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国际论坛
澜铮 发表于  2015-07-28 13:35:02 8102字 ( 32/29000)

美智库反思:普京支持率为何居高不下?

 自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西方世界和俄罗斯民众对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评价似乎出现了某种“认知鸿沟”。在美国,从华盛顿决策圈到电视节目评论员再到普通百姓,对普京的批评和指责不绝于耳。与此同时,俄罗斯民众对普京的支持率一路飙升,最高时竟然达到89%。这个数字着实让一些西方国家领导人羡慕嫉妒恨。

  美国本以为严苛的制裁能让俄罗斯民众“埋怨”政府、动摇普京的执政,却发现这反而激发了俄罗斯人的爱国热情和对普京的强力支持。美国有智库开始反思,为啥普京在俄罗斯这么火?

  原因之一:百姓力挺

  美国智库、《国家利益》双月刊出版方国家利益中心认为,如果西方打算继续靠制裁把普京“搞垮”,那可真是打错了算盘。即便西方强化经济制裁,也可能适得其反,反而强化普京的影响力。

  这一智库分析,普京的支持率居高不下主要有五个原因,其中之一在于俄罗斯人确实“挺”普京。

  国家利益中心研究员小季米特里·西梅斯说,西方国家也许觉得普京的支持率这么高“有水分”,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统计数据并不由克里姆林宫提供,而是由一家颇有声望的独立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发布。

  列瓦达中心与俄罗斯政府的关系磕磕绊绊,一度紧张,所以这一机构显然没必要为了提升政府的公共形象而捏造普京的支持率。

  西梅斯认为,这一相对客观的民调结果说明,普京确实获得了绝大多数俄罗斯民众的认可。

  原因之二:危中有机

  美国国家利益中心认为,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有力应对给他“加分”。

  民调结果显示,2014年1月乌克兰危机爆发前夕,普京的支持率为65%。危机爆发后,尽管俄罗斯经济四面承压、困难重重,普京却成功把握住了这场危机中的“机遇”,以一贯强硬不屈的姿态面对西方的挑衅和制裁,支持率不降反升,一度飙升至惊人的89%,成为他任内获得的最高支持率。

  普京的“第二高”支持率出现在2008年俄罗斯和格鲁吉亚爆发军事冲突之后。当时他的支持率为88%。

  原因之三:个人魅力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不少俄罗斯人是普京的忠实拥趸,他们却没有对俄罗斯政府表现出同样的支持。

  依据列瓦达中心的调查,58%的受访民众认为,一些政府官员主要寻求维护和巩固自身权力;69%的受访者则不愿跟政府打交道,试图与政府保持“最少接触”。

  西梅斯分析,这些数据反映出,俄罗斯民众对普京个人的支持和信任并没有扩大到对整个政治体系的信任。

  俄罗斯民众对普京和对政府的不同态度,有时反映在媒体报道中。例如,根据俄罗斯媒体报道,2012年夏天俄罗斯南部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突遭洪灾,普京乘直升机视察灾区时,退休老人利季娅·波利妮娜向他抱怨:她和家人事先没有收到任何警告,也没有获得帮助。普京随即与地方官员会面,下令彻查应灾体系是否存在疏漏。

  原因之四:制裁催化

  一些西方政治分析师曾经认为,一旦西方的经济制裁让俄罗斯老百姓尝到苦头,他们必然会对普京在乌克兰危机上的作为“失去热情”,甚至可能上街示威。

  然而,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尽管经济制裁让生活愈发艰难,俄罗斯民众却没把愤怒发泄在普京领导的政府头上,而是把矛头对准了西方制裁者。

  民调结果显示,从2014年9月到2015年6月,声称“受到制裁严重影响”和“受到制裁比较严重影响”的民众从16%上升到了33%,与此同时,普京的支持率持续上涨。

  66%的俄罗斯民众把西方视为“打压和羞辱”俄罗斯的真正敌人,把普京视为抵御外部冲击、捍卫俄罗斯利益的“祖国保卫者”。

  接近一半的俄罗斯民众认为,西方制裁不仅“瞄准”俄罗斯的统治精英,还旨在“惩罚”普通人。由此,不少人认为,西方制裁不仅是对俄罗斯整个国家的“进犯”,更“冒犯”了他们的个人和家庭。

  原因之五:基础广泛

  西梅斯发现,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处置和应对让他获得了对立阵营和先前一些反对者的支持,而俄罗斯中产阶层感受到西方对俄的恶意之后,坚定了他们对普京的支持。

  可以说,普京的高支持率源自他获得的广泛群众基础,而不同阶层和利益群体能够达成这一共识的原因之一在于俄罗斯高涨的爱国主义情绪。

  曾因组织2011年反政府游行而入狱4年半的左派人士谢尔盖·乌达利佐夫高调支持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他认为苏联解体是“错误和犯罪”,而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则是向着“一个已经更新的联盟的重生”迈出关键的一小步。

  俄罗斯记者克谢尼娅·基里洛娃分析,中产阶级中的知识分子群体“真切地”感受到了西方对俄罗斯怀有的恶意和敌视,继而把普京视为捍卫国家利益和其自身利益的代言人。

  西梅斯总结,综合考虑多重因素,就算西方能够“成功地”继续削弱俄罗斯的经济,最终也很有可能只是帮助普京强化了他的影响力,同时激发出民众“狂热”的爱国情绪和对西方的愤恨。

  他建议,西方国家决策者在考虑与俄罗斯打交道如何走下一步棋时,最好先想明白,向俄罗斯政府施压除了会影响普京本人之外,将会如何影响普通人的生活。(韩梁)(新华社特稿)


喜大狼133933 发表于  2015-08-09 20:18:57 3字 ( 0/36)

得人心

 自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西方世界和俄罗斯民众对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评价似乎出现了某种“认知鸿沟”。在美国,从华盛顿决策圈到电视节目评论员再到普通百姓,对普京的批评和指责不绝于耳。与此同时,俄罗斯民众对普京的支持率一路飙升,最高时竟然达到89%。这个数字着实让一些西方国家领导人羡慕嫉妒恨。

  美国本以为严苛的制裁能让俄罗斯民众“埋怨”政府、动摇普京的执政,却发现这反而激发了俄罗斯人的爱国热情和对普京的强力支持。美国有智库开始反思,为啥普京在俄罗斯这么火?

  原因之一:百姓力挺

  美国智库、《国家利益》双月刊出版方国家利益中心认为,如果西方打算继续靠制裁把普京“搞垮”,那可真是打错了算盘。即便西方强化经济制裁,也可能适得其反,反而强化普京的影响力。

  这一智库分析,普京的支持率居高不下主要有五个原因,其中之一在于俄罗斯人确实“挺”普京。

  国家利益中心研究员小季米特里·西梅斯说,西方国家也许觉得普京的支持率这么高“有水分”,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统计数据并不由克里姆林宫提供,而是由一家颇有声望的独立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发布。

  列瓦达中心与俄罗斯政府的关系磕磕绊绊,一度紧张,所以这一机构显然没必要为了提升政府的公共形象而捏造普京的支持率。

  西梅斯认为,这一相对客观的民调结果说明,普京确实获得了绝大多数俄罗斯民众的认可。

  原因之二:危中有机

  美国国家利益中心认为,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有力应对给他“加分”。

  民调结果显示,2014年1月乌克兰危机爆发前夕,普京的支持率为65%。危机爆发后,尽管俄罗斯经济四面承压、困难重重,普京却成功把握住了这场危机中的“机遇”,以一贯强硬不屈的姿态面对西方的挑衅和制裁,支持率不降反升,一度飙升至惊人的89%,成为他任内获得的最高支持率。

  普京的“第二高”支持率出现在2008年俄罗斯和格鲁吉亚爆发军事冲突之后。当时他的支持率为88%。

  原因之三:个人魅力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不少俄罗斯人是普京的忠实拥趸,他们却没有对俄罗斯政府表现出同样的支持。

  依据列瓦达中心的调查,58%的受访民众认为,一些政府官员主要寻求维护和巩固自身权力;69%的受访者则不愿跟政府打交道,试图与政府保持“最少接触”。

  西梅斯分析,这些数据反映出,俄罗斯民众对普京个人的支持和信任并没有扩大到对整个政治体系的信任。

  俄罗斯民众对普京和对政府的不同态度,有时反映在媒体报道中。例如,根据俄罗斯媒体报道,2012年夏天俄罗斯南部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突遭洪灾,普京乘直升机视察灾区时,退休老人利季娅·波利妮娜向他抱怨:她和家人事先没有收到任何警告,也没有获得帮助。普京随即与地方官员会面,下令彻查应灾体系是否存在疏漏。

  原因之四:制裁催化

  一些西方政治分析师曾经认为,一旦西方的经济制裁让俄罗斯老百姓尝到苦头,他们必然会对普京在乌克兰危机上的作为“失去热情”,甚至可能上街示威。

  然而,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尽管经济制裁让生活愈发艰难,俄罗斯民众却没把愤怒发泄在普京领导的政府头上,而是把矛头对准了西方制裁者。

  民调结果显示,从2014年9月到2015年6月,声称“受到制裁严重影响”和“受到制裁比较严重影响”的民众从16%上升到了33%,与此同时,普京的支持率持续上涨。

  66%的俄罗斯民众把西方视为“打压和羞辱”俄罗斯的真正敌人,把普京视为抵御外部冲击、捍卫俄罗斯利益的“祖国保卫者”。

  接近一半的俄罗斯民众认为,西方制裁不仅“瞄准”俄罗斯的统治精英,还旨在“惩罚”普通人。由此,不少人认为,西方制裁不仅是对俄罗斯整个国家的“进犯”,更“冒犯”了他们的个人和家庭。

  原因之五:基础广泛

  西梅斯发现,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处置和应对让他获得了对立阵营和先前一些反对者的支持,而俄罗斯中产阶层感受到西方对俄的恶意之后,坚定了他们对普京的支持。

  可以说,普京的高支持率源自他获得的广泛群众基础,而不同阶层和利益群体能够达成这一共识的原因之一在于俄罗斯高涨的爱国主义情绪。

  曾因组织2011年反政府游行而入狱4年半的左派人士谢尔盖·乌达利佐夫高调支持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他认为苏联解体是“错误和犯罪”,而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则是向着“一个已经更新的联盟的重生”迈出关键的一小步。

  俄罗斯记者克谢尼娅·基里洛娃分析,中产阶级中的知识分子群体“真切地”感受到了西方对俄罗斯怀有的恶意和敌视,继而把普京视为捍卫国家利益和其自身利益的代言人。

  西梅斯总结,综合考虑多重因素,就算西方能够“成功地”继续削弱俄罗斯的经济,最终也很有可能只是帮助普京强化了他的影响力,同时激发出民众“狂热”的爱国情绪和对西方的愤恨。

  他建议,西方国家决策者在考虑与俄罗斯打交道如何走下一步棋时,最好先想明白,向俄罗斯政府施压除了会影响普京本人之外,将会如何影响普通人的生活。(韩梁)(新华社特稿)


27.188.193 发表于  2015-08-03 23:57:57 12字 ( 0/59)

普京智勇双全,勇斗双头鹰

 自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西方世界和俄罗斯民众对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评价似乎出现了某种“认知鸿沟”。在美国,从华盛顿决策圈到电视节目评论员再到普通百姓,对普京的批评和指责不绝于耳。与此同时,俄罗斯民众对普京的支持率一路飙升,最高时竟然达到89%。这个数字着实让一些西方国家领导人羡慕嫉妒恨。

  美国本以为严苛的制裁能让俄罗斯民众“埋怨”政府、动摇普京的执政,却发现这反而激发了俄罗斯人的爱国热情和对普京的强力支持。美国有智库开始反思,为啥普京在俄罗斯这么火?

  原因之一:百姓力挺

  美国智库、《国家利益》双月刊出版方国家利益中心认为,如果西方打算继续靠制裁把普京“搞垮”,那可真是打错了算盘。即便西方强化经济制裁,也可能适得其反,反而强化普京的影响力。

  这一智库分析,普京的支持率居高不下主要有五个原因,其中之一在于俄罗斯人确实“挺”普京。

  国家利益中心研究员小季米特里·西梅斯说,西方国家也许觉得普京的支持率这么高“有水分”,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统计数据并不由克里姆林宫提供,而是由一家颇有声望的独立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发布。

  列瓦达中心与俄罗斯政府的关系磕磕绊绊,一度紧张,所以这一机构显然没必要为了提升政府的公共形象而捏造普京的支持率。

  西梅斯认为,这一相对客观的民调结果说明,普京确实获得了绝大多数俄罗斯民众的认可。

  原因之二:危中有机

  美国国家利益中心认为,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有力应对给他“加分”。

  民调结果显示,2014年1月乌克兰危机爆发前夕,普京的支持率为65%。危机爆发后,尽管俄罗斯经济四面承压、困难重重,普京却成功把握住了这场危机中的“机遇”,以一贯强硬不屈的姿态面对西方的挑衅和制裁,支持率不降反升,一度飙升至惊人的89%,成为他任内获得的最高支持率。

  普京的“第二高”支持率出现在2008年俄罗斯和格鲁吉亚爆发军事冲突之后。当时他的支持率为88%。

  原因之三:个人魅力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不少俄罗斯人是普京的忠实拥趸,他们却没有对俄罗斯政府表现出同样的支持。

  依据列瓦达中心的调查,58%的受访民众认为,一些政府官员主要寻求维护和巩固自身权力;69%的受访者则不愿跟政府打交道,试图与政府保持“最少接触”。

  西梅斯分析,这些数据反映出,俄罗斯民众对普京个人的支持和信任并没有扩大到对整个政治体系的信任。

  俄罗斯民众对普京和对政府的不同态度,有时反映在媒体报道中。例如,根据俄罗斯媒体报道,2012年夏天俄罗斯南部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突遭洪灾,普京乘直升机视察灾区时,退休老人利季娅·波利妮娜向他抱怨:她和家人事先没有收到任何警告,也没有获得帮助。普京随即与地方官员会面,下令彻查应灾体系是否存在疏漏。

  原因之四:制裁催化

  一些西方政治分析师曾经认为,一旦西方的经济制裁让俄罗斯老百姓尝到苦头,他们必然会对普京在乌克兰危机上的作为“失去热情”,甚至可能上街示威。

  然而,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尽管经济制裁让生活愈发艰难,俄罗斯民众却没把愤怒发泄在普京领导的政府头上,而是把矛头对准了西方制裁者。

  民调结果显示,从2014年9月到2015年6月,声称“受到制裁严重影响”和“受到制裁比较严重影响”的民众从16%上升到了33%,与此同时,普京的支持率持续上涨。

  66%的俄罗斯民众把西方视为“打压和羞辱”俄罗斯的真正敌人,把普京视为抵御外部冲击、捍卫俄罗斯利益的“祖国保卫者”。

  接近一半的俄罗斯民众认为,西方制裁不仅“瞄准”俄罗斯的统治精英,还旨在“惩罚”普通人。由此,不少人认为,西方制裁不仅是对俄罗斯整个国家的“进犯”,更“冒犯”了他们的个人和家庭。

  原因之五:基础广泛

  西梅斯发现,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处置和应对让他获得了对立阵营和先前一些反对者的支持,而俄罗斯中产阶层感受到西方对俄的恶意之后,坚定了他们对普京的支持。

  可以说,普京的高支持率源自他获得的广泛群众基础,而不同阶层和利益群体能够达成这一共识的原因之一在于俄罗斯高涨的爱国主义情绪。

  曾因组织2011年反政府游行而入狱4年半的左派人士谢尔盖·乌达利佐夫高调支持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他认为苏联解体是“错误和犯罪”,而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则是向着“一个已经更新的联盟的重生”迈出关键的一小步。

  俄罗斯记者克谢尼娅·基里洛娃分析,中产阶级中的知识分子群体“真切地”感受到了西方对俄罗斯怀有的恶意和敌视,继而把普京视为捍卫国家利益和其自身利益的代言人。

  西梅斯总结,综合考虑多重因素,就算西方能够“成功地”继续削弱俄罗斯的经济,最终也很有可能只是帮助普京强化了他的影响力,同时激发出民众“狂热”的爱国情绪和对西方的愤恨。

  他建议,西方国家决策者在考虑与俄罗斯打交道如何走下一步棋时,最好先想明白,向俄罗斯政府施压除了会影响普京本人之外,将会如何影响普通人的生活。(韩梁)(新华社特稿)


老张头250 发表于  2015-08-03 10:19:14 64字 ( 0/119)

普京性格正直勇敢,敢作敢为,他代表了俄罗斯人民的利益与西方抗争,並不顾及会引起“友邦诧异”一些亊件!俄罗斯人民不拥戴他拥戴谁!!

 自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西方世界和俄罗斯民众对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评价似乎出现了某种“认知鸿沟”。在美国,从华盛顿决策圈到电视节目评论员再到普通百姓,对普京的批评和指责不绝于耳。与此同时,俄罗斯民众对普京的支持率一路飙升,最高时竟然达到89%。这个数字着实让一些西方国家领导人羡慕嫉妒恨。

  美国本以为严苛的制裁能让俄罗斯民众“埋怨”政府、动摇普京的执政,却发现这反而激发了俄罗斯人的爱国热情和对普京的强力支持。美国有智库开始反思,为啥普京在俄罗斯这么火?

  原因之一:百姓力挺

  美国智库、《国家利益》双月刊出版方国家利益中心认为,如果西方打算继续靠制裁把普京“搞垮”,那可真是打错了算盘。即便西方强化经济制裁,也可能适得其反,反而强化普京的影响力。

  这一智库分析,普京的支持率居高不下主要有五个原因,其中之一在于俄罗斯人确实“挺”普京。

  国家利益中心研究员小季米特里·西梅斯说,西方国家也许觉得普京的支持率这么高“有水分”,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统计数据并不由克里姆林宫提供,而是由一家颇有声望的独立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发布。

  列瓦达中心与俄罗斯政府的关系磕磕绊绊,一度紧张,所以这一机构显然没必要为了提升政府的公共形象而捏造普京的支持率。

  西梅斯认为,这一相对客观的民调结果说明,普京确实获得了绝大多数俄罗斯民众的认可。

  原因之二:危中有机

  美国国家利益中心认为,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有力应对给他“加分”。

  民调结果显示,2014年1月乌克兰危机爆发前夕,普京的支持率为65%。危机爆发后,尽管俄罗斯经济四面承压、困难重重,普京却成功把握住了这场危机中的“机遇”,以一贯强硬不屈的姿态面对西方的挑衅和制裁,支持率不降反升,一度飙升至惊人的89%,成为他任内获得的最高支持率。

  普京的“第二高”支持率出现在2008年俄罗斯和格鲁吉亚爆发军事冲突之后。当时他的支持率为88%。

  原因之三:个人魅力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不少俄罗斯人是普京的忠实拥趸,他们却没有对俄罗斯政府表现出同样的支持。

  依据列瓦达中心的调查,58%的受访民众认为,一些政府官员主要寻求维护和巩固自身权力;69%的受访者则不愿跟政府打交道,试图与政府保持“最少接触”。

  西梅斯分析,这些数据反映出,俄罗斯民众对普京个人的支持和信任并没有扩大到对整个政治体系的信任。

  俄罗斯民众对普京和对政府的不同态度,有时反映在媒体报道中。例如,根据俄罗斯媒体报道,2012年夏天俄罗斯南部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突遭洪灾,普京乘直升机视察灾区时,退休老人利季娅·波利妮娜向他抱怨:她和家人事先没有收到任何警告,也没有获得帮助。普京随即与地方官员会面,下令彻查应灾体系是否存在疏漏。

  原因之四:制裁催化

  一些西方政治分析师曾经认为,一旦西方的经济制裁让俄罗斯老百姓尝到苦头,他们必然会对普京在乌克兰危机上的作为“失去热情”,甚至可能上街示威。

  然而,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尽管经济制裁让生活愈发艰难,俄罗斯民众却没把愤怒发泄在普京领导的政府头上,而是把矛头对准了西方制裁者。

  民调结果显示,从2014年9月到2015年6月,声称“受到制裁严重影响”和“受到制裁比较严重影响”的民众从16%上升到了33%,与此同时,普京的支持率持续上涨。

  66%的俄罗斯民众把西方视为“打压和羞辱”俄罗斯的真正敌人,把普京视为抵御外部冲击、捍卫俄罗斯利益的“祖国保卫者”。

  接近一半的俄罗斯民众认为,西方制裁不仅“瞄准”俄罗斯的统治精英,还旨在“惩罚”普通人。由此,不少人认为,西方制裁不仅是对俄罗斯整个国家的“进犯”,更“冒犯”了他们的个人和家庭。

  原因之五:基础广泛

  西梅斯发现,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处置和应对让他获得了对立阵营和先前一些反对者的支持,而俄罗斯中产阶层感受到西方对俄的恶意之后,坚定了他们对普京的支持。

  可以说,普京的高支持率源自他获得的广泛群众基础,而不同阶层和利益群体能够达成这一共识的原因之一在于俄罗斯高涨的爱国主义情绪。

  曾因组织2011年反政府游行而入狱4年半的左派人士谢尔盖·乌达利佐夫高调支持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他认为苏联解体是“错误和犯罪”,而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则是向着“一个已经更新的联盟的重生”迈出关键的一小步。

  俄罗斯记者克谢尼娅·基里洛娃分析,中产阶级中的知识分子群体“真切地”感受到了西方对俄罗斯怀有的恶意和敌视,继而把普京视为捍卫国家利益和其自身利益的代言人。

  西梅斯总结,综合考虑多重因素,就算西方能够“成功地”继续削弱俄罗斯的经济,最终也很有可能只是帮助普京强化了他的影响力,同时激发出民众“狂热”的爱国情绪和对西方的愤恨。

  他建议,西方国家决策者在考虑与俄罗斯打交道如何走下一步棋时,最好先想明白,向俄罗斯政府施压除了会影响普京本人之外,将会如何影响普通人的生活。(韩梁)(新华社特稿)


龙川人杰 发表于  2015-07-30 15:19:23 12字 ( 0/134)

苏联解体是“错误和犯罪”

 自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西方世界和俄罗斯民众对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评价似乎出现了某种“认知鸿沟”。在美国,从华盛顿决策圈到电视节目评论员再到普通百姓,对普京的批评和指责不绝于耳。与此同时,俄罗斯民众对普京的支持率一路飙升,最高时竟然达到89%。这个数字着实让一些西方国家领导人羡慕嫉妒恨。

  美国本以为严苛的制裁能让俄罗斯民众“埋怨”政府、动摇普京的执政,却发现这反而激发了俄罗斯人的爱国热情和对普京的强力支持。美国有智库开始反思,为啥普京在俄罗斯这么火?

