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文化论坛
益食安广军 发表于  2018-03-14 19:59:15 0字 ( 0/158)

在湖南抗日史话里读解爱国统一战线

在湖南抗日史话里读解爱国统一战线 抗日战争是中国近现代历史上一次规模最大、牺牲最惨重、也是唯一次抵抗外侵最终取得完全胜利的战争。抗日战争时期,湖南由于所处地理位置、资源和人文方面的原因,成为抗战初期重要的抗战后方战略基地和新的文化中心、抗战相持阶段的主战场。正面战场22次大会战,有6次在省境内进行,省会长沙则是4次会战的所在地,这在中国抗日战争史上是绝无仅有的。在此进行的大规模、空前惨烈的争夺战,坚持的大大小小的敌后游击战,建立、巩固和加强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彰显湖南人天生“吃得苦,霸得蛮”的犟劲和 “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的爱国精神,其抱定精忠报国必死的决心和中国最终必胜的信心,对战争进程产生了重要影响,奠定了湖南抗战在全国抗战中的重要地位,昭示了爱国统一战线这一法宝对中华民族苦难生存和伟大复兴的重要意义和作用。 一、抗战初期,湖南作为重要的抗战后方战略基地之一,是继平津沦陷后新的文化中心,在这样的历史文化层面,认知爱国统一战线的实质就是要在一个共同的目标之下,实现全国各民族、各党派、各阶层、各方面人民最广泛的团结和联合。 “七七”事变致抗战的全面爆发前,烽火区域主要在东北、华北和华东一带。由于中日双方综合国力的强弱悬殊,中国只能选择,蒋介石委员长提出的以空间换时间的持久消耗战略,毛泽东主席著作中有名的《论持久战》。抗日救亡,囯共领袖的所见略同。 从1935年(民国24年)始,国民政府就将湖南作为支持长久抗战并最终夺取抗战胜利的战略后方基地之一来建设。其中,以发展交通与开发资源为主。首先,修建了连接全省城乡的公路网络与川、黔、桂、赣联网,完成了粤汉铁路、湘黔铁路、湘桂铁路、浙赣铁路在湖南的接轨,疏通了长沙至衡阳、长沙至常德、常德至汉口的水道,架设了湘鄂赣长途电话线,使湖南成为进出大西南后方基地和连接抗战前线的交通枢纽和咽喉。接着,开发湖南丰富的铅、锌、锑、钨、铁、煤等矿产资源,作为军事工业和中国出口换汇急需的战略物资。在长沙设立锑业管理局,加强对特种矿业的管制。先后兴建了湖南模范炼锑厂、湖南水口山铅锌矿、湘潭钢铁厂、湘潭电工器材厂、茶陵煤矿等厂矿,把湖南建设成了抗战战略物资的生产和供应基地。同时,为了充分利用丰富的人力资源,湖南先后设立了衡郴、宝永两个师管区和沅辰、长岳两个预备师管区,并确定了在全省征兵的办法,确保为持久抗战提供稳定的兵源。据《湖南抗日战争史》载:八年抗战中,湖南实征实募壮丁210多万人,每年供给壮丁26万多人(15个湘人就有一人参军,居全国第一)、军粮1000万担、军布300万匹、军棉7万担,成为支援前线最重要的省份之一。在沪战3个月中,湖南补充兵员达30万人,是最早投入部队、且投入人数最多、部队作战最勇敢的省份之一。 平津沦陷、沪战发生,一些文化教育机关,纷纷迁入湖南。北大、清华、南开在长沙联合成立了“临时大学”。北平民国大学、南京国立戏剧学校、国立杭州艺专、中华书局、上海商务印书馆、中央日报社、国际新闻社、东方杂志社等陆续迁到湖南。郭沫若、茅盾、闻一多、朱自清、胡愈之、张奚若、吕振羽、翦伯赞、范长江、陆诒、张天翼、谭丕模、曹禺、田汉、阳翰笙、郁达夫、沈从文、郑君里、周立波、艾青、谢冰莹、王彦西、张曙、丰子恺等一大批文化名人、教授、学者随之云集长沙。据不完全统计,抗战初期在长的有影响的文化名人约700余人,他们来到长沙,“不作战时古城的难民过客,而是抗日烽火的文化传人”,与湖南文化界汇合,积极投入救亡运动。长沙成了当时除武汉之外的中国文化城。以抗日救亡为主题的戏剧、歌咏活动盛况空前。70多个戏剧团体纷纷上演新编的救亡剧和整理改编的传统剧,以中华民族的爱国主义精神鼓舞人们的斗志。各种以抗日为主题的游行歌咏、街头歌咏、电台播唱、团体合唱等声势浩大,深入人心。抗日的街头诗、街头宣传画、漫画、街头壁画、街头展览等,更是遍及城乡,如火如荼。 二、抗战相持阶段,湖南作为抗战的前哨阵地,是战斗最多、最惨烈的主战场之一,在这样的战争战略层面,认知爱国统一战线的根本任务是争取人心、凝聚力量,众志成城。 