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国际论坛
唐伯虎赞 发表于  2017-09-12 10:05:10 5186字 ( 1/532)

白人至上,黑人特权和华人至下的美国

听说最近白人黑人得汹涌澎拜,以至于很多华左朋友们唠唠叨叨地,说纳粹要来了,纳粹要来了。仿佛这一次,狼真的要来了。

撇开他们的梦呓不说,来看看现实社会中发生了些什么。

前几天,密苏里州参议员Maria Chappelle-Nadal(以下简称纳豆)在社交媒体上说,她希望特朗普总统被暗杀掉。

疯狂的纳豆

纳豆一夜成名。

然后,她拒绝道歉,说,如果床总先道歉(她脑袋里把床总想象成纳粹),她就道歉。

再然后,大家呼吁她辞职,她顶不住压力,向床总道歉,但是坚决不辞职。

密苏里州的州长是个共和党籍犹太人,州长也催纳豆辞职,纳豆被搞急眼了,直接转发了一条推,说:

“密苏里州长应该知道床铺列车的尽头是哪里——纳粹集中营”。意思是,你是个犹太人,怎么支持这个纳粹总统呢。(有趣的是,新纳粹分子抱怨总统是他的犹太女婿的傀儡)

纳豆说总统是纳粹

我把这个叫黑人特权(black privilege)。只有黑人民主党政客才有这种满地打滚胡搅蛮缠喊打喊杀的特权。

任何一个讲话凭良心的人,都能想象得出,如果是一个共和党州参议员说“我希望奥巴马被暗杀”,会有什么后果。

天会塌下来,白左媒体会24小时轰炸。

再来一个。

英国议员Naz Shah(某教教徒),这位议员转发了一条推,说“为了多元化大业,那些被强奸的女孩应该闭嘴”。

英国议员“奶子傻”

傻议员发推的背景是这样的,英国城市Rotherham,有一批某教强奸帮,这帮某教教徒在二十多年里,强奸了至少1400名当地少女(我没有一个一个数过,所以不敢说全部都是白人少女,但是说绝大多数都是白人少女,是肯定不会错的),但是因为对政治正确的恐惧,生怕被戴上种族主义者的帽子,当地的警察和政客对此视而不见。

Rotherham某教轮奸帮被捅出来之后,又有一些其他城市,类似的某教轮奸帮被曝光。

“奶子傻”

傻议员的意思是,这些被强奸的女孩,出来指证某教强奸帮,是给某教抹黑,不利于“种族共荣”的多元化和谐大业,所以她们应该闭嘴,事实上欧美的女权主义者已经与伊斯兰主义深度融合。

我把这个叫某教特权(muslim privilege)。只有某教政客才能说出这种令人发指邪恶透顶的话。(华左请先别急着对我发怒,认真想一想,如果你的女儿被某教强奸,某教议员出来让你闭嘴,你会怎么感觉呢?好好想想,不要整天忙着跟着白左走,把良知和逻辑通通抛弃)。

当然,这事发生在英国,但是奥巴马先生任内发了接近一百万张某教绿卡,美国的将来会是什么样,可以拿英国做参考,未雨绸缪嘛。

第三件事,大家应该都听说了。

弗吉尼亚大学的新赛季开场橄榄球赛,本来安排由一个华裔解说员解说,可是因为这人的名字起得不好,被ESPN换掉了。他的名字叫罗伯特·李(Robert Lee),跟罗伯特·李(Robert E Lee)将军重名。

罗伯特·李解说员

ESPN最初的说法是怕冒犯观众,后来看大家不买账,又连滚带爬地说,是为了保护解说员罗伯特·李。

翻译成中文的话,大约是这么回事:曾国藩被打成反动分子(我就是打个比方,不要跟我争论曾国藩是否反动)。然后,解说员曾国藩被CCAV体育频道换掉,CCAV先是说怕伤害观众感情,大家说你们太傻逼了,CCAV又改口说把曾国藩换掉,是为了保护曾国藩。

就算智商比石无皮还低,也不会相信吧?

