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文化论坛
言实斌 发表于  2018-05-16 13:26:09 3725字 ( 0/377)

(原创首发)[言实小小说] 过招

     过招

    文/言实

古今多少事,都付谈笑中。

今天已经是离家出走的第八天,也是我六十大寿,单位为我举行退休欢送仪式。上午10点钟,帷幕正式拉开,在庄严的国歌声中,我身着便装,肩挎“光荣退休”的锦带,与身穿正装警服的同事及从局赶来的领导站在长长的椭圆形会议桌前,神情肃穆,齐唱国歌……

唱毕,坐下。退休仪式的程序是一定不能少的。接下来是政治处领导宣读公安局退休函,分局政委做总结性发言,我发表感言,局领导讲话,依此进行,最后到大厅局领导向我赠送礼品并合照。当我准备与全体民警合影留念时候,谁喊了一声,快,把椅子搬来,接着就听见椅子铁腿碰地发出的叮咚叮咚声音,好一阵忙活。

政委说了,今天我是主角。后面紧接着一位跟一位,这人下去,那人上来;我笑容收起来,又放开;又放开,再收起来,像个提线木偶,又像个机器人。立着,坐着,就差签名,俨然跟一个大明星,弄得我受宠若惊,心里好生感慨。唉呀,这般荣耀,如此风光,这是我有生以来的第一次,也是人生的最后一次,再也见不到喽。

四十多年的风雪雨霜,回想与同事们共同战斗走过的日日夜夜,从一个风华正茂的青年转眼变为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今天就要离开队伍,就要卷铺盖回家,看着那一张张亲切的笑容,看着那自己曾经工作过的地方,摸摸与自己相伴多年的工作台,一件件,一幕幕,“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看今朝旖旎风光秀”,不堪回首,真是百感交集,五味阵杂。

别了,警服;别了,分局。我在心里一遍一遍念道着,不舍之情,难以言表。分局为我准备的生日蛋面和午餐,因为家里有事,我向领导表达了深深谢意,提前离开,随后又开车去保健站开了三个月的药品,另外还特意给她开了四盒头孢(之前她曾经跟他打过招呼),装了满满一手提纸袋。

返回的途中,续妻来了电话。出来七天没打个电话,快开钱了,又来找我,怎么好事尽嫩娘们的!第一遍电话我扣死了,打第二遍电话我接了起来,她让我把鞋给她送回去,说明天上课用。套路。又来骗我。上一次说来了刋物把我骗回去,这次又变了花样,改成“鞋”了,呵呵,你真行,真有你的。因为出来急,工资卡和U盘都没带,放在挂衣架我的背包里,这几天正考虑怎么回去取,正为此事犯愁呢,不想她主动找上门来,这正是我求之不得的,所以就顺手推舟答应了。U盘里有我全部创作的文学作品和一部未发的长篇小说,必须去拿,早晚得拿。明知工资卡和U盘这会儿不见了,弄不好早给藏了起来,可是仍然想碰碰运气。开车回去就是自投落网。我把车撂在一个很远的地方,从后备箱一个大纸箱里找到了她装在一个鞋盒里的皮鞋,并带上为她开的那四盒头孢,改乘公交回去,一路上脑子在想着种种不测。不能让她把车钥匙从裤兜里翻去。下车后,自己坐在路边的圆柱石墩上,脱下左脚的黄胶鞋,把钥匙放进去,垫在脚后跟下,走两步试了试,有点硌脚。忽然想起,进门得换鞋,不行,又急忙把钥匙从鞋里取出来,上上下下,身前身后,看了一遍,最后把钥匙别在腰后夹在腰带里,衣服一盖,这样什么也发现不了,觉得挺好。进门悄悄把鞋盒放在客厅餐桌一隅,来到墙角衣架前,包里包外翻了个遍,那两样东西果然不见了。

一会儿听见动静,她从卧室里走出来,走过来,站在我的对面,仿佛见到一个外星人,从上到下打量我,见我上身穿了一件白线蓝底的短袖衬衫,说:“从哪弄的衣服?久日不见,变化蛮大勒。都邋遢 成什么样了!”

“从早市上买的。邋遢那是从你嘴里说的,住公寓,有电视,可以二十四小时冲澡,我觉得挺好!”我特意这样说,当然是为了气气她,“不光买了衬衫,还买了裤衩和袜子。”

她撇了撇嘴角,不自然的笑了笑,从鼻孔里轻轻“哼”了一声。

“我的工资卡和U盘哪去了?”我问她。

“什么工资卡,谁知道你放哪去了。我放卧室电脑桌上一个白色连线插头不见了,还以为进来了贼,准备打110报案。”她道。

我七天没回来,放没放谁知道,她显然在这儿胡搅蛮缠。

“那U盘呢?”

