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煮酒论史
盼铁成钢 发表于  2018-09-09 15:30:15 10212字 ( 2/600)

又是一个九月九,共同富裕之路究竟怎么“走”……?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
——改革开放40年,简而言之:经济发展的“蛋糕”不断做大,但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

       【我国经济发展的“蛋糕”不断做大,但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求是》2016/01习近平《在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节选)》.

       经济发展的“蛋糕”不断做大——论成就,实事求是。谁都无法否认,这些年来,“蛋糕”一直在不断做大。

       如今经济总量已稳居世界第二。已无须过多赘述。尽管还存在不尽人意之处,但这是不争的事实,是任何人也抹杀不了,乃至连那些别有用心者也否认、诋毁不了的事实。

      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谈问题,一针见血。谁都不得不承认,这些年来,不断做大的“蛋糕”分得并不好。

       一是反映贫富差距的基尼系数多年持续在超国际社会公认的社会贫富差距“警戒线”0.4以上“高位运行”。2003年至2008年,中国基尼系数分别为2003年0.479,2004年0.473,2005年0.485,2006年0.487,2007年0.484和2008年0.491。随后,自2009年开始有所回落,分别为:2009年0.490,2010年0.481,2011年0.477,2012年0.474,2013年0.473,2014年0.469,2015年0.462,2016年0.465,2017年(虽未公布,但有人估计应不低于0.460)。基尼系数在我国持续“高位运行”已经超过十五年,这无论如何都不能算是“蛋糕”分的好的数据。

      二是党和国家针对收入分配中存在的突出问题所作出的“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重大决策的落实情况很不理想。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是针对收入分配中存在的初次分配中劳动所得所占比重严重偏低低这个突出问题,着眼于遏制收入差距不断扩大的趋势,由党的十七大提出、五年后的十八大又再次重申的重大决策。然而,多年过去了,虽然人们能从国家公布的平均数中获知收入有所增加(容易被平均数掩盖的多数总难免有“被增加”的感觉),但初次分配中劳动所得的增加究竟是个什么情况?初次分配中劳动报酬的比重真的逐步有所提高吗?提高了多少个百分点?始终是笔“糊涂账”。在“大数据”时代,要算清楚这笔“账”本应不难,如果真拿这样重大的决策当回事,就不会也不应该出现这样的“糊涂账”。

       主帖以2009年农民工兄弟朱孔孟所说的个人收入,对照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7年全国农民工人均月收入,简单算了个“账”,从当时朱孔孟兄弟个人年收入的“几万元”,到八年后,为数近三个亿的农民工年人均收入4.182万元,说明这些年来广大朱孔孟们收入即初次分配中的劳动报酬尽管也有所提高,但与“老板们”的所得相比,即使“老板们”的所得有所减少,但贫富分化依然呈继续扩大趋势,而造成二者之间差别鸿沟的原因根本就不是什么人和人之间的差别就这么大,而是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所致。主帖所算的这笔“账”,虽然不一定很“科学”,但应该能从一个角度说明这些年来,初次分配中劳动报酬的提高几乎对贫富分化依然呈继续扩大趋势毫无影响,原本为分好不断做大的“蛋糕”而作出并重申的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重大决策,落实情况很不理想。
       
        回顾改革开放40年,简而言之:【我国经济发展的“蛋糕”不断做大,但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既肯定了成就,又看准了问题。往后怎么办?答案:在努力继续做大“蛋糕”的同时,下决心把不断做大的“蛋糕”真分好。

盼铁成钢 发表于  2018-09-09 16:04:44 11467字 ( 0/157)

在努力继续做大“蛋糕”的同时,下决心把不断做大的“蛋糕”真分好。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
——改革开放40年,简而言之:经济发展的“蛋糕”不断做大,但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

       【我国经济发展的“蛋糕”不断做大,但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求是》2016/01习近平《在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节选)》.

       经济发展的“蛋糕”不断做大——论成就,实事求是。谁都无法否认,这些年来,“蛋糕”一直在不断做大。

       如今经济总量已稳居世界第二。已无须过多赘述。尽管还存在不尽人意之处,但这是不争的事实,是任何人也抹杀不了,乃至连那些别有用心者也否认、诋毁不了的事实。

      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谈问题,一针见血。谁都不得不承认,这些年来,不断做大的“蛋糕”分得并不好。

       一是反映贫富差距的基尼系数多年持续在超国际社会公认的社会贫富差距“警戒线”0.4以上“高位运行”。2003年至2008年,中国基尼系数分别为2003年0.479,2004年0.473,2005年0.485,2006年0.487,2007年0.484和2008年0.491。随后,自2009年开始有所回落,分别为:2009年0.490,2010年0.481,2011年0.477,2012年0.474,2013年0.473,2014年0.469,2015年0.462,2016年0.465,2017年(虽未公布,但有人估计应不低于0.460)。基尼系数在我国持续“高位运行”已经超过十五年,这无论如何都不能算是“蛋糕”分的好的数据。

