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文化论坛
王之之 发表于  2018-08-10 12:11:03 10435字 ( 0/163)

念人:《红军姨母》第五章

一九三九年十二月,中共琼崖特委根据党中央提出“坚持抗战,反对投降;坚持团结,反对分裂;坚持进步,反对倒退;”的战略方针,决定创建琼崖美合革命根据地。

美合是汀迈、临高、佔县和琼山等四县交界山区,方圆一百多里,山区广阔,地形对我军开展革命斗争有利。然而,美合的东南和西南是一片高山峻岭,地形险要,周围十多个圩镇都没有日伪军驻扎,有利于我军从事活动。同时。我独立总队第三队长期在此活动,对这里的风土人情都比较熟悉。但是,这里附近村庄群众由于长期受到反动派统治与欺骗宣传,对我军不大了解,这对我军在发动组织群众工作时,遇到一些意料不到的困难。不过,从总体来说,建立美合革命根据地比在其他地方要好一些。

这个时候,苏明也跟着司令部调到美合革命根据地。为了巩固发展根据地,中共琼崖特委号召美合周围各区、乡积极动员群众参军,先后动员了一百多名青年男女加入到抗日独立总队,还建立起一支五十多人的美合根据地自卫队,配合抗日独立总队开展抗日游击战争。独立总队队部机关人员进驻美合根据地后,冯白驹很重视美合根据地的建设,坚决执行党中央关于“应该长期计划”“不要依靠国民党发饷”“靠自力更生”的指示精神,发动群众自愿投资,公私结合,在根据地开展大生产,发展经济,解决军民的日常生活需求问题。

在司令部工作期间,苏明的工作是担水、烧开水、整理内务,在行军时,她还要为首长挑行李。一天,苏明在司令部遇到出生于三门坡乡的作战参谋吴之,他对苏明说,这几天,他心情非常沉重。原来,在李春农保安团大扫荡时,陈某叫他率领一个突击排白天攻打碉堡,他不同意,认为白天攻打碉堡目标大不易攻破,建议改为晚上攻打。但是,陈某不同意,坚持白天攻打。结果,这次白天攻打碉堡失败,使吴之失去一位最亲密的战友。连续几天来,他都在作梦,梦见战友变成一只蝴蝶,在自己的头上飞来飞去……

一九四0年五月,由于战斗伤员较多,部队后方医院医务人员缺乏,组织上决定抽调一批女同志补充到部队后方医院中去。这样,苏明离开了司令部,离开了冯白驹,到后方医院当看护去了。与苏明一起工作的还有医生唐玲,中草药医生吴存香、吴志光等人。

在美合后方医院里,苏明护理第一个病人是李黎明的老婆妚香。由于妚香患严重的痢疾病,总是躺在床上拉尿拉屎。每天,苏明都要为她收拾屎与尿、喂药,持续了半年时间。敌人进攻美合根据地时,苏明准备用担架抬她上山,她对苏明说:“敌人要进攻了,看来,我的病情较重,不能与你们一起撤退了,我要死了。死后,你把我的衣服拿去用吧!”在敌人进攻时,苏明坚决不同意丢下她,硬是将妚香扛上山。第二天,妚香就死去了。

一九四0年十二月十五日,琼崖抗战史上有名的“美合事变”发生了。

国民党琼崖保安副司令李春农纠集琼山、文昌、汀迈、佔县等县游击大队以及保安团共三千多人,在吴道南直接参与之下,由李春农、林荟材、李紫明、王统昌、董伯然等人率领下,兵分五路,向琼崖美合革命根据地进攻。

十四日晚,李春农率领三个连的兵力,从松涛出发,乘夜色朦朦,避开我防御阵地,由熟悉美合地形的特务队长陈武引路,偷偷摸摸地进入美合根据地,静悄悄的潜伏在我琼崖特委机关后面草田里,准备天朦朦亮时就向我特委机关、总队部展开袭击。

这天夜里,我独立总队第一大队长覃威,由于拉肚子,天未亮就起来往村后草田地解手,正好发现敌人在移动,立即从腰间上拿出手枪射击。正巧的是,手枪打不响。于是,他就一边大声呼喊,一边急急地跑回营房拿出机枪向敌人扫射。

这时,副总队长庄田听到枪声,一骨碌地爬起来,命令传令兵告诉覃威大队长,立即率领第一大队开展阻击敌人,占领村边阵地,掩护特委机关、总队部撤退。并吩咐学校、医院、军械厂以及其他组织机构的非战斗人员,迅速向西山上转移。然后,他马上奔赴村前指挥阻击敌人的战斗。