1938年(民国27年)10月27日武汉失守,湖南便成了前线,是日军打通大陆交通线,把华中、华南联成一片并进占西南的必争之地。攻守之,日军在武汉、广东集结了10个师团、4个独立旅团,占侵华日军总兵力的35%(使湖南处于其南北夹击之中);国民政府在以湖南为主要辖区的第九战区部署了53个师,占国军总兵力的四分之一。除了6次大会战外,湖南境内较大规模的战役还有:1939年的冬季攻势、1940年的夏季攻势、1941年上半年湘鄂边境的九岭和通城争夺战、1943年春夏之间的洞庭湖北岸保卫战、1945年春粤汉路南段保卫战、1945年夏秋间的反攻作战。以及不可磨灭的番号(如祁东、衡阳县、临湘、岳阳县、浏阳县等游击队,平江、益阳等自卫队)演义的湖南沦陷区游击战。 第一次长沙会战:1939年(民国28年)9月14日—10月14日。是继“二战”欧洲大战爆发后日军对中国正面战场的第一次大攻势。日军第11军司令官冈村宁次集结3个师团、2个旅团共10万兵力南下,首次进犯湖南。国军第9战区司令长官薛岳调动30多个师、3个纵队共约24万兵力参战。战斗结果,就会战局部而言,双方未分胜败。但从抗战的全局而言,却是对中方有利。是日军自“七七”事变以来第一次放弃攻占地区,退守战前原有阵地。 第二次长沙会战:1941年(民国30年)9月7日—10月11日。日军第11军司令官阿南维几集结4个师团、4个旅团共12万余兵力,纵深突破,直逼长沙。国军第9战区司令长官薛岳指挥40个师共50余万兵力,以4个精锐军被击溃、伤亡5.4万人的代价,使日军一举歼灭该战区国军主力的计划失败。 第三次长沙会战:1941年(民国30年)12月24日—1942年1月16日。日军第11军司令官阿南维几集结30个大队共6万兵力发起攻击。国军第9战区司令长官薛岳指挥30个师共30万兵力参战,歼灭日军5.6万多人,是同盟国自珍珠港事件爆发以来第一场大胜,引起巨大国际反响。从此,西方各国认识到中国战场的极端重要性,盟国开始在中国设立战区,增加对中国抗战的援助。 常德会战:1943年(民国32年)11月2日—12月24日。日军第11军司令官横山勇集结5个师团、另相当于3个旅团兵力共15万兵力,发动攻势,其中3个师团直扑常德。国军第74军第57师师长余程万率号称“虎贲” 之师的八千多官兵死守常德16天。弹尽粮绝,8529人只有321人突围。日军动用毒气瓦斯,损兵折将逾万,占领常德不过6天,就无力再战而抗命退兵了。英伦敦新闻纪事报称之为“战史上最光荣”的一役。 长衡会战:1944年(民国33年)5月26日—8月8日。双方参战人数,国军16个军、40多个师约38万人,日军10个师团约28万人。双方伤亡人数,各约7万人。此次会战日军攻陷长沙,直逼衡阳城下,国军第10军军长方先觉以不到1.7万兵力抵抗日军第11军司令官横山勇集结的10多万兵力,孤军奋战长达47天最终失守。衡阳保卫战为中国抗战史最成功的战役,赢得了国内外赞誉,时称“东方的莫斯科保卫战”,“其对国家贡献之大,于全局胜败有决定作用者,当为衡阳守军”。是八年抗战中,保卫城市作战最长、敌我双方进行最为惨烈的一场生死搏斗,是日本战史记载唯一的一次日军伤亡超过守军的战例(国军向日军索取了3倍以上的代价)。 湘西会战:1945年(民国34年)4月9日—6月7日。是日军在中国战场发动的最后一次攻势。日军第20军司令官板西一良集结5个师团约8万兵力,分进合击湘西。国军第四方面军司令官王耀武指挥9个军、26个师共20万兵力参战(其中第74军、第18军是战斗力极强的抗战英雄部队,另有远征军精锐新6军空运至芷江机场担任战役预备队),以伤亡2.6万人的代价,取得雪峰山大捷。是役,日军总的伤亡超过3万人,一线部队损失均在70%以上。湘西会战的胜利标志着中国抗日正面战场由防御转入反攻阶段。 两个月后,1945年8月21日,日军代表进入芷江县城签订洽降书。9月15日,湖南地区日军投降仪式在长沙举行,湖南抗战宣告胜利结束。 三、抗战前后,中共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思想的功不可没,和湖南人写在历史天空的不朽心声,在这样的历史现实层面,认知爱国统一战线的内容和精髓就是十六字方针--"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 抗战爆发前,中共中央军委特科长沙工作组负责人刘道衡、中共长沙青年党团书记赵君实等,在工人、学生、店员、妇女、文化界和机关职员中,宣传中共的抗日救国主张。