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国际论坛
花枝烂漫 发表于  2015-10-15 18:02:20 9783字 ( 60/54460)

普京“两线作战”胜算几何?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五谷丰登34792369 发表于  2016-03-25 16:50:54 82字 ( 0/40)

找工作和找婚姻同理都是有条件有非吾莫属的,所以失业和离婚同样的水性杨花,所以没有工作和没有婚姻一样的属于游手好闲啦!!你们死鬼死爹见鬼[木乃伊][木乃伊][木乃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175.153.40 发表于  2015-10-31 20:51:32 53字 ( 0/37)

敌人多面攻击,欺人太甚,普京两面抵抗,已经是很温和的了。要是罗斯福或者斯大林掌国,早反击华盛顿或者伦敦了。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浪剑飞舟179039 发表于  2015-10-30 13:43:15 53字 ( 0/64)

普京必胜,俄罗斯必胜,美国干瞪着俄罗斯的核弹无对策.美国搞经济制裁制裁,说不定哪天自己就被俄罗斯核弹制裁.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浪剑飞舟179039 发表于  2015-10-30 13:37:29 91字 ( 0/315)

告诉你,两线作战不要平均使用武力,要这样打,先选软的一头猛烈开火,彻底消灭.这是上策,中国长期这样干,美国干所谓"七个邪恶轴心国",也是选择最软的开头干.干完一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song234777 发表于  2015-10-29 11:52:49 20字 ( 0/66)

只要中国适当时机出手帮助俄罗斯就可以完胜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姹紫嫣红91180 发表于  2015-10-27 12:31:13 21字 ( 0/44)

世界英雄大反击,全球资本主义僵尸永垂不活!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感恩的心163836 发表于  2015-10-24 18:48:45 34字 ( 0/96)

说俄罗斯失血的是他妈的装逼呢。。。。。普京有胆有识的大英雄。。。。。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感恩的心163836 发表于  2015-10-24 18:41:06 23字 ( 0/81)

不管普京胜算几何,普京的胆略让人佩服。。。。。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182.37.173 发表于  2015-10-24 09:54:02 14字 ( 0/78)

普京不愧为“俄国大帝”!赞!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车前草326766 发表于  2015-10-23 10:32:32 45字 ( 0/94)

不赞成普京不顾人民的生活,争强好斗,强行占领克里米亚。俄乌本是同根生,一个锅里吃饭多少年。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高低平 发表于  2015-10-22 12:37:28 56字 ( 0/67)

普京胜了,已成定局!美国参战为抢夺,为自利益险必躲!其他盟友风使舵,不为他人做嫁衣,胜了我分利,若败躱不机!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高低平 发表于  2015-10-22 12:30:29 106字 ( 0/69)

网上谈兵,老百姓不愿听!对美日越,光说不行,來点真的,他就怕了!像俄那样,突然!突击!突突!打他个措手不及!突完再吵,喘气也云呼!蛳.蛇.狗,一口口吃?还是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gaofeng 发表于  2015-10-22 08:36:15 30字 ( 0/218)

为普京点赞:有胆量,有气派,有韬略,文武双全,可谓一代枭雄!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程向前 发表于  2015-10-21 21:47:47 48字 ( 0/92)

山姆在叙利亚暗挺IS,毛子也应该在tuerqi培植IS...那片热土必将是大国的盛宴,好不热闹!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Regean 发表于  2015-10-21 21:47:43 30字 ( 0/89)

俄罗斯无路可退了.只能依靠军事带动经济外交,发挥自己的强项.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顶锋 发表于  2015-10-19 12:22:22 168字 ( 0/161)

武汉船用机械有限责任公司野蛮王八旦一把手责任人杀死癌症晩期中年妇女取乐(注:现年47岁)根源是;《王汉国特大重型油泵油马达质量寿命动力强大工作稳定性的方法》(1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北方的狼152169 发表于  2015-10-19 09:40:12 117字 ( 0/216)

