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文化论坛
老张不老 发表于  2018-11-09 20:30:41 1722字 ( 0/144)

从众从俗 “券”的读音是不是要改一改?

从众从俗  “券”的读音是不是要改一改?







     在你的字典里,xiǎng xiàng是写成“想象”还是“想像”?近日,萧山的一位家长在论坛发帖,孩子在萧山一所小学读书,最近语文考试就有这样一道拼音填空题,孩子填的“想象”,被老师打了一个“叉”。班上好多同学填“想象”,也都是错的。老师认为,“想像”才是正确答案,最后还在家长群里做出了解释...... 昨天,我们请教了浙江大学副教授、博导,浙江省语言学会副秘书长、常务理事史文磊,为了讲清楚两个xiǎng xiàng的区别,他特意写了一段辨析——到底是“象”还是“像”,一目了然......当然,从汉字的构造理据来看,“像”从“人”,人们大概会觉得写成“想像”更能展现词义,这也算是汉字在使用过程中的理据重构。这种情况在汉字历史上屡见不鲜。以往版本的《现代汉语词典》对“想象”和“想像”主次地位的处理出现过摇摆,大概是采取了从俗从众的原则。历史证明,词典诚然是规范,但使用者最有发言权。一个词语的未来会怎样,还是掌握在大众手里。(11月8日  浙江在线——因为这个词家长和语文老师吵起来 到底哪个对? )





     既然词典里“想象”与“想像”可以转变而“摇摆”,既然可以采取“从众从俗”的原则,既然“一个词语的未来会怎样,还是掌握在大众手里”,那么,在此,在下弱弱地问一句, 有一个字的读音是不是要改一改?




    这个字为“券”。



     券,字典里读音为quàn,但,现实社会里,不少人读作juàn。这种“把字音读错了”,如果是个别平民,那也不足为怪,问题是,社会上,相当多的人都将这个quàn读作juàn,而且,央视新闻工作者有时也把“证券”读作“证juàn”。




     “证quàn”,读起来有些别扭,也有些拗口,所以,有些人干脆来个从“卷juàn”,这似乎成了一种“民俗”,也成了不少人的一种“习惯”。所以,愚以为,“一不做,二不休”,下次再修订字典和词典的时候,干脆来个“从众从俗”,痛痛快快地就让大家将“券”字读为juàn,这也是一种“一个词语的未来会怎样,掌握在大众手里”。




    “祖宗不足法”,这个“券”字的读音改一下,只要老百姓认可,只要老百姓觉得读起来方便,而且,事实上不少人也在这么读,“券”字改读为juàn,我看天塌不来。



    末了,来举个例子,譬如说“暴光”的“暴”,现在读bào。过去读pù;。暴光(pù guāng),人们习惯于把“曝光”和“暴光”读作bàoguāng,甚至 在正式场合也是这般读法。 对“曝”和“暴”的注音,各字典、词典很不统一。使用“暴光”毫无疑问是正确的(古前的写法),使用“曝光”是近人的写法(“曝”是“暴”的后起字,是种繁赘形式,“暴”含“日”部,晒出、暴露之意已足,其实无必再在左边加“日”)。另外,“暴光”,当下里,中国大陆地区读作bàoguāng,而中国台湾地区却读作pù guāng,其实,这也是个在不同地区的“从众从俗”罢了,你说“谁对谁错”呢?





作者:张传发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