“U盘好像插在电脑上见过……”

“拿来。”

没有给的意思。

“工资卡你拿着也没有用,我可以去挂失。”

她打开鞋盒,说:“你拿错了,不是这双。”

“我从后备箱的纸箱里翻遍了,就这一双。”

“在副驾驶车座的底下,是双舞蹈鞋。”

“你怎么不早说清楚?我给你开的药送回来,就说明我不想走,想要彻底离开,早不回来送药了。我出去就是散散心。”

女人要犯起熊来更不拉理

“前几天,老大哥刚走,上山埋骨灰盒,又见到了老爹老娘的坟,我心里好受吗?”她抹着眼泪哭诉道。

“不好受,你也不能拿我一天到晚出气。自打我退休,你就没给我好脸色,一天到晚冷若冰霜。以前,上班在家时间少,没注意;现在退休,在家时间长,问题都暴露出来了。我爱吃虾酱,从冰箱拿两个鸡蛋,你拿眼斜弄我,问题我不是白吃白喝。我买四斤鸡蛋放里面,我吃我买的可以吧,”她笑了一下,“你不觉得我在打你的脸么!跟你说了多少回,儿子那边的事你不要插手,你就是不听,说破嘴也不管用。叨叨叨!叨叨叨!你知道我从早上背上包出门一直到晚上才回来是为什么嘛。”我越说声音越大,越说越气。几乎又要把持不住自己了。

“知道,你是为了躲避我。”

“知道你还一犯再犯!跟你说我有高血压,怕生气,你就是不听。你什么时候为我着想过。从认识,你就和我一直过招,耍心眼。”

“你怎么不说说我侍候你爹你娘,大热天,我跑大老远到医院去排队挨号取药……”

“你的好,我都会记住。但,你不能把对老人过去的付出当成捞好处的资本,更不能时不时搬出这事来压我。我对你不好?百依百顺,咳嗽,赶快跑楼下菜市场买莱阳梨回来给你熬汁喝;身上不舒服,从脚底给你按摩到后脊梁;儿子结婚之前,你拿了5000,我过了过手,结完婚,不但还给你的那5000,另外又给你买金货的钱,我是个男子汉,哪样做的不好,处处让你不满意。儿带媳妇上女儿那里做做美甲,你说儿子把钱划在我的账上,你什么意思?都是一家人,他妺妹给他哥哥的媳妇做做美甲不应该?你张口闭口就是钱,钱钱钱!……”

“一个巴掌拍不响。没有钱喝西北风!”

还嘴硬!也好,我死心了。

“是是,孤掌难鸣,都我的错,都是我的不对。”我想赶快逃走,为了稳住她,只好说“行,我回去把那双鞋给你拿回来。”

但门已经被她早已堵住,并且反手锁上:“不行,我跟你一块去拿。”

多么希望以前那个少言寡语,心底善良,忠厚老实,勤快能干的你回到我身边,那只是我的一厢情愿,是永远不可能的了。

真快被她逼疯了!“行,你跟我一块去,走吧。”我已经做好了逃跑的准备。

“你去给我拿裤子。”没想到她不上当,并且来了这么一招,让我毫无下策,只好被动接受。

我来到卧室从靠窗的椅背上取下一条黑色裤子,给她扔床上。回到她身前:“穿去吧,给你扔床上了。”

她果然离开了门。心里得意洋洋:跟我过招,你还嫩了。趁她去卧室穿裤子工夫,我以迅雷不及眼耳之势,窜出屋门。蹬蹬蹬,朝电梯跑去,刚跑过安全通道门口,一想,不对,电梯还得等时间,又退回来,推开安全通道便门,冲进去,急忙关上,接着又敞开下一道门,沿楼梯头也不回地往下跑,这时候就听她在身后一个劲儿减我。从十六楼一口气跑下来,本以为楼梯连着地下车库,没想到就通到一楼。地下车库的进口在大楼的外侧,跑出来的高兴劲儿还没过,当我站在大楼外的地上一看,傻眼了。地下车库去不了了。她已经站大楼门外台阶下正和一位女人不知在说什么,地下车底进口离她很近。看见我,她便往我这边靠近,同时张开两只胳膊过来想围堵我。谁知,我虚晃一枪,做了一个假动作,她一把没抓到,趁闪开一块空当,我拔腿便跑。

真险!差点落入她的手中。一场“追逐”大战由此上演。

别看她比我小六岁,在小盆友眼里,我是个小老头,但架不住天天跑步锻炼。就不相信,你比我跑得快!一边跑,一边回头看,发现她距离我只有四五米的样了。不好!眼看撵上来了,我立即加速,使出全身力气,冲出去一段路,感觉两腿死沉沉的,抬不起脚步,如论如何再也跑不动了,已经达到了极限。渐渐放慢脚步,回头一看,终于把她甩掉了。怕她从后面再追上来,我上气不接下气,走得特别快,来到马路边,急忙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钻进去,不一会儿时间,只见出租车早窜没有影了……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