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文化娱乐
起雄 发表于  2020-05-25 11:18:41 3947字 ( 0/218)

(原创首发)从王国维先生的读书三境界说起......

王国维先生在《人间词话》中提到,“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今日,学生不才,欲从三个角度来谈谈读书路上的三重境界。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读书怎么少得了一个“勤”字。

勤字当头万事易,读书亦然,“勤”字怎可缺席。君不闻,目不识丁的武官张曜,从师发妻,日夜研读四书五经,三五载之后,学富五车,令朝臣瞠目结舌的奇迹;家贫如洗的寒门学子欧阳修,父亲早亡,孤儿寡母相依为命,没有多余的钱财买笔墨,只得以荻草秆为笔,以沙土为纸,最终成为一位大家,流芳千古的故事。君不见,《资本论》的中文翻译家王亚南,客轮行至红海,突遇巨浪,手拿书本的他,走进餐厅,恳求服务员将其绑在柱子上,绑结实之后,继续捧树苦读。“昨日领家乞新火,晓窗分与读书灯”,读书贵在一个“勤”。牛顿曾说过:“如果说我看得比别人更远些,那是因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那么如何通向巨人的肩膀呢?笔者认为,就是要踏上那一级级用书籍堆垒起来的阶梯,只有以“勤”铺路,才能看得更远,才能看得更高。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读书路上要讲究一个“痴”字。

所谓“痴”者,就是把自己万万全全融于到书中,与作者促膝而谈,与书中人物同喜同乐同悲同哀。流水知音,惜花惜人,坐在沁芳闸桥旁,看“落红成阵”,同黛玉一起肩上担着花锄,腰间挂着花囊,同扫那一片芬芳,共吟那一首“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的《葬花吟》;醉卧沙帐,在挑明了的油灯下,看诗人辛弃疾擦拭着那口宝剑,与他共叙“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凌云壮志。来到病榻前,听陆放翁老先生临终之际,对儿孙“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声泪俱下的殷殷嘱托。“未觉池塘春草梦,阶前梧叶已秋声”,读书路上就要这份“痴”劲,读书忘记了白天与黑夜,忘记了春过夏已至,不知世间有冬秋。只有读书读到忘我、无我的境界,才能理解书中的“酸甜苦辣”。

“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求知访学途中要研透一个“真”字。

《孟子·尽心下》中有这样一句话,“尽信书,则不如无书”,所以读书时应该带入自己的主观意识,再加以分析,不能盲目的迷信书本,要有一种“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的求“真”意识。到这一层境界时,读书就不能只听作者“讲”还要自己“讲”、同作者辩论、甚至于反驳作者的观点。朱熹朱夫子说过“读书无疑者,须教有疑,有疑者,却要无疑,到那里方是长进”要对书本里的内容保持怀疑的态度,不能只是纸上谈兵,要将书本知识和实践知识结合起来,“理论本身对它自己是没有用处的,但它却使我们相信各种现象之间的关联性。”求知道路上,必须在实践中验证书本中的理论,只有这样才能把学习的主动权紧紧握在自己手中,独立思考世间的真理。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