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文化论坛
雪儿师太 发表于  2018-09-12 20:07:54 4492字 ( 2/502)

(原创首发)《再读王安忆作品》

   初识王安忆的文字,是从前几年在网上相遇她的小说《雨,沙沙沙》.这篇短篇小说不长,但是我很喜欢它文中字里行间里的唯美情愫,似乎人这种场景很适合这种凡人暗生的情愫:人,总有那么一瞬间,在路上相遇或等待生命中的那个人,或者说向往那份最美的情感。于是读王安忆的这篇文章的时候,我隐约间记住了它文中的雨,以及雨中那个骑单车的他,当然还有期待他的她。

  其实任何一篇文章都有它的生命力或生机的,只是需要读懂它的那个人那么一小会的时间,便给以文章永恒生存的生命力,或者是让这篇文章有了生机吧?故有时候,在写文章的时候,仿佛看到了远远近近里,有灯下或眸子里的那份相知:默契中全然归宿到文中的驿站或桥头,这也许就是作者与读者之间那份相互懂得的缘分吧?

  我并不是王安忆的粉丝,也不是她的相识者,我只是不期而遇读她文字的一个过客。昨天,偶尔相遇到王安忆的一本书,书名为《长恨歌》。在我的记忆里,我仿佛略微知晓唐朝诗人白居易一首《长恨歌》;于是看到书名,以及记忆里对王安忆文字好感的印象。我在2018年立秋很久后的午后,于昨日闲适的读起来。很喜欢这种捧着纸质书本读文章的感觉,仿佛心里觉得是一种永恒;也许文字被镌刻在纸里,随时随地都不会跑掉或者丢掉,究其这种惶恐心里的缘故,大抵是因为我自身缺乏安全感吧?

  翻阅起王安忆《长恨歌》的文章来,第一篇《弄堂》,文章开篇就读得我心潮澎湃而久久激昂。王安忆的文字太美了,洁净而充满梦幻,孤单而又很深邃。读着读着,我仿佛是觉得自己走进了一座美丽的城堡,在城堡里走来走去,里里外外间全都如海市辰楼般完美;仙境是什么?仙境就是天街,对,我走进了她笔下的天街:弄堂。

  你看《弄堂》写它的暗的句子:那暗是像深渊一样,扔一座山下去,也悄无声息地沉了底。写晨曦的句子:晨吸一点一点亮起,灯光一点一点熄灭。写棚户的弄堂:这种弄堂的房屋看上去是鳞次栉比,挤挤挨挨,灯光是如豆的一点一点,虽然微弱,却是稠密,一锅粥似的。写鸽子的语句:屋顶上空着的鸽笼,是一颗空着的心。

  尤其是写弄堂的弄底部,把两种迥然不同的感触写极其尽致:那沟壑般的弄底,有的是水泥铺的,有的是石拼的。水泥铺的到底有些隔心隔肺,石路则手心手背都是肉的感觉。两种弄底的脚步声也是两种,前种是清脆响亮的,后种却是吃进去,闷在肚里的;前种说的是客套,后种是肺腑之言,两种都不是官面文章,都是每日里免不了要说的家常话。

  还有
高低俯瞰里, 写绿苔与爬上虎的句子;上海的弄堂真是见不得的情景,它那背陰处的绿苔,其实全是伤口上结的疤一类的,是靠时间抚平的痛处。因它不是名正言顺,便都长在了陰处,长年见不到陽光。爬墙虎倒是正面的,却是时间的帷幕,遮着盖着什么。

  在看《弄堂》文字的时候,我简直是到了爱不释手的田步,将文章看了好几篇,每读一篇心里就丰盈得很厉害:似乎在它优美无暇的文字里,我如愿以偿的读到了我心里的文字,读到了我追踪盼望的文字,读到了岁月里不孤单的芬芳;那一刻,我觉得我生命得以了复活,于是我用手摘抄了这些富有生机的文字,我想再一次的把它们镌刻在我的心里,让我的生命的前方视野敞亮而透彻。