  原因之一:百姓力挺

  美国智库、《国家利益》双月刊出版方国家利益中心认为,如果西方打算继续靠制裁把普京“搞垮”,那可真是打错了算盘。即便西方强化经济制裁,也可能适得其反,反而强化普京的影响力。

  这一智库分析,普京的支持率居高不下主要有五个原因,其中之一在于俄罗斯人确实“挺”普京。

  国家利益中心研究员小季米特里·西梅斯说,西方国家也许觉得普京的支持率这么高“有水分”,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统计数据并不由克里姆林宫提供,而是由一家颇有声望的独立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发布。

  列瓦达中心与俄罗斯政府的关系磕磕绊绊,一度紧张,所以这一机构显然没必要为了提升政府的公共形象而捏造普京的支持率。

  西梅斯认为,这一相对客观的民调结果说明,普京确实获得了绝大多数俄罗斯民众的认可。

  原因之二:危中有机

  美国国家利益中心认为,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有力应对给他“加分”。

  民调结果显示,2014年1月乌克兰危机爆发前夕,普京的支持率为65%。危机爆发后,尽管俄罗斯经济四面承压、困难重重,普京却成功把握住了这场危机中的“机遇”,以一贯强硬不屈的姿态面对西方的挑衅和制裁,支持率不降反升,一度飙升至惊人的89%,成为他任内获得的最高支持率。

  普京的“第二高”支持率出现在2008年俄罗斯和格鲁吉亚爆发军事冲突之后。当时他的支持率为88%。

  原因之三:个人魅力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不少俄罗斯人是普京的忠实拥趸,他们却没有对俄罗斯政府表现出同样的支持。

  依据列瓦达中心的调查,58%的受访民众认为,一些政府官员主要寻求维护和巩固自身权力;69%的受访者则不愿跟政府打交道,试图与政府保持“最少接触”。

  西梅斯分析,这些数据反映出,俄罗斯民众对普京个人的支持和信任并没有扩大到对整个政治体系的信任。

  俄罗斯民众对普京和对政府的不同态度,有时反映在媒体报道中。例如,根据俄罗斯媒体报道,2012年夏天俄罗斯南部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突遭洪灾,普京乘直升机视察灾区时,退休老人利季娅·波利妮娜向他抱怨:她和家人事先没有收到任何警告,也没有获得帮助。普京随即与地方官员会面,下令彻查应灾体系是否存在疏漏。

  原因之四:制裁催化

  一些西方政治分析师曾经认为,一旦西方的经济制裁让俄罗斯老百姓尝到苦头,他们必然会对普京在乌克兰危机上的作为“失去热情”,甚至可能上街示威。

  然而,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尽管经济制裁让生活愈发艰难,俄罗斯民众却没把愤怒发泄在普京领导的政府头上,而是把矛头对准了西方制裁者。

  民调结果显示,从2014年9月到2015年6月,声称“受到制裁严重影响”和“受到制裁比较严重影响”的民众从16%上升到了33%,与此同时,普京的支持率持续上涨。

  66%的俄罗斯民众把西方视为“打压和羞辱”俄罗斯的真正敌人,把普京视为抵御外部冲击、捍卫俄罗斯利益的“祖国保卫者”。

  接近一半的俄罗斯民众认为,西方制裁不仅“瞄准”俄罗斯的统治精英,还旨在“惩罚”普通人。由此,不少人认为,西方制裁不仅是对俄罗斯整个国家的“进犯”,更“冒犯”了他们的个人和家庭。

  原因之五:基础广泛

  西梅斯发现,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处置和应对让他获得了对立阵营和先前一些反对者的支持,而俄罗斯中产阶层感受到西方对俄的恶意之后,坚定了他们对普京的支持。

  可以说,普京的高支持率源自他获得的广泛群众基础,而不同阶层和利益群体能够达成这一共识的原因之一在于俄罗斯高涨的爱国主义情绪。

  曾因组织2011年反政府游行而入狱4年半的左派人士谢尔盖·乌达利佐夫高调支持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他认为苏联解体是“错误和犯罪”,而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则是向着“一个已经更新的联盟的重生”迈出关键的一小步。

  俄罗斯记者克谢尼娅·基里洛娃分析,中产阶级中的知识分子群体“真切地”感受到了西方对俄罗斯怀有的恶意和敌视,继而把普京视为捍卫国家利益和其自身利益的代言人。

  西梅斯总结,综合考虑多重因素,就算西方能够“成功地”继续削弱俄罗斯的经济,最终也很有可能只是帮助普京强化了他的影响力,同时激发出民众“狂热”的爱国情绪和对西方的愤恨。

  他建议,西方国家决策者在考虑与俄罗斯打交道如何走下一步棋时,最好先想明白,向俄罗斯政府施压除了会影响普京本人之外,将会如何影响普通人的生活。(韩梁)(新华社特稿)


27.188.194 发表于  2015-07-30 13:15:07 32字 ( 0/132)

伟大的卫国战争是俄罗斯宝贵的精神财富。当强敌压境,妥协没有退路。

 自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西方世界和俄罗斯民众对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评价似乎出现了某种“认知鸿沟”。在美国,从华盛顿决策圈到电视节目评论员再到普通百姓,对普京的批评和指责不绝于耳。与此同时,俄罗斯民众对普京的支持率一路飙升,最高时竟然达到89%。这个数字着实让一些西方国家领导人羡慕嫉妒恨。

  美国本以为严苛的制裁能让俄罗斯民众“埋怨”政府、动摇普京的执政,却发现这反而激发了俄罗斯人的爱国热情和对普京的强力支持。美国有智库开始反思,为啥普京在俄罗斯这么火?

  原因之一:百姓力挺

  美国智库、《国家利益》双月刊出版方国家利益中心认为,如果西方打算继续靠制裁把普京“搞垮”,那可真是打错了算盘。即便西方强化经济制裁,也可能适得其反,反而强化普京的影响力。

  这一智库分析,普京的支持率居高不下主要有五个原因,其中之一在于俄罗斯人确实“挺”普京。

  国家利益中心研究员小季米特里·西梅斯说,西方国家也许觉得普京的支持率这么高“有水分”,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统计数据并不由克里姆林宫提供,而是由一家颇有声望的独立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发布。

  列瓦达中心与俄罗斯政府的关系磕磕绊绊,一度紧张,所以这一机构显然没必要为了提升政府的公共形象而捏造普京的支持率。

  西梅斯认为,这一相对客观的民调结果说明,普京确实获得了绝大多数俄罗斯民众的认可。

  原因之二:危中有机

  美国国家利益中心认为,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有力应对给他“加分”。

  民调结果显示,2014年1月乌克兰危机爆发前夕,普京的支持率为65%。危机爆发后,尽管俄罗斯经济四面承压、困难重重,普京却成功把握住了这场危机中的“机遇”,以一贯强硬不屈的姿态面对西方的挑衅和制裁,支持率不降反升,一度飙升至惊人的89%,成为他任内获得的最高支持率。

  普京的“第二高”支持率出现在2008年俄罗斯和格鲁吉亚爆发军事冲突之后。当时他的支持率为88%。

  原因之三:个人魅力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不少俄罗斯人是普京的忠实拥趸,他们却没有对俄罗斯政府表现出同样的支持。

  依据列瓦达中心的调查,58%的受访民众认为,一些政府官员主要寻求维护和巩固自身权力;69%的受访者则不愿跟政府打交道,试图与政府保持“最少接触”。

  西梅斯分析,这些数据反映出,俄罗斯民众对普京个人的支持和信任并没有扩大到对整个政治体系的信任。

  俄罗斯民众对普京和对政府的不同态度,有时反映在媒体报道中。例如,根据俄罗斯媒体报道,2012年夏天俄罗斯南部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突遭洪灾,普京乘直升机视察灾区时,退休老人利季娅·波利妮娜向他抱怨:她和家人事先没有收到任何警告,也没有获得帮助。普京随即与地方官员会面,下令彻查应灾体系是否存在疏漏。

  原因之四:制裁催化

  一些西方政治分析师曾经认为,一旦西方的经济制裁让俄罗斯老百姓尝到苦头,他们必然会对普京在乌克兰危机上的作为“失去热情”,甚至可能上街示威。

  然而,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尽管经济制裁让生活愈发艰难,俄罗斯民众却没把愤怒发泄在普京领导的政府头上,而是把矛头对准了西方制裁者。

  民调结果显示,从2014年9月到2015年6月,声称“受到制裁严重影响”和“受到制裁比较严重影响”的民众从16%上升到了33%,与此同时,普京的支持率持续上涨。

  66%的俄罗斯民众把西方视为“打压和羞辱”俄罗斯的真正敌人,把普京视为抵御外部冲击、捍卫俄罗斯利益的“祖国保卫者”。

  接近一半的俄罗斯民众认为,西方制裁不仅“瞄准”俄罗斯的统治精英,还旨在“惩罚”普通人。由此,不少人认为,西方制裁不仅是对俄罗斯整个国家的“进犯”,更“冒犯”了他们的个人和家庭。

  原因之五:基础广泛

  西梅斯发现,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处置和应对让他获得了对立阵营和先前一些反对者的支持,而俄罗斯中产阶层感受到西方对俄的恶意之后,坚定了他们对普京的支持。

  可以说,普京的高支持率源自他获得的广泛群众基础,而不同阶层和利益群体能够达成这一共识的原因之一在于俄罗斯高涨的爱国主义情绪。

  曾因组织2011年反政府游行而入狱4年半的左派人士谢尔盖·乌达利佐夫高调支持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他认为苏联解体是“错误和犯罪”,而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则是向着“一个已经更新的联盟的重生”迈出关键的一小步。

  俄罗斯记者克谢尼娅·基里洛娃分析,中产阶级中的知识分子群体“真切地”感受到了西方对俄罗斯怀有的恶意和敌视,继而把普京视为捍卫国家利益和其自身利益的代言人。

  西梅斯总结,综合考虑多重因素,就算西方能够“成功地”继续削弱俄罗斯的经济,最终也很有可能只是帮助普京强化了他的影响力,同时激发出民众“狂热”的爱国情绪和对西方的愤恨。

  他建议,西方国家决策者在考虑与俄罗斯打交道如何走下一步棋时,最好先想明白,向俄罗斯政府施压除了会影响普京本人之外,将会如何影响普通人的生活。(韩梁)(新华社特稿)


ssqsdd 发表于  2015-07-31 06:13:11 4字 ( 0/97)

明白人。

 自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西方世界和俄罗斯民众对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评价似乎出现了某种“认知鸿沟”。在美国,从华盛顿决策圈到电视节目评论员再到普通百姓,对普京的批评和指责不绝于耳。与此同时,俄罗斯民众对普京的支持率一路飙升,最高时竟然达到89%。这个数字着实让一些西方国家领导人羡慕嫉妒恨。

  美国本以为严苛的制裁能让俄罗斯民众“埋怨”政府、动摇普京的执政,却发现这反而激发了俄罗斯人的爱国热情和对普京的强力支持。美国有智库开始反思,为啥普京在俄罗斯这么火?

  原因之一:百姓力挺

  美国智库、《国家利益》双月刊出版方国家利益中心认为,如果西方打算继续靠制裁把普京“搞垮”,那可真是打错了算盘。即便西方强化经济制裁,也可能适得其反,反而强化普京的影响力。

  这一智库分析,普京的支持率居高不下主要有五个原因,其中之一在于俄罗斯人确实“挺”普京。

  国家利益中心研究员小季米特里·西梅斯说,西方国家也许觉得普京的支持率这么高“有水分”,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统计数据并不由克里姆林宫提供,而是由一家颇有声望的独立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发布。

  列瓦达中心与俄罗斯政府的关系磕磕绊绊,一度紧张,所以这一机构显然没必要为了提升政府的公共形象而捏造普京的支持率。

  西梅斯认为,这一相对客观的民调结果说明,普京确实获得了绝大多数俄罗斯民众的认可。

  原因之二:危中有机

  美国国家利益中心认为,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有力应对给他“加分”。

  民调结果显示,2014年1月乌克兰危机爆发前夕,普京的支持率为65%。危机爆发后,尽管俄罗斯经济四面承压、困难重重,普京却成功把握住了这场危机中的“机遇”,以一贯强硬不屈的姿态面对西方的挑衅和制裁,支持率不降反升,一度飙升至惊人的89%,成为他任内获得的最高支持率。

  普京的“第二高”支持率出现在2008年俄罗斯和格鲁吉亚爆发军事冲突之后。当时他的支持率为88%。

  原因之三:个人魅力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不少俄罗斯人是普京的忠实拥趸,他们却没有对俄罗斯政府表现出同样的支持。

  依据列瓦达中心的调查,58%的受访民众认为,一些政府官员主要寻求维护和巩固自身权力;69%的受访者则不愿跟政府打交道,试图与政府保持“最少接触”。

  西梅斯分析,这些数据反映出,俄罗斯民众对普京个人的支持和信任并没有扩大到对整个政治体系的信任。

  俄罗斯民众对普京和对政府的不同态度,有时反映在媒体报道中。例如,根据俄罗斯媒体报道,2012年夏天俄罗斯南部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突遭洪灾,普京乘直升机视察灾区时,退休老人利季娅·波利妮娜向他抱怨:她和家人事先没有收到任何警告,也没有获得帮助。普京随即与地方官员会面,下令彻查应灾体系是否存在疏漏。

  原因之四:制裁催化

  一些西方政治分析师曾经认为,一旦西方的经济制裁让俄罗斯老百姓尝到苦头,他们必然会对普京在乌克兰危机上的作为“失去热情”,甚至可能上街示威。

  然而,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尽管经济制裁让生活愈发艰难,俄罗斯民众却没把愤怒发泄在普京领导的政府头上,而是把矛头对准了西方制裁者。

  民调结果显示,从2014年9月到2015年6月,声称“受到制裁严重影响”和“受到制裁比较严重影响”的民众从16%上升到了33%,与此同时,普京的支持率持续上涨。

  66%的俄罗斯民众把西方视为“打压和羞辱”俄罗斯的真正敌人,把普京视为抵御外部冲击、捍卫俄罗斯利益的“祖国保卫者”。

  接近一半的俄罗斯民众认为,西方制裁不仅“瞄准”俄罗斯的统治精英,还旨在“惩罚”普通人。由此,不少人认为,西方制裁不仅是对俄罗斯整个国家的“进犯”,更“冒犯”了他们的个人和家庭。

  原因之五:基础广泛

  西梅斯发现,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处置和应对让他获得了对立阵营和先前一些反对者的支持,而俄罗斯中产阶层感受到西方对俄的恶意之后,坚定了他们对普京的支持。

  可以说,普京的高支持率源自他获得的广泛群众基础,而不同阶层和利益群体能够达成这一共识的原因之一在于俄罗斯高涨的爱国主义情绪。

  曾因组织2011年反政府游行而入狱4年半的左派人士谢尔盖·乌达利佐夫高调支持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他认为苏联解体是“错误和犯罪”,而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则是向着“一个已经更新的联盟的重生”迈出关键的一小步。

  俄罗斯记者克谢尼娅·基里洛娃分析,中产阶级中的知识分子群体“真切地”感受到了西方对俄罗斯怀有的恶意和敌视,继而把普京视为捍卫国家利益和其自身利益的代言人。

  西梅斯总结,综合考虑多重因素,就算西方能够“成功地”继续削弱俄罗斯的经济,最终也很有可能只是帮助普京强化了他的影响力,同时激发出民众“狂热”的爱国情绪和对西方的愤恨。

  他建议,西方国家决策者在考虑与俄罗斯打交道如何走下一步棋时,最好先想明白,向俄罗斯政府施压除了会影响普京本人之外,将会如何影响普通人的生活。(韩梁)(新华社特稿)


丛林赤枫216286 发表于  2015-07-30 09:13:01 38字 ( 0/109)

一国之领导,只有代表本国人民的利益,人民才会拥戴,这个道理太简单了,稀奇吗?

 自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西方世界和俄罗斯民众对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评价似乎出现了某种“认知鸿沟”。在美国,从华盛顿决策圈到电视节目评论员再到普通百姓,对普京的批评和指责不绝于耳。与此同时,俄罗斯民众对普京的支持率一路飙升,最高时竟然达到89%。这个数字着实让一些西方国家领导人羡慕嫉妒恨。

  美国本以为严苛的制裁能让俄罗斯民众“埋怨”政府、动摇普京的执政,却发现这反而激发了俄罗斯人的爱国热情和对普京的强力支持。美国有智库开始反思,为啥普京在俄罗斯这么火?

  原因之一:百姓力挺

  美国智库、《国家利益》双月刊出版方国家利益中心认为,如果西方打算继续靠制裁把普京“搞垮”,那可真是打错了算盘。即便西方强化经济制裁,也可能适得其反,反而强化普京的影响力。

  这一智库分析,普京的支持率居高不下主要有五个原因,其中之一在于俄罗斯人确实“挺”普京。

  国家利益中心研究员小季米特里·西梅斯说,西方国家也许觉得普京的支持率这么高“有水分”,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统计数据并不由克里姆林宫提供,而是由一家颇有声望的独立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发布。

  列瓦达中心与俄罗斯政府的关系磕磕绊绊,一度紧张,所以这一机构显然没必要为了提升政府的公共形象而捏造普京的支持率。

  西梅斯认为,这一相对客观的民调结果说明,普京确实获得了绝大多数俄罗斯民众的认可。

  原因之二:危中有机

  美国国家利益中心认为,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有力应对给他“加分”。

  民调结果显示,2014年1月乌克兰危机爆发前夕,普京的支持率为65%。危机爆发后,尽管俄罗斯经济四面承压、困难重重,普京却成功把握住了这场危机中的“机遇”,以一贯强硬不屈的姿态面对西方的挑衅和制裁,支持率不降反升,一度飙升至惊人的89%,成为他任内获得的最高支持率。

  普京的“第二高”支持率出现在2008年俄罗斯和格鲁吉亚爆发军事冲突之后。当时他的支持率为88%。

  原因之三:个人魅力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不少俄罗斯人是普京的忠实拥趸,他们却没有对俄罗斯政府表现出同样的支持。

  依据列瓦达中心的调查,58%的受访民众认为,一些政府官员主要寻求维护和巩固自身权力;69%的受访者则不愿跟政府打交道,试图与政府保持“最少接触”。

  西梅斯分析,这些数据反映出,俄罗斯民众对普京个人的支持和信任并没有扩大到对整个政治体系的信任。

  俄罗斯民众对普京和对政府的不同态度,有时反映在媒体报道中。例如,根据俄罗斯媒体报道,2012年夏天俄罗斯南部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突遭洪灾,普京乘直升机视察灾区时,退休老人利季娅·波利妮娜向他抱怨:她和家人事先没有收到任何警告,也没有获得帮助。普京随即与地方官员会面,下令彻查应灾体系是否存在疏漏。

  原因之四:制裁催化

  一些西方政治分析师曾经认为,一旦西方的经济制裁让俄罗斯老百姓尝到苦头,他们必然会对普京在乌克兰危机上的作为“失去热情”,甚至可能上街示威。

  然而,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尽管经济制裁让生活愈发艰难,俄罗斯民众却没把愤怒发泄在普京领导的政府头上,而是把矛头对准了西方制裁者。

  民调结果显示,从2014年9月到2015年6月,声称“受到制裁严重影响”和“受到制裁比较严重影响”的民众从16%上升到了33%,与此同时,普京的支持率持续上涨。

  66%的俄罗斯民众把西方视为“打压和羞辱”俄罗斯的真正敌人,把普京视为抵御外部冲击、捍卫俄罗斯利益的“祖国保卫者”。

  接近一半的俄罗斯民众认为,西方制裁不仅“瞄准”俄罗斯的统治精英,还旨在“惩罚”普通人。由此,不少人认为,西方制裁不仅是对俄罗斯整个国家的“进犯”,更“冒犯”了他们的个人和家庭。

  原因之五:基础广泛

  西梅斯发现,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处置和应对让他获得了对立阵营和先前一些反对者的支持,而俄罗斯中产阶层感受到西方对俄的恶意之后,坚定了他们对普京的支持。

  可以说,普京的高支持率源自他获得的广泛群众基础,而不同阶层和利益群体能够达成这一共识的原因之一在于俄罗斯高涨的爱国主义情绪。

  曾因组织2011年反政府游行而入狱4年半的左派人士谢尔盖·乌达利佐夫高调支持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他认为苏联解体是“错误和犯罪”,而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则是向着“一个已经更新的联盟的重生”迈出关键的一小步。

  俄罗斯记者克谢尼娅·基里洛娃分析,中产阶级中的知识分子群体“真切地”感受到了西方对俄罗斯怀有的恶意和敌视,继而把普京视为捍卫国家利益和其自身利益的代言人。

  西梅斯总结,综合考虑多重因素,就算西方能够“成功地”继续削弱俄罗斯的经济,最终也很有可能只是帮助普京强化了他的影响力,同时激发出民众“狂热”的爱国情绪和对西方的愤恨。

  他建议,西方国家决策者在考虑与俄罗斯打交道如何走下一步棋时,最好先想明白,向俄罗斯政府施压除了会影响普京本人之外,将会如何影响普通人的生活。(韩梁)(新华社特稿)


ssqsdd 发表于  2015-07-31 06:15:22 34字 ( 0/107)

明白人。又不代表人民的利益,又要人民支持,世界上哪有那么好的事啊?!

 自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西方世界和俄罗斯民众对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评价似乎出现了某种“认知鸿沟”。在美国,从华盛顿决策圈到电视节目评论员再到普通百姓,对普京的批评和指责不绝于耳。与此同时,俄罗斯民众对普京的支持率一路飙升,最高时竟然达到89%。这个数字着实让一些西方国家领导人羡慕嫉妒恨。

  美国本以为严苛的制裁能让俄罗斯民众“埋怨”政府、动摇普京的执政,却发现这反而激发了俄罗斯人的爱国热情和对普京的强力支持。美国有智库开始反思,为啥普京在俄罗斯这么火?

