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国际论坛
常常微笑 发表于  2015-07-02 14:07:01 4325字 ( 12/33347)

希腊和欧元区真要说再见?

  6月30日,雅典宪法广场上,支持希腊留在欧元区的民众举行集会。本报记者 韩秉宸摄

  6月30日晚,在位于希腊首都雅典的宪法广场,数万名示威者聚集要求希腊政府尽全力保证希腊留在欧元区内。示威现场飘扬着希腊和欧盟旗帜,大多数示威者手举写着“赞成希腊,赞成欧元”的小旗,不断高喊“希腊留在欧元区”等口号。在现场的雅典市民尼古拉斯对本报记者表示,这已经是他近期第三次参加示威活动了,“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活动让世人知道,希腊人希望留在欧元区内的愿望是多么强烈”。他的同伴维克托也认为,“希腊自古就是欧洲的一部分,任何时候都不应该离开欧洲”。

  然而,就7月5日即将举行的债务问题全民公决,希腊的民意处于严重的分裂之中。希腊《编辑部》7月1日发布的一份民意调查显示,受访者中46%的人将在全民公决中拒绝债权人的协议草案,37%的人则表示将投支持票,这意味着多数希腊人可能否决国际债权人提出的协议草案。如此看来,未来全民公决,结果如何,难以预料。

  与此同时,据英国《金融时报》7月1日报道,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在6月30日写给国际债权人的信件中表示,希腊愿意接受国际债权人6月28日提出的解决债务危机的协议草案中的大部分内容,但仍坚持一些修改。据称,齐普拉斯在信件中提出延长对希腊救助计划以及向希腊提供新的约为291亿欧元救助的要求。不过,齐普拉斯在7月1日的电视讲话中,仍然号召希腊人在公投中拒绝国际债权人的协议。

  对于希腊抛出的新的援助方案,欧元区财长们断然拒绝。德国总理默克尔7月1日表示,在全民公投之前,德国不会同希腊开展关于援助的谈判。但消息人士对德新社说,一旦齐普拉斯放弃公投计划,德国准备立即同希腊开展谈判。

  在宪法广场,亚丽克西斯手举“希腊是我的出生地,但欧洲是我的故乡”标语。他对本报记者表示:“如果希腊真的退出欧元区,当人们发现商店再无货物供应,而银行里的钱全都蒸发了的时候,我们现在拥有的一切都将化为泡影。”

  示威现场,也有一些手持“否决”的示威者,他们中甚至有人高喊“让欧洲和我们玉石俱焚”。雅典人马诺斯就对本报记者表示,不管公投结果如何,希腊都会留在欧元区内,因为“如果真让希腊离开欧元区,那么肯定会有其他国家也要退出,这是欧盟无法承受的事情”。出租车司机乔尔古斯已经决定在公投中投出反对票,他说道:“我投反对票并不代表我反对欧元,而只是代表我反对新协议,希腊应该继续留在欧元区内。”但是,欧委会主席容克6月30日表示,“不管投票针对什么具体议题,希腊人如果在公投中投下否决票,就意味着对欧元区说了‘不’”。

  从6月29日开始施行的资本管制将持续到7月6日。在雅典奥美尼亚广场附近的提款机前,本报记者遇到了刚刚取完款的雅典市民季米特里斯,他满脸沮丧地将60欧元塞入钱包内,失望之情溢于言表。他表示,资本管制导致众多商家更愿意接受现金付款,“其实每天60欧元真的不够用”。本报记者6月30日在一家小超市结账时,也遇到了现金结账的要求。店主卡特里娜对本报记者解释说,由于资本管制导致供货商普遍要求现金结算,如果不能用现有货物换得足够的现金,她的超市很难继续维系下去。而在雅典市内的菜市场里,商贩们为了吸引顾客购买货品换得现金,甚至不惜以低于进价的价格进行销售。

  欧元区财政部长预计在7月2日下午召开紧急电话会议,讨论希腊局势。德国国内主张采取强硬立场的声音并不小。基社盟资深议员汉斯·米谢尔巴赫说:“我们要避免掉入这场微妙的游戏,被希腊搞得团团转,不知所措。”巴伐利亚州财政部长称,有准备和有秩序地退出欧元区将是希腊最好的出路。不过德国联邦财政部长朔伊布勒6月30日强调,即便希腊在公投中说“不”,它还会留在欧元区。

  德国经济研究所国际经济研究主任德雷格教授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认为,如果解决希腊债务危机的努力失败,欧洲经济的发展将受挫,也会继续给金融市场带来不确定性因素,损害全球经济发展。

  取款机前,季米特里斯老人满脸愁容对记者说,“我们能做什么呢?只有等待最终的结果了,祈祷希腊和国际债权人最终能够达成一致”,“无论如何生活仍然要继续下去”。

  (本报雅典、柏林7月1日电 记者 韩秉宸 管克江)

煦风行云472438 发表于  2015-09-12 13:19:02 60字 ( 0/6)

你们死鬼去火葬场参加葬礼的时候怎么没穿裤子就去!!你们死鬼是侮辱死尸啦!!你们死鬼死爹!![木乃伊][木乃伊][木乃伊]

  6月30日,雅典宪法广场上,支持希腊留在欧元区的民众举行集会。本报记者 韩秉宸摄

  6月30日晚,在位于希腊首都雅典的宪法广场,数万名示威者聚集要求希腊政府尽全力保证希腊留在欧元区内。示威现场飘扬着希腊和欧盟旗帜,大多数示威者手举写着“赞成希腊,赞成欧元”的小旗,不断高喊“希腊留在欧元区”等口号。在现场的雅典市民尼古拉斯对本报记者表示,这已经是他近期第三次参加示威活动了,“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活动让世人知道,希腊人希望留在欧元区内的愿望是多么强烈”。他的同伴维克托也认为,“希腊自古就是欧洲的一部分,任何时候都不应该离开欧洲”。

  然而,就7月5日即将举行的债务问题全民公决,希腊的民意处于严重的分裂之中。希腊《编辑部》7月1日发布的一份民意调查显示,受访者中46%的人将在全民公决中拒绝债权人的协议草案,37%的人则表示将投支持票,这意味着多数希腊人可能否决国际债权人提出的协议草案。如此看来,未来全民公决,结果如何,难以预料。

  与此同时,据英国《金融时报》7月1日报道,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在6月30日写给国际债权人的信件中表示,希腊愿意接受国际债权人6月28日提出的解决债务危机的协议草案中的大部分内容,但仍坚持一些修改。据称,齐普拉斯在信件中提出延长对希腊救助计划以及向希腊提供新的约为291亿欧元救助的要求。不过,齐普拉斯在7月1日的电视讲话中,仍然号召希腊人在公投中拒绝国际债权人的协议。

  对于希腊抛出的新的援助方案,欧元区财长们断然拒绝。德国总理默克尔7月1日表示,在全民公投之前,德国不会同希腊开展关于援助的谈判。但消息人士对德新社说,一旦齐普拉斯放弃公投计划,德国准备立即同希腊开展谈判。

  在宪法广场,亚丽克西斯手举“希腊是我的出生地,但欧洲是我的故乡”标语。他对本报记者表示:“如果希腊真的退出欧元区,当人们发现商店再无货物供应,而银行里的钱全都蒸发了的时候,我们现在拥有的一切都将化为泡影。”

  示威现场,也有一些手持“否决”的示威者,他们中甚至有人高喊“让欧洲和我们玉石俱焚”。雅典人马诺斯就对本报记者表示,不管公投结果如何,希腊都会留在欧元区内,因为“如果真让希腊离开欧元区,那么肯定会有其他国家也要退出,这是欧盟无法承受的事情”。出租车司机乔尔古斯已经决定在公投中投出反对票,他说道:“我投反对票并不代表我反对欧元,而只是代表我反对新协议,希腊应该继续留在欧元区内。”但是,欧委会主席容克6月30日表示,“不管投票针对什么具体议题,希腊人如果在公投中投下否决票,就意味着对欧元区说了‘不’”。