  王安忆《长恨歌》书中第二篇是《流言》。平日里总是能听到了“流言蜚语”结合在一起,且略略的贬义。读王安忆《流言》,心里再度的欣慰,陡然之间觉得昨日秋天的午后真的很美,对我来说是一种精神上的恩赐;当然更多的是窃喜,窃喜能有幸相遇这么简直可以称得上无懈可击的文笔。流言比弄堂更不好写,因为弄堂是可视可观的,而流言是时空里的一种很难琢磨好的意象。而读到《流言》里的句子,不由得由衷佩服作者的细腻而娟秀的捕捉了。

  开篇写流言:流言总是带着陰沉之气。这陰沉气有时是东西厢房的黄衣草气味,有时是樟脑丸气味,还有时是肉砧板上的气味。它不是那种板烟和雪茄的气味,也不是六六粉和敌敌畏的气味。它不是那种陽刚凛冽的气味,而是带有些陰柔委婉的,是女人家的气味。是闺阁和厨房的混淆的气味,有点脂粉香,有点油烟味,还有点汗气的。流言还都有些云遮雾罩,影影绰绰,是哈了气的窗玻璃,也是蒙了灰尘的窗玻璃。这城市的弄堂有多少,流言就有多少,是数也数不清,说也说不完的。

  文中写流言的传播的句子:它们在弄堂这种地方,从一扇后门传进另一扇后门,转眼间便全世界皆知了。。。。。。上海弄堂如果有梦的话,那梦,也就是流言。。。。。。上海的弄堂是很藏得住隐私的,于是流言便漫生漫长。夜里边,万家万户灭了灯,有一扇门缝里露出的一线光,那就是流言;床 前月亮地里的一双绣花拖鞋,也是流言;老子托着梳头匣子,说是梳头去,其实是传播流言去;少们洗牌的哗哗声,是流言在作响;连冬天没有人的午后,天井里一跳一跳的麻雀,都在说着鸟语的流言。这流言里有一个"私"字,这"私"字里头是有一点难言的苦衷。

  《
流言》里尤其这样对比的句子,真可谓是巧夺天工了:上海的弄堂是藏不住大苦衷的。它的苦衷都是割碎了平均分配的,分到各人名下也就没有多少的。。。。。。。上海弄堂里的做人,是悉心悉意,全神贯注的做人,眼睛只盯着自己,没有旁骛的。不想创造历史,只想创造自己的,没有大志气,却用尽了实力的那种。这实力也是平均分配的实力,各人名下都有一份。

  昨日下午,我坐在阳光下,捧着书本,翻来覆去也不知读了几篇了,只觉得每读一篇,心里就踏实而不浮华;每读一篇,欢实而愉悦。也许在每个人的心里都住着一条街,开满属于自己的阳光,街道上住满了专属于自己的咖啡屋。随着文字咖啡浮动的袅袅光线,那一刻,我陡然间成为了安居的居民,似乎落叶归根!

雪儿师太 发表于  2018-09-21 19:51:25 35字 ( 0/4)

续言:终究因为忙碌,或独喜好《长恨歌》前几篇的文字风格,渐渐的搁浅了。

   初识王安忆的文字,是从前几年在网上相遇她的小说《雨,沙沙沙》.这篇短篇小说不长,但是我很喜欢它文中字里行间里的唯美情愫,似乎人这种场景很适合这种凡人暗生的情愫:人,总有那么一瞬间,在路上相遇或等待生命中的那个人,或者说向往那份最美的情感。于是读王安忆的这篇文章的时候,我隐约间记住了它文中的雨,以及雨中那个骑单车的他,当然还有期待他的她。

  其实任何一篇文章都有它的生命力或生机的,只是需要读懂它的那个人那么一小会的时间,便给以文章永恒生存的生命力,或者是让这篇文章有了生机吧?故有时候,在写文章的时候,仿佛看到了远远近近里,有灯下或眸子里的那份相知:默契中全然归宿到文中的驿站或桥头,这也许就是作者与读者之间那份相互懂得的缘分吧?

  我并不是王安忆的粉丝,也不是她的相识者,我只是不期而遇读她文字的一个过客。昨天,偶尔相遇到王安忆的一本书,书名为《长恨歌》。在我的记忆里,我仿佛略微知晓唐朝诗人白居易一首《长恨歌》;于是看到书名,以及记忆里对王安忆文字好感的印象。我在2018年立秋很久后的午后,于昨日闲适的读起来。很喜欢这种捧着纸质书本读文章的感觉,仿佛心里觉得是一种永恒;也许文字被镌刻在纸里,随时随地都不会跑掉或者丢掉,究其这种惶恐心里的缘故,大抵是因为我自身缺乏安全感吧?