普京威武,普京英雄。普京带领俄罗斯左右开弓打的美欧政客鼻青脸肿只有招架之力。无论如何俄罗斯为中国抵挡了美欧日的压力;普京总统为中国出了口被排斥被挤兑被围堵的恶气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183.71.165 发表于  2015-10-18 21:35:08 23字 ( 0/161)

普金具有大无畏革命精神,他可以算一个共产党人。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113.57.189 发表于  2015-10-18 20:22:24 32字 ( 0/174)

俄罗斯有普京注定这个民族将来必定会更强大。美国还没准备好和他斗。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27.27.212 发表于  2015-10-18 19:24:56 76字 ( 0/182)

这取决于俄罗斯精确制导炸弹的库存量和生产能力,俄罗斯唯一的战场消耗就是精确制导炸弹和汽油,俄罗斯汽油有的是,俄罗斯飞行员驾机去轰炸目标跟玩游戏有什么区别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27.188.205 发表于  2015-10-18 15:34:26 20字 ( 0/181)

俄美较量,普京没输,旨在强国,无所畏惧。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221.202.227 发表于  2015-10-18 15:31:10 47字 ( 0/174)

普京若能速战速决,而不将叙战局变为消耗战,还能撑一阵;但要看“奥老大”的反击力度及突破点!!!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蒲公英332127 发表于  2015-10-18 12:41:58 28字 ( 0/204)

可怜中国,坐看普京被美国干掉,等美国集中力量再收拾中国。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蒲公英332127 发表于  2015-10-18 12:40:37 16字 ( 0/147)

普京已经胜了,再胜就是锦上添花。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27.41.133 发表于  2015-10-18 08:29:25 75字 ( 0/219)

一个没有强权人物的大国只隔岸观火,唯美跟屁虫还冷嘲热讽、暗算人家陷入泥潭;以经济建设为幌子,对国际热点问题总是躲躲闪闪,致使无数原先铁杆朋友拂手而去。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心灵家园62799 发表于  2015-10-18 06:52:48 32字 ( 0/202)

在叙利亚,美国欧盟被俄罗斯轻松自如的扇了几耳光,欧美却有口难言。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106.115.53 发表于  2015-10-17 18:44:37 10字 ( 0/198)

中东不只是西方的中东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国家利益高于一切 发表于  2015-10-17 18:40:54 68字 ( 0/232)

国家间“威慑战略”由低到高推演升级为十一级:第三级:国家级战争纪念活动威慑战略!第四级:国家级阅兵威慑战略!第五级:国家级军演威慑战略!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国家利益高于一切 发表于  2015-10-17 20:17:24 72字 ( 0/210)

第六级:多国联合阅兵威慑战略!第七级:多国联合军演威慑战略!第八级:国家民间战略智库公司威慑战略!第九级:舰机兵公海空地抵近威慑战略......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天边红叶 发表于  2015-10-17 16:52:54 25字 ( 0/192)

战争就是拼命,,,是不可以计算,,,得,失和后果的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中国民间智囊团 发表于  2015-10-17 13:02:20 156字 ( 0/273)

俄罗斯将深陷美帝在叙利亚为其“量身定制”的“战略陷阱”!俄罗斯正在“失血”一!叙利亚乱局是“阿拉伯之春”运动的结果。阿拉伯世界历史上也是西方的强大对手;阿拉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中国民间智囊团 发表于  2015-10-17 13:01:30 206字 ( 0/265)

俄罗斯将深陷美帝在叙利亚为其“量身定制”的“战略陷阱”!俄罗斯正在“失血”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沙特、土耳其等千方百计要推翻巴沙尔政权。2011年8月中旬,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中国民间智囊团 发表于  2015-10-17 13:00:43 140字 ( 0/255)

俄罗斯将深陷美帝在叙利亚为其“量身定制”的“战略陷阱”!俄罗斯正在“失血”三!美国和他的地区盟友这样做,目前推测有两种意图:一.是通过向东挤压伊斯兰国极端武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中国民间智囊团 发表于  2015-10-17 13:00:06 180字 ( 0/231)