罗伯特·李这事,不能细想,实在是太闹心了。

首先,ESPN把黑人想象成纯智障,有谁会因为反感李将军,而去迁怒一个亚裔面孔的解说员罗伯特·李?正如,不会有任何一个人会因为痛恨清朝的曾国藩,而被一个叫曾国藩的现代解说员冒犯。

白左心里就是这么看黑人的,表面上充满关爱,实际上把他们当二傻子。

另外,如果李解说员是其他人种,还会发生这种事吗?如果是黑人,绝对不会。如果是白人,可能会,可能不会,我倾向于认为不会。

这就是华裔/亚裔“特权”。

白左觉得自己是救世主。因为充满内疚,被白人原罪折磨,所以白左对某教教徒和黑人无限溺爱,把他们当宠物看待,认为他们没有独立思考能力,没有生活自理能力,没有辨别是非的能力。

白左以白人骑士(white knights)的姿态,带领一帮有色人宠物,跟白人右派做斗争。

这就是族群政治(identity politics)。

为了继续吹族群政治这个大泡泡,白左需要不断地强调右派如何如何邪恶,白左不断地给宠物们洗脑,拿着显微镜去找,找到一个牙齿不全的KKK,就跟找到宝一样,大声说,“看,这些邪恶的纳粹,多么危险,宠物们快过来,让我保护你”。

被洗脑被溺爱的有色人宠物们,就像密苏里州参议员纳豆,和英国议员奶子傻,被惯得成为没有人性的丧尸:明明享有特权,无法无天,没人敢惹,却整天像三岁小孩一样大哭大闹。

在族群政治里,白左对华裔没有原罪。所以,如果说,某教和黑人是被惯坏了的到处拉屎的“金丝狗”,华裔就是干脏活累活的“苦命狗”,华裔是找补的添头,是垫脚的砖头,是随时可以从电视上撤下来的萝卜头。

白左掌控下的媒体,说什么,不说什么,当然很有讲究,一切“新闻”都必须符合族群政治这个核心主题——白左正义,白右邪恶,宠物有色人可怜,华裔是透明老好人。

黑人民主党政客、某教政客,满地打滚,上房揭瓦,喊打喊杀,白左媒体一般很少吱声,因为这不符合楚楚可怜被压迫的角色定位,破坏主题。华裔被搞,白左媒体一般也不太吭声(不仅不吭声,还常常洗地),因为你的角色定位就是挨欺负的老实头,搞你的是白左,搞你是应该的,心照不宣。可是,阿巴拉契亚山里一个白人老农如果说句什么不合适的话,那就立刻捅了媒体的G点了,那就是传说中的“白人至上”了。

其实,对白人里面的被边缘化的小人物的言行标准,超过对黑人民主党州参议员的言行标准,这是很刻骨的种族歧视:你是劣等人,我们对你没啥期望,会开口说话就不错了。

前段时间,华左从犄角旮旯里找出一个不知真假的所谓“白人川粉告诉亚裔川粉回亚洲”的消息,硬是大夏天过年,开心得腿都合不拢。

可是,真的被制度性歧视了(AA),真的被有头有脸的“institution”给欺负了,这帮人要么忙着洗地,要么假装看不见。

这就是我们生活的现实世界,被踩在脚底下,还不忘对着海市蜃楼中的“白人至上”狂吠。

洋葱新闻和主流媒体,已经看不出来区别了。最后,请欣赏一篇奇文,你能看出作者是认真的还是反讽吗?