  翻阅起王安忆《长恨歌》的文章来,第一篇《弄堂》,文章开篇就读得我心潮澎湃而久久激昂。王安忆的文字太美了,洁净而充满梦幻,孤单而又很深邃。读着读着,我仿佛是觉得自己走进了一座美丽的城堡,在城堡里走来走去,里里外外间全都如海市辰楼般完美;仙境是什么?仙境就是天街,对,我走进了她笔下的天街:弄堂。

  你看《弄堂》写它的暗的句子:那暗是像深渊一样,扔一座山下去,也悄无声息地沉了底。写晨曦的句子:晨吸一点一点亮起,灯光一点一点熄灭。写棚户的弄堂:这种弄堂的房屋看上去是鳞次栉比,挤挤挨挨,灯光是如豆的一点一点,虽然微弱,却是稠密,一锅粥似的。写鸽子的语句:屋顶上空着的鸽笼,是一颗空着的心。

  尤其是写弄堂的弄底部,把两种迥然不同的感触写极其尽致:那沟壑般的弄底,有的是水泥铺的,有的是石拼的。水泥铺的到底有些隔心隔肺,石路则手心手背都是肉的感觉。两种弄底的脚步声也是两种,前种是清脆响亮的,后种却是吃进去,闷在肚里的;前种说的是客套,后种是肺腑之言,两种都不是官面文章,都是每日里免不了要说的家常话。

  还有
高低俯瞰里, 写绿苔与爬上虎的句子;上海的弄堂真是见不得的情景,它那背陰处的绿苔,其实全是伤口上结的疤一类的,是靠时间抚平的痛处。因它不是名正言顺,便都长在了陰处,长年见不到陽光。爬墙虎倒是正面的,却是时间的帷幕,遮着盖着什么。

  在看《弄堂》文字的时候,我简直是到了爱不释手的田步,将文章看了好几篇,每读一篇心里就丰盈得很厉害:似乎在它优美无暇的文字里,我如愿以偿的读到了我心里的文字,读到了我追踪盼望的文字,读到了岁月里不孤单的芬芳;那一刻,我觉得我生命得以了复活,于是我用手摘抄了这些富有生机的文字,我想再一次的把它们镌刻在我的心里,让我的生命的前方视野敞亮而透彻。

  王安忆《长恨歌》书中第二篇是《流言》。平日里总是能听到了“流言蜚语”结合在一起,且略略的贬义。读王安忆《流言》,心里再度的欣慰,陡然之间觉得昨日秋天的午后真的很美,对我来说是一种精神上的恩赐;当然更多的是窃喜,窃喜能有幸相遇这么简直可以称得上无懈可击的文笔。流言比弄堂更不好写,因为弄堂是可视可观的,而流言是时空里的一种很难琢磨好的意象。而读到《流言》里的句子,不由得由衷佩服作者的细腻而娟秀的捕捉了。

  开篇写流言:流言总是带着陰沉之气。这陰沉气有时是东西厢房的黄衣草气味,有时是樟脑丸气味,还有时是肉砧板上的气味。它不是那种板烟和雪茄的气味,也不是六六粉和敌敌畏的气味。它不是那种陽刚凛冽的气味,而是带有些陰柔委婉的,是女人家的气味。是闺阁和厨房的混淆的气味,有点脂粉香,有点油烟味,还有点汗气的。流言还都有些云遮雾罩,影影绰绰,是哈了气的窗玻璃,也是蒙了灰尘的窗玻璃。这城市的弄堂有多少,流言就有多少,是数也数不清,说也说不完的。