  从6月29日开始施行的资本管制将持续到7月6日。在雅典奥美尼亚广场附近的提款机前,本报记者遇到了刚刚取完款的雅典市民季米特里斯,他满脸沮丧地将60欧元塞入钱包内,失望之情溢于言表。他表示,资本管制导致众多商家更愿意接受现金付款,“其实每天60欧元真的不够用”。本报记者6月30日在一家小超市结账时,也遇到了现金结账的要求。店主卡特里娜对本报记者解释说,由于资本管制导致供货商普遍要求现金结算,如果不能用现有货物换得足够的现金,她的超市很难继续维系下去。而在雅典市内的菜市场里,商贩们为了吸引顾客购买货品换得现金,甚至不惜以低于进价的价格进行销售。

  欧元区财政部长预计在7月2日下午召开紧急电话会议,讨论希腊局势。德国国内主张采取强硬立场的声音并不小。基社盟资深议员汉斯·米谢尔巴赫说:“我们要避免掉入这场微妙的游戏,被希腊搞得团团转,不知所措。”巴伐利亚州财政部长称,有准备和有秩序地退出欧元区将是希腊最好的出路。不过德国联邦财政部长朔伊布勒6月30日强调,即便希腊在公投中说“不”,它还会留在欧元区。

  德国经济研究所国际经济研究主任德雷格教授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认为,如果解决希腊债务危机的努力失败,欧洲经济的发展将受挫,也会继续给金融市场带来不确定性因素,损害全球经济发展。

  取款机前,季米特里斯老人满脸愁容对记者说,“我们能做什么呢?只有等待最终的结果了,祈祷希腊和国际债权人最终能够达成一致”,“无论如何生活仍然要继续下去”。

  (本报雅典、柏林7月1日电 记者 韩秉宸 管克江)

依依回首380322 发表于  2015-07-22 21:55:47 25字 ( 0/24)

希腊是巴西的继承国,经济战争威胁远远超越武装战争。

  6月30日,雅典宪法广场上,支持希腊留在欧元区的民众举行集会。本报记者 韩秉宸摄

  6月30日晚,在位于希腊首都雅典的宪法广场,数万名示威者聚集要求希腊政府尽全力保证希腊留在欧元区内。示威现场飘扬着希腊和欧盟旗帜,大多数示威者手举写着“赞成希腊,赞成欧元”的小旗,不断高喊“希腊留在欧元区”等口号。在现场的雅典市民尼古拉斯对本报记者表示,这已经是他近期第三次参加示威活动了,“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活动让世人知道,希腊人希望留在欧元区内的愿望是多么强烈”。他的同伴维克托也认为,“希腊自古就是欧洲的一部分,任何时候都不应该离开欧洲”。

  然而,就7月5日即将举行的债务问题全民公决,希腊的民意处于严重的分裂之中。希腊《编辑部》7月1日发布的一份民意调查显示,受访者中46%的人将在全民公决中拒绝债权人的协议草案,37%的人则表示将投支持票,这意味着多数希腊人可能否决国际债权人提出的协议草案。如此看来,未来全民公决,结果如何,难以预料。

  与此同时,据英国《金融时报》7月1日报道,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在6月30日写给国际债权人的信件中表示,希腊愿意接受国际债权人6月28日提出的解决债务危机的协议草案中的大部分内容,但仍坚持一些修改。据称,齐普拉斯在信件中提出延长对希腊救助计划以及向希腊提供新的约为291亿欧元救助的要求。不过,齐普拉斯在7月1日的电视讲话中,仍然号召希腊人在公投中拒绝国际债权人的协议。

  对于希腊抛出的新的援助方案,欧元区财长们断然拒绝。德国总理默克尔7月1日表示,在全民公投之前,德国不会同希腊开展关于援助的谈判。但消息人士对德新社说,一旦齐普拉斯放弃公投计划,德国准备立即同希腊开展谈判。

  在宪法广场,亚丽克西斯手举“希腊是我的出生地,但欧洲是我的故乡”标语。他对本报记者表示:“如果希腊真的退出欧元区,当人们发现商店再无货物供应,而银行里的钱全都蒸发了的时候,我们现在拥有的一切都将化为泡影。”

  示威现场,也有一些手持“否决”的示威者,他们中甚至有人高喊“让欧洲和我们玉石俱焚”。雅典人马诺斯就对本报记者表示,不管公投结果如何,希腊都会留在欧元区内,因为“如果真让希腊离开欧元区,那么肯定会有其他国家也要退出,这是欧盟无法承受的事情”。出租车司机乔尔古斯已经决定在公投中投出反对票,他说道:“我投反对票并不代表我反对欧元,而只是代表我反对新协议,希腊应该继续留在欧元区内。”但是,欧委会主席容克6月30日表示,“不管投票针对什么具体议题,希腊人如果在公投中投下否决票,就意味着对欧元区说了‘不’”。

  从6月29日开始施行的资本管制将持续到7月6日。在雅典奥美尼亚广场附近的提款机前,本报记者遇到了刚刚取完款的雅典市民季米特里斯,他满脸沮丧地将60欧元塞入钱包内,失望之情溢于言表。他表示,资本管制导致众多商家更愿意接受现金付款,“其实每天60欧元真的不够用”。本报记者6月30日在一家小超市结账时,也遇到了现金结账的要求。店主卡特里娜对本报记者解释说,由于资本管制导致供货商普遍要求现金结算,如果不能用现有货物换得足够的现金,她的超市很难继续维系下去。而在雅典市内的菜市场里,商贩们为了吸引顾客购买货品换得现金,甚至不惜以低于进价的价格进行销售。

  欧元区财政部长预计在7月2日下午召开紧急电话会议,讨论希腊局势。德国国内主张采取强硬立场的声音并不小。基社盟资深议员汉斯·米谢尔巴赫说:“我们要避免掉入这场微妙的游戏,被希腊搞得团团转,不知所措。”巴伐利亚州财政部长称,有准备和有秩序地退出欧元区将是希腊最好的出路。不过德国联邦财政部长朔伊布勒6月30日强调,即便希腊在公投中说“不”,它还会留在欧元区。

  德国经济研究所国际经济研究主任德雷格教授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认为,如果解决希腊债务危机的努力失败,欧洲经济的发展将受挫,也会继续给金融市场带来不确定性因素,损害全球经济发展。

  取款机前,季米特里斯老人满脸愁容对记者说,“我们能做什么呢?只有等待最终的结果了,祈祷希腊和国际债权人最终能够达成一致”,“无论如何生活仍然要继续下去”。

  (本报雅典、柏林7月1日电 记者 韩秉宸 管克江)

60.13.133 发表于  2015-07-07 11:57:56 32字 ( 0/129)

留那么多在美国不如和希腊商量商量买或者长期租用希腊的岛屿!!!!

  6月30日,雅典宪法广场上,支持希腊留在欧元区的民众举行集会。本报记者 韩秉宸摄

  6月30日晚,在位于希腊首都雅典的宪法广场,数万名示威者聚集要求希腊政府尽全力保证希腊留在欧元区内。示威现场飘扬着希腊和欧盟旗帜,大多数示威者手举写着“赞成希腊,赞成欧元”的小旗,不断高喊“希腊留在欧元区”等口号。在现场的雅典市民尼古拉斯对本报记者表示,这已经是他近期第三次参加示威活动了,“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活动让世人知道,希腊人希望留在欧元区内的愿望是多么强烈”。他的同伴维克托也认为,“希腊自古就是欧洲的一部分,任何时候都不应该离开欧洲”。

  然而,就7月5日即将举行的债务问题全民公决,希腊的民意处于严重的分裂之中。希腊《编辑部》7月1日发布的一份民意调查显示,受访者中46%的人将在全民公决中拒绝债权人的协议草案,37%的人则表示将投支持票,这意味着多数希腊人可能否决国际债权人提出的协议草案。如此看来,未来全民公决,结果如何,难以预料。

