

  “包公”说:“你急糊涂啦!我在宋朝,陈世美在清朝,相隔几百年,咋能同台唱戏?”“哎呀,事到这般时候,管他同朝不同朝呢!”掌班的说,“陈世美那么大的驸马官,谁敢杀他?只有你‘包黑子’铁面无私可以把他铡了,给老百姓出出气,就算煞戏了。”  有人也许会问:陈世美被冤枉也是清朝的事,怎么会扯到宋朝、扯到包公身上去了呢?这就源于一次偶然的恶搞。相传清朝某年正月十六,某地请来一个戏班子,先演《陈州放粮》,再演《秦香莲抱琵琶》。本来《陈州放粮》演的是宋朝,《秦香莲抱琵琶》演的是清朝,风马牛不相及。《秦香莲抱琵琶》演到中午,看的人越来越多,情绪越来越激动。按预定情节,陈世美的家将韩琪受命追杀秦香莲,又放走秦香莲,韩琪自刎,秦香莲拉着儿女倒在血泊中……又是到此煞戏了。看戏的不肯走,大家齐声吼:“杀了陈世美!”砖头瓦块齐向戏台上打来。掌班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不敢在前台露头,赶紧溜到后台。这时,唱《陈州放粮》的“包公”还未下装,他问:“台下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掌班的一见“包公”,忽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推着他说:“快,快到前台接着往下唱。”

  黑脸包公只得重新弹衣整冠,带着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一班人马上场了。按照掌班的策划,迎合观众的心理,他高高举起铡刀,将陈世美咔嚓了事。台下一片呼声。从此,小戏《秦香莲抱琵琶》变成大戏《铡美案》,越唱越火,陈世美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

27.198.26 发表于  2015-07-04 17:48:30 23字 ( 0/171)

越是臭名昭著,越要给他平反,作者纯粹居心不良。

  文/东方弧

  陈世美已经成为负心男人的代名词,那是因为戏剧《铡美案》的深远影响。

  《铡美案》又名《秦香莲》,极受民众喜爱。上世纪70年代末,刚结束“八亿人民八个戏”的局面,很多传统戏剧又重现舞台。湖南衡阳市便上演《秦香莲》,场场爆满,买不到票。某单位一员工得了癌症,躺在医院,领导上门慰问,问他有什么要求,他说我就是想看一场《秦香莲》。领导听了很感动,与有关方面联系,为他买到一张票。当他看到包龙图的铡刀高高举起,喜新厌旧的驸马陈世美即将人头落地时,感到此生没有白来,脸上充满欣慰。

  老百姓欢呼包龙图,痛恨陈世美。他们认为确有其事。历史上确有陈世美这个人,但他不是宋代人,而是清代一名官员。他没有喜新厌旧,是一位口碑不错的干部。

  传统戏剧中的陈世美,自报家门是“湖广均州人氏”。据《均州志·进士篇》记载:“顺治十二年,乙未科史大成榜,陈年谷,官贵州思石道兼按察司副使布政司参政。”又据《湖北历史人物辞典》记载:陈世美,清代官员,原名年谷,又名熟美,均州(即湖北均县,现丹江口市)人,出身于士官之家,清初游学北京。

  顺治八年(1651年)辛卯科进士。初任河北某地知县,后因得康熙赏识,升为贵州分守思仁府兼石道按察使,兼布政使参政。在贵州为官时,同乡同学来投,谋取官职,他多次接待,并劝以刻苦攻读以求仕进。后因来投者日多,难于应付,乃嘱总管家一律谢绝。家住均州城郊秦家坡的同窗胡梦蝶,昔日与他同京赶考时,曾以钱财相助,因遭总管家回绝,顿生报复之心,遂将社会上一些升官发财、忘恩负义而抛妻灭子之事,捏在一起,加在他身上,编成戏剧《秦香莲》,在陕西、河南等地演出。相传清末一河南剧团到均州,演出此戏时,陈的一个后人看了,气得当场吐血,陈世美第八代孙还组织家庭众人,当场砸了该剧团衣箱,并殴打演员,死伤数人,演出被迫停止。

