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文化论坛
赵东民 发表于  2018-03-14 13:26:15 19538字 ( 0/469)

赵东民:2018开春袁家村.昭陵游记

2018开春袁家村.昭陵游记

 

一、袁家村游记

 



201839日,我和朋友一行四人,到袁家村“踏青”。转完袁家村,顺便又去坐落在袁家村以西十公里左右的大山里的唐昭陵——唐太宗李世民的陵寝转了转。以下是本人此行简单记录,以嗣对这两个地方有兴趣的观众补漏拾遗。


根据媒体资料了解到,袁家村坐落在陕西省咸阳市礼泉县烟霞镇北面的举世闻名的唐太宗李世民昭陵九嵕山下。1993年,袁家村成立了农工贸为一体的集团型企业袁家农工商联合总公司,下辖12个子公司,在西安有房地产公司。目前有400多口人的袁家村,村资产已达到1亿多元,村民家家住上了小洋楼,人均住房52平方米,家家生活得很滋润,如今这个村的领导者朝着环保、生态、绿色的发展观念转变,带领全体村民大力开发无烟工业-旅游业,创建民俗、民风体验一条街,集中展示关中农村自明清以来的农村生活的演变。


我最早听说袁家村,是20088月份,我们发起陕西毛泽东思想学习小组前后。因为我们要搞红色旅游,有位咸阳的红色网友就提议去袁家村参观。他说袁家村是陕西集体经济成功的一个范例,值得去看看,据说袁家村老书记郭裕禄给人说,他每天不看毛主席语录就睡不着觉,这让毛派人士很是崇敬。在我国改革开放取消人民公社后,农村依然保留集体经济比较有名的有山西大寨村、河南南街村、江苏的华西村等,第一次听说陕西也有个走集体经济道路的袁家村,和郭裕禄这样的村支书,我非常自豪又兴奋,于是极力推动和促成了到袁家村的参观学习。




赵东民等2008年9月在袁家村北面的九嵕山脉山坡上摘酸枣

20089月下旬,我们各行各业一行20人左右的队伍包大巴到了袁家村。那时规模不及现在这么大。主要只有一条街。我印象深的就是毛主席雕像、原我党的最高领导人华国锋题写的“袁家村”村名,袁家村从贫瘠到繁荣的村史,还有关中榨油的工艺流程等。我当时的第一感觉,袁家村的确是个别具一格,有关中民俗特色村子。特别是其坐落在偏远接近山区的贫瘠之地,更显得熠熠生辉。但是经过我们和周围的村民交流了解,得知元家村的经济体制实际上也是在家庭联产承包制基础上的。并不像左派心目中的红色农村中的圣地——南街村那样“百分之百的”人民公社式的集体经济,这让我和其他同行的队员一样有些失落。大家对袁家村有一种皮红心不红的认识。甚至有人直言袁家村也“复辟资本主义”了。


我曾于20126月去过河北省遵化县沙石峪村参观。导游是当年沙石峪的青年突击队队长。他自豪地给我们介绍说,当年《人民日报》记者李东生到这里实地采访过,把他们村的发展变化,以《看愚公怎样移山》为题发表在1962627日《人民日报》第一版。老突击队长不无遗憾地说,如果当年李东生早在大寨的事迹之前报道的话,毛主席“农业学大寨”的题词就会是“农业学沙石峪”了。