  与此同时,据英国《金融时报》7月1日报道,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在6月30日写给国际债权人的信件中表示,希腊愿意接受国际债权人6月28日提出的解决债务危机的协议草案中的大部分内容,但仍坚持一些修改。据称,齐普拉斯在信件中提出延长对希腊救助计划以及向希腊提供新的约为291亿欧元救助的要求。不过,齐普拉斯在7月1日的电视讲话中,仍然号召希腊人在公投中拒绝国际债权人的协议。

  对于希腊抛出的新的援助方案,欧元区财长们断然拒绝。德国总理默克尔7月1日表示,在全民公投之前,德国不会同希腊开展关于援助的谈判。但消息人士对德新社说,一旦齐普拉斯放弃公投计划,德国准备立即同希腊开展谈判。

  在宪法广场,亚丽克西斯手举“希腊是我的出生地,但欧洲是我的故乡”标语。他对本报记者表示:“如果希腊真的退出欧元区,当人们发现商店再无货物供应,而银行里的钱全都蒸发了的时候,我们现在拥有的一切都将化为泡影。”

  示威现场,也有一些手持“否决”的示威者,他们中甚至有人高喊“让欧洲和我们玉石俱焚”。雅典人马诺斯就对本报记者表示,不管公投结果如何,希腊都会留在欧元区内,因为“如果真让希腊离开欧元区,那么肯定会有其他国家也要退出,这是欧盟无法承受的事情”。出租车司机乔尔古斯已经决定在公投中投出反对票,他说道:“我投反对票并不代表我反对欧元,而只是代表我反对新协议,希腊应该继续留在欧元区内。”但是,欧委会主席容克6月30日表示,“不管投票针对什么具体议题,希腊人如果在公投中投下否决票,就意味着对欧元区说了‘不’”。

  从6月29日开始施行的资本管制将持续到7月6日。在雅典奥美尼亚广场附近的提款机前,本报记者遇到了刚刚取完款的雅典市民季米特里斯,他满脸沮丧地将60欧元塞入钱包内,失望之情溢于言表。他表示,资本管制导致众多商家更愿意接受现金付款,“其实每天60欧元真的不够用”。本报记者6月30日在一家小超市结账时,也遇到了现金结账的要求。店主卡特里娜对本报记者解释说,由于资本管制导致供货商普遍要求现金结算,如果不能用现有货物换得足够的现金,她的超市很难继续维系下去。而在雅典市内的菜市场里,商贩们为了吸引顾客购买货品换得现金,甚至不惜以低于进价的价格进行销售。

  欧元区财政部长预计在7月2日下午召开紧急电话会议,讨论希腊局势。德国国内主张采取强硬立场的声音并不小。基社盟资深议员汉斯·米谢尔巴赫说:“我们要避免掉入这场微妙的游戏,被希腊搞得团团转,不知所措。”巴伐利亚州财政部长称,有准备和有秩序地退出欧元区将是希腊最好的出路。不过德国联邦财政部长朔伊布勒6月30日强调,即便希腊在公投中说“不”,它还会留在欧元区。

  德国经济研究所国际经济研究主任德雷格教授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认为,如果解决希腊债务危机的努力失败,欧洲经济的发展将受挫,也会继续给金融市场带来不确定性因素,损害全球经济发展。

  取款机前,季米特里斯老人满脸愁容对记者说,“我们能做什么呢?只有等待最终的结果了,祈祷希腊和国际债权人最终能够达成一致”,“无论如何生活仍然要继续下去”。

  (本报雅典、柏林7月1日电 记者 韩秉宸 管克江)

礼仪金斧 发表于  2015-07-04 15:21:24 74字 ( 0/211)

希腊左派历来志大才疏。二战后该国被英军占领,左派既不肯妥协,又无力组织有效抵抗,却謀刺丘吉尔,期盼某种成效,结果在内战中一败涂地。这一套现在又来了。

  6月30日,雅典宪法广场上,支持希腊留在欧元区的民众举行集会。本报记者 韩秉宸摄

  6月30日晚,在位于希腊首都雅典的宪法广场,数万名示威者聚集要求希腊政府尽全力保证希腊留在欧元区内。示威现场飘扬着希腊和欧盟旗帜,大多数示威者手举写着“赞成希腊,赞成欧元”的小旗,不断高喊“希腊留在欧元区”等口号。在现场的雅典市民尼古拉斯对本报记者表示,这已经是他近期第三次参加示威活动了,“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活动让世人知道,希腊人希望留在欧元区内的愿望是多么强烈”。他的同伴维克托也认为,“希腊自古就是欧洲的一部分,任何时候都不应该离开欧洲”。

  然而,就7月5日即将举行的债务问题全民公决,希腊的民意处于严重的分裂之中。希腊《编辑部》7月1日发布的一份民意调查显示,受访者中46%的人将在全民公决中拒绝债权人的协议草案,37%的人则表示将投支持票,这意味着多数希腊人可能否决国际债权人提出的协议草案。如此看来,未来全民公决,结果如何,难以预料。

  与此同时,据英国《金融时报》7月1日报道,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在6月30日写给国际债权人的信件中表示,希腊愿意接受国际债权人6月28日提出的解决债务危机的协议草案中的大部分内容,但仍坚持一些修改。据称,齐普拉斯在信件中提出延长对希腊救助计划以及向希腊提供新的约为291亿欧元救助的要求。不过,齐普拉斯在7月1日的电视讲话中,仍然号召希腊人在公投中拒绝国际债权人的协议。

  对于希腊抛出的新的援助方案,欧元区财长们断然拒绝。德国总理默克尔7月1日表示,在全民公投之前,德国不会同希腊开展关于援助的谈判。但消息人士对德新社说,一旦齐普拉斯放弃公投计划,德国准备立即同希腊开展谈判。

  在宪法广场,亚丽克西斯手举“希腊是我的出生地,但欧洲是我的故乡”标语。他对本报记者表示:“如果希腊真的退出欧元区,当人们发现商店再无货物供应,而银行里的钱全都蒸发了的时候,我们现在拥有的一切都将化为泡影。”

  示威现场,也有一些手持“否决”的示威者,他们中甚至有人高喊“让欧洲和我们玉石俱焚”。雅典人马诺斯就对本报记者表示,不管公投结果如何,希腊都会留在欧元区内,因为“如果真让希腊离开欧元区,那么肯定会有其他国家也要退出,这是欧盟无法承受的事情”。出租车司机乔尔古斯已经决定在公投中投出反对票,他说道:“我投反对票并不代表我反对欧元,而只是代表我反对新协议,希腊应该继续留在欧元区内。”但是,欧委会主席容克6月30日表示,“不管投票针对什么具体议题,希腊人如果在公投中投下否决票,就意味着对欧元区说了‘不’”。

  从6月29日开始施行的资本管制将持续到7月6日。在雅典奥美尼亚广场附近的提款机前,本报记者遇到了刚刚取完款的雅典市民季米特里斯,他满脸沮丧地将60欧元塞入钱包内,失望之情溢于言表。他表示,资本管制导致众多商家更愿意接受现金付款,“其实每天60欧元真的不够用”。本报记者6月30日在一家小超市结账时,也遇到了现金结账的要求。店主卡特里娜对本报记者解释说,由于资本管制导致供货商普遍要求现金结算,如果不能用现有货物换得足够的现金,她的超市很难继续维系下去。而在雅典市内的菜市场里,商贩们为了吸引顾客购买货品换得现金,甚至不惜以低于进价的价格进行销售。

  欧元区财政部长预计在7月2日下午召开紧急电话会议,讨论希腊局势。德国国内主张采取强硬立场的声音并不小。基社盟资深议员汉斯·米谢尔巴赫说:“我们要避免掉入这场微妙的游戏,被希腊搞得团团转,不知所措。”巴伐利亚州财政部长称,有准备和有秩序地退出欧元区将是希腊最好的出路。不过德国联邦财政部长朔伊布勒6月30日强调,即便希腊在公投中说“不”,它还会留在欧元区。