  “包公”说:“你急糊涂啦!我在宋朝,陈世美在清朝,相隔几百年,咋能同台唱戏?”“哎呀,事到这般时候,管他同朝不同朝呢!”掌班的说,“陈世美那么大的驸马官,谁敢杀他?只有你‘包黑子’铁面无私可以把他铡了,给老百姓出出气,就算煞戏了。”  有人也许会问:陈世美被冤枉也是清朝的事,怎么会扯到宋朝、扯到包公身上去了呢?这就源于一次偶然的恶搞。相传清朝某年正月十六,某地请来一个戏班子,先演《陈州放粮》,再演《秦香莲抱琵琶》。本来《陈州放粮》演的是宋朝,《秦香莲抱琵琶》演的是清朝,风马牛不相及。《秦香莲抱琵琶》演到中午,看的人越来越多,情绪越来越激动。按预定情节,陈世美的家将韩琪受命追杀秦香莲,又放走秦香莲,韩琪自刎,秦香莲拉着儿女倒在血泊中……又是到此煞戏了。看戏的不肯走,大家齐声吼:“杀了陈世美!”砖头瓦块齐向戏台上打来。掌班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不敢在前台露头,赶紧溜到后台。这时,唱《陈州放粮》的“包公”还未下装,他问:“台下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掌班的一见“包公”,忽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推着他说:“快,快到前台接着往下唱。”

  黑脸包公只得重新弹衣整冠,带着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一班人马上场了。按照掌班的策划,迎合观众的心理,他高高举起铡刀,将陈世美咔嚓了事。台下一片呼声。从此,小戏《秦香莲抱琵琶》变成大戏《铡美案》,越唱越火,陈世美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

荆楚弟子 发表于  2015-07-04 17:34:48 48字 ( 0/221)

将民间历史文学作品和历史上一个同名人硬扯到一起为陈世美翻案,不仅无知、无聊还有点无耻......

  文/东方弧

  陈世美已经成为负心男人的代名词,那是因为戏剧《铡美案》的深远影响。

  《铡美案》又名《秦香莲》,极受民众喜爱。上世纪70年代末,刚结束“八亿人民八个戏”的局面,很多传统戏剧又重现舞台。湖南衡阳市便上演《秦香莲》,场场爆满,买不到票。某单位一员工得了癌症,躺在医院,领导上门慰问,问他有什么要求,他说我就是想看一场《秦香莲》。领导听了很感动,与有关方面联系,为他买到一张票。当他看到包龙图的铡刀高高举起,喜新厌旧的驸马陈世美即将人头落地时,感到此生没有白来,脸上充满欣慰。

  老百姓欢呼包龙图,痛恨陈世美。他们认为确有其事。历史上确有陈世美这个人,但他不是宋代人,而是清代一名官员。他没有喜新厌旧,是一位口碑不错的干部。

  传统戏剧中的陈世美,自报家门是“湖广均州人氏”。据《均州志·进士篇》记载:“顺治十二年,乙未科史大成榜,陈年谷,官贵州思石道兼按察司副使布政司参政。”又据《湖北历史人物辞典》记载:陈世美,清代官员,原名年谷,又名熟美,均州(即湖北均县,现丹江口市)人,出身于士官之家,清初游学北京。

  顺治八年(1651年)辛卯科进士。初任河北某地知县,后因得康熙赏识,升为贵州分守思仁府兼石道按察使,兼布政使参政。在贵州为官时,同乡同学来投,谋取官职,他多次接待,并劝以刻苦攻读以求仕进。后因来投者日多,难于应付,乃嘱总管家一律谢绝。家住均州城郊秦家坡的同窗胡梦蝶,昔日与他同京赶考时,曾以钱财相助,因遭总管家回绝,顿生报复之心,遂将社会上一些升官发财、忘恩负义而抛妻灭子之事,捏在一起,加在他身上,编成戏剧《秦香莲》,在陕西、河南等地演出。相传清末一河南剧团到均州,演出此戏时,陈的一个后人看了,气得当场吐血,陈世美第八代孙还组织家庭众人,当场砸了该剧团衣箱,并殴打演员,死伤数人,演出被迫停止。

