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文化论坛
雪儿师太 发表于  2018-10-11 10:29:04 3203字 ( 0/417)

(原创首发)《父老乡亲》

   昨晚八点半左右,习惯性忙完乐此不疲的爬格子的事宜后,我给老母亲打电话问候,心里估摸着晚上的这个时分,老母亲应该在看电视;但心里还在嘀咕,这次打电话该不会又是老母亲因为忙她老人家的东西事不接听吧?电话打通嘟嘟几声后,老母亲就接了电话。我问老母亲:您这个时候在干嘛?老母亲说:我在搞饭吃呢。不可能吧,这个时候还在搞饭吃,您老人家真是天才呢。我心里不觉嘀咕起来。但我没对老母亲抱怨,因为一旦扯起这个话题,老母亲肯定会絮叨很久的。

  我只是轻声细语的问老母亲:您怎么这么晚了还在搞饭吃?不料我一提起这话题,老母亲就在电话那头喋喋不休的高兴起来说:后面屋子的一个朋友七十岁,因为平日走得近,今年地里的芝麻就是屋后邻舍帮我用摩托车运回家的;今天去她家里吃了个中饭;饭后,就到**桥去了一趟!听完老母亲的话,我才明白是这么一个缘故啊;**桥离老母亲家几里路,是附近购买东西的集中点,准确的说就是桥左右几个店子而已,买日常生活用品的。

  其实老母亲家半里路的地方就有一个小店,店里也有基本的日常用品买,但老母亲平日里总习惯往**桥那里去购买,我想大抵是**桥那里有一个店主也是一位老太太;每每回家听老母亲说:那个婆婆子真的好呢,每次一到她店里,她就塞很多吃的东西给我。。。。。。我一听就习惯性的认定这店主老太肯定是熟稔做生意的“潜规则”:在糊弄老母亲买她家的东西呢!然后老母亲接着还对我们说:今后你们回来买东西都到她店里去买,那婆婆子人太好了。我们听完,就权当是老母亲被这老太“收买”了,也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每次回老母亲家都得经过**桥的几个店面,有一次我看到路边一个店面用木板子摆放着几条围巾和烤火的被子,哎透过车窗看上去,其中有条围巾还不错哦;于是我提议下车去看看。大弟拗不过我的执着,停车让我去这个店瞄瞄。下车后我朝着店里囔囔起来,一位年轻的女子出来了,我们彼此敲定好了价格,然后走进店里付钱。这时候只见一位和老母亲年纪差不多的老太在店里,我付完钱后准备要出门,她朝着年轻的女子提议送我点手巾纸。我当初并没在意,只是笑笑,然后出门时顺手还买了价廉物美的烤火被。

  回到家后,母亲问烤火被哪个店买的,我说起了缘由;老母亲开怀的笑着说:对呀,对呀,正是这个婆婆子,那个婆婆子太好了!哎不知不觉中,我也不期而遇上了老母亲时常念叨的这个婆婆子,看来我今后得对这个婆婆子的店多光临了,让我的老母亲多开心!我看着抚着烤火被笑逐颜开的老母亲想道。待我再默默的关看手里拿着被面的老母亲时,我惊讶了:只见我的老母亲不停的拿眼睛情深深的看着烤火被,那神情仿佛是在和她老人家的那个婆婆子朋友拉家常式的亲切!哎我揣测这个老婆婆可真算是亲密到老母亲的心里;平日里就连我们做子女的都很难让老母亲笑:每每回家,老母亲都很平静或不搭理我们,甚至忙碌着转身回屋,更不用说这么情切切的开心了了!嗯这样也好,老母亲的心里总算是有让她最暖心的知己朋友了!

  因此昨晚听老母亲说午饭后到**桥那个婆婆子那里去了一趟,我的心里也随之乐开了怀:只要老母亲开心就好!而且老母亲这样在村附近走动,也可以散开些独居的心结。我这么一琢磨,心里对那个曾有过一面之缘但未仔细相认的老太,有了那么一缕浓厚的感谢之意,感谢她老人家对我老母亲在晚年的快乐相伴!但我昨晚又一寻思:昨天下午老母亲去了一趟老婆婆子店里,怎么晚上八点半才搞饭吃?我不觉对老母亲不放心起来。

  老母亲说:是下午去了她人家那里一趟,后来一直等她,因为她到县城去有事去了。哦这样啊,老母亲你去之前事先要联系好老婆婆子啊。哎老母亲拿着手机怎么不晓得变通呢?要不就是老母亲舍不得话费?记得去年我对老母亲说:您有时间去对河的姑妈家走走。老母亲说:是的呢,然后又说:过河过去要两块钱;回来又要。哎我和大弟听完老母亲的话,真是啼笑皆非了。哎我的个娘呢,您为啥这么舍不得啊。。。。。。嗯也难怪,老母亲节俭都成习惯了,能省就省!

