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文化论坛
黄晨灏 发表于  2018-10-11 10:40:10 2715字 ( 0/111)

林晓光:俄罗斯文学,影响与印象(10)

林晓光:俄罗斯文学,影响与印象(10)

时间:2018-10-11 | 来源:儒家经济文化网

阿列克谢·瓦尔拉莫夫,俄罗斯高尔基文学院院长,莫斯科大学语文系兼职教授,文学评论家。1985年毕业于莫斯科大学语文系,获文学博士学位。获多项文学奖,如布克奖(1995年)、索尔仁尼琴文学奖(2006年)等。被文学评论界认为属于“新生代作家群体”,但他自己似乎对这个头衔并不感冒,自称是“正统派”,宣称“俄罗斯文学一向信奉的价值就是我的价值”。他对文学日益被民众冷落的社会现象非常不满,因而写了《臆想之狼》。《臆想之狼》题目出自古老的东正教祈祷文,“臆想之狼”代指撒旦的恶念,其中隐藏着的另一层含义,指臆想之狼是一种魅力非凡又极具危险性的野兽,它闯入了俄罗斯大地,成为俄罗斯人的灾难之源,于是作品的主人公们试图猎取臆想之狼,与之对抗。

《臆想之狼》这部小说是对白银时代的人和事的文学想象,集中描写了1914——1918短短数年间的俄罗斯社会生活与人物,许多名人雅士,例如格利高里·拉斯普京、瓦西里·罗赞诺夫、米哈依尔·普里什文等纷纷化身为文学人物,在书中粉墨登场,对俄国的历史、社会、民族、文化等发表意见、展开争论。主人公们深入地思考,激烈地辩论,涉及主题极为广泛,争论的焦点包括:俄罗斯人与大自然的关系、俄罗斯民族的天性、纵欲主义、尼采哲学、祖国的未来,臆想之狼等都在其列。作者自称这是“关于那个时代的个人体验”,并通过主人公之口,对俄罗斯人的集体无意识表达了焦虑和批判。小说的题目出自于东正教祈祷文中一句著名的话:愿我躲开臆想之狼。小说突破了纪实和非纪实、史实和想象的界限,融哲学的思辨、天马行空的想象与俄罗斯文化名人、历史故事为一体,一经出版,即引起极大反响,并入围2014年俄罗斯“最佳图书奖”。这本书和他的《生:瓦尔拉莫夫中短篇小说集》都有汉译本。

米哈伊尔·米哈伊洛维奇·普里什文(1873-1954)是20世纪俄罗斯文学史上极具特色的人物。他是20世纪俄罗斯文学史上极具特色、且誉满天下的著名作家,世纪之初,他是作为怀有强烈宇宙感的诗人,具有倾听鸟兽之语、草虫之音异能的学者,步入俄罗斯文坛的,被誉为“俄罗斯的牧神歌手”,“世界生态文学和大自然文学的先驱”。

有人说:俄罗斯的命运与森林的命运是息息相关的。真是一语中的。俄罗斯国土面积一千七百多万平方公里,其中森林面积占了45%。普利什文是一名优秀的狩猎者,拥有过人的胆量和耐心,熟悉大森林里的一切,所以能够深入森林的深处,守候、观察和记述动物、植物生长变化的每一个瞬间和全部过程。普利什文也具有非常丰富的动物学、植物学的知识储备,这些知识能让他更准确的辨析物种之间的微小差异,更细致地观察和更深刻地理解生命的每一步进程。用他那细致入微的笔触在片段式的《林中水滴》里,通过种种通常情况下会被人们疏忽的微小细节,描写了那辽阔、寂静而神秘的森林,写出了生活在森林里的万物那些生生不息的律动和生机盎然的活力。他写到了蝴蝶从停在花朵上振翅起飞的瞬间,写到了小小的水洼在暖风中逐渐融化冰封的过程……“有一圈细细白色边纹的黑蝴蝶,松毒蛾,在寒露中冻昏了,它没有等到晨光的降临,不知为什么像铁片一样掉了下来。”更为重要而不可或缺的是,普利什文是一位目光敏锐、心思缜密而又感情丰富,且具有严谨思辨能力的作家,他不仅能以诗意的笔触,游走于大森林中的每一从花草、每一株树木、每一个小动物的生活场景,定格于一个个电石火花般稍纵即逝的瞬间,还能超然物外,思索、分析和揭示此情此景之中所蕴含的人生哲理和生活真谛。

作者:林晓光 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中心教授,法学博士,专业为国际政治,研究方向为东亚地区国际关系、中国外交史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