  德国经济研究所国际经济研究主任德雷格教授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认为,如果解决希腊债务危机的努力失败,欧洲经济的发展将受挫,也会继续给金融市场带来不确定性因素,损害全球经济发展。

  取款机前,季米特里斯老人满脸愁容对记者说,“我们能做什么呢?只有等待最终的结果了,祈祷希腊和国际债权人最终能够达成一致”,“无论如何生活仍然要继续下去”。

  (本报雅典、柏林7月1日电 记者 韩秉宸 管克江)

125.70.153 发表于  2015-07-04 13:26:09 12字 ( 0/172)

西方夕阳下,东方红日升。

  6月30日,雅典宪法广场上,支持希腊留在欧元区的民众举行集会。本报记者 韩秉宸摄

  6月30日晚,在位于希腊首都雅典的宪法广场,数万名示威者聚集要求希腊政府尽全力保证希腊留在欧元区内。示威现场飘扬着希腊和欧盟旗帜,大多数示威者手举写着“赞成希腊,赞成欧元”的小旗,不断高喊“希腊留在欧元区”等口号。在现场的雅典市民尼古拉斯对本报记者表示,这已经是他近期第三次参加示威活动了,“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活动让世人知道,希腊人希望留在欧元区内的愿望是多么强烈”。他的同伴维克托也认为,“希腊自古就是欧洲的一部分,任何时候都不应该离开欧洲”。

  然而,就7月5日即将举行的债务问题全民公决,希腊的民意处于严重的分裂之中。希腊《编辑部》7月1日发布的一份民意调查显示,受访者中46%的人将在全民公决中拒绝债权人的协议草案,37%的人则表示将投支持票,这意味着多数希腊人可能否决国际债权人提出的协议草案。如此看来,未来全民公决,结果如何,难以预料。

  与此同时,据英国《金融时报》7月1日报道,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在6月30日写给国际债权人的信件中表示,希腊愿意接受国际债权人6月28日提出的解决债务危机的协议草案中的大部分内容,但仍坚持一些修改。据称,齐普拉斯在信件中提出延长对希腊救助计划以及向希腊提供新的约为291亿欧元救助的要求。不过,齐普拉斯在7月1日的电视讲话中,仍然号召希腊人在公投中拒绝国际债权人的协议。

  对于希腊抛出的新的援助方案,欧元区财长们断然拒绝。德国总理默克尔7月1日表示,在全民公投之前,德国不会同希腊开展关于援助的谈判。但消息人士对德新社说,一旦齐普拉斯放弃公投计划,德国准备立即同希腊开展谈判。

  在宪法广场,亚丽克西斯手举“希腊是我的出生地,但欧洲是我的故乡”标语。他对本报记者表示:“如果希腊真的退出欧元区,当人们发现商店再无货物供应,而银行里的钱全都蒸发了的时候,我们现在拥有的一切都将化为泡影。”

  示威现场,也有一些手持“否决”的示威者,他们中甚至有人高喊“让欧洲和我们玉石俱焚”。雅典人马诺斯就对本报记者表示,不管公投结果如何,希腊都会留在欧元区内,因为“如果真让希腊离开欧元区,那么肯定会有其他国家也要退出,这是欧盟无法承受的事情”。出租车司机乔尔古斯已经决定在公投中投出反对票,他说道:“我投反对票并不代表我反对欧元,而只是代表我反对新协议,希腊应该继续留在欧元区内。”但是,欧委会主席容克6月30日表示,“不管投票针对什么具体议题,希腊人如果在公投中投下否决票,就意味着对欧元区说了‘不’”。

  从6月29日开始施行的资本管制将持续到7月6日。在雅典奥美尼亚广场附近的提款机前,本报记者遇到了刚刚取完款的雅典市民季米特里斯,他满脸沮丧地将60欧元塞入钱包内,失望之情溢于言表。他表示,资本管制导致众多商家更愿意接受现金付款,“其实每天60欧元真的不够用”。本报记者6月30日在一家小超市结账时,也遇到了现金结账的要求。店主卡特里娜对本报记者解释说,由于资本管制导致供货商普遍要求现金结算,如果不能用现有货物换得足够的现金,她的超市很难继续维系下去。而在雅典市内的菜市场里,商贩们为了吸引顾客购买货品换得现金,甚至不惜以低于进价的价格进行销售。

  欧元区财政部长预计在7月2日下午召开紧急电话会议,讨论希腊局势。德国国内主张采取强硬立场的声音并不小。基社盟资深议员汉斯·米谢尔巴赫说:“我们要避免掉入这场微妙的游戏,被希腊搞得团团转,不知所措。”巴伐利亚州财政部长称,有准备和有秩序地退出欧元区将是希腊最好的出路。不过德国联邦财政部长朔伊布勒6月30日强调,即便希腊在公投中说“不”,它还会留在欧元区。

  德国经济研究所国际经济研究主任德雷格教授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认为,如果解决希腊债务危机的努力失败,欧洲经济的发展将受挫,也会继续给金融市场带来不确定性因素,损害全球经济发展。

  取款机前,季米特里斯老人满脸愁容对记者说,“我们能做什么呢?只有等待最终的结果了,祈祷希腊和国际债权人最终能够达成一致”,“无论如何生活仍然要继续下去”。

  (本报雅典、柏林7月1日电 记者 韩秉宸 管克江)

81.97.78 发表于  2015-07-04 11:30:27 45字 ( 0/131)

美必会在政治上向齐施压,在经济上对希施以援手以助其渡过难关?等着瞧吧。勿忘:献丑不如藏拙。

  6月30日,雅典宪法广场上,支持希腊留在欧元区的民众举行集会。本报记者 韩秉宸摄

  6月30日晚,在位于希腊首都雅典的宪法广场,数万名示威者聚集要求希腊政府尽全力保证希腊留在欧元区内。示威现场飘扬着希腊和欧盟旗帜,大多数示威者手举写着“赞成希腊,赞成欧元”的小旗,不断高喊“希腊留在欧元区”等口号。在现场的雅典市民尼古拉斯对本报记者表示,这已经是他近期第三次参加示威活动了,“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活动让世人知道,希腊人希望留在欧元区内的愿望是多么强烈”。他的同伴维克托也认为,“希腊自古就是欧洲的一部分,任何时候都不应该离开欧洲”。

  然而,就7月5日即将举行的债务问题全民公决,希腊的民意处于严重的分裂之中。希腊《编辑部》7月1日发布的一份民意调查显示,受访者中46%的人将在全民公决中拒绝债权人的协议草案,37%的人则表示将投支持票,这意味着多数希腊人可能否决国际债权人提出的协议草案。如此看来,未来全民公决,结果如何,难以预料。

  与此同时,据英国《金融时报》7月1日报道,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在6月30日写给国际债权人的信件中表示,希腊愿意接受国际债权人6月28日提出的解决债务危机的协议草案中的大部分内容,但仍坚持一些修改。据称,齐普拉斯在信件中提出延长对希腊救助计划以及向希腊提供新的约为291亿欧元救助的要求。不过,齐普拉斯在7月1日的电视讲话中,仍然号召希腊人在公投中拒绝国际债权人的协议。

  对于希腊抛出的新的援助方案,欧元区财长们断然拒绝。德国总理默克尔7月1日表示,在全民公投之前,德国不会同希腊开展关于援助的谈判。但消息人士对德新社说,一旦齐普拉斯放弃公投计划,德国准备立即同希腊开展谈判。

  在宪法广场,亚丽克西斯手举“希腊是我的出生地,但欧洲是我的故乡”标语。他对本报记者表示:“如果希腊真的退出欧元区,当人们发现商店再无货物供应,而银行里的钱全都蒸发了的时候,我们现在拥有的一切都将化为泡影。”