  “包公”说:“你急糊涂啦!我在宋朝,陈世美在清朝,相隔几百年,咋能同台唱戏?”“哎呀,事到这般时候,管他同朝不同朝呢!”掌班的说,“陈世美那么大的驸马官,谁敢杀他?只有你‘包黑子’铁面无私可以把他铡了,给老百姓出出气,就算煞戏了。”  有人也许会问:陈世美被冤枉也是清朝的事,怎么会扯到宋朝、扯到包公身上去了呢?这就源于一次偶然的恶搞。相传清朝某年正月十六,某地请来一个戏班子,先演《陈州放粮》,再演《秦香莲抱琵琶》。本来《陈州放粮》演的是宋朝,《秦香莲抱琵琶》演的是清朝,风马牛不相及。《秦香莲抱琵琶》演到中午,看的人越来越多,情绪越来越激动。按预定情节,陈世美的家将韩琪受命追杀秦香莲,又放走秦香莲,韩琪自刎,秦香莲拉着儿女倒在血泊中……又是到此煞戏了。看戏的不肯走,大家齐声吼:“杀了陈世美!”砖头瓦块齐向戏台上打来。掌班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不敢在前台露头,赶紧溜到后台。这时,唱《陈州放粮》的“包公”还未下装,他问:“台下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掌班的一见“包公”,忽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推着他说:“快,快到前台接着往下唱。”

  黑脸包公只得重新弹衣整冠,带着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一班人马上场了。按照掌班的策划,迎合观众的心理,他高高举起铡刀,将陈世美咔嚓了事。台下一片呼声。从此,小戏《秦香莲抱琵琶》变成大戏《铡美案》,越唱越火,陈世美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

真理是正义 发表于  2015-07-04 11:09:12 9字 ( 0/152)

胡编欺人有意思么/

  文/东方弧

  陈世美已经成为负心男人的代名词,那是因为戏剧《铡美案》的深远影响。

  《铡美案》又名《秦香莲》,极受民众喜爱。上世纪70年代末,刚结束“八亿人民八个戏”的局面,很多传统戏剧又重现舞台。湖南衡阳市便上演《秦香莲》,场场爆满,买不到票。某单位一员工得了癌症,躺在医院,领导上门慰问,问他有什么要求,他说我就是想看一场《秦香莲》。领导听了很感动,与有关方面联系,为他买到一张票。当他看到包龙图的铡刀高高举起,喜新厌旧的驸马陈世美即将人头落地时,感到此生没有白来,脸上充满欣慰。

  老百姓欢呼包龙图,痛恨陈世美。他们认为确有其事。历史上确有陈世美这个人,但他不是宋代人,而是清代一名官员。他没有喜新厌旧,是一位口碑不错的干部。

  传统戏剧中的陈世美,自报家门是“湖广均州人氏”。据《均州志·进士篇》记载:“顺治十二年,乙未科史大成榜,陈年谷,官贵州思石道兼按察司副使布政司参政。”又据《湖北历史人物辞典》记载:陈世美,清代官员,原名年谷,又名熟美,均州(即湖北均县,现丹江口市)人,出身于士官之家,清初游学北京。

  顺治八年(1651年)辛卯科进士。初任河北某地知县,后因得康熙赏识,升为贵州分守思仁府兼石道按察使,兼布政使参政。在贵州为官时,同乡同学来投,谋取官职,他多次接待,并劝以刻苦攻读以求仕进。后因来投者日多,难于应付,乃嘱总管家一律谢绝。家住均州城郊秦家坡的同窗胡梦蝶,昔日与他同京赶考时,曾以钱财相助,因遭总管家回绝,顿生报复之心,遂将社会上一些升官发财、忘恩负义而抛妻灭子之事,捏在一起,加在他身上,编成戏剧《秦香莲》,在陕西、河南等地演出。相传清末一河南剧团到均州,演出此戏时,陈的一个后人看了,气得当场吐血,陈世美第八代孙还组织家庭众人,当场砸了该剧团衣箱,并殴打演员,死伤数人,演出被迫停止。

  “包公”说:“你急糊涂啦!我在宋朝,陈世美在清朝,相隔几百年,咋能同台唱戏?”“哎呀,事到这般时候,管他同朝不同朝呢!”掌班的说,“陈世美那么大的驸马官,谁敢杀他?只有你‘包黑子’铁面无私可以把他铡了,给老百姓出出气,就算煞戏了。”  有人也许会问:陈世美被冤枉也是清朝的事,怎么会扯到宋朝、扯到包公身上去了呢?这就源于一次偶然的恶搞。相传清朝某年正月十六,某地请来一个戏班子,先演《陈州放粮》,再演《秦香莲抱琵琶》。本来《陈州放粮》演的是宋朝,《秦香莲抱琵琶》演的是清朝,风马牛不相及。《秦香莲抱琵琶》演到中午,看的人越来越多,情绪越来越激动。按预定情节,陈世美的家将韩琪受命追杀秦香莲,又放走秦香莲,韩琪自刎,秦香莲拉着儿女倒在血泊中……又是到此煞戏了。看戏的不肯走,大家齐声吼:“杀了陈世美!”砖头瓦块齐向戏台上打来。掌班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不敢在前台露头,赶紧溜到后台。这时,唱《陈州放粮》的“包公”还未下装,他问:“台下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掌班的一见“包公”,忽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推着他说:“快,快到前台接着往下唱。”

