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国际论坛
憨笑先生 发表于  2017-11-14 14:05:04 7358字 ( 1/735)

卡扎菲是个什么样的人?

提起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不少人马上会想到骆驼、帐篷、女保镖,还有他在国内外惊人之举。这难道能代表真实的、全部的卡扎菲吗?难道真是如西方媒体和部分中国媒体曾报道的那样---“卡扎菲独裁专制,狂妄傲慢,思想偏激,生活奢华,喜好女色。”吗? 然而,据中国前驻利比亚大使王厚立先生介绍,卡扎菲并不是一个疯子,也不是颗“ 无定向导弹”,卡扎菲是一名虔诚的伊*斯*兰教徒,《古兰经》从不离身。

卡扎菲生于利比亚南部费赞沙漠地区苏尔特的柏柏尔人卡扎法部落的一个普通牧民家庭。1969年9月1日,卡扎菲领导“自由军官组织”发动“九月革命”,推翻伊德里斯王朝,建立了阿拉伯利比亚共和国,出任革命指导委员会主席兼武装部队总司令,并晋升为上校。1977年改国名为“大阿拉伯利比亚人民社会主义民众国”,成为“革命导师与领导弟兄”。1979年3月辞去一切行政职务,只保留“九·一”革命领导人称号。执政期间利比亚经济得到迅速发展,其创立的《绿皮书》思想和第三世界理论对利比亚近半个世纪的发展影响深远。

他热爱祖国和阿拉伯民族,主张贫富均等;生活比较简朴,不嗜烟酒,不好女色。他是一个有着丰富的思想和想象力的狂热的革命理想主*

据中国前驻利比亚大使王厚立先生介绍,卡扎菲并不是一个疯子,也不是颗“ 无定向导弹”,卡扎菲是一名虔诚的伊*斯*兰教徒,《古兰经》从不离身。他热爱祖国和阿拉伯民族,主张贫富均等;生活比较简朴,不嗜烟酒,不好女色。他是一个有着丰富的思想和想象力的狂热的革命理想主*义者。他对当今世界有着独特的看法和表达方式,是一个不甘寂寞的传奇式英雄人物。

中国前驻利比亚大使王厚立先生说了他在利比亚任职时的感受,卡扎菲每次接见王大使时,都显得很有礼貌,微笑着迎送,没有傲气。他极少打断客人的讲话。从他的谈吐中,王大使能看出他很有思想,对国际上发生的大事都很了解。而且他的讲话颇有煽动性,常用特有的方式和语气表达他对事物的看法;有时还很生动,带点幽默,这与他在大型集会甚至国际会场上声嘶力竭、挥舞拳头抨击美帝国主义和以色列犹太复国主义的举动判若两人。

王大使还说出了以下一些有关卡扎菲真实而有趣的事:

1990年,王大使从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驱车去班加西办事,途经一片新住宅楼。陪同的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代表告诉他,这片住宅楼是他们公司几年前承建的。楼房刚盖好,就被附近许多居民抢占入住了。当地主管部门没有办法,只好向上头反映。卡扎菲知道后接见了住户代表,并对他们说:“你们是国家的主人,房子就是为你们盖的,住下吧!”于是众人高呼:“卡扎菲万岁!”

和中国清朝的康熙皇帝一样,卡扎菲年轻时也喜欢微服私访,深入民间体察民情。有一次,他带着一名随从上街私访。他们来到一家诊所里。这名打扮成贫苦人的随从对医生说,他的老父病重,不能出门,恳求医生上门就诊。尽管苦苦相求,医生还是不答应。这时站在一旁的卡扎菲说:“医生,我要你因为这样对待一个垂危的老人而后悔一辈子。你必须离开利比亚,而且就在今晚。”当晚,利比亚警察就把那名医生驱逐出境。58015易物传奇,开启物品交换新时代。

还有一次,卡扎菲突然想起一件事要见埃及总统纳赛尔。当时负责他安全的警卫队正在南部沙漠训练。于是,卡扎菲就在未通知埃及方面的情况下,孤身一人乘坐直升机去了开罗。直到飞机在开罗上空盘旋时,纳赛尔才知道卡扎菲来了。