俄罗斯将深陷美帝在叙利亚为其“量身定制”的“战略陷阱”!俄罗斯正在“失血”四!而叙利亚是俄罗斯在中东保持时间最长的盟友,俄出于全球安全战略和经济利益考虑,力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中国民间智囊团 发表于  2015-10-17 12:59:22 183字 ( 0/264)

俄罗斯将深陷美帝在叙利亚为其“量身定制”的“战略陷阱”!俄罗斯正在“失血”五!而叙利亚塔尔图斯港是俄罗斯海军唯一的海外军事基地,如果丧失掉,那么俄罗斯黑海舰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中国民间智囊团 发表于  2015-10-17 12:58:38 181字 ( 0/203)

俄罗斯将深陷美帝在叙利亚为其“量身定制”的“战略陷阱”!俄罗斯正在“失血”六!俄国防部长绍伊古对外界透露,9月30日,俄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批准总统在国外动用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中国民间智囊团 发表于  2015-10-17 12:57:46 182字 ( 0/252)

俄罗斯将深陷美帝在叙利亚为其“量身定制”的“战略陷阱”!俄罗斯正在“失血”七!据西方媒体7日报道,普京已派出精锐特种部队进入叙利亚作战。美方据此估计,俄罗斯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中国民间智囊团 发表于  2015-10-17 12:57:04 184字 ( 0/210)

俄罗斯将深陷美帝在叙利亚为其“量身定制”的“战略陷阱”!俄罗斯正在“失血”八!俄独立军事专家帕维尔.费尔根豪尔预计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初期每天耗资约为数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中国民间智囊团 发表于  2015-10-17 12:56:29 175字 ( 0/252)

俄罗斯将深陷美帝在叙利亚为其“量身定制”的“战略陷阱”!俄罗斯正在“失血”九!普京13日表示,俄罗斯建议在莫斯科举行叙利亚问题最高军事层国际会晤,并且向华盛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中国民间智囊团 发表于  2015-10-17 12:55:34 219字 ( 0/309)

俄罗斯将深陷美帝在叙利亚为其“量身定制”的“战略陷阱”!俄罗斯正在“失血”十!而以美国为首的国际联军,自去年8月以来,国际联军共对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的IS目标实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悄然等待140428 发表于  2015-10-17 08:55:14 63字 ( 0/196)

俄罗斯双拳出击打得欧美政客扶持的爪牙哭爹喊娘东躲西藏屁滚尿流,打得欧美政客鼻青脸肿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清。俄罗斯威武,普京英雄!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183.71.176 发表于  2015-10-16 22:46:46 10字 ( 0/218)

支持普金支持俄罗斯。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一天两包烟 发表于  2015-10-16 21:26:40 186字 ( 0/300)

普京的弱点在卢布。其军事进攻的结点必然是经济。俄罗斯的军事进攻和美军的战场退却,如果不能让普京在经济上受益,普京将陷入尴尬境地。所以,普京迫切需要中国对叙利亚的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221.202.227 发表于  2015-10-17 14:01:57 23字 ( 0/174)

为时太早!!!我对叙已签的军售合同应兑现!!!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一天两包烟 发表于  2015-10-17 12:41:16 41字 ( 0/228)

中国应当尽快建设新疆到哈,塔,乌,土的高铁。中国越出葱岭,是历史机遇,万不可失去。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一天两包烟 发表于  2015-10-17 12:35:21 80字 ( 0/228)

普京马上要干预阿富汗;中国政府如果不利用普京的优点,不主动补缺普京的弱点,那么,要么普京军事冒险失败,而中国也是什么都得不到的。这样的危险,中国应当让普京明白。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一天两包烟 发表于  2015-10-17 00:40:19 37字 ( 0/177)

人民币国际化的进攻依靠“一带一路”,人民币的防守应当依靠“上海合作组织”。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221.202.227 发表于  2015-10-16 20:05:10 98字 ( 0/196)