  黑脸包公只得重新弹衣整冠,带着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一班人马上场了。按照掌班的策划,迎合观众的心理,他高高举起铡刀,将陈世美咔嚓了事。台下一片呼声。从此,小戏《秦香莲抱琵琶》变成大戏《铡美案》,越唱越火,陈世美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

219.138.202 发表于  2015-07-03 12:13:39 15字 ( 0/245)

陈世美难过人情关!说明当官不易

  文/东方弧

  陈世美已经成为负心男人的代名词,那是因为戏剧《铡美案》的深远影响。

  《铡美案》又名《秦香莲》,极受民众喜爱。上世纪70年代末,刚结束“八亿人民八个戏”的局面,很多传统戏剧又重现舞台。湖南衡阳市便上演《秦香莲》,场场爆满,买不到票。某单位一员工得了癌症,躺在医院,领导上门慰问,问他有什么要求,他说我就是想看一场《秦香莲》。领导听了很感动,与有关方面联系,为他买到一张票。当他看到包龙图的铡刀高高举起,喜新厌旧的驸马陈世美即将人头落地时,感到此生没有白来,脸上充满欣慰。

  老百姓欢呼包龙图,痛恨陈世美。他们认为确有其事。历史上确有陈世美这个人,但他不是宋代人,而是清代一名官员。他没有喜新厌旧,是一位口碑不错的干部。

  传统戏剧中的陈世美,自报家门是“湖广均州人氏”。据《均州志·进士篇》记载:“顺治十二年,乙未科史大成榜,陈年谷,官贵州思石道兼按察司副使布政司参政。”又据《湖北历史人物辞典》记载:陈世美,清代官员,原名年谷,又名熟美,均州(即湖北均县,现丹江口市)人,出身于士官之家,清初游学北京。

  顺治八年(1651年)辛卯科进士。初任河北某地知县,后因得康熙赏识,升为贵州分守思仁府兼石道按察使,兼布政使参政。在贵州为官时,同乡同学来投,谋取官职,他多次接待,并劝以刻苦攻读以求仕进。后因来投者日多,难于应付,乃嘱总管家一律谢绝。家住均州城郊秦家坡的同窗胡梦蝶,昔日与他同京赶考时,曾以钱财相助,因遭总管家回绝,顿生报复之心,遂将社会上一些升官发财、忘恩负义而抛妻灭子之事,捏在一起,加在他身上,编成戏剧《秦香莲》,在陕西、河南等地演出。相传清末一河南剧团到均州,演出此戏时,陈的一个后人看了,气得当场吐血,陈世美第八代孙还组织家庭众人,当场砸了该剧团衣箱,并殴打演员,死伤数人,演出被迫停止。

  “包公”说:“你急糊涂啦!我在宋朝,陈世美在清朝,相隔几百年,咋能同台唱戏?”“哎呀,事到这般时候,管他同朝不同朝呢!”掌班的说,“陈世美那么大的驸马官,谁敢杀他?只有你‘包黑子’铁面无私可以把他铡了,给老百姓出出气,就算煞戏了。”  有人也许会问:陈世美被冤枉也是清朝的事,怎么会扯到宋朝、扯到包公身上去了呢?这就源于一次偶然的恶搞。相传清朝某年正月十六,某地请来一个戏班子,先演《陈州放粮》,再演《秦香莲抱琵琶》。本来《陈州放粮》演的是宋朝,《秦香莲抱琵琶》演的是清朝,风马牛不相及。《秦香莲抱琵琶》演到中午,看的人越来越多,情绪越来越激动。按预定情节,陈世美的家将韩琪受命追杀秦香莲,又放走秦香莲,韩琪自刎,秦香莲拉着儿女倒在血泊中……又是到此煞戏了。看戏的不肯走,大家齐声吼:“杀了陈世美!”砖头瓦块齐向戏台上打来。掌班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不敢在前台露头,赶紧溜到后台。这时,唱《陈州放粮》的“包公”还未下装,他问:“台下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掌班的一见“包公”,忽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推着他说:“快,快到前台接着往下唱。”