洗地的黑左

作者是个黑左,白左搞华人,黑左出来洗地,然后再发表在白左媒体上。闹了半天,华人该有什么心理感受,白左黑左都已经替咱们做主了。


手写单字典 发表于  2017-09-12 10:53:59 309字 ( 0/89)

没有动力费用的发电的合作我发现了一种大量真实存在;力量强大、却无费用人为产生而非自然就有的、动力。发电关键是动力,用这种无费用的动力可以推动大中型发电机

听说最近白人黑人得汹涌澎拜,以至于很多华左朋友们唠唠叨叨地,说纳粹要来了,纳粹要来了。仿佛这一次,狼真的要来了。

撇开他们的梦呓不说,来看看现实社会中发生了些什么。

前几天,密苏里州参议员Maria Chappelle-Nadal(以下简称纳豆)在社交媒体上说,她希望特朗普总统被暗杀掉。

疯狂的纳豆

纳豆一夜成名。

然后,她拒绝道歉,说,如果床总先道歉(她脑袋里把床总想象成纳粹),她就道歉。

再然后,大家呼吁她辞职,她顶不住压力,向床总道歉,但是坚决不辞职。

密苏里州的州长是个共和党籍犹太人,州长也催纳豆辞职,纳豆被搞急眼了,直接转发了一条推,说:

“密苏里州长应该知道床铺列车的尽头是哪里——纳粹集中营”。意思是,你是个犹太人,怎么支持这个纳粹总统呢。(有趣的是,新纳粹分子抱怨总统是他的犹太女婿的傀儡)

纳豆说总统是纳粹

我把这个叫黑人特权(black privilege)。只有黑人民主党政客才有这种满地打滚胡搅蛮缠喊打喊杀的特权。

任何一个讲话凭良心的人,都能想象得出,如果是一个共和党州参议员说“我希望奥巴马被暗杀”,会有什么后果。

天会塌下来,白左媒体会24小时轰炸。

再来一个。

英国议员Naz Shah(某教教徒),这位议员转发了一条推,说“为了多元化大业,那些被强奸的女孩应该闭嘴”。

英国议员“奶子傻”

傻议员发推的背景是这样的,英国城市Rotherham,有一批某教强奸帮,这帮某教教徒在二十多年里,强奸了至少1400名当地少女(我没有一个一个数过,所以不敢说全部都是白人少女,但是说绝大多数都是白人少女,是肯定不会错的),但是因为对政治正确的恐惧,生怕被戴上种族主义者的帽子,当地的警察和政客对此视而不见。

Rotherham某教轮奸帮被捅出来之后,又有一些其他城市,类似的某教轮奸帮被曝光。

“奶子傻”

傻议员的意思是,这些被强奸的女孩,出来指证某教强奸帮,是给某教抹黑,不利于“种族共荣”的多元化和谐大业,所以她们应该闭嘴,事实上欧美的女权主义者已经与伊斯兰主义深度融合。

我把这个叫某教特权(muslim privilege)。只有某教政客才能说出这种令人发指邪恶透顶的话。(华左请先别急着对我发怒,认真想一想,如果你的女儿被某教强奸,某教议员出来让你闭嘴,你会怎么感觉呢?好好想想,不要整天忙着跟着白左走,把良知和逻辑通通抛弃)。

当然,这事发生在英国,但是奥巴马先生任内发了接近一百万张某教绿卡,美国的将来会是什么样,可以拿英国做参考,未雨绸缪嘛。

第三件事,大家应该都听说了。

弗吉尼亚大学的新赛季开场橄榄球赛,本来安排由一个华裔解说员解说,可是因为这人的名字起得不好,被ESPN换掉了。他的名字叫罗伯特·李(Robert Lee),跟罗伯特·李(Robert E Lee)将军重名。

罗伯特·李解说员

ESPN最初的说法是怕冒犯观众,后来看大家不买账,又连滚带爬地说,是为了保护解说员罗伯特·李。

翻译成中文的话,大约是这么回事:曾国藩被打成反动分子(我就是打个比方,不要跟我争论曾国藩是否反动)。然后,解说员曾国藩被CCAV体育频道换掉,CCAV先是说怕伤害观众感情,大家说你们太傻逼了,CCAV又改口说把曾国藩换掉,是为了保护曾国藩。

就算智商比石无皮还低,也不会相信吧?

