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文化娱乐
林克俭 发表于  2019-11-22 16:16:28 9704字 ( 0/81)

乱谈中国画传承与创新 (林克俭原创首发)

前几天与几位画友酒后茶谈,天南海北的聊,什么酒好喝,么子茶有味,哪里风景好写生,哪位道友的笔墨精到,一来二去,又讲到中国画传与创新重要性的话题上,中国画传统与创新谁更为重要,观点不同认识不一,几位兄弟争论得面赤(可能是酒的原故),几个回合下来,各讲各的,不了了之。

听了兄弟们的聊天,我不由得也来乱谈几句,反正酒后茶谈不负责任。我认为传与创新二者应该是相互交替、互相溶入的一个过程,就如一个人行走,你说左右脚哪个重要?都同等重要,只有先迈哪条腿而已。

  辞海解释:更替继承,创新是创建新的。承与创新有一定的辩证关系。不讲承就如无根之水,无从谈起。中国画以单纯的墨线和墨色为造型技法基础,形成了我们民族有别于其他民族的独特艺术特征,笔墨上则追求虚实、意境、神韵、气势,在绘画材料上则始终是以毛笔、墨和宣纸为三大要素,探求线条的绵延、水墨的渗化以及抽象的意境。技法上如人物画创作的铁线、高古游丝、折芦、柴笔描等“十八描”;山水画米字点、荷叶皴、斧劈皴等点、线、面的各种皴法;用墨如泼墨、积墨、破墨、惜墨、宿墨、焦墨等墨法的运用,给后人留下了无穷的财富,在中国画的发展中,凝聚了一代又一代艺术家的探索和奋斗,讲求“意象”思维方式与“写意”的造型观,追求情趣和意境,天人合一的理想境界。现在可能也没有这样的人,单凭个人一己之力,抛开几千年前人遗留下来的文化艺术遗产,不讲,另辟蹊径,创作出更好的中国画,那真是天方夜谭。

谈到创新,鄙人认为也是不可或缺的,而且同样相当重要。纵观几千年来中国画走过的道路,从远古的大家到当代的名家,从专职画家到业余爱好者,从学院派到草根作者,可以说画家们无时无刻不在尽脑汁,苦思冥想,汲取多方的养分,如印度佛教壁画、民间绘画、木版画、西方油画等等,力求作品与人不同,不断超越自我。首先回溯战国时代,那时已出现了画在丝织品上的帛画,两汉和魏晋南北朝时期绘画形成出现以宗教绘画为主的局面,描绘本土历史人物的人物画, 到了隋唐时期,山水画、花鸟画已发展成熟,五代两宋时期山水画、花鸟画跃居画坛主流, 元、明、清三代水墨山水和写意花鸟得到突出发展。现代齐白石老人说“学我者生,似我者死”,徐悲鸿主张“古法之佳者守之,垂绝者继之,不佳者改之,未足者增之,西方画之可采入者融之”,刘海粟则提出要“发展东方固有的美术,研究西方艺术的精英”;高剑父、高奇峰等岭南画派画家的撞粉法和没骨法相结合,张大千创出泼彩画法,这些事例说明一个道理,不思创新进取,中国画就会永远停留在二千多年前,所有作品都将是千人一面,所以中国画只有创新才能发展,最后,我想借石鲁、赵望云等先生提出的“一手伸向传统,一手伸向生活”来结束我的乱谈。



林克俭,男,19648月生于湖南省益阳市湖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湖南省花鸟画家协会会员、中共益阳市美术家协会党支部书记兼益阳市赫山区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湖南省湖湘书画院特聘画家.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