  黑脸包公只得重新弹衣整冠,带着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一班人马上场了。按照掌班的策划,迎合观众的心理,他高高举起铡刀,将陈世美咔嚓了事。台下一片呼声。从此,小戏《秦香莲抱琵琶》变成大戏《铡美案》,越唱越火,陈世美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

摩登巾帼173710 发表于  2015-07-02 22:29:01 43字 ( 0/254)

真实的陈世美和负心的陈世美真的不是一回事。多学习一下文学理论和幽默,你就不会这么无聊。

  文/东方弧

  陈世美已经成为负心男人的代名词,那是因为戏剧《铡美案》的深远影响。

  《铡美案》又名《秦香莲》,极受民众喜爱。上世纪70年代末,刚结束“八亿人民八个戏”的局面,很多传统戏剧又重现舞台。湖南衡阳市便上演《秦香莲》,场场爆满,买不到票。某单位一员工得了癌症,躺在医院,领导上门慰问,问他有什么要求,他说我就是想看一场《秦香莲》。领导听了很感动,与有关方面联系,为他买到一张票。当他看到包龙图的铡刀高高举起,喜新厌旧的驸马陈世美即将人头落地时,感到此生没有白来,脸上充满欣慰。

  老百姓欢呼包龙图,痛恨陈世美。他们认为确有其事。历史上确有陈世美这个人,但他不是宋代人,而是清代一名官员。他没有喜新厌旧,是一位口碑不错的干部。

  传统戏剧中的陈世美,自报家门是“湖广均州人氏”。据《均州志·进士篇》记载:“顺治十二年,乙未科史大成榜,陈年谷,官贵州思石道兼按察司副使布政司参政。”又据《湖北历史人物辞典》记载:陈世美,清代官员,原名年谷,又名熟美,均州(即湖北均县,现丹江口市)人,出身于士官之家,清初游学北京。

  顺治八年(1651年)辛卯科进士。初任河北某地知县,后因得康熙赏识,升为贵州分守思仁府兼石道按察使,兼布政使参政。在贵州为官时,同乡同学来投,谋取官职,他多次接待,并劝以刻苦攻读以求仕进。后因来投者日多,难于应付,乃嘱总管家一律谢绝。家住均州城郊秦家坡的同窗胡梦蝶,昔日与他同京赶考时,曾以钱财相助,因遭总管家回绝,顿生报复之心,遂将社会上一些升官发财、忘恩负义而抛妻灭子之事,捏在一起,加在他身上,编成戏剧《秦香莲》,在陕西、河南等地演出。相传清末一河南剧团到均州,演出此戏时,陈的一个后人看了,气得当场吐血,陈世美第八代孙还组织家庭众人,当场砸了该剧团衣箱,并殴打演员,死伤数人,演出被迫停止。

  “包公”说:“你急糊涂啦!我在宋朝,陈世美在清朝,相隔几百年,咋能同台唱戏?”“哎呀,事到这般时候,管他同朝不同朝呢!”掌班的说,“陈世美那么大的驸马官,谁敢杀他?只有你‘包黑子’铁面无私可以把他铡了,给老百姓出出气,就算煞戏了。”  有人也许会问:陈世美被冤枉也是清朝的事,怎么会扯到宋朝、扯到包公身上去了呢?这就源于一次偶然的恶搞。相传清朝某年正月十六,某地请来一个戏班子,先演《陈州放粮》,再演《秦香莲抱琵琶》。本来《陈州放粮》演的是宋朝,《秦香莲抱琵琶》演的是清朝,风马牛不相及。《秦香莲抱琵琶》演到中午,看的人越来越多,情绪越来越激动。按预定情节,陈世美的家将韩琪受命追杀秦香莲,又放走秦香莲,韩琪自刎,秦香莲拉着儿女倒在血泊中……又是到此煞戏了。看戏的不肯走,大家齐声吼:“杀了陈世美!”砖头瓦块齐向戏台上打来。掌班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不敢在前台露头,赶紧溜到后台。这时,唱《陈州放粮》的“包公”还未下装,他问:“台下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掌班的一见“包公”,忽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推着他说:“快,快到前台接着往下唱。”