      二是党和国家针对收入分配中存在的突出问题所作出的“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重大决策的落实情况很不理想。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是针对收入分配中存在的初次分配中劳动所得所占比重严重偏低低这个突出问题,着眼于遏制收入差距不断扩大的趋势,由党的十七大提出、五年后的十八大又再次重申的重大决策。然而,多年过去了,虽然人们能从国家公布的平均数中获知收入有所增加(容易被平均数掩盖的多数总难免有“被增加”的感觉),但初次分配中劳动所得的增加究竟是个什么情况?初次分配中劳动报酬的比重真的逐步有所提高吗?提高了多少个百分点?始终是笔“糊涂账”。在“大数据”时代,要算清楚这笔“账”本应不难,如果真拿这样重大的决策当回事,就不会也不应该出现这样的“糊涂账”。

       主帖以2009年农民工兄弟朱孔孟所说的个人收入,对照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7年全国农民工人均月收入,简单算了个“账”,从当时朱孔孟兄弟个人年收入的“几万元”,到八年后,为数近三个亿的农民工年人均收入4.182万元,说明这些年来广大朱孔孟们收入即初次分配中的劳动报酬尽管也有所提高,但与“老板们”的所得相比,即使“老板们”的所得有所减少,但贫富分化依然呈继续扩大趋势,而造成二者之间差别鸿沟的原因根本就不是什么人和人之间的差别就这么大,而是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所致。主帖所算的这笔“账”,虽然不一定很“科学”,但应该能从一个角度说明这些年来,初次分配中劳动报酬的提高几乎对贫富分化依然呈继续扩大趋势毫无影响,原本为分好不断做大的“蛋糕”而作出并重申的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重大决策,落实情况很不理想。
       
        回顾改革开放40年,简而言之:【我国经济发展的“蛋糕”不断做大,但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既肯定了成就,又看准了问题。往后怎么办?答案:在努力继续做大“蛋糕”的同时,下决心把不断做大的“蛋糕”真分好。

盼铁成钢 发表于  2018-09-09 15:55:29 2376字 ( 0/134)

在努力继续不断做大“蛋糕”的同时,解决好比较突出的分配不公问题,是摆在我们面前和今后将继续面临的大课题。

    

 “蛋糕”不断做大了,同时还要把“蛋糕”分好。
——改革开放40年,简而言之:经济发展的“蛋糕”不断做大,但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

       【我国经济发展的“蛋糕”不断做大,但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求是》2016/01习近平《在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节选)》.

       经济发展的“蛋糕”不断做大——论成就,实事求是。谁都无法否认,这些年来,“蛋糕”一直在不断做大。

       如今经济总量已稳居世界第二。已无须过多赘述。尽管还存在不尽人意之处,但这是不争的事实,是任何人也抹杀不了,乃至连那些别有用心者也否认、诋毁不了的事实。

      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谈问题,一针见血。谁都不得不承认,这些年来,不断做大的“蛋糕”分得并不好。

       一是反映贫富差距的基尼系数多年持续在超国际社会公认的社会贫富差距“警戒线”0.4以上“高位运行”。2003年至2008年,中国基尼系数分别为2003年0.479,2004年0.473,2005年0.485,2006年0.487,2007年0.484和2008年0.491。随后,自2009年开始有所回落,分别为:2009年0.490,2010年0.481,2011年0.477,2012年0.474,2013年0.473,2014年0.469,2015年0.462,2016年0.465,2017年(虽未公布,但有人估计应不低于0.460)。基尼系数在我国持续“高位运行”已经超过十五年,这无论如何都不能算是“蛋糕”分的好的数据。

      二是党和国家针对收入分配中存在的突出问题所作出的“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重大决策的落实情况很不理想。
        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是针对收入分配中存在的初次分配中劳动所得所占比重严重偏低低这个突出问题,着眼于遏制收入差距不断扩大的趋势,由党的十七大提出、五年后的十八大又再次重申的重大决策。然而,多年过去了,虽然人们能从国家公布的平均数中获知收入有所增加(容易被平均数掩盖的多数总难免有“被增加”的感觉),但初次分配中劳动所得的增加究竟是个什么情况?初次分配中劳动报酬的比重真的逐步有所提高吗?提高了多少个百分点?始终是笔“糊涂账”。在“大数据”时代,要算清楚这笔“账”本应不难,如果真拿这样重大的决策当回事,就不会也不应该出现这样的“糊涂账”。

       主帖以2009年农民工兄弟朱孔孟所说的个人收入,对照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7年全国农民工人均月收入,简单算了个“账”,从当时朱孔孟兄弟个人年收入的“几万元”,到八年后,为数近三个亿的农民工年人均收入4.182万元,说明这些年来广大朱孔孟们收入即初次分配中的劳动报酬尽管也有所提高,但与“老板们”的所得相比,即使“老板们”的所得有所减少,但贫富分化依然呈继续扩大趋势,而造成二者之间差别鸿沟的原因根本就不是什么人和人之间的差别就这么大,而是初次分配中“资本拿走的蛋糕多了,留给劳动的就少了”所致。主帖所算的这笔“账”,虽然不一定很“科学”,但应该能从一个角度说明这些年来,初次分配中劳动报酬的提高几乎对贫富分化依然呈继续扩大趋势毫无影响,原本为分好不断做大的“蛋糕”而作出并重申的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重大决策,落实情况很不理想。
       
        回顾改革开放40年,简而言之:【我国经济发展的“蛋糕”不断做大,但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既肯定了成就,又看准了问题。往后怎么办?答案:在努力继续做大“蛋糕”的同时,下决心把不断做大的“蛋糕”真分好。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