现在判断胜负还太早!!!普京目前看是顺风顺水,他的短处也明显,就是俄的经济;若美能解禁石油出口,国际油价必下跌,那时他的处境不必戈尔巴乔夫好过!!!只不过现在的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千顷寒136537 发表于  2015-10-16 17:29:56 68字 ( 0/261)

咋感觉着奥巴马和普京势均力敌不相上下有点瞧不起对方的意思。其实,奥巴马逞强;普京不弱。眼下,好像普京被奥巴马蔑视了,奥巴马被普京耍戏了。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鹅眉刺客 发表于  2015-10-16 14:21:14 106字 ( 0/266)

围棋高手下棋绝不是只盯着一点不放埋头经营,他们会不失时机地“脱先”去抢占大场。表面似乎杂乱无章,互不相干,可越到后来才发现它们不仅能巧妙勾连,甚至最终形成大网而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詹求实 发表于  2015-10-16 13:40:36 16字 ( 0/230)

北极熊一定会死于山姆大叔抢口下。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地田農 发表于  2015-10-16 09:34:56 34字 ( 0/197)

最重要的是看用什麼人(能力與幹力,魄力,柔韌力等),俄腐敗問題挺嚴峻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5-10-16 09:30:07 58字 ( 0/255)

普京的敢于挑战超级大国、强势霸权的胆识和维护自己国家利益的气概,以及他的灵活多变的外交策略,令西方许多国家难以招架。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113.215.6 发表于  2015-10-16 08:07:42 5字 ( 0/217)

俄罗斯必败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韦克多 发表于  2015-10-27 04:47:48 8字 ( 0/42)

不可能!绝对不。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临风傲雪100498 发表于  2015-10-16 04:27:01 52字 ( 0/342)

中国支持俄罗斯支持普京总统的乌克兰行动和叙利亚动武。俄罗斯威武,普京总统是民族大英雄。中俄联手天下无敌。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谷丰成 发表于  2015-10-15 22:32:56 170字 ( 0/378)

不要低估俄罗斯实力,一国实力最终是由教育科技、民心民生及团结、有效的实体财富及资源人居环境所决定。欧盟制裁俄罗斯,简直是白日做梦,它们还依赖俄罗斯能源过日子呢。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221.3.133 发表于  2015-10-29 09:49:54 23字 ( 0/79)

俄罗斯的石化能源马上就没有什么的用处了....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ant469 发表于  2015-10-15 18:45:05 10字 ( 0/261)

中东属于是压制的结果

    乌克兰乱局还没摆平,俄罗斯又果断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连日来,俄军对叙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空袭,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首次对中东地区进行武力干涉。

    对肆虐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来说,他们可能未曾料到俄罗斯会突然介入反恐,甚至连射26枚巡航导弹穷追猛打,而这却很符合普京的出拳风格。

9月29日,普京与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午宴上碰杯

    大胆出手叫板美国

    4年前,“阿拉伯之春”的多米诺骨牌波及叙利亚,抗议升级为冲突,冲突演变成内战,大国则在幕后谋划着自己的利益。

    在叙利亚与伊拉克交界的真空地带,“伊斯兰国”趁机扩张,占领伊拉克大量领土后,又向西长驱直入,控制叙东部地区,直逼首都大马士革。这个时候,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欧洲更是深受其害。

    恐怖主义肆虐是困扰欧洲难民潮的最直接原因。当难民来到自家门口时,不堪重负的欧洲终于尝到了战争的恶果,他们意识到了除掉“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顽疾的迫切性。这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欧洲各国的心情虽然复杂,但也乐见其成。

    俄罗斯出兵之前,美国一直充当叙利亚反恐的主角,但效果十分有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可以与政府军合作,而在叙利亚却不行,因为该国总统巴沙尔是美国一直想扳倒的那个人。这令美国矛盾不已,却给了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难得机会。

    毫无疑问,俄军介入叙利亚反恐,是利用国际社会对打击极端组织的迫切需求,建立以叙政府军为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新联盟。这将实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最大化,进而试图重拾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除了扩大在本地区的利益,如果俄罗斯能让叙利亚反恐形势呈现改观,还将获得国际道义支持,扭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被动局面,为继续叫板美国积攒资本。