有一次王大使回国述职休假,在外交部遇见中国驻埃及大使詹世亮。他笑着对王大使说:“你的好朋友卡扎菲突然又到了开罗,说有急事要立即会见穆巴拉克总统。当时我国李总理正在埃及访问,穆巴拉克总统只好对李总理解释说,他实在拿这位兄弟没办法,只好立即见他,请李总理原谅。”

1989年,卡扎菲率团到南斯拉夫参加不结盟国家首脑会议。当时,有记者抢拍到这样的镜头:两名贴身女保镖紧跟着卡扎菲走进会场时,被东道国保安人员拦住。这时一名女保镖当即把保安人员的手咬了一口,没等后者反应过来,两名女保镖就迅速进入会场,追上卡扎菲并紧随其后。曾有媒体报道说她们都是卡扎菲的情人,其实不然。卡扎菲在女色方面很严谨。他非常重视妇女的地位和作用。他常说,之所以带着女保镖,把生命安全交给她们,说明信任她们。

利比亚对新闻控制极严,官员和百姓很少同外国人谈论国是,因此外国使团之间交往比较多。王大使曾听到任较早的外国大使们说,在利比亚,卡扎菲是唯一的权威,许多独特的制度都是卡扎菲的思想和理论的实践。比如,利比亚的大型集会和参观旅游活动往往被安排到几百公里、甚至一千公里以外的地方举行。尽管主人免去使团的食宿交通费用,有时还派专机接送,但由于组织工作混乱,随意更改行程,结果往往是一场活动下来,参加者都被弄得疲惫不堪。

对于卡扎菲与中国的恩怨,中国前驻利比亚大使王厚立先生认为,遇上这样一个有着对世界独特的看法和表达方式的利比亚领导人,你说他好也不好,你说他坏也不坏。卡扎菲与伊拉克的萨达姆以及巴拿马的诺列加等人60--70年代都在台湾接受过蒋介石政权的反*共培训;卡扎菲和他儿子前几年都还在跟台湾的国民党及民*进*党拉拉扯;但是,在一些国际事务上,卡扎菲又却站在中国一边,同时也给了中国很多在利比亚的利益(如石油、建设项目、产品市场等)。

安士奎 发表于  2017-11-14 19:18:41 14字 ( 0/221)

“第三世界理论”是卡扎菲的?

提起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不少人马上会想到骆驼、帐篷、女保镖,还有他在国内外惊人之举。这难道能代表真实的、全部的卡扎菲吗?难道真是如西方媒体和部分中国媒体曾报道的那样---“卡扎菲独裁专制,狂妄傲慢,思想偏激,生活奢华,喜好女色。”吗? 然而,据中国前驻利比亚大使王厚立先生介绍,卡扎菲并不是一个疯子,也不是颗“ 无定向导弹”,卡扎菲是一名虔诚的伊*斯*兰教徒,《古兰经》从不离身。

卡扎菲生于利比亚南部费赞沙漠地区苏尔特的柏柏尔人卡扎法部落的一个普通牧民家庭。1969年9月1日,卡扎菲领导“自由军官组织”发动“九月革命”,推翻伊德里斯王朝,建立了阿拉伯利比亚共和国,出任革命指导委员会主席兼武装部队总司令,并晋升为上校。1977年改国名为“大阿拉伯利比亚人民社会主义民众国”,成为“革命导师与领导弟兄”。1979年3月辞去一切行政职务,只保留“九·一”革命领导人称号。执政期间利比亚经济得到迅速发展,其创立的《绿皮书》思想和第三世界理论对利比亚近半个世纪的发展影响深远。

他热爱祖国和阿拉伯民族,主张贫富均等;生活比较简朴,不嗜烟酒,不好女色。他是一个有着丰富的思想和想象力的狂热的革命理想主*

据中国前驻利比亚大使王厚立先生介绍,卡扎菲并不是一个疯子,也不是颗“ 无定向导弹”,卡扎菲是一名虔诚的伊*斯*兰教徒,《古兰经》从不离身。他热爱祖国和阿拉伯民族,主张贫富均等;生活比较简朴,不嗜烟酒,不好女色。他是一个有着丰富的思想和想象力的狂热的革命理想主*义者。他对当今世界有着独特的看法和表达方式,是一个不甘寂寞的传奇式英雄人物。