  黑脸包公只得重新弹衣整冠,带着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一班人马上场了。按照掌班的策划,迎合观众的心理,他高高举起铡刀,将陈世美咔嚓了事。台下一片呼声。从此,小戏《秦香莲抱琵琶》变成大戏《铡美案》,越唱越火,陈世美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

摩登巾帼173710 发表于  2015-07-02 22:27:31 42字 ( 0/222)

真的陈世美与负心的陈世美真的无关。多学点文学理论和幽默你就不苦恼了。别整日这么无聊。

  文/东方弧

  陈世美已经成为负心男人的代名词,那是因为戏剧《铡美案》的深远影响。

  《铡美案》又名《秦香莲》,极受民众喜爱。上世纪70年代末,刚结束“八亿人民八个戏”的局面,很多传统戏剧又重现舞台。湖南衡阳市便上演《秦香莲》,场场爆满,买不到票。某单位一员工得了癌症,躺在医院,领导上门慰问,问他有什么要求,他说我就是想看一场《秦香莲》。领导听了很感动,与有关方面联系,为他买到一张票。当他看到包龙图的铡刀高高举起,喜新厌旧的驸马陈世美即将人头落地时,感到此生没有白来,脸上充满欣慰。

  老百姓欢呼包龙图,痛恨陈世美。他们认为确有其事。历史上确有陈世美这个人,但他不是宋代人,而是清代一名官员。他没有喜新厌旧,是一位口碑不错的干部。

  传统戏剧中的陈世美,自报家门是“湖广均州人氏”。据《均州志·进士篇》记载:“顺治十二年,乙未科史大成榜,陈年谷,官贵州思石道兼按察司副使布政司参政。”又据《湖北历史人物辞典》记载:陈世美,清代官员,原名年谷,又名熟美,均州(即湖北均县,现丹江口市)人,出身于士官之家,清初游学北京。

  顺治八年(1651年)辛卯科进士。初任河北某地知县,后因得康熙赏识,升为贵州分守思仁府兼石道按察使,兼布政使参政。在贵州为官时,同乡同学来投,谋取官职,他多次接待,并劝以刻苦攻读以求仕进。后因来投者日多,难于应付,乃嘱总管家一律谢绝。家住均州城郊秦家坡的同窗胡梦蝶,昔日与他同京赶考时,曾以钱财相助,因遭总管家回绝,顿生报复之心,遂将社会上一些升官发财、忘恩负义而抛妻灭子之事,捏在一起,加在他身上,编成戏剧《秦香莲》,在陕西、河南等地演出。相传清末一河南剧团到均州,演出此戏时,陈的一个后人看了,气得当场吐血,陈世美第八代孙还组织家庭众人,当场砸了该剧团衣箱,并殴打演员,死伤数人,演出被迫停止。

  “包公”说:“你急糊涂啦!我在宋朝,陈世美在清朝,相隔几百年,咋能同台唱戏?”“哎呀,事到这般时候,管他同朝不同朝呢!”掌班的说,“陈世美那么大的驸马官,谁敢杀他?只有你‘包黑子’铁面无私可以把他铡了,给老百姓出出气,就算煞戏了。”  有人也许会问:陈世美被冤枉也是清朝的事,怎么会扯到宋朝、扯到包公身上去了呢?这就源于一次偶然的恶搞。相传清朝某年正月十六,某地请来一个戏班子,先演《陈州放粮》,再演《秦香莲抱琵琶》。本来《陈州放粮》演的是宋朝,《秦香莲抱琵琶》演的是清朝,风马牛不相及。《秦香莲抱琵琶》演到中午,看的人越来越多,情绪越来越激动。按预定情节,陈世美的家将韩琪受命追杀秦香莲,又放走秦香莲,韩琪自刎,秦香莲拉着儿女倒在血泊中……又是到此煞戏了。看戏的不肯走,大家齐声吼:“杀了陈世美!”砖头瓦块齐向戏台上打来。掌班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不敢在前台露头,赶紧溜到后台。这时,唱《陈州放粮》的“包公”还未下装,他问:“台下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掌班的一见“包公”,忽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推着他说:“快,快到前台接着往下唱。”