  示威现场,也有一些手持“否决”的示威者,他们中甚至有人高喊“让欧洲和我们玉石俱焚”。雅典人马诺斯就对本报记者表示,不管公投结果如何,希腊都会留在欧元区内,因为“如果真让希腊离开欧元区,那么肯定会有其他国家也要退出,这是欧盟无法承受的事情”。出租车司机乔尔古斯已经决定在公投中投出反对票,他说道:“我投反对票并不代表我反对欧元,而只是代表我反对新协议,希腊应该继续留在欧元区内。”但是,欧委会主席容克6月30日表示,“不管投票针对什么具体议题,希腊人如果在公投中投下否决票,就意味着对欧元区说了‘不’”。

  从6月29日开始施行的资本管制将持续到7月6日。在雅典奥美尼亚广场附近的提款机前,本报记者遇到了刚刚取完款的雅典市民季米特里斯,他满脸沮丧地将60欧元塞入钱包内,失望之情溢于言表。他表示,资本管制导致众多商家更愿意接受现金付款,“其实每天60欧元真的不够用”。本报记者6月30日在一家小超市结账时,也遇到了现金结账的要求。店主卡特里娜对本报记者解释说,由于资本管制导致供货商普遍要求现金结算,如果不能用现有货物换得足够的现金,她的超市很难继续维系下去。而在雅典市内的菜市场里,商贩们为了吸引顾客购买货品换得现金,甚至不惜以低于进价的价格进行销售。

  欧元区财政部长预计在7月2日下午召开紧急电话会议,讨论希腊局势。德国国内主张采取强硬立场的声音并不小。基社盟资深议员汉斯·米谢尔巴赫说:“我们要避免掉入这场微妙的游戏,被希腊搞得团团转,不知所措。”巴伐利亚州财政部长称,有准备和有秩序地退出欧元区将是希腊最好的出路。不过德国联邦财政部长朔伊布勒6月30日强调,即便希腊在公投中说“不”,它还会留在欧元区。

  德国经济研究所国际经济研究主任德雷格教授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认为,如果解决希腊债务危机的努力失败,欧洲经济的发展将受挫,也会继续给金融市场带来不确定性因素,损害全球经济发展。

  取款机前,季米特里斯老人满脸愁容对记者说,“我们能做什么呢?只有等待最终的结果了,祈祷希腊和国际债权人最终能够达成一致”,“无论如何生活仍然要继续下去”。

  (本报雅典、柏林7月1日电 记者 韩秉宸 管克江)

popofu 发表于  2015-07-04 08:41:36 364字 ( 0/211)

中国可否借此机会收购希腊国有资产?政府收购,控股,然后将股票拿到股市(国际市场)发行,这不是有点大陆国企改革的味道吗?大陆可行,对希腊基本方式也应可行。对希腊国

  6月30日,雅典宪法广场上,支持希腊留在欧元区的民众举行集会。本报记者 韩秉宸摄

  6月30日晚,在位于希腊首都雅典的宪法广场,数万名示威者聚集要求希腊政府尽全力保证希腊留在欧元区内。示威现场飘扬着希腊和欧盟旗帜,大多数示威者手举写着“赞成希腊,赞成欧元”的小旗,不断高喊“希腊留在欧元区”等口号。在现场的雅典市民尼古拉斯对本报记者表示,这已经是他近期第三次参加示威活动了,“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活动让世人知道,希腊人希望留在欧元区内的愿望是多么强烈”。他的同伴维克托也认为,“希腊自古就是欧洲的一部分,任何时候都不应该离开欧洲”。

  然而,就7月5日即将举行的债务问题全民公决,希腊的民意处于严重的分裂之中。希腊《编辑部》7月1日发布的一份民意调查显示,受访者中46%的人将在全民公决中拒绝债权人的协议草案,37%的人则表示将投支持票,这意味着多数希腊人可能否决国际债权人提出的协议草案。如此看来,未来全民公决,结果如何,难以预料。

  与此同时,据英国《金融时报》7月1日报道,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在6月30日写给国际债权人的信件中表示,希腊愿意接受国际债权人6月28日提出的解决债务危机的协议草案中的大部分内容,但仍坚持一些修改。据称,齐普拉斯在信件中提出延长对希腊救助计划以及向希腊提供新的约为291亿欧元救助的要求。不过,齐普拉斯在7月1日的电视讲话中,仍然号召希腊人在公投中拒绝国际债权人的协议。

  对于希腊抛出的新的援助方案,欧元区财长们断然拒绝。德国总理默克尔7月1日表示,在全民公投之前,德国不会同希腊开展关于援助的谈判。但消息人士对德新社说,一旦齐普拉斯放弃公投计划,德国准备立即同希腊开展谈判。

  在宪法广场,亚丽克西斯手举“希腊是我的出生地,但欧洲是我的故乡”标语。他对本报记者表示:“如果希腊真的退出欧元区,当人们发现商店再无货物供应,而银行里的钱全都蒸发了的时候,我们现在拥有的一切都将化为泡影。”

  示威现场,也有一些手持“否决”的示威者,他们中甚至有人高喊“让欧洲和我们玉石俱焚”。雅典人马诺斯就对本报记者表示,不管公投结果如何,希腊都会留在欧元区内,因为“如果真让希腊离开欧元区,那么肯定会有其他国家也要退出,这是欧盟无法承受的事情”。出租车司机乔尔古斯已经决定在公投中投出反对票,他说道:“我投反对票并不代表我反对欧元,而只是代表我反对新协议,希腊应该继续留在欧元区内。”但是,欧委会主席容克6月30日表示,“不管投票针对什么具体议题,希腊人如果在公投中投下否决票,就意味着对欧元区说了‘不’”。

  从6月29日开始施行的资本管制将持续到7月6日。在雅典奥美尼亚广场附近的提款机前,本报记者遇到了刚刚取完款的雅典市民季米特里斯,他满脸沮丧地将60欧元塞入钱包内,失望之情溢于言表。他表示,资本管制导致众多商家更愿意接受现金付款,“其实每天60欧元真的不够用”。本报记者6月30日在一家小超市结账时,也遇到了现金结账的要求。店主卡特里娜对本报记者解释说,由于资本管制导致供货商普遍要求现金结算,如果不能用现有货物换得足够的现金,她的超市很难继续维系下去。而在雅典市内的菜市场里,商贩们为了吸引顾客购买货品换得现金,甚至不惜以低于进价的价格进行销售。

  欧元区财政部长预计在7月2日下午召开紧急电话会议,讨论希腊局势。德国国内主张采取强硬立场的声音并不小。基社盟资深议员汉斯·米谢尔巴赫说:“我们要避免掉入这场微妙的游戏,被希腊搞得团团转,不知所措。”巴伐利亚州财政部长称,有准备和有秩序地退出欧元区将是希腊最好的出路。不过德国联邦财政部长朔伊布勒6月30日强调,即便希腊在公投中说“不”,它还会留在欧元区。

  德国经济研究所国际经济研究主任德雷格教授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认为,如果解决希腊债务危机的努力失败,欧洲经济的发展将受挫,也会继续给金融市场带来不确定性因素,损害全球经济发展。

  取款机前,季米特里斯老人满脸愁容对记者说,“我们能做什么呢?只有等待最终的结果了,祈祷希腊和国际债权人最终能够达成一致”,“无论如何生活仍然要继续下去”。

  (本报雅典、柏林7月1日电 记者 韩秉宸 管克江)

175.148.162 发表于  2015-07-03 20:08:29 92字 ( 0/198)

美关注的不是齐普调情,而是乌的入欧进程!!!若希腊脱欧,乌政局必翻盘,欧洲战略态势发展必利于普京,这才是奥老大所不愿看到的!美必会在政治上向齐施压,在经济上对希

  6月30日,雅典宪法广场上,支持希腊留在欧元区的民众举行集会。本报记者 韩秉宸摄

  6月30日晚,在位于希腊首都雅典的宪法广场,数万名示威者聚集要求希腊政府尽全力保证希腊留在欧元区内。示威现场飘扬着希腊和欧盟旗帜,大多数示威者手举写着“赞成希腊,赞成欧元”的小旗,不断高喊“希腊留在欧元区”等口号。在现场的雅典市民尼古拉斯对本报记者表示,这已经是他近期第三次参加示威活动了,“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活动让世人知道,希腊人希望留在欧元区内的愿望是多么强烈”。他的同伴维克托也认为,“希腊自古就是欧洲的一部分,任何时候都不应该离开欧洲”。