  文中写流言的传播的句子:它们在弄堂这种地方,从一扇后门传进另一扇后门,转眼间便全世界皆知了。。。。。。上海弄堂如果有梦的话,那梦,也就是流言。。。。。。上海的弄堂是很藏得住隐私的,于是流言便漫生漫长。夜里边,万家万户灭了灯,有一扇门缝里露出的一线光,那就是流言;床 前月亮地里的一双绣花拖鞋,也是流言;老子托着梳头匣子,说是梳头去,其实是传播流言去;少们洗牌的哗哗声,是流言在作响;连冬天没有人的午后,天井里一跳一跳的麻雀,都在说着鸟语的流言。这流言里有一个"私"字,这"私"字里头是有一点难言的苦衷。

  《
流言》里尤其这样对比的句子,真可谓是巧夺天工了:上海的弄堂是藏不住大苦衷的。它的苦衷都是割碎了平均分配的,分到各人名下也就没有多少的。。。。。。。上海弄堂里的做人,是悉心悉意,全神贯注的做人,眼睛只盯着自己,没有旁骛的。不想创造历史,只想创造自己的,没有大志气,却用尽了实力的那种。这实力也是平均分配的实力,各人名下都有一份。

  昨日下午,我坐在阳光下,捧着书本,翻来覆去也不知读了几篇了,只觉得每读一篇,心里就踏实而不浮华;每读一篇,欢实而愉悦。也许在每个人的心里都住着一条街,开满属于自己的阳光,街道上住满了专属于自己的咖啡屋。随着文字咖啡浮动的袅袅光线,那一刻,我陡然间成为了安居的居民,似乎落叶归根!

雪儿师太 发表于  2018-09-13 09:40:21 161字 ( 0/67)

勘误: 1文中第八自然段第一行"将文章看了好几篇,每读一篇心里就丰盈得很厉害",应该写成将文章看了好几遍,每读一遍心里就丰盈得很厉害“”; 2文末最后一

   初识王安忆的文字,是从前几年在网上相遇她的小说《雨,沙沙沙》.这篇短篇小说不长,但是我很喜欢它文中字里行间里的唯美情愫,似乎人这种场景很适合这种凡人暗生的情愫:人,总有那么一瞬间,在路上相遇或等待生命中的那个人,或者说向往那份最美的情感。于是读王安忆的这篇文章的时候,我隐约间记住了它文中的雨,以及雨中那个骑单车的他,当然还有期待他的她。

  其实任何一篇文章都有它的生命力或生机的,只是需要读懂它的那个人那么一小会的时间,便给以文章永恒生存的生命力,或者是让这篇文章有了生机吧?故有时候,在写文章的时候,仿佛看到了远远近近里,有灯下或眸子里的那份相知:默契中全然归宿到文中的驿站或桥头,这也许就是作者与读者之间那份相互懂得的缘分吧?

  我并不是王安忆的粉丝,也不是她的相识者,我只是不期而遇读她文字的一个过客。昨天,偶尔相遇到王安忆的一本书,书名为《长恨歌》。在我的记忆里,我仿佛略微知晓唐朝诗人白居易一首《长恨歌》;于是看到书名,以及记忆里对王安忆文字好感的印象。我在2018年立秋很久后的午后,于昨日闲适的读起来。很喜欢这种捧着纸质书本读文章的感觉,仿佛心里觉得是一种永恒;也许文字被镌刻在纸里,随时随地都不会跑掉或者丢掉,究其这种惶恐心里的缘故,大抵是因为我自身缺乏安全感吧?

  翻阅起王安忆《长恨歌》的文章来,第一篇《弄堂》,文章开篇就读得我心潮澎湃而久久激昂。王安忆的文字太美了,洁净而充满梦幻,孤单而又很深邃。读着读着,我仿佛是觉得自己走进了一座美丽的城堡,在城堡里走来走去,里里外外间全都如海市辰楼般完美;仙境是什么?仙境就是天街,对,我走进了她笔下的天街:弄堂。

  你看《弄堂》写它的暗的句子:那暗是像深渊一样,扔一座山下去,也悄无声息地沉了底。写晨曦的句子:晨吸一点一点亮起,灯光一点一点熄灭。写棚户的弄堂:这种弄堂的房屋看上去是鳞次栉比,挤挤挨挨,灯光是如豆的一点一点,虽然微弱,却是稠密,一锅粥似的。写鸽子的语句:屋顶上空着的鸽笼,是一颗空着的心。