  黑脸包公只得重新弹衣整冠,带着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一班人马上场了。按照掌班的策划,迎合观众的心理,他高高举起铡刀,将陈世美咔嚓了事。台下一片呼声。从此,小戏《秦香莲抱琵琶》变成大戏《铡美案》,越唱越火,陈世美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

佳人风雨4197 发表于  2015-07-02 17:05:05 12字 ( 0/233)

那应该是文人们的恶作剧。

  文/东方弧

  陈世美已经成为负心男人的代名词,那是因为戏剧《铡美案》的深远影响。

  《铡美案》又名《秦香莲》,极受民众喜爱。上世纪70年代末,刚结束“八亿人民八个戏”的局面,很多传统戏剧又重现舞台。湖南衡阳市便上演《秦香莲》,场场爆满,买不到票。某单位一员工得了癌症,躺在医院,领导上门慰问,问他有什么要求,他说我就是想看一场《秦香莲》。领导听了很感动,与有关方面联系,为他买到一张票。当他看到包龙图的铡刀高高举起,喜新厌旧的驸马陈世美即将人头落地时,感到此生没有白来,脸上充满欣慰。

  老百姓欢呼包龙图,痛恨陈世美。他们认为确有其事。历史上确有陈世美这个人,但他不是宋代人,而是清代一名官员。他没有喜新厌旧,是一位口碑不错的干部。

  传统戏剧中的陈世美,自报家门是“湖广均州人氏”。据《均州志·进士篇》记载:“顺治十二年,乙未科史大成榜,陈年谷,官贵州思石道兼按察司副使布政司参政。”又据《湖北历史人物辞典》记载:陈世美,清代官员,原名年谷,又名熟美,均州(即湖北均县,现丹江口市)人,出身于士官之家,清初游学北京。

  顺治八年(1651年)辛卯科进士。初任河北某地知县,后因得康熙赏识,升为贵州分守思仁府兼石道按察使,兼布政使参政。在贵州为官时,同乡同学来投,谋取官职,他多次接待,并劝以刻苦攻读以求仕进。后因来投者日多,难于应付,乃嘱总管家一律谢绝。家住均州城郊秦家坡的同窗胡梦蝶,昔日与他同京赶考时,曾以钱财相助,因遭总管家回绝,顿生报复之心,遂将社会上一些升官发财、忘恩负义而抛妻灭子之事,捏在一起,加在他身上,编成戏剧《秦香莲》,在陕西、河南等地演出。相传清末一河南剧团到均州,演出此戏时,陈的一个后人看了,气得当场吐血,陈世美第八代孙还组织家庭众人,当场砸了该剧团衣箱,并殴打演员,死伤数人,演出被迫停止。

  “包公”说:“你急糊涂啦!我在宋朝,陈世美在清朝,相隔几百年,咋能同台唱戏?”“哎呀,事到这般时候,管他同朝不同朝呢!”掌班的说,“陈世美那么大的驸马官,谁敢杀他?只有你‘包黑子’铁面无私可以把他铡了,给老百姓出出气,就算煞戏了。”  有人也许会问:陈世美被冤枉也是清朝的事,怎么会扯到宋朝、扯到包公身上去了呢?这就源于一次偶然的恶搞。相传清朝某年正月十六,某地请来一个戏班子,先演《陈州放粮》,再演《秦香莲抱琵琶》。本来《陈州放粮》演的是宋朝,《秦香莲抱琵琶》演的是清朝,风马牛不相及。《秦香莲抱琵琶》演到中午,看的人越来越多,情绪越来越激动。按预定情节,陈世美的家将韩琪受命追杀秦香莲,又放走秦香莲,韩琪自刎,秦香莲拉着儿女倒在血泊中……又是到此煞戏了。看戏的不肯走,大家齐声吼:“杀了陈世美!”砖头瓦块齐向戏台上打来。掌班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不敢在前台露头,赶紧溜到后台。这时,唱《陈州放粮》的“包公”还未下装,他问:“台下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掌班的一见“包公”,忽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推着他说:“快,快到前台接着往下唱。”

  黑脸包公只得重新弹衣整冠,带着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一班人马上场了。按照掌班的策划,迎合观众的心理,他高高举起铡刀,将陈世美咔嚓了事。台下一片呼声。从此,小戏《秦香莲抱琵琶》变成大戏《铡美案》,越唱越火,陈世美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