1937年7月15日至20日,蒋介石委员长在庐山,邀集全国各党派、各团体的代表和学者名流150余人,商讨抗日救国事宜。湖南《大公报》、长沙《力报》等当即刊登,蒋介石的谈话表明了他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完整的严正立场和准备抗战的态度,对开放民众救亡运动、推动全国抗战特别是动员各级政府和军队的抗战,起着一定的积极作用。8月14日,国民政府发表《自卫抗战声明书》,声明:“中国决不放弃领土之任何部分,遇有侵略,惟有实行天赋之自卫权以应之”。翌日,中共中央制定了《抗日救国十大纲领》,作为“动员一切力量,争取抗战胜利”的基本政纲。9月22日,中央通讯社发表了《中国共产党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次日,蒋介石委员长发表《对中国共产党宣言的谈话》,承认中国共产党的合法地位。以国共两党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正式形成,为湖南抗日救亡群众运动的广泛开展提供了条件。11月,徐特立和王凌波奉中共中央之命,从延安来湖南建立八路军驻湘通讯处,开展统战工作,参与组织和领导湖南抗日救亡运动。各地文化精英荟萃长沙,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思想的指导下,明确了要取得抗战的最后胜利,“全民众的精神武装和物质的武装同等重要” ,主张实施“文化总动员” ,“用集体的力量去担荷民族抗战的文化任务”。 湖南人的传统性格,湖湘文化的经世致用,使湖南人有极强的历史使命感与自信心。“中国若为古希腊,湖南当为斯巴达。中国若为德意志,湖南当为普鲁士” ,杨度的《湖南歌》道出了:“若道中华国果亡,除非湖南人尽死”、“凭兹百战英雄气,先救湖南后中国”的不朽心声,慷慨激昂!也正如毛泽东主席在《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中所说:“我们中华民族有同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这才有宋美龄女士在美国为争取国际援助而大谈中国军人魂“过去五年之中, 中国军队完全没有对敌投降的例子。相反地,我们可以举出许多的实例, 证明我中国的官佐士兵每当矢尽援绝,除了投降不能苟全生命的时候, 总是战至最后,宁愿牺牲生命, 不屑选择别的途径”。其中,她举了在长沙会战中王超奎营五百多人全部战死的例子。这才有蒋介石委员长的同样感慨,“英、美在惨败后才知道日寇之强,如今长沙大捷,世界方知我中华民族固有之精神与文化为不可侮耳”。 这才有余程万师长向全师官兵发表的《保卫常德文告》:“无论敌寇对我们施以如何大的压力,我们唯一的答复,是血,是死,是光荣!” 这才有留待纪实编导的抗战传奇影视剧《平江枪声》(平江警察组建的游击队全歼驻城日军)、《衡阳!衡阳!》(王震359旅千里驰援衡阳)、《夜袭》(衡阳游击队控制公路线边,打击日寇,解救方先觉等被俘衡阳保卫战的官兵,救助中美空军飞行员,配合主力部队作战等)、《难忘的战斗》(听国共老兵述说抗战故事同一种民族气概与爱国情怀)等。据不完全统计,抗日战争时期在湖南境内,国军官兵阵亡在30万人以上,平民被日军杀戮的达92万多人(侵华日军制造的第二大惨案:益阳厂窖3万多人被杀。甸安河顿成“血水河”,瓦连堤称为“绝户堤”),许多城市化为废墟(如衡阳、常德、长沙、醴陵、祁阳等),近千万人家园被毁,其悲惨情形实非笔墨所能形容。湖南抗战遗址遍布城乡各地,如同这里爱国统一战线的故事传说和理论精髓深入人心,薪火相传。这不仅是日军残暴侵略、中国军民英勇抗击的历史见证,对后人有着很重要的教育意义。而且是一个民族生生不息、繁荣昌盛应有的良知、审慎和内动力。爱国与否是最大的政治分野。在爱国的旗帜下,在中共的领导下,在维护祖国统一和实现民族振兴的共同意志的基础上,进一步巩固和发展最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使海内外中华儿女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达到新的团结。 作者通讯联系:湖南省益阳市资阳区长春中心卫生院 章娜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