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文化论坛
资深清道夫 发表于  2018-04-17 11:14:11 9019字 ( 0/468)

故乡,飞起来!

绵延不断的大巴山青翠层叠,源远流长的巴河清澈淙涓。我的故乡巴中市观音井镇老观河,四面环山,坐拥山城,前后左右是山,四面埋伏是山,开门见山,出门翻山。

1980年秋天,16岁的我,接到了人生的远程车票,翻山去远方,去大山以外的都江堰读书。那是我第一次离开家乡,一大早,父亲送我翻山到小镇。我背上铺盖卷,手提一摞书,淅淅沥沥的秋雨,坑坑洼洼的村路和乡道,一路泥泞步行到了小镇,等候那趟去县城的班车。快到中午,那趟班车终于来了,我上了那趟班、车,车边走边停,绕着乡村小道,翻山过河,傍晚才赶到县城。县城下车第一件事就是卖了第二天去广元的那趟班车,第二天下午如期到达广元,广元下车后立即卖了当天晚上广元到成都的火车票,绿皮火车时速慢,沿途逢站必停,火车第三天中午,到达成都。到了成都火车站,我不知道到了哪个世界!下了火车去挤公交车,第三天傍晚,终于到达了都江堰的学校。

从川北故乡到都江堰学校,用了三天两夜时间!

回忆那段跨世纪的年代,当时去远方是一种生存,也是一种精神追求。

那时,改革开放才刚刚开始,不久,我的故乡的山里那些同龄人踏上去他乡的火车,三五成群、浩浩荡荡离开故乡,似乎带着一种背水一战的勇气,又带着一种不翻身不回乡的悲壮。一个个像英雄,在汗水和智慧的疆场上挣自己的生活。过年过节偶尔回故乡和他们闲谈,没看见委屈和失落,反而是满怀的期待和投入。

那时的故乡,没有一条像样的公路,更没有火车和飞机。

故乡人在外,习惯用广元、达州来定位。出门离乡的故乡人,要去长三角,要去北上广,必须把属于另一个城市的广元达州作为出发站,提前一天赶到广元或达州坐火车,蜷缩在车站里等车,将近二十节的绿皮火车开过来,人们像汹涌的潮水一样挤进站台,挤上火车。火车一般停十分钟后,发出一声粗犷的巨吼,车轮旋转,不断提速,乡村和城镇,被一路往后甩,往远抛。陌生的城市,像磁力巨大的磁铁,吸引无限好奇的故乡人。那里有比故乡百倍的繁华,大的街道上都有像景区一样美丽和干净的公园……所有出过门和在他乡的人们,都从心底一遍遍生起假设,生起高速公路梦,火车梦,飞机梦。

后来,唐巴路开通。

在后来,巴中的铁路开通。

在后来,成巴高速公路开通。

一条路对生活的意义,对故乡,是扬眉吐气,是插上了翅膀;对于我,是省时省事,一转身工夫就可以故乡。近年来条条道路通县城、乡村道路村村通。

故乡之所以封闭,就是因为大山无途,人和物出不去、进不来,是交通在制约故乡。我盼望故乡通高铁、通机场。

多年来,故乡人和我一样,盼星星盼月亮,盼着故乡快变。在盼望中,好消息越来越多,越来越近。直到前不久,终于盼来了恩阳机场试飞的好消息。

如今,恩阳机场从天而降,凝聚着建设者的心血与奉献,凝聚着百万乡亲祖祖辈辈的期盼。这座机场,在恩阳自然隆起的丘陵之上,在环山的怀抱和森林的簇拥里。数百台挖掘机和铲车,削坡填谷,历时多年,造出平地。我在外地的同学朋友,掐指算着机场通航的时间,计划着在春节时,有一条最近的路线回故乡,计划着坐飞机回家。

回想四十年前我在异乡的求学经历,大巴山沟深,弯道数也数不清,干枯荒凉,路途漫长难行,延阻着无数人的旅途。故乡万群山,让故乡隐姓埋名多少年,藏在深闺人不识。现在我由衷地感到喜悦,心潮澎湃。因为交通的改善,拉近的不仅是距离,还是一种文明的进步。改变的不仅是出行方式,还是一个城市的发展水平。

公路如玉带,航班如雄鹰,舞起来,飞起来了,大山飞起来了,这是故乡人发自心底唱出的悠扬动听的歌。我期待,飞起来的故乡,接着写大巴山的秀美,接着写波澜壮阔的未来,写这部魂牵又梦绕、缱绻又幸福的史诗。

故乡醒了,飞起来!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