  原因之一:百姓力挺

  美国智库、《国家利益》双月刊出版方国家利益中心认为,如果西方打算继续靠制裁把普京“搞垮”,那可真是打错了算盘。即便西方强化经济制裁,也可能适得其反,反而强化普京的影响力。

  这一智库分析,普京的支持率居高不下主要有五个原因,其中之一在于俄罗斯人确实“挺”普京。

  国家利益中心研究员小季米特里·西梅斯说,西方国家也许觉得普京的支持率这么高“有水分”,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统计数据并不由克里姆林宫提供,而是由一家颇有声望的独立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发布。

  列瓦达中心与俄罗斯政府的关系磕磕绊绊,一度紧张,所以这一机构显然没必要为了提升政府的公共形象而捏造普京的支持率。

  西梅斯认为,这一相对客观的民调结果说明,普京确实获得了绝大多数俄罗斯民众的认可。

  原因之二:危中有机

  美国国家利益中心认为,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有力应对给他“加分”。

  民调结果显示,2014年1月乌克兰危机爆发前夕,普京的支持率为65%。危机爆发后,尽管俄罗斯经济四面承压、困难重重,普京却成功把握住了这场危机中的“机遇”,以一贯强硬不屈的姿态面对西方的挑衅和制裁,支持率不降反升,一度飙升至惊人的89%,成为他任内获得的最高支持率。

  普京的“第二高”支持率出现在2008年俄罗斯和格鲁吉亚爆发军事冲突之后。当时他的支持率为88%。

  原因之三:个人魅力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不少俄罗斯人是普京的忠实拥趸,他们却没有对俄罗斯政府表现出同样的支持。

  依据列瓦达中心的调查,58%的受访民众认为,一些政府官员主要寻求维护和巩固自身权力;69%的受访者则不愿跟政府打交道,试图与政府保持“最少接触”。

  西梅斯分析,这些数据反映出,俄罗斯民众对普京个人的支持和信任并没有扩大到对整个政治体系的信任。

  俄罗斯民众对普京和对政府的不同态度,有时反映在媒体报道中。例如,根据俄罗斯媒体报道,2012年夏天俄罗斯南部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突遭洪灾,普京乘直升机视察灾区时,退休老人利季娅·波利妮娜向他抱怨:她和家人事先没有收到任何警告,也没有获得帮助。普京随即与地方官员会面,下令彻查应灾体系是否存在疏漏。

  原因之四:制裁催化

  一些西方政治分析师曾经认为,一旦西方的经济制裁让俄罗斯老百姓尝到苦头,他们必然会对普京在乌克兰危机上的作为“失去热情”,甚至可能上街示威。

  然而,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尽管经济制裁让生活愈发艰难,俄罗斯民众却没把愤怒发泄在普京领导的政府头上,而是把矛头对准了西方制裁者。

  民调结果显示,从2014年9月到2015年6月,声称“受到制裁严重影响”和“受到制裁比较严重影响”的民众从16%上升到了33%,与此同时,普京的支持率持续上涨。

  66%的俄罗斯民众把西方视为“打压和羞辱”俄罗斯的真正敌人,把普京视为抵御外部冲击、捍卫俄罗斯利益的“祖国保卫者”。

  接近一半的俄罗斯民众认为,西方制裁不仅“瞄准”俄罗斯的统治精英,还旨在“惩罚”普通人。由此,不少人认为,西方制裁不仅是对俄罗斯整个国家的“进犯”,更“冒犯”了他们的个人和家庭。

  原因之五:基础广泛

  西梅斯发现,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处置和应对让他获得了对立阵营和先前一些反对者的支持,而俄罗斯中产阶层感受到西方对俄的恶意之后,坚定了他们对普京的支持。

  可以说,普京的高支持率源自他获得的广泛群众基础,而不同阶层和利益群体能够达成这一共识的原因之一在于俄罗斯高涨的爱国主义情绪。

  曾因组织2011年反政府游行而入狱4年半的左派人士谢尔盖·乌达利佐夫高调支持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他认为苏联解体是“错误和犯罪”,而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则是向着“一个已经更新的联盟的重生”迈出关键的一小步。

  俄罗斯记者克谢尼娅·基里洛娃分析,中产阶级中的知识分子群体“真切地”感受到了西方对俄罗斯怀有的恶意和敌视,继而把普京视为捍卫国家利益和其自身利益的代言人。

  西梅斯总结,综合考虑多重因素,就算西方能够“成功地”继续削弱俄罗斯的经济,最终也很有可能只是帮助普京强化了他的影响力,同时激发出民众“狂热”的爱国情绪和对西方的愤恨。

  他建议,西方国家决策者在考虑与俄罗斯打交道如何走下一步棋时,最好先想明白,向俄罗斯政府施压除了会影响普京本人之外,将会如何影响普通人的生活。(韩梁)(新华社特稿)


丛林赤枫216286 发表于  2015-07-30 09:09:40 26字 ( 0/128)

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俄罗斯人懂得这个道理。

 自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西方世界和俄罗斯民众对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评价似乎出现了某种“认知鸿沟”。在美国,从华盛顿决策圈到电视节目评论员再到普通百姓,对普京的批评和指责不绝于耳。与此同时,俄罗斯民众对普京的支持率一路飙升,最高时竟然达到89%。这个数字着实让一些西方国家领导人羡慕嫉妒恨。

  美国本以为严苛的制裁能让俄罗斯民众“埋怨”政府、动摇普京的执政,却发现这反而激发了俄罗斯人的爱国热情和对普京的强力支持。美国有智库开始反思,为啥普京在俄罗斯这么火?

  原因之一:百姓力挺

  美国智库、《国家利益》双月刊出版方国家利益中心认为,如果西方打算继续靠制裁把普京“搞垮”,那可真是打错了算盘。即便西方强化经济制裁,也可能适得其反,反而强化普京的影响力。

  这一智库分析,普京的支持率居高不下主要有五个原因,其中之一在于俄罗斯人确实“挺”普京。

  国家利益中心研究员小季米特里·西梅斯说,西方国家也许觉得普京的支持率这么高“有水分”,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统计数据并不由克里姆林宫提供,而是由一家颇有声望的独立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发布。

  列瓦达中心与俄罗斯政府的关系磕磕绊绊,一度紧张,所以这一机构显然没必要为了提升政府的公共形象而捏造普京的支持率。

  西梅斯认为,这一相对客观的民调结果说明,普京确实获得了绝大多数俄罗斯民众的认可。

  原因之二:危中有机

  美国国家利益中心认为,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有力应对给他“加分”。

  民调结果显示,2014年1月乌克兰危机爆发前夕,普京的支持率为65%。危机爆发后,尽管俄罗斯经济四面承压、困难重重,普京却成功把握住了这场危机中的“机遇”,以一贯强硬不屈的姿态面对西方的挑衅和制裁,支持率不降反升,一度飙升至惊人的89%,成为他任内获得的最高支持率。

  普京的“第二高”支持率出现在2008年俄罗斯和格鲁吉亚爆发军事冲突之后。当时他的支持率为88%。

  原因之三:个人魅力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不少俄罗斯人是普京的忠实拥趸,他们却没有对俄罗斯政府表现出同样的支持。

  依据列瓦达中心的调查,58%的受访民众认为,一些政府官员主要寻求维护和巩固自身权力;69%的受访者则不愿跟政府打交道,试图与政府保持“最少接触”。

  西梅斯分析,这些数据反映出,俄罗斯民众对普京个人的支持和信任并没有扩大到对整个政治体系的信任。

  俄罗斯民众对普京和对政府的不同态度,有时反映在媒体报道中。例如,根据俄罗斯媒体报道,2012年夏天俄罗斯南部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突遭洪灾,普京乘直升机视察灾区时,退休老人利季娅·波利妮娜向他抱怨:她和家人事先没有收到任何警告,也没有获得帮助。普京随即与地方官员会面,下令彻查应灾体系是否存在疏漏。

  原因之四:制裁催化

  一些西方政治分析师曾经认为,一旦西方的经济制裁让俄罗斯老百姓尝到苦头,他们必然会对普京在乌克兰危机上的作为“失去热情”,甚至可能上街示威。

  然而,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尽管经济制裁让生活愈发艰难,俄罗斯民众却没把愤怒发泄在普京领导的政府头上,而是把矛头对准了西方制裁者。

  民调结果显示,从2014年9月到2015年6月,声称“受到制裁严重影响”和“受到制裁比较严重影响”的民众从16%上升到了33%,与此同时,普京的支持率持续上涨。

  66%的俄罗斯民众把西方视为“打压和羞辱”俄罗斯的真正敌人,把普京视为抵御外部冲击、捍卫俄罗斯利益的“祖国保卫者”。

  接近一半的俄罗斯民众认为,西方制裁不仅“瞄准”俄罗斯的统治精英,还旨在“惩罚”普通人。由此,不少人认为,西方制裁不仅是对俄罗斯整个国家的“进犯”,更“冒犯”了他们的个人和家庭。

  原因之五:基础广泛

  西梅斯发现,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处置和应对让他获得了对立阵营和先前一些反对者的支持,而俄罗斯中产阶层感受到西方对俄的恶意之后,坚定了他们对普京的支持。

  可以说,普京的高支持率源自他获得的广泛群众基础,而不同阶层和利益群体能够达成这一共识的原因之一在于俄罗斯高涨的爱国主义情绪。

  曾因组织2011年反政府游行而入狱4年半的左派人士谢尔盖·乌达利佐夫高调支持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他认为苏联解体是“错误和犯罪”,而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则是向着“一个已经更新的联盟的重生”迈出关键的一小步。

  俄罗斯记者克谢尼娅·基里洛娃分析,中产阶级中的知识分子群体“真切地”感受到了西方对俄罗斯怀有的恶意和敌视,继而把普京视为捍卫国家利益和其自身利益的代言人。

  西梅斯总结,综合考虑多重因素,就算西方能够“成功地”继续削弱俄罗斯的经济,最终也很有可能只是帮助普京强化了他的影响力,同时激发出民众“狂热”的爱国情绪和对西方的愤恨。

  他建议,西方国家决策者在考虑与俄罗斯打交道如何走下一步棋时,最好先想明白,向俄罗斯政府施压除了会影响普京本人之外,将会如何影响普通人的生活。(韩梁)(新华社特稿)


1.204.177 发表于  2015-07-30 08:09:08 17字 ( 0/192)

金正恩在朝鲜的支持率是百分之一百。

 自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西方世界和俄罗斯民众对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评价似乎出现了某种“认知鸿沟”。在美国,从华盛顿决策圈到电视节目评论员再到普通百姓,对普京的批评和指责不绝于耳。与此同时,俄罗斯民众对普京的支持率一路飙升,最高时竟然达到89%。这个数字着实让一些西方国家领导人羡慕嫉妒恨。

  美国本以为严苛的制裁能让俄罗斯民众“埋怨”政府、动摇普京的执政,却发现这反而激发了俄罗斯人的爱国热情和对普京的强力支持。美国有智库开始反思,为啥普京在俄罗斯这么火?

  原因之一:百姓力挺

  美国智库、《国家利益》双月刊出版方国家利益中心认为,如果西方打算继续靠制裁把普京“搞垮”,那可真是打错了算盘。即便西方强化经济制裁,也可能适得其反,反而强化普京的影响力。

  这一智库分析,普京的支持率居高不下主要有五个原因,其中之一在于俄罗斯人确实“挺”普京。

  国家利益中心研究员小季米特里·西梅斯说,西方国家也许觉得普京的支持率这么高“有水分”,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统计数据并不由克里姆林宫提供,而是由一家颇有声望的独立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发布。

  列瓦达中心与俄罗斯政府的关系磕磕绊绊,一度紧张,所以这一机构显然没必要为了提升政府的公共形象而捏造普京的支持率。

  西梅斯认为,这一相对客观的民调结果说明,普京确实获得了绝大多数俄罗斯民众的认可。

  原因之二:危中有机

  美国国家利益中心认为,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有力应对给他“加分”。

  民调结果显示,2014年1月乌克兰危机爆发前夕,普京的支持率为65%。危机爆发后,尽管俄罗斯经济四面承压、困难重重,普京却成功把握住了这场危机中的“机遇”,以一贯强硬不屈的姿态面对西方的挑衅和制裁,支持率不降反升,一度飙升至惊人的89%,成为他任内获得的最高支持率。

  普京的“第二高”支持率出现在2008年俄罗斯和格鲁吉亚爆发军事冲突之后。当时他的支持率为88%。

  原因之三:个人魅力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不少俄罗斯人是普京的忠实拥趸,他们却没有对俄罗斯政府表现出同样的支持。

  依据列瓦达中心的调查,58%的受访民众认为,一些政府官员主要寻求维护和巩固自身权力;69%的受访者则不愿跟政府打交道,试图与政府保持“最少接触”。

  西梅斯分析,这些数据反映出,俄罗斯民众对普京个人的支持和信任并没有扩大到对整个政治体系的信任。

  俄罗斯民众对普京和对政府的不同态度,有时反映在媒体报道中。例如,根据俄罗斯媒体报道,2012年夏天俄罗斯南部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突遭洪灾,普京乘直升机视察灾区时,退休老人利季娅·波利妮娜向他抱怨:她和家人事先没有收到任何警告,也没有获得帮助。普京随即与地方官员会面,下令彻查应灾体系是否存在疏漏。

  原因之四:制裁催化

  一些西方政治分析师曾经认为,一旦西方的经济制裁让俄罗斯老百姓尝到苦头,他们必然会对普京在乌克兰危机上的作为“失去热情”,甚至可能上街示威。

  然而,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尽管经济制裁让生活愈发艰难,俄罗斯民众却没把愤怒发泄在普京领导的政府头上,而是把矛头对准了西方制裁者。

  民调结果显示,从2014年9月到2015年6月,声称“受到制裁严重影响”和“受到制裁比较严重影响”的民众从16%上升到了33%,与此同时,普京的支持率持续上涨。

  66%的俄罗斯民众把西方视为“打压和羞辱”俄罗斯的真正敌人,把普京视为抵御外部冲击、捍卫俄罗斯利益的“祖国保卫者”。

  接近一半的俄罗斯民众认为,西方制裁不仅“瞄准”俄罗斯的统治精英,还旨在“惩罚”普通人。由此,不少人认为,西方制裁不仅是对俄罗斯整个国家的“进犯”,更“冒犯”了他们的个人和家庭。

  原因之五:基础广泛

  西梅斯发现,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处置和应对让他获得了对立阵营和先前一些反对者的支持,而俄罗斯中产阶层感受到西方对俄的恶意之后,坚定了他们对普京的支持。

  可以说,普京的高支持率源自他获得的广泛群众基础,而不同阶层和利益群体能够达成这一共识的原因之一在于俄罗斯高涨的爱国主义情绪。

  曾因组织2011年反政府游行而入狱4年半的左派人士谢尔盖·乌达利佐夫高调支持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他认为苏联解体是“错误和犯罪”,而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则是向着“一个已经更新的联盟的重生”迈出关键的一小步。

  俄罗斯记者克谢尼娅·基里洛娃分析,中产阶级中的知识分子群体“真切地”感受到了西方对俄罗斯怀有的恶意和敌视,继而把普京视为捍卫国家利益和其自身利益的代言人。

  西梅斯总结,综合考虑多重因素,就算西方能够“成功地”继续削弱俄罗斯的经济,最终也很有可能只是帮助普京强化了他的影响力,同时激发出民众“狂热”的爱国情绪和对西方的愤恨。

  他建议,西方国家决策者在考虑与俄罗斯打交道如何走下一步棋时,最好先想明白,向俄罗斯政府施压除了会影响普京本人之外,将会如何影响普通人的生活。(韩梁)(新华社特稿)


panzs 发表于  2015-07-30 06:56:45 158字 ( 0/175)

是美国的政策成就了普京,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已及“休克疗法”让俄罗斯人看清了美国的真实面目,从刚开始的欢呼雀跃到实实在在的生活下降以及国家自尊性也受到前所未有的

 自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西方世界和俄罗斯民众对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评价似乎出现了某种“认知鸿沟”。在美国,从华盛顿决策圈到电视节目评论员再到普通百姓,对普京的批评和指责不绝于耳。与此同时,俄罗斯民众对普京的支持率一路飙升,最高时竟然达到89%。这个数字着实让一些西方国家领导人羡慕嫉妒恨。

  美国本以为严苛的制裁能让俄罗斯民众“埋怨”政府、动摇普京的执政,却发现这反而激发了俄罗斯人的爱国热情和对普京的强力支持。美国有智库开始反思,为啥普京在俄罗斯这么火?

  原因之一:百姓力挺

  美国智库、《国家利益》双月刊出版方国家利益中心认为,如果西方打算继续靠制裁把普京“搞垮”,那可真是打错了算盘。即便西方强化经济制裁,也可能适得其反,反而强化普京的影响力。

  这一智库分析,普京的支持率居高不下主要有五个原因,其中之一在于俄罗斯人确实“挺”普京。

  国家利益中心研究员小季米特里·西梅斯说,西方国家也许觉得普京的支持率这么高“有水分”,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统计数据并不由克里姆林宫提供,而是由一家颇有声望的独立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发布。

  列瓦达中心与俄罗斯政府的关系磕磕绊绊,一度紧张,所以这一机构显然没必要为了提升政府的公共形象而捏造普京的支持率。

  西梅斯认为,这一相对客观的民调结果说明,普京确实获得了绝大多数俄罗斯民众的认可。

  原因之二:危中有机

  美国国家利益中心认为,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有力应对给他“加分”。

  民调结果显示,2014年1月乌克兰危机爆发前夕,普京的支持率为65%。危机爆发后,尽管俄罗斯经济四面承压、困难重重,普京却成功把握住了这场危机中的“机遇”,以一贯强硬不屈的姿态面对西方的挑衅和制裁,支持率不降反升,一度飙升至惊人的89%,成为他任内获得的最高支持率。

  普京的“第二高”支持率出现在2008年俄罗斯和格鲁吉亚爆发军事冲突之后。当时他的支持率为88%。

  原因之三:个人魅力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不少俄罗斯人是普京的忠实拥趸,他们却没有对俄罗斯政府表现出同样的支持。

  依据列瓦达中心的调查,58%的受访民众认为,一些政府官员主要寻求维护和巩固自身权力;69%的受访者则不愿跟政府打交道,试图与政府保持“最少接触”。

  西梅斯分析,这些数据反映出,俄罗斯民众对普京个人的支持和信任并没有扩大到对整个政治体系的信任。

  俄罗斯民众对普京和对政府的不同态度,有时反映在媒体报道中。例如,根据俄罗斯媒体报道,2012年夏天俄罗斯南部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突遭洪灾,普京乘直升机视察灾区时,退休老人利季娅·波利妮娜向他抱怨:她和家人事先没有收到任何警告,也没有获得帮助。普京随即与地方官员会面,下令彻查应灾体系是否存在疏漏。

  原因之四:制裁催化

  一些西方政治分析师曾经认为,一旦西方的经济制裁让俄罗斯老百姓尝到苦头,他们必然会对普京在乌克兰危机上的作为“失去热情”,甚至可能上街示威。

  然而,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尽管经济制裁让生活愈发艰难,俄罗斯民众却没把愤怒发泄在普京领导的政府头上,而是把矛头对准了西方制裁者。

  民调结果显示,从2014年9月到2015年6月,声称“受到制裁严重影响”和“受到制裁比较严重影响”的民众从16%上升到了33%,与此同时,普京的支持率持续上涨。

  66%的俄罗斯民众把西方视为“打压和羞辱”俄罗斯的真正敌人,把普京视为抵御外部冲击、捍卫俄罗斯利益的“祖国保卫者”。

  接近一半的俄罗斯民众认为,西方制裁不仅“瞄准”俄罗斯的统治精英,还旨在“惩罚”普通人。由此,不少人认为,西方制裁不仅是对俄罗斯整个国家的“进犯”,更“冒犯”了他们的个人和家庭。

  原因之五:基础广泛

  西梅斯发现,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处置和应对让他获得了对立阵营和先前一些反对者的支持,而俄罗斯中产阶层感受到西方对俄的恶意之后,坚定了他们对普京的支持。

  可以说,普京的高支持率源自他获得的广泛群众基础,而不同阶层和利益群体能够达成这一共识的原因之一在于俄罗斯高涨的爱国主义情绪。

  曾因组织2011年反政府游行而入狱4年半的左派人士谢尔盖·乌达利佐夫高调支持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他认为苏联解体是“错误和犯罪”,而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则是向着“一个已经更新的联盟的重生”迈出关键的一小步。

  俄罗斯记者克谢尼娅·基里洛娃分析,中产阶级中的知识分子群体“真切地”感受到了西方对俄罗斯怀有的恶意和敌视,继而把普京视为捍卫国家利益和其自身利益的代言人。

  西梅斯总结,综合考虑多重因素,就算西方能够“成功地”继续削弱俄罗斯的经济,最终也很有可能只是帮助普京强化了他的影响力,同时激发出民众“狂热”的爱国情绪和对西方的愤恨。

  他建议,西方国家决策者在考虑与俄罗斯打交道如何走下一步棋时,最好先想明白,向俄罗斯政府施压除了会影响普京本人之外,将会如何影响普通人的生活。(韩梁)(新华社特稿)


106.115.1 发表于  2015-07-29 22:28:48 35字 ( 0/156)

维护国家利益唯有厉兵秣马,枕戈待旦。有强大的军事实力做后盾,何所惧哉!

 自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西方世界和俄罗斯民众对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评价似乎出现了某种“认知鸿沟”。在美国,从华盛顿决策圈到电视节目评论员再到普通百姓,对普京的批评和指责不绝于耳。与此同时,俄罗斯民众对普京的支持率一路飙升,最高时竟然达到89%。这个数字着实让一些西方国家领导人羡慕嫉妒恨。

  美国本以为严苛的制裁能让俄罗斯民众“埋怨”政府、动摇普京的执政,却发现这反而激发了俄罗斯人的爱国热情和对普京的强力支持。美国有智库开始反思,为啥普京在俄罗斯这么火?