中国前驻利比亚大使王厚立先生说了他在利比亚任职时的感受,卡扎菲每次接见王大使时,都显得很有礼貌,微笑着迎送,没有傲气。他极少打断客人的讲话。从他的谈吐中,王大使能看出他很有思想,对国际上发生的大事都很了解。而且他的讲话颇有煽动性,常用特有的方式和语气表达他对事物的看法;有时还很生动,带点幽默,这与他在大型集会甚至国际会场上声嘶力竭、挥舞拳头抨击美帝国主义和以色列犹太复国主义的举动判若两人。

王大使还说出了以下一些有关卡扎菲真实而有趣的事:

1990年,王大使从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驱车去班加西办事,途经一片新住宅楼。陪同的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代表告诉他,这片住宅楼是他们公司几年前承建的。楼房刚盖好,就被附近许多居民抢占入住了。当地主管部门没有办法,只好向上头反映。卡扎菲知道后接见了住户代表,并对他们说:“你们是国家的主人,房子就是为你们盖的,住下吧!”于是众人高呼:“卡扎菲万岁!”

和中国清朝的康熙皇帝一样,卡扎菲年轻时也喜欢微服私访,深入民间体察民情。有一次,他带着一名随从上街私访。他们来到一家诊所里。这名打扮成贫苦人的随从对医生说,他的老父病重,不能出门,恳求医生上门就诊。尽管苦苦相求,医生还是不答应。这时站在一旁的卡扎菲说:“医生,我要你因为这样对待一个垂危的老人而后悔一辈子。你必须离开利比亚,而且就在今晚。”当晚,利比亚警察就把那名医生驱逐出境。58015易物传奇,开启物品交换新时代。

还有一次,卡扎菲突然想起一件事要见埃及总统纳赛尔。当时负责他安全的警卫队正在南部沙漠训练。于是,卡扎菲就在未通知埃及方面的情况下,孤身一人乘坐直升机去了开罗。直到飞机在开罗上空盘旋时,纳赛尔才知道卡扎菲来了。

有一次王大使回国述职休假,在外交部遇见中国驻埃及大使詹世亮。他笑着对王大使说:“你的好朋友卡扎菲突然又到了开罗,说有急事要立即会见穆巴拉克总统。当时我国李总理正在埃及访问,穆巴拉克总统只好对李总理解释说,他实在拿这位兄弟没办法,只好立即见他,请李总理原谅。”

1989年,卡扎菲率团到南斯拉夫参加不结盟国家首脑会议。当时,有记者抢拍到这样的镜头:两名贴身女保镖紧跟着卡扎菲走进会场时,被东道国保安人员拦住。这时一名女保镖当即把保安人员的手咬了一口,没等后者反应过来,两名女保镖就迅速进入会场,追上卡扎菲并紧随其后。曾有媒体报道说她们都是卡扎菲的情人,其实不然。卡扎菲在女色方面很严谨。他非常重视妇女的地位和作用。他常说,之所以带着女保镖,把生命安全交给她们,说明信任她们。

利比亚对新闻控制极严,官员和百姓很少同外国人谈论国是,因此外国使团之间交往比较多。王大使曾听到任较早的外国大使们说,在利比亚,卡扎菲是唯一的权威,许多独特的制度都是卡扎菲的思想和理论的实践。比如,利比亚的大型集会和参观旅游活动往往被安排到几百公里、甚至一千公里以外的地方举行。尽管主人免去使团的食宿交通费用,有时还派专机接送,但由于组织工作混乱,随意更改行程,结果往往是一场活动下来,参加者都被弄得疲惫不堪。

对于卡扎菲与中国的恩怨,中国前驻利比亚大使王厚立先生认为,遇上这样一个有着对世界独特的看法和表达方式的利比亚领导人,你说他好也不好,你说他坏也不坏。卡扎菲与伊拉克的萨达姆以及巴拿马的诺列加等人60--70年代都在台湾接受过蒋介石政权的反*共培训;卡扎菲和他儿子前几年都还在跟台湾的国民党及民*进*党拉拉扯;但是,在一些国际事务上,卡扎菲又却站在中国一边,同时也给了中国很多在利比亚的利益(如石油、建设项目、产品市场等)。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