沙石峪在刚解放还是个“滴水贵如油”的干山沟。在老村支书张贵顺为首的党支部带领下,发动群众,集思广益,在石山上凿井造地,用了十年时间就让村民由穷变富,让沙石峪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而变化。可是沙石峪的带头人,村支书张贵顺,在文革期间被“夺”了权“靠边站”了。有一次敬爱的周总理带外宾来沙石峪参观,在接待的干部里没见张贵顺,就问怎么回事,夺了张贵顺权的造反派“领袖”报告说张贵顺“靠边站”了,沙石峪现在归他“领导”。总理不动声色的问了这位造反派“领袖”几个农业生产知识,造反派“领袖”张口结舌一句也答不上来。结果当然受到总理严厉的批评。这种违背毛泽东思想实事求是的原则,曲解“革命”的含义,只知道“造反”“夺权”,却不知道学习科学技术和工农业生产,领导群众搞建设的“干部”,在党领导的革命和建设历史中,不知道干了多少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事。回过头来再说袁家村,在新老村书记带领下,不但从贫瘠到繁荣,而且带动周围许许多多的村子共同富裕,成功探索出一条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新时代农村集体经济发展的“袁家村模式”, 这是个不争的事实。这次我到袁家村,华国锋1994年给袁家村党支部题写的“坚持社会主义方向,发展集体经济,走共同富裕道路,建设现代化新农村”的留言,被深刻在村口数丈高的石碑上,向所有参观者宣示着发展集体经济,谋求共同富裕的红色理念。从老村口往北望,远远看过去,在九嵕山脉下,连我们十年前从袁家村走上去采酸枣的荒山坡也被规划了。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站在袁家村和在袁家村带动共同致富的周围村子的群众立场,何必去苛求袁家村是不是“皮红心不红” 呢。衷心祝愿袁家村的集体经济越走越宽广。祝愿袁家村永远成为让陕西农村学习的农村集体经济的楷模。


二、唐昭陵前的思考




据有关资料说,昭陵是唐太宗李世民与文德皇后长孙氏的合葬陵墓,位于陕西省咸阳市礼泉县城西北22.5千米的九嵕山上,是国家AAA级旅游景区。


从唐贞观十年(636年)文德皇后长孙氏首葬,到开元二十九年(743年),昭陵建设持续了107年之久,周长60千米,占地面积200平方千米,共有180余座陪葬墓,是关中“唐十八陵”,也是中国历代帝王陵园中规模最大、陪葬墓最多的一座;是唐代具有代表性的一座帝王陵墓,被誉为“天下名陵”。


昭陵是初唐走向盛唐的实物见证,是了解、研究唐代乃至中国君主专制社会政治、经济、文化难得的文物宝库。

举世闻名的昭陵六骏(部分)

孔子创立的儒家思想,从汉武帝始,几乎是贯穿整个中国封建社会的主流思想。历史真相往往是和人们的想象矛盾着。先说秦始皇在建立封建制度时不但不睬什么儒家学说,而且在建立封建政权后,为了稳固封建政权,对儒家学者更是采取了“焚书坑儒”的暴力镇压手段。汉朝初期的“文景之治”也和儒学没有半毛关系。即便到了采用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建议的汉武大帝时代,也是实行的内法外儒的政治体制,在“文景之治”奠定的政治经济基础上,才取得了以军事手段彻底解决北方匈奴的威胁,和征服西域各国等辉煌政绩。


开创大唐朝 “贞观之治”的一代明君——唐太宗李世民,却是违背儒家学说“三纲五常”的伦理思想,以发动“玄武门兵变”,弑兄逼父夺得皇帝宝座的。孔子轻贱女性,视女子为小人,导致的结果是数千年的重男轻女,造孽无数。见《论语·阳货》子曰:“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然而在唐太宗李世民驾崩四十年后,天授元年(690年),一代女皇武则天时代横空出世了。历史真是不留一点情面,把片面推崇儒家学说的狂热信徒们的脸,抽打的几乎是满地找牙了。


唯物主义者当然要辩证的看待所有问题,包括儒家学说。正如2017420日人民网,刊文《如何正确认识把握马克思主义与儒家思想的关系》中说:“要辩证看待以儒家思想为代表的传统文化的优长和局限。”“毛泽东同志在党的六届六中全会上指出,‘从孔夫子到孙中山,我们应当给以总结,承继这一份珍贵的遗产。这对于指导当前的伟大的运动,是有重要的帮助的’。我们党十分注重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吸取养分。比如,‘实事求是’就是毛泽东同志从历史典故中撷取出来,创造性地用以概括马克思主义世界观方法论,成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理论成果的精髓和灵魂。”


纵观两千多年来儒家之所以能独领风骚,一方面是因其思想内核即哲学上的天人观念、伦理上以“仁”为核心的“三纲五常”、政治上的大一统主张,在根本上都有适应了封建专制统治需要的因素。所以凡事都有因,我们要保持一个实事求是,和唯物主义的态度去学习、分析、总结,才可能得出正确的结论,以指导我们的工作和人生方向。

 

陕西毛泽东思想学习小组临时负责人

赵东民

2018312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