  原因之一:百姓力挺

  美国智库、《国家利益》双月刊出版方国家利益中心认为,如果西方打算继续靠制裁把普京“搞垮”,那可真是打错了算盘。即便西方强化经济制裁,也可能适得其反,反而强化普京的影响力。

  这一智库分析,普京的支持率居高不下主要有五个原因,其中之一在于俄罗斯人确实“挺”普京。

  国家利益中心研究员小季米特里·西梅斯说,西方国家也许觉得普京的支持率这么高“有水分”,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统计数据并不由克里姆林宫提供,而是由一家颇有声望的独立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发布。

  列瓦达中心与俄罗斯政府的关系磕磕绊绊,一度紧张,所以这一机构显然没必要为了提升政府的公共形象而捏造普京的支持率。

  西梅斯认为,这一相对客观的民调结果说明,普京确实获得了绝大多数俄罗斯民众的认可。

  原因之二:危中有机

  美国国家利益中心认为,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有力应对给他“加分”。

  民调结果显示,2014年1月乌克兰危机爆发前夕,普京的支持率为65%。危机爆发后,尽管俄罗斯经济四面承压、困难重重,普京却成功把握住了这场危机中的“机遇”,以一贯强硬不屈的姿态面对西方的挑衅和制裁,支持率不降反升,一度飙升至惊人的89%,成为他任内获得的最高支持率。

  普京的“第二高”支持率出现在2008年俄罗斯和格鲁吉亚爆发军事冲突之后。当时他的支持率为88%。

  原因之三:个人魅力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不少俄罗斯人是普京的忠实拥趸,他们却没有对俄罗斯政府表现出同样的支持。

  依据列瓦达中心的调查,58%的受访民众认为,一些政府官员主要寻求维护和巩固自身权力;69%的受访者则不愿跟政府打交道,试图与政府保持“最少接触”。

  西梅斯分析,这些数据反映出,俄罗斯民众对普京个人的支持和信任并没有扩大到对整个政治体系的信任。

  俄罗斯民众对普京和对政府的不同态度,有时反映在媒体报道中。例如,根据俄罗斯媒体报道,2012年夏天俄罗斯南部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突遭洪灾,普京乘直升机视察灾区时,退休老人利季娅·波利妮娜向他抱怨:她和家人事先没有收到任何警告,也没有获得帮助。普京随即与地方官员会面,下令彻查应灾体系是否存在疏漏。

  原因之四:制裁催化

  一些西方政治分析师曾经认为,一旦西方的经济制裁让俄罗斯老百姓尝到苦头,他们必然会对普京在乌克兰危机上的作为“失去热情”,甚至可能上街示威。

  然而,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尽管经济制裁让生活愈发艰难,俄罗斯民众却没把愤怒发泄在普京领导的政府头上,而是把矛头对准了西方制裁者。

  民调结果显示,从2014年9月到2015年6月,声称“受到制裁严重影响”和“受到制裁比较严重影响”的民众从16%上升到了33%,与此同时,普京的支持率持续上涨。

  66%的俄罗斯民众把西方视为“打压和羞辱”俄罗斯的真正敌人,把普京视为抵御外部冲击、捍卫俄罗斯利益的“祖国保卫者”。

  接近一半的俄罗斯民众认为,西方制裁不仅“瞄准”俄罗斯的统治精英,还旨在“惩罚”普通人。由此,不少人认为,西方制裁不仅是对俄罗斯整个国家的“进犯”,更“冒犯”了他们的个人和家庭。

  原因之五:基础广泛

  西梅斯发现,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处置和应对让他获得了对立阵营和先前一些反对者的支持,而俄罗斯中产阶层感受到西方对俄的恶意之后,坚定了他们对普京的支持。

  可以说,普京的高支持率源自他获得的广泛群众基础,而不同阶层和利益群体能够达成这一共识的原因之一在于俄罗斯高涨的爱国主义情绪。

  曾因组织2011年反政府游行而入狱4年半的左派人士谢尔盖·乌达利佐夫高调支持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他认为苏联解体是“错误和犯罪”,而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则是向着“一个已经更新的联盟的重生”迈出关键的一小步。

  俄罗斯记者克谢尼娅·基里洛娃分析,中产阶级中的知识分子群体“真切地”感受到了西方对俄罗斯怀有的恶意和敌视,继而把普京视为捍卫国家利益和其自身利益的代言人。

  西梅斯总结,综合考虑多重因素,就算西方能够“成功地”继续削弱俄罗斯的经济,最终也很有可能只是帮助普京强化了他的影响力,同时激发出民众“狂热”的爱国情绪和对西方的愤恨。

  他建议,西方国家决策者在考虑与俄罗斯打交道如何走下一步棋时,最好先想明白,向俄罗斯政府施压除了会影响普京本人之外,将会如何影响普通人的生活。(韩梁)(新华社特稿)


黄明玉 发表于  2015-07-29 21:51:00 16字 ( 0/122)

俄罗斯人这会是真反过‘闷’来了。

 自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西方世界和俄罗斯民众对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评价似乎出现了某种“认知鸿沟”。在美国,从华盛顿决策圈到电视节目评论员再到普通百姓,对普京的批评和指责不绝于耳。与此同时,俄罗斯民众对普京的支持率一路飙升,最高时竟然达到89%。这个数字着实让一些西方国家领导人羡慕嫉妒恨。

  美国本以为严苛的制裁能让俄罗斯民众“埋怨”政府、动摇普京的执政,却发现这反而激发了俄罗斯人的爱国热情和对普京的强力支持。美国有智库开始反思,为啥普京在俄罗斯这么火?

  原因之一:百姓力挺

  美国智库、《国家利益》双月刊出版方国家利益中心认为,如果西方打算继续靠制裁把普京“搞垮”,那可真是打错了算盘。即便西方强化经济制裁,也可能适得其反,反而强化普京的影响力。

  这一智库分析,普京的支持率居高不下主要有五个原因,其中之一在于俄罗斯人确实“挺”普京。

  国家利益中心研究员小季米特里·西梅斯说,西方国家也许觉得普京的支持率这么高“有水分”,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统计数据并不由克里姆林宫提供,而是由一家颇有声望的独立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发布。

  列瓦达中心与俄罗斯政府的关系磕磕绊绊,一度紧张,所以这一机构显然没必要为了提升政府的公共形象而捏造普京的支持率。

  西梅斯认为,这一相对客观的民调结果说明,普京确实获得了绝大多数俄罗斯民众的认可。

  原因之二:危中有机

  美国国家利益中心认为,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有力应对给他“加分”。

  民调结果显示,2014年1月乌克兰危机爆发前夕,普京的支持率为65%。危机爆发后,尽管俄罗斯经济四面承压、困难重重,普京却成功把握住了这场危机中的“机遇”,以一贯强硬不屈的姿态面对西方的挑衅和制裁,支持率不降反升,一度飙升至惊人的89%,成为他任内获得的最高支持率。

  普京的“第二高”支持率出现在2008年俄罗斯和格鲁吉亚爆发军事冲突之后。当时他的支持率为88%。

  原因之三:个人魅力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不少俄罗斯人是普京的忠实拥趸,他们却没有对俄罗斯政府表现出同样的支持。

  依据列瓦达中心的调查,58%的受访民众认为,一些政府官员主要寻求维护和巩固自身权力;69%的受访者则不愿跟政府打交道,试图与政府保持“最少接触”。

  西梅斯分析,这些数据反映出,俄罗斯民众对普京个人的支持和信任并没有扩大到对整个政治体系的信任。

  俄罗斯民众对普京和对政府的不同态度,有时反映在媒体报道中。例如,根据俄罗斯媒体报道,2012年夏天俄罗斯南部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突遭洪灾,普京乘直升机视察灾区时,退休老人利季娅·波利妮娜向他抱怨:她和家人事先没有收到任何警告,也没有获得帮助。普京随即与地方官员会面,下令彻查应灾体系是否存在疏漏。

  原因之四:制裁催化

  一些西方政治分析师曾经认为,一旦西方的经济制裁让俄罗斯老百姓尝到苦头,他们必然会对普京在乌克兰危机上的作为“失去热情”,甚至可能上街示威。

  然而,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尽管经济制裁让生活愈发艰难,俄罗斯民众却没把愤怒发泄在普京领导的政府头上,而是把矛头对准了西方制裁者。

  民调结果显示,从2014年9月到2015年6月,声称“受到制裁严重影响”和“受到制裁比较严重影响”的民众从16%上升到了33%,与此同时,普京的支持率持续上涨。

  66%的俄罗斯民众把西方视为“打压和羞辱”俄罗斯的真正敌人,把普京视为抵御外部冲击、捍卫俄罗斯利益的“祖国保卫者”。

  接近一半的俄罗斯民众认为,西方制裁不仅“瞄准”俄罗斯的统治精英,还旨在“惩罚”普通人。由此,不少人认为,西方制裁不仅是对俄罗斯整个国家的“进犯”,更“冒犯”了他们的个人和家庭。

  原因之五:基础广泛

  西梅斯发现,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处置和应对让他获得了对立阵营和先前一些反对者的支持,而俄罗斯中产阶层感受到西方对俄的恶意之后,坚定了他们对普京的支持。

  可以说,普京的高支持率源自他获得的广泛群众基础,而不同阶层和利益群体能够达成这一共识的原因之一在于俄罗斯高涨的爱国主义情绪。

  曾因组织2011年反政府游行而入狱4年半的左派人士谢尔盖·乌达利佐夫高调支持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他认为苏联解体是“错误和犯罪”,而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则是向着“一个已经更新的联盟的重生”迈出关键的一小步。

  俄罗斯记者克谢尼娅·基里洛娃分析,中产阶级中的知识分子群体“真切地”感受到了西方对俄罗斯怀有的恶意和敌视,继而把普京视为捍卫国家利益和其自身利益的代言人。

  西梅斯总结,综合考虑多重因素,就算西方能够“成功地”继续削弱俄罗斯的经济,最终也很有可能只是帮助普京强化了他的影响力,同时激发出民众“狂热”的爱国情绪和对西方的愤恨。

  他建议,西方国家决策者在考虑与俄罗斯打交道如何走下一步棋时,最好先想明白,向俄罗斯政府施压除了会影响普京本人之外,将会如何影响普通人的生活。(韩梁)(新华社特稿)


老张头250 发表于  2015-07-29 18:24:23 36字 ( 0/150)

普金的个人魅力确实不错,性格正直勇敢,敢作敢为,所以获得极髙的支持率!!

 自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西方世界和俄罗斯民众对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评价似乎出现了某种“认知鸿沟”。在美国,从华盛顿决策圈到电视节目评论员再到普通百姓,对普京的批评和指责不绝于耳。与此同时,俄罗斯民众对普京的支持率一路飙升,最高时竟然达到89%。这个数字着实让一些西方国家领导人羡慕嫉妒恨。

  美国本以为严苛的制裁能让俄罗斯民众“埋怨”政府、动摇普京的执政,却发现这反而激发了俄罗斯人的爱国热情和对普京的强力支持。美国有智库开始反思,为啥普京在俄罗斯这么火?

  原因之一:百姓力挺

  美国智库、《国家利益》双月刊出版方国家利益中心认为,如果西方打算继续靠制裁把普京“搞垮”,那可真是打错了算盘。即便西方强化经济制裁,也可能适得其反,反而强化普京的影响力。

  这一智库分析,普京的支持率居高不下主要有五个原因,其中之一在于俄罗斯人确实“挺”普京。

  国家利益中心研究员小季米特里·西梅斯说,西方国家也许觉得普京的支持率这么高“有水分”,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统计数据并不由克里姆林宫提供,而是由一家颇有声望的独立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发布。

  列瓦达中心与俄罗斯政府的关系磕磕绊绊,一度紧张,所以这一机构显然没必要为了提升政府的公共形象而捏造普京的支持率。

  西梅斯认为,这一相对客观的民调结果说明,普京确实获得了绝大多数俄罗斯民众的认可。

  原因之二:危中有机

  美国国家利益中心认为,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有力应对给他“加分”。

  民调结果显示,2014年1月乌克兰危机爆发前夕,普京的支持率为65%。危机爆发后,尽管俄罗斯经济四面承压、困难重重,普京却成功把握住了这场危机中的“机遇”,以一贯强硬不屈的姿态面对西方的挑衅和制裁,支持率不降反升,一度飙升至惊人的89%,成为他任内获得的最高支持率。

  普京的“第二高”支持率出现在2008年俄罗斯和格鲁吉亚爆发军事冲突之后。当时他的支持率为88%。

  原因之三:个人魅力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不少俄罗斯人是普京的忠实拥趸,他们却没有对俄罗斯政府表现出同样的支持。

  依据列瓦达中心的调查,58%的受访民众认为,一些政府官员主要寻求维护和巩固自身权力;69%的受访者则不愿跟政府打交道,试图与政府保持“最少接触”。

  西梅斯分析,这些数据反映出,俄罗斯民众对普京个人的支持和信任并没有扩大到对整个政治体系的信任。

  俄罗斯民众对普京和对政府的不同态度,有时反映在媒体报道中。例如,根据俄罗斯媒体报道,2012年夏天俄罗斯南部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突遭洪灾,普京乘直升机视察灾区时,退休老人利季娅·波利妮娜向他抱怨:她和家人事先没有收到任何警告,也没有获得帮助。普京随即与地方官员会面,下令彻查应灾体系是否存在疏漏。

  原因之四:制裁催化

  一些西方政治分析师曾经认为,一旦西方的经济制裁让俄罗斯老百姓尝到苦头,他们必然会对普京在乌克兰危机上的作为“失去热情”,甚至可能上街示威。

  然而,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尽管经济制裁让生活愈发艰难,俄罗斯民众却没把愤怒发泄在普京领导的政府头上,而是把矛头对准了西方制裁者。

  民调结果显示,从2014年9月到2015年6月,声称“受到制裁严重影响”和“受到制裁比较严重影响”的民众从16%上升到了33%,与此同时,普京的支持率持续上涨。

  66%的俄罗斯民众把西方视为“打压和羞辱”俄罗斯的真正敌人,把普京视为抵御外部冲击、捍卫俄罗斯利益的“祖国保卫者”。

  接近一半的俄罗斯民众认为,西方制裁不仅“瞄准”俄罗斯的统治精英,还旨在“惩罚”普通人。由此,不少人认为,西方制裁不仅是对俄罗斯整个国家的“进犯”,更“冒犯”了他们的个人和家庭。

  原因之五:基础广泛

  西梅斯发现,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处置和应对让他获得了对立阵营和先前一些反对者的支持,而俄罗斯中产阶层感受到西方对俄的恶意之后,坚定了他们对普京的支持。

  可以说,普京的高支持率源自他获得的广泛群众基础,而不同阶层和利益群体能够达成这一共识的原因之一在于俄罗斯高涨的爱国主义情绪。

  曾因组织2011年反政府游行而入狱4年半的左派人士谢尔盖·乌达利佐夫高调支持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他认为苏联解体是“错误和犯罪”,而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则是向着“一个已经更新的联盟的重生”迈出关键的一小步。

  俄罗斯记者克谢尼娅·基里洛娃分析,中产阶级中的知识分子群体“真切地”感受到了西方对俄罗斯怀有的恶意和敌视,继而把普京视为捍卫国家利益和其自身利益的代言人。

  西梅斯总结,综合考虑多重因素,就算西方能够“成功地”继续削弱俄罗斯的经济,最终也很有可能只是帮助普京强化了他的影响力,同时激发出民众“狂热”的爱国情绪和对西方的愤恨。

  他建议,西方国家决策者在考虑与俄罗斯打交道如何走下一步棋时,最好先想明白,向俄罗斯政府施压除了会影响普京本人之外,将会如何影响普通人的生活。(韩梁)(新华社特稿)


111.122.175 发表于  2015-07-29 16:52:06 79字 ( 0/372)

普京好像说过:“领土问题,只有战争,没有谈判,俄罗斯的领土虽然广大,但没有一寸土地是多余的”、“抗议万次,不如轰炸机出动一次”。这就是他支持率居高不下的原因。

 自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西方世界和俄罗斯民众对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评价似乎出现了某种“认知鸿沟”。在美国,从华盛顿决策圈到电视节目评论员再到普通百姓,对普京的批评和指责不绝于耳。与此同时,俄罗斯民众对普京的支持率一路飙升,最高时竟然达到89%。这个数字着实让一些西方国家领导人羡慕嫉妒恨。

  美国本以为严苛的制裁能让俄罗斯民众“埋怨”政府、动摇普京的执政,却发现这反而激发了俄罗斯人的爱国热情和对普京的强力支持。美国有智库开始反思,为啥普京在俄罗斯这么火?

  原因之一:百姓力挺

  美国智库、《国家利益》双月刊出版方国家利益中心认为,如果西方打算继续靠制裁把普京“搞垮”,那可真是打错了算盘。即便西方强化经济制裁,也可能适得其反,反而强化普京的影响力。

  这一智库分析,普京的支持率居高不下主要有五个原因,其中之一在于俄罗斯人确实“挺”普京。

  国家利益中心研究员小季米特里·西梅斯说,西方国家也许觉得普京的支持率这么高“有水分”,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统计数据并不由克里姆林宫提供,而是由一家颇有声望的独立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发布。

  列瓦达中心与俄罗斯政府的关系磕磕绊绊,一度紧张,所以这一机构显然没必要为了提升政府的公共形象而捏造普京的支持率。

  西梅斯认为,这一相对客观的民调结果说明,普京确实获得了绝大多数俄罗斯民众的认可。

  原因之二:危中有机

  美国国家利益中心认为,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有力应对给他“加分”。

  民调结果显示,2014年1月乌克兰危机爆发前夕,普京的支持率为65%。危机爆发后,尽管俄罗斯经济四面承压、困难重重,普京却成功把握住了这场危机中的“机遇”,以一贯强硬不屈的姿态面对西方的挑衅和制裁,支持率不降反升,一度飙升至惊人的89%,成为他任内获得的最高支持率。

  普京的“第二高”支持率出现在2008年俄罗斯和格鲁吉亚爆发军事冲突之后。当时他的支持率为88%。

  原因之三:个人魅力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不少俄罗斯人是普京的忠实拥趸,他们却没有对俄罗斯政府表现出同样的支持。

  依据列瓦达中心的调查,58%的受访民众认为,一些政府官员主要寻求维护和巩固自身权力;69%的受访者则不愿跟政府打交道,试图与政府保持“最少接触”。

  西梅斯分析,这些数据反映出,俄罗斯民众对普京个人的支持和信任并没有扩大到对整个政治体系的信任。

  俄罗斯民众对普京和对政府的不同态度,有时反映在媒体报道中。例如,根据俄罗斯媒体报道,2012年夏天俄罗斯南部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突遭洪灾,普京乘直升机视察灾区时,退休老人利季娅·波利妮娜向他抱怨:她和家人事先没有收到任何警告,也没有获得帮助。普京随即与地方官员会面,下令彻查应灾体系是否存在疏漏。

  原因之四:制裁催化

  一些西方政治分析师曾经认为,一旦西方的经济制裁让俄罗斯老百姓尝到苦头,他们必然会对普京在乌克兰危机上的作为“失去热情”,甚至可能上街示威。

  然而,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尽管经济制裁让生活愈发艰难,俄罗斯民众却没把愤怒发泄在普京领导的政府头上,而是把矛头对准了西方制裁者。

  民调结果显示,从2014年9月到2015年6月,声称“受到制裁严重影响”和“受到制裁比较严重影响”的民众从16%上升到了33%,与此同时,普京的支持率持续上涨。

  66%的俄罗斯民众把西方视为“打压和羞辱”俄罗斯的真正敌人,把普京视为抵御外部冲击、捍卫俄罗斯利益的“祖国保卫者”。

  接近一半的俄罗斯民众认为,西方制裁不仅“瞄准”俄罗斯的统治精英,还旨在“惩罚”普通人。由此,不少人认为,西方制裁不仅是对俄罗斯整个国家的“进犯”,更“冒犯”了他们的个人和家庭。

  原因之五:基础广泛

  西梅斯发现,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处置和应对让他获得了对立阵营和先前一些反对者的支持,而俄罗斯中产阶层感受到西方对俄的恶意之后,坚定了他们对普京的支持。

  可以说,普京的高支持率源自他获得的广泛群众基础,而不同阶层和利益群体能够达成这一共识的原因之一在于俄罗斯高涨的爱国主义情绪。

  曾因组织2011年反政府游行而入狱4年半的左派人士谢尔盖·乌达利佐夫高调支持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他认为苏联解体是“错误和犯罪”,而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则是向着“一个已经更新的联盟的重生”迈出关键的一小步。

  俄罗斯记者克谢尼娅·基里洛娃分析,中产阶级中的知识分子群体“真切地”感受到了西方对俄罗斯怀有的恶意和敌视,继而把普京视为捍卫国家利益和其自身利益的代言人。

  西梅斯总结,综合考虑多重因素,就算西方能够“成功地”继续削弱俄罗斯的经济,最终也很有可能只是帮助普京强化了他的影响力,同时激发出民众“狂热”的爱国情绪和对西方的愤恨。

  他建议,西方国家决策者在考虑与俄罗斯打交道如何走下一步棋时,最好先想明白,向俄罗斯政府施压除了会影响普京本人之外,将会如何影响普通人的生活。(韩梁)(新华社特稿)


黑猫警长192617 发表于  2015-07-29 12:16:35 49字 ( 0/140)

历代沙皇的支持率不高?前苏联哪位领导人的支持率不高?你怎知这支持率的真假?体制使然,与支持率无关。

 自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西方世界和俄罗斯民众对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评价似乎出现了某种“认知鸿沟”。在美国,从华盛顿决策圈到电视节目评论员再到普通百姓,对普京的批评和指责不绝于耳。与此同时,俄罗斯民众对普京的支持率一路飙升,最高时竟然达到89%。这个数字着实让一些西方国家领导人羡慕嫉妒恨。

  美国本以为严苛的制裁能让俄罗斯民众“埋怨”政府、动摇普京的执政,却发现这反而激发了俄罗斯人的爱国热情和对普京的强力支持。美国有智库开始反思,为啥普京在俄罗斯这么火?