  然而,就7月5日即将举行的债务问题全民公决,希腊的民意处于严重的分裂之中。希腊《编辑部》7月1日发布的一份民意调查显示,受访者中46%的人将在全民公决中拒绝债权人的协议草案,37%的人则表示将投支持票,这意味着多数希腊人可能否决国际债权人提出的协议草案。如此看来,未来全民公决,结果如何,难以预料。

  与此同时,据英国《金融时报》7月1日报道,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在6月30日写给国际债权人的信件中表示,希腊愿意接受国际债权人6月28日提出的解决债务危机的协议草案中的大部分内容,但仍坚持一些修改。据称,齐普拉斯在信件中提出延长对希腊救助计划以及向希腊提供新的约为291亿欧元救助的要求。不过,齐普拉斯在7月1日的电视讲话中,仍然号召希腊人在公投中拒绝国际债权人的协议。

  对于希腊抛出的新的援助方案,欧元区财长们断然拒绝。德国总理默克尔7月1日表示,在全民公投之前,德国不会同希腊开展关于援助的谈判。但消息人士对德新社说,一旦齐普拉斯放弃公投计划,德国准备立即同希腊开展谈判。

  在宪法广场,亚丽克西斯手举“希腊是我的出生地,但欧洲是我的故乡”标语。他对本报记者表示:“如果希腊真的退出欧元区,当人们发现商店再无货物供应,而银行里的钱全都蒸发了的时候,我们现在拥有的一切都将化为泡影。”

  示威现场,也有一些手持“否决”的示威者,他们中甚至有人高喊“让欧洲和我们玉石俱焚”。雅典人马诺斯就对本报记者表示,不管公投结果如何,希腊都会留在欧元区内,因为“如果真让希腊离开欧元区,那么肯定会有其他国家也要退出,这是欧盟无法承受的事情”。出租车司机乔尔古斯已经决定在公投中投出反对票,他说道:“我投反对票并不代表我反对欧元,而只是代表我反对新协议,希腊应该继续留在欧元区内。”但是,欧委会主席容克6月30日表示,“不管投票针对什么具体议题,希腊人如果在公投中投下否决票,就意味着对欧元区说了‘不’”。

  从6月29日开始施行的资本管制将持续到7月6日。在雅典奥美尼亚广场附近的提款机前,本报记者遇到了刚刚取完款的雅典市民季米特里斯,他满脸沮丧地将60欧元塞入钱包内,失望之情溢于言表。他表示,资本管制导致众多商家更愿意接受现金付款,“其实每天60欧元真的不够用”。本报记者6月30日在一家小超市结账时,也遇到了现金结账的要求。店主卡特里娜对本报记者解释说,由于资本管制导致供货商普遍要求现金结算,如果不能用现有货物换得足够的现金,她的超市很难继续维系下去。而在雅典市内的菜市场里,商贩们为了吸引顾客购买货品换得现金,甚至不惜以低于进价的价格进行销售。

  欧元区财政部长预计在7月2日下午召开紧急电话会议,讨论希腊局势。德国国内主张采取强硬立场的声音并不小。基社盟资深议员汉斯·米谢尔巴赫说:“我们要避免掉入这场微妙的游戏,被希腊搞得团团转,不知所措。”巴伐利亚州财政部长称,有准备和有秩序地退出欧元区将是希腊最好的出路。不过德国联邦财政部长朔伊布勒6月30日强调,即便希腊在公投中说“不”,它还会留在欧元区。

  德国经济研究所国际经济研究主任德雷格教授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认为,如果解决希腊债务危机的努力失败,欧洲经济的发展将受挫,也会继续给金融市场带来不确定性因素,损害全球经济发展。

  取款机前,季米特里斯老人满脸愁容对记者说,“我们能做什么呢?只有等待最终的结果了,祈祷希腊和国际债权人最终能够达成一致”,“无论如何生活仍然要继续下去”。

  (本报雅典、柏林7月1日电 记者 韩秉宸 管克江)

礼仪金斧 发表于  2015-07-03 15:25:18 65字 ( 0/181)

希腊困境:经济不敌福利透支。欧盟不可能让步,否则西班牙,塞浦路斯势必跟进,全局崩溃。齐普拉斯与普京调情,更威胁欧盟安全,甚为不智。

  6月30日,雅典宪法广场上,支持希腊留在欧元区的民众举行集会。本报记者 韩秉宸摄

  6月30日晚,在位于希腊首都雅典的宪法广场,数万名示威者聚集要求希腊政府尽全力保证希腊留在欧元区内。示威现场飘扬着希腊和欧盟旗帜,大多数示威者手举写着“赞成希腊,赞成欧元”的小旗,不断高喊“希腊留在欧元区”等口号。在现场的雅典市民尼古拉斯对本报记者表示,这已经是他近期第三次参加示威活动了,“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活动让世人知道,希腊人希望留在欧元区内的愿望是多么强烈”。他的同伴维克托也认为,“希腊自古就是欧洲的一部分,任何时候都不应该离开欧洲”。

  然而,就7月5日即将举行的债务问题全民公决,希腊的民意处于严重的分裂之中。希腊《编辑部》7月1日发布的一份民意调查显示,受访者中46%的人将在全民公决中拒绝债权人的协议草案,37%的人则表示将投支持票,这意味着多数希腊人可能否决国际债权人提出的协议草案。如此看来,未来全民公决,结果如何,难以预料。

  与此同时,据英国《金融时报》7月1日报道,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在6月30日写给国际债权人的信件中表示,希腊愿意接受国际债权人6月28日提出的解决债务危机的协议草案中的大部分内容,但仍坚持一些修改。据称,齐普拉斯在信件中提出延长对希腊救助计划以及向希腊提供新的约为291亿欧元救助的要求。不过,齐普拉斯在7月1日的电视讲话中,仍然号召希腊人在公投中拒绝国际债权人的协议。

  对于希腊抛出的新的援助方案,欧元区财长们断然拒绝。德国总理默克尔7月1日表示,在全民公投之前,德国不会同希腊开展关于援助的谈判。但消息人士对德新社说,一旦齐普拉斯放弃公投计划,德国准备立即同希腊开展谈判。

  在宪法广场,亚丽克西斯手举“希腊是我的出生地,但欧洲是我的故乡”标语。他对本报记者表示:“如果希腊真的退出欧元区,当人们发现商店再无货物供应,而银行里的钱全都蒸发了的时候,我们现在拥有的一切都将化为泡影。”

  示威现场,也有一些手持“否决”的示威者,他们中甚至有人高喊“让欧洲和我们玉石俱焚”。雅典人马诺斯就对本报记者表示,不管公投结果如何,希腊都会留在欧元区内,因为“如果真让希腊离开欧元区,那么肯定会有其他国家也要退出,这是欧盟无法承受的事情”。出租车司机乔尔古斯已经决定在公投中投出反对票,他说道:“我投反对票并不代表我反对欧元,而只是代表我反对新协议,希腊应该继续留在欧元区内。”但是,欧委会主席容克6月30日表示,“不管投票针对什么具体议题,希腊人如果在公投中投下否决票,就意味着对欧元区说了‘不’”。

  从6月29日开始施行的资本管制将持续到7月6日。在雅典奥美尼亚广场附近的提款机前,本报记者遇到了刚刚取完款的雅典市民季米特里斯,他满脸沮丧地将60欧元塞入钱包内,失望之情溢于言表。他表示,资本管制导致众多商家更愿意接受现金付款,“其实每天60欧元真的不够用”。本报记者6月30日在一家小超市结账时,也遇到了现金结账的要求。店主卡特里娜对本报记者解释说,由于资本管制导致供货商普遍要求现金结算,如果不能用现有货物换得足够的现金,她的超市很难继续维系下去。而在雅典市内的菜市场里,商贩们为了吸引顾客购买货品换得现金,甚至不惜以低于进价的价格进行销售。