罗伯特·李这事,不能细想,实在是太闹心了。

首先,ESPN把黑人想象成纯智障,有谁会因为反感李将军,而去迁怒一个亚裔面孔的解说员罗伯特·李?正如,不会有任何一个人会因为痛恨清朝的曾国藩,而被一个叫曾国藩的现代解说员冒犯。

白左心里就是这么看黑人的,表面上充满关爱,实际上把他们当二傻子。

另外,如果李解说员是其他人种,还会发生这种事吗?如果是黑人,绝对不会。如果是白人,可能会,可能不会,我倾向于认为不会。

这就是华裔/亚裔“特权”。

白左觉得自己是救世主。因为充满内疚,被白人原罪折磨,所以白左对某教教徒和黑人无限溺爱,把他们当宠物看待,认为他们没有独立思考能力,没有生活自理能力,没有辨别是非的能力。

白左以白人骑士(white knights)的姿态,带领一帮有色人宠物,跟白人右派做斗争。

这就是族群政治(identity politics)。

为了继续吹族群政治这个大泡泡,白左需要不断地强调右派如何如何邪恶,白左不断地给宠物们洗脑,拿着显微镜去找,找到一个牙齿不全的KKK,就跟找到宝一样,大声说,“看,这些邪恶的纳粹,多么危险,宠物们快过来,让我保护你”。

被洗脑被溺爱的有色人宠物们,就像密苏里州参议员纳豆,和英国议员奶子傻,被惯得成为没有人性的丧尸:明明享有特权,无法无天,没人敢惹,却整天像三岁小孩一样大哭大闹。

在族群政治里,白左对华裔没有原罪。所以,如果说,某教和黑人是被惯坏了的到处拉屎的“金丝狗”,华裔就是干脏活累活的“苦命狗”,华裔是找补的添头,是垫脚的砖头,是随时可以从电视上撤下来的萝卜头。

白左掌控下的媒体,说什么,不说什么,当然很有讲究,一切“新闻”都必须符合族群政治这个核心主题——白左正义,白右邪恶,宠物有色人可怜,华裔是透明老好人。

黑人民主党政客、某教政客,满地打滚,上房揭瓦,喊打喊杀,白左媒体一般很少吱声,因为这不符合楚楚可怜被压迫的角色定位,破坏主题。华裔被搞,白左媒体一般也不太吭声(不仅不吭声,还常常洗地),因为你的角色定位就是挨欺负的老实头,搞你的是白左,搞你是应该的,心照不宣。可是,阿巴拉契亚山里一个白人老农如果说句什么不合适的话,那就立刻捅了媒体的G点了,那就是传说中的“白人至上”了。

其实,对白人里面的被边缘化的小人物的言行标准,超过对黑人民主党州参议员的言行标准,这是很刻骨的种族歧视:你是劣等人,我们对你没啥期望,会开口说话就不错了。

前段时间,华左从犄角旮旯里找出一个不知真假的所谓“白人川粉告诉亚裔川粉回亚洲”的消息,硬是大夏天过年,开心得腿都合不拢。

可是,真的被制度性歧视了(AA),真的被有头有脸的“institution”给欺负了,这帮人要么忙着洗地,要么假装看不见。

这就是我们生活的现实世界,被踩在脚底下,还不忘对着海市蜃楼中的“白人至上”狂吠。

洋葱新闻和主流媒体,已经看不出来区别了。最后,请欣赏一篇奇文,你能看出作者是认真的还是反讽吗?

洗地的黑左

作者是个黑左,白左搞华人,黑左出来洗地,然后再发表在白左媒体上。闹了半天,华人该有什么心理感受,白左黑左都已经替咱们做主了。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