  原因之一:百姓力挺

  美国智库、《国家利益》双月刊出版方国家利益中心认为,如果西方打算继续靠制裁把普京“搞垮”,那可真是打错了算盘。即便西方强化经济制裁,也可能适得其反,反而强化普京的影响力。

  这一智库分析,普京的支持率居高不下主要有五个原因,其中之一在于俄罗斯人确实“挺”普京。

  国家利益中心研究员小季米特里·西梅斯说,西方国家也许觉得普京的支持率这么高“有水分”,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统计数据并不由克里姆林宫提供,而是由一家颇有声望的独立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发布。

  列瓦达中心与俄罗斯政府的关系磕磕绊绊,一度紧张,所以这一机构显然没必要为了提升政府的公共形象而捏造普京的支持率。

  西梅斯认为,这一相对客观的民调结果说明,普京确实获得了绝大多数俄罗斯民众的认可。

  原因之二:危中有机

  美国国家利益中心认为,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有力应对给他“加分”。

  民调结果显示,2014年1月乌克兰危机爆发前夕,普京的支持率为65%。危机爆发后,尽管俄罗斯经济四面承压、困难重重,普京却成功把握住了这场危机中的“机遇”,以一贯强硬不屈的姿态面对西方的挑衅和制裁,支持率不降反升,一度飙升至惊人的89%,成为他任内获得的最高支持率。

  普京的“第二高”支持率出现在2008年俄罗斯和格鲁吉亚爆发军事冲突之后。当时他的支持率为88%。

  原因之三:个人魅力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不少俄罗斯人是普京的忠实拥趸,他们却没有对俄罗斯政府表现出同样的支持。

  依据列瓦达中心的调查,58%的受访民众认为,一些政府官员主要寻求维护和巩固自身权力;69%的受访者则不愿跟政府打交道,试图与政府保持“最少接触”。

  西梅斯分析,这些数据反映出,俄罗斯民众对普京个人的支持和信任并没有扩大到对整个政治体系的信任。

  俄罗斯民众对普京和对政府的不同态度,有时反映在媒体报道中。例如,根据俄罗斯媒体报道,2012年夏天俄罗斯南部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突遭洪灾,普京乘直升机视察灾区时,退休老人利季娅·波利妮娜向他抱怨:她和家人事先没有收到任何警告,也没有获得帮助。普京随即与地方官员会面,下令彻查应灾体系是否存在疏漏。

  原因之四:制裁催化

  一些西方政治分析师曾经认为,一旦西方的经济制裁让俄罗斯老百姓尝到苦头,他们必然会对普京在乌克兰危机上的作为“失去热情”,甚至可能上街示威。

  然而,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尽管经济制裁让生活愈发艰难,俄罗斯民众却没把愤怒发泄在普京领导的政府头上,而是把矛头对准了西方制裁者。

  民调结果显示,从2014年9月到2015年6月,声称“受到制裁严重影响”和“受到制裁比较严重影响”的民众从16%上升到了33%,与此同时,普京的支持率持续上涨。

  66%的俄罗斯民众把西方视为“打压和羞辱”俄罗斯的真正敌人,把普京视为抵御外部冲击、捍卫俄罗斯利益的“祖国保卫者”。

  接近一半的俄罗斯民众认为,西方制裁不仅“瞄准”俄罗斯的统治精英,还旨在“惩罚”普通人。由此,不少人认为,西方制裁不仅是对俄罗斯整个国家的“进犯”,更“冒犯”了他们的个人和家庭。

  原因之五:基础广泛

  西梅斯发现,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处置和应对让他获得了对立阵营和先前一些反对者的支持,而俄罗斯中产阶层感受到西方对俄的恶意之后,坚定了他们对普京的支持。

  可以说,普京的高支持率源自他获得的广泛群众基础,而不同阶层和利益群体能够达成这一共识的原因之一在于俄罗斯高涨的爱国主义情绪。

  曾因组织2011年反政府游行而入狱4年半的左派人士谢尔盖·乌达利佐夫高调支持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他认为苏联解体是“错误和犯罪”,而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则是向着“一个已经更新的联盟的重生”迈出关键的一小步。

  俄罗斯记者克谢尼娅·基里洛娃分析,中产阶级中的知识分子群体“真切地”感受到了西方对俄罗斯怀有的恶意和敌视,继而把普京视为捍卫国家利益和其自身利益的代言人。

  西梅斯总结,综合考虑多重因素,就算西方能够“成功地”继续削弱俄罗斯的经济,最终也很有可能只是帮助普京强化了他的影响力,同时激发出民众“狂热”的爱国情绪和对西方的愤恨。

  他建议,西方国家决策者在考虑与俄罗斯打交道如何走下一步棋时,最好先想明白,向俄罗斯政府施压除了会影响普京本人之外,将会如何影响普通人的生活。(韩梁)(新华社特稿)


浮游云中14493 发表于  2015-07-29 11:34:49 13字 ( 0/111)

普京总统,中国人民支持您!

 自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西方世界和俄罗斯民众对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评价似乎出现了某种“认知鸿沟”。在美国,从华盛顿决策圈到电视节目评论员再到普通百姓,对普京的批评和指责不绝于耳。与此同时,俄罗斯民众对普京的支持率一路飙升,最高时竟然达到89%。这个数字着实让一些西方国家领导人羡慕嫉妒恨。

  美国本以为严苛的制裁能让俄罗斯民众“埋怨”政府、动摇普京的执政,却发现这反而激发了俄罗斯人的爱国热情和对普京的强力支持。美国有智库开始反思,为啥普京在俄罗斯这么火?

  原因之一:百姓力挺

  美国智库、《国家利益》双月刊出版方国家利益中心认为,如果西方打算继续靠制裁把普京“搞垮”,那可真是打错了算盘。即便西方强化经济制裁,也可能适得其反,反而强化普京的影响力。

  这一智库分析,普京的支持率居高不下主要有五个原因,其中之一在于俄罗斯人确实“挺”普京。

  国家利益中心研究员小季米特里·西梅斯说,西方国家也许觉得普京的支持率这么高“有水分”,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统计数据并不由克里姆林宫提供,而是由一家颇有声望的独立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发布。

  列瓦达中心与俄罗斯政府的关系磕磕绊绊,一度紧张,所以这一机构显然没必要为了提升政府的公共形象而捏造普京的支持率。

  西梅斯认为,这一相对客观的民调结果说明,普京确实获得了绝大多数俄罗斯民众的认可。

  原因之二:危中有机

  美国国家利益中心认为,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有力应对给他“加分”。

  民调结果显示,2014年1月乌克兰危机爆发前夕,普京的支持率为65%。危机爆发后,尽管俄罗斯经济四面承压、困难重重,普京却成功把握住了这场危机中的“机遇”,以一贯强硬不屈的姿态面对西方的挑衅和制裁,支持率不降反升,一度飙升至惊人的89%,成为他任内获得的最高支持率。

  普京的“第二高”支持率出现在2008年俄罗斯和格鲁吉亚爆发军事冲突之后。当时他的支持率为88%。

  原因之三:个人魅力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不少俄罗斯人是普京的忠实拥趸,他们却没有对俄罗斯政府表现出同样的支持。

  依据列瓦达中心的调查,58%的受访民众认为,一些政府官员主要寻求维护和巩固自身权力;69%的受访者则不愿跟政府打交道,试图与政府保持“最少接触”。

  西梅斯分析,这些数据反映出,俄罗斯民众对普京个人的支持和信任并没有扩大到对整个政治体系的信任。

  俄罗斯民众对普京和对政府的不同态度,有时反映在媒体报道中。例如,根据俄罗斯媒体报道,2012年夏天俄罗斯南部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突遭洪灾,普京乘直升机视察灾区时,退休老人利季娅·波利妮娜向他抱怨:她和家人事先没有收到任何警告,也没有获得帮助。普京随即与地方官员会面,下令彻查应灾体系是否存在疏漏。

  原因之四:制裁催化

  一些西方政治分析师曾经认为,一旦西方的经济制裁让俄罗斯老百姓尝到苦头,他们必然会对普京在乌克兰危机上的作为“失去热情”,甚至可能上街示威。

  然而,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尽管经济制裁让生活愈发艰难,俄罗斯民众却没把愤怒发泄在普京领导的政府头上,而是把矛头对准了西方制裁者。

  民调结果显示,从2014年9月到2015年6月,声称“受到制裁严重影响”和“受到制裁比较严重影响”的民众从16%上升到了33%,与此同时,普京的支持率持续上涨。

  66%的俄罗斯民众把西方视为“打压和羞辱”俄罗斯的真正敌人,把普京视为抵御外部冲击、捍卫俄罗斯利益的“祖国保卫者”。

  接近一半的俄罗斯民众认为,西方制裁不仅“瞄准”俄罗斯的统治精英,还旨在“惩罚”普通人。由此,不少人认为,西方制裁不仅是对俄罗斯整个国家的“进犯”,更“冒犯”了他们的个人和家庭。

  原因之五:基础广泛

  西梅斯发现,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处置和应对让他获得了对立阵营和先前一些反对者的支持,而俄罗斯中产阶层感受到西方对俄的恶意之后,坚定了他们对普京的支持。

  可以说,普京的高支持率源自他获得的广泛群众基础,而不同阶层和利益群体能够达成这一共识的原因之一在于俄罗斯高涨的爱国主义情绪。

  曾因组织2011年反政府游行而入狱4年半的左派人士谢尔盖·乌达利佐夫高调支持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他认为苏联解体是“错误和犯罪”,而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则是向着“一个已经更新的联盟的重生”迈出关键的一小步。

  俄罗斯记者克谢尼娅·基里洛娃分析,中产阶级中的知识分子群体“真切地”感受到了西方对俄罗斯怀有的恶意和敌视,继而把普京视为捍卫国家利益和其自身利益的代言人。

  西梅斯总结,综合考虑多重因素,就算西方能够“成功地”继续削弱俄罗斯的经济,最终也很有可能只是帮助普京强化了他的影响力,同时激发出民众“狂热”的爱国情绪和对西方的愤恨。

  他建议,西方国家决策者在考虑与俄罗斯打交道如何走下一步棋时,最好先想明白,向俄罗斯政府施压除了会影响普京本人之外,将会如何影响普通人的生活。(韩梁)(新华社特稿)


浮游云中14493 发表于  2015-07-29 11:33:34 25字 ( 0/136)

俄罗斯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不会被上美国的当。

 自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西方世界和俄罗斯民众对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评价似乎出现了某种“认知鸿沟”。在美国,从华盛顿决策圈到电视节目评论员再到普通百姓,对普京的批评和指责不绝于耳。与此同时,俄罗斯民众对普京的支持率一路飙升,最高时竟然达到89%。这个数字着实让一些西方国家领导人羡慕嫉妒恨。

  美国本以为严苛的制裁能让俄罗斯民众“埋怨”政府、动摇普京的执政,却发现这反而激发了俄罗斯人的爱国热情和对普京的强力支持。美国有智库开始反思,为啥普京在俄罗斯这么火?

  原因之一:百姓力挺

  美国智库、《国家利益》双月刊出版方国家利益中心认为,如果西方打算继续靠制裁把普京“搞垮”,那可真是打错了算盘。即便西方强化经济制裁,也可能适得其反,反而强化普京的影响力。

  这一智库分析,普京的支持率居高不下主要有五个原因,其中之一在于俄罗斯人确实“挺”普京。

  国家利益中心研究员小季米特里·西梅斯说,西方国家也许觉得普京的支持率这么高“有水分”,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统计数据并不由克里姆林宫提供,而是由一家颇有声望的独立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发布。

  列瓦达中心与俄罗斯政府的关系磕磕绊绊,一度紧张,所以这一机构显然没必要为了提升政府的公共形象而捏造普京的支持率。

  西梅斯认为,这一相对客观的民调结果说明,普京确实获得了绝大多数俄罗斯民众的认可。

  原因之二:危中有机

  美国国家利益中心认为,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有力应对给他“加分”。

  民调结果显示,2014年1月乌克兰危机爆发前夕,普京的支持率为65%。危机爆发后,尽管俄罗斯经济四面承压、困难重重,普京却成功把握住了这场危机中的“机遇”,以一贯强硬不屈的姿态面对西方的挑衅和制裁,支持率不降反升,一度飙升至惊人的89%,成为他任内获得的最高支持率。

  普京的“第二高”支持率出现在2008年俄罗斯和格鲁吉亚爆发军事冲突之后。当时他的支持率为88%。

  原因之三:个人魅力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不少俄罗斯人是普京的忠实拥趸,他们却没有对俄罗斯政府表现出同样的支持。

  依据列瓦达中心的调查,58%的受访民众认为,一些政府官员主要寻求维护和巩固自身权力;69%的受访者则不愿跟政府打交道,试图与政府保持“最少接触”。

  西梅斯分析,这些数据反映出,俄罗斯民众对普京个人的支持和信任并没有扩大到对整个政治体系的信任。

  俄罗斯民众对普京和对政府的不同态度,有时反映在媒体报道中。例如,根据俄罗斯媒体报道,2012年夏天俄罗斯南部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突遭洪灾,普京乘直升机视察灾区时,退休老人利季娅·波利妮娜向他抱怨:她和家人事先没有收到任何警告,也没有获得帮助。普京随即与地方官员会面,下令彻查应灾体系是否存在疏漏。

  原因之四:制裁催化

  一些西方政治分析师曾经认为,一旦西方的经济制裁让俄罗斯老百姓尝到苦头,他们必然会对普京在乌克兰危机上的作为“失去热情”,甚至可能上街示威。

  然而,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尽管经济制裁让生活愈发艰难,俄罗斯民众却没把愤怒发泄在普京领导的政府头上,而是把矛头对准了西方制裁者。

  民调结果显示,从2014年9月到2015年6月,声称“受到制裁严重影响”和“受到制裁比较严重影响”的民众从16%上升到了33%,与此同时,普京的支持率持续上涨。

  66%的俄罗斯民众把西方视为“打压和羞辱”俄罗斯的真正敌人,把普京视为抵御外部冲击、捍卫俄罗斯利益的“祖国保卫者”。

  接近一半的俄罗斯民众认为,西方制裁不仅“瞄准”俄罗斯的统治精英,还旨在“惩罚”普通人。由此,不少人认为,西方制裁不仅是对俄罗斯整个国家的“进犯”,更“冒犯”了他们的个人和家庭。

  原因之五:基础广泛

  西梅斯发现,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处置和应对让他获得了对立阵营和先前一些反对者的支持,而俄罗斯中产阶层感受到西方对俄的恶意之后,坚定了他们对普京的支持。

  可以说,普京的高支持率源自他获得的广泛群众基础,而不同阶层和利益群体能够达成这一共识的原因之一在于俄罗斯高涨的爱国主义情绪。

  曾因组织2011年反政府游行而入狱4年半的左派人士谢尔盖·乌达利佐夫高调支持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他认为苏联解体是“错误和犯罪”,而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则是向着“一个已经更新的联盟的重生”迈出关键的一小步。

  俄罗斯记者克谢尼娅·基里洛娃分析,中产阶级中的知识分子群体“真切地”感受到了西方对俄罗斯怀有的恶意和敌视,继而把普京视为捍卫国家利益和其自身利益的代言人。

  西梅斯总结,综合考虑多重因素,就算西方能够“成功地”继续削弱俄罗斯的经济,最终也很有可能只是帮助普京强化了他的影响力,同时激发出民众“狂热”的爱国情绪和对西方的愤恨。

  他建议,西方国家决策者在考虑与俄罗斯打交道如何走下一步棋时,最好先想明白,向俄罗斯政府施压除了会影响普京本人之外,将会如何影响普通人的生活。(韩梁)(新华社特稿)


浮游云中14493 发表于  2015-07-29 11:30:07 18字 ( 0/145)

光明磊落、正直勇敢、身上聚集正能量!

 自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西方世界和俄罗斯民众对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评价似乎出现了某种“认知鸿沟”。在美国,从华盛顿决策圈到电视节目评论员再到普通百姓,对普京的批评和指责不绝于耳。与此同时,俄罗斯民众对普京的支持率一路飙升,最高时竟然达到89%。这个数字着实让一些西方国家领导人羡慕嫉妒恨。

  美国本以为严苛的制裁能让俄罗斯民众“埋怨”政府、动摇普京的执政,却发现这反而激发了俄罗斯人的爱国热情和对普京的强力支持。美国有智库开始反思,为啥普京在俄罗斯这么火?

  原因之一:百姓力挺

  美国智库、《国家利益》双月刊出版方国家利益中心认为,如果西方打算继续靠制裁把普京“搞垮”,那可真是打错了算盘。即便西方强化经济制裁,也可能适得其反,反而强化普京的影响力。

  这一智库分析,普京的支持率居高不下主要有五个原因,其中之一在于俄罗斯人确实“挺”普京。

  国家利益中心研究员小季米特里·西梅斯说,西方国家也许觉得普京的支持率这么高“有水分”,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统计数据并不由克里姆林宫提供,而是由一家颇有声望的独立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发布。

  列瓦达中心与俄罗斯政府的关系磕磕绊绊,一度紧张,所以这一机构显然没必要为了提升政府的公共形象而捏造普京的支持率。

  西梅斯认为,这一相对客观的民调结果说明,普京确实获得了绝大多数俄罗斯民众的认可。

  原因之二:危中有机

  美国国家利益中心认为,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有力应对给他“加分”。

  民调结果显示,2014年1月乌克兰危机爆发前夕,普京的支持率为65%。危机爆发后,尽管俄罗斯经济四面承压、困难重重,普京却成功把握住了这场危机中的“机遇”,以一贯强硬不屈的姿态面对西方的挑衅和制裁,支持率不降反升,一度飙升至惊人的89%,成为他任内获得的最高支持率。

  普京的“第二高”支持率出现在2008年俄罗斯和格鲁吉亚爆发军事冲突之后。当时他的支持率为88%。

  原因之三:个人魅力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不少俄罗斯人是普京的忠实拥趸,他们却没有对俄罗斯政府表现出同样的支持。

  依据列瓦达中心的调查,58%的受访民众认为,一些政府官员主要寻求维护和巩固自身权力;69%的受访者则不愿跟政府打交道,试图与政府保持“最少接触”。

  西梅斯分析,这些数据反映出,俄罗斯民众对普京个人的支持和信任并没有扩大到对整个政治体系的信任。

  俄罗斯民众对普京和对政府的不同态度,有时反映在媒体报道中。例如,根据俄罗斯媒体报道,2012年夏天俄罗斯南部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突遭洪灾,普京乘直升机视察灾区时,退休老人利季娅·波利妮娜向他抱怨:她和家人事先没有收到任何警告,也没有获得帮助。普京随即与地方官员会面,下令彻查应灾体系是否存在疏漏。

  原因之四:制裁催化

  一些西方政治分析师曾经认为,一旦西方的经济制裁让俄罗斯老百姓尝到苦头,他们必然会对普京在乌克兰危机上的作为“失去热情”,甚至可能上街示威。

  然而,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尽管经济制裁让生活愈发艰难,俄罗斯民众却没把愤怒发泄在普京领导的政府头上,而是把矛头对准了西方制裁者。

  民调结果显示,从2014年9月到2015年6月,声称“受到制裁严重影响”和“受到制裁比较严重影响”的民众从16%上升到了33%,与此同时,普京的支持率持续上涨。

  66%的俄罗斯民众把西方视为“打压和羞辱”俄罗斯的真正敌人,把普京视为抵御外部冲击、捍卫俄罗斯利益的“祖国保卫者”。

  接近一半的俄罗斯民众认为,西方制裁不仅“瞄准”俄罗斯的统治精英,还旨在“惩罚”普通人。由此,不少人认为,西方制裁不仅是对俄罗斯整个国家的“进犯”,更“冒犯”了他们的个人和家庭。

  原因之五:基础广泛

  西梅斯发现,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处置和应对让他获得了对立阵营和先前一些反对者的支持,而俄罗斯中产阶层感受到西方对俄的恶意之后,坚定了他们对普京的支持。

  可以说,普京的高支持率源自他获得的广泛群众基础,而不同阶层和利益群体能够达成这一共识的原因之一在于俄罗斯高涨的爱国主义情绪。

  曾因组织2011年反政府游行而入狱4年半的左派人士谢尔盖·乌达利佐夫高调支持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他认为苏联解体是“错误和犯罪”,而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则是向着“一个已经更新的联盟的重生”迈出关键的一小步。

  俄罗斯记者克谢尼娅·基里洛娃分析,中产阶级中的知识分子群体“真切地”感受到了西方对俄罗斯怀有的恶意和敌视,继而把普京视为捍卫国家利益和其自身利益的代言人。

  西梅斯总结,综合考虑多重因素,就算西方能够“成功地”继续削弱俄罗斯的经济,最终也很有可能只是帮助普京强化了他的影响力,同时激发出民众“狂热”的爱国情绪和对西方的愤恨。

  他建议,西方国家决策者在考虑与俄罗斯打交道如何走下一步棋时,最好先想明白,向俄罗斯政府施压除了会影响普京本人之外,将会如何影响普通人的生活。(韩梁)(新华社特稿)


的反对撒 发表于  2015-07-29 09:27:40 72字 ( 0/194)

普京爱国爱民,强硬聪明有胆识,但仅限于本国,确实是一位能够领导有强烈扩张野心的俄罗斯民族的新沙皇。他对世界人民没有感觉,所以不喜欢胸襟乍益的人。

 自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西方世界和俄罗斯民众对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评价似乎出现了某种“认知鸿沟”。在美国,从华盛顿决策圈到电视节目评论员再到普通百姓,对普京的批评和指责不绝于耳。与此同时,俄罗斯民众对普京的支持率一路飙升,最高时竟然达到89%。这个数字着实让一些西方国家领导人羡慕嫉妒恨。

  美国本以为严苛的制裁能让俄罗斯民众“埋怨”政府、动摇普京的执政,却发现这反而激发了俄罗斯人的爱国热情和对普京的强力支持。美国有智库开始反思,为啥普京在俄罗斯这么火?

  原因之一:百姓力挺

  美国智库、《国家利益》双月刊出版方国家利益中心认为,如果西方打算继续靠制裁把普京“搞垮”,那可真是打错了算盘。即便西方强化经济制裁,也可能适得其反,反而强化普京的影响力。

  这一智库分析,普京的支持率居高不下主要有五个原因,其中之一在于俄罗斯人确实“挺”普京。

  国家利益中心研究员小季米特里·西梅斯说,西方国家也许觉得普京的支持率这么高“有水分”,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统计数据并不由克里姆林宫提供,而是由一家颇有声望的独立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发布。

  列瓦达中心与俄罗斯政府的关系磕磕绊绊,一度紧张,所以这一机构显然没必要为了提升政府的公共形象而捏造普京的支持率。

  西梅斯认为,这一相对客观的民调结果说明,普京确实获得了绝大多数俄罗斯民众的认可。

  原因之二:危中有机

  美国国家利益中心认为,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有力应对给他“加分”。

  民调结果显示,2014年1月乌克兰危机爆发前夕,普京的支持率为65%。危机爆发后,尽管俄罗斯经济四面承压、困难重重,普京却成功把握住了这场危机中的“机遇”,以一贯强硬不屈的姿态面对西方的挑衅和制裁,支持率不降反升,一度飙升至惊人的89%,成为他任内获得的最高支持率。

  普京的“第二高”支持率出现在2008年俄罗斯和格鲁吉亚爆发军事冲突之后。当时他的支持率为88%。

  原因之三:个人魅力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不少俄罗斯人是普京的忠实拥趸,他们却没有对俄罗斯政府表现出同样的支持。

  依据列瓦达中心的调查,58%的受访民众认为,一些政府官员主要寻求维护和巩固自身权力;69%的受访者则不愿跟政府打交道,试图与政府保持“最少接触”。

  西梅斯分析,这些数据反映出,俄罗斯民众对普京个人的支持和信任并没有扩大到对整个政治体系的信任。

  俄罗斯民众对普京和对政府的不同态度,有时反映在媒体报道中。例如,根据俄罗斯媒体报道,2012年夏天俄罗斯南部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突遭洪灾,普京乘直升机视察灾区时,退休老人利季娅·波利妮娜向他抱怨:她和家人事先没有收到任何警告,也没有获得帮助。普京随即与地方官员会面,下令彻查应灾体系是否存在疏漏。

  原因之四:制裁催化

  一些西方政治分析师曾经认为,一旦西方的经济制裁让俄罗斯老百姓尝到苦头,他们必然会对普京在乌克兰危机上的作为“失去热情”,甚至可能上街示威。

  然而,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尽管经济制裁让生活愈发艰难,俄罗斯民众却没把愤怒发泄在普京领导的政府头上,而是把矛头对准了西方制裁者。

  民调结果显示,从2014年9月到2015年6月,声称“受到制裁严重影响”和“受到制裁比较严重影响”的民众从16%上升到了33%,与此同时,普京的支持率持续上涨。

  66%的俄罗斯民众把西方视为“打压和羞辱”俄罗斯的真正敌人,把普京视为抵御外部冲击、捍卫俄罗斯利益的“祖国保卫者”。

  接近一半的俄罗斯民众认为,西方制裁不仅“瞄准”俄罗斯的统治精英,还旨在“惩罚”普通人。由此,不少人认为,西方制裁不仅是对俄罗斯整个国家的“进犯”,更“冒犯”了他们的个人和家庭。

  原因之五:基础广泛

  西梅斯发现,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处置和应对让他获得了对立阵营和先前一些反对者的支持,而俄罗斯中产阶层感受到西方对俄的恶意之后,坚定了他们对普京的支持。

  可以说,普京的高支持率源自他获得的广泛群众基础,而不同阶层和利益群体能够达成这一共识的原因之一在于俄罗斯高涨的爱国主义情绪。

  曾因组织2011年反政府游行而入狱4年半的左派人士谢尔盖·乌达利佐夫高调支持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他认为苏联解体是“错误和犯罪”,而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则是向着“一个已经更新的联盟的重生”迈出关键的一小步。

  俄罗斯记者克谢尼娅·基里洛娃分析,中产阶级中的知识分子群体“真切地”感受到了西方对俄罗斯怀有的恶意和敌视,继而把普京视为捍卫国家利益和其自身利益的代言人。

  西梅斯总结,综合考虑多重因素,就算西方能够“成功地”继续削弱俄罗斯的经济,最终也很有可能只是帮助普京强化了他的影响力,同时激发出民众“狂热”的爱国情绪和对西方的愤恨。

  他建议,西方国家决策者在考虑与俄罗斯打交道如何走下一步棋时,最好先想明白,向俄罗斯政府施压除了会影响普京本人之外,将会如何影响普通人的生活。(韩梁)(新华社特稿)


烟花一瞬183851 发表于  2015-07-29 09:13:27 30字 ( 0/110)

俄罗斯人不会上美国的当!枪炮都到家门口了,能说是帮助他们吗?