  欧元区财政部长预计在7月2日下午召开紧急电话会议,讨论希腊局势。德国国内主张采取强硬立场的声音并不小。基社盟资深议员汉斯·米谢尔巴赫说:“我们要避免掉入这场微妙的游戏,被希腊搞得团团转,不知所措。”巴伐利亚州财政部长称,有准备和有秩序地退出欧元区将是希腊最好的出路。不过德国联邦财政部长朔伊布勒6月30日强调,即便希腊在公投中说“不”,它还会留在欧元区。

  德国经济研究所国际经济研究主任德雷格教授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认为,如果解决希腊债务危机的努力失败,欧洲经济的发展将受挫,也会继续给金融市场带来不确定性因素,损害全球经济发展。

  取款机前,季米特里斯老人满脸愁容对记者说,“我们能做什么呢?只有等待最终的结果了,祈祷希腊和国际债权人最终能够达成一致”,“无论如何生活仍然要继续下去”。

  (本报雅典、柏林7月1日电 记者 韩秉宸 管克江)

popofu 发表于  2015-07-03 07:00:45 57字 ( 0/209)

趁此机会我们可否考虑在希腊建军民两用港口?可否政府出面购买由民资建设及经营希腊版摩纳哥?可否考虑向希腊移民搞开发?

  6月30日,雅典宪法广场上,支持希腊留在欧元区的民众举行集会。本报记者 韩秉宸摄

  6月30日晚,在位于希腊首都雅典的宪法广场,数万名示威者聚集要求希腊政府尽全力保证希腊留在欧元区内。示威现场飘扬着希腊和欧盟旗帜,大多数示威者手举写着“赞成希腊,赞成欧元”的小旗,不断高喊“希腊留在欧元区”等口号。在现场的雅典市民尼古拉斯对本报记者表示,这已经是他近期第三次参加示威活动了,“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活动让世人知道,希腊人希望留在欧元区内的愿望是多么强烈”。他的同伴维克托也认为,“希腊自古就是欧洲的一部分,任何时候都不应该离开欧洲”。

  然而,就7月5日即将举行的债务问题全民公决,希腊的民意处于严重的分裂之中。希腊《编辑部》7月1日发布的一份民意调查显示,受访者中46%的人将在全民公决中拒绝债权人的协议草案,37%的人则表示将投支持票,这意味着多数希腊人可能否决国际债权人提出的协议草案。如此看来,未来全民公决,结果如何,难以预料。

  与此同时,据英国《金融时报》7月1日报道,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在6月30日写给国际债权人的信件中表示,希腊愿意接受国际债权人6月28日提出的解决债务危机的协议草案中的大部分内容,但仍坚持一些修改。据称,齐普拉斯在信件中提出延长对希腊救助计划以及向希腊提供新的约为291亿欧元救助的要求。不过,齐普拉斯在7月1日的电视讲话中,仍然号召希腊人在公投中拒绝国际债权人的协议。

  对于希腊抛出的新的援助方案,欧元区财长们断然拒绝。德国总理默克尔7月1日表示,在全民公投之前,德国不会同希腊开展关于援助的谈判。但消息人士对德新社说,一旦齐普拉斯放弃公投计划,德国准备立即同希腊开展谈判。

  在宪法广场,亚丽克西斯手举“希腊是我的出生地,但欧洲是我的故乡”标语。他对本报记者表示:“如果希腊真的退出欧元区,当人们发现商店再无货物供应,而银行里的钱全都蒸发了的时候,我们现在拥有的一切都将化为泡影。”

  示威现场,也有一些手持“否决”的示威者,他们中甚至有人高喊“让欧洲和我们玉石俱焚”。雅典人马诺斯就对本报记者表示,不管公投结果如何,希腊都会留在欧元区内,因为“如果真让希腊离开欧元区,那么肯定会有其他国家也要退出,这是欧盟无法承受的事情”。出租车司机乔尔古斯已经决定在公投中投出反对票,他说道:“我投反对票并不代表我反对欧元,而只是代表我反对新协议,希腊应该继续留在欧元区内。”但是,欧委会主席容克6月30日表示,“不管投票针对什么具体议题,希腊人如果在公投中投下否决票,就意味着对欧元区说了‘不’”。

  从6月29日开始施行的资本管制将持续到7月6日。在雅典奥美尼亚广场附近的提款机前,本报记者遇到了刚刚取完款的雅典市民季米特里斯,他满脸沮丧地将60欧元塞入钱包内,失望之情溢于言表。他表示,资本管制导致众多商家更愿意接受现金付款,“其实每天60欧元真的不够用”。本报记者6月30日在一家小超市结账时,也遇到了现金结账的要求。店主卡特里娜对本报记者解释说,由于资本管制导致供货商普遍要求现金结算,如果不能用现有货物换得足够的现金,她的超市很难继续维系下去。而在雅典市内的菜市场里,商贩们为了吸引顾客购买货品换得现金,甚至不惜以低于进价的价格进行销售。

  欧元区财政部长预计在7月2日下午召开紧急电话会议,讨论希腊局势。德国国内主张采取强硬立场的声音并不小。基社盟资深议员汉斯·米谢尔巴赫说:“我们要避免掉入这场微妙的游戏,被希腊搞得团团转,不知所措。”巴伐利亚州财政部长称,有准备和有秩序地退出欧元区将是希腊最好的出路。不过德国联邦财政部长朔伊布勒6月30日强调,即便希腊在公投中说“不”,它还会留在欧元区。

  德国经济研究所国际经济研究主任德雷格教授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认为,如果解决希腊债务危机的努力失败,欧洲经济的发展将受挫,也会继续给金融市场带来不确定性因素,损害全球经济发展。

  取款机前,季米特里斯老人满脸愁容对记者说,“我们能做什么呢?只有等待最终的结果了,祈祷希腊和国际债权人最终能够达成一致”,“无论如何生活仍然要继续下去”。

  (本报雅典、柏林7月1日电 记者 韩秉宸 管克江)

221.202.227 发表于  2015-07-02 20:28:53 125字 ( 0/245)

看奥老大!!!“为人民服务”应是齐普拉斯的首选!希腊若不转型以本国资源为基础提高人民的生活福利水平,妄想以脱欧压欧盟撒钱,那是满嘴胡放屁;最终抛弃他的不是欧盟而

  6月30日,雅典宪法广场上,支持希腊留在欧元区的民众举行集会。本报记者 韩秉宸摄

  6月30日晚,在位于希腊首都雅典的宪法广场,数万名示威者聚集要求希腊政府尽全力保证希腊留在欧元区内。示威现场飘扬着希腊和欧盟旗帜,大多数示威者手举写着“赞成希腊,赞成欧元”的小旗,不断高喊“希腊留在欧元区”等口号。在现场的雅典市民尼古拉斯对本报记者表示,这已经是他近期第三次参加示威活动了,“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活动让世人知道,希腊人希望留在欧元区内的愿望是多么强烈”。他的同伴维克托也认为,“希腊自古就是欧洲的一部分,任何时候都不应该离开欧洲”。

  然而,就7月5日即将举行的债务问题全民公决,希腊的民意处于严重的分裂之中。希腊《编辑部》7月1日发布的一份民意调查显示,受访者中46%的人将在全民公决中拒绝债权人的协议草案,37%的人则表示将投支持票,这意味着多数希腊人可能否决国际债权人提出的协议草案。如此看来,未来全民公决,结果如何,难以预料。

  与此同时,据英国《金融时报》7月1日报道,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在6月30日写给国际债权人的信件中表示,希腊愿意接受国际债权人6月28日提出的解决债务危机的协议草案中的大部分内容,但仍坚持一些修改。据称,齐普拉斯在信件中提出延长对希腊救助计划以及向希腊提供新的约为291亿欧元救助的要求。不过,齐普拉斯在7月1日的电视讲话中,仍然号召希腊人在公投中拒绝国际债权人的协议。