    两线战场无路可退

    一边是强势介入叙利亚冲突;另一边是在乌克兰冲突中越陷越深,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成为俄罗斯的东西两线战场。在军事上,两线作战往往是下策,然而特立独行的普京却不这么想。

    在美国长期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背景下,俄罗斯认为叙利亚的价值与乌克兰同等重要,不可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俄罗斯要想重树全球大国地位,乌克兰和叙利亚是两个不容有失的战略要地。前者是俄面对北约军事威胁的最后一道屏障,后者则是其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最后一个支点。

    从苏联解体到东欧颜色革命,苏联时期的传统盟友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一再被削弱,自身安全受到来自东欧和中东地区的威胁。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政变,终于把俄罗斯逼得无路可退。

    中东在历史上就是美苏博弈的主战场,各自有输有赢,有得有失。但近年来,美国攻势有余,俄罗斯守势不足,特别是2011年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席卷西亚北非,与俄罗斯交情深厚的中东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美国几乎独霸这一地区,留给俄罗斯的只剩叙利亚这个弱小的兄弟。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叙利亚政权落入西方扶植的反对派手中。

    正是这样,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坚定支持巴沙尔政权,加大对其军事援助,同时三番五次否决联合国有关外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冲突的决议案。在此问题上的较量,也让俄美关系一步步跌入冰点。    现如今,叙利亚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颠覆巴沙尔政权的主力,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换成世界公敌“伊斯兰国”。于是,俄罗斯的机会来了。    

    对于普京带着巴沙尔打击极端组织这件事,美国即便无法同意,也很难反对。事实上,巴沙尔的政府军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只要美国领导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上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形势就对俄罗斯相当有利。

    突破围困关键一搏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虽已跌入低谷,但毕竟还是能在摩擦中找到契合点,整体上还过得去。

    例如,2013年9月,当化学武器疑云令叙利亚国际大战一触即发时,俄罗斯突然拿出“销毁化武换和平”的倡议,给了美国、巴沙尔政权和叙反对派各一个台阶下,有效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美俄这种有限的国际政治互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反制裁。这期间,双方所谓的政治互动几乎只剩相互指责和相互拆台,争论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东部冲突和制裁战谁对谁错。

    由于乌克兰亲美派当权的事实已无法改变,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区盟国不愿卷入乌克兰危机,孤军奋战的普京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加之MH17空难的发生,以及在舆论战中的不佳表现,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较量中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乌克兰危机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伊斯兰国”肆虐和涌向欧洲的难民潮让全球瞩目。同时,伊核协议的达成,也增加了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自由度,给予其介入叙利亚局势的可能。同时,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日益迫切,终于给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一个好用的“把柄”。

    虽然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联合巴沙尔政权打击“伊斯兰国”的方式,但至少两国已经就叙利亚反恐问题恢复了带有积极意义的对话。否则,也就不会有9月28日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普奥会”,以及此后的俄美军事对话。

    现在,俄罗斯将叙利亚反恐提上双方议事日程,表明普京转移与西方国家之间争论的话题,即从“是否践踏乌克兰主权”转移到了“如何打击极端组织”上。考虑到打击极端主义的迫切性,美国和欧洲大国对俄在叙利亚的行动展现出了默许态度。这时,西方国家需要更多考虑如何同俄罗斯在此问题上找到更多契合点,从而在叙利亚更有效地打击极端组织。

    这样的变化让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占据了主动。此前,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与美国较量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因此俄罗斯必须主动出击,找到克敌制胜的切入点。重新“炒热”叙利亚问题,正是普京的一着妙棋。

    至于俄罗斯能否以此扭转“新冷战”的局面还很难说,但有理由判断,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在国际社会上受到的道义谴责,或许将因打击“伊斯兰国”所做的努力而有所淡化。当普京愿意出力解决叙利亚反恐问题、铲除难民危机的根源时,国际社会大概不会拒绝,而这也将成为俄罗斯重新与西方世界建立合作的基础。   (文/ 刘怡然)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