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文化论坛
时昌体 发表于  2018-07-12 19:11:44 3158字 ( 0/1037)

又见楝花开

又见楝花开
           ——乡愁系列之二
       楝花开在春深夏浅的四月天,牡丹花开得正酣,洛城游人如织。那时我正忙于一个画展的创作,整天钻在画室里,把喧嚣关在门外。
       我的画院在洛城的老城,古香古色的老街,幽深古朴的小巷。画院的后面,就是一条小巷,那棵楝树正对着画室的后窗。楝树从吐芽到开花,从开花到结果,我感受着四季的日月轮回。
       几日前,有些疏落的枝叶间,似乎刚有一星二星的小紫花,一场春雨过后,繁花满树。一嘟嘟倒挂的五角星,淡淡的紫,浅浅的紫,像一团紫色的云,萦绕枝间。清风悠扬,酝酿出淡淡的香,幽深的巷子有暗香浮动。那种香带有一丝丝苦味儿,令我躁动不安,陶然心醉。
       楝子和我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楝子长我两岁, 是三里五村有名的美人儿。圆脸白皙如月,大眼清澈如潭,起落有致的身段,亭亭玉立。然,楝子有耳疾,小时候学大人掏耳屎,手没个分寸,先是一只耳朵流脓血,后就两只耳朵都流,尽管她爸妈多方寻诊求医,但还是落下病疾,聋了。
       楝子家和我家隔着一条街,楝子家有棵楝树,粗粗大大,有些年岁了,老辈儿人谁也不记得什么时候栽种,家里人都舍不得伐,说楝树干净,不招虫。                                     楝子生在冬天,楝树上黄橙橙的一嘟噜一嘟噜的楝子。楝子娘折腾了一夜,北风也呼号一夜,黎明时分风才消停,楝子也哇的一声落地了。
       楝子爹推门站在院子里,看见满地滚落着黄橙橙的楝子,转身回屋对楝子娘说,这妮子,就叫楝子吧。
      楝子虽然耳背,她却心灵手巧,家里家外一把好手,穿针引线,缝衣织布,锄地浇园,割麦收豆都是利落有致,井井有条。
       楝子和我说的来,有心事给我讲,我俩说话默契,不像别人对他大声用力说话,我不用声高,楝子看我的口型,她就能理会我的意思。
        楝子对我好,毛衣线裤随着季节楝子都给我备好了,知冷又知热。我身弱力薄喜爱舞文弄墨,地里活儿却不行,楝子就下地帮着我干。父亲看在眼里,捻着胡子说,谁娶了这闺女,就是烧高香了。我听了默不作声,母亲接言,就是,多好的闺女!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总有提亲说媒的,每每这时,楝子会跟我说,我不嫁人,就在娘家扎老女坟哩!我说,这咋行。楝子嗔我一眼,咋不行?
       日子从春走到夏,从夏走到秋,事情该来还是要来,那是秋后,田野一派空旷而萧条,我到地里查看刚种的麦子,这时楝子来了,楝子有些气喘,楝子一脸凝重,楝子在我面前站定,她说,有人给我提了个亲。我噢了一声,她又说,这男人腿不好使,瘸子。我又噢了一声,她又说,我爸我妈答应人家了。我又噢了一声。我看见楝子那大大的眼睛直直的看着我。她又说,我想听你一句话,我就让我爸妈给退了。我没有噢。我看着楝子,楝子的嘴唇微微发抖,目光如炬,那如炬的目光被水一点点淹灭。我慢慢地低下头,目光一点一点短在脚下,嫩绿的麦苗刚从地面拱出,在风中摇摆。
       许久,许久,又过了许久,楝子转身离去。
        那时,夕阳正落在地平线上,西天一片火红。楝子迎着落日踽踽而行,影子长长的拖在身后。我看见楝子用衣袖在脸上拭了一下,又拭了一下……
       夜幕四合,楝子淹没在夜色中。
      转年楝子就出嫁了,正值春日,楝花开得正艳,楝子家的楝树虽然垂垂见老,花却开的热烈,远远望去,紫雾笼树,花似流苏,风把树摇曳,花香阵阵,沁人心脾。
       随乡俗,我和乡邻都去相送楝子。楝子打扮的如花似玉,从家里款款走出,环顾了众乡亲,目光落在我身上,楝子僵停一下,忽然蹲下身子呜呜哭了起来。有老妇人上前搀扶,说,离娘泪离娘泪,哭两声就是了。许久,楝子才站起身来,走向婚车。我不敢看楝子,我看楝子家的老楝树。有风从远处吹来,花瓣如雨,杨杨洒洒。
    后来,我就来到了洛城工作。由于工作繁忙,很少回家一趟,楝子的消息也很少知晓,只听人说,由于楝子的耳背,常遭男人家暴,后来,楝子就病了。
       前年,我去太行山采风。顺路回家看看,路过楝子的村庄,忽然心生念头,去看看楝子。村子不大,却一直找不到楝子的家。看到村街有老人在闲谈,就走过去询问。老人说,楝子?是不是耳朵不好使的楝子?我忙说是。老人车转过身,指向不远处的墙角说,那,在哪儿。
       我走过去,果然墙角坐着一个人,蓬头垢面衣衫不整。我蹲下身,说,楝子。没有反应。脏乱如麻的头发遮盖着脸,垂落胸前,我轻轻用手拨开她的乱发——岁月如刀,满脸都是沧桑。她木然地睁开眼——大眼还在,却浑浊不清。我说,楝子,你认我吗?她木然。我用纸巾给她污浊的脸擦拭干净。然后从口袋掏出一些钱塞在楝子手里说,楝子,去买身衣服吧。她木然。
       我起身慢慢离去,走了很远,后面传来嘻嘻的笑声。我转身望去,只见楝子把手里的钱一张一张撕成碎片,然后空中一扬,碎片在风中飘落,楝子嘻嘻笑着。
       我远远的望着楝子,街上的老人也远远的望着楝子,街上静极,只有风低低吹过街面。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