  对于希腊抛出的新的援助方案,欧元区财长们断然拒绝。德国总理默克尔7月1日表示,在全民公投之前,德国不会同希腊开展关于援助的谈判。但消息人士对德新社说,一旦齐普拉斯放弃公投计划,德国准备立即同希腊开展谈判。

  在宪法广场,亚丽克西斯手举“希腊是我的出生地,但欧洲是我的故乡”标语。他对本报记者表示:“如果希腊真的退出欧元区,当人们发现商店再无货物供应,而银行里的钱全都蒸发了的时候,我们现在拥有的一切都将化为泡影。”

  示威现场,也有一些手持“否决”的示威者,他们中甚至有人高喊“让欧洲和我们玉石俱焚”。雅典人马诺斯就对本报记者表示,不管公投结果如何,希腊都会留在欧元区内,因为“如果真让希腊离开欧元区,那么肯定会有其他国家也要退出,这是欧盟无法承受的事情”。出租车司机乔尔古斯已经决定在公投中投出反对票,他说道:“我投反对票并不代表我反对欧元,而只是代表我反对新协议,希腊应该继续留在欧元区内。”但是,欧委会主席容克6月30日表示,“不管投票针对什么具体议题,希腊人如果在公投中投下否决票,就意味着对欧元区说了‘不’”。

  从6月29日开始施行的资本管制将持续到7月6日。在雅典奥美尼亚广场附近的提款机前,本报记者遇到了刚刚取完款的雅典市民季米特里斯,他满脸沮丧地将60欧元塞入钱包内,失望之情溢于言表。他表示,资本管制导致众多商家更愿意接受现金付款,“其实每天60欧元真的不够用”。本报记者6月30日在一家小超市结账时,也遇到了现金结账的要求。店主卡特里娜对本报记者解释说,由于资本管制导致供货商普遍要求现金结算,如果不能用现有货物换得足够的现金,她的超市很难继续维系下去。而在雅典市内的菜市场里,商贩们为了吸引顾客购买货品换得现金,甚至不惜以低于进价的价格进行销售。

  欧元区财政部长预计在7月2日下午召开紧急电话会议,讨论希腊局势。德国国内主张采取强硬立场的声音并不小。基社盟资深议员汉斯·米谢尔巴赫说:“我们要避免掉入这场微妙的游戏,被希腊搞得团团转,不知所措。”巴伐利亚州财政部长称,有准备和有秩序地退出欧元区将是希腊最好的出路。不过德国联邦财政部长朔伊布勒6月30日强调,即便希腊在公投中说“不”,它还会留在欧元区。

  德国经济研究所国际经济研究主任德雷格教授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认为,如果解决希腊债务危机的努力失败,欧洲经济的发展将受挫,也会继续给金融市场带来不确定性因素,损害全球经济发展。

  取款机前,季米特里斯老人满脸愁容对记者说,“我们能做什么呢?只有等待最终的结果了,祈祷希腊和国际债权人最终能够达成一致”,“无论如何生活仍然要继续下去”。

  (本报雅典、柏林7月1日电 记者 韩秉宸 管克江)

礼仪金斧 发表于  2015-07-02 16:39:31 91字 ( 0/221)

勿忘:1)希腊经济仅占欧元区2%,2)希腊弃用欧元一事,去年起德国即已有序安排,3)希腊条件,债主要求,目前区别已经很小,但欧盟就是不肯点头。内行看门道,两位记

  6月30日,雅典宪法广场上,支持希腊留在欧元区的民众举行集会。本报记者 韩秉宸摄

  6月30日晚,在位于希腊首都雅典的宪法广场,数万名示威者聚集要求希腊政府尽全力保证希腊留在欧元区内。示威现场飘扬着希腊和欧盟旗帜,大多数示威者手举写着“赞成希腊,赞成欧元”的小旗,不断高喊“希腊留在欧元区”等口号。在现场的雅典市民尼古拉斯对本报记者表示,这已经是他近期第三次参加示威活动了,“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活动让世人知道,希腊人希望留在欧元区内的愿望是多么强烈”。他的同伴维克托也认为,“希腊自古就是欧洲的一部分,任何时候都不应该离开欧洲”。

  然而,就7月5日即将举行的债务问题全民公决,希腊的民意处于严重的分裂之中。希腊《编辑部》7月1日发布的一份民意调查显示,受访者中46%的人将在全民公决中拒绝债权人的协议草案,37%的人则表示将投支持票,这意味着多数希腊人可能否决国际债权人提出的协议草案。如此看来,未来全民公决,结果如何,难以预料。

  与此同时,据英国《金融时报》7月1日报道,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在6月30日写给国际债权人的信件中表示,希腊愿意接受国际债权人6月28日提出的解决债务危机的协议草案中的大部分内容,但仍坚持一些修改。据称,齐普拉斯在信件中提出延长对希腊救助计划以及向希腊提供新的约为291亿欧元救助的要求。不过,齐普拉斯在7月1日的电视讲话中,仍然号召希腊人在公投中拒绝国际债权人的协议。

  对于希腊抛出的新的援助方案,欧元区财长们断然拒绝。德国总理默克尔7月1日表示,在全民公投之前,德国不会同希腊开展关于援助的谈判。但消息人士对德新社说,一旦齐普拉斯放弃公投计划,德国准备立即同希腊开展谈判。

  在宪法广场,亚丽克西斯手举“希腊是我的出生地,但欧洲是我的故乡”标语。他对本报记者表示:“如果希腊真的退出欧元区,当人们发现商店再无货物供应,而银行里的钱全都蒸发了的时候,我们现在拥有的一切都将化为泡影。”

  示威现场,也有一些手持“否决”的示威者,他们中甚至有人高喊“让欧洲和我们玉石俱焚”。雅典人马诺斯就对本报记者表示,不管公投结果如何,希腊都会留在欧元区内,因为“如果真让希腊离开欧元区,那么肯定会有其他国家也要退出,这是欧盟无法承受的事情”。出租车司机乔尔古斯已经决定在公投中投出反对票,他说道:“我投反对票并不代表我反对欧元,而只是代表我反对新协议,希腊应该继续留在欧元区内。”但是,欧委会主席容克6月30日表示,“不管投票针对什么具体议题,希腊人如果在公投中投下否决票,就意味着对欧元区说了‘不’”。

  从6月29日开始施行的资本管制将持续到7月6日。在雅典奥美尼亚广场附近的提款机前,本报记者遇到了刚刚取完款的雅典市民季米特里斯,他满脸沮丧地将60欧元塞入钱包内,失望之情溢于言表。他表示,资本管制导致众多商家更愿意接受现金付款,“其实每天60欧元真的不够用”。本报记者6月30日在一家小超市结账时,也遇到了现金结账的要求。店主卡特里娜对本报记者解释说,由于资本管制导致供货商普遍要求现金结算,如果不能用现有货物换得足够的现金,她的超市很难继续维系下去。而在雅典市内的菜市场里,商贩们为了吸引顾客购买货品换得现金,甚至不惜以低于进价的价格进行销售。

  欧元区财政部长预计在7月2日下午召开紧急电话会议,讨论希腊局势。德国国内主张采取强硬立场的声音并不小。基社盟资深议员汉斯·米谢尔巴赫说:“我们要避免掉入这场微妙的游戏,被希腊搞得团团转,不知所措。”巴伐利亚州财政部长称,有准备和有秩序地退出欧元区将是希腊最好的出路。不过德国联邦财政部长朔伊布勒6月30日强调,即便希腊在公投中说“不”,它还会留在欧元区。

  德国经济研究所国际经济研究主任德雷格教授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认为,如果解决希腊债务危机的努力失败,欧洲经济的发展将受挫,也会继续给金融市场带来不确定性因素,损害全球经济发展。

  取款机前,季米特里斯老人满脸愁容对记者说,“我们能做什么呢?只有等待最终的结果了,祈祷希腊和国际债权人最终能够达成一致”,“无论如何生活仍然要继续下去”。

  (本报雅典、柏林7月1日电 记者 韩秉宸 管克江)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