  我追问着老母亲昨天下午怎么回家的?难不成这么晚了您还在路上走,这样极其不安全呢?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抱怨老母亲:您晚上在路上走,看都不看见呢。老母亲笑着说:他们用车子送我回来的。我问他们是谁?老母亲说:就他们店里的。听完老母亲的话,我对老母亲抱怨起来:我的天啊,您七十多岁,这么晚还坐小货车回来啊。。。。。。老母亲说:这有啥?不怕呢。。。。。我想:哎您是不怕,可是我们担心您呢。我心里这么想着,可是未对老母亲表明想法;哎随老母亲去吧,老母亲愿意依她老人家的生活方式过日子,只要老母亲开心就好。很多年了,老母亲为家里操心操劳一辈子,也该尊重她老人家的意愿,按照老母亲她自己选择的生活方式来真实的生活安康吧!

  村子里以及村子附近,老母亲的朋友还真不少:有年少三四十岁的兰芝,兰芝隔三差五送菜送粥给老母亲吃;有屋后的邻居常帮忙老母亲不肯放手的地里的农事;有老母亲村里的左右一帮邻舍。每每路过老母亲屋前的老乡都大声的和老母亲打招呼,还有骑着车经过老母亲家时的村民以及晚饭后散步的邻队人,都热情的和老母亲说话,乐得老母亲脸上笑的好甜;瞧那彼此之间和睦融洽的气氛,就连站在老妈母亲身旁的我,都有点羡慕老母亲这种接近陶渊明“田园风”的生活了。还记得有一次我们取车回家经过村里的路,看到路旁一花白头发的老人,我们朝着老人笑,老人也望着车里的我们;然后我对弟弟说:这个是妈妈的朋友!还记得么今年夏天送梨瓜和青菜给我们吃的。弟弟也笑了!似乎看到这位老人,我们就看到老母亲晚年的快乐。

  而每次待我们回家,老母亲到村里买鸡蛋给我们,说是出去一会,实地里村里东家西家的转悠,等很久都看不到老母亲回来的身影;有时候快吃饭了,看到老母亲矮瘦的身子朝着屋门口走来,但随即只瞥见老母亲一个转身,又钻进了哪一家人家的屋子里坪子里去拉家常去了;而若是遇上让老母亲提前几天去收土鸡蛋给城里的我们,老母亲每次都几番电话确定好我们需要土鸡蛋的数量后,老母亲说为保证土鸡蛋的质量,而托她老人家的“人脉”朋友到村外去收鸡蛋;电话里从老母亲的语气听上去,似乎老母亲因为有这些朋友生活里心里都很温暖而挺自豪的!如此而来,我们做晚辈的也得在此郑重其事的对老母亲晚年生活里的朋友说声“谢谢”:感谢有你!

  生活其实有时候并不是一杯白开水,生活是充满甜味儿的春天。在老母亲晚年的生活里,我看到了老母亲生活的丰富与安实,老母亲在日子里每一天都踏实的交给了自己的憧憬,并让之实现,这也许就是老母亲人生里最热忱的梦寐以求吧。老母亲在村子里的生活如鱼得水,生活平淡而平稳!因为有你,因为老母亲的这些好朋友,而让老母亲拥有这没有丝毫负累的“千金”情谊,实属人生之大幸也!

  其实老母亲在村子外也有朋友的。记得老父亲过世的时候,有几个客人是骑摩托车到家里来吊唁。我很纳闷当初这骑摩托车的人和坐摩托车的人都已经六七岁的老人了,他们是谁?怎么我一点印象也没有。后来打听到这三四个老人是我老妈母亲的朋友!哎孰说老人是孤独的,老人们的心何尝不是温馨的城堡呢!后来安葬好老父亲后,家里请亲戚吃饭犒劳,老母亲的这几位朋友也来了,还有村里的老母亲的一些朋友;我想在老母亲的心里,,这些朋友就是老母亲的亲戚;或者这么说至少在老母亲的心里,老母亲对她老人家的这些朋友是相当于血缘之亲的“亲戚”。老母亲和父老乡亲彼此间这份真挚的情谊,真可谓是“问世间情为何物,只教人耄耋相许”啊!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