  尤其是写弄堂的弄底部,把两种迥然不同的感触写极其尽致:那沟壑般的弄底,有的是水泥铺的,有的是石拼的。水泥铺的到底有些隔心隔肺,石路则手心手背都是肉的感觉。两种弄底的脚步声也是两种,前种是清脆响亮的,后种却是吃进去,闷在肚里的;前种说的是客套,后种是肺腑之言,两种都不是官面文章,都是每日里免不了要说的家常话。

  还有
高低俯瞰里, 写绿苔与爬上虎的句子;上海的弄堂真是见不得的情景,它那背陰处的绿苔,其实全是伤口上结的疤一类的,是靠时间抚平的痛处。因它不是名正言顺,便都长在了陰处,长年见不到陽光。爬墙虎倒是正面的,却是时间的帷幕,遮着盖着什么。

  在看《弄堂》文字的时候,我简直是到了爱不释手的田步,将文章看了好几篇,每读一篇心里就丰盈得很厉害:似乎在它优美无暇的文字里,我如愿以偿的读到了我心里的文字,读到了我追踪盼望的文字,读到了岁月里不孤单的芬芳;那一刻,我觉得我生命得以了复活,于是我用手摘抄了这些富有生机的文字,我想再一次的把它们镌刻在我的心里,让我的生命的前方视野敞亮而透彻。

  王安忆《长恨歌》书中第二篇是《流言》。平日里总是能听到了“流言蜚语”结合在一起,且略略的贬义。读王安忆《流言》,心里再度的欣慰,陡然之间觉得昨日秋天的午后真的很美,对我来说是一种精神上的恩赐;当然更多的是窃喜,窃喜能有幸相遇这么简直可以称得上无懈可击的文笔。流言比弄堂更不好写,因为弄堂是可视可观的,而流言是时空里的一种很难琢磨好的意象。而读到《流言》里的句子,不由得由衷佩服作者的细腻而娟秀的捕捉了。

  开篇写流言:流言总是带着陰沉之气。这陰沉气有时是东西厢房的黄衣草气味,有时是樟脑丸气味,还有时是肉砧板上的气味。它不是那种板烟和雪茄的气味,也不是六六粉和敌敌畏的气味。它不是那种陽刚凛冽的气味,而是带有些陰柔委婉的,是女人家的气味。是闺阁和厨房的混淆的气味,有点脂粉香,有点油烟味,还有点汗气的。流言还都有些云遮雾罩,影影绰绰,是哈了气的窗玻璃,也是蒙了灰尘的窗玻璃。这城市的弄堂有多少,流言就有多少,是数也数不清,说也说不完的。

  文中写流言的传播的句子:它们在弄堂这种地方,从一扇后门传进另一扇后门,转眼间便全世界皆知了。。。。。。上海弄堂如果有梦的话,那梦,也就是流言。。。。。。上海的弄堂是很藏得住隐私的,于是流言便漫生漫长。夜里边,万家万户灭了灯,有一扇门缝里露出的一线光,那就是流言;床 前月亮地里的一双绣花拖鞋,也是流言;老子托着梳头匣子,说是梳头去,其实是传播流言去;少们洗牌的哗哗声,是流言在作响;连冬天没有人的午后,天井里一跳一跳的麻雀,都在说着鸟语的流言。这流言里有一个"私"字,这"私"字里头是有一点难言的苦衷。

  《
流言》里尤其这样对比的句子,真可谓是巧夺天工了:上海的弄堂是藏不住大苦衷的。它的苦衷都是割碎了平均分配的,分到各人名下也就没有多少的。。。。。。。上海弄堂里的做人,是悉心悉意,全神贯注的做人,眼睛只盯着自己,没有旁骛的。不想创造历史,只想创造自己的,没有大志气,却用尽了实力的那种。这实力也是平均分配的实力,各人名下都有一份。

  昨日下午,我坐在阳光下,捧着书本,翻来覆去也不知读了几篇了,只觉得每读一篇,心里就踏实而不浮华;每读一篇,欢实而愉悦。也许在每个人的心里都住着一条街,开满属于自己的阳光,街道上住满了专属于自己的咖啡屋。随着文字咖啡浮动的袅袅光线,那一刻,我陡然间成为了安居的居民,似乎落叶归根!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