 自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西方世界和俄罗斯民众对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评价似乎出现了某种“认知鸿沟”。在美国,从华盛顿决策圈到电视节目评论员再到普通百姓,对普京的批评和指责不绝于耳。与此同时,俄罗斯民众对普京的支持率一路飙升,最高时竟然达到89%。这个数字着实让一些西方国家领导人羡慕嫉妒恨。

  美国本以为严苛的制裁能让俄罗斯民众“埋怨”政府、动摇普京的执政,却发现这反而激发了俄罗斯人的爱国热情和对普京的强力支持。美国有智库开始反思,为啥普京在俄罗斯这么火?

  原因之一:百姓力挺

  美国智库、《国家利益》双月刊出版方国家利益中心认为,如果西方打算继续靠制裁把普京“搞垮”,那可真是打错了算盘。即便西方强化经济制裁,也可能适得其反,反而强化普京的影响力。

  这一智库分析,普京的支持率居高不下主要有五个原因,其中之一在于俄罗斯人确实“挺”普京。

  国家利益中心研究员小季米特里·西梅斯说,西方国家也许觉得普京的支持率这么高“有水分”,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统计数据并不由克里姆林宫提供,而是由一家颇有声望的独立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发布。

  列瓦达中心与俄罗斯政府的关系磕磕绊绊,一度紧张,所以这一机构显然没必要为了提升政府的公共形象而捏造普京的支持率。

  西梅斯认为,这一相对客观的民调结果说明,普京确实获得了绝大多数俄罗斯民众的认可。

  原因之二:危中有机

  美国国家利益中心认为,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有力应对给他“加分”。

  民调结果显示,2014年1月乌克兰危机爆发前夕,普京的支持率为65%。危机爆发后,尽管俄罗斯经济四面承压、困难重重,普京却成功把握住了这场危机中的“机遇”,以一贯强硬不屈的姿态面对西方的挑衅和制裁,支持率不降反升,一度飙升至惊人的89%,成为他任内获得的最高支持率。

  普京的“第二高”支持率出现在2008年俄罗斯和格鲁吉亚爆发军事冲突之后。当时他的支持率为88%。

  原因之三:个人魅力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不少俄罗斯人是普京的忠实拥趸,他们却没有对俄罗斯政府表现出同样的支持。

  依据列瓦达中心的调查,58%的受访民众认为,一些政府官员主要寻求维护和巩固自身权力;69%的受访者则不愿跟政府打交道,试图与政府保持“最少接触”。

  西梅斯分析,这些数据反映出,俄罗斯民众对普京个人的支持和信任并没有扩大到对整个政治体系的信任。

  俄罗斯民众对普京和对政府的不同态度,有时反映在媒体报道中。例如,根据俄罗斯媒体报道,2012年夏天俄罗斯南部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突遭洪灾,普京乘直升机视察灾区时,退休老人利季娅·波利妮娜向他抱怨:她和家人事先没有收到任何警告,也没有获得帮助。普京随即与地方官员会面,下令彻查应灾体系是否存在疏漏。

  原因之四:制裁催化

  一些西方政治分析师曾经认为,一旦西方的经济制裁让俄罗斯老百姓尝到苦头,他们必然会对普京在乌克兰危机上的作为“失去热情”,甚至可能上街示威。

  然而,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尽管经济制裁让生活愈发艰难,俄罗斯民众却没把愤怒发泄在普京领导的政府头上,而是把矛头对准了西方制裁者。

  民调结果显示,从2014年9月到2015年6月,声称“受到制裁严重影响”和“受到制裁比较严重影响”的民众从16%上升到了33%,与此同时,普京的支持率持续上涨。

  66%的俄罗斯民众把西方视为“打压和羞辱”俄罗斯的真正敌人,把普京视为抵御外部冲击、捍卫俄罗斯利益的“祖国保卫者”。

  接近一半的俄罗斯民众认为,西方制裁不仅“瞄准”俄罗斯的统治精英,还旨在“惩罚”普通人。由此,不少人认为,西方制裁不仅是对俄罗斯整个国家的“进犯”,更“冒犯”了他们的个人和家庭。

  原因之五:基础广泛

  西梅斯发现,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处置和应对让他获得了对立阵营和先前一些反对者的支持,而俄罗斯中产阶层感受到西方对俄的恶意之后,坚定了他们对普京的支持。

  可以说,普京的高支持率源自他获得的广泛群众基础,而不同阶层和利益群体能够达成这一共识的原因之一在于俄罗斯高涨的爱国主义情绪。

  曾因组织2011年反政府游行而入狱4年半的左派人士谢尔盖·乌达利佐夫高调支持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他认为苏联解体是“错误和犯罪”,而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则是向着“一个已经更新的联盟的重生”迈出关键的一小步。

  俄罗斯记者克谢尼娅·基里洛娃分析,中产阶级中的知识分子群体“真切地”感受到了西方对俄罗斯怀有的恶意和敌视,继而把普京视为捍卫国家利益和其自身利益的代言人。

  西梅斯总结,综合考虑多重因素,就算西方能够“成功地”继续削弱俄罗斯的经济,最终也很有可能只是帮助普京强化了他的影响力,同时激发出民众“狂热”的爱国情绪和对西方的愤恨。

  他建议,西方国家决策者在考虑与俄罗斯打交道如何走下一步棋时,最好先想明白,向俄罗斯政府施压除了会影响普京本人之外,将会如何影响普通人的生活。(韩梁)(新华社特稿)


61.164.119 发表于  2015-07-29 06:40:31 47字 ( 0/110)

普京支持率为何居高不下?春天之声: 普京心中有国人有骨气有胆略。 (2015-07-28

 自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西方世界和俄罗斯民众对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评价似乎出现了某种“认知鸿沟”。在美国,从华盛顿决策圈到电视节目评论员再到普通百姓,对普京的批评和指责不绝于耳。与此同时,俄罗斯民众对普京的支持率一路飙升,最高时竟然达到89%。这个数字着实让一些西方国家领导人羡慕嫉妒恨。

  美国本以为严苛的制裁能让俄罗斯民众“埋怨”政府、动摇普京的执政,却发现这反而激发了俄罗斯人的爱国热情和对普京的强力支持。美国有智库开始反思,为啥普京在俄罗斯这么火?

  原因之一:百姓力挺

  美国智库、《国家利益》双月刊出版方国家利益中心认为,如果西方打算继续靠制裁把普京“搞垮”,那可真是打错了算盘。即便西方强化经济制裁,也可能适得其反,反而强化普京的影响力。

  这一智库分析,普京的支持率居高不下主要有五个原因,其中之一在于俄罗斯人确实“挺”普京。

  国家利益中心研究员小季米特里·西梅斯说,西方国家也许觉得普京的支持率这么高“有水分”,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统计数据并不由克里姆林宫提供,而是由一家颇有声望的独立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发布。

  列瓦达中心与俄罗斯政府的关系磕磕绊绊,一度紧张,所以这一机构显然没必要为了提升政府的公共形象而捏造普京的支持率。

  西梅斯认为,这一相对客观的民调结果说明,普京确实获得了绝大多数俄罗斯民众的认可。

  原因之二:危中有机

  美国国家利益中心认为,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有力应对给他“加分”。

  民调结果显示,2014年1月乌克兰危机爆发前夕,普京的支持率为65%。危机爆发后,尽管俄罗斯经济四面承压、困难重重,普京却成功把握住了这场危机中的“机遇”,以一贯强硬不屈的姿态面对西方的挑衅和制裁,支持率不降反升,一度飙升至惊人的89%,成为他任内获得的最高支持率。

  普京的“第二高”支持率出现在2008年俄罗斯和格鲁吉亚爆发军事冲突之后。当时他的支持率为88%。

  原因之三:个人魅力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不少俄罗斯人是普京的忠实拥趸,他们却没有对俄罗斯政府表现出同样的支持。

  依据列瓦达中心的调查,58%的受访民众认为,一些政府官员主要寻求维护和巩固自身权力;69%的受访者则不愿跟政府打交道,试图与政府保持“最少接触”。

  西梅斯分析,这些数据反映出,俄罗斯民众对普京个人的支持和信任并没有扩大到对整个政治体系的信任。

  俄罗斯民众对普京和对政府的不同态度,有时反映在媒体报道中。例如,根据俄罗斯媒体报道,2012年夏天俄罗斯南部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突遭洪灾,普京乘直升机视察灾区时,退休老人利季娅·波利妮娜向他抱怨:她和家人事先没有收到任何警告,也没有获得帮助。普京随即与地方官员会面,下令彻查应灾体系是否存在疏漏。

  原因之四:制裁催化

  一些西方政治分析师曾经认为,一旦西方的经济制裁让俄罗斯老百姓尝到苦头,他们必然会对普京在乌克兰危机上的作为“失去热情”,甚至可能上街示威。

  然而,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尽管经济制裁让生活愈发艰难,俄罗斯民众却没把愤怒发泄在普京领导的政府头上,而是把矛头对准了西方制裁者。

  民调结果显示,从2014年9月到2015年6月,声称“受到制裁严重影响”和“受到制裁比较严重影响”的民众从16%上升到了33%,与此同时,普京的支持率持续上涨。

  66%的俄罗斯民众把西方视为“打压和羞辱”俄罗斯的真正敌人,把普京视为抵御外部冲击、捍卫俄罗斯利益的“祖国保卫者”。

  接近一半的俄罗斯民众认为,西方制裁不仅“瞄准”俄罗斯的统治精英,还旨在“惩罚”普通人。由此,不少人认为,西方制裁不仅是对俄罗斯整个国家的“进犯”,更“冒犯”了他们的个人和家庭。

  原因之五:基础广泛

  西梅斯发现,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处置和应对让他获得了对立阵营和先前一些反对者的支持,而俄罗斯中产阶层感受到西方对俄的恶意之后,坚定了他们对普京的支持。

  可以说,普京的高支持率源自他获得的广泛群众基础,而不同阶层和利益群体能够达成这一共识的原因之一在于俄罗斯高涨的爱国主义情绪。

  曾因组织2011年反政府游行而入狱4年半的左派人士谢尔盖·乌达利佐夫高调支持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他认为苏联解体是“错误和犯罪”,而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则是向着“一个已经更新的联盟的重生”迈出关键的一小步。

  俄罗斯记者克谢尼娅·基里洛娃分析,中产阶级中的知识分子群体“真切地”感受到了西方对俄罗斯怀有的恶意和敌视,继而把普京视为捍卫国家利益和其自身利益的代言人。

  西梅斯总结,综合考虑多重因素,就算西方能够“成功地”继续削弱俄罗斯的经济,最终也很有可能只是帮助普京强化了他的影响力,同时激发出民众“狂热”的爱国情绪和对西方的愤恨。

  他建议,西方国家决策者在考虑与俄罗斯打交道如何走下一步棋时,最好先想明白,向俄罗斯政府施压除了会影响普京本人之外,将会如何影响普通人的生活。(韩梁)(新华社特稿)


谁能想的到71 发表于  2015-07-29 05:26:46 25字 ( 0/133)

他代表了俄罗斯人民的利益与西方抗争,人民才力挺他。

 自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西方世界和俄罗斯民众对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评价似乎出现了某种“认知鸿沟”。在美国,从华盛顿决策圈到电视节目评论员再到普通百姓,对普京的批评和指责不绝于耳。与此同时,俄罗斯民众对普京的支持率一路飙升,最高时竟然达到89%。这个数字着实让一些西方国家领导人羡慕嫉妒恨。

  美国本以为严苛的制裁能让俄罗斯民众“埋怨”政府、动摇普京的执政,却发现这反而激发了俄罗斯人的爱国热情和对普京的强力支持。美国有智库开始反思,为啥普京在俄罗斯这么火?

  原因之一:百姓力挺

  美国智库、《国家利益》双月刊出版方国家利益中心认为,如果西方打算继续靠制裁把普京“搞垮”,那可真是打错了算盘。即便西方强化经济制裁,也可能适得其反,反而强化普京的影响力。

  这一智库分析,普京的支持率居高不下主要有五个原因,其中之一在于俄罗斯人确实“挺”普京。

  国家利益中心研究员小季米特里·西梅斯说,西方国家也许觉得普京的支持率这么高“有水分”,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统计数据并不由克里姆林宫提供,而是由一家颇有声望的独立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发布。

  列瓦达中心与俄罗斯政府的关系磕磕绊绊,一度紧张,所以这一机构显然没必要为了提升政府的公共形象而捏造普京的支持率。

  西梅斯认为,这一相对客观的民调结果说明,普京确实获得了绝大多数俄罗斯民众的认可。

  原因之二:危中有机

  美国国家利益中心认为,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有力应对给他“加分”。

  民调结果显示,2014年1月乌克兰危机爆发前夕,普京的支持率为65%。危机爆发后,尽管俄罗斯经济四面承压、困难重重,普京却成功把握住了这场危机中的“机遇”,以一贯强硬不屈的姿态面对西方的挑衅和制裁,支持率不降反升,一度飙升至惊人的89%,成为他任内获得的最高支持率。

  普京的“第二高”支持率出现在2008年俄罗斯和格鲁吉亚爆发军事冲突之后。当时他的支持率为88%。

  原因之三:个人魅力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不少俄罗斯人是普京的忠实拥趸,他们却没有对俄罗斯政府表现出同样的支持。

  依据列瓦达中心的调查,58%的受访民众认为,一些政府官员主要寻求维护和巩固自身权力;69%的受访者则不愿跟政府打交道,试图与政府保持“最少接触”。

  西梅斯分析,这些数据反映出,俄罗斯民众对普京个人的支持和信任并没有扩大到对整个政治体系的信任。

  俄罗斯民众对普京和对政府的不同态度,有时反映在媒体报道中。例如,根据俄罗斯媒体报道,2012年夏天俄罗斯南部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突遭洪灾,普京乘直升机视察灾区时,退休老人利季娅·波利妮娜向他抱怨:她和家人事先没有收到任何警告,也没有获得帮助。普京随即与地方官员会面,下令彻查应灾体系是否存在疏漏。

  原因之四:制裁催化

  一些西方政治分析师曾经认为,一旦西方的经济制裁让俄罗斯老百姓尝到苦头,他们必然会对普京在乌克兰危机上的作为“失去热情”,甚至可能上街示威。

  然而,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尽管经济制裁让生活愈发艰难,俄罗斯民众却没把愤怒发泄在普京领导的政府头上,而是把矛头对准了西方制裁者。

  民调结果显示,从2014年9月到2015年6月,声称“受到制裁严重影响”和“受到制裁比较严重影响”的民众从16%上升到了33%,与此同时,普京的支持率持续上涨。

  66%的俄罗斯民众把西方视为“打压和羞辱”俄罗斯的真正敌人,把普京视为抵御外部冲击、捍卫俄罗斯利益的“祖国保卫者”。

  接近一半的俄罗斯民众认为,西方制裁不仅“瞄准”俄罗斯的统治精英,还旨在“惩罚”普通人。由此,不少人认为,西方制裁不仅是对俄罗斯整个国家的“进犯”,更“冒犯”了他们的个人和家庭。

  原因之五:基础广泛

  西梅斯发现,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处置和应对让他获得了对立阵营和先前一些反对者的支持,而俄罗斯中产阶层感受到西方对俄的恶意之后,坚定了他们对普京的支持。

  可以说,普京的高支持率源自他获得的广泛群众基础,而不同阶层和利益群体能够达成这一共识的原因之一在于俄罗斯高涨的爱国主义情绪。

  曾因组织2011年反政府游行而入狱4年半的左派人士谢尔盖·乌达利佐夫高调支持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他认为苏联解体是“错误和犯罪”,而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则是向着“一个已经更新的联盟的重生”迈出关键的一小步。

  俄罗斯记者克谢尼娅·基里洛娃分析,中产阶级中的知识分子群体“真切地”感受到了西方对俄罗斯怀有的恶意和敌视,继而把普京视为捍卫国家利益和其自身利益的代言人。

  西梅斯总结,综合考虑多重因素,就算西方能够“成功地”继续削弱俄罗斯的经济,最终也很有可能只是帮助普京强化了他的影响力,同时激发出民众“狂热”的爱国情绪和对西方的愤恨。

  他建议,西方国家决策者在考虑与俄罗斯打交道如何走下一步棋时,最好先想明白,向俄罗斯政府施压除了会影响普京本人之外,将会如何影响普通人的生活。(韩梁)(新华社特稿)


27.188.191 发表于  2015-07-29 00:23:22 22字 ( 0/164)

普京是硬汉子,真爷们!美国是纸老虎,假厉害!

 自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西方世界和俄罗斯民众对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评价似乎出现了某种“认知鸿沟”。在美国,从华盛顿决策圈到电视节目评论员再到普通百姓,对普京的批评和指责不绝于耳。与此同时,俄罗斯民众对普京的支持率一路飙升,最高时竟然达到89%。这个数字着实让一些西方国家领导人羡慕嫉妒恨。

  美国本以为严苛的制裁能让俄罗斯民众“埋怨”政府、动摇普京的执政,却发现这反而激发了俄罗斯人的爱国热情和对普京的强力支持。美国有智库开始反思,为啥普京在俄罗斯这么火?

  原因之一:百姓力挺

  美国智库、《国家利益》双月刊出版方国家利益中心认为,如果西方打算继续靠制裁把普京“搞垮”,那可真是打错了算盘。即便西方强化经济制裁,也可能适得其反,反而强化普京的影响力。

  这一智库分析,普京的支持率居高不下主要有五个原因,其中之一在于俄罗斯人确实“挺”普京。

  国家利益中心研究员小季米特里·西梅斯说,西方国家也许觉得普京的支持率这么高“有水分”,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统计数据并不由克里姆林宫提供,而是由一家颇有声望的独立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发布。

  列瓦达中心与俄罗斯政府的关系磕磕绊绊,一度紧张,所以这一机构显然没必要为了提升政府的公共形象而捏造普京的支持率。

  西梅斯认为,这一相对客观的民调结果说明,普京确实获得了绝大多数俄罗斯民众的认可。

  原因之二:危中有机

  美国国家利益中心认为,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有力应对给他“加分”。

  民调结果显示,2014年1月乌克兰危机爆发前夕,普京的支持率为65%。危机爆发后,尽管俄罗斯经济四面承压、困难重重,普京却成功把握住了这场危机中的“机遇”,以一贯强硬不屈的姿态面对西方的挑衅和制裁,支持率不降反升,一度飙升至惊人的89%,成为他任内获得的最高支持率。

  普京的“第二高”支持率出现在2008年俄罗斯和格鲁吉亚爆发军事冲突之后。当时他的支持率为88%。

  原因之三:个人魅力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不少俄罗斯人是普京的忠实拥趸,他们却没有对俄罗斯政府表现出同样的支持。

  依据列瓦达中心的调查,58%的受访民众认为,一些政府官员主要寻求维护和巩固自身权力;69%的受访者则不愿跟政府打交道,试图与政府保持“最少接触”。

  西梅斯分析,这些数据反映出,俄罗斯民众对普京个人的支持和信任并没有扩大到对整个政治体系的信任。

  俄罗斯民众对普京和对政府的不同态度,有时反映在媒体报道中。例如,根据俄罗斯媒体报道,2012年夏天俄罗斯南部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突遭洪灾,普京乘直升机视察灾区时,退休老人利季娅·波利妮娜向他抱怨:她和家人事先没有收到任何警告,也没有获得帮助。普京随即与地方官员会面,下令彻查应灾体系是否存在疏漏。

  原因之四:制裁催化

  一些西方政治分析师曾经认为,一旦西方的经济制裁让俄罗斯老百姓尝到苦头,他们必然会对普京在乌克兰危机上的作为“失去热情”,甚至可能上街示威。

  然而,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尽管经济制裁让生活愈发艰难,俄罗斯民众却没把愤怒发泄在普京领导的政府头上,而是把矛头对准了西方制裁者。

  民调结果显示,从2014年9月到2015年6月,声称“受到制裁严重影响”和“受到制裁比较严重影响”的民众从16%上升到了33%,与此同时,普京的支持率持续上涨。

  66%的俄罗斯民众把西方视为“打压和羞辱”俄罗斯的真正敌人,把普京视为抵御外部冲击、捍卫俄罗斯利益的“祖国保卫者”。

  接近一半的俄罗斯民众认为,西方制裁不仅“瞄准”俄罗斯的统治精英,还旨在“惩罚”普通人。由此,不少人认为,西方制裁不仅是对俄罗斯整个国家的“进犯”,更“冒犯”了他们的个人和家庭。

  原因之五:基础广泛

  西梅斯发现,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处置和应对让他获得了对立阵营和先前一些反对者的支持,而俄罗斯中产阶层感受到西方对俄的恶意之后,坚定了他们对普京的支持。

  可以说,普京的高支持率源自他获得的广泛群众基础,而不同阶层和利益群体能够达成这一共识的原因之一在于俄罗斯高涨的爱国主义情绪。

  曾因组织2011年反政府游行而入狱4年半的左派人士谢尔盖·乌达利佐夫高调支持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他认为苏联解体是“错误和犯罪”,而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则是向着“一个已经更新的联盟的重生”迈出关键的一小步。

  俄罗斯记者克谢尼娅·基里洛娃分析,中产阶级中的知识分子群体“真切地”感受到了西方对俄罗斯怀有的恶意和敌视,继而把普京视为捍卫国家利益和其自身利益的代言人。

  西梅斯总结,综合考虑多重因素,就算西方能够“成功地”继续削弱俄罗斯的经济,最终也很有可能只是帮助普京强化了他的影响力,同时激发出民众“狂热”的爱国情绪和对西方的愤恨。

  他建议,西方国家决策者在考虑与俄罗斯打交道如何走下一步棋时,最好先想明白,向俄罗斯政府施压除了会影响普京本人之外,将会如何影响普通人的生活。(韩梁)(新华社特稿)


27.188.191 发表于  2015-07-28 22:01:44 25字 ( 0/124)

泱泱大国有实力与美国抗衡。拭目以待俄国主办的世界杯

 自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西方世界和俄罗斯民众对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评价似乎出现了某种“认知鸿沟”。在美国,从华盛顿决策圈到电视节目评论员再到普通百姓,对普京的批评和指责不绝于耳。与此同时,俄罗斯民众对普京的支持率一路飙升,最高时竟然达到89%。这个数字着实让一些西方国家领导人羡慕嫉妒恨。

  美国本以为严苛的制裁能让俄罗斯民众“埋怨”政府、动摇普京的执政,却发现这反而激发了俄罗斯人的爱国热情和对普京的强力支持。美国有智库开始反思,为啥普京在俄罗斯这么火?