此刻,在村外,机枪声、手榴弹声、叫喊声,汇成一片,乱七八糟地在夜空中回响着。

在村里,学校、医院、军械厂等后勤单位人员,有的背着重伤员、有的背着包袱,有的拿着生产工具,在朦朦的夜幕中,熙熙攘攘的像潮水般的向山上涌去。

正在这个时候,苏明的双脚正在患腐烂症,行走得十分困难。可是,她仍然扶着一位重伤员,随着撤退人群向山上转移。由于双脚严重腐烂,身上又扶着重伤员,苏明每走一步都要咬紧牙关,像刀割一样难受。天亮之前,终于与医院的同志们一起,安全撤退到山上。

天亮后,村前村后的枪声渐渐稀落远去了。按作战经验推测,苏明知道到冯白驹与特委机关领导同志,也已经顺利地突围上山了。

琼崖特委机关与总队部转移上山躲避敌人,但是,敌人仍然白天搜山,晚上截路,对我军实行层层包围,妄图把我特委机关与总队部消灭在美合。

是的,敌人搜山一天比一天危险,我独立总队虽然利用附近的山岭连绵,森林蔽天,峭壁悬崖的特点,采取忽东忽西,指东击西的战略战术,与敌人周旋,坚持斗争。可是,随着敌人封锁日久,我军的粮食日益困难,战士们开始寻找野菜来充饥。更糟糕的是,战士们风餐露宿在山林间,寒风刺骨雨吹打,战士们的身体一天天消瘦虚弱下去,疾病也随之而来。那烂脚、拉肚子等疾病像吸血鬼似的,吸吮着我们战士的生命,部队处于极端困难的境地。

艰苦卓绝的环境,使苏明的双脚腐烂严重。撤退上山时,她像狗一样一步一步往山上爬。现在,由于粮缺药绝,部队病号越来越多。这样,苏明像雪上加霜,肩上的担子更重了。她不仅要治好自己的烂脚病,还要照顾好其他病号。更可怕的是,山中的蚂蟥特别多,夜间,它像敌人一样,一不提防一个人的血就会被吸光,使许多人提心吊胆夜间不能入睡。为了解决重病伤员治疗的问题,苏明忍住巨大的脚病痛,跟随着中草药医生吴志光、吴存香到深山老林,一边采药一边寻摘野菜,解决伤病员的治病与吃饭问题。

副总队长庄田以军事家的眼光指出:美合地区,孤处一隅,对指挥全岛斗争实有鞭长莫及之感。特别是美合处于顽固派核心地区的咽喉,顽军势在必争。美合地区回旋余地狭窄,工作基础不深,而顽军主力已集结在这里,势在必占。我军不宜因守一地,自缚手足,应力争主动,因势利导,以少数兵力扼守美合,吸引敌人,主力则迅速返回琼文地区与第一支队会合,以速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顽固派的地方势力和留守少数部队,统统收拾干净,大力开辟敌后抗日游击区工作,发动和组织群众壮大武装。

庄田同志这些看法,冯白驹同志是赞成的。可是,特委有个别领导成员不同意庄田同志的意见,认为只有打败进攻美合之敌,才能挫败顽固派整个反共阴谋。这位特委领导成员还以国民党反动派谈判中诱我离开美合的企图为根据,认为我军在这个时候主动挺进琼文,正中了敌人的调虎离山之计。这些意见迷惑了部分同志,便坚持集中兵力固守美合。

如今,保卫美合的战斗实践证明,庄田同志意见是对的。面对着当前的危险形势,顽军大兵压境,固守美合根据地是不可能的。于是,冯白驹立即果断地做出决定:撤出美合。

但是,撤出美合后向何处去呢?特委同志有不同意见。有个领导认为,我军唯一正确出路是迅速返回琼文地区与我军第一支队会合,寻找机会消灭留守该地之敌,壮大我军力量,留下少数部队在美合地区坚持斗争,牵住敌人的主力。只有这样,才能扭转目前的局面;可是,有个领导同志则认为,琼文地区平坦,敌顽力量比较强大,我军难以立足,说是琼西地区的地势险要,敌人力量薄弱等原因,坚持要移师琼西。

东进还是西进?冯白驹以一位明智的军事家的指挥才能眼光,综合分析了两种不同意见,总结出利与弊的问题,最后,着眼放在依靠人民群众问题。他说:“山不藏人,人藏人。琼文地区群众基础好,情报灵通,物产丰富,有回旋的余地,可进可退,只有东返琼文,革命才有出路。”经过反复争论后,特委最终做出向琼文地区转移的决定。于是,一九四一年二月,我琼崖特委机关与独立总队部胜利抵达琼文根据地,与吴克之率领的第一支队会合。

在撤出美合根据地时,医院绝大多数人员都跟着特委机关一起撤退外,琼崖公学校各班学员,宣布解散回到原来的县区去工作。这样,苏明由于脚烂尚未愈,与少数部队留在山上,坚持斗争,牵制敌人。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