  原因之一:百姓力挺

  美国智库、《国家利益》双月刊出版方国家利益中心认为,如果西方打算继续靠制裁把普京“搞垮”,那可真是打错了算盘。即便西方强化经济制裁,也可能适得其反,反而强化普京的影响力。

  这一智库分析,普京的支持率居高不下主要有五个原因,其中之一在于俄罗斯人确实“挺”普京。

  国家利益中心研究员小季米特里·西梅斯说,西方国家也许觉得普京的支持率这么高“有水分”,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统计数据并不由克里姆林宫提供,而是由一家颇有声望的独立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发布。

  列瓦达中心与俄罗斯政府的关系磕磕绊绊,一度紧张,所以这一机构显然没必要为了提升政府的公共形象而捏造普京的支持率。

  西梅斯认为,这一相对客观的民调结果说明,普京确实获得了绝大多数俄罗斯民众的认可。

  原因之二:危中有机

  美国国家利益中心认为,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有力应对给他“加分”。

  民调结果显示,2014年1月乌克兰危机爆发前夕,普京的支持率为65%。危机爆发后,尽管俄罗斯经济四面承压、困难重重,普京却成功把握住了这场危机中的“机遇”,以一贯强硬不屈的姿态面对西方的挑衅和制裁,支持率不降反升,一度飙升至惊人的89%,成为他任内获得的最高支持率。

  普京的“第二高”支持率出现在2008年俄罗斯和格鲁吉亚爆发军事冲突之后。当时他的支持率为88%。

  原因之三:个人魅力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不少俄罗斯人是普京的忠实拥趸,他们却没有对俄罗斯政府表现出同样的支持。

  依据列瓦达中心的调查,58%的受访民众认为,一些政府官员主要寻求维护和巩固自身权力;69%的受访者则不愿跟政府打交道,试图与政府保持“最少接触”。

  西梅斯分析,这些数据反映出,俄罗斯民众对普京个人的支持和信任并没有扩大到对整个政治体系的信任。

  俄罗斯民众对普京和对政府的不同态度,有时反映在媒体报道中。例如,根据俄罗斯媒体报道,2012年夏天俄罗斯南部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突遭洪灾,普京乘直升机视察灾区时,退休老人利季娅·波利妮娜向他抱怨:她和家人事先没有收到任何警告,也没有获得帮助。普京随即与地方官员会面,下令彻查应灾体系是否存在疏漏。

  原因之四:制裁催化

  一些西方政治分析师曾经认为,一旦西方的经济制裁让俄罗斯老百姓尝到苦头,他们必然会对普京在乌克兰危机上的作为“失去热情”,甚至可能上街示威。

  然而,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尽管经济制裁让生活愈发艰难,俄罗斯民众却没把愤怒发泄在普京领导的政府头上,而是把矛头对准了西方制裁者。

  民调结果显示,从2014年9月到2015年6月,声称“受到制裁严重影响”和“受到制裁比较严重影响”的民众从16%上升到了33%,与此同时,普京的支持率持续上涨。

  66%的俄罗斯民众把西方视为“打压和羞辱”俄罗斯的真正敌人,把普京视为抵御外部冲击、捍卫俄罗斯利益的“祖国保卫者”。

  接近一半的俄罗斯民众认为,西方制裁不仅“瞄准”俄罗斯的统治精英,还旨在“惩罚”普通人。由此,不少人认为,西方制裁不仅是对俄罗斯整个国家的“进犯”,更“冒犯”了他们的个人和家庭。

  原因之五:基础广泛

  西梅斯发现,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处置和应对让他获得了对立阵营和先前一些反对者的支持,而俄罗斯中产阶层感受到西方对俄的恶意之后,坚定了他们对普京的支持。

  可以说,普京的高支持率源自他获得的广泛群众基础,而不同阶层和利益群体能够达成这一共识的原因之一在于俄罗斯高涨的爱国主义情绪。

  曾因组织2011年反政府游行而入狱4年半的左派人士谢尔盖·乌达利佐夫高调支持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他认为苏联解体是“错误和犯罪”,而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则是向着“一个已经更新的联盟的重生”迈出关键的一小步。

  俄罗斯记者克谢尼娅·基里洛娃分析,中产阶级中的知识分子群体“真切地”感受到了西方对俄罗斯怀有的恶意和敌视,继而把普京视为捍卫国家利益和其自身利益的代言人。

  西梅斯总结,综合考虑多重因素,就算西方能够“成功地”继续削弱俄罗斯的经济,最终也很有可能只是帮助普京强化了他的影响力,同时激发出民众“狂热”的爱国情绪和对西方的愤恨。

  他建议,西方国家决策者在考虑与俄罗斯打交道如何走下一步棋时,最好先想明白,向俄罗斯政府施压除了会影响普京本人之外,将会如何影响普通人的生活。(韩梁)(新华社特稿)


詹求实 发表于  2015-07-28 19:48:04 33字 ( 0/141)

不顾人民利益的元首反受信任,这是个极不正常的狂热于法西斯式的国家。

 自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西方世界和俄罗斯民众对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评价似乎出现了某种“认知鸿沟”。在美国,从华盛顿决策圈到电视节目评论员再到普通百姓,对普京的批评和指责不绝于耳。与此同时,俄罗斯民众对普京的支持率一路飙升,最高时竟然达到89%。这个数字着实让一些西方国家领导人羡慕嫉妒恨。

  美国本以为严苛的制裁能让俄罗斯民众“埋怨”政府、动摇普京的执政,却发现这反而激发了俄罗斯人的爱国热情和对普京的强力支持。美国有智库开始反思,为啥普京在俄罗斯这么火?

  原因之一:百姓力挺

  美国智库、《国家利益》双月刊出版方国家利益中心认为,如果西方打算继续靠制裁把普京“搞垮”,那可真是打错了算盘。即便西方强化经济制裁,也可能适得其反,反而强化普京的影响力。

  这一智库分析,普京的支持率居高不下主要有五个原因,其中之一在于俄罗斯人确实“挺”普京。

  国家利益中心研究员小季米特里·西梅斯说,西方国家也许觉得普京的支持率这么高“有水分”,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统计数据并不由克里姆林宫提供,而是由一家颇有声望的独立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发布。

  列瓦达中心与俄罗斯政府的关系磕磕绊绊,一度紧张,所以这一机构显然没必要为了提升政府的公共形象而捏造普京的支持率。

  西梅斯认为,这一相对客观的民调结果说明,普京确实获得了绝大多数俄罗斯民众的认可。

  原因之二:危中有机

  美国国家利益中心认为,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有力应对给他“加分”。

  民调结果显示,2014年1月乌克兰危机爆发前夕,普京的支持率为65%。危机爆发后,尽管俄罗斯经济四面承压、困难重重,普京却成功把握住了这场危机中的“机遇”,以一贯强硬不屈的姿态面对西方的挑衅和制裁,支持率不降反升,一度飙升至惊人的89%,成为他任内获得的最高支持率。

  普京的“第二高”支持率出现在2008年俄罗斯和格鲁吉亚爆发军事冲突之后。当时他的支持率为88%。

  原因之三:个人魅力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不少俄罗斯人是普京的忠实拥趸,他们却没有对俄罗斯政府表现出同样的支持。

  依据列瓦达中心的调查,58%的受访民众认为,一些政府官员主要寻求维护和巩固自身权力;69%的受访者则不愿跟政府打交道,试图与政府保持“最少接触”。

  西梅斯分析,这些数据反映出,俄罗斯民众对普京个人的支持和信任并没有扩大到对整个政治体系的信任。

  俄罗斯民众对普京和对政府的不同态度,有时反映在媒体报道中。例如,根据俄罗斯媒体报道,2012年夏天俄罗斯南部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突遭洪灾,普京乘直升机视察灾区时,退休老人利季娅·波利妮娜向他抱怨:她和家人事先没有收到任何警告,也没有获得帮助。普京随即与地方官员会面,下令彻查应灾体系是否存在疏漏。

  原因之四:制裁催化

  一些西方政治分析师曾经认为,一旦西方的经济制裁让俄罗斯老百姓尝到苦头,他们必然会对普京在乌克兰危机上的作为“失去热情”,甚至可能上街示威。

  然而,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尽管经济制裁让生活愈发艰难,俄罗斯民众却没把愤怒发泄在普京领导的政府头上,而是把矛头对准了西方制裁者。

  民调结果显示,从2014年9月到2015年6月,声称“受到制裁严重影响”和“受到制裁比较严重影响”的民众从16%上升到了33%,与此同时,普京的支持率持续上涨。

  66%的俄罗斯民众把西方视为“打压和羞辱”俄罗斯的真正敌人,把普京视为抵御外部冲击、捍卫俄罗斯利益的“祖国保卫者”。

  接近一半的俄罗斯民众认为,西方制裁不仅“瞄准”俄罗斯的统治精英,还旨在“惩罚”普通人。由此,不少人认为,西方制裁不仅是对俄罗斯整个国家的“进犯”,更“冒犯”了他们的个人和家庭。

  原因之五:基础广泛

  西梅斯发现,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处置和应对让他获得了对立阵营和先前一些反对者的支持,而俄罗斯中产阶层感受到西方对俄的恶意之后,坚定了他们对普京的支持。

  可以说,普京的高支持率源自他获得的广泛群众基础,而不同阶层和利益群体能够达成这一共识的原因之一在于俄罗斯高涨的爱国主义情绪。

  曾因组织2011年反政府游行而入狱4年半的左派人士谢尔盖·乌达利佐夫高调支持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他认为苏联解体是“错误和犯罪”,而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则是向着“一个已经更新的联盟的重生”迈出关键的一小步。

  俄罗斯记者克谢尼娅·基里洛娃分析,中产阶级中的知识分子群体“真切地”感受到了西方对俄罗斯怀有的恶意和敌视,继而把普京视为捍卫国家利益和其自身利益的代言人。

  西梅斯总结,综合考虑多重因素,就算西方能够“成功地”继续削弱俄罗斯的经济,最终也很有可能只是帮助普京强化了他的影响力,同时激发出民众“狂热”的爱国情绪和对西方的愤恨。

  他建议,西方国家决策者在考虑与俄罗斯打交道如何走下一步棋时,最好先想明白,向俄罗斯政府施压除了会影响普京本人之外,将会如何影响普通人的生活。(韩梁)(新华社特稿)


谈看法 发表于  2015-07-29 05:34:10 25字 ( 0/127)

对俄罗斯的评价“狂热于法西斯式的国家”,甚为偏颇。

 自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西方世界和俄罗斯民众对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评价似乎出现了某种“认知鸿沟”。在美国,从华盛顿决策圈到电视节目评论员再到普通百姓,对普京的批评和指责不绝于耳。与此同时,俄罗斯民众对普京的支持率一路飙升,最高时竟然达到89%。这个数字着实让一些西方国家领导人羡慕嫉妒恨。

  美国本以为严苛的制裁能让俄罗斯民众“埋怨”政府、动摇普京的执政,却发现这反而激发了俄罗斯人的爱国热情和对普京的强力支持。美国有智库开始反思,为啥普京在俄罗斯这么火?

  原因之一:百姓力挺

  美国智库、《国家利益》双月刊出版方国家利益中心认为,如果西方打算继续靠制裁把普京“搞垮”,那可真是打错了算盘。即便西方强化经济制裁,也可能适得其反,反而强化普京的影响力。

  这一智库分析,普京的支持率居高不下主要有五个原因,其中之一在于俄罗斯人确实“挺”普京。

  国家利益中心研究员小季米特里·西梅斯说,西方国家也许觉得普京的支持率这么高“有水分”,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统计数据并不由克里姆林宫提供,而是由一家颇有声望的独立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发布。

  列瓦达中心与俄罗斯政府的关系磕磕绊绊,一度紧张,所以这一机构显然没必要为了提升政府的公共形象而捏造普京的支持率。

  西梅斯认为,这一相对客观的民调结果说明,普京确实获得了绝大多数俄罗斯民众的认可。

  原因之二:危中有机

  美国国家利益中心认为,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有力应对给他“加分”。

  民调结果显示,2014年1月乌克兰危机爆发前夕,普京的支持率为65%。危机爆发后,尽管俄罗斯经济四面承压、困难重重,普京却成功把握住了这场危机中的“机遇”,以一贯强硬不屈的姿态面对西方的挑衅和制裁,支持率不降反升,一度飙升至惊人的89%,成为他任内获得的最高支持率。

  普京的“第二高”支持率出现在2008年俄罗斯和格鲁吉亚爆发军事冲突之后。当时他的支持率为88%。

  原因之三:个人魅力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不少俄罗斯人是普京的忠实拥趸,他们却没有对俄罗斯政府表现出同样的支持。

  依据列瓦达中心的调查,58%的受访民众认为,一些政府官员主要寻求维护和巩固自身权力;69%的受访者则不愿跟政府打交道,试图与政府保持“最少接触”。

  西梅斯分析,这些数据反映出,俄罗斯民众对普京个人的支持和信任并没有扩大到对整个政治体系的信任。

  俄罗斯民众对普京和对政府的不同态度,有时反映在媒体报道中。例如,根据俄罗斯媒体报道,2012年夏天俄罗斯南部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突遭洪灾,普京乘直升机视察灾区时,退休老人利季娅·波利妮娜向他抱怨:她和家人事先没有收到任何警告,也没有获得帮助。普京随即与地方官员会面,下令彻查应灾体系是否存在疏漏。

  原因之四:制裁催化

  一些西方政治分析师曾经认为,一旦西方的经济制裁让俄罗斯老百姓尝到苦头,他们必然会对普京在乌克兰危机上的作为“失去热情”,甚至可能上街示威。

  然而,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尽管经济制裁让生活愈发艰难,俄罗斯民众却没把愤怒发泄在普京领导的政府头上,而是把矛头对准了西方制裁者。

  民调结果显示,从2014年9月到2015年6月,声称“受到制裁严重影响”和“受到制裁比较严重影响”的民众从16%上升到了33%,与此同时,普京的支持率持续上涨。

  66%的俄罗斯民众把西方视为“打压和羞辱”俄罗斯的真正敌人,把普京视为抵御外部冲击、捍卫俄罗斯利益的“祖国保卫者”。

  接近一半的俄罗斯民众认为,西方制裁不仅“瞄准”俄罗斯的统治精英,还旨在“惩罚”普通人。由此,不少人认为,西方制裁不仅是对俄罗斯整个国家的“进犯”,更“冒犯”了他们的个人和家庭。

  原因之五:基础广泛

  西梅斯发现,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处置和应对让他获得了对立阵营和先前一些反对者的支持,而俄罗斯中产阶层感受到西方对俄的恶意之后,坚定了他们对普京的支持。

  可以说,普京的高支持率源自他获得的广泛群众基础,而不同阶层和利益群体能够达成这一共识的原因之一在于俄罗斯高涨的爱国主义情绪。

  曾因组织2011年反政府游行而入狱4年半的左派人士谢尔盖·乌达利佐夫高调支持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他认为苏联解体是“错误和犯罪”,而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则是向着“一个已经更新的联盟的重生”迈出关键的一小步。

  俄罗斯记者克谢尼娅·基里洛娃分析,中产阶级中的知识分子群体“真切地”感受到了西方对俄罗斯怀有的恶意和敌视,继而把普京视为捍卫国家利益和其自身利益的代言人。

  西梅斯总结,综合考虑多重因素,就算西方能够“成功地”继续削弱俄罗斯的经济,最终也很有可能只是帮助普京强化了他的影响力,同时激发出民众“狂热”的爱国情绪和对西方的愤恨。

  他建议,西方国家决策者在考虑与俄罗斯打交道如何走下一步棋时,最好先想明白,向俄罗斯政府施压除了会影响普京本人之外,将会如何影响普通人的生活。(韩梁)(新华社特稿)


水云之间331778 发表于  2015-07-28 21:03:24 5字 ( 0/122)

废话忒多。

 自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西方世界和俄罗斯民众对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评价似乎出现了某种“认知鸿沟”。在美国,从华盛顿决策圈到电视节目评论员再到普通百姓,对普京的批评和指责不绝于耳。与此同时,俄罗斯民众对普京的支持率一路飙升,最高时竟然达到89%。这个数字着实让一些西方国家领导人羡慕嫉妒恨。

  美国本以为严苛的制裁能让俄罗斯民众“埋怨”政府、动摇普京的执政,却发现这反而激发了俄罗斯人的爱国热情和对普京的强力支持。美国有智库开始反思,为啥普京在俄罗斯这么火?

  原因之一:百姓力挺

  美国智库、《国家利益》双月刊出版方国家利益中心认为,如果西方打算继续靠制裁把普京“搞垮”,那可真是打错了算盘。即便西方强化经济制裁,也可能适得其反,反而强化普京的影响力。

  这一智库分析,普京的支持率居高不下主要有五个原因,其中之一在于俄罗斯人确实“挺”普京。

  国家利益中心研究员小季米特里·西梅斯说,西方国家也许觉得普京的支持率这么高“有水分”,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统计数据并不由克里姆林宫提供,而是由一家颇有声望的独立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发布。

  列瓦达中心与俄罗斯政府的关系磕磕绊绊,一度紧张,所以这一机构显然没必要为了提升政府的公共形象而捏造普京的支持率。

  西梅斯认为,这一相对客观的民调结果说明,普京确实获得了绝大多数俄罗斯民众的认可。

  原因之二:危中有机

  美国国家利益中心认为,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有力应对给他“加分”。

  民调结果显示,2014年1月乌克兰危机爆发前夕,普京的支持率为65%。危机爆发后,尽管俄罗斯经济四面承压、困难重重,普京却成功把握住了这场危机中的“机遇”,以一贯强硬不屈的姿态面对西方的挑衅和制裁,支持率不降反升,一度飙升至惊人的89%,成为他任内获得的最高支持率。

  普京的“第二高”支持率出现在2008年俄罗斯和格鲁吉亚爆发军事冲突之后。当时他的支持率为88%。

  原因之三:个人魅力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不少俄罗斯人是普京的忠实拥趸,他们却没有对俄罗斯政府表现出同样的支持。

  依据列瓦达中心的调查,58%的受访民众认为,一些政府官员主要寻求维护和巩固自身权力;69%的受访者则不愿跟政府打交道,试图与政府保持“最少接触”。

  西梅斯分析,这些数据反映出,俄罗斯民众对普京个人的支持和信任并没有扩大到对整个政治体系的信任。

  俄罗斯民众对普京和对政府的不同态度,有时反映在媒体报道中。例如,根据俄罗斯媒体报道,2012年夏天俄罗斯南部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突遭洪灾,普京乘直升机视察灾区时,退休老人利季娅·波利妮娜向他抱怨:她和家人事先没有收到任何警告,也没有获得帮助。普京随即与地方官员会面,下令彻查应灾体系是否存在疏漏。

  原因之四:制裁催化

  一些西方政治分析师曾经认为,一旦西方的经济制裁让俄罗斯老百姓尝到苦头,他们必然会对普京在乌克兰危机上的作为“失去热情”,甚至可能上街示威。

  然而,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尽管经济制裁让生活愈发艰难,俄罗斯民众却没把愤怒发泄在普京领导的政府头上,而是把矛头对准了西方制裁者。

  民调结果显示,从2014年9月到2015年6月,声称“受到制裁严重影响”和“受到制裁比较严重影响”的民众从16%上升到了33%,与此同时,普京的支持率持续上涨。

  66%的俄罗斯民众把西方视为“打压和羞辱”俄罗斯的真正敌人,把普京视为抵御外部冲击、捍卫俄罗斯利益的“祖国保卫者”。

  接近一半的俄罗斯民众认为,西方制裁不仅“瞄准”俄罗斯的统治精英,还旨在“惩罚”普通人。由此,不少人认为,西方制裁不仅是对俄罗斯整个国家的“进犯”,更“冒犯”了他们的个人和家庭。

  原因之五:基础广泛

  西梅斯发现,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处置和应对让他获得了对立阵营和先前一些反对者的支持,而俄罗斯中产阶层感受到西方对俄的恶意之后,坚定了他们对普京的支持。

  可以说,普京的高支持率源自他获得的广泛群众基础,而不同阶层和利益群体能够达成这一共识的原因之一在于俄罗斯高涨的爱国主义情绪。

  曾因组织2011年反政府游行而入狱4年半的左派人士谢尔盖·乌达利佐夫高调支持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他认为苏联解体是“错误和犯罪”,而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则是向着“一个已经更新的联盟的重生”迈出关键的一小步。

  俄罗斯记者克谢尼娅·基里洛娃分析,中产阶级中的知识分子群体“真切地”感受到了西方对俄罗斯怀有的恶意和敌视,继而把普京视为捍卫国家利益和其自身利益的代言人。

  西梅斯总结,综合考虑多重因素,就算西方能够“成功地”继续削弱俄罗斯的经济,最终也很有可能只是帮助普京强化了他的影响力,同时激发出民众“狂热”的爱国情绪和对西方的愤恨。

  他建议,西方国家决策者在考虑与俄罗斯打交道如何走下一步棋时,最好先想明白,向俄罗斯政府施压除了会影响普京本人之外,将会如何影响普通人的生活。(韩梁)(新华社特稿)


183.71.149 发表于  2015-07-28 19:24:14 30字 ( 0/131)

因为普金和毛泽东一样是全心全意为老百姓服务大公无私的好领导。

 自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西方世界和俄罗斯民众对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评价似乎出现了某种“认知鸿沟”。在美国,从华盛顿决策圈到电视节目评论员再到普通百姓,对普京的批评和指责不绝于耳。与此同时,俄罗斯民众对普京的支持率一路飙升,最高时竟然达到89%。这个数字着实让一些西方国家领导人羡慕嫉妒恨。

  美国本以为严苛的制裁能让俄罗斯民众“埋怨”政府、动摇普京的执政,却发现这反而激发了俄罗斯人的爱国热情和对普京的强力支持。美国有智库开始反思,为啥普京在俄罗斯这么火?

  原因之一:百姓力挺

  美国智库、《国家利益》双月刊出版方国家利益中心认为,如果西方打算继续靠制裁把普京“搞垮”,那可真是打错了算盘。即便西方强化经济制裁,也可能适得其反,反而强化普京的影响力。

  这一智库分析,普京的支持率居高不下主要有五个原因,其中之一在于俄罗斯人确实“挺”普京。

  国家利益中心研究员小季米特里·西梅斯说,西方国家也许觉得普京的支持率这么高“有水分”,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统计数据并不由克里姆林宫提供,而是由一家颇有声望的独立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发布。

  列瓦达中心与俄罗斯政府的关系磕磕绊绊,一度紧张,所以这一机构显然没必要为了提升政府的公共形象而捏造普京的支持率。

  西梅斯认为,这一相对客观的民调结果说明,普京确实获得了绝大多数俄罗斯民众的认可。

  原因之二:危中有机

  美国国家利益中心认为,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有力应对给他“加分”。

  民调结果显示,2014年1月乌克兰危机爆发前夕,普京的支持率为65%。危机爆发后,尽管俄罗斯经济四面承压、困难重重,普京却成功把握住了这场危机中的“机遇”,以一贯强硬不屈的姿态面对西方的挑衅和制裁,支持率不降反升,一度飙升至惊人的89%,成为他任内获得的最高支持率。

  普京的“第二高”支持率出现在2008年俄罗斯和格鲁吉亚爆发军事冲突之后。当时他的支持率为88%。

  原因之三:个人魅力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不少俄罗斯人是普京的忠实拥趸,他们却没有对俄罗斯政府表现出同样的支持。

  依据列瓦达中心的调查,58%的受访民众认为,一些政府官员主要寻求维护和巩固自身权力;69%的受访者则不愿跟政府打交道,试图与政府保持“最少接触”。

  西梅斯分析,这些数据反映出,俄罗斯民众对普京个人的支持和信任并没有扩大到对整个政治体系的信任。

  俄罗斯民众对普京和对政府的不同态度,有时反映在媒体报道中。例如,根据俄罗斯媒体报道,2012年夏天俄罗斯南部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突遭洪灾,普京乘直升机视察灾区时,退休老人利季娅·波利妮娜向他抱怨:她和家人事先没有收到任何警告,也没有获得帮助。普京随即与地方官员会面,下令彻查应灾体系是否存在疏漏。

  原因之四:制裁催化

  一些西方政治分析师曾经认为,一旦西方的经济制裁让俄罗斯老百姓尝到苦头,他们必然会对普京在乌克兰危机上的作为“失去热情”,甚至可能上街示威。

  然而,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尽管经济制裁让生活愈发艰难,俄罗斯民众却没把愤怒发泄在普京领导的政府头上,而是把矛头对准了西方制裁者。

  民调结果显示,从2014年9月到2015年6月,声称“受到制裁严重影响”和“受到制裁比较严重影响”的民众从16%上升到了33%,与此同时,普京的支持率持续上涨。

  66%的俄罗斯民众把西方视为“打压和羞辱”俄罗斯的真正敌人,把普京视为抵御外部冲击、捍卫俄罗斯利益的“祖国保卫者”。

  接近一半的俄罗斯民众认为,西方制裁不仅“瞄准”俄罗斯的统治精英,还旨在“惩罚”普通人。由此,不少人认为,西方制裁不仅是对俄罗斯整个国家的“进犯”,更“冒犯”了他们的个人和家庭。

  原因之五:基础广泛

  西梅斯发现,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处置和应对让他获得了对立阵营和先前一些反对者的支持,而俄罗斯中产阶层感受到西方对俄的恶意之后,坚定了他们对普京的支持。

  可以说,普京的高支持率源自他获得的广泛群众基础,而不同阶层和利益群体能够达成这一共识的原因之一在于俄罗斯高涨的爱国主义情绪。

  曾因组织2011年反政府游行而入狱4年半的左派人士谢尔盖·乌达利佐夫高调支持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他认为苏联解体是“错误和犯罪”,而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则是向着“一个已经更新的联盟的重生”迈出关键的一小步。

  俄罗斯记者克谢尼娅·基里洛娃分析,中产阶级中的知识分子群体“真切地”感受到了西方对俄罗斯怀有的恶意和敌视,继而把普京视为捍卫国家利益和其自身利益的代言人。

  西梅斯总结,综合考虑多重因素,就算西方能够“成功地”继续削弱俄罗斯的经济,最终也很有可能只是帮助普京强化了他的影响力,同时激发出民众“狂热”的爱国情绪和对西方的愤恨。

  他建议,西方国家决策者在考虑与俄罗斯打交道如何走下一步棋时,最好先想明白,向俄罗斯政府施压除了会影响普京本人之外,将会如何影响普通人的生活。(韩梁)(新华社特稿)


龙川人杰 发表于  2015-07-30 15:23:16 20字 ( 0/149)

普京是伟人的崇拜者,有伟人的智慧和胆略.

 自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西方世界和俄罗斯民众对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评价似乎出现了某种“认知鸿沟”。在美国,从华盛顿决策圈到电视节目评论员再到普通百姓,对普京的批评和指责不绝于耳。与此同时,俄罗斯民众对普京的支持率一路飙升,最高时竟然达到89%。这个数字着实让一些西方国家领导人羡慕嫉妒恨。

  美国本以为严苛的制裁能让俄罗斯民众“埋怨”政府、动摇普京的执政,却发现这反而激发了俄罗斯人的爱国热情和对普京的强力支持。美国有智库开始反思,为啥普京在俄罗斯这么火?

  原因之一:百姓力挺

  美国智库、《国家利益》双月刊出版方国家利益中心认为,如果西方打算继续靠制裁把普京“搞垮”,那可真是打错了算盘。即便西方强化经济制裁,也可能适得其反,反而强化普京的影响力。

  这一智库分析,普京的支持率居高不下主要有五个原因,其中之一在于俄罗斯人确实“挺”普京。

  国家利益中心研究员小季米特里·西梅斯说,西方国家也许觉得普京的支持率这么高“有水分”,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统计数据并不由克里姆林宫提供,而是由一家颇有声望的独立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发布。

  列瓦达中心与俄罗斯政府的关系磕磕绊绊,一度紧张,所以这一机构显然没必要为了提升政府的公共形象而捏造普京的支持率。

  西梅斯认为,这一相对客观的民调结果说明,普京确实获得了绝大多数俄罗斯民众的认可。

  原因之二:危中有机

  美国国家利益中心认为,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有力应对给他“加分”。

  民调结果显示,2014年1月乌克兰危机爆发前夕,普京的支持率为65%。危机爆发后,尽管俄罗斯经济四面承压、困难重重,普京却成功把握住了这场危机中的“机遇”,以一贯强硬不屈的姿态面对西方的挑衅和制裁,支持率不降反升,一度飙升至惊人的89%,成为他任内获得的最高支持率。

  普京的“第二高”支持率出现在2008年俄罗斯和格鲁吉亚爆发军事冲突之后。当时他的支持率为88%。

  原因之三:个人魅力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不少俄罗斯人是普京的忠实拥趸,他们却没有对俄罗斯政府表现出同样的支持。

  依据列瓦达中心的调查,58%的受访民众认为,一些政府官员主要寻求维护和巩固自身权力;69%的受访者则不愿跟政府打交道,试图与政府保持“最少接触”。

  西梅斯分析,这些数据反映出,俄罗斯民众对普京个人的支持和信任并没有扩大到对整个政治体系的信任。

  俄罗斯民众对普京和对政府的不同态度,有时反映在媒体报道中。例如,根据俄罗斯媒体报道,2012年夏天俄罗斯南部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突遭洪灾,普京乘直升机视察灾区时,退休老人利季娅·波利妮娜向他抱怨:她和家人事先没有收到任何警告,也没有获得帮助。普京随即与地方官员会面,下令彻查应灾体系是否存在疏漏。

  原因之四:制裁催化

  一些西方政治分析师曾经认为,一旦西方的经济制裁让俄罗斯老百姓尝到苦头,他们必然会对普京在乌克兰危机上的作为“失去热情”,甚至可能上街示威。

  然而,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尽管经济制裁让生活愈发艰难,俄罗斯民众却没把愤怒发泄在普京领导的政府头上,而是把矛头对准了西方制裁者。

  民调结果显示,从2014年9月到2015年6月,声称“受到制裁严重影响”和“受到制裁比较严重影响”的民众从16%上升到了33%,与此同时,普京的支持率持续上涨。

  66%的俄罗斯民众把西方视为“打压和羞辱”俄罗斯的真正敌人,把普京视为抵御外部冲击、捍卫俄罗斯利益的“祖国保卫者”。

  接近一半的俄罗斯民众认为,西方制裁不仅“瞄准”俄罗斯的统治精英,还旨在“惩罚”普通人。由此,不少人认为,西方制裁不仅是对俄罗斯整个国家的“进犯”,更“冒犯”了他们的个人和家庭。

  原因之五:基础广泛

  西梅斯发现,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处置和应对让他获得了对立阵营和先前一些反对者的支持,而俄罗斯中产阶层感受到西方对俄的恶意之后,坚定了他们对普京的支持。

  可以说,普京的高支持率源自他获得的广泛群众基础,而不同阶层和利益群体能够达成这一共识的原因之一在于俄罗斯高涨的爱国主义情绪。

  曾因组织2011年反政府游行而入狱4年半的左派人士谢尔盖·乌达利佐夫高调支持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他认为苏联解体是“错误和犯罪”,而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则是向着“一个已经更新的联盟的重生”迈出关键的一小步。

  俄罗斯记者克谢尼娅·基里洛娃分析,中产阶级中的知识分子群体“真切地”感受到了西方对俄罗斯怀有的恶意和敌视,继而把普京视为捍卫国家利益和其自身利益的代言人。

  西梅斯总结,综合考虑多重因素,就算西方能够“成功地”继续削弱俄罗斯的经济,最终也很有可能只是帮助普京强化了他的影响力,同时激发出民众“狂热”的爱国情绪和对西方的愤恨。

  他建议,西方国家决策者在考虑与俄罗斯打交道如何走下一步棋时,最好先想明白,向俄罗斯政府施压除了会影响普京本人之外,将会如何影响普通人的生活。(韩梁)(新华社特稿)


谈看法 发表于  2015-07-28 19:08:27 90字 ( 0/177)

关键是美国的霸权行径、双重标准、对不合心意的国家蛊惑、封锁、打压、颠覆等恶果已经显现,其用心已被越来越多的人看清楚,不得人心。其后果之一,就是反而提升了普京在俄

 自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西方世界和俄罗斯民众对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评价似乎出现了某种“认知鸿沟”。在美国,从华盛顿决策圈到电视节目评论员再到普通百姓,对普京的批评和指责不绝于耳。与此同时,俄罗斯民众对普京的支持率一路飙升,最高时竟然达到89%。这个数字着实让一些西方国家领导人羡慕嫉妒恨。

  美国本以为严苛的制裁能让俄罗斯民众“埋怨”政府、动摇普京的执政,却发现这反而激发了俄罗斯人的爱国热情和对普京的强力支持。美国有智库开始反思,为啥普京在俄罗斯这么火?

  原因之一:百姓力挺

  美国智库、《国家利益》双月刊出版方国家利益中心认为,如果西方打算继续靠制裁把普京“搞垮”,那可真是打错了算盘。即便西方强化经济制裁,也可能适得其反,反而强化普京的影响力。

  这一智库分析,普京的支持率居高不下主要有五个原因,其中之一在于俄罗斯人确实“挺”普京。

  国家利益中心研究员小季米特里·西梅斯说,西方国家也许觉得普京的支持率这么高“有水分”,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统计数据并不由克里姆林宫提供,而是由一家颇有声望的独立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发布。

  列瓦达中心与俄罗斯政府的关系磕磕绊绊,一度紧张,所以这一机构显然没必要为了提升政府的公共形象而捏造普京的支持率。

  西梅斯认为,这一相对客观的民调结果说明,普京确实获得了绝大多数俄罗斯民众的认可。

  原因之二:危中有机

  美国国家利益中心认为,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有力应对给他“加分”。

  民调结果显示,2014年1月乌克兰危机爆发前夕,普京的支持率为65%。危机爆发后,尽管俄罗斯经济四面承压、困难重重,普京却成功把握住了这场危机中的“机遇”,以一贯强硬不屈的姿态面对西方的挑衅和制裁,支持率不降反升,一度飙升至惊人的89%,成为他任内获得的最高支持率。

  普京的“第二高”支持率出现在2008年俄罗斯和格鲁吉亚爆发军事冲突之后。当时他的支持率为88%。

  原因之三:个人魅力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不少俄罗斯人是普京的忠实拥趸,他们却没有对俄罗斯政府表现出同样的支持。

  依据列瓦达中心的调查,58%的受访民众认为,一些政府官员主要寻求维护和巩固自身权力;69%的受访者则不愿跟政府打交道,试图与政府保持“最少接触”。

  西梅斯分析,这些数据反映出,俄罗斯民众对普京个人的支持和信任并没有扩大到对整个政治体系的信任。

  俄罗斯民众对普京和对政府的不同态度,有时反映在媒体报道中。例如,根据俄罗斯媒体报道,2012年夏天俄罗斯南部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突遭洪灾,普京乘直升机视察灾区时,退休老人利季娅·波利妮娜向他抱怨:她和家人事先没有收到任何警告,也没有获得帮助。普京随即与地方官员会面,下令彻查应灾体系是否存在疏漏。

  原因之四:制裁催化

  一些西方政治分析师曾经认为,一旦西方的经济制裁让俄罗斯老百姓尝到苦头,他们必然会对普京在乌克兰危机上的作为“失去热情”,甚至可能上街示威。

  然而,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尽管经济制裁让生活愈发艰难,俄罗斯民众却没把愤怒发泄在普京领导的政府头上,而是把矛头对准了西方制裁者。

  民调结果显示,从2014年9月到2015年6月,声称“受到制裁严重影响”和“受到制裁比较严重影响”的民众从16%上升到了33%,与此同时,普京的支持率持续上涨。

  66%的俄罗斯民众把西方视为“打压和羞辱”俄罗斯的真正敌人,把普京视为抵御外部冲击、捍卫俄罗斯利益的“祖国保卫者”。

  接近一半的俄罗斯民众认为,西方制裁不仅“瞄准”俄罗斯的统治精英,还旨在“惩罚”普通人。由此,不少人认为,西方制裁不仅是对俄罗斯整个国家的“进犯”,更“冒犯”了他们的个人和家庭。

  原因之五:基础广泛

  西梅斯发现,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处置和应对让他获得了对立阵营和先前一些反对者的支持,而俄罗斯中产阶层感受到西方对俄的恶意之后,坚定了他们对普京的支持。

  可以说,普京的高支持率源自他获得的广泛群众基础,而不同阶层和利益群体能够达成这一共识的原因之一在于俄罗斯高涨的爱国主义情绪。

  曾因组织2011年反政府游行而入狱4年半的左派人士谢尔盖·乌达利佐夫高调支持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他认为苏联解体是“错误和犯罪”,而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则是向着“一个已经更新的联盟的重生”迈出关键的一小步。

  俄罗斯记者克谢尼娅·基里洛娃分析,中产阶级中的知识分子群体“真切地”感受到了西方对俄罗斯怀有的恶意和敌视,继而把普京视为捍卫国家利益和其自身利益的代言人。

  西梅斯总结,综合考虑多重因素,就算西方能够“成功地”继续削弱俄罗斯的经济,最终也很有可能只是帮助普京强化了他的影响力,同时激发出民众“狂热”的爱国情绪和对西方的愤恨。

  他建议,西方国家决策者在考虑与俄罗斯打交道如何走下一步棋时,最好先想明白,向俄罗斯政府施压除了会影响普京本人之外,将会如何影响普通人的生活。(韩梁)(新华社特稿)


春天之声 发表于  2015-07-28 17:53:00 14字 ( 0/192)

普京心中有国人有骨气有胆略。

 自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西方世界和俄罗斯民众对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评价似乎出现了某种“认知鸿沟”。在美国,从华盛顿决策圈到电视节目评论员再到普通百姓,对普京的批评和指责不绝于耳。与此同时,俄罗斯民众对普京的支持率一路飙升,最高时竟然达到89%。这个数字着实让一些西方国家领导人羡慕嫉妒恨。

  美国本以为严苛的制裁能让俄罗斯民众“埋怨”政府、动摇普京的执政,却发现这反而激发了俄罗斯人的爱国热情和对普京的强力支持。美国有智库开始反思,为啥普京在俄罗斯这么火?

  原因之一:百姓力挺

  美国智库、《国家利益》双月刊出版方国家利益中心认为,如果西方打算继续靠制裁把普京“搞垮”,那可真是打错了算盘。即便西方强化经济制裁,也可能适得其反,反而强化普京的影响力。

  这一智库分析,普京的支持率居高不下主要有五个原因,其中之一在于俄罗斯人确实“挺”普京。

  国家利益中心研究员小季米特里·西梅斯说,西方国家也许觉得普京的支持率这么高“有水分”,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统计数据并不由克里姆林宫提供,而是由一家颇有声望的独立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发布。

  列瓦达中心与俄罗斯政府的关系磕磕绊绊,一度紧张,所以这一机构显然没必要为了提升政府的公共形象而捏造普京的支持率。

  西梅斯认为,这一相对客观的民调结果说明,普京确实获得了绝大多数俄罗斯民众的认可。

  原因之二:危中有机

  美国国家利益中心认为,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有力应对给他“加分”。

  民调结果显示,2014年1月乌克兰危机爆发前夕,普京的支持率为65%。危机爆发后,尽管俄罗斯经济四面承压、困难重重,普京却成功把握住了这场危机中的“机遇”,以一贯强硬不屈的姿态面对西方的挑衅和制裁,支持率不降反升,一度飙升至惊人的89%,成为他任内获得的最高支持率。

  普京的“第二高”支持率出现在2008年俄罗斯和格鲁吉亚爆发军事冲突之后。当时他的支持率为88%。

  原因之三:个人魅力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不少俄罗斯人是普京的忠实拥趸,他们却没有对俄罗斯政府表现出同样的支持。

  依据列瓦达中心的调查,58%的受访民众认为,一些政府官员主要寻求维护和巩固自身权力;69%的受访者则不愿跟政府打交道,试图与政府保持“最少接触”。

  西梅斯分析,这些数据反映出,俄罗斯民众对普京个人的支持和信任并没有扩大到对整个政治体系的信任。

  俄罗斯民众对普京和对政府的不同态度,有时反映在媒体报道中。例如,根据俄罗斯媒体报道,2012年夏天俄罗斯南部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突遭洪灾,普京乘直升机视察灾区时,退休老人利季娅·波利妮娜向他抱怨:她和家人事先没有收到任何警告,也没有获得帮助。普京随即与地方官员会面,下令彻查应灾体系是否存在疏漏。

  原因之四:制裁催化

  一些西方政治分析师曾经认为,一旦西方的经济制裁让俄罗斯老百姓尝到苦头,他们必然会对普京在乌克兰危机上的作为“失去热情”,甚至可能上街示威。

  然而,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尽管经济制裁让生活愈发艰难,俄罗斯民众却没把愤怒发泄在普京领导的政府头上,而是把矛头对准了西方制裁者。

  民调结果显示,从2014年9月到2015年6月,声称“受到制裁严重影响”和“受到制裁比较严重影响”的民众从16%上升到了33%,与此同时,普京的支持率持续上涨。

  66%的俄罗斯民众把西方视为“打压和羞辱”俄罗斯的真正敌人,把普京视为抵御外部冲击、捍卫俄罗斯利益的“祖国保卫者”。

  接近一半的俄罗斯民众认为,西方制裁不仅“瞄准”俄罗斯的统治精英,还旨在“惩罚”普通人。由此,不少人认为,西方制裁不仅是对俄罗斯整个国家的“进犯”,更“冒犯”了他们的个人和家庭。

  原因之五:基础广泛

  西梅斯发现,普京对乌克兰危机的处置和应对让他获得了对立阵营和先前一些反对者的支持,而俄罗斯中产阶层感受到西方对俄的恶意之后,坚定了他们对普京的支持。

  可以说,普京的高支持率源自他获得的广泛群众基础,而不同阶层和利益群体能够达成这一共识的原因之一在于俄罗斯高涨的爱国主义情绪。

  曾因组织2011年反政府游行而入狱4年半的左派人士谢尔盖·乌达利佐夫高调支持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他认为苏联解体是“错误和犯罪”,而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则是向着“一个已经更新的联盟的重生”迈出关键的一小步。

  俄罗斯记者克谢尼娅·基里洛娃分析,中产阶级中的知识分子群体“真切地”感受到了西方对俄罗斯怀有的恶意和敌视,继而把普京视为捍卫国家利益和其自身利益的代言人。

  西梅斯总结,综合考虑多重因素,就算西方能够“成功地”继续削弱俄罗斯的经济,最终也很有可能只是帮助普京强化了他的影响力,同时激发出民众“狂热”的爱国情绪和对西方的愤恨。

  他建议,西方国家决策者在考虑与俄罗斯打交道如何走下一步棋时,最好先想明白,向俄罗斯政府施压除了会影响普京本人之外,将会如何影响普通人的生活。(